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獃獃!(萬更求訂閱)

第584章 獃獃!(萬更求訂閱)

死靈界。

一聲怒喝響起,「大膽,何人敢橫渡我界?」

虛空中,河圖一臉笑容,朗聲道:「刀狼君主,是我,河圖,路過此地,回歸鴻蒙。」

遠處,虛空中,一尊強悍無比的死靈君主浮現,呈現狼身,漆黑的眼睛掃向幾人,很快,看到了星月,冷哼一聲,「星月,之前你敢強闖本王領地,若不是不願和你多做糾纏,本王一定不饒你!」

星月冷冷看著它,傳音蘇宇道:「打死它,一起!」

蘇宇:「……」

星月,你變了!

一旁,河圖也是無語,傳音道:「別惹事,在這殺死靈君主沒好事,何況,都是自家人,遲早用得上!」

說罷,河圖笑道:「刀狼君主,星月也是無意之舉,之前有要事發生,星宇府邸暴動,看在我的面子上,下次有機會給刀狼君主辦宴賠罪……」

「星宇府邸暴動?」

那巨狼呢喃一聲,再看幾人,哼道:「此次看在河圖的份上,便罷了,再有下次,定斬不饒!」

星月冷冷看著它,遲早打死你!

蘇宇也不想多事,起碼現在不想,他現在目標是去看神竅圖,想打死這傢伙還不簡單,回頭神竅開了再說。

現在星月好說話,蘇宇隨時可以從星宏古城下來。

蘇宇安撫道:「大人放心,過些時日,我打死它吃狼肉!」

「哼,這種垃圾,吃了噁心!」

星月一臉淡漠,都懶得看那巨狼。

這一路上,這樣的情況,已經發生第三次了。

若是說,蘇宇是生靈界的交際花,那河圖就是死靈界的交際花,這附近的一些君主,他都熟。

都能喊上名字,都能聊上幾句。

很快,一行人從這位君主的國度飛過,說是國度,就是一片荒地,在荒地中央,有的君主會建立一些巨大的宮殿,有的乾脆就盤個窩棚,有的連窩棚都沒。

這些君主,看樣子混的很慘的樣子。

當然,一些散亂的死靈,蘇宇倒是看到了不少,有幾位君主,可能生前記憶恢復的不錯,或者乾脆就是將軍,國度中,還有死靈大軍存在,成建制的,倒也好管理。

死靈也好對付,不用吃不用喝,吸點死氣就行。

這樣的國度,君主一般都比較強大。

而散亂的國度,有些君主,只是智慧剛啟蒙,還有些懵懂,有兩個地方的君主,甚至和獃獃差不多,傻傻的,木木地看著他們飛走,都懶得動彈,不找死靈麻煩,他們也懶得找你麻煩。

河圖差點下去忽悠當打手了,最後可能是嫌棄對方實力低了,沒有落下。

而此刻,蘇宇飛著飛著,也有些憋得慌,過了那位君主的國度,不由開口道:「這鬼地方,太悶了,活人在這能憋死!」

河圖和星月都幽幽地看著他,你在說什麼呢?

蘇宇無語,很快道:「二位大人,死靈君主們,平時都會幹點什麼?」

河圖笑道:「乾的事多了,第一,整合死靈大軍,做好殺入生靈界的準備!第二,和老龜對抗,不給他安生,讓他沒時間消化死氣!第三,拉攏君主,隨時準備大戰!第四,有時間得去探索死靈天河,強大實力!第五……」

反正他事情很多,很忙碌的!

而星月,憋了半天,悶悶道:「修鍊!」

沒了!

其他的,她沒太管。

蘇宇無語,你真夠無聊的,修鍊到現在,也不見你有多強,看看人家河圖,小日子過的還是很滋潤的,忙忙碌碌的,不愧是第一次潮汐之變的關鍵人物!

蘇宇對河圖還是很感興趣的,見河圖這麼說,笑道:「河圖大人,我好奇一件事,當年,您是怎麼做到帶領死靈大軍殺入生靈界域的?」

這很關鍵!

關鍵無比!

