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死靈通道開(求訂閱)

第569章 死靈通道開(求訂閱)

傻乎乎的河圖還在繼續擴大死氣範圍。

通道,有遷移跡象。

此刻,入口處,死氣瀰漫,一群無敵卻是都在看著,都沒說什麼,有些無敵,看了看虛空,判斷了一下,大概知道需要多久九葉天蓮才會徹底綻放。

在綻放之前,死靈出現,攪亂局勢,這是最好的結果。

……

「要開了!」

幻天鏡中,宇聖和戰無雙他們也看著上空,九葉天蓮要開了!

要開的不止這個,還有死靈通道。

快了,大亂將至。

這一刻,哪怕其他人也有數了,死靈,就是各族用來攪局的,在場的任何一人,任何種族,都沒有絕對的把握奪取到九葉天蓮,於是,死靈便成了其中的關鍵。

就看11尊死靈,會對付誰,會殺誰。

因為這些死靈,不會在意你的種族,不會在意一切,他們完全憑喜好來。

人群中,天淵族無敵嘴角微微上揚。

死靈要出現了!

9尊!

天淵族別看只有他一位無敵,實際上,卻是此刻勢力最強的一方,9尊無敵死靈,還有個能戰無敵的天咒。

哪怕魔族,也不如天淵族。

他看向虛空中的九葉天蓮,有些眼熱,這是我的!

而通道口,河圖再次釋放了一些死氣,身後,一道門戶隱約成型了,甚至都能看到其中的死靈君主了。

恭王府中,那湖心亭還在原地,長刀也在原地,但是原本長刀鎮壓的死靈通道,此刻,卻是在漸漸消失。

長刀,便是規則!

而河圖,震動了長刀,偏離了死靈之門,讓死靈之門轉移了地方,這代表,這一次出現的死靈,不會在意規則,直到死靈之門回歸原位,再次鎮壓死靈通道。

「哈哈哈!」

河圖大笑,笑容燦爛,黑牙顯露。

快成功了!

他看向四周那些無敵,笑著笑著,心中嗤笑一聲。

白痴!

想利用本座?

雖然記憶的確缺失了許多,反應沒之前活著的時候那麼快了,可到了現在,他也看懂了這些傢伙的心思。

想拿我當攪屎棍嗎?

行啊,成全你們!

我河圖,有那麼好欺負?

河圖心中叨咕著,這時候,他身邊那死靈之門愈加清晰了,甚至可以看到死靈之門後方,一尊尊死靈君主的存在了!

而此刻,甚至隱約間都能聽到那些死靈君主的聲音了。

「河圖!」

有死靈在喊河圖,而河圖,算是死靈中的高智商了,此刻,黑臉上帶著笑容,也朝死靈之門看去,看到了為首的那位死靈,笑容滿面。

「拓伐!」

河圖認識對方,曾經,打過交道的。

當年征戰諸天,拓伐曾經也出來幫過忙,後來老龜出手,鎮壓了河圖,一部分死靈被殺,一部分回歸了死靈界域,而今,數萬年之後,他再次看到對方了。

死靈界域很大,想從鴻蒙城抵達這邊,還是需要跨越很多死靈君主所在區域的。

而河圖,在死靈界域中,敵人也不少,很難跨越而來。

他和拓伐很多年沒見面了!

河圖朝拓伐四周看去,臉上笑容愈加濃郁了,笑著笑著……有些僵硬。

那個披風死靈,有點眼熟啊。

那是誰?

自己見過?

他再仔細看去……隱約間,有些印象,這……星月?

就在河圖驚訝的時候,星月冷冷聲傳來,「河圖,這次自由出現在星宇府邸,不感謝一下本座?若不是本座,為你們開啟了星辰傳送通道,若不是本座出力,你也沒這麼自在吧!」

河圖微微一怔,什麼個意思?

而那死靈之門后,拓伐也笑道:「河圖,聽星月說,你們進來的時候,被毛髮巨柱擊傷了,狼狽不堪,真的假的?你河圖,什麼時候如此狼狽了?」

「……」

河圖眼神異樣了起來!

星月!

毛髮!

星辰傳送!

他有些駭然,說實話,這一切,哪怕是他,活了無數年,也是第一次知道這些,為何……為何星月知道?

星月說自己傳送來,是她做的?

河圖有些異樣,此刻星月還沒出來,但是河圖忽然有些不想讓她出來了,她到底說什麼?

