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狠人蘇宇(萬更求訂閱)

第562章 狠人蘇宇(萬更求訂閱)

陽弧被打爆,此刻,大殿中只有三人了。

不,一死靈,一魔,一個非人非死靈的傢伙。

蘇宇站在星月一側,笑道:「大人,順便把這傢伙也打死了,免得讓萬族知道我們有勾結。」

「……」

星月陡然看向蘇宇,眼神冰寒,誰跟你有勾結?

沒有!

「你在命令我?」

星月憤怒,蘇宇急忙輕咳一聲,躬身道:「我尊敬的君主大人,請打死此人,以防萬族知曉你我關係親密,我可是大人最親密的屬下!」

星月哼了一聲,而摩多那,汗液滴落,下一刻,急忙道:「等等!」

他就知道!

蘇宇這傢伙,是個真狠人,他不會輕易放過自己,有機會殺人,蘇宇豈會跟你客氣?

摩多那急忙取出一滴黑暗無比的血液!

急忙道:「尊敬的死靈君主,這是我此次為君主大人提供的寶物,還請大人遵守上古規則,取寶之後離去!」

蘇宇朝那邊看去,意外無比。

那是一滴黑如墨汁的血液!

但是,散發著淡淡的死氣,又和死靈精血好像有些不同。

這就是摩多那的底牌?

蘇宇心中腹誹,這是啥?

而星月看了一眼那血液,片刻后,這才凝眉道:「死亡之血?你從哪得來的?」

摩多那意外,你不是拿了東西就該走嗎?

你一個死靈也八卦?

好吧,寄人籬下,他還是馬上道:「大人,這是我魔族上一代半皇,昔年進入死靈界域,曾在死靈天河中帶回來的一滴死亡之血,按照上古規則,大人取走這精血……便不可以殺我了。」

對,規則。

在這邊,規則和外面有些不一樣,簡單來說,這邊的死靈,他認錢。

給古城令,對方可以走。

給別的寶物……一般的東西,死靈不會在意,而且也沒智慧,唯獨死靈君主有智慧,他們會收一些寶物,選擇等價交換,那就可以完成交易了。

摩多那把人引到這來殺,其實就做好了準備,準備好了死靈君主出現,所以,之前他就有準備了。

星月看了一眼那精血,有些渴望,想答應。

而蘇宇,卻是幽幽道:「大人,拿了東西,你就得走了!我看,還是算了吧,大人重傷他,規則若是不許你拿,我可以打死他,拿走寶物,再送給大人!」

星月恍然!

對啊!

摩多那汗液再次滴下!

他看向蘇宇,卧槽!

他做好了一切準備,唯獨沒料到蘇宇和這死靈君主熟悉,關鍵在於,還不是一般的熟悉,而是很熟很熟,熟到這死靈君主好像和他有很大關係!

對,規則還是有些限制的,你奉獻了寶物,死靈就得遵從規則,交換離開,就如之前的那准無敵死靈。

可此刻……蘇宇在!

摩多那額頭汗液再次滴落,不是怕……好吧,也有點!

關鍵在於,這他么毀三觀啊!

隨便來個君主,居然都是蘇宇的人,他心裡一萬頭火豚在狂奔,此刻,急忙道:「等等!蘇宇,我是找你合作的,對你有好處的,否則我不會找你,你看我,發現了你的身份,我也沒找你麻煩!」

他很驕傲,也很狂,淡淡的狂,和蘇宇不太一樣。

他狂,狂在漠視一切,天下沒幾人能入他眼,所以,他哪怕殺人,也只殺一些比自己強大的,弱小的,他很少會殺。

他傲氣,他狂妄,都是有資本的。

他不是太怕死,也不願意對人低頭,可是,對方是蘇宇。

是的,蘇宇。

一個比他年輕,比他更強,比他更狂,比他更有天賦的傢伙。

一次次的死裡逃生!

一次次的從逆境中崛起!

一次又一次,人族不保他,他自救,他去找人幫忙,他去拉攏靠山,他找到了很多無敵,很多半皇,甚至是死靈……

諸天萬界都在殺他,卻是殺不死他!