河圖呵呵笑道:「想學?」

「有點想!」

「本座憑什麼告訴你?」

蘇宇想了想,開口道:「緣分,生前都是人族,都是鴻蒙古城之主,都是開了360元竅的,都學會元竅逆轉之法,都是男人,都去過星宇府邸……所以,大人,我們的緣分太大!」

「……」

河圖無言以對,別說,還真那麼稍微有點緣分。

被蘇宇這麼一說,河圖似笑非笑道:「想牽引死靈君主去征戰?其實不難,你既然會元竅逆轉之法,自然能逆轉元氣,化為死氣!當一處區域,死氣過於濃郁,你會隱約發現,界壁薄弱,擊破界域,你就可以牽引死靈君主出來了!當然,事先得談好了,不然,不受控的君主出來……你是自找麻煩!」

河圖有些唏噓道:「本座當年一切都順利,結果,出現了一些不聽話的死靈君主,胡亂殺戮,胡亂轉換死靈,這才導致老龜發怒!倒霉!」

一旁,星月嘲諷道:「活該!死靈君主,哪有那麼容易被人控制!」

河圖嗤笑,「你懂什麼!」

你知道個屁!

的確是出了意外,當年他已經在死靈界域和一些君主都談好了,結果被幾個路過的王八蛋君主給坑了,那幾個王八蛋看到有洞可以出去,興奮的不行,直接鑽了出來,河圖也沒在意,他當時忙著,結果這幾個王八蛋,出來見人就殺!

這才導致他倒了血霉!

河圖又道:「不過你就算接引出來了,也不好控制,太容易失控,導致規則大亂,生靈界,規則就是那三十六位鎮守!這些人,代表的就是規則!老龜別看現在幫你,呵呵,到了那時候,也會殺你!」

蘇宇微微點頭,想了想道:「大人當年帶領死靈君主作戰,先期卻是沒有觸犯規則……」

蘇宇陷入了沉思,很快道:「第一,死靈在大人掌控之下!第二,古城死氣被大人牽引走了!第三,盡量讓敵人先觸碰規則!第四,不會殺戮無辜!第五,不會讓死氣擴散……大人,您是不是滿足了這些規則?」

「差不多!」

河圖有些意外,看向他,淡笑道:「滿足這些,幾乎可以帶領死靈橫行了!但是有一點很重要,擦屁股,得不斷去吸納那些死氣,不要讓死氣出現蔓延!」

其實,規則最重要的一點,便是不要讓死氣蔓延到了生靈界。

河圖又道:「在生靈界,最多三天,你必須要把你製造出來的死氣都給回收,都給弄走,一旦死氣蔓延……你就完了!」

河圖唏噓無比,本座昔年就是吃了這樣的虧。

那幾個王八蛋不受控制,到處亂跑,他滿世界地去跟著擦屁股,結果沒用,那好歹也是君主級別的,跑的太快,大爺的,自己活活被他們坑死了!

他又指點蘇宇道:「還有,記住,保持等價交換原則!」

「什麼?」

蘇宇疑惑,河圖解釋道:「死靈殺了多少生靈,你最好殺多少死靈,保持兌換的原則!生死平衡!稍微失衡沒關係,一旦死靈殺戮過多,死靈界域誕生的死靈多了,生靈少了,不符合等價交換原則……你也會面臨規則懲罰!」

蘇宇記住了這一點!

果然,老人家知道的就是多,若是自己摸索,很容易觸發一些規則的。

一旁,星月瞥了一眼蘇宇,冷冷道:「本座不會為你征戰的,你死心吧!」

蘇宇點點頭,一臉的無所謂,「大人還是老實在通道修鍊,別出事,出了事,我擔心我會丟了城主的位置。」

河圖笑道:「無妨,星月死了,本座可以轉換你……算了,你有點危險,我看你天竅開了一半,亂來,本座還怕你把我吸死了!」

顯然,他知道的要多一點。

又道:「天竅你也敢隨便開,真是膽大包天!我們那個時代,不是沒人知道怎麼開天竅,但是……正常情況下,知道也不會開,除非生死搏殺!開了,就麻煩了!文明師能確保可以開360元竅嗎?戰者可以確保可以開360神竅嗎?若是無法保證,天竅不圓滿,自己把自己折騰死!所以,開天竅的,要不兩者都圓滿了,要不就是差一點圓滿,勉強開啟,也能封閉!」

蘇宇點頭,無奈道:「我是自己一點點摸索的,哪裡知道這些!」

妖孽!

河圖心中腹誹,不得不說,這小子是個妖孽。

自己都能摸索出來,還能說什麼?

正常情況下,現在都不會有人開啟360元竅了,天竅,更是該成為上古傳說了!

結果,蘇宇都給開了。

「你確定你可以開啟神竅,完成陰竅開啟?一旦不可以……你這所謂的陽竅,遲早把你自己吸死!你越強,吸力越大,你以為星月可以支撐你多久?」

蘇宇沒吭聲,試試看!