我的到來,不是獃子無意中開啟了通道嗎?

河圖瞬間陷入了沉思中。

而星月,冷淡聲依舊:「河圖,怎麼不說話,是不念情分?」

河圖死氣傳盪,很快透入死靈之門中,有些異樣道:「星月,傳送……你知道?」

「那當然!」

星月淡漠,「我本是上古之聖,一些機密,你這小輩知曉什麼,你先祖恭王,昔年和我也是好友,我且問你,那星辰傳送之地,是否有360星辰排列?」

河圖這一刻相信了!

卧槽!

這個她都知道,難道說……這傳送真的是她開啟的?

河圖驚訝之下,死氣震蕩道:「獃子是你安排的?」

獃子?

星月愣了一下,大概知道他說的是另一尊死靈君主,也是河圖去拉攏的幫手,一位新復甦的死靈君主。

星月很快道:「當然,是我暗中幫他復甦的,故意牽引你進入此地,畢竟,歸元刀,也許只有你才能震蕩離開了,河圖,不會生本座的氣吧?」

河圖還沒開口,拓伐這些死靈,此刻那是再無疑惑,拓伐哈哈笑道:「河圖,別生氣!如何進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很快都可以出去了!這些生靈,壓制我們無數年,昔年一起征戰,卻是被那老烏龜鎮壓了,如今,那老烏龜不在了,吾等再會,殺他個天翻地覆!」

這一刻,他們都信了,合著還真是星月乾的。

難怪星月會跋山涉水地趕來。

比河圖還要先!

星月,厲害了啊。

拓伐他們都已經在想著,星月上古時代是哪一位了,這些死靈,有的已經忘記了身份,有的記起來了,但是記憶不多,星月不說,他們也不知道星月是上古時代的誰。

當然,這不重要。

人都死了,死靈身份才是唯一。

……

而這一刻的河圖,卻是有些腦袋成漿糊了。

我……是被算計進來的?

果然,我說我怎麼會傳送進來了!

星月!

河圖心驚,星月算計了我?

獃獃是星月復甦的?

他有些迷糊了,卻是不得不信,因為這些秘密,他都是第一次知道,比如那特殊的星辰傳送,比如那毛髮巨柱,沒經歷過的,如何能得知這一切?

顯然,星月也許早就傳送過來過,但是可能無法聯繫其他死靈,不得不選中他河圖來當這個開啟者。

河圖心中有些慍怒!

星月,居然敢算計我!

不過……算了,我勉強不和她計較,畢竟我這次的確順利出來了,還得感謝她,給自己提供這次機會。

自己可是死靈眼中的智者,博愛無比。

自己可不能說出怨憤之言。

很快,河圖恢復了冷靜,死氣震蕩,傳音道:「多謝星月君主幫忙!」

「應該的,都是為了死靈!」

星月一臉淡漠,心中卻是異樣,我……撒謊了!

還把河圖和所有死靈都給騙了!

而且,騙了人家,河圖還要給自己道謝。

原來,這就是騙道嗎?

蘇宇一直喜歡騙人,騙這個騙那個,好東西騙了一堆,敵人騙死了一堆,原來就是這樣的感覺。

騙了人,別人還會感謝你。

這就是騙道?

星月心中感慨無限!

而身邊幾位死靈君主,此刻再無任何疑惑,有君主開玩笑一般道:「星月,什麼時候能讓我們也自由自在地出入一次死靈界域,多少過次癮啊!」

星月平靜道:「下一次潮汐!那星辰傳送,一次潮汐開啟一次,和生靈界的府邸開啟時間一致。」

「那下一次,可得喊上我們!」

「當然!」

星月平靜道:「這一次結束,我們就可以去看看地方,河圖知道在哪,哪怕我不去,河圖也可以帶你們去!」

我又不知道在哪,當然得河圖帶著。

而河圖,也聽到了她的話語,笑著接了話茬,「下一次,下一次我帶你們去!」

心中卻是腹誹,不行!

星辰傳送,這秘密地方,自己不能告訴他們,這可是生靈和死靈的傳送通道,不受規則約束,這地方,星月這白痴居然隨意傳播!

果然,星月是個白痴。

還好,知道地方的是自己,自己回頭得把星月忽悠了,或者乾脆解決了,這寶貴的地方,如何能隨意泄露呢?

