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學霸的魅力(萬更求訂閱)

第538章 學霸的魅力(萬更求訂閱)

特殊通道內。

蘇宇急了,此刻,斗轉星移,一個個門戶消失,傳送開始了!

可蘇宇,卻是沒能看清所有路線圖。

「再等等,再等等啊!」

蘇宇怒罵一聲,你給老子再等等不行嗎!

該死的!

嗡地一聲,他感受到了失重,這一刻,蘇宇知道這些門戶是幹嘛的了,保護他們的,保護他們不被強大的傳送之力撕碎!

可是,他不想走啊!

艹!

360個竅穴的運轉路線,他還沒全部看清,只看清了大半。

當然,其實大半也可以了。

功法這東西,主要就是竅穴關聯的順序,關聯了大半竅穴,剩下的,其實可以推導,而且推導起來難度不大,可蘇宇就是不爽。

我還沒看完,你傳什麼傳!

大爺的!

罵罵咧咧的,蘇宇心中也在迅速思量,「一定有陰竅圖!一定有!而且,陰竅應該也有運行路線,不是五行神訣,五行神訣只有180神竅,垃圾功法,一定也有陰竅周天運轉法!」

「或者……乾脆只有一本功法,720竅的大周天之法!」

一個個念頭,在蘇宇腦海中閃爍。

此刻,在蘇宇看來,什麼星宇府邸的寶物,沒興趣!

沒意思!

我他么發現大秘密了,超級大秘密。

「星宇府邸……這他么真是府邸嗎?是人的肉身打造的,還是說,只是按照人體修鍊來打造的?」

「不不不……九層……九層……」

蘇宇喃喃自語,任由這門戶帶著他穿梭空間,他在思考。

星宇府邸為何是九層?

那是否代表什麼?

9……境界有九重,凌雲有九變,永恆有九段……

若是說,這特殊通道是按照360元竅打造的,那星宇府邸的九層,可能也存在一些問題。

「不對,星宇府邸好像是萬族議會的老巢,那不會是人的肉身打造的,但是,建造星宇府邸的星宇……若是星宇就是上古人皇,那上古人皇打造這府邸,一定用了外族理解不了的手段!」

「都是和人族有關的一些秘密!」

「上古時代,不會如此傳送吧?那上古時代,可能都是通過正門進入的……」

一個個念頭,在蘇宇腦海中浮現,他其實也是研究者,蘇宇並非莽夫,他看書太多,尤其是功法一道,諸天萬界要說比蘇宇精通的,蘇宇覺得沒多少。

起碼,在山海之下,蘇宇算是研究到了一個極致。

他見過太多功法,嘗試過太多功法,親自去體驗過。

所以,他一眼認出了360特殊通道的含義,上古到現在,也許有人發現了,但是,蘇宇覺得,這個時代,未必有人發現這個秘密。

門戶中,蘇宇還在傳送,他不管,也不是太在意,而是喃喃自語,迅速將剛剛那些門戶運轉路線記下。

也許,他已經能推導出功法了。

當然,這需要不斷去嘗試。

至於自己傳送到第幾層,第一層大概是必須的,自己年輕,境界也不是太高,第一層多正常。

第一層沒危險!

第一層,這是給騰空和凌雲準備的,一般的山海都不會傳送到第一層。

蘇宇,他境界的確還是凌雲。

在第一層,蘇宇幾乎能橫著走,雖然第一層本身也有危險,但是騰空都能活下來,蘇宇當然也行。

此刻,蘇宇看向包裹自己的門戶。

「這個門戶,對應的應該是中檀穴……不知道運轉中檀穴,有沒有影響?」

作為研究者,當蘇宇明悟一切的時候,他也顧不得許多了。

下一刻,蘇宇運轉體內一個竅穴。

中檀穴!

竅穴運轉,大量元氣瀰漫,忽然,傳送蘇宇的這個門戶,顫動了一下。

蘇宇有些意外,還真有關聯?

……

而這一刻,其他傳送者,有人驚呼!

