第510章 蘇宇的傳承(萬更求訂閱)

第510章 蘇宇的傳承(萬更求訂閱)

轟隆!

星辰海上,大戰爆發。

戰無雙一拳打穿了一位山海強者,提取血液,丟下屍體,頭也不回,踏空離去。

後方,一群人驚懼無比。

首領被殺了!

戰無雙!

肉身被打爆,剛恢復不久的戰無雙,神族頂級天才,山海八重巔峰的戰無雙。

後方,有生靈顫抖道:「為什麼……你是神族天才,要殺,也該殺那些萬族精銳,殺吾等首領,為何?」

無法理解!

這樣的頂級天才,無仇無怨,為何要對他們這些小族下手?

山海,放在戰無雙眼中嗎?

踏空離去的戰無雙,頭也不回,後方,一道身影浮現,仙氣勃發。

玄無極冷冷道:「戰無雙,你屠戮四方,提取精血,所為何事?」

戰無雙不回頭。

玄無極冷冷道:「你被蘇宇所俘,卻是安然無恙歸來,難不成,已經聽從蘇宇之令,為他收集精血?蘇宇擅長製作天賦精血,吾等皆知!戰無雙,你可不要自誤!」

遠處,戰無雙扭頭看向他,淡漠道:「玄無極,管好你自己!」

話落,人影消失在原地。

玄無極看了一會,笑了笑,片刻后,道成身影浮現,輕聲道:「無極道兄,看樣子,他的確和蘇宇達成了什麼條件。」

玄無極冷笑道:「必然的,否則蘇宇哪有那麼大方,不殺他,還放了他!」

道成微微點頭。

四周,那些僥倖活下來的生靈,紛紛開口求援道:「還請無極仙人主持公道,戰無雙屠戮蒼生,殺人如麻,他已入魔……」

「是啊,入魔了!」

玄無極笑了笑,「我會為你們報仇的,萬族,也不會容忍這些魔頭的存在!」

那些人頓時大喜。

只是隨意一說罷了,沒想到這仙族天才,還真要主持正義,主持公道。

這……簡直不敢置信!

而就在此刻,道成手指環繞神文,那些神文,忽然消失,一瞬間,洞穿了剩下的人,屍體瞬間焚燒,一眨眼,剩下的生靈全部隕落。

道成神文波動,下一刻,虛空顫動,時空有些扭轉。

擊殺了這些人,道成笑道:「無極道兄,影像錄製好了吧,賣給獵天閣吧!」

玄無極淡笑道:「不急,做一個集錦,原始神族天才,戰無雙,肆意屠戮蒼生,還真是給神族長臉!原始神族如此,始魔族也混亂……人族本就是公敵,如此說來,看來只有我仙族,才能為蒼生討回公道了!」

玄無極一臉唏噓,輕聲道:「可悲!神魔乃是當世頂級強族,戰無雙為了苟活,和蘇宇達成魔道協議,屠殺生靈,提取精血,供蘇宇修鍊魔功,真可悲!」

道成也笑了,手中神文消失,「是可悲,不過罪魁禍首還是蘇宇!真希望他這一次會入星宇府邸,萬族當共殺之!」

玄無極笑著點頭,很快,低笑道:「人族,想奪取九葉天蓮,為大秦王晉級半皇做準備。而蘇宇,實際上便是大秦王的暗子,想借蘇宇之氣運,為他謀奪半皇之位,一統人族,再征諸天……」

「必殺之!」

道成也笑著接了一句,兩人對視一眼,瞬間消失在原地。

沒多久,很快,有日月強者前來,怒氣沖沖,等看到那被殺提取精血的屍體,等看到那海中被染紅的血液,怒吼一聲:「該死,誰做的,我碧血蛇族,定當百倍奉還!」

該死的!

這裡,都是他一族的強者,山海有多位,還有幾位騰空凌雲的天才,想趁著星宇府邸開啟,看看有沒有機會,結果全部被殺了!

誰做的?

