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找到你了!(求訂閱)

第579章 找到你了!(求訂閱)

八層,聽說是一些大人物的府邸所在,蘇宇還是很感興趣的。

當然,他更感興趣的是,這是老周的哪個部位?

按照推算,那是腿了。

可是,誰家的腿這樣?

還是說,老周的兩條腿劈叉了,被掰開了,掰直了,形成了一個T字型?

若是如此,那八層一定很長!

兩條大長腿掰開了,老周保持這姿勢無數歲月,以後真復活了,還能正常走路嗎?

此刻,蘇宇忍不住地去想。

因為老周太強!

這樣的強者,被太山弄成這樣,哪怕不認識這個太山,沒見過這個太山,蘇宇也覺得,大爺的,真狠!

殺人不過頭點地!

這得多大仇,多大怨?

很快,他念頭轉向別處,轉向在場幾人。

八層還有其他人嗎?

柳老師他們來了應該有段時間了,怎麼還在外圍?

蘇宇化身影子,此刻,默默觀察了一下,「劫」字神文動用,仔細感應了一下,很快,發現了一些東西,虛空中,隱約有些規則之力密布。

八層,規則很重!

「規則之力!」

蘇宇對這個還算了解,看樣子,八層可能有一些無法觸碰的規則。

「藍天前輩,把其他人弄死,趁早去找血火,他應該受傷不輕!」

藍天也不回話,嘿嘿笑了一聲,忽然,消失在原地。

轟隆!

一聲巨響,諸天萬寶樓那位富貴老人,迅速倒退,低喝道:「藍天,別發瘋!這是上古議會所在,此地貿然動手,會遭受規則懲罰!」

「嘿嘿,我不怕!」

藍天嘿嘿直笑,那老人抑鬱無比,咬著牙,忽然一掌拍出,朝四周虛空拍出,下一刻,虛空中,一張規則大手朝他們抓來!

那是規則之力形成的大手,瞬間朝兩人落下。

富貴老人得讓藍天這瘋子知道,在這觸發規則,很容易被殺。

「這只是最外圍,藍天,你給我清醒點!」

富貴老人怒喝一聲,此刻,那規則大手,強悍無比,時光之力在這時候都無法阻擋,藍天也有心嘗試一下懲罰力度,一掌拍向那大手。

砰地一聲,藍天倒退一步,手上被切割出一些血液,而那富貴老人,比起藍天自然是有所不如,被大手拍中,砰地一聲,砸落在地,口吐鮮血。

他知道規則之力強悍,但是,還是引發了規則動蕩,就是讓藍天明白,在這一旦大戰爆發,殺了我,你也會遭受規則之力的懲罰。

「藍天,這還只是私鬥,一旦生死搏殺,規則之力比現在更強,上古時代,八層是大人物所在地,不允許到處亂斗,對這些都制定了規則,懲罰起來極其嚴酷……」

富貴老人咳血道:「我和你無冤無仇,你非要殺我,自己也會重創,何必呢?」

他也是被這瘋子弄的沒辦法。

正常人,不幹吃力不討好的事,可藍天不正常。

藍天桀桀笑了起來,「就這?不夠啊!好像殺不了我,重傷我……我不怕啊!」

一眨眼,他身邊浮現七八個藍天。

而影子蘇宇……考慮了一下,也是,藍天分身多,我還裝影子幹嘛?

下一刻,影子蘇宇化為一位中年,是當初趙明的樣子,也混在了分身隊伍中,藍天分身被弄死了一堆,此刻還有不少,不得不說,這傢伙也是個大殺胚!

那富貴老人,臉色微變,暗罵一聲,迅速朝白玉大道深處遁逃。

倒霉!

出門踩狗屎了,遇到個這麼個神經病。

分身阻攔,富貴老人瞬間丟出十多件寶物,還真有錢,居然都有地兵等級,紛紛朝分身殺去,而老人,小心翼翼,左拐右拐,朝白玉大道前方跑去。

這白玉大道,還是有點危險的,有不少規則之力瀰漫。

在上古,這接引殿,會有接引使者來接引他們的,如今,八層早已空空蕩蕩,哪還有什麼接引使者,只能靠他們自己深入了。

噗!