「不……這……不……」

忽然,傳送那人的通道坍塌,保護他的門戶震蕩,瞬間被巨大的空間壓力擊碎,那人臉色劇變,充滿了無盡的不甘和不敢置信!

為什麼?

強大的空間壓制之力,瞬間讓那人被壓成了粉末,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

星宇府邸之外。

傳送開始,只留下了一個個通道。

就在大家吐氣的時候,忽然,一條黑色通道崩塌了!

「……」

安靜!

絕對的安靜,這一刻,四面八方,一位位無敵伸長了腦袋,看向那坍塌的通道,一個個目瞪口呆。

開什麼玩笑!

怎麼可能!

從未有過!

真的,從未發生過,剛傳送就死人的情況,這不可能,不存在的,真的,無法置信,難以想象。

「不!」

就在此刻,一人狂怒!

道王!

道王要瘋了,真的要瘋了,他瘋狂無比,「誰!到底是誰在算計我?到底是誰!」

不可能!

13個名額,被空空奪走了兩個,他忍了。

可現在,11個名額,一個剛傳送,他的人就死了,那是一位日月啊!

不!

一定有人在算計我,對,是半皇,一定有半皇在暗算我!

道王瘋狂無比,陡然,看向天淵族那邊,眼神血紅,是他們嗎?

是他們在詛咒我嗎?

一定是!

不,不一定,還有命族,還有仙族自己,都擅長這一道。

他不信,不信自己真的會倒霉到了這個地步,一定是被人算計了。

道王瘋狂的眼神看向四方,幽冷無比道:「一定有人在算計我,一定!我會找到你的!我隕落了兩世身,耗盡了全部財富,到頭來,一無所有……你們不要逼我!」

道王瘋了!

這一刻,有些人有些感受,道王這幾日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死了兩世身,全部家當耗空,換了5個名額,瞬間沒了3個!

說實話,換成他們,他們也得瘋。

這太倒霉了!

沒人理會道王,而是一個個看向那斷裂消失的通道,臉色難看,這次會有意外發生了?

不吉利!

哪有剛進入,還沒傳送結束就死人的。

在場的不少人其實都進入過,知道傳送需要多久,現在,可能只傳送了一半,居然就有人死了,這代表對方死在了傳送過程中!

該死的!

傳送通道出了問題,這幾乎是不可能存在的,除非星宇府邸出問題了,要崩碎了,否則不可能會這樣!

……

就在他們想著這些的時候。

蘇宇也是微微震動,喃喃道:「這是主竅!」

主竅!

360個主竅,就是特殊通道名額,而副竅,附屬於360個主竅,一個竅穴,控制9個通道。

這一刻,蘇宇恍然!

他看到了,看到了這門戶上,忽然呈現9個光點,但是,現在其中一個消失了,崩碎了。

「這個中檀穴,聯繫著外圍的9個竅穴,所謂的安全通道,都是扯淡!」

蘇宇這時候,興奮的不行。

我發現了大秘密了!

那群蠢貨,誰他么說特殊通道危險,扯淡,外圍的那3260個通道才是真的危險,一群白痴!

「一個主竅,控制9個副竅,這是中樞!」

蘇宇罵了一聲,「居然覺得中樞不如附屬通道,蠢貨,白痴,傻子!話說……我把誰弄死了?」

蘇宇疑惑。

算了,不管了!

管他把誰弄死了呢,我又不是故意的,何況,闖蕩星宇府邸,哪怕人族,也得做好死亡的準備,被弄死了,算你運氣不佳!

「中樞,可以控制副竅的!」

此刻,蘇宇不斷運轉竅穴,運轉中檀竅,他覺得自己是天才,超級天才。

別人在等待傳送結束,蘇宇卻是在想辦法控制傳送通道。

「人死,通道斷裂,這又代表什麼?」

蘇宇在思考,忽然,喃喃道:「通道斷裂,代表什麼呢,代表傳送回來的路線沒了!從星宇府邸出來,應該還是按照現在的路線傳送出來……斷裂了,代表維持的力量沒了……」

一個個念頭,再度升起。

蘇宇忽然喃喃道:「我……也許都不用去找寶物,我只要找到這些對應的門戶就行,不出意外,這些門戶,可能最後還會在某個地方排列,出來的人,也許還要到一個地方聚集,才能進行傳送……」

「一群白痴,不敢坐特殊通道出去,那麼說,可能會通過副竅通道出去,我只要找到對應的中樞竅穴,就能坑殺了他們……不,能殺,但是未必能拿到寶物啊!」

「算了算了,奪寶還得靠我自己!」

蘇宇越想越興奮,起碼,自己找到了坑殺敵人的一些手段。

太有趣了!