這日月仔細探查那具被戰無雙丟下的屍體,眼神變幻不定,這是……神族?

原始神族?

該死的!

一拳洞穿了這位山海蛇族!

「原始神族……」

有股神聖力量在其中,這是很難偽裝的。

「誰做的?」

這日月強者,臉色一變再變,我族怎麼會招惹到神族強者!

片刻后,這日月強者,帶著屍體,迅速消失在原地。

……

此刻,整個星辰海中,不斷發生戰鬥,發生大戰,也不斷有人隕落。

另一處。

海洋中,一道水流激蕩,下一刻,一條小金龍撲擊海面,片刻后,一道人影浮現。

浮土靈罵道:「龍無憂,你想找死?」

該死的傢伙!

我又沒招惹你,你這小龍居然還敢招惹我!

龍無憂雖然已經踏入山海境,浮土靈才剛入凌雲八重,也是不懼這沒什麼經驗的小龍,有些惱怒道:「你再跟來,我對你不客氣了!」

虛空中,那小金龍遊盪,冷聲道:「浮土靈,都說你是五行族的希望,未來五行之王,本龍也想看看,在這水域,你五行族和我龍族比如何?」

五行之王?

笑話!

在這水域,我龍族才是老大。

浮土靈暗罵一聲,笑道:「我可沒這麼說,要說水行之力,當是蘇宇最強,他最為擅長此道,龍無憂,不如去找蘇宇廝殺一場?」

「我只殺你!」

「……」

艹!

你個龍崽子,還知道誰好惹一點?

浮土靈無語!

就在此刻,浮土靈忽然臉色一動,笑道:「龍無憂,你看,那邊來了一個人族,在水上行走,水行之能強悍無比,不如和他切磋一番?」

龍無憂也朝那邊看去,冷冷道:「只是凌雲三重修者!」

太弱!

看不上!

天才都是有尊嚴的。

而此刻,遠處那人,也看到了這邊的情況,一條金龍,一道虛幻的身影,眼神微變,「浮土靈,龍無憂?」

都是地榜上的傢伙,可不好惹。

浮土靈在地榜排名很高的!

那人一看,這兩傢伙好像在觀察自己,也不敢瞬間遁逃,急忙停下腳步,謙卑笑道:「二位強者,請問星宏古城怎麼走?」

那邊,浮土靈和龍無憂對視一眼,浮土靈笑道:「道友要去星宏古城?」

「正是!」

那人不退反進,朝他們走來,踏空而來,笑道:「二位強者,可否告知,星宏古城該如何去?」

「你去那做什麼?」

浮土靈來了興趣,笑道:「那邊可是很危險的,別看城主是蘇宇,對你人族,也沒幾分善意。」

來人笑道:「那是對別人,對我不同。二位也是要去星宏古城?我看二位有些眼熟……難道是……大名鼎鼎的五行族浮土靈?金龍一族龍無憂?」

此話一出,兩人意外,浮土靈笑道:「知道是我們,你還不逃?」

來人笑道:「逃什麼?二位要殺,我也逃不了。不殺,那就沒必要逃。作為為數不多的大夏府多神文系成員,與其狼狽被殺,不如從容一些。」

浮土靈微微一震,「你……多神文一系?」

「正是。」

來人自我介紹道:「我叫劉洪,大夏文明學府研究員,師從張若凌,我師乃是柳文彥師叔同代弟子,二位可能不知道我的老師,我老師因為繼承日月神文,無力支撐,早已仙逝!」

此話一出,浮土靈有些意外,「張若凌,好像有過記載。劉洪……你是黃榜第六的劉洪?」

能上榜,也是頂級天才了!

這傢伙,多神文一系的?

浮土靈意外道:「你是多神文一系的?」

「對。」

劉洪坦然,笑的儒雅,「倒是讓二位見笑了,我聽聞,二位和我那蘇宇賢侄都有仇……哎!」

劉洪嘆息道:「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吧!」

浮土靈笑了笑,龍無憂不屑道:「可笑!你以為你是誰?你是蘇宇?殺你?可笑!」

區區凌雲三重!