否則,傳送的死靈多了,引起了一些老古董的注意,再次封鎖了這通道怎麼辦?

河圖想了很多,甚至都想著殺死靈滅口了!

當然,現在他是不會說的。

……

死靈們在交流。

而無敵們,此刻,有些人想撤離了。

沒必要在這看著死靈通道開啟,該撤就撤。

有些人,甚至動了心思,死靈通道遷移了,那歸元刀呢?

這一刻,暗中,一些無敵迅速遁空離去。

不過,幾家大族的強者,卻是不急。

一個個面色淡漠,包括天部部長,也淡然無比,神兵是好東西,人人都想要,可是……誰現在去奪神兵,那是找死。

河圖只是震蕩的偏移了一些,挪移了死靈通道,可不代表歸元刀就成了隨意奪取的對象。

誰亂動,那就是找死。

正想著,忽然,天地之間,出現了一聲刀鳴,出現了一道刀光!

嗡!

恭王府上空,彷彿天地都被切割成了兩半!

下一秒,虛空中呈現出一道身影。

有人看到了,認出來了,冷笑一聲,「白痴!」

那是一位準無敵,來自冥族。

顯然,這位悄悄潛入其中,想奪取歸元刀,可是,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資格,無敵都沒去,你去?

你以為你比無敵強?

噗嗤一聲!

刀光劃過,瞬間將對方切割成兩半,屍體砰地一聲掉落在水中,落入荷花池中!

而那九葉天蓮,這一刻彷彿綻放的更快了!

不止如此,忽然,有人眼神異樣起來。

那九葉天蓮,荷花池中,總共有九朵,這一次開放的是第九朵,前面八朵都沒到開放的時候,然而,隨著這位準無敵的屍體落下,荷花池瞬間化為血池。

一眨眼,血色消失。

除了准無敵隕落異象,荷花池中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但是,其他八朵蓮花,好像都稍微成長了一些。

而這一刻,有人幽幽笑道:「看來,九葉天蓮是缺一些養料了,看看,死一個埋進去,還是催發了一些的,在場的都埋進去,也許可以再開一朵九葉天蓮呢!」

此話一出,不少人心寒。

這九葉天蓮,也有些妖。

居然吸收屍體的養分成長!

這一點,還真沒幾人知道,也許是時間太久遠了,畢竟之前九葉天蓮好多年沒有綻放了,如今也少有人知道這些。

而這時候,一些人也徹底死心了。

歸元刀,動不得。

剛剛那位,只是稍微觸碰了一下,居然就被斬了,一位準無敵,連三世身都沒來得及釋放,就被一起斬了,連個水花都沒冒起,是真的沒水花,屍體掉下池塘就沒了!

而這,也是這一次星宇府邸死去的第四位準無敵。

蘇宇他們弄死了兩個,藍天殺了一個,現在,死的是第四位。

外界橫行的存在,到了這,卻是被一把無主之刀給殺了。

……

此刻,秦鎮也是一臉震撼,看向夏龍武道:「你用刀的,能奪走嗎?」

夏龍武瞥了一眼,都不想接話。

還是朱天方笑道:「別想了,難度太大!當然,也不是一點機會都沒,這歸元刀的目的是鎮壓死靈通道,一旦死靈通道不存在了,那就可以隨意動用了。現在只是通道遷移,但是還存在!所以歸元刀,可不好弄走,或者來一位半皇,也許可以壓制這玩意,直接帶走。」

「半皇能帶走?」

「應該有希望。」

「那外界……」

秦鎮還想再問,夏龍武打斷道:「好了,半皇不敢進來,哪族半皇敢來?死了,那就完了,你看開啟這麼多次,何曾有半皇進入?」

這倒也是。

秦鎮點頭,再看那死靈通道,以及沒人管的河圖,傳音道:「我們不管死靈了?」

「管什麼,找個機會,一起走!」

夏龍武說著,看向朱天方,傳音道:「得離開了,否則,小心被前後夾擊!前有死靈,後面還有那群不安好心的傢伙,趁著通道還沒開,先撤吧!」

朱天方微不可見地點點頭,四處看了看,很快傳音幾人道:「待會,死靈通道開啟的瞬間,衝擊龍族那邊,那倆傢伙不敢久留,很快便會撤退,跟著他們一起撤,恭王府匯合!九葉天蓮快開了,但是不要先搶,誰先誰便是眾矢之的!」

先搶,有希望奪走了直接跑了,但是希望不大。

率先搶奪,有利有弊。

弊端在於,先搶的傢伙一旦要完蛋了,毀了九葉天蓮就完了。

他們真協商著,忽然,轟隆!

