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善後(求訂閱)

第576章 善後(求訂閱)

「太山,你在哪?」

「我要殺了你!」

七層,巨大的面孔,虛幻無比,卻也強悍無比。

一座座府邸被蕩平,一座座寶地被摧毀!

老周很生氣,很憤怒!

天地崩裂!

血火魔王身後的幾位無敵,幾乎來不及遁逃,早就被那巨大的手掌湮滅。

而此刻,一條死靈通道開啟,數十位死靈悄摸摸地想跑,老周面孔虛幻,一口氣吹出,天地之間,罡風肆虐,直接刮過通道。

「死靈族?」

喃喃聲響起,老周沒多管,而罡風進入通道,一些已經踏入通道的死靈,也被瞬間切割成碎片。

老周朝四面八方看去。

太山呢?

我聽到了,聽到了太山的名字,誰在呼喚太山?

太山在哪?

就在此刻,老周忽然扭頭看去,剛剛被滅殺的小蟲子,忽然復生了,那是血火魔王,三身覆滅一尊的血火魔王,再次復生了,以最快的速度朝八層飛去。

老周的大臉,瞬間浮現在他身後,呵呵冷笑,一口咬下!

嘎嘣一聲!

肉身破碎,消散。

而一道血光,瞬間遁入八層入口,而八層入口,一道機械式的聲音響起:「職務?」

「魔族參將血火!」

老周沒動彈,好像帶著一些疑惑,喃喃道:「三身合一法……如此垃圾的功法,還有人傳承……還能修鍊到永恆九段?」

意外啊。

這麼垃圾的功法,能修鍊到永恆都不容易了,居然修鍊到了九段。

這是魔族?

魔族為何修鍊這麼垃圾的功法?

資質不夠?

還是傳承不行?

老周有些疑惑,不妨礙他一口氣繼續吹出,罡風刮過,遠處,那條通道迅速顫動,很快,一股強悍的力量湧現,一道人影浮現,看到老周的面孔,那人影好像有些震動,瞬間消失,順便撕拉一聲,把八層入口給關閉了!

「活了!」

那人臨走的時候,帶著一些驚悚和震撼。

八層……有看守者!

很快,八層通道消失。

老周帶著一些狐疑,一些迷茫,那是哪?

「太山不在那……」

老周喃喃一聲,沒再去管,而通道中,血火魔王最後一世身瞬間殘破,被罡風席捲而過,瞬間破碎,許久,只留下一個圓球,一滴血,漸漸地,那滴血,恢復成了人形,滴血重生!

然而……肉身孱弱如豆腐。

隨時有覆滅之險!

血火魔王眼中帶著無盡的驚恐和恐懼,那是誰?

那是誰?

他確信,哪怕半皇也沒那麼強,那麼可怕,那麼讓人驚悚,甚至連規則之力都奈何不得他!

那到底是誰?

上古的皇?

還是什麼玩意?

……

七層。

老周的面孔,繼續遊盪,喊著「太山」。

太山在哪?

他遊盪著,看到了遠處已經徹底瘋魔,還在繼續打自己的天部部長,老周眼中露出一些迷茫,「三身衝突……又是三身合一,又是永恆九段……」

這是什麼時代?

為何會都修鍊這種垃圾功法,能修鍊到永恆九段,天賦沒問題,資源沒問題,那為何修鍊三身合一法?

還是一個人族?

人族……居然也去修三身合一法了?

修這法的,都是一些垃圾,能修到永恆九段,難道也是垃圾?

此法,弊端此刻凸顯。

三身合一,三身三意志,三身不穩,自我衝突,自我毀滅……

老周,何等的強大。

哪怕只是意志復甦一部分,也是瞬間看透了一切,一口氣吹了過去,三身泯滅,原地浮現出三個意志海,老周帶著一些古怪之色,再次一口氣吹出,三個意志海融合為一……

老周還有些想玩一下,卻是想到了什麼,喃喃道:「太山……我要去找太山……」

再次一口氣吹出,將這意志海吹入了九葉天蓮后的那條時光通道中,喃喃自語道:「我是冤枉的,對,我是冤枉的,我沒有屠戮人族,你們冤枉我……」

他沒有!

