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君子動口不動手

第56章 君子動口不動手

南元。

下午,文明學府考核。

文明學府考核的人數沒有上午多,這年頭,要說修鍊那是人人都會,可要說讀書,那就未必人人都能讀下去了。

在中等學府通過的萬族語考核數量少,連報名的資格都沒。

南元本地和外地,三千多學員參加考核,文明學府的考核大概也就1000人參加,甚至更少一些。

……

學府中。

和上午的低調安靜不同,下午是文明學府考核,之前和吳嵐一起來的那批人,都是為了下午的考核來的,上午只是為了認識一下蘇宇罷了。

此刻,蘇宇剛從宿舍樓出來,還沒到考場,考場門口,那群人便在門口等著他了。

看到蘇宇來了,一位看起來陽光的男生,上前一步,伸手笑道:「蘇宇你好,我是周天麒,認識一下。」

蘇宇掃了他一眼,伸手不打笑臉人,他也沒說什麼,伸手握了握。

「蘇宇,南元人。」

蘇宇說完,看了看時間,面帶笑容道:「周同學有事嗎?」

周天麒笑道:「我們幾個都是從大夏府來的,之前就聽過你,白楓助教提前收下你當學員了,我們很好奇,什麼樣的天才能讓白助教看上眼。」

「上午看到了你,我們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周天麒感慨道:「開元九重,難怪白助教提前收下你,很佩服!」

周天麒一臉和善,朝後方喊道:「大家都來認識一下,以後說不定就是學府同學了,蘇宇有白助教幫助,可比我們強多了!」

話落,後方有人也大聲笑道:「蘇宇,認識你太榮幸了!提前被大夏文明學府招收,那都是天才的待遇,還是大夏府的頂級天才待遇,今日一見,真的與眾不同!」

這一刻,外圍的一些外來學員和本地學員紛紛朝這邊看來。

議論聲響起。

「蘇宇?提前被招收了?」

「憑什麼?很厲害嗎?」

「又他么暗箱操作,這種人真噁心!」

「……」

窸窸窣窣的聲音傳入耳中,蘇宇面不改色,眼神卻是變幻了一下。

有點意思!

這幾個傢伙故意的!

眾矢之的!

他們在引導輿論,對其他學員而言,考核還沒開始,現在就有一位保送生出現了,那蘇宇就是所有人的眼中釘。

南元這邊名額有限,大家都知道。

忽然被內定了一人,那代表接下來會少一個名額,他們不會在意蘇宇有多優秀,也不會覺得自己考不上,真考不上,那就可能是蘇宇佔據了他們的名額。

這是大眾心理!

議論聲瞬間起來了,面前的周天麒好像沒聽見,依舊笑容滿面,「蘇宇,以後真要你多照顧照顧了,天才的待遇和我們是不一樣的,到了學府,你們會獲得更多的資源和培養,我們可就差多了……」

周天麒感慨,有些羨慕,有些嫉妒。

蘇宇見他說的大聲,笑了笑,開口道:「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考上,考上了……我也未必會去!上午的戰爭學府考核,我是第一,說不定我會去戰爭學府。」

蘇宇說的無所謂,很是平淡,「在文明學府考不到第一,我不一定會去,因為待遇可能會差不少,可惜不能四大學府都報考,要不然四大學府都考一下,看看哪個學府更適合我。」

我是第一!

戰爭學府的第一!

所以你們眼中的名額,在我看來就是個笑話。

不是他們招我,而是我願不願意去。

此話一出,不少人驚訝了,周邊有人小聲道:「他上午考了第一?」

「成績不是還沒出來嗎?他怎麼知道的?」

「廢話,考了第一肯定有考官提前招收他啊,他都考了第一還來這幹嘛……真是的!」

風向瞬間轉變。

走後門的可恨,可對方真的很強,戰爭學府第一的存在,那對方還真不一定看得上文明學府。

正如蘇宇所言,他在這考的不好,他可能都不會去,文明學府招他,他還得挑一挑呢!