他如同打不死的神靈,一次又一次地站了出來,一次又一次地崛起,一次又一次地殺戮那些欺辱他,要殺他的傢伙。

所以,摩多那對蘇宇,是服氣的。

他們這些人,甚至連無敵都不服!

你是無敵,我遲早也是!

今日你殺不死我,我遲早殺死你。

可是,面對同代的絕世妖孽,摩多那的情感是不一樣的,所以,此刻他低頭了,急忙道:「蘇宇,我是很認真的和你合作的!」

他看向蘇宇,蘇宇倒是沒說什麼,星月陡然暴怒!

他……居然不求自己,去求蘇宇了!

這是什麼意思?

看不起我?

還是沒把我放在眼裡!

星月大怒之下,一掌拍向他,摩多那一驚,怎麼了?

我惹你了?

「大人,死亡之血……」

摩多那急忙倒退,還不忘提醒星月,我拿出寶物了,符合規則,你可以換了寶物走開了!

「偉大的死靈君主,是不會被這些東西束縛的!」

星月大怒,呵斥一聲,卻是有些捨不得。

蘇宇卻是無所謂,笑道:「大人打死他沒事,哪怕大人限制於規則無法取走寶物,我還在呢,我可以撿屍!」

「……」

摩多那都快瘋了!

他知道,關鍵還是在蘇宇這,急忙吼道:「蘇宇,有好處,天大的好處!我知道如何奪取九葉天蓮……」

「哦,說說看!」

「你先讓這位大人住手……」

蘇宇呵斥道:「你敢提條件?你當我家大人是什麼人了?我能讓大人住手?星月大人自然會判斷衡量一切,豈是我能主導的?你這混賬東西,膽敢侮辱大人,大人,他該殺!」

星月原本還有些不快,蘇宇說讓我不殺,我就不殺?

那我不要面子的?

此刻,聽到蘇宇這麼說,心中倒是微微痛快了一些,冷哼一聲,「無需你來指手畫腳,本座自有判斷!」

蘇宇急忙道:「大人說的是!大人說的沒毛病!」

他算是看出來了,星月這傻子好打發,但是要面子,別一直落人家面子,多不合適!

也許……我還得需要偉大的君主大人幫忙呢!

摩多那鬆了口氣,因為星月停下來了。

此刻,他滿頭大汗,急忙道:「蘇宇,可以出去談嗎?這地方,不是談話的好地方……」

蘇宇笑道:「不,是個好地方!大人出現了,這府邸好像被封鎖了,這邊封鎖是多久才能進入?還有,這邊居然是無敵才能封鎖,比外界更麻煩,外界日月就可以了。」

想到這,蘇宇愣了一下,半晌才道:「對啊,封府!那……九葉天蓮開啟……我豈不是……」

他忽然看向星月。

摩多那一下子就知道他想些什麼,很快道:「行不通的,九葉天蓮開放,會破開一切禁制,包括封鎖,因為這個和時光有關,時光是不受王府禁制影響的!」

所以,蘇宇打算讓星月來封城,自己輕鬆奪寶的計劃瞬間胎死腹中!

摩多那再次擦了擦汗,他得趕快說。

不然蘇宇覺得沒必要留下他,肯定會宰了自己,這傢伙就是這麼現實,他既然想和蘇宇打交道合作,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

而星月此刻也冷冷道:「不錯,還有,蘇宇,你別想我幫你!不可能的!我是偉大的死靈君主,而你,只是我轉換的半死靈之一!」

蘇宇有些敷衍道:「是是是,大人說的沒毛病!」

一天到晚偉大的君主……偉大個啥啊。

真偉大,就不會死了。

而摩多那,此刻才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心中一驚!

這是蘇宇的轉換君主!

我去!

這……這代表什麼?

他沒把星月的話當回事,他在想一個問題,星月,從星宏古城,不顧一切,冒險前來,居然來了這邊,就為了幫蘇宇!

卧槽!

這是何等的……可怕!

一位死靈君主,跋山涉水,他可是知道死靈界域還是很危險的,君主橫穿無數界域,也會被殺的,而蘇宇的這位君主,親自來了!