富貴老人剛跑了不到百米,一道規則之力阻攔在前,之前血火魔王沒啥事,他卻是被阻攔了。

規則之力,直接穿透了他的肉身,血肉瞬間模糊。

老人也不管這些了,先跑!

而附近,摩多那、長河、獵天閣二長老,也沒興趣和藍天這個瘋子較量,紛紛朝前走去,藍天一來,短暫的和平被擾亂了。

那富貴老人,咬著牙,時光長河撕裂,一步跨出百米,長河動蕩,被規則之力壓制,他卻是不管這些了。

跑再說!

而藍天分身,也緊隨其後,忽然,一道中年人分身在他身後呈現。

老人也懶得去管,藍天分身實力不弱,但是想殺他還難,被打一拳也沒什麼,先跑遠點再說。

身後,蘇宇眼神異樣。

送給我殺?

哎!

現在的准無敵,一點危機感都沒,雖說我動用了「靜」字神文,屏蔽了你的危機感應,好歹也是准無敵吧,還真一點不知道?

給我打……那我可就打了!

別說,到了這地步,蘇宇還真沒全力打過人了。

想到這,蘇宇一拳打出!

鎮山拳!

多神文一系的武道之法,一拳打出,富貴老人忽然臉色劇變,致命的威脅讓他汗毛根根豎起,尖叫道:「不,我有多寶將軍府開啟之法……」

轟!

一拳下去,富貴老人四分五裂。

時光長河動蕩,下一刻,一道青年模樣的過去身浮現,是之前那老人青年時代的模樣,此刻,臉色慘白,不可能,藍天不可能這麼強!

這不是准無敵的殺傷力!

他剛想著,轟隆一腳,時光爆發,一腳踢出,時光長河都在顫抖,砰地一聲,長河斷裂,一腳踢出,青年被踢的四分五裂!

與此同時,一本書冊浮現,瞬間將一切東西收納,包括一枚承載物。

什麼精血,肉身,全部被蘇宇收納。

很快,仙族那一頁上,又多了一個小小的頭像。

蘇宇微微挑眉,還是仙族的。

這諸天萬寶樓,據說和神魔仙有關,還真是,仙族的傢伙居然在其中,差點被仙族逃了一個漏網之魚。

殘日墜毀!

大道兩側,正要離開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紛紛看向蘇宇。

而蘇宇,此刻悠哉悠哉地拿著書冊,對著席捲而來的規則之力,進行安撫,這是懲罰性規則之力,在這殺人,是會被懲罰的。

不過,蘇宇也看出來了,懲罰力度不算太強,大概也就能滅殺准無敵的地步,大概率是因為這是外圍。

無敵之上,應該不會被隨意懲罰擊殺。

蘇宇用文明志抵擋了一下,然後任由規則大手捏住自己,嘎吱一聲,捏的自己肉身發出光芒,這時候,那規則之力才消散了。

而蘇宇,揉了揉自己的胳膊,感慨道:「可怕,都把我胳膊捏腫了!」

安靜!

絕對的安靜!

長河、二長老、摩多那都是一臉震撼。

這……還是人嗎?

「蘇宇!」

摩多那面露震驚之色,下一刻,二話不說,一枚玉符開啟,瞬間消失在原地,遠處虛空中,可以看到規則對抗,大概挪移了有數萬米,摩多那的影子在遠處虛空一閃而逝,瞬間消失。

蘇宇無語,「跑什麼,我們是合作夥伴!」

遠處,摩多那頭也不回,看都不看,迅速落入地下,消失在巨大的府邸之中。

去你的!

摩多那都快震撼死了,這傢伙強大的有些可怕了,之前還正常,殺一個準無敵,弄了半天,現在倒好,殺一個準無敵,輕輕鬆鬆。

這就算了,規則之力懲罰,正常情況下,准無敵都被捏爆了,蘇宇倒好,他胳膊腫了!

去你的!