他看向門戶上的8個光點,尋思著,要不要也給坑殺了?

「要是人族怎麼辦?人族沒啥,要是我師父怎麼辦?」

蘇宇訕訕,這盲殺的話,把自己師父給殺了,那就不好了,算了,不能盲目去殺人,剛剛也只是意外,一開始他也不知道情況。

此刻,蘇宇迅速開始研究,作為中樞竅穴,沒理由無法控制對方,或者知道對方乘坐的是誰。

上古時期,難道說,也是如此?

或者說,一個大人物,可以帶9個小人物進入星宇府邸?

也許……這個猜測是對的。

上古時期,也許便是如此。

「為何10年才能開啟一次……」

蘇宇喃喃一聲,很快瞭然,「10年,一個潮汐,一次運轉的結束!」

蘇宇明悟了!

對,對於絕世強者而言,10年,其實只是彈指一瞬,這彈指一瞬,對方完成了一次功法的運轉,於是,10年一次,通道開啟!

不是不能開,而是現在,沒人去維持,沒人去輸入力量,沒人知道怎麼辦,所以,只能按照自然規律,10年一次的潮汐之力,推動整個星宇府邸外圍通道運轉!

明白了!

「所以說,通道開啟,不在乎是不是10年一次,而是需要力量運轉,去運轉功法,運轉特殊通道內的門戶,還有,需要一股強大的力量,將特殊通道呈現出來……」

換言之,只要有足夠的力量,外加你要會周天之法,去推動特殊通道內的360個門戶運轉,誰都可以隨時開啟星宇府邸!

「我他么太天才了!」

蘇宇倒吸一口涼氣,為自己的天才震撼,我這智慧,簡直絕頂了!

「所以,下一次我若是想進來,其實可以找個半皇,想辦法將特殊通道開啟,然後,我來運轉360個門戶,按照特定的功法運轉手段來,當然,這也需要強者配合……」

所以,蘇宇其實是能開啟的,前提是,把功法推演出來。

一個個想法,讓蘇宇激動了起來。

星宇府邸!

這個地方,這下子引起他的重視了,這不單純是寶物的問題,這其中,蘊含著很多秘密,寶物不重要,蘇宇在想一個問題。

「打造星宇府邸的人,一定是一個周天竅強者!既然入口如此設計的……不,不止周天竅,打造這個地方的人,也許開了360神竅,這是一個大周天強者!那麼,他可能會把整個府邸,都設計成符合一定規律的寶地!」

「開元、千鈞、萬石、騰空、凌雲、山海、日月、永恆……皇?」

蘇宇喃喃一聲,九層!

九,是一個很特殊的數字。

境界,其實幾乎都分九重。

大境界,按照戰者道來說,若是永恆之上也有一個境界,合道算永恆的話,那其實也有9個!

「第九層,會不會對應皇?上古人皇在9層辦事,第八層,代表永恆?」

蘇宇想著,有些抓耳撓腮!

該死啊,之前我不知道這些秘密,否則,老龜在這,我完全可以問問看,若是問出來了,也許我可以解析很多星宇府邸的秘密!

也許是上古老龜都不曾發現的秘密!

「一層代表開元的話,開元有什麼特徵?」

「開元有九竅啊!」

蘇宇迅速燃燒傳承之火,心中不斷推演盤算,一層代表開元的話,開元九竅,那絕對很重要!

「9個位置,這應該是按照人族的方式來的,所以,這9個竅穴,找到任何一個位置,就能推演其他竅穴位置……開元九竅代表9個地方嗎?」

這一刻,蘇宇不斷盤算著。

不算思考著。

一層有秘密,也許每一層都有秘密,不單單是寶物,寶物算什麼,到了強者那地步,打造一個巨大無比的府邸,就是為了藏寶物的?