就為了拯救蘇宇!

也許這一次為了出來,也和這邊的死靈君主大戰過一場,君主都是有地盤意識的,若不是如此,星月豈能出來?

這一刻,摩多那想了太多。

短短的一句話,他都能聯想到一系列大戲了。

星月、蘇宇……星月昔日為了救蘇宇,將他轉換成了半死靈,之後,一直在保護蘇宇,也許蘇宇承載死氣,讓石雕幫他,都和星月有關!

難怪!

難怪蘇宇能化死靈,難怪蘇宇身懷死氣,卻是無論如何都死不了。

原來如此!

這一次,更是橫跨界域來找蘇宇……

摩多那都快被感動了!

若不是蘇宇太兇殘,星月太可怕,他好歹都要說幾句,祝福幾句,這是何等偉大的愛情!

哪怕他這個魔族,也嚮往!

這一刻,摩多那看向兩人,帶著一些羨慕,一些感慨,那眼神……太複雜。

跨越種族……不,跨越生死的愛戀嗎?

跨越種族的他遇到過,跨越生死的……千萬年難尋!

……

蘇宇愣愣地看著摩多那,這白痴,幹嘛呢?

這眼神……好複雜!

這麼看我們幹嘛?

是怕了?

還是如何?

而星月,也是冷冷看著摩多那,這眼神,她不太喜歡,雖然好像不帶惡意,但是,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味道,讓人難受。

好在摩多那很快清醒,總算是恢復了正常,看向蘇宇,深吸一口氣道:「蘇宇,別一直想著殺我,我活著,對你沒壞處,我對你也沒什麼惡意……你殺我,也奪不到什麼好處。」

蘇宇嗤笑一聲,「對我有好處?你以為我離開了你,就沒辦法奪取九葉天蓮?笑話!我的手段,超乎你的想象,你以為河圖為何會入侵?你以為河圖入侵外界如何知道的?你以為的一切,都只是我隨手布局罷了!攪渾水罷了,沒有我,哪有這麼多大戲!」

摩多那平靜道:「我猜到了。」

而星月,獃滯了一下,艹!

河圖,你帶來的?

她想罵人!

既然你可以讓河圖出來,為何不能讓我出來?

你和河圖什麼時候勾搭上的?

不……她忽然有些危機感。

什麼意思?

蘇宇是覺得自己能為他提供的死氣不夠了,覺得河圖比自己強,所以……他要叛變了?

他要去投靠河圖了?

這一刻,星月忽然憤怒了,「蘇宇,你想殺我?沒那麼簡單!本座不會那麼容易被你殺死的!你以為河圖轉換你,你就可以安心了?不可能,河圖奸詐無比……」

「……」

蘇宇愣了一下,摩多那也愣了一下,忍不住低聲道:「河圖生前……好像是男……」

算了!

跨越生死的愛戀了!

還在乎這個嗎?

死靈還在乎男女嗎?

不在乎了!

蘇宇大概也不在乎了,死靈……別以為死靈好看,想太多了,死靈的臉,都是黑漆漆的,任憑你生前再好看,再美麗,再動人,化為死靈,你都是黑漆漆的!

哪有什麼美感!

蘇宇都不在乎這個了,還在乎死靈生前男女的問題?

摩多那覺得自己真的長見識了!

卧槽!

不但見證了蘇宇和死靈君主的複雜關係,也許還要見證死靈君主的爭風吃醋,這個太可怕了,可怕到,他有點怕!

我會不會被殺人滅口?

我好像知道了諸天萬界最大的風流八卦!

這一刻,向來淡定的摩多那,有些不太淡定了,他強裝淡定,我沒聽到,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知道了,太可怕,他有些接受不了。

蘇宇倒是沒管那麼多,忽然聽懂了星月的意思,頓時失笑,「大人誤會了,我是那種人嗎?大人真的誤會了!河圖,只是我算計他來的罷了!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我的提線木偶,河圖那種自高自大之輩,也配成為我蘇宇的大人?唯獨星月大人,才是我至高無上的君主!」

摩多那再次心中感慨,不得了,天啊,當著我的面,說這些肉麻的話。

蘇宇這是在忽悠這位可憐的死靈君主嗎?