摩多那才不敢跟他談合作!

合作,那也是建立在一定的基礎上,比如說上次。

可現在……開玩笑,蘇宇這傢伙實力暴漲,這樣的情況下,要什麼合作?

不需要!

既然如此,不跑幹嘛!

不遠處,長河直接開啟了一條時光通道,不顧危險,強行挪移自己,瞬間消失在原地。

而獵天閣二長老,也是低喝一聲,腳下出現一條小船,遊盪在虛空,遊盪在時空長河中,迅速遁逃。

兩人都是震撼無邊!

卧槽!

這是蘇宇?

這麼可怕?

殺准無敵,殺的跟小雞仔似的。

太可怕了!

哪怕長河實力強大,能戰無敵,可剛剛那一刻,他在命運長河中,看到了自己死亡的景象,是的,被蘇宇擊殺的景象,一下子震撼的他不敢有絲毫逗留,迅速消失!

太他么可怕了!

哪怕付出一些代價,長河也要和蘇宇分開。

而身後,蘇宇白袍如雪,懸浮在空,臉上帶著笑容,輕笑道:「二位慢走,別急!又沒準備殺你們,若是出去后,還希望二位多為我蘇宇美言幾句,我只殺了上千人,剩下的可不是我殺的,都是血火殺的……」

兩人跑的比兔子都快!

至於其他的,完全不去在意了。

他們知道,七層可能真的出大事了!

蘇宇……蘇宇這瘋子,實力強大的可怕,他們不知道蘇宇如何做到的,但是都明白,甚至驚悚,年輕無比的蘇宇,現在可能真的具備無敵戰力!

這也太可怕了!

長河這些人,誰不是無數歲月的積累,這才有了現在的實力,人族,果然可怕的嚇人。

等他們走了,藍天幽幽道:「不追殺了?」

蘇宇笑道:「不急,能殺就殺,殺不了就算了,讓他們出去宣傳宣傳,活人不多了。」

都沒多少活人了!

總得給幾個人出去,為人族分攤一下壓力吧?

順便,宣揚一下,我蘇宇來了。

反正這幾人,也不知道什麼。

殺那個富貴老人,也只是為了讓這些傢伙看清楚,自己到底多強。

大秦王……大秦王又沒來!

現在,還有個知情者,血火,殺了血火,那一切的黑鍋,我來背好了,我起碼還有古城依仗。

否則,大秦王的消息泄露出去,才是大麻煩。

反正諸天萬族早就想殺我!

習慣就好!

蘇宇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很快,回頭看向獃滯的柳文彥和洪譚,頓時化為燦爛笑容,「柳老師,師祖,想我了沒?」

「……」

洪譚和柳文彥依舊獃獃地看著他。

咱倆是有見識的人!

咱們的師父,曾經也日月搏殺無敵,真正的擊殺無敵,現如今,日月殺無敵的強者,暫時也沒幾個,我們什麼大場面沒見過?

可是……可是蘇宇是凌雲吧?

這殺准無敵,真的跟殺小雞似的,你吃了啥玩意,忽然就強大無比了?

柳文彥獃獃地看著他,「第幾刀有問題?」

「……」

蘇宇無語,又提這個。

「老師,第五刀有問題,行了,我是蘇宇,我要不是,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您了……」

「……」

柳文彥臉色那叫一個變幻,這話說的,總覺得不對味。

這是什麼意思?

他看了蘇宇一眼,再看看藍天,既然和藍天一起來的,那大概率是真蘇宇了,可是……柳文彥還是忍不住道:「你怎麼這麼強了?」

蘇宇嘿嘿笑道:「老師教導有方,我當然強大了!」

「說人話!」

「咳咳,簡單,開360元竅,肉身72鑄,元氣八變……我強大一些,不是很正常嗎?」

正常嗎?

柳文彥默默想著,真的正常嗎?

去你大爺的!

一點也不正常好吧!

正常人,是不可能做到你說的這些的。

心累!