雖然上了黃榜,可也只是黃榜,現在還跑來他們跟前,他們是那種殺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嗎?

手無縛雞之力……好吧,這稍微有些誇張了。

浮土靈倒是敢殺,不過……何必呢,我又沒必要和蘇宇死磕到底,他倒是有些好奇,笑道:「劉洪道友,你要去星宏古城,是為了星宇府邸之事?」

劉洪點頭,笑道:「正是為了此事!我原本想回大夏府,結果聽聞,萬府長叛變,柳師伯他們去了柳城,哎,我思來想去,這名額,還得找蘇宇想辦法!」

他有些不好意思道:「南無疆府長,倒是算我一脈無敵,可惜……哎,還是找蘇宇吧,好歹我教導他一年,別無所求,我聽聞古城也許也有名額,所以特意來找他討要一個!」

「你教導蘇宇一年?」

龍無憂頓時喝道:「胡說八道,蘇宇的老師乃是……白楓?是這個名吧?怎麼會是你?」

劉洪失笑道:「龍族大概不知人族教學之法,白楓只是他的老師之一,我是蘇宇這一屆新生的總執教,蘇宇老師其實很多,不止白楓和柳師伯,而算下來,我才算是他的座師。按照龍族的說法……算是親自教導的那種老師,而白楓算是挂名的老師……」

龍無憂被繞的有點暈,人族的制度,很奇怪!

在萬族,誰的學生就是誰的學生。

哪來的那麼多彎彎繞繞!

不過對人族,他也知道一二,起碼知道一點,蘇宇的老師,一個是白楓,一個是柳文彥,而柳文彥,又是白楓的師伯,反正人族這邊,很是有悖常理。

他也不再多說,畢竟不了解人族制度。

他此刻倒是來了點興趣,奇怪道:「你是蘇宇老師,為何我不曾聽蘇宇念及……」

劉洪笑道:「那無憂道兄,可知蘇宇最敬佩的老師,不一定是柳文彥,而是趙立?無憂兄知道趙立嗎?」

「這個……」

「趙立,傳授蘇宇擴神錘的強者,也是蘇宇的老師,蘇宇的鑄兵之法,都是趙立傳承的。無憂兄不知這些,只是因為,和蘇宇並不熟悉,也沒人會把自己喜歡誰,崇拜誰,一直掛在嘴上,畢竟……你們和蘇宇並非朋友!」

這倒也是!

這下子,浮土靈都不由點頭,笑道:「你是他老師,那你傳授過蘇宇什麼?」

「《戰神訣》、《破天殺》……」

「這不都是人族常見的功法嗎?」

浮土靈失笑,劉洪笑道:「不錯,那你們說,柳文彥師伯教過蘇宇什麼?基礎才是根本!」

說著,笑道:「和二位說這些沒用,二位若是不殺我,那可否告知,星宏古城怎麼走?」

浮土靈瞥了他一眼,蘇宇的老師。

多神文系的!

有意思!

他和蘇宇打過幾次交道,當然,話沒說幾句,諸天萬界,其實也沒幾個人和蘇宇真的接觸過多少。

他對蘇宇很感興趣,此刻,蘇宇的老師送上門了……有意思。

甭管真假!

他笑道:「星宏古城還遠,道兄既然是多神文一系強者,不如切磋一番如何?道兄放心,單純的切磋,只是想體會一下多神文的強大,別無他意!多神文大名鼎鼎,可要說出手,次數極少,大夏府多神文,我們更是少見……」