一聲巨響,響徹整個七層!

而這一刻,河圖瘋狂大笑起來,身後,一道門戶正式成型了,而且門戶還在緩緩開啟中,這時候,一聲刀鳴響徹天地,卻是只顫動,並未攻擊而來。

因為,歸元刀鎮壓的是死靈通道,而不是單獨的一位死靈,也不是幾位,死靈通道本身還在歸元刀那邊,只是,門戶偏離了。

而這時候,天部部長看了一眼,開口道:「河圖不持續開啟門戶,很快死靈之門還會回歸原位,這些傢伙,遲早還會回到原處,受規則制約!」

而那邊,河圖大笑道:「足夠了,這門戶開啟,起碼能維持九日,足夠我們殺光你們了!一群自大的傢伙,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引火自焚!」

這些傢伙,居然真的放任他們出來了。

找死!

轟隆隆!

門戶,在開啟。

天崩地裂!

一尊尊死靈君主,也在瘋狂咆哮,他們要出來了!

不受限制地出來了!

而這一刻,人族這邊,四位無敵,迅速朝龍族那邊衝擊而去,刀光震蕩天地,兩位龍王看了一眼,二話不說,迅速撤離。

正如朱天方所說,死靈出現了,龍族沒心思和人族斗,沒這個必要。

此刻,這水算是攪渾了!

一眨眼,六尊無敵消失在原地。

而恭王府那邊,一位位準無敵,也迅速離開原地,各自找地方隱藏遁逃,虛空中,九葉天蓮要綻放第九片花瓣了,可能是吸收了一位準無敵的原因,綻放起來,速度比預期的還要快許多。

……

而蘇宇這邊,冰封神王也是不再逗留,和幾位神王一起,很快撤離。

神族這邊,雷霆神王為尊。

此刻,雷霆神王迅速道:「找機會,斬殺對手!糾纏其他人,不給他們任何機會,不要招惹那些死靈,讓死靈充當先鋒!」

這大概是所有人的想法。

冰封神王也沒多說什麼,很快道:「那我先去恭王府那邊,我還帶著人,盡量不參與戰鬥!」

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想放棄剩下的神族。

「好!」

很快,神族這邊分散,一尊尊神王,消失在虛空中。

而死靈通道,轟隆一聲,徹底開放,死氣瀰漫天地。

……

幻天鏡中,一群神族都是心驚膽戰。

一個個的,都有些驚懼。

此刻,他們處於天兵之中,出不去,進不來,如同囚籠,一旦冰封神王出事,他們就完了。

可是,在這無敵橫行的地方,他們也很無力。

唯一能做的便是祈禱冰封神王沒事!

轟隆隆!

巨響聲,連他們都聽到了,甚至感受到了死氣入侵,這一刻,足足11尊強悍無比的死靈,在虛空中懸浮,狂笑聲響徹天地。

……

「我們出來了!」

「骯髒的生靈之地!」

「哈哈哈,河圖,乾的漂亮!」

「星月,很好!」

「……」

一尊尊死靈君主,都是笑聲震蕩天地,爽!

出來了!

不但出來了,這時候的他們,暫時擺脫了規則的限制,這才是最大的好處,否則,貿然出來,貿然殺人,規則之刀,隨時會降臨,哪怕死靈君主,也會被劈死。

而河圖,這時候也是笑容滿面。

看著一尊尊無敵遁逃,笑了一聲,心中卻是有數,這些混蛋,不是不敵他們,只是想讓他們當攪屎棍罷了,行,滿足你們!

河圖笑道:「諸位,既然出來了,不殺戮一番,簡直對不起我們的努力!先殺各小族永恆……」

「不,殺神族的,我討厭他們!」

「殺魔族,我厭惡這一族!」

「不不不,殺人族,我記得,我昔年便是被人族殺的,雖然已經沒有感覺,還是殺他們好……」

而這一下子,這些君主忽然都不願意聽河圖的話了。

我們都出來了,當然是自己爽更重要!