實力強大,也是有跡可循的,柳文彥稍微盤算一下,若是正如蘇宇說的這樣,這傢伙的實力,可怕的有些駭人了。

「你怎麼來八層了?」

柳文彥問了一句,又道:「其他人呢?」

蘇宇笑道:「都沒什麼事,挺好的,老師,您和師祖怎麼亂跑?這裡多危險啊!准無敵死的還不如狗,無敵死的也就比狗好一點,您倆位,沒事跑八層幹嘛。」

「……」

你到底是在鄙視我們,還是在擔心我們?

洪譚無奈,不太想說話。

而柳文彥,則是淡然道:「你懂什麼!在這,不是實力強大就行的,你實力再強,能比半皇強?在這,講的不是本身實力,而是規則,地位,等級……我在這,有五級許可權!」

說到這,柳文彥露出笑容道:「這就不懂了吧!五級許可權,相當於上古時代,一些封號將軍的許可權了,知道什麼是封號將軍嗎?」

蘇宇笑道:「知道啊,我懂了!封號將軍,不是沒有侯爺大嗎?鴻蒙老龜就是封號將軍啊,老師,別忘了,我是鴻蒙城城主,五級許可權不算什麼……」

柳文彥愣了一下,忍不住暗罵一聲。

艹!

真給忘了!

而蘇宇,很快又笑道:「何況,我是四級許可權,又不是五級。」

「嗯?」

柳文彥愣了一下,不等他詢問,藍天忽然憤怒道:「你怎麼是五級許可權?我乃天道書院院長,為何只是七級?」

這個……

柳文彥看了一眼藍天,尷尬道:「您這是萬府長冊封的吧?」

「對!」

柳文彥尷尬道:「萬府長好像繼承了一位雜號將軍的職司,他最多只能給您冊封低一等的。我這邊,是我師父死之前,把他當年繼承的職司交給了我,所以我等級稍微高一點……」

藍天抑鬱。

而蘇宇,則是好奇道:「五代當年繼承了一位封號將軍的職司?」

柳文彥點點頭。

洪譚卻是急忙道:「那個血火真的受傷了?先不談這些,若是真的重傷了,趕快找機會殺了他,否則,這地方他隨時可能得到天大的好處,恢復了傷勢,那可麻煩大了!」

你們倆還敘舊上了!

趕快去殺血火啊!

蘇宇笑了笑,「師祖,不急,咱們總得弄清楚這地方的規則吧,上古時代強者太多,制定規則,咱們稍有不妥,就容易觸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這倒也是。

洪譚和柳文彥迅速簡單地將自己了解的一些東西說了一下,簡單來說,這倆這次上來,就是為了去文王府的……當然,大概率去不了。

文王府,據說在最深處,四級許可權,按照規則來說,可以進入一級區域,但是,也只是進入,不代表可以亂動。

實際上,超過四級區域,就是麻煩無數。

稍有不慎,就得完蛋。

蘇宇默默聽著,想著,點著頭。

按照他們的說法,蘇宇在侯府區域活動,危險不算太大,不主動找麻煩,規則也不會對他如何,但是,一旦出了侯府區域,那就隨時小心了。

「明白了……」

蘇宇點頭,又道:「老師,你們知道,這進門的時候,那說話聲音是規則之力,還是活人嗎?」

「這個不清楚。」

柳文彥很快道:「我師父當年來過八層,但是當時來的時候,實力也不算太強,很多東西都沒探索清楚,具體守門的是規則還是活人,他也沒實力去探查。」

葉霸天來過八層!

說奇怪,也不算奇怪。

但是,還是有點小小的奇怪的,八層,蘇宇感受了一下,你沒日月幾重的實力,很難上來的,葉霸天怎麼上來的?

或者說,他上來的時候,已經是日月幾重了?

葉霸天是什麼時期來的?

八層,很少有人上來的,上來的,也很少有人活著離開的,葉霸天膽子倒是不小。

此刻,蘇宇其實不太想探索。

因為有危險!