太山冤枉他,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太山就是想殺自己!

該死的太山,老周忽然憤怒無比,不復清明!

而天部部長的意志海,從時光通道中飄走,不知飄向何方!

老周繼續遊盪在整個七層,罡風席捲天地,漸漸地,七層空了,歸元刀墜落在地,死靈通道洞開,然而……通道口一個死靈都沒!

所有死靈,不是覆滅了,就是從通道中遁逃了,一個不敢逗留。

至於河圖……早就第一時間自己強行開啟死靈通道跑了,順帶著,拖著獃獃一起跑了。

此刻,偌大的七層,荒涼無比,死寂無比。

老周憤怒地遊盪四方,他一處處地查看,沒找到太山。

太山呢?

至於界壁,他沒看,那是自己的細胞,看那作甚?

他尋找著,探查著,漸漸地,意志力有些平復了,記憶越來越渾濁了。

老周帶著一些不甘和憤怒,咆哮天地,「太山,我一定會找到你,一定!」

轟!

七層劇烈震蕩,天翻地覆!

片刻后,老周的面孔消失在了七層,無影無蹤。

……

而這一刻。

外界。

一尊尊半皇浮現身影,一位位古老存在出現。

天空中,血雨傾盆。

一位位絕世強者,看向白玉門,白玉門劇烈震蕩!

獵天榜不斷傳送消息進去,但是卻是得不到任何回應。

而這一刻,所有通道都斷裂了。

是的,所有通道!

劇烈的震蕩之下,所有的通道都斷裂了,一條沒留下。

此時此刻,四周,一位位無敵,一位位古老存在,獃滯無比。

死……光了?

那劇烈無比的震蕩,此刻,讓整個諸天戰場都在顫動,整個星辰海都在席捲天地,大浪拍擊天地,血雨覆蓋天地。

「都……死了……」

有人艱難無比地說了一句,一臉的震撼和痛苦,都死了嗎?

一個不剩?

因為所有通道都斷裂了!

十不存一……不,這是全軍覆沒!

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人族這邊,大夏王和大周王也是獃滯無比,震動無比,都死了?

一個不留?

不……不可能!

怎麼可能!

大秦王還在裡面呢,他不會死的,不會的!

大夏王看向大周王,咽了一口口水,艱難道:「沒……沒有的事……我……我沒感覺龍武隕落……」

那是他的血脈,他多少有點感應。

沒死!

應該沒死,他不確定。

因為星宇府邸,遮掩了許多東西。

一群人,紛紛朝獵天榜看去,對,獵天榜,獵天榜好像還能記錄一些生命氣息,應該沒死,對嗎?

他們看了一眼,忽然,都鬆了口氣。

有些名字還在!

那……應該沒死,對嗎?

此刻,有古老存在,輕聲道:「他們都死了嗎?還是說,還活著一些,但是……現在通道斷裂,無法歸來了?」

獵天閣中,監天侯沉默一會,許久,開口道:「應該死了許多,星宇府邸中出現了大變,導致震蕩劇烈,通道斷裂,還有一些人大概活著,但是……通道無法恢復,他們還是會死,被陷入其中,死在其中。」

此話一出,一些帶著一些希望的人,再次絕望。

「那如何再次恢復通道?」

「不會,可以再等一個潮汐。」

「……」

無聲。

不過,倒是有無敵淡笑一聲,沒有絲毫難受。

比如仙族!

有什麼可難受的?

挺好的!

仙族在這大變之前,就全部覆滅了,現在挺好,劇變發生,所有種族,全部無法歸來,活著的,也死定了!

既然如此,那還怕什麼?

大家一起損失好了!

挺好的!

仙族死了5位仙王,其他各族也不少,神族5位,魔族7位,人族這邊……恐怕不是4位,大明王好像也進去了,死了5位。

這下子,一群人安心了。

還有人朝古城那邊看去,不過古城依舊安靜,此刻,他們不知道,蘇宇到底有沒有死在裡面了。

蘇宇真的去了?