我應該沒問題!

360神竅而已,現在蘇宇已經開了290個,其實沒感覺有多難。

天賦很強!

蘇宇自己都懷疑,我這天賦咋回事?

太厲害了!

有些事,他自己也不好判斷,這天賦是和腦海中金冊有關,還是本身自帶的。

若是自帶的……那就有些可怕了!

「金冊改造的話,倒是正常一些。」

蘇宇心中想著,金冊若真是上個時代的時光師留下的,可能很強大,改造一下自己的天賦,倒是不奇怪。

這一次,蘇宇也不是為了探索死靈界域而來。

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得快!

越快越好!

也不拖延,繼續狂飛了一陣,再次路過了幾位死靈君主的地盤,很快,他們靠近了一條橫亘天地大河!

「通道就在那附近!」

河圖指了指前方,笑道:「之前我剛和獃子談好,就看到了那邊開啟了一個黑洞,裡面就是你說的那副景象,這附近倒是沒其他死靈君主……」

正說著,遠處,一聲轟鳴傳來!

河圖有些打臉!

艹!

君主大戰!

有點不給我河圖面子啊,我河圖不要臉的嗎?

我剛說,這裡沒有君主,你們就大戰了?

不用說什麼,蘇宇和河圖,瞬間收斂了全部氣息,就要朝那邊飛,而星月剛要爆發氣息,告訴其他君主,我星月君主來了……

腳下一蹬,忽然感受到後面倆沒動,迅速停步,回頭一看……無言以對。

要收斂氣息的嗎?

君主,不是該堂堂正正的嗎?

死靈君主,有哪個是收斂氣息的?

星月腦袋有些宕機,很快,不太自然地,一點點地,收斂了氣息。

而蘇宇看了一眼河圖,河圖一臉淡定,習慣成自然,哪怕掛了,這個習慣也保持了很久,不要多看。

「三個!」

河圖說著,感應了一下,有些不確定道:「兩個打一個,打的是獃子?獃子可能回到了這裡,難道被別的死靈君主盯上了?」

他不太確定,死氣其實不太好判斷氣息。

像獃獃這種強大的死靈,記憶又沒恢復多少的,看起來獃獃的傢伙,很容易被盯上,殺起來簡單一點,殺死了好處也不小。

遠處那交戰的幾位,實力都不弱,可能是頂級死靈盯上了獃獃。

河圖想了想,忽然看向蘇宇道:「你氣息微弱,跟著我就行,星月別跟著,就在這待著!我去看看情況,若真是對付獃子的……」

蘇宇迅速接話道:「先套近乎,趁機下手,這地步不能暴露,打死那兩位死靈君主,河圖大人裝作幫他們,我裝准無敵死靈,偷襲他們!」

「不錯!」

河圖點點頭,一副很滿意的姿態。

看看,還是和活人說話簡單,要是和獃子或者星月說這些,很麻煩的,星月也許會罵你一句,君主不會如此無恥!

無趣的死靈啊!

河圖還是想復生的,在死靈界,太過無趣了。

所以,河圖才會幫蘇宇,才會在蘇宇說了幾句的情況下,帶著他來了此地,他也希望蘇宇能做到復生死靈的地步,到了那時候,哪怕受制於蘇宇,也要復生!

活了,一切好說!

而蘇宇,也沒忘了敷衍一下星月,嚴肅道:「大人,此地很重要,大人在外圍留守!一旦我們出現失誤,被人跑了,還希望大人可以攔截對方,否則……我們麻煩就大了!」

星月不喜歡河圖說話方式,此刻聽到蘇宇這麼一說,這才釋然,冷漠道:「本座自有打算!」

「……」

好的,搞定!

沒啥事了,星月會乖乖在這待著的,而蘇宇,很快又道:「大人最好找個安全的地方,關鍵時刻,我可能會借大人之力!」

「……」

這次星月沒說話,心中卻是有些惶恐,本座得找個安全的地方,倒不是怕危險,而是怕被蘇宇吸空了,被人看到自己那無力的樣子!

那不可以!