他太不是東西了!

這位死靈君主,為了他……摩多那都忍不住插話了,「蘇宇,從星宏古城跨越千山萬水,一路橫渡無數死靈界域,哪怕這位大人強大,恐怕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更別說,為了出來營救你,我想,也必然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我們這些人,雖然目空一切,卻也不能真的冷血無情……」

他還是為星月說話了!

我們這些天才,是目空一切,也許風流,也許冷酷,但是,不是無情!

你豈能如此辜負這位死靈君主!

蘇宇,你如此做,讓我有些看不起你了。

摩多那默默想著,換成自己,自己不會和蘇宇這樣的。

「毛病!」

蘇宇無語,瞥了他一眼,你有病吧?

什麼千山萬水來救我,不出意外,星月是來看我熱鬧,想殺我的,你知道個屁!

算了,不和他說。

他誤會了也好,這樣,也忌憚自己一些。

蘇宇也懶得再說什麼,迅速道:「想買命,可以!簡單,你現在飛出去,大吼一聲,今日我摩多那要滅殺所有仙族……這鍋你背了,一切好說,否則……封府了,你覺得你可以跑掉?」

摩多那一愣,看向蘇宇,忍不住道:「我……」

蘇宇淡淡道:「怎麼了?不行?速度點,別耽誤我時間!要不然,後續合作不需要談,摩多那,你既然想合作,一點誠意都沒?我為了你,可是幫你殺了戰奎!」

「……」

摩多那苦笑,「你這麼做,我……恐怕和仙族成死敵了,你抓了玄無極和道成他們,這些人,都是仙族這一代的最精銳傳人!」

蘇宇淡淡道:「和我蘇宇合作,沒有諸天萬界為敵的準備,那合作什麼?只是一個仙族罷了,而我……得罪的可不止這麼多!若是這個膽子和承擔都沒有……我要你這樣的合作者幹嘛?我能找到比你更強大的!」

摩多那輕嘆一聲,很快,笑了笑道:「也是!我還是小看你了,蘇宇,你果然比我想象的更狠,更強,更毒!」

說罷,又是唏噓道:「真的,你比我想象的,更出色!」

「過譽了!」

蘇宇淡笑道:「出去喊一聲,不,就站在大門口,開門,喊一聲,現在關注這裡的人不少!至於星月大人……大人先避開一下,免得被人發現你還在,就讓他們以為大人走了,摩多那,速度點,能合作就合作,不能……那一切休提!」

摩多那臉色變幻一陣,很快,深吸一口氣道:「好!」

得罪仙族……那就得罪好了!

而蘇宇,默默看著他,很快和星月道:「大人,他有異動,就殺了他!」

「好……」

星月剛應了一聲,瞬間變臉,我為何要答應你?

蘇宇笑呵呵道:「大人,我現在知道怎麼從死靈界避開規則出來了,到處跑,大人,我回頭告訴你!」

星月一動,對!

這個很重要,她忍著被蘇宇驅使的不滿,冷哼一聲,「本座自有主張!」

「那當然!」

蘇宇笑著應了一聲,帶著一些敷衍的味道。

果然,星月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忽悠。

而此刻,摩多那深吸一口氣,走到寶座上,打開了大門,身上氣息強悍無比,一步踏出演武堂。

這一刻,演武堂四周,有不少強者存在。

天空中,升起一層防禦罩,那是封城的標準,此刻,也有數位無敵到來。

但是沒能進來!

摩多那觀察了一下,暗暗鬆了口氣,很好,仙族的無敵都在外面,這是好事。

此刻,他冷冷道:「仙族陽弧、玄無極、道成、銀萍……膽敢殺我族戰奎,現已全部伏誅,死於摩多那之手,仙族若是不滿,儘管來找我!」

「……」

轟!

四方震動!