他更想現在離開,他主要上來的目的還是為了找柳文彥他們,找到了,若是能殺了血火最好,殺不了……那就算了。

不過,自己這老師和師祖,好像有點想法。

蘇宇問道:「那老師這次上來,就是單純的找東西?找文王的東西?」

柳文彥解釋道:「也不是特地找什麼東西,主要是想找找看,有沒有晉級無敵的法門,文明師晉級的法門。」

他看向蘇宇道:「我們這一脈,畢竟不是走肉身道的……」

蘇宇點點頭,「是的,沒錯,我們都是讀書人,還是要走文明道,戰者道進步太簡單,一點挑戰性都沒,我現在都能打爆無敵!」

「……」

艹你!

滾!

柳文彥心中咆哮,你給我滾!

就知道不能跟你這混蛋小子說話,說話就扎心,難受的很。

我們說不走肉身道,一方面是肉身的確孱弱,另一方面,肉身道大部分看資源,文明道,其實很多時候看悟性,看領悟力,消耗的資源更少一些。

神文晉級也好,勾勒也好,大多情況下,看悟性和機緣的,靠資源強行往上堆砌,很難。

但是,真的水到渠成的話,消耗也低。

蘇宇倒好,說話太扎心,這小子消耗資源無數,硬生生地把自己肉身堆砌到了這個地步,只能說……有錢任性,另外天賦也是真的強。

肉身道雖然簡單一點,可蘇宇和一般的傢伙也不同,開竅也好,鑄身也好,都到了一個極限,幾乎無人能超越的極限。

哪怕上古時代,開周天竅的有,可要說同時開了周天竅,又鑄身72次的,那幾乎沒有了。

肉身72鑄,這本就不是人族可以完成的。

食鐵七十二鑄,代表了一切。

蘇宇也不再打擊自己的老師,笑道:「那去看看,老師和師祖最好現在下去,我去找找看,上面還是很危險的,七層那邊,倒是安全一些。」

柳文彥凝眉道:「多個人,多少多分力量,我和你師祖,不會給你拖後腿的,真遇到了麻煩,你也不用管我們……」

蘇宇嘆道:「這話說的,您倆在這,我能不管嗎?一大把年紀了,說話咋這樣呢!」

「……」

不想跟你說話,你就是嫌棄我們倆弱!

柳文彥心中暗罵一聲,老夫已經日月四重了,原本還想問你怕不怕,現在……算了,不想提了!

心累!

一旁,藍天正在觀摩一些東西,此刻,側頭嘿嘿笑道:「走了,小子!別和這倆傢伙浪費時間!血火許可權大概率不高,要去,大概也是去一些魔族府邸!我觀察了一下,這些府邸分佈,應該是有規律的!那邊魔氣森森,可能是魔族的區域,走了!」

蘇宇看向柳文彥他們,「老師,你們要不在這等我,要不就找個地方躲躲,我去幹掉血火再回來,至於取寶……這次不行,下次再來,別急!」

說罷,蘇宇笑道:「快了,這地方,別人10年開一次,我若是實力足夠,隨時可以開啟,不急於一時,反正現在還沒到文明師等級晉級的時候。」

兩人意外,隨時可以進來?

兩人都沒多問,想了想,柳文彥很快道:「那你自己小心,血火畢竟是無敵中的頂級強者,哪怕受傷了,也沒那麼好殺!寶物隨時可以取,你說的也對,我和你師祖不給你添亂了,但是記住一點,別靠近那議會庭!」

「為什麼?」

「不知道,我師父當年說了一次,我記住了,具體為何,當年我沒問。」

「好吧!」

蘇宇不再多說,很快,和藍天一起踏上了白玉大道。

等這倆傢伙,一路疾行,消失在柳文彥他們面前,柳文彥這才有些幽怨道:「大爺的,這小子……師弟,咱們是不是又丟人了?」

洪譚點頭,嘆道:「沒錯,以前好歹還能壓制一下,現在……算了!師兄,我看,我們就在外圍隨便找點機緣算了,強大一下實力,其他的,別考慮太多了。」

想想他倆,小心翼翼地在這摸索了半天,人家蘇宇一來,呵呵,摸索啥?

我強大無比!