河圖臉色有些難看,剛想據理力爭,說服他們,就聽星月清冷道:「先殺仙族,仙族天元氣有壓制我們死氣的作用,先把這些傢伙殺了,再各自報仇,仙族,才是公敵!」

此話一出,其他幾位和她混的還算熟的死靈,很快笑道:「行,既然星月這麼說了,那給星月面子,諸位,先殺仙族!」

「……」

河圖心中狂罵!

是我把你們放出來的,混蛋,為何你們要聽星月的?

星月,這該死的,她在搶我的話語權!

而星月,一臉淡漠,心中卻是體會著這種滋味,特殊的滋味,特殊的感受,原來,這就是語言話術的魅力!

原來,我也可以當領袖!

只需要欺騙忽悠一下這些傢伙,這些傢伙就會信任自己,就會覺得自己比河圖可靠!

星月在想,我要不要帶著這群傢伙,去把蘇宇殺了算了?

可是……我有那麼一丟丟的捨不得了。

因為蘇宇,讓她體會到了智商上的優越感,碾壓這些死靈君主,讓她輕鬆混成了現在名義上的老大,雖然大家只是暫時聽她的,這就足夠了!

至於河圖氣不氣,跟她何干?

星月冷笑一聲,朝一處看去,「那就一起,先把仙族的給殺了!」

「好!」

9尊死靈,瞬間消失。

而河圖和獃獃,獃獃還看著河圖,河圖氣的咬牙切齒,可是,他得合群,無奈之下,只好跟著一起,至於先殺誰,先針對誰,他倒是沒意見。

可是,不該聽星月的!

河圖很不爽!

總覺得自己勞累了這麼多天,放出了一群白眼狼,他的功勞,好像都被某個傢伙奪走了。

是的,現在大家都覺得功勞是星月的。

你河圖是她傳送來的,你河圖能上七層也是星月的人在出力,一切的一切,都和星月有關,你河圖不過是個打手罷了。

……

轟隆!

巨響聲響徹天地。

很快,冰封神王的聲音傳入幻天鏡,「仙族麻煩了,沒想到是他們當了這個靶子,倒是有趣!」

冰封神王聲音中帶著一些笑意。

死靈出來了,會殺誰?

這也是大家在賭的一個問題!

死靈針對誰,還是亂殺一通,結果證明,死靈族這邊,盯上了仙族,此刻,死靈和仙王已經接觸到了,正在爆發大戰。

冰封神王又是鬆了口氣,又是有些遺憾。

其實,他更想死靈族盯上魔族!

因為魔族這一次,強者最多。

足足7位魔王,還有一位是血火魔王,這一族,才該被針對。

結果倒是盯上了仙族!

……

各族都在暗中潛伏,等待機會。

而仙族,此刻幾位仙王要罵娘了!

一處巨大的山峰之上,玄赫仙王怒道:「河圖,你要和我仙族為敵?」

河圖不吭聲。

去你的!

又不是老子說要殺你的,何況,為敵就為敵。

拓伐哈哈大笑道:「什麼狗屁仙族,有能耐,你仙族殺入我死靈界域!」

死靈,還真不怕他們。

有能耐你殺來啊!

誰滅了誰,還用問嗎?

仙族在萬界猖狂,在死靈界猖狂什麼!

玄赫王也是暗罵一聲,迅速遁逃,壓根沒心思和他們斗,也鬥不過,此刻,氣的夠嗆,真的倒霉,感覺什麼霉運都到了仙族這邊。

人死了一大批不說,現在,死靈族一出現,第一目標居然就是仙族,這不是倒霉是什麼?

死靈,亂殺一通才對。

哪有結伴而行,11尊死靈,全部來殺仙族的!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岔子!

儘管心中疑惑無數,他也來不及多想了,很麻煩,仙族這次麻煩大了,死靈不放棄,幾乎可以說,仙族退出了爭鬥了,甚至保命都難。

……

而幻天鏡中。

蘇宇默默等待著機會,冰封神王運氣不錯,一直隱蔽,並未遭遇到任何對手。

沒遭遇對手,蘇宇可不會做什麼,太危險了。

當然,蘇宇也不完全閑著,此刻,他還在和星月溝通,「大人,讓天淵族的傢伙,襲擊神族!」

很快,星月回應了一句,沒說什麼,簡單的一句「不用你來命令本座」。

對,就這麼簡單。

蘇宇也不在意,習慣就好。

……

另一處。

天淵族那位無敵和天咒匯合,此刻,兩人腦海中盟約顫動了一下。

「擊殺神族!」

天咒微微凝眉,看向那無敵,開口道:「靈怨兄,這死靈君主,和神族有仇?」

不然那麼多強者,為何要他們襲殺神族?