恭王府內外,所有人都震動了,此刻,上空,玄赫王暴喝道:「你說什麼?」

摩多那仰頭看天,桀驁無比,「我說,那些傢伙,招惹我!被我殺了,現在沒殺的,我待會一個個全部殺了,玄赫王,你不服?」

「混賬!」

玄赫王大怒,與此同時,魔族這邊,也有一尊魔王喝道:「摩多那,休要胡說,你是不是藍天偽裝的……」

轟!

魔皇氣息爆發,摩多那桀驁無邊,「天邁齊大人,我想,現在可以證明了!」

「……」

那魔王臉色也變了,真是摩多那,唯有摩多那,有魔皇精血,也可以順利服用,其他人,服用必死。

該死!

真是他,他瘋了嗎?

「戰奎呢?」

「剛剛死了,沒看到准無敵隕落異象嗎?」

摩多那冷漠道:「此事便是如此,我摩多那,敢作敢當!吾輩殺人,無需隱瞞,隱瞞之人,那是無恥之輩,而我摩多,不是!」

是的,他在含沙射影!

他在罵人!

他從未這麼干過,這一次,他幹了,他有點惱火,蘇宇太不要臉,所以,摩多那決定,含沙射影,指桑罵槐,罵他一句!

無恥之輩!

而虛空中,一尊尊無敵浮現,仙族的大怒,瘋狂!

魔族的則是皺眉,無語。

瘋子!

摩多那這瘋子,想幹嘛?

那魔王急忙道:「玄無極他們都死了?沒死的話……」

轟!

摩多那關上了大門,懶得理會,勸我也沒用,何況,又不在我這,都在蘇宇那邊!

……

大門關閉,隔音效果好的驚人。

外面的一切聲音,瞬間消失。

摩多那回頭,蘇宇似笑非笑地看著他,「摩多那,罵的很爽?」

「沒有……」

摩多那否認,他沒罵,只是實話實說!

蘇宇笑了,無所謂道:「沒事,罵吧!無恥之徒……倒也符合我的定位,符合我的人設,我的人設千千萬,你想要多無恥,我都可以滿足你!」

無恥!

摩多那和星月同時暗罵!

從未見過如此無恥之輩!

小小年紀,都能唾面自乾了!

蘇宇笑呵呵道:「這麼說,殺人的就是摩多那了!哎,摩多那,你魔族,果然魔頭,太邪惡了!」

說罷,他笑了一聲,忽然,一掌拍碎了手中一個圓球!

下一刻,天地異象呈現!

這是一尊日月九重,累積到現在,總算有獎勵了,一瞬間,幾朵雲彩呈現,蘇宇看了一眼,微微皺眉,這些雲彩,瞬間落下,蘇宇全身360竅穴閃爍光芒,吸收力量……

過了一會,蘇宇搖頭,「垃圾,居然沒辦法讓我完成一次元氣變化!」

「……」

摩多那也是獃滯,看著蘇宇,「你……現在到底什麼境界?」

「凌雲一重。」

蘇宇笑呵呵道:「是不是弱了點?沒事,我再試試看,還有陽弧沒殺,還有許多天才沒殺,殺光了,我再看看!」

戰奎自爆了,所以沒給蘇宇多少獎勵。

都在累積中!

沒事,殺天才,其實比殺強者更好。

蘇宇笑了一聲,開口道:「我若是你,現在閉眼,封閉六識,免得看到太多東西,我會殺你滅口!」

摩多那嘆息一聲,識趣地封閉了一切,盤膝坐下,不再去看。

而星月,等他封閉一切了,這才哼道:「蘇宇,你到底想如何?」

「……」

蘇宇愣了一下,半晌,苦笑道:「大人,我怎麼了?我沒如何啊,是你自己來的,我只是看你來了,才召喚了大人,我怎麼了?」

古怪了!

我都沒幹嘛,不是你自己非要來的嗎?

蘇宇一邊說著,一邊取出文明志,開始吸納一切。

大殿中,有不少強者血肉在,他都在吸收。

蘇宇一邊吸收,一邊笑道:「大人,那死亡之血很好嗎?」

「當然!」

「那行,待會大人走,我讓摩多那送大人!」

「……我不要!」

星月冷哼!

你的東西,我不要!