蘇宇不動聲色,說著,又道:「幾位篤定要和我當同學……這麼說是有內幕消息了?今年考核你們一定能考上?我早就聽說大夏府那邊內幕比我們多,幾位能給我透露一下考核內容嗎?」

蘇宇嘆息道:「我們小地方的人,知道的東西太少,考什麼都不清楚。進去了就是任憑他人擺布,和大夏府那邊沒法比。」

周天麒面色略顯僵硬,乾笑道:「沒有的事,考核內容每年都變化,我們也不知道要考什麼。」

「是嗎?」

蘇宇不置可否,下一刻看到了一人,忽然道:「吳嵐,待會考核內容你知道嗎?」

那邊,吳嵐獨自走來,很孤傲,很獨立。

這是一個很驕傲,同時也很無腦的傻子,起碼蘇宇是這樣判斷的。

這女人不怕得罪人,好像也不在乎得罪人。

或者說,她不覺得得罪了這些人有什麼了不起,這些人和她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

聽到蘇宇喊她,吳嵐側頭看來,滿臉不快,淡淡道:「你想知道,自己待會考核自然知道了!」

蘇宇笑道:「問一問,我聽說大夏府知道的比我們多,我們小地方的人,有些忐忑,所以問問看。」

這一刻,不少南元學員都是滿臉期待,他們知道的真不多。

吳嵐皺眉,有些不耐煩,不過還是開口道:「常規考核罷了,後面會多一些意志力和神文類考核。」

「哦!」

蘇宇點頭,沒再問,感慨道:「大夏府就是厲害,學員知道的都比我們多,幾位同學從大夏府來,這次是百分百能上了,我們這些人……哪怕達標了都未必能上,算了,反正我戰爭學府第一,倒也不用擔心。」

「也不知道這些大夏府來的人,會招收多少,希望別佔了太多南元名額……」

此話一出,學員們臉色變幻不定。

有認識蘇宇的,忍不住出聲道:「蘇宇,不至於吧?老師不是說大夏府來的人,不參與我們的名額分配嗎?」

蘇宇笑道:「是這麼說的,政策也是這樣的。不過……這些大夏府來的同學這麼優秀,人就怕對比,到時候考核的時候,我們考的太垃圾,以往沒人對比就算了,現在有了對比……文明學府的考官一看,南元考生太差了吧,縮減幾個名額,那也不是沒可能。」

此話一出,人心變了!

南元這邊的人,個個都是面色難看,看向周天麒這些人,包括其他外來學員。

真有這個可能的!

主持考試的考官都是文明學府來的,一看南元這麼差……沒對比還好,有了對比呢?

蘇宇繼續道:「而且大夏府來人,名額也是有限的,我之前覺得一般都是在大夏府不一定能考上的才來,結果看到周同學他們,我一看就知道他們在大夏府也是天才,這下好了,那些大夏府的普通學員大概也沒機會了。」

這些事,之前有些人還沒想到。

他這麼一說,有幾位明顯是外來的學員,忽然罵道:「他么的,周天麒,你在第九中等學府排名前十,他么的來南元搶名額,艹你大爺的!」

「就是,為了來南元,我爸賣了大夏府的房子,才在這邊落戶的……大夏府來這邊的,本來招人就不多,這幾個王八蛋一來,會不會佔了我們的名額?」

「肯定的啊!難道考官還會分人?都在南元,都在南元落戶了,他們也是大夏府的,難道還能趕走?」

「艹!」

幾百號外來的學員都沸騰了!

有人憋屈道:「南元這邊,大夏府來人招收多少,大家知道嗎?」

「撐死了20個,說不定都沒有!」

「那他們一來,七八個人,一下子占走了一半……我們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

「他們在大夏府也能考上,非要來南元,故意的吧?來南元花了幾百萬,難道就為了送錢給夏侯爺的?」

「……」

學員們憤怒了,比南元本地學員還要憤怒!

何止他們,一些外來學員的家長臉色都變了,之前他們不了解情況,有人詢問自己的子女,聽到這幾人是大夏府那邊的小天才,雖然不如吳嵐這些人,可在各自學府也算天才人物。

他們居然也來了!

這下子,連這些家長都坐不住了。

這是在考場之外,考核還沒開始,家長們還沒離去,這下子輪不到南元的人說話了。

下一刻,有家長站了出來,大聲道:「既然在大夏府能考上,非要來南元做什麼?家裡有錢有勢了不起嗎?我們在大夏府被逼的不得不傾家蕩產來南元這小城,現在難道連一點後路都不給了嗎?」

「夏侯爺坑我們也就算了,你們這群大夏府本地人還要坑我們,他么的,真以為有錢有勢就了不起?等府主出關了,一個個砍了你們腦袋!」

這位家長大概真的掏光了家底,這時候悲憤欲絕!