他雖不是無敵,此刻卻是和這尊無敵稱兄道弟,而這無敵也沒任何不滿,笑道:「不用在意,這次,贏家必定是我們!剷除一些對頭,也是好事!神魔仙人幾族為尊,另外一個便是獵天閣,解決了這幾方,東西都是我們的!」

天咒微微點頭,也露出了笑容。

也是!

所以削弱這幾族實力,倒是必須的。

「那先找幾個神族准無敵殺一殺!」

天咒笑道:「一個個清理,包括其他各族的也是,一些雜魚,就不要搗亂了!」

「好!」

兩人迅速達成了一致,也不在一起行動,迅速分開,去獵殺各族准無敵了。

……

七層,一處巨大的峽谷中。

九月咧著大嘴笑了,亂了,亂了才好啊!

爪子中,忽然出現一根巨大的竹子,巨大無比,強悍無比,九月一竹子朝一位仙族准無敵敲去,現在仙王都自身難保,殺人的好機會啊!

不,我不殺人,我只是殺仙,回頭烤了吃!

那准無敵大恐,迅速遁逃,甚至分身兩處,一道是現在身,一道是過去身,對方都做好了準備,逃一道算一道。

這邊,九月一棒子將過去身敲的頭暈目眩!

一眨眼,爪子探出,將對方抓在了手中。

實力強大的可怕!

九月,排名第二。

第一是萬天聖,屠兩尊無敵的狠人,而九月力壓所有人,甚至藍天、長河這些人都在它之下,包括空空也是,可見這傢伙到底多強。

一棒子下去,這尊准無敵的過去身就被他敲暈了!

尋常無敵,下三段的,還真未必能敵它。

強悍的九月!

九月剛抓了一個過去身,遠處,一聲慘叫傳來,噗嗤一聲,一道利爪,抓穿了那位準無敵的現在身,吞天出現,眼神凶戾,看向九月,很快笑道:「九月兄,一人一半,我自己出力殺的,可不是奪你的!」

九月憨笑,嘎嘣一下,咬了一口抓來的過去身,看了它一眼,沒說什麼。

心中卻是想著,回頭抓到吞天,怎麼吃?

烤著吃還是生吃?

敢搶我的食物!

而他倆一眨眼間,擊殺了一尊准無敵,很快,兩位凶獸消失,去獵殺其他獵物了,吃個飽再說!

……

這一刻,殺戮到處都在發生。

整個七層,震蕩不停。

死靈在廝殺,其他人也在廝殺,甚至死靈通道中,大量的死靈大軍湧現,朝整個七層席捲而去!

無敵君主是沒多少,其他的死靈君主要來,還需要時間,也未必知道這邊發生了什麼。

可死靈大軍,此地卻是極多。

十多頭准無敵的死靈將軍,帶領著成千上萬的死靈,朝整個七層席捲而去,奪取星宇府邸,將此地打造成死靈界域的大後方,這也是幾位君主的意思。

一些隱藏在七層各處的小族強者,紛紛被找出,被擊殺!

大族還能有無敵庇護,收入天兵和秘境,小族,可沒那個資本。

原本他們就躲在各地,不敢出來爭寶。

可現在,死靈覆蓋,這是無差別的殺戮!

……

外界。

通道,繼續斷裂。

這一次,斷裂的格外快。

一位位小族強者,被瞬殺。

這是進入的第十五天!

此刻,黑色旋渦通道,斷裂了2600條了,還在持續斷裂。

等到又一條通道斷裂,有人嘆息一聲,「半月,死到一千之下了!」

而且,幾乎都是大族的強者。

小族的,可以說全軍覆沒了!

除了少數一些強者,剩下的死光了。

神魔仙人龍加在一起,活了就有900左右了,其他各族無敵和准無敵,加在一起,也就活了百人。

而距離星宇府邸開啟,還有半個月。

通道斷裂的越來越慢了,可大家知道,不是殺戮沒再繼續,而是七層活人少了,大多數活人,都在秘境或者天兵中了。

再有人死……可能是無敵隕落,伴隨著數百人一起完蛋!

那時候,斷裂的可就不是一條兩條通道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9章 死靈通道開(求訂閱)

5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