「切磋?」

劉洪笑了笑,下一刻,一柄細劍一閃而逝,噗嗤,虛空好像被切開了,浮土靈的身影瞬間消失,下一刻,化為滔天巨浪襲來。

「殺!」

嗡地一聲,虛空再次顫動。

劉洪出劍,本人瞬間消失在原地,水浪襲殺而來,卻是撲了個空。

等浮土靈出現的瞬間,虛空中忽然再次閃爍出一柄透明細劍,從水影中切入,瞬間將水影切割成兩半。

浮土靈水影消失,一眨眼,出現在劉洪身後。

劉洪笑了笑,幻影破碎。

兩人一眨眼交手數十次,浮土靈再次出手,劉洪卻是倒退數十步,嘆道:「不切磋了,我不是道友對手,差距太大!」

浮土靈眼神驚異,「這就是多神文戰技,好精妙,感覺比蘇宇那莽夫要精妙的多,我和那莽夫交手過一次,那傢伙就知道用鎚子錘我!」

剛剛和劉洪交手數十招,給他的感覺很奇異,各種神文特性,蘊藏其中,不經意間地擴散,影響到了他。

他比劉洪高5個小境界,否則,想輕鬆擊潰劉洪,未必有那麼簡單。

還真是多神文一系的強者!

「劉洪道友這次也要進入星宇府邸?」

「嗯。」

浮土靈眼神閃爍了一下,笑道:「你要和蘇宇一起進去?」

劉洪不動聲色道:「不會!我知道萬族想對付我那學生,豈會和他一起,害了他!我會獨自行動。」

浮土靈笑道:「道友別誤會,我沒其他意思,就算對付蘇宇,也不是我能摻和的!我看道友實力不弱,年紀不大,天賦也很強,若是有緣,倒是可以在星宇府邸中一起合作,星宇府邸有時候不單單看實力,也看運氣,看天賦!」

「是嗎?」

劉洪笑道:「我還真沒去過,對這些也不是太了解,等我到了古城,和蘇宇討要了名額,拿到了之後,道友若是想合作……倒也可以!」

說罷,笑道:「二位道友,若是無事,那我就先走了?」

浮土靈笑道:「請便!」

隨手一揮,有淡淡光芒落在劉洪身上,劉洪微微凝眉,氣血波動了一下,神文掃視一圈,有些狐疑地看了浮土靈一眼,好像沒找到異常,不再多說,朝兩人拱手,迅速離去。

等走了一截,劉洪迅速焚燒身上一切東西,喃喃道:「沒事?」

「古怪!」

……

而遠處,浮土靈笑了一聲,還能被你察覺了?

那倒是算你本事!

一旁,龍無憂冷笑一聲,「陰謀詭計,終究只是小道!你監察他做什麼?」

「好奇!」

浮土靈笑道:「有些好奇這傢伙的目的,多神文一系……我可沒聽說過有他,古怪的很!他不是要去古城嗎?剛好,探探風聲。」

龍無憂冷笑一聲,很快,冷冷道:「那五行蟲,給我一隻,我也想看看,此人說的是真是假!」

浮土靈失笑!

丟了一隻土黃色小蟲過去,龍無憂拿到爪子中,眼中,瞬間浮現出劉洪的身影。

而此刻,劉洪焚燒了一陣肉身,意志力震蕩,神文洗刷,過了一會,鬆了口氣道:「是我多想了,也是,這兩人想殺我,很簡單,看來,還是忌憚蘇宇那小子的身份!」

說著,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倒是矇混過關了,這倆傢伙,還真以為我是蘇宇老師……呵呵!」

龍無憂怒氣勃發,騙我們的?

浮土靈倒是笑道:「稍安勿躁!這傢伙騙我們就騙我們好了,我倒是想看看,他是不是真要去找蘇宇!」

……

接下來,劉洪一路安靜,默默飛行,也沒自言自語了。

目標,正是星宏古城。

飛著飛著,過了一會,忽然,一尊白面出現,清冷道:「劉洪,又見面了!」

劉洪冷冷看著他,低沉道:「這位白面道友,你阻攔我多次了,到底想做什麼!」

「買賣,交易!」

那白面清冷道:「道友,你的消息,現在還只有我一人知曉,獵天閣童叟無欺,信譽有保障!道友幾次不願交易,無非是代價不夠!」

「胡說八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劉洪冷冷道:「你再纏著我,我要去見蘇宇了,你別逼我找蘇宇,到時候,我未必有事,你死定了,蘇宇最忌諱別人打他主意!」