……

很快,蘇宇和河圖,收斂了氣息,一路朝前飛去。

死靈天河,越來越近。

死氣,也越來越濃郁。

蘇宇開啟了一些陽竅,吸收死氣,免得太過濃郁,把自己心臟給弄爆了。

漸漸地,蘇宇看到了前方的景象。

在那天河之下,的確有三位死靈大戰,都不說話,悶聲大戰中。

一個,有些熟悉,就是獃獃。

此刻,獃獃可能是之前和血火交手受傷了,死氣有些薄弱,被兩位身穿鎧甲的死靈圍剿中。

河圖眼神微變,傳音道:「是附近區域的霸主之一,虎氏雙雄!都有永恆七段之力,靠近我鴻蒙國度,曾經征戰過幾次,這兄弟倆,生前好像是上古時期,虎族的兩位霸主,被絕世強者同時擊殺,同時復生,同時復甦,在死靈界域,開創了雙虎死國!」

「很難纏,脾氣暴躁,本座去收服幾次,都被拒絕了!」

「看樣子,獃子受傷不輕,死氣溢散,被這倆兄弟盯上了,準備殺了他,吞噬他的死氣,吸收他的死靈印記……不太好對付,偷襲有點難,他倆認識我,不算好友。」

交際花,也有幾個難搞定的傢伙,比如這倆就是。

河圖去說服過好幾次,甚至還打過幾次,都沒啥用。

這倆油鹽不進,單對單,鬥不過河圖,可是,一旦聯手,河圖也鬥不過他們。

打了幾次,沒能收服,河圖也懶得去管了。

沒想到在這遇到了!

蘇宇倒是不在意,很快道:「大人,那我裝無意識的死靈,遊盪過去……」

「愚蠢,無意識的死靈,也會忌憚死靈君主,不敢主動靠近,豈會遊盪過去!」

這樣嗎?

蘇宇心中有數了,很快道:「那我裝貪婪的死靈,在附近遊盪,打算坐收漁翁之利,我氣息不強,這倆若是真的霸道,一定看不慣,肯定會來一個對我出手,我趁機打死他,大人去偷襲另一個!」

「確定?」

河圖不太放心道:「本座經常遇到一些不靠譜的傢伙,辦點小事很容易辦砸,你確定可以?」

「當然!」

蘇宇無語,這麼點小事,我當然確定了!

我全力以赴的話,開陽竅,瞬間爆發,一拳打出,就算打不死對方,打殘了對方也不難,死靈本就比活人手段少,唯一忌憚的就是死氣,蘇宇又不怕!

死靈和活人爭鋒,最大的利器就是死氣,容易腐蝕對手,很容易把對方腐蝕成死靈,壓制對方的元氣,這才是死靈的強大所在。

沒了這個,死靈在同階中,手段不行,規則之力不行,智商不行,被吊打的存在好吧!

……

蘇宇不再多說,很快消失。

氣息,微微展露。

有些鬼鬼祟祟的樣子,帶著一些貪婪色彩,此刻,在距離三大死靈幾千米的地方遊盪,彎著身子,帶著一些貪婪和慾望,腳步挪動,朝那邊小心翼翼地挪移過去。

正在交戰的三大死靈,其實都發現了他。

那雙虎兄弟,稍微一感應,嗤之以鼻!

弱者!

准無敵,或者剛剛勉強跨入了死靈君主的行列,稍微有點靈智,慾望卻是大於靈智,居然敢在他們眼皮子底下隱藏行蹤,甚至想分杯羹!

「老二,你去殺了他!」

「不,老大,你去!」

這倆兄弟彼此推諉,眼前這個傢伙,要完蛋了!

這可是個大魚,吞噬了他,他倆都有可能晉級,前提是,一位吞噬,兩個分的話,就有點難度了。

現在來了一個想撿漏的,平日里,倒是巴不得吃一個,可現在,比起眼前這個,那個就太差勁了,他倆都擔心,自己走了,另一個很快擊殺了對方,獨吞這些!

「老二,你去!」

虎族那死靈老大傳音道:「放心,這個沒那麼快死!你殺了他,再回來,也來得及!別給那個小傢伙任何機會,一旦關鍵時刻出手,壞了你我的好事,後悔都來不及!這麼強大的死靈君主,剛復甦,靈智還沒完全恢復,還受了傷,不知道是誰幹的,速戰速決,免得被之前擊傷他的人趕到!」

老二有些不情不願的,可是,老大說的也對!

掙扎了一下,老二很快朝蘇宇飛去,速度極快,幾千米,轉瞬而至!

而蘇宇,一看到老二殺來了,黑臉都垮了,瞬間朝後方遁逃!

「哼!」

虎族那老二很不滿,跑?

你能跑到哪去?

耽誤我的事!

老大要是趁機殺了那傢伙,自己可就少吞噬一些了,他急忙朝蘇宇追殺而去,速度很快,利爪朝蘇宇後腦袋抓去!