現在,大家不是太肯定了。

進去了,蘇宇死定了。

但是現在古城還是安定無比,看來,只能再等等看了。

一聲嘆息,有古老存在,輕聲道:「持續開啟無數歲月的星宇府邸,難道真的就此廢了?下一個潮汐,還能再開嗎?」

沒人可以肯定。

這一次,變故實在太大。

關鍵在於,各族都損失慘重,無敵死了好幾十位。

有人輕聲道:「再等等吧,等半個月,等這次府邸開啟正式結束,也許……也許有人有一點點希望,可以傳送出來。」

一群人無聲。

有嗎?

誰知道呢。

但是大家還是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會造成這樣的後果?

死傷太過慘重了!

幾萬年來,這是第一次以全軍覆沒的代價,去探索星宇府邸,關鍵是,這一次,也大概是強者極其多的一次,無敵好幾十呢!

若是同一族的,除了前五的大族,其他族群直接就覆滅了。

……

七層。

界壁中。

一個巨大的房子中,一群人屏息,不敢吭聲。

安靜無比!

細微的喘息聲,顯示著眾人的不平靜。

一群人,紛紛詭異無比地看向蘇宇。

你的大殺招,是不是過於驚恐了?

而白楓幾人,卻是帶著一些奇怪和好奇之色,外面怎麼了?

雲塵也是一臉茫然,我剛證道,大家不問問什麼情況,還有,外面出什麼事了?

我證道了,結果第一時間就被拖進來了。

還有,這是大秦王?

為何感覺……感覺不太像,太虛弱了,太不淡定了,此刻,大秦王眼睛瞪大,一點也沒有那個橫掃諸天,鎮壓諸天的強者風範。

「到底……」

「噓!」

白楓剛想說完,七八個人,紛紛噓了一下!

閉嘴!

白楓無言,有些無趣,有些無奈。

幹嘛!

不知道過了多久,大秦王忽然道:「大概走了。」

說著,看向蘇宇,「他是誰?」

「老周。」

「大周王?」

一群人震撼,蘇宇平靜道:「不是,我另一個朋友,有些腦子不清醒,關鍵時刻才能來救我,我喊一聲,他就會出現,他就住在星宇府邸,我喊他,他會出現,但是會無差別殺戮,所以,不到絕路,我不喊他。」

「你朋友?」

一群人獃滯,你確定?

這人真的是你朋友?

你別逗我!

蘇宇一臉淡然,「上古人物,甚至在人皇之前的強者,人皇一統天下之前,老周是他最大的對手,後來,老周戰敗,被囚禁在了星宇府邸,我意外結識了他,老周清醒時可以和我溝通幾句,但是經常會暴怒,那我也無法解決,所以,關鍵時刻,我也沒辦法。」

說罷,蘇宇又嘆道:「我還想這次帶老周出去的,出去幫我橫掃諸天,現在看來,有點難度了!」

一群人獃滯。

空空、吞天這些大妖,都是咽口水,真的假的?

你還想帶出去?

我的天!

這麼恐怖的傢伙,你帶出去,這諸天必然要大亂,無數人要死亡,無數界域要毀滅啊!

恐怖的存在!

蘇宇說的……大家不一定全信,但是不敢不信。

而此刻,白楓還是詫異道:「什麼老周?蘇宇,你們到底怎麼了?」

蘇宇沒說話,而是看向白楓,一臉的古怪,「老師,您怎麼在這?」

「開啟細胞,進來研究,怎麼了?」

好吧,你真行。

蘇宇也是無語,自己這老師,蘇宇都服了,厲害!

怎麼就把這地方給開啟了?

這大概是老周的細胞內部了!

也就只有如此,老周才不會找來,這次若不是感覺這地方安全,蘇宇都不會喊太山,太危險了,哪怕關閉了界壁,剛剛那一瞬間,蘇宇都驚悚無比。

太可怕了!

而此刻,氣氛,也漸漸詭異起來。

這地方,種族有些混雜。

空空、吞天、九月、命族、五行族、死靈族。

是的,死靈都有,星月就那麼高冷地站在一側,俯瞰這些蹲著或者坐著的人。

而所有人,包括大秦王,此刻都看向蘇宇,看向這位交際花。

你怎麼勾搭來的這麼多人?