那白面氣息溢散,劉洪冷冷道:「想殺人滅口?殺了我,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東西!」

白面冷聲道:「劉洪,何必呢!你做這一切,不就是為了資源嗎?你晉級凌雲山海的資源也許夠了,那日月呢?百滴日月玄黃液!若是覺得不夠,我再加30枚五行靈果……」

「呵!」

劉洪嗤笑道:「你是不是想的太美了?再說了,你要這東西沒用,這東西不適合人族之外的種族……」

那白面陰沉道:「你確定?為何我聽說,此功法,萬族皆可修鍊,五行神訣,這可是上古秘傳……」

暗中,浮土靈心中劇震!

劉洪冷冷道:「上古秘傳?是不是秘傳我不知道,我倒是知道,我真傳出去了,蘇宇一定會殺了我!我不知道你從哪得到的消息,我告訴你,都是假的,我根本沒有,也沒拿到!」

「劉洪,你非要如此嗎?你和白楓暗中合作,一起培養蘇宇,蘇宇年少無知,將東西交給白楓,你暗中竊取,真以為神不知鬼不覺?」

劉洪一臉凝重,「你們……一直在監視白楓?應該不是監視我,我一個小人物,不值得!你們難道一直在跟著白楓?」

「既然你明白,也當知道,我們沒有絕對的把握,絕對不會和你交易……劉洪,五行神訣,不是任何人都能持有的,你最好交易給我們,否則……你遲早會有大禍!」

劉洪臉色變幻,冷笑道:「大禍?我去還給蘇宇,哪來的大禍!我雖不是他老師,卻是暗中幫他許多,幫他擺脫單神文的暗殺,幫他走出大夏府,幫他收穫大量資源……我只是恨白楓不和我分享,可沒想和蘇宇作對,你覺得蘇宇會殺我?不會的,我將東西還他,他絕對不會對我如何的!」

「冥頑不靈!」

那白面搖頭,「你抵達星宏古城之前,再不交易……別後悔!到時候,來的就不是我了,搜查記憶,獵天閣並非做不到!」

「威脅我?」

劉洪冷笑一聲,「那你可以試試,你以為我真的沒準備?你第一次來找我,直接拿下我還行,現在……你搜查試試!」

「那你到底要什麼!」

劉洪冷冷道:「我要什麼?我要的多了,五行靈果百枚!日月玄黃液300滴,天地玄光500縷!」

「做夢!」

「那就算了!」

劉洪不理他,繞道而行,那白面冷冷看著他,許久才道:「我會再來的,劉洪,入了古城,你一無所有,你劉洪,不是那種不愛利益的人,你所做一切,都為了利益,無需道貌岸然!」

劉洪頭也不回道:「大家大哥不說二哥,你們給的太少!」

「我去申請……希望你走的慢點,別真自己去古城找死!」

話落,白面消失!

……

身後。

浮土靈心中劇震,啥玩意?

五行神訣?

蘇宇!

對,蘇宇上次瞬間就學會了自己的五行煉獄,難道說……他會的便是五行神訣?

難怪!

難怪上次自己就覺得不對勁,原來如此!

浮土靈心中一個個念頭升起,這劉洪會五行神訣?

是只適合人族,還是適合萬族?

或者……適合五行族?

他咽了咽口水,一個個念頭閃爍,殺了劉洪?

直接殺了他,提取他的記憶?

可劉洪連白面都不怕,獵天閣都不怕,也許真的有些準備。

蘇宇會,白楓會,劉洪會……

其他人身上,顯然難以獲得。

倒是這劉洪……來古城,原來是為了逼迫獵天閣就範,給出他需要的高價?

浮土靈意外無比!

我這運氣……不愧是五行族的希望,我這隨便遇到一人,居然是個重要人物,五行神訣啊!