開玩笑!

那什麼九葉天蓮,也許只是人家的觀賞物,對方一定不是為了這些寶物,才建造了這個府邸。

「等我進去了,我自然就知道了!」

「若是真是我推測的這樣,那一層,有九個地方,存在秘密,大秘密!或許是重寶,或者是其他的東西,或者是功法……總之,我都可以去試試!」

……

就在蘇宇不斷思索的同時。

星宇府邸外,沒再出現通道斷裂的事,倒是讓人鬆了口氣,看來真的只是意外,道王倒霉,這個沒辦法。

千萬年都難得一遇的事!

這次道王是真倒霉,倒霉到,都有人想著,也許真被人算計了,不然,哪有這麼巧的,好死不死地,就道王的人死了。

而就在此地無敵們翹首以盼的同時。

星辰海深處。

老龜抬頭看去,他也感受到了強烈的空間傳送之力,當然,這不關鍵,關鍵在於……河圖還沒回來。

這傢伙,跑去找幫手了,走的時候叫囂著很快帶著強者回來,結果……不見了。

這是走丟了?

還是如何?

古怪的傢伙,自從記憶喪失了一些,河圖辦事也不靠譜起來了,說實話,一個人太寂寞,有河圖在挺好的,是不是地給自己按按摩。

對,按摩。

河圖每一次攻擊通道,對老龜而言,都算一次按摩,很舒服的。

現在河圖不在,他都有些睡不著了。

「河圖去哪了?」

老龜也就面子掛不住,不然,都想朝死靈界域喊幾聲了,河圖快出來,我想念你的按摩了!

正當老龜想著河圖的時候,虛空波動了一下。

此刻,一張金色紙片落下。

那金色紙片,上面隱約寫著無數文字,老龜睜眼看了一眼,淡漠道:「閣主駕到,有失遠迎了!」

閣主!

這諸天萬界,能被他這麼稱呼的,唯有一位,獵天閣東閣閣主,或者說,獵天閣閣主!

東閣之主,就是獵天閣閣主。

此刻,那書頁落在古城之上,片刻后,一道幻影呈現,輕笑道:「鴻蒙,久違了。」

「挺久了!」

老龜淡淡說著,「閣主找老朽有事?」

「算是吧,剛剛,白玉門震蕩了一下,你感受到了嗎?」

老龜緩緩道:「有一點。」

那書頁之上,幻影走出,漸漸地,凝練成了人形,羽扇綸巾,風流倜儻!

那青年書生,一揮手,虛空生物,出現一張茶桌,輕笑道:「鴻蒙,飲一杯。」

老龜化身的青年,也從石雕中走出,緩緩笑道:「什麼茶?」

「玄天茶,八層的產物,300潮汐之前,我讓人去取了一些,嘗嘗味道。」

「你倒是瀟洒!」

老龜笑了一聲,甩了甩袍子,坐下,和對方相對而坐,一邊看著書生泡茶,一邊笑道:「白玉門震動,我感受到了,那又如何?」

書生輕聲道:「上古覆滅,白玉門不再開啟,沒人有資格讓白玉門再次開啟!白玉門再次開啟……也許就是一個新的時代出現,新的皇者出現!」

「那又如何?」

老龜平靜道:「滄海桑田,歲月流逝,總有一天,這萬界還會再次一統!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上古距今無數歲月,再有一皇出,一統這諸天,也能安享一些太平。」

說罷,又笑道:「我為鎮靈將軍上萬潮汐,也該讓我述職了!我的那些弟兄,老友,為鎮守無數歲月,當輪職了,再有一皇,入主星宇府邸,再次一統萬界,再立規矩……也是好事!我為鎮靈將軍無數歲月,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不管誰做這個皇,也得認我之功!」

書生為他泡了一杯茶,茶香四溢,香味飄散,散落到古城之外,一頭游過去的水族小妖,忽然,從萬石進入騰空,肉身開始變幻,一次鑄身,二次鑄身……一連七八鑄。

那小妖,化為人形,卻是一秀美少女,朝那古城躬身一拜,眼中滿是靈氣和喜悅。

顯然,知道自己機緣天降,遇到絕世人物了!