現在,該怎麼辦?

大秦王現在很虛弱,但是人族現在很強,加上雲塵和大秦王,六位無敵,當然,殘了好幾個,可雲塵、周破龍、朱天方都還算完整。

可各族能戰無敵的,也有不少。

現在怎麼辦?

是翻臉滅殺,還是如何?

還有,大秦王傷勢太重了,此刻,幾位人族無敵,其實心中很掙扎,這消息一旦泄露出去,那就是天大的麻煩!

怎麼辦?

所有人,紛紛看向蘇宇,因為大家幾乎都是因為他,這才聚在了一起。

蘇宇卻是平靜,探手一招,一道虛影從朱天方那邊飛來。

小毛球歡喜道:「香香的,我們可以一起了!」

蘇宇不理它,小毛球,朱天方禁錮不住的,蘇宇開口道:「把黃九放出來,還有,我柳老師呢?」

朱天方放出了黃九,說到柳文彥,遲疑了一下道:「他和洪譚,我一直沒看到,一直都沒有,之前在恭王府還看到了一次,之後就沒有了,也許……」

蘇宇沉默了一會,白楓倒是沒那麼擔心,開口道:「沒事,可能跑去八層了!」

蘇宇意外,看向白楓,白楓解釋道:「八層聽說好像有無數府邸和寶物,其中好像有一些文明師的,是古老的存在的府邸,需要上古職司才能進入,師伯好像有一個職司在身,之前就說想去八層看看……」

「柳老師有上古職司?」

蘇宇意外,他哪來的?

這玩意,需要上古強者冊封的!

「繼承來的!」

白楓隨意道:「好像是五代傳承來的,五代得到了上古職司,後來傳給了柳老師,沒大用。」

一旁,大秦王開口道:「葉霸天是有的。」

好吧,蘇宇只能這麼想了,柳老師他們去八層了。

此刻,黃九出來了,看向蘇宇,再看看那邊的空空,沒吭聲。

蘇宇也懶得多說,「空空,九葉天蓮給我!」

空空看看四周,警惕道:「給了你,你不會……」

蘇宇平靜道:「給我,放心!現在這局勢,人族稍微佔據優勢,但是我蘇宇說出去的話,一口吐沫一顆釘,人族找你們麻煩,我站在你們這邊,可以試試看!」

空空遲疑了一下,將九葉天蓮取了出來。

蘇宇探手抓過,那九葉天蓮,妖冶無比,哪怕被採摘了下來,也彷彿好像活的。

蘇宇直接撕下一片花瓣,丟給了空空!

空空一驚,這就給撕了?

他急忙接過,卻是不敢多說什麼,現在這局勢,他覺得很危險。

拿著這東西,他都覺得有些燙手。

蘇宇看向其他人,「有神魔仙三族無敵屍體嗎?」

大秦王搖頭,朱天方倒是開口道:「我收集了兩具仙族,一位神族無敵的屍體,都不是太完成,魔族的……後來一起死的……沒收集到。」

「給吞天!」

那邊,古犼一族的吞天,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道:「仙族的也行,不完整的沒事,仙族的更好……」

朱天方看了看蘇宇,嘆息一聲,還是將一件儲物戒丟給了吞天。

蘇宇看向九月,開口道:「九月前輩是看在同功法的份上,幫我這次的,寶物就沒了,後續咱們再說,我蘇宇……有仇必報,有恩也必報,咱們走著看!」

九月吃著東西,沒說什麼。

蘇宇再看那命族無敵,此刻,那命族的無敵強者,眼神異樣,等蘇宇看來,輕聲道:「可以只給我一瓣……」

蘇宇不吭聲,直接丟出三瓣九葉天蓮。

那命族無敵接到手中,卻是覺得有些燙手!

此刻,不少人看著他,都沒出聲,但是……眼神都有些異樣。

他最後一個參戰的,卻是拿走了3瓣九葉天蓮。

燙手嗎?