他再次咽了咽口水,這個我真知道,上古有記載的,五行族是有記載的。

好像據說……原本便是來自人族!

蘇宇原來會這個,我算是明白,為何老祖的法術,對他效果不大了,還被他給吞噬了,原來是因為蘇宇會的功法!

「怎麼辦?」

浮土靈心中震動,忽然看向那龍無憂,龍無憂此刻也看著他,見他看來,傳音道:「別這麼看我,怎麼,想殺龍滅口?我看,你還是想想,怎麼拿到五行神訣吧!沒想到蘇宇居然會這個,我在龍族記載上看到過,這功法,早已失傳,蘇宇居然會,到底是真是假?」

浮土靈不語。

龍無憂不斷後退,再次道:「獵天閣情報,還是天下第一!看樣子,盯著這傢伙很久了!浮土靈,想不動聲色,拿到這功法,可沒那麼簡單!」

浮土靈眼神變幻,忽然道:「龍無憂,借我一些寶物!此次若是能拿到這東西,對我五行族有用,五行族必有厚報!龍無憂,你也知道,這東西對其他人未必有用,對我五行族卻是有大用!」

「你想做什麼?」

浮土靈忽然戴上了一件白面具,聲音縹緲道:「換功法!」

龍無憂一愣,瞬間笑道:「好手段!這是截胡獵天閣?拿到了手,還沒人知道,被你拿走了,哪怕這劉洪,也以為交易給了獵天閣!真的好手段!浮土靈,你比我想象的要奸詐的多!」

浮土靈戴著白面具,聲音忽然化為剛剛那白面的聲音,低沉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被外族知曉,少不得要找點麻煩!龍無憂,借我一些寶物,保守秘密,我代表五行族,在你證道之時,必然相助!甚至……可以送你兩塊承載物,助你暗中證道!哪怕你是金龍族大長老後裔,可是,龍族天龍族為尊,會將一切資源,給你嗎?比你有天賦的龍族多了,天榜龍映月,地榜龍戰,你龍無憂可不佔任何優勢!」

龍無憂眼神變幻,許久,開口道:「你要什麼?」

「日月玄黃液有嗎?五行靈果我有一些,天地玄光也有一些,可是都不夠,日月玄黃液也不夠……」

龍無憂遲疑道:「我有一些,但是他要的太多,哪怕湊齊了,也不夠!」

浮土靈深吸一口氣道:「沒事,試試看!你有多少?」

「天地玄光50縷,日月玄黃液50滴……」

「這麼少?」

浮土靈意外,龍無憂臉色難看,少?

這是少?

這是很多!

這還是為他晉級日月做準備的,因為星宇府邸即將開啟,大家都有希望進一大步,他才有這麼多寶物,他遲疑一下又道:「還有一枚龍血果!」

浮土靈盤算了一下,「我這也不夠……」

龍無憂忽然打斷道:「你不怕他功法是假的?還是小心一些,人族擅騙,蘇宇上次就用假功法欺騙了萬族!」

「不一樣!」

浮土靈沉聲道:「蘇宇應該會五行神訣!上次我被他俘虜之後,其實查驗了一些東西,蘇宇在人族傳承的一些功法,比如元神訣,可能……就是根據五行訣改編來的翻版,但是不齊全!五行之中,我讓我族長老看過,可能只有兩行……若是蘇宇給白楓,給五行,開180神竅……可能性極大!而劉洪,也許真的有!」

「……」

龍無憂看了他一眼,「浮土靈……他要的可不是小數目!」

「功法是真,那五行族不惜一切!」

龍無憂不再勸,他只是覺得……稍微有那麼一丁點的巧合。

不過……很快不再去管。

天才,氣運昌盛!

浮土靈被譽為五行族的希望,那他巧合之下,遇到了五行神訣,是完全有可能的。

這就是天才的氣運!

很快,兩人七拼八湊的,弄了不少寶物,很快,浮土靈消失在原地,他要在獵天閣白面到來之前,冒充獵天閣……不,他也是獵天閣成員!