抓死你這不知死活的小傢伙,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傢伙,膽大包天!

……

蘇宇迅速遁逃,還有些笨拙的樣子。

心中無奈,果然,死靈好騙。

對方都沒怎麼探查!

也是,死都死了,死靈君主隱藏實力的是不是很少?

也許吧!

算了,今日蘇宇我給大家上一課,哪怕死了,也要小心點,被人算計了,會死第二次的,而且無法再次復活了!

此刻,他陽竅開啟,心臟封印慢慢解封,死氣開始溢散,吸收星月的力量。

無他,就一件事,一拳打出,打死這傢伙!

打不死,那就多打兩拳!

後方,虎族老二追來了,速度極快,瞬間出現在蘇宇身後,一爪子抓向他的腦袋,冷冷道:「找死的小傢伙!」

而蘇宇,忽然轉頭,全力以赴,一拳打出!

對方都不帶躲避的!

這樣的傢伙,一定可以完完全全地吃下自己的一拳!

話說,殺死靈君主,我會有獎勵嗎?

蘇宇一拳打出,想著這些。

可能是沒有的!

之前殺過很多死靈,也沒啥獎勵,死靈倒是有精血,但是對蘇宇用處不大……也不對……我也許可以開啟一頁死靈圖冊了!

蘇宇心中想著!

對,該開啟死靈圖冊了!

這麼強大的死靈,不收入書中,有些浪費了!

死靈也是種族,哪怕不是,自己的書,還不是自己說了算,想納入就納入。

轟!

一聲驚天巨響傳出,那虎族老二,都沒來得及說什麼,只有驚訝和意外,他好像被人打了一拳!

反殺了?

轟隆一聲巨響,四分五裂,骨骼掉的到處都是,血液橫飛,都是黑色血液!

遠處,那虎大愣了一下,朝這邊看來,剛轉頭,身後,一掌拍來!

河圖!

河圖此刻很興奮,很唏噓,果然,還是活人合作的愉快,蘇宇那是說殺就給殺了,不帶拖泥帶水的,大爺的,以前和別的死靈合作,太難了!

一到關鍵時刻就掉鏈子!

這一次,總算是能解決這倆兄弟了,這倆兄弟,是他在這一片區域的大敵,解決了,這一片,那就自己說了算了!

河圖很開心,一掌拍出,轟地一聲,打的虎老大死靈之軀龜裂!

那邊,獃獃有些木然,也跟著一拳打出,打的虎老大四分五裂!

獃獃木然地看著河圖,河圖也沒理他,迅速追殺!

雖然打的四分五裂,可死靈君主也沒那麼容易死,得一一滅殺那些身軀!

……

與此同時。

蘇宇迅速取出書冊,書冊覆蓋天地,數百日月虛影出現,瘋狂吞噬那些散開的死靈之軀。

很快,一塊塊黑色血肉被吞噬。

直到最後,蘇宇一把抓住了一塊水晶一般的晶塊,露出疑色,這是死靈印記?

反正他殺那些弱小的死靈,都是沒有的。

殺這個傢伙,倒是爆出來了一個這個。

這玩意有啥用?

之前河圖和星月都說,殺死靈,吞噬的主要是死氣和死靈印記,難道就是這個?

此刻,那水晶塊狀物中,好像還能看到東西在掙扎,好像是那虎老二的樣子。

蘇宇沒多想,迅速封印心臟,接著,將這玩意鎮壓在書冊之中,迅速朝那邊飛去。

……

片刻后。

河圖喜笑顏開,哈哈笑道:「蘇宇,你很不錯!」

「小事!」

蘇宇也笑了,這死靈很愚蠢,殺起來不難。

的確算不得什麼大事!

感覺比殺廢了的血火都簡單,血火那邊,好歹有翻船的危險,這位,幾乎沒有!

河圖卻是興奮道:「這可不是小事,我一直難以對付這倆個聯手,聯繫了幾次其他君主,真的太坑了,每次到了關鍵時刻都會出紕漏,一次都沒成功,氣的我都想殺人了!」

蘇宇笑了一聲,看到他手中也抓了一塊水晶狀的東西,問道:「大人,這是死靈印記?」

「對!」

河圖笑道:「好東西!這兄弟倆,都是上古人物,復甦之後,都有永恆七段之力,這死靈印記吞噬之下,會壯大我們的死靈印記,恢復更多的記憶,恢復更多的前生記憶……開靈智和壯大實力,都有好處!」

說罷,看向蘇宇道:「你應該也拿了一塊,你也用不上,不如給我好了,我回頭有用不上的寶物,也給你!」

蘇宇咧嘴笑道:「這次就算了,這個是給星月君主留的……」

遠處,星月一臉虛弱地走來,聽到這話,一臉冷漠道:「本座不需要!」

蘇宇咧嘴笑道:「大人這話說的,我是你屬下,你忘了?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大人,這叫屬下貢獻上去的,您回頭賞賜我一些寶物就行!」

老一套了!