太燙手了!

人族大概是不滿意的,現在蘇宇分配,他們沒說話罷了。

而空空這些傢伙,大概也是不滿意的。

這命族的無敵,道號無運算元,此刻,真的有些算不清自己的未來了,蘇宇丟來了三瓣花瓣,他卻是有些緊張,拿了三瓣,就怕沒命花!

「蘇城主,不用,一瓣就可……不行的話,可以不用給我,我……」

蘇宇平靜道:「我說出去的話,沒有收回來的!給你三瓣就是三瓣,只希望你,好好守住自己的嘴,守不住自己的嘴,今天我能給你三瓣,明天,我蘇宇連本帶利拿回來!」

無運算元沉默一會,忽然道:「我不會多說什麼的,我……贈一瓣給九月道兄,你送我了,我送他,蘇城主覺得如何?」

「那隨你!」

蘇宇一臉淡漠,無運算元不多說什麼,直接將一瓣丟給了九月,九月看了看他,再看看蘇宇,咧著大嘴笑了起來。

蘇宇不管他們。

九葉天蓮給出了4瓣,很快,他又將一瓣丟給了夏龍武,隨手拿出了一塊承載物,看向夏龍武,平靜道:「夏府主,這是我贈予虎尤兄的,也算是盡了我的朋友之誼!」

夏龍武沉默,但是接過了這些,他需要恢復三世身,一瓣九葉天蓮配上一塊承載物,問題倒是不大了。

而秦鎮那邊,蘇宇沉默了一會,也丟出了一瓣九葉天蓮和一塊承載物。

「這是我蘇宇,敬大秦府的!」

秦鎮一臉歡喜,連忙道:「蘇宇,以後你就是我兄弟!」

你剛剛說,我是你爹的!

蘇宇心中說著,大秦王在這,他沒說什麼。

很快,他看向大秦王,九葉天蓮,他給出了6瓣,此刻還剩下三瓣,蘇宇再看看大秦王虛弱的樣子,搖頭道:「大秦王這情況,九葉天蓮都難恢復,自己熬著吧!給了,大概率也是浪費!」

「……」

大秦王無言以對,半晌,輕聲道:「倒也不錯,我三身隕落兩身,只剩過去,一整朵全部給我,也難以讓我恢復,倒是浪費了。」

蘇宇點頭,「所以剩下的三瓣,我自己要了。」

「……」

大秦王輕笑,「應當的!這次,你出大力了。」

而一旁,藍天幽幽道:「那我的呢?」

蘇宇不以為然道:「你要這個幹嘛?給你1千朵,9000瓣,你夠嗎?」

藍天鬱悶,「不夠。」

那還說個屁!

給你再多,都是浪費。

浪費,那就沒必要給了,蘇宇現在已經完成了4變,三瓣自己用的話,最少可以7變吧?

而且之前他還殺了幾位無敵,雖然現在殺一個,都是輔助,給的獎勵不多,不過也不少了,蘇宇自己磨的話,大概能磨到5變,再服用,完成8變還是有希望的。

第九變,再想辦法!

大秦王這邊,實力太強,蘇宇沒辦法幫他,正如蘇宇說的,全部給他,大秦王都難以恢復一世身,只能靠更強更好的寶物,或者大秦王自己改變道路。

三身被毀兩身,他過去身蘇宇感覺應該也挺強的,永恆七段那是起碼有的。

這不就夠了?

自己偽裝好點,未必會被人發現,只要此地的傢伙不外泄,其實最好的辦法,是殺人滅口,不過,第一不好殺,第二是,都殺了,有些過河拆橋的意思。

最後,蘇宇看向星月。

星月一臉冷漠,蘇宇想了想,好像沒啥寶物給這位的,無奈,拱拱手道:「大人,屬下以後一定幫大人橫掃死靈界域,幫大人成為死靈霸主!」

星月都懶得理他。

你以為你是誰?

呵!