他要以獵天閣成員身份,提前和對方交易,截胡獵天閣!

一切神不知鬼不覺,誰也不知道,是自己拿走了東西,當然,龍無憂知道。

可龍無憂不好殺!

殺龍無憂動靜太大,否則,他真要殺龍滅口了,可惜,這是在星辰海,龍界就在附近,事情鬧大了,萬族皆知,那就沒五行族的事了!

……

沒多久,劉洪怒道:「夠了!拿不出我想要的東西就滾!獵天閣號稱諸天第一組織,我要的不多,你們一而再地糾纏,是想殺我奪取此物嗎?」

剛浮現的浮土靈,聲音縹緲道:「劉洪,我已經和長老申請,日月玄黃液100滴,五行靈果50枚,天地玄光100縷,這已經是極限了!你貪得無厭,最終可能一無所獲,這些寶物,足夠你修鍊到日月甚至日月巔峰了!東西我都帶來了,你要是願意交易,現在就可以成交,你若是不願意……你確定你要去古城?你除了賣給獵天閣,你還能賣給誰?難道賣給蘇宇?」

劉洪冷冷道:「滾,我根本沒有!」

「劉洪,何必呢!拿到手的寶物,化為實力,才能為你爭取更多,星宇府邸開啟在即,現在不提升實力,你什麼都沒有,錯過了這次機會,再等10年,10年時間,足以改變一切!」

劉洪皺眉,遲疑道:「我信不過你,東西給你了,我實力不如你,你再殺了我,那我一切都是白謀划!」

浮土靈有些焦急。

若是別的東西,他不急,可是,這是五行神訣!

這關係太大!

這東西,拿到手了,若是對五行族有用,那五行族再度崛起,也不是沒希望,在五行族的歷史上,是有過記載的,五行族昔年曾經合一之下,也是諸天霸主之一!

可惜,後來,五行分離,功法不全,這才導致了五行族衰落。

他很著急!

卻是裝作無事,冷冷道:「那你想如何?」

劉洪皺眉道:「這樣,去古城門口交易,交易完成了,我入古城,你走你的,一拍兩散!你我都不會宣揚,否則……蘇宇一定不會放過你我……」

那怎麼行!

浮土靈暗罵,若是真的獵天閣成員來了,那我不是暴露了?

他咬著牙,在面具後面的臉都成了土色了,很快道:「東西在你身上嗎?」

「不在!」

劉洪冷冷道:「我是白痴嗎?等著被你們截殺?」

說著,劉洪低沉道:「東西根本沒有,只在我記憶中,而我的記憶,我一旦被人強行搜索,意志海便會爆炸,你給東西,我為你默寫,很快就能成!愛信不信!獵天閣無敵眾多,到處都是你們的人,我想,你們也能辨別一二,我也沒必要得罪你獵天閣……」

「那你現在默寫,我要驗證一二……」

劉洪嗤笑道:「我傻?我只會在古城門外交易,愛干不幹!」

浮土靈再次暗罵一聲!

很快,低沉道:「那好,我們速速前往古城,此地並不安全,我帶你去,速度更快點!」

劉洪好像有些遲疑,浮土靈心中暗罵,遲疑個屁啊,速度點!

趁著獵天閣的傢伙沒來,趕快的!

劉洪猶豫了一下,再次道:「你殺我,擄走我都沒用,咱們沒錢不談別的……」

「不會的,獵天閣只為利益,信譽諸天都有保障!」

劉洪糾結了一下,很快,點頭道:「可以,那我跟你一起,我說好了,你若是敢耍花樣……我不得好死,你也不得好死,蘇宇不會任由自己的功法流落在外!」

廢話真多!

我還巴不得速戰速決,無人知曉呢!

浮土靈懶得廢話,一把撈起他,迅速朝古城飛去,隱藏行蹤,擔心被獵天閣的傢伙看到。

一路疾馳,浮土靈速度也是發揮到了極致。

很快,古城在望了。

而沒多久,他傳音符微微震動,浮土靈迅速打開,龍無憂傳訊道:「速度點,我好像感受到了獵天閣那傢伙的波動,也許很快就要來了!」

該死,這麼快!