夏侯爺惹不起,我還怕了你們不成?

「這事得給我們一個交代!要不然,那就退錢,房子我不要了,落戶也不要了,還錢,不然我們不考了!」

「……」

「退錢,不然我們不考了,這明擺著是坑我們!」

「要不然就加名額,他們幾個不算!」

「……」

蘇宇有些獃滯,我就這麼引導一下,不會出大事吧?

他獃滯,周天麒幾人都驚呆了。

這……好像他們惹下大麻煩了!

幾百號學員,幾十位家長,現在都一副殺人的表情看著他們,恨不得吃了他們的肉,這怎麼辦?

要出事了啊!

大夏府來人內訌了!

南元的學員和家長,紛紛閉嘴,開始看戲。

好像也是啊,和他們沒啥關係,大夏府這邊的其他人才慘,花了那麼多錢,結果可能被這幾個傢伙佔了名額,那不是白花錢了?

南元的人,起碼沒花錢嘛!

周天麒畢竟還年輕,此刻有些慌了神,他看到有家長朝他這邊走,有些驚慌失措,急忙道:「不是,我們……我們就是來認識一下蘇宇……」

「你為了認識別人,就跑來南元,我們花了那麼多錢,誰給我們交代?」

有家長怒聲道:「若是在大夏府考不上,那不怪你們,既然是大夏府的天才,還要往這跑,什麼意思!上層階級壟斷嗎?」

「不給我們這些人一點點機會嗎?」

「我兒子今年要是考不上,家裡現在連吃飯都困難,以後怎麼辦?你來養我們?你賠錢嗎?」

「你們有錢人,幾百萬當零花錢,花著玩,那可是我們一輩子的積蓄,還背負著債務,就希望我兒子能考上,你們這是斷了我全家的路……」

「你們不給我們活路,今年我兒子考不上,我也不給你們活路!」

這位家長怒了,不止他一人。

下一刻,考場內部,一些考官聞風而來,破空聲不斷!

四周,一些城衛軍也出現了。

甚至連龍武衛這邊,夏兵都出現了。

考場外爆發了衝突!

……

蘇宇臉色變幻不定,不會出事吧。

我真的就是這麼一說,折騰一下周天麒他們。

這幾個傢伙一看就知道不懷好意,所以他才會說那麼一番話,讓他們吃點虧。

哪知道……捅了馬蜂窩了!

這要是被查出來,不會說自己引導輿論吧?

很多人來了,有認識的育強署孫處長,有抱著胳膊出現的老謝,夏兵到了,鎮魔軍那位千夫長也出現了,甚至吳文海也出現了!

多位騰空出現,現場總算沒那麼混亂了。

孫處長正在聽底下人彙報,此刻,目光投向蘇宇,眼神冷厲,蘇宇心中一驚,下一刻,孫處長目光投向周天麒幾人,臉色難看!

差點造成了群眾事件!

這幾個混蛋,知不知道一旦爆發了衝突,會引出多大麻煩!

他這個處長,這次的主要負責人,可能會被夏侯爺砍了腦袋!

這是真的!

買戶籍,買房落戶,那都是夏侯爺的政策,現在政策出了問題,在南元爆發,一旦後續發展下去,可能讓28城都出現問題。

這和夏侯爺政策不明確有關,可他作為南元此次考核負責人,沒能引導好,他也有重大失責。

孫處長臉色變幻不定,下一刻,朗聲道:「大家不要著急!不要偏聽偏信!周天麒幾人,不會參與落戶人員的名額之爭,他們屬於特批落戶生!」

「每家額外支付1000萬,包括吳嵐在內,總共9人,以三比一的比例錄取,錄取三人!他們來南元,並非為了和你們爭搶這些名額,而是為了挑戰自己!」

孫處長笑容滿面道:「有人願意花一千多萬,挑戰一下自己,我們也樂得如此。夏侯爺說過,既然你們有錢願意挨宰,那我們也不介意成全他們!」

這位育強署的處長,這時候說話帶笑,很是輕鬆,帶著打趣意味笑道:「大家都是急性子,我們大夏府就這點不好,一點事就想要動拳頭解決……剛剛那位家長,再敢說什麼不讓誰活,緝風堂等著你!」