而白楓,有些忌憚地看了一眼星月,再看看蘇宇,忍不住再次道:「現在告訴我,到底什麼情況,可以嗎?」

大爺的,我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蘇宇平靜道:「外面的人,大概死光了!其他的我也不清楚,老師,您進來多久了?」

「進七層,我沒多久后就進來了。」

說著,傳音蘇宇道:「趕快把他們弄走,我發現大秘密了!」

蘇宇眼神微動,很快道:「7層大概安靜了,各位……沒事的話,可以出去了!」

一群人看向蘇宇,蘇宇示意白楓打開界壁,白楓很快打開了界壁,蘇宇朝大秦王幾人拱拱手,「山高路遠,其他的,我不多說什麼,大秦王自己珍重!大人傷勢不輕,但是也不需要小子來幫什麼,也幫不了大人,人族精英薈萃……大人比我更明白如何應對。」

大秦王輕嘆一聲,起身,看向蘇宇,「想過……回人族嗎?」

蘇宇搖頭,「沒有。」

「也罷!」

大秦王看向其他人,輕聲道:「我們欠你一條命……種族、大局、家……有些東西,說多了也無意義,我若是真隕落了,希望那一天,我能在東裂谷看到你,蘇宇……珍重!」

話音落下,大秦王轉身離去。

其他人見狀,也小心翼翼地紛紛離去。

唯獨星月要走的時候,蘇宇喊道:「大人,你去哪?現在那邊情況不明,死靈通道還未必開啟了,稍等,回頭一起去看看!」

星月無語,要你教?

本座不知道?

她站在壁壘開口處,一動不動,彷彿沒聽到蘇宇說話,蘇宇也不在意,行了,你不動就行。

星月忽然道:「歸元刀也許還在……」

蘇宇點點頭,「無妨,那邊現在未必安全,大秦王他們也未必會在七層停留,很大概率會撕裂入口,去六層……回頭再去找也不遲!」

他沒準備去找,就算歸元刀現在沒太大威力了,他也沒準備去找,他沒去,就是想著讓大秦王去,大秦王廢了,起碼對他而言,鎮壓人族不夠了。

但是,若是能拿到歸元刀,也許……還能保持一定的威懾力,當然,這些話不用明說。

一旁,白楓推了推他,傳音道:「地下有儲物戒!」

蘇宇一臉淡定道:「看到了,大秦王留下來的,他怕當面給我我不收,我又怕我提醒了,他真拿走了,所以當做沒看到好了,我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本就該給我一些報酬!」

一群人目瞪口呆地看著他。

你……看到了?

他們以為蘇宇沒看到的!

蘇宇撇嘴,我當然看到了,可是我咋說?

我說我不要?

太虛偽了!

我說我要……多不好意思?

這樣多好,你留下東西,我拿,你當我不知道,我當你堅決要給我,多合適!

拿起來一看,探查了一下,咋舌,笑道:「還行,大秦王臨走撈了一把,三具無敵的屍體,6塊承載物,算下來,倒是之前給出去的,差不多回本了。」

「……」

白楓吸氣道:「你們現在都這麼玩了嗎?承載物按照好多塊來算的?」

蘇宇笑道:「老師,這都不算什麼,這次死了多少無敵?不過很可惜,一部分肯定被毀了,一部分現在也未必找得到了,屍體剩下的都不多,損失了無數無敵精血……算了,不用太在意。」

他給出了兩塊承載物,收回來了6塊,還賺了4塊。

到現在,蘇宇手頭上的承載物,都快20塊了!

此時此刻,壁壘中剩下的人不多了,除了吳嵐他們,還有蘇宇和星月留下了,藍天也沒走,現在就一具書生模樣的身體在,不知道是不是只有這一具分身了。

……

而壁壘之外。

大秦王回頭看了一眼關閉的壁壘,再看看已經徹底廢棄的七層,再看看其他人,平靜道:「去六層!」

秦鎮急忙道:「爹,那你傷勢怎麼辦?要不要去八層看看?」

朱天方則是低聲道:「去找歸元刀吧,秦伯伯,蘇宇沒提歸元刀,大概率是沒準備去拿,伯伯取走歸元刀,有歸元刀加成,也許還能保持之前的威懾力。」

大秦王沉默。

朱天方低沉道:「我知道秦伯伯的意思,可是……人族需要,很需要!否則,一旦消息泄露出去,人族大亂!哪怕秦伯伯覺得蘇宇拿走更好,可是……現在的人族亂了,蘇宇回歸人族,也做不到壓制那些老輩悍將。」