我橫衝直撞!

我還要去殺血火魔王!

哪有時間跟你們一樣,在這慢慢磨蹭,無奈,柳文彥也是一臉悲哀,現在越來越不如這小子了,算了,聽師弟的,就在這外圍轉悠一下吧。

……

外界。

這是府邸開啟的第19天。

還有11天,星宇府邸開啟會結束。

不過此刻,所有通道都斷裂了,大家也不知道,這通道能否再次開啟,再次傳送,裡面,到底還有幾個活人?

許久,有人嘆道:「再等等吧,我看獵天榜上,還有不少人名存在,若是獵天榜沒出問題,那大概率還沒死,摩多那,戰無雙,長河,九月,吞天……這些人都在榜單上。」

名字都沒消失,大概率還是活著的。

不過,天咒的名字倒是消失了。

可能已經隕落了!

這讓天淵族強者,有些嘆息,至於靈怨,通道早就斷了,在大變之前斷的,可能也死了,這次天淵族倒是損失不輕。

仙族這邊,則是一臉淡漠,一個個的,都很淡定。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仙族沒表現出來的那麼淡然。

這兩日,仙族不斷有仙王出關,朝這邊趕來。

顯然,仙族死光了,仙族不甘心,真等府邸開啟,有人出現在這,仙族可能會發難,不管哪一族出來,都可能會發難,反正他們的人沒了。

而人族這邊,也有多位無敵趕來。

其他各族,都差不多。

無敵,反而比之前開啟的時候更多了。

「裡面還沒任何消息傳出來嗎?」

「星宇府邸不再震動,已經挺久沒有消息傳遞出來了!」

「還有人後裔在內嗎?聯繫一下,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消耗的資源,我們一起出!」

此刻,大家都很心焦,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有人看向魔族這邊,「摩戈魔王,不如聯繫一下摩多那,摩多那到現在還在榜單上,大概率還活著……」

摩戈微微凝眉,淡淡道:「活著的又不止他一位,戰無雙也活著,長河、九月他們都沒死,人族這邊,大夏王可以聯繫一下夏龍武。」

遠處,大夏王淡淡道:「我聯繫有用嗎?說了,你們也不會信任!」

這話倒是不假。

其實,最好多幾個人聯繫一下,問問到底發生了什麼。

可惜,一群無敵,現在都不想浪費精血。

也許現在問了,待會就掛了。

……

人族這邊,大夏王沉吟片刻,傳音道:「還是問一下情況,我問問龍武……」

「我來吧!」

大周王傳音道:「我聯繫一下天方。」

是的,朱天方。

大周王……好像不是大周王,或者……朱天方是周家血脈?

大夏王倒是不意外,傳音道:「也行,你燃燒一下精血,回頭真打起來了,你實力弱一點,大家不奇怪,否則,容易露底!」

「你這話的意思是,我不如老周?」

大周王看了他一眼,眼神深邃,你覺得我不如老周嗎?

大夏王面不改色,傳音道:「你自己清楚!就他那一槍,你比得上嗎?」

「呵呵,可以試試!」

大夏王懶得理會,是的,此地的大周王……是大明王偽裝,真正的大周王,在坐鎮東裂谷,而大秦王又冒充大明王,進了星宇府邸。

高端戰力的調配,製造出大秦王還在東裂谷的假象。

這一次,人族最大的目的,還是讓大秦王晉級,可之前傳來的一些動靜,好像不是太好。

大周王……不,大明王也不多說什麼,他再次側頭看了一眼星宏古城,微微凝眉,這次若是有變故,不知道蘇宇那小子,又扮演了什麼角色。

很快,他盤膝而坐,燃燒精血,開始聯繫朱天方。

其他各方強者見狀,也不干擾,紛紛看著,人族看來也坐不住了,這是聯繫周破龍了?