然而,星月就吃這一套,聞言,故作沉吟,冷漠道:「等本座有了寶物,殺幾個永恆,奪了他們的承載物,再賞賜給你!」

「那多謝大人了!」

蘇宇說著,將那水晶塊丟了過去,星月心滿意足地接到手中,很是滿意。

虎氏兄弟,她可殺不了。

若是能殺,早就殺了。

這次倒是撿到寶物了!

「還不錯!」

星月勉為其難地誇讚了一句,我這屬下,還算可以,一般般,勉強符合我的心意,看樣子,當初轉換,不算太失敗!

她有些挑釁地看了一眼河圖,記住了,這是我的屬下,不是你的!

河圖都懶得搭理她!

他奪取了一塊,也算不錯,此刻,看向木然的獃獃,意外道:「咦,吞了一枚生死果,怎麼感覺靈智還是很一般!」

他有點奇怪,看了一眼獃獃,「獃子,還記得我嗎?」

「河……河圖……」

獃獃回了一句,看了一眼河圖,眼神有些茫然。

河圖點點頭,還行,總算沒忘了我。

「獃子,你之前好像恢復了一點記憶,你是誰來著?」

獃獃木然,看了一眼河圖,又看了看蘇宇,半晌,眼神一會清明,一會茫然地,許久,艱難道:「守……守墓人……」

「……」

河圖微微一怔,「守墓人?守哪座墓的?守墓的可不少!」

蘇宇卻是眼神閃爍了一下,迅速道:「守墓?文王墓?」

「……」

獃獃眼神掙扎了一下,許久,微微點頭。

「上一代的守墓人?」

蘇宇凝眉,守墓,拿到了文墓碑的,好像就是守墓人吧?

他急忙道:「你認識柳文彥嗎?」

這是葉霸天嗎?

獃獃木然,沒什麼反應。

「葉霸天呢?」

獃獃還是木然,好像陷入了沉思中。

而蘇宇,再次挑眉,不認識葉霸天?

守墓人……不會和多神文系有關吧?

多神文系,一代夏辰,三代南無疆,五代葉霸天……這算是一個體系,其實二代和四代,都不是多神文系。

真正算下來,傳承是夏辰——南無疆——葉霸天、雲塵、萬天聖——柳文彥、夏龍武、洪譚——白楓、陳永——蘇宇、吳嘉……

此刻,一聽守墓人這個稱呼,蘇宇眼神閃爍,忽然喊道:「夏辰府長!」

三代沒死,葉霸天好像沒繼承守墓人的封號,而是一個封號將軍,守墓人……夏辰?

一代?

蘇宇帶著一些不可思議,一代夏辰,的確和大秦王熟悉,他是大夏王一個時代的,是大夏王的堂弟,不是親弟弟好像。

夏辰,開創了大夏文明學府,開創了求索聖地,開創了多神文系,可以說,沒有夏辰,其實就沒有後續很多東西,很多人物!

夏辰怎麼死的,蘇宇不是太清楚。

夏辰好像沒證道!

那現在,如此強大的獃獃,會是夏辰?

獃獃眼神有些掙扎,看向蘇宇,眼神顫動,「你……你是……」

「南無疆認識嗎?」

「我……我……」

一旁,河圖迅速道:「別問了,記憶沖盪,不行的話,吃一顆死靈印記穩固一下!夏辰?有趣!第十潮汐的神文開道者?」

他都知道夏辰!

不止他,後面的星月也知道夏辰,此刻,也有些古怪,開口道:「他是夏辰?夏辰當年我見過一次,白衣如雪,一人一劍,遊盪諸天,橫行天下,這麼蠢?」

蘇宇無言,廢話!

人都死了!

你還要如何?

話說,白衣如雪什麼鬼?

那不是說我嗎?

夏辰也有這愛好?

他再次看向獃獃,獃獃此刻劇烈掙扎著,咬著黑牙,許久,掙扎道:「我……守墓……文墓碑……不詳……多神文……丟棄此物……」

轟隆一聲,