大秦王沉默一會,開口道:「我去看看,能帶走就帶走,帶不走……那就留下吧!還有……」

他看向其他人,看向那些非人族強者,平靜道:「若是各位出去了,回歸種族,若是各位族內強者問起,除去蘇宇的事,都可以說!包括我的事,包括我三身滅了兩身的事,拿到了歸元刀,我起碼還可以撐一段時間……希望諸位,可以給我秦廣一個面子!」

幾位外族強者,沒敢多說什麼,紛紛抱拳。

虎倒雄威在!

哪怕只有一世身的大秦王,也給了他們極大的壓迫感,無運算元率先道:「蘇宇的事,我們不會說,大秦王儘管放心!」

大秦王微微點頭,「你們先去六層吧,怎麼出去,再看看,出不去的話,一切都是白搭,這麼大的變動,外界也許有一些變化……」

他不再多說什麼,迅速消失在原地。

很快,他到了死靈通道那邊。

此刻,死靈通道這邊,空無一人。

死靈通道內,也沒有任何死靈,都被嚇跑了,一部分直接掛了,規則都被摧毀了。

強大的可怕!

「老周?」

大秦王想到了蘇宇取的名字,心中失笑,很快,在一處地方,看到了微微顫動的歸元刀,受創不輕,他探手擒拿而去!

哪怕受創,歸元刀也劇烈掙紮起來,在他手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大秦王低喝一聲,將歸元刀納入體內,氣息,瞬間強大了一些,眼神犀利起來,「還行,起碼勉強能發揮出九段實力了!」

除非生死搏殺,除非和半皇開戰,否則,一般情況下,倒也足以應付了。

他再次看向遠處,深吸一口氣,瞬間消失。

蘇宇,也許……最後還得看你。

當然,人族沒那麼脆弱,短時間內,問題不大,自己還活著,這就是最好的結果。

這一次,沒能成為半皇,還廢了兩世身,大秦王有些失落,但是沒太多悲傷,這樣也可以了,這一次,搏殺了這麼多各族無敵,這就是成功。

人族收穫不小,哪怕給了蘇宇6塊承載物,他其實還有,人境內的幾位老傢伙,都可以想辦法恢復了。

雲塵證道成功了,夏龍武他們經此一役,應該也都有些收穫。

一個個念頭升起,大秦王很快消失。

他沒去八層,去了,很大概率會死,現在的他,賭不起了。

他知道,去八層可能會讓自己恢復。

可是,任性一次就夠了,為了恢復,任性第二次,自己真死了,那就是罪人了。

他現在還不能死,能不死,最好不要去冒險。

……

很快,七層入口被撕裂。

一群人,踏入了六層,尋找回歸的機會,沒有再去尋寶,也許下六層,也可以探尋一下寶物,但是上三層,還是不要去了。

……

他們都走了,蘇宇看向白楓,白楓齜牙咧嘴,笑呵呵道:「發財了,小子,這次真發財了,我在這邊發現了一個血池,強悍無邊!鑄身一瞬間,九變也是,小子,你現在處於九變階段吧?簡直不敢相信,那血池,強悍的嚇人,而且……我懷疑這樣的血池有很多……」

蘇宇微微一怔,血池?

老周的血液?

自己老師還真發現了,膽子可是真的大,不怕被弄死?

難怪讓自己把人弄走,自己這老師,心眼也不大,可不想被那些人分享。

蘇宇心中暗笑,好事,好東西,自家人享用就行。

此刻的他,忽然想起一件事,那個獃獃,和大秦王好像認識,忘了問了,那位是誰?

生前難道是開府之王之一?

感覺可能是同代中人,不知道掛沒掛,這次說起來,還承了對方人情,可惜那時候沒辦法帶走對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6章 善後(求訂閱)

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