很快,大明王隱約和朱天方建立了聯繫。

一瞬間,進入了一個特殊領域中。

下一刻,他看到了朱天方的虛影,也不廢話,迅速道:「老秦如何?」

「重傷,三身隕落兩身!」

大明王內心震蕩,「其他人呢?」

「夏龍武、秦鎮重傷,正在療傷,我還好,另外……」

「什麼?」

「蘇宇在這,太狠,殺了無數強者……」

「小心點,你們等傳送出來的時候,注意一下,通道斷裂,可能無法傳送回來,事情我知道了……」

一瞬間,大明王從特殊狀態中跌落,臉色有些發白。

不單單是因為消耗太大,還有一個原因,大秦王真的出事了。

麻煩大了!

見大夏王看來,他露出了一些笑容,點點頭,見其他人看來,忽然露出悲傷色彩,「完了完了,我人族損失慘重,好慘……」

一群人無語!

去你的!

你人族損失最小,現在可能活的最多,誰信你誰傻,這混蛋,演戲都這麼虛偽!

大明王笑了笑,笑的雲淡風輕。

很快,傳音大夏王道:「做好準備,老秦出事了,三身隕落兩身,一旦出來了,迅速接走老秦,不要讓其他人看出什麼,人境這邊,你知我知,最多告訴老周……任何人不要說!」

大夏王內心震蕩,老秦出事了!

最壞的預想發生了!

「九葉天蓮呢?真不行,奪到了這個,老周也好,我也好,晉級合道,老秦不死,也能鎮壓其他人……」

「沒問,沒來得及,大概率沒拿到。」

大夏王心中有烏雲升起,這就麻煩了。

很快,大明王傳音道:「另外,蘇宇那小子的確進去了,殺了無數人,這次變故,可能和他有關,具體的也沒問,他出來的話,想回古城也難,雖然距離不遠,你我需要思考,要不要護送他回城?」

「當然!」

「可是……」

大明王傳音道:「一個是老秦,一個是他,兩邊都很危險,你說,我們這幾個人,夠用嗎?」

大夏王沉默,許久,傳音道:「當年就放棄了多神文一系,現在還要放棄嗎?一次又一次……不行的話,就調動所有永恆,趁著老秦和我們還活著,就打他一場,戰他一次,萬族也會忌憚!」

「等老秦出來再做決定吧,另外……老周那邊,最好裝好了,不然,問題很大,老秦真戰死了,就說是我戰死了,短時間內,我繼續偽裝老周,老周裝老秦……把這場戲演好了!」

死一個大明王,人族會震蕩,但是不會崩潰。

死一個大秦王,截然不同的結果。

所以,大明王可以消失,大秦王必須要一直存在。

大夏王沒有說什麼,真到了那時候,只能如此選擇,老周實力雖強,可想頂替老秦的位置,太難,別人不說,他夏無神就不服!

此刻,兩位人族強者,也是憂心忡忡,偏偏不能表現出什麼,都是一臉的淡定。

……

而星宇府邸八層中。

蘇宇和藍天,迅速追蹤,哪怕遇到了一些巨大的府邸,也沒過去探查,尋寶是次要的,關鍵還是找血火魔王。

比起找人,蘇宇他們實力雖強,可說實話……此刻還不如弱小的小毛球管用!

這傢伙,對氣味或者神文味道,或者說意志海味道,那是格外的敏感。

實際上,蘇宇他們根本聞不到。

而小毛球,是真的能聞到。

找尋了一陣,腦海中,小毛球忽然抽了抽鼻子,「在前面,就在那個大宅子裡面……」

蘇宇急忙看去,眼神一動。

「血騎將軍府!」

蘇宇朝四周看了看,不太清楚,這是雜號將軍府,還是封號將軍府。

總之,血火魔王躲進去了。

「找到你了!」

蘇宇朝藍天看了一眼,兩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而遠處,那巨大的府邸中,血火魔王鑽入了府邸中,臉色難看,危機!

有人追來了!

該死的,希望不會發現我,此地府邸這麼多,應該沒辦法發現我。

「血騎將軍……」

血火魔王心中囈語,這血騎將軍,血火魔族倒是有些記載,他再看看府邸內部,希望裡面有點好東西,可以幫助自己恢復一些實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9章 找到你了!(求訂閱)

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