小妖不敢離去,也不敢出聲叨擾,遠遠看著兩人在虛空喝茶,跪拜在地,乖乖在原地修鍊,一瞬間,那香味再次溢散而來,讓小妖靈智大開,肉身再次鑄造。

……

老龜和書生,只是隨意看了一眼,都沒在意。

機緣巧合,那也是機緣。

只能說,這小妖有這緣法。

書生給老龜遞了杯茶,自己也給自己泡了一杯,輕聲道:「我此次前來,只是想問問鴻蒙兄,這諸天萬界,誰有望成這皇?」

「那我怎知。」

老龜搖頭,不要問我。

書生又道:「那這一次,白玉門忽然震動,這皇,難道要從這3600生靈中誕生?剛剛,也是變故叢生!忽然有人在傳送中隕落,星宇府邸你知我知,哪怕無數潮汐,也不會崩壞,這可是那位鍛造的……此乃超越神兵的絕世之兵!傳送中隕落,唯有上古,我聽聞幾次,如今非上古,又為何會如此?」

老龜也是沉吟道:「你的意思是……」

「鴻蒙兄知道我意,是否……這星宇府邸要迎來下一任主人了?若是迎來了下一任主人,吾等當何去何從!鴻蒙兄好歹還有職司,而我……新皇登臨,我恐怕大難臨頭了!」

書生唏噓道:「獵天閣,監天觀萬界,我卻是弄的一團糟!而今的獵天閣,已經沒有監天觀萬界之能,包括獵天榜都殘缺不全了……」

老龜輕聲道:「你為監天侯,的確做的不行,職司混亂,一旦新皇繼位,不追過往也就罷了,一旦清查過往,你這監天侯,當斬,死的不冤!」

老龜說罷,淡淡道:「你來找我,有何意?難道,你以為這新皇會是我?不可能的,老朽路已定,不可能成皇的。」

書生平靜道:「我來找鴻蒙兄,只想問一個問題,還望鴻蒙兄看著同殿為官的份上,給我一個實話。」

老龜平靜道:「不要問,我也不想說,不會說。」

書生嘆息!

「你知道我要問蘇宇……果然,你是知道的。他和時光師有關嗎?他現在到底在不在城內?」

老龜淡淡道:「不要問我,你自己去判斷。」

「哎!」

書生嘆息一聲,忽然,開口道:「那我不問今時之事,我想問一句,鴻蒙兄,可否聽過傳聞,時光師,就是我那頂頭上司?」

「聽聞過!」

老龜點頭,書生一臉慘然,「那我完了,若是蘇宇為皇……我希望只是我多想了,否則,他若是真得了時光師傳承,我必會被追責!」

說罷,手中呈現一頁金紙,「獵天榜已經殘破,監天之責,我是無能為力了!」

老龜遲疑道:「新朝起,追究過往的可能性不大,何況……蘇宇這邊,未必得了時光師傳承,監天侯多慮了!還有,他為聖城之主,監天侯若是也想殺他……我不會答應!」

「我知道。」

書生嘆息道:「沒那意思,只是……只是在想,想一些問題,罷了罷了,無數年不曾見面,不再談這些,我敬鴻蒙兄一杯……」

老龜舉杯,兩人喝完了茶。

書生不再久留,金色書頁漂浮,悄無聲息,破碎了時空,書生消失在面前。

老龜微微搖頭,笑了笑,看向兩杯還剩了一點茶水的杯子,隨手一丟,丟到了城外,那小妖眼前瞬間浮現無數大道,頓時大喜!

拿起茶杯,再次躬身跪謝,也不離開,一眨眼,喝下那剩茶,肉身瞬間進入10鑄,11鑄……一直到18鑄,這才消化了茶水之能。

而那兩個茶杯,只是半皇隨手捏造,卻是堅固無比,堪比地兵,更是有兩尊半皇道蘊殘存,一時間,小妖看的眼花繚亂,腦海中,浮現一篇篇功法。

機緣,往往就在那無意之間。

老龜一聲輕笑,回歸石雕,再看天空,微不可聞地嘆息一聲,監天侯這是覺得,蘇宇可能進入了星宇府邸,蘇宇打造那書冊,也讓對方懷疑,是否和時光師有關?

這監天侯,也不知如何作想。

是不管,還是插一手。

是為敵,還是為友?

獵天榜損壞,監天侯不再監察諸天,這是準備將獵天榜吞為己用?

這榜,可不是他的。

一個個想法,在老龜腦海中浮現,老龜想了想,心中失笑,我不要想太多,誰說這一切,和蘇宇有關?

沒人說過吧!

自己,為何會想著,這一切可能會和蘇宇有關呢,連監天侯都覺得,可能和蘇宇有關。

一個凌雲而已,居然惹得自己和監天侯在這煞有其事地討論,他是否會為下一位新皇?

真的有些失心瘋了!

……

兩大古老合道強者,在討論蘇宇。

而蘇宇,此刻毫無探寶之心,只有研究出了無數秘密的歡喜。

解密,是文明師的最愛。

每當解開一個秘密,都是一種喜悅和成功。

簡簡單單的一次傳送,其他人還在等待抵達,蘇宇已經窺探出了很多關於星宇府邸的秘密。

非但研究這些,蘇宇此刻還在研究,能否控制其他8個中檀穴控制的副通道。

他想看看,對方是誰。

敵人的話,弄死算了。

不是敵人,那看看能否能到自己身邊,傳送的時候,可以出現在一起。

「中檀穴控制9個人,其實只要知道一個人,我就能判斷出,其他8人是誰!」

當時各族站位,蘇宇還記得。

若是不出意外,這控制的9個通道,是一豎排的!

剛好9個位置!

知道一人,就能知道其他8位的身份。

這就是學霸的本事!

過目不忘,也是基礎能力,當時3260人站位,有些人沒到指定位置,但是是少數,其他人,都到了位置,所以蘇宇有把握推算大家身份。

他仔細研究了一下,身份不急,關鍵是實力。

別拉來了一個無敵,他就得哭了!

他看向八個光點,不斷去試探,作為中樞,沒道理無法控制,無法聯繫。

8個光點,有強有弱。

蘇宇猶豫了一下,選擇了一個中等規模的光點,運轉中檀穴,去和這個光點接觸。

這一刻,那光點顫動。

一聲隱約間的驚呼聲傳入蘇宇耳中,帶著驚恐和懼怕。

大概是在恐慌,為何傳送會出問題!

「嗯?」

蘇宇微微一怔,這聲音……有點耳熟。

「仙族的?」

蘇宇喃喃一聲,仙族的!

對,可能是仙族的傢伙,他好像在哪聽到過,對了,雲升!

蘇宇想到了這個小人物!

第一次去星辰海,遇到過幾位仙族,其中,一位高傲無比的仙族,便叫雲升,還和蘇宇聊過天。

這些人,來自天璇仙王的道域,出自天璇道院。

而這雲升,是一位凌雲三重的修者,當然,現在可能不止了,也許是四五重了?

蘇宇還真沒太在意!

「雲升……仙族的……那這麼說,這控制的9位,都是仙族的!」

蘇宇瞭然,因為仙族都在一方,都在北部通道。

那這麼說,這些人都是仙族了。

哪怕不是,也是仙族附屬種族的。

「雲升……我想想……」

蘇宇迅速回想,再看看那光點,雲升頭上就兩個光點,蘇宇記得,雲升上面有三人才對!

「哦,最上面那個,好像是個日月,所以……對方死了?」

蘇宇咋舌,我記得沒錯的話,那……好像是道王的人?

這麼慘?

不至於吧!

我無意中把道王的人弄死了?

「這麼說的話,還有一個日月,一個山海,五個凌雲,一個騰空……」

「日月,應該是日月三重左右。」

「這裡面……好像道王一脈的還有兩位!」

正常現象,道王的人進入,當然要扎堆在一起,剩下的,大部分都是天璇仙王的人,這倆傢伙的人都在這附近。

「這下子我算是明白了……」

蘇宇摸著下巴,弄死他們?

我太殘忍了吧,人家都沒到地方,我就把他們弄死?

那我是不是太壞了!

「算了,傳送到我附近吧,我一把弄死算了,還能收屍,仙族的屍體,我喜歡!」

蘇宇呵呵直笑!

他開始想辦法把人傳送到自己身邊,按照規律,這些人是不可能傳送到一起的,實力、年紀都不同,可蘇宇掌控中樞,他覺得可以!

果然,蘇宇又弄了一會,發現了一點規律,開始牽引!

古城令!

是的,蘇宇在用古城令牽引,這也是他剛想到的,果然是可以的,下一刻,這8個光點,靠近了蘇宇。

此刻,8個光點中的人,都是頭暈目眩!

他們所在的門戶,都在瘋狂轉動,差點轉暈了他們!

片刻后,蘇宇看到了一絲光亮,傳送快結束了!

其他人也都看到了,都是驚喜無比!

一瞬間,這門戶好像穿透了什麼,瞬間出現在一片光亮之中。

而蘇宇身邊,瞬間浮現8人,都是頭暈目眩。

下一刻,大家彼此看到了對方。

都是意外,震撼,驚訝,驚悚……

為何……我們會傳送到一起?

不可能!

其中還有日月,日月老人絕對不可能和騰空傳送到一起,除非,這騰空也老的不像話了!

可是,仙族的騰空都是天才,按理說,只會在一層!

為何會如此?

那唯一的日月,駭然無邊,還有,旁邊那兩人是誰……

他剛想著,那巨狼笑道:「諸位好,還請入我書中一會!」

嗡!

一道道巨獸虛影出現,一瞬間,抓向那日月,日月三重的強者,幾乎沒反應過來,就被抓入了書中,太驚悚了,他根本沒準備好!

日月墜毀!

其他人,都是駭然到驚悚,到底怎麼了?

一眨眼,一頭頭巨獸朝他們抓去,抓到其中一人的時候,蘇宇愣了一下,迅速操控巨獸停下,其他人,瞬間都消失了,唯獨那人,面具破碎,露出了樣貌,也露出了駭然無比的眼神。

恐懼!

「人族?」

蘇宇意外,仙族的通道,出現了人族,見鬼了啊!

「我……人族……對……黃九……」

那少女,嚇得臉都白了,我艹,發生了什麼?

我在哪?

我是誰?

我他么遇到了什麼,一頭狼,瞬間弄死了一位日月三重,然後……其他6位仙族,瞬間沒了!

我……沒死?

「黃九?」

蘇宇那叫一個古怪,我去!

黃九!

空空乾的吧,是不是傳送的時候,把這傢伙傳送過來了,空空好能耐啊!

這黃九,還真是人族。

柳家的人?

蘇宇想到了上次空空說的話,有些異樣,柳家的?

真的假的?

蘇宇陷入了沉思中。

……

而這一刻,外界,震撼無比。

一瞬間,仙族那邊,北部,之前坍塌了一條通道,此刻,瞬間坍塌了7條通道,唯獨那條被黃九霸佔的通道沒坍塌。

而空空,在斜上方的通道,還是原本模樣。

仙族驚呆了!

道王瘋狂了!

「啊啊!」

道王瘋狂怒吼,我艹你祖宗!

他的人,又死了一個,蘇宇說兩個,那是算上了黃九!

縱然如此,13個名額,被搶了兩個,這一會功夫死了兩個,只剩下9個了,道王還是要瘋了,我他么買來的名額,就剩下一個了!

他怒吼,咆哮,他要瘋了!

而遠處,仙族這邊,天璇王也是想瘋,我的人……差不多沒了!

啊啊啊!

他想吼叫,再看道王,算了,道王比我慘,當有個人比自己更慘的時候,他倒是安慰了一些,算了算了,我三世身還在,沒道王慘,道王哭就行了,我大不了10年後再派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38章 學霸的魅力(萬更求訂閱)

5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