蘇宇笑道:「大人這話說的,我是您的屬下啊,我的東西,不就是大人的?大人強大了,屬下才能活的滋潤,我的不就是大人的嗎?」

星月思考了一下,勉為其難道:「勉強可以!但是……」

蘇宇笑道:「不用但是,我記得大人昔日撿到過一塊承載物,對大人好像沒啥用,大人可以賞賜給我嗎?」

他第一次見到承載物,其實就是在星月旁邊看到的。

那是一塊玉一樣的寶物。

星月一聽是賞賜,而不是交換,又想到自己可以拿到死亡之血,一合計,我沒白要蘇宇的東西,頓時心滿意足,「可以,本座賞你了!」

話落,丟下一枚承載物,丟給了蘇宇!

蘇宇笑了,很快,又撿起大殿中另外另外兩塊承載物,一塊戰奎的,一塊陽弧的,運氣不錯,三塊了!

收穫還行!

這次收穫了三塊,加上身上原本就有的,再加上這次進來收穫的……

不算不知道,一算……嘖嘖!

蘇宇手頭上,差不多能換到15塊承載物了!

哎,承載物果然是不值錢的玩意!

到處都是,而且這些天才的儲物戒他都沒看,也許還有呢,那些日月九重,也許也有呢,哪怕沒有,寶物總是有的吧?

還有,這倆准無敵爆了,能否再提取一些精血出來?

戰奎的大概沒辦法了,他自爆了!

可是,陽弧的肉身雖然破碎了,可是,他的血液瀰漫在整個大殿,還存在在這,也許可以提取一些。

收穫巨大啊!

蘇宇感慨,賺錢太簡單。

他一邊說著,一邊讓書頁吞噬這些傢伙,都殺了!

留著幹嘛?

一個接一個!

那些傢伙,很多都在意志不清醒的情況下被殺,倒是有人保持了清醒,等蘇宇打開一頁書冊,忽然傳出玄無極的聲音:「蘇宇,別殺我,我有寶物,我爺爺也有,你可以拿我的命去換……」

「不用,殺了你爺爺,就是我的了!」

蘇宇笑了,書頁瞬間吞噬了玄無極!』

這一刻,又是一朵雲彩降臨,而蘇宇的肉身竅穴,再次震動了一下,還是沒能完成二次脫變。

果然,太難了!

蘇宇嘆息,殺了這麼多人,都是越階,我一個凌雲而已,艹,別人都能進入日月了,我連二變都沒辦法完成!

沒天理啊!

至於玄無極,殺了就是,留著幹嘛?

很快,又翻到了一頁,上面呈現出了道成的樣子,道成很萎靡,迅速開口道:「你想如何,我甚至可以給你當釘子,埋伏在仙族,你可以控制我……」

蘇宇笑道:「別,道成兄,我其實很喜歡你,真的!但是我有點忌憚你,也是真的,你這傢伙,和我結仇這麼久都沒死……萬界你是第一個!我的仇人,比我弱的,幾乎都掛了,唯獨你,你居然還活著,我怕怕的!道成兄,放心吧,你死了,我會慢慢探查你的一切,你的過往,你的就是我的……放心走吧!」

蘇宇感慨道:「我很少和死人說這麼多話,連河圖都沒這個資格,對你,我是另眼相待了,你可能會化為死靈的,真的,我覺得有希望……等我哪天去了死靈界,我再去殺你,別客氣啊!」

道成眼中露出一抹絕望之色!

「蘇宇,我後悔了!」

「後悔得罪我?」

「不,我後悔,後悔應該第一次遇到你,就該殺了你,我殺不了你,就該讓我爺爺來殺你,而不是放任你成長下去!」

「哎,可惜,沒有後悔葯可以吃,這樣,你好好修鍊,在死靈界爭取成為死靈君主,別太傷心了……」

話落,蘇宇笑了一聲,書頁吞噬了對方的一切!

遺留下來的東西,蘇宇也沒多看。

不急!

一個個殺!

而殺了道成,蘇宇忽然感覺,有些鬆了口氣的感覺,不止如此,這一刻,居然單獨有一朵雲彩飄落!