浮土靈急了,迅速帶著劉洪飛到了星宏古城門口,此刻,有人來往,看到他和劉洪倒是沒太在意,最近獵天閣和人族都有人過來,不稀奇。

浮土靈不敢耽誤,迅速道:「你默寫出來,東西都在儲物戒中……」

劉洪皺眉道:「我不放心,我要驗貨!我騙你們,你們無敵都會來殺我,你騙了我,我根本奈何不得你們,我怕死,所以我不會騙你,可你們……我可不信!」

浮土靈暗罵,只好打開儲物戒,讓他探查,「你看好了,東西都在!」

劉洪這才安心,深吸一口氣,看向古城,咬牙道:「好!但是,我們之前有過協議,十年之內,你們不得對外公開功法,十年後再說,不然……我麻煩大了!」

「一定!」

劉洪開始迅速在一塊玉符上默寫,一邊寫,一邊傳音道:「你們賺大了,這功法,我真要敢拍賣……價值絕對超乎想象!可惜……哎,不敢拍賣!」

他很快寫完了,手中玉符丟出,「我設置了屏障,10秒內不要開啟,否則炸裂,10秒后才能開啟……信得過就交易,信不過……到此為止!」

此刻,浮土靈的傳音符再次震蕩,「他快來了!」

真的獵天閣成員快到了!

浮土靈哪還有時間去想,有些憋屈,想了想,罷了,這傢伙大概率也不敢欺騙獵天閣,獵天閣的殺手組織可不是開玩笑的。

他直接丟出儲物戒,拿走玉符,低沉道:「希望交易愉快,否則,獵天閣不會放過你的!」

劉洪接過儲物戒,一臉從容道:「那當然,我又不是白痴,何況,是你們主動找我的,又不是我找你們的……騙你們有好處嗎?」

說著,拿著儲物戒,直接入城,回頭道:「希望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話落,他消失在了古城中。

而浮土靈,迅速消失在原地。

沒多久,一位白面降臨,四處查看了一下,很快,再次消失。

而入城的劉洪,心臟有些炸裂的感覺。

「艹!這諸天戰場,騙錢騙起來都是天文數字啊,卧槽,還真能騙這麼多,我算是知道蘇宇為什麼能騙那麼多了,萬族都很傻啊!」

人傻錢多啊!

劉洪暗暗鬆了口氣,入城了,這就行,待會就出城,那位白面老兄,還等著分贓呢,干點買賣太不容易了。

劉洪喘息著,嚇死我了。

下次不能再這麼幹了,這次撈了一筆,下次就不幹這事了,先躲躲,五行族可不好惹。

「五行神訣?」

心中嘀咕一聲,他么的,我就聽人說過那麼一嘴,希望假的五行神訣,你能多看一段時間,好好專研一下。

自從蘇宇給自己打開了行騙之門,劉洪發現,這世道……打生打死不如騙人,當騙子,才能發財致富!

看看那些無敵,打來打去的,有啥好處嗎?

還是騙道萬古長存!

果然,蘇宇這小子,還是有點本事的,行騙手段比自己要高明不少,還得繼續努力啊!

……

劉洪入城,沒多久,很快遁出城外,去找那白面分贓了。

而城內,蘇宇微微凝眉。

身旁,王老低沉道:「劉洪和一位白面交易,我看他拿到了一個儲物戒,裡面寶物恐怕不少,這傢伙,不會出賣什麼東西給獵天閣了吧,他很快就遁走了,要不要讓人攔下他?他走的時候,我留了點印記。」

蘇宇皺眉道:「交易……他和獵天閣交易什麼……行,我知道了,回頭我自己去看看,這傢伙,怎麼跑我地盤來了?」

我還有賬沒和這傢伙算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0章 蘇宇的傳承(萬更求訂閱)

5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