剛剛那位家長急忙認錯,委屈道:「不是,大人,我們也是被驚到了,一下子佔了這麼多名額,早知道這樣,我們也不會來,我們全部家當都砸進來了,這不是不給我們活路嗎?」

「少哭慘!」

孫處長笑罵道:「房子不是還在嗎?還能餓死你們?你們自己掏錢來的,難道有人拿刀逼著你們?別說他們不算在內,就算真的算在內,你們也是自找的!」

「下次再敢慫恿他人鬧事……算你萬族教信徒,砍了你腦袋!」

孫處長面色嚴肅了起來,變臉很快,呵斥道:「怎麼,都聚在這,準備造反?還是想讓萬族教的傢伙看到機會,慫恿你們出頭鬧事,然後被砍腦袋?」

「都給我滾蛋,不是學員的,馬上離開!」

紅臉白臉他都一人唱了,蘿蔔大棒都給了,這下子,那些家長也不憤怒了,一個個滿臉堆笑,不敢再亂說話,紛紛離去。

躁動,平息了。

孫處長眼神冰寒,投向周天麒幾人,冷聲道:「之前我說的,落實下去!」

周天麒幾人臉色蒼白。

1000萬!

錢不是主要的,9選3!

6人不得錄取!

這群人當中有人有些驚懼,委屈,急忙道:「孫處長,我們……」

孫處長眼神瞬間陰寒下來,幽幽道:「龍武衛,府軍,也可以抄家!」

此話一出,幾人肝膽欲裂!

這是大夏府,平時沒啥,一旦觸及到各大部門底線,龍武衛和府軍會瞬間化為惡魔,抄家滅族,這種事不少見!

孫處長沒再理會他們,轉頭看向蘇宇,蘇宇臉色也有些發白。

孫處長看了他一會,沒有說話,轉頭和大夏文明學府的那位年輕領隊說了幾句話。

那位研究員不斷點頭,這時候他不再冷漠,也不再無視孫處長,一旦處於緊急情況,他們都要歸屬於孫處長統轄。

聽了一陣,這位研究員點點頭,孫處長已經離去。

等孫處長走了,大夏文明學府的領隊看向蘇宇,嘴唇微動,聲音在蘇宇耳邊傳來。

「大夏府賞罰分明,紀律嚴明,周天麒幾人先生事端,此次與你無關……不過,你胡亂引導,不可不罰!」

「你可知,一旦引發這些人圍攻周天麒幾人,會導致什麼後果?」

「蘇宇,你聰慧過人,做事當三思而後行!」

「今日念你初犯,負次要責任,罰20功勛!」

蘇宇臉色變幻了一下,20點功勛……

我他么真嘴賤!

孫處長上午在,知道自己白掙了20點功勛,一下子就給自己罰沒了!

我虧大了!

他覺得自己虧,旁邊的周天麒幾人,此刻都快絕望了。

他們能考上的,現在不但有6人無法考上,而且被育強署和大夏文明學府多家學府惦記上了,哪怕考上了,麻煩也大了!

1000萬不是主要的,關鍵在於,這次結果傳出去,他們的家族,他們的家人,恐怕都恨不得打死他們!

申訴?

別逗了!

這次差點引發了大事件,申訴上去,小心真被抄家了!

他們也覺得憋屈,可這時候沒法說理。

下一刻,幾人惱恨地看向蘇宇,而蘇宇,也是臉色難看地瞪著他們!

「別來學府……要不然,我在學府中玩死你們!」

蘇宇低不可聞地威脅了一句,臉色發青,20點功勛,對他而言,損失太大了,就為了坑這幾個傻子一下,他覺得不值得。

至於這幾個傻子多天才,多有前景,他才不在乎。

那邊,吳嵐一臉懵。

她……損失了1000萬?

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9人,她也算在內的。

我做什麼了嗎?

我什麼也沒做啊!

吳嵐真的懵了,她才來,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倒是聽到了蘇宇的話,可是……跟她無關吧?

她也算特招生,不會佔別人名額的。

為什麼啊?

吳嵐先是看了一眼蘇宇,見他臉色黑的要滴水了,忽然覺得有些幸災樂禍,損失了1000萬……好像也沒什麼,這傢伙上午很拽的,現在變臉了吧!

再看周天麒幾人,吳嵐臉色也難看了下來,「別讓我在學府看到你們,要不然……你們一輩子在學府養老吧!」

她覺得自己是被這幾個傢伙牽連的!