蘇宇愣了一下,而星月,也有些意外道:「這……仙族大氣運者,居然被你殺了,此人不死,應該可以證道!」

蘇宇失笑,「這樣嗎?那我還真是賺到了呢!」

星月也沒太當回事!

……

然而,這一刻,外界,已經瘋了!

道成死了!

玄無極死了!

一個個天榜地榜的天才都死了,都是仙族的!

連准無敵都死了,先是戰奎……很快,到了陽弧。

兩位準無敵,八位榜單天才,6位日月九重,一位日月八重……

不,很快又多了兩個日月七重。

蘇宇順帶著把盤斛和天丁一起殺了,從摩多那手中拿走的。

轟隆隆!

天地震蕩!

這一刻,天古再次虛影投射而來,默默看著那些斷裂的通道,一時間,無聲無息,就這麼默默看著,而附近,道王、玄王多位無敵,紛紛沉默不語,天空,黑色雲朵聚集。

死了!

都死了!

仙族除了5位仙王,最精銳的一批,全部死了。

包括天榜上的兩位!

而道王,臉色慘白的嚇人,他孫子死了,他弟子死了,他派進去的所有人,全部死了!

死光了!

包括仙族看重的玄無極,居然也死了。

此刻,四周,一些他族無敵都避退了一些,仙族大概要瘋!

這一代,仙族算是斷了代了!

天古笑了,笑的有些尖銳,「好……好!都死了,都死了!」

這一刻,他附近,虛空裂縫呈現,一道又一道,空中,血色雲朵匯聚,這代表天古已經氣急!

他很憤怒!

這個潮汐時代,仙族第一次損失如此慘重,慘重的讓他窒息!

玄無極、道成這些人,都有希望證道的,包括陽弧,剛剛死去的這麼多人,在他眼中,起碼有5人有證道的可能!

仙族,損失太大了!

5人啊!

希望很大很大的!

代表這一代,仙族少了5位無敵!

「呵呵……」

天古陡然看向魔族那邊,冷笑一聲,瞬間消失。

之所以看那邊……因為戰奎死了!

不是死靈殺的,這一點,他確定,因為除了仙族,沒其他人死,唯獨仙族這邊死了一大批,還有個魔族的戰奎,同歸於盡了嗎?

還是魔族圍殺了仙族?

這一刻,其他人也在這麼想。

都在想,魔族好狠!

這是把仙族往死里得罪啊!

正常情況下,哪怕贏了,也不會圍剿這些新生代天才的,這代表不死不休!

仙族,一旦確定了,恐怕要和魔族開戰了!

……

人族這邊。

大周王和大夏王對視一眼,大夏王輕吸一口氣道:「魔族好狠!」

這都要把仙族殺斷層了啊!

這相當於,把人族的秦放、黃騰這些人殺完了,這都不止,還有準無敵和日月九重呢。

太狠了!

這一殺,說實話,大夏王都不敢這麼殺,殺完這些人,人族別想出門了,仙族一定瘋狂報復!

而大周王,卻是微微挑眉,傳音道:「別太興奮了,你覺得魔族會幹這事?我看……小心是我人族乾的吧!」

大夏王一怔!

不會吧?

這要是人族乾的……他有些緊張,很快,傳音道:「蘇宇殺的,那就算了,反正不死不休,若是別人……別是我家龍武殺的吧?」

那就麻煩大了!

當然,蘇宇沒進去,他下意識地朝古城看了一眼,深吸一口氣,可別是人族殺的,就算是……殺人滅口,可別被人抓到了把柄,還出來了!

大周王也朝古城掃了一眼,這麼狠……說實話,仙族五位仙王死之前,夏龍武都不敢這麼殺!

除非,他不要其他人族活了!

不然,仙族還不得瘋狂報復!

五位仙王都沒死呢!

「敢下這狠手的……萬界都不多……蘇宇殺的啊!」

一聲嘆息,心中無奈,大周王也是唏噓。

狠人啊!

你真生錯了時代,你要是生在人族霸道的時代,你敢把諸天殺個遍!

PS:寫不動了,明天繼續,求保底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2章 狠人蘇宇(萬更求訂閱)

5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