她根本沒幹啥,倒是這幾個混蛋,之前和蘇宇好像在說什麼,都是他們這群混蛋牽連了自己,害的自己被罰。

至於3個名額,她肯定會佔一個,沒人會有疑議。

周天麒幾人臉色再次難看了起來,蘇宇威脅他們,吳嵐威脅他們,孫處長罰了他們,還剝脫了他們6人的入學資格……

他們到底幹什麼了?

就這麼掉進了巨大無比的深坑中?

還撿漏……人都快撿沒了!

……

「這小傢伙……真能說!」

這一刻,考場內,幾位騰空也是一臉無語。

吳文海也是哭笑不得,看向孫處長道:「這可怨不得他,大夏府那邊好端端地找他麻煩……蘇宇也只是反擊,當然,也算實話實話,這事其實還是和夏侯爺有關,當初定下的政策有漏洞。」

孫處長沒好氣道:「那你找夏侯爺去說!差點惹下了大麻煩!這小傢伙……嘴皮子倒是利索!他父親不是鎮魔軍的人嗎?什麼時候鎮魔軍的人學會動腦子了?」

此話一出,旁邊的鎮魔軍千夫長怒了!

「你在挑釁鎮魔軍?」

孫處長臉色一抽,沒腦子的混蛋,誰挑釁你們了!

吳文海無奈,想了想道:「柳文彥教出來的,嘴皮子利索點正常,這事迅速平息,不要再擴散了,罰他20點功勛讓他長長記性。」

旁邊,大夏文明學府的領隊輕聲道:「那其他9人,真的要剝奪6人的入學資格?」

孫處長冷冷道:「難道你有疑議?有的話也憋著!沒直接宰了他們,那是看他們年輕!文明師這麼沒腦子,還當什麼文明師!」

「蘇宇好歹有點腦子,這幾個都是白痴,死了也不可惜!」

「一個個真以為在這考核,就能讓白楓看上眼?」

孫處長早就知道他們的目的,嗤之以鼻,不屑道:「白楓要是收了他們,他就不是白楓,改成白痴差不多!沒腦子的人,收入學府做什麼,浪費資源嗎?也好,多了9000萬的額外收入,交上去,夏侯爺大概也不會再追究了……」

說罷,孫處長又道:「另外,蘇宇文明考核若是第一,大夏文明學府這邊,主考官出20點功勛補償他!」

旁邊,主考官一臉獃滯,憑什麼?

孫處長冷聲道:「你們大夏文明學府惹出來的麻煩,沒追究你們那是看在事情沒鬧大的份上!有疑議,那就不是20點,20萬點都打不住,你信不信!」

旁邊吳文海笑道:「息事寧人,別給侯爺機會,要不然扒你們一層皮,你們可不好過,別自找麻煩了。」

主考官有些無奈,「那為何給蘇宇……」

「你還是研究員?蠢貨!」

孫處長直接開罵,「白楓、柳文彥又不是吃素的,洪老只是去了諸天戰場,又不是……咳咳!好端端的,罰了蘇宇20點功勛,又不是他主動找麻煩,考上第一,再還給他,考不上那是他無能,無能就不配得到看重,明白了嗎?」

主考官嘆道:「孫處,你不愧是我師兄,當年在文明學府混的滋潤不是沒道理的。」

孫處長臉色難看,跟誰倆呢?

信不信我好好收拾你一頓!

不過話說回來,你混的這麼差,不是沒道理,助理研究員干一輩子吧,愚蠢的傢伙!

要不是看在同校的份上,才懶得給你出主意,回頭你就知道你無意中得罪多少人了,白楓、柳文彥、洪老,甚至包括吳家以及周天麒那批人……誰讓你這麼蠢的!

當然,1000萬而已,吳家還不至於如何。

孫處長想著這些,再看他,有些嫌棄,「別再給我出幺蛾子!考核要是再出事,我就拿你祭旗!大夏文明學府內部的爭端,你們要是給我弄的人盡皆知,鬧騰到了考場上,我一個個拾掇你們,別以為大夏府就一家文明學府!」

主考官急忙道:「不會。」

「不會最好!少和劉洪那蠢貨聯繫……不對,那蠢貨自己不出頭,光指使你了,你比他更蠢點!」

主考官無奈,我又沒做什麼,怎麼遷怒到我了呢。

我來南元,掙點功勛而已,做人真難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章 君子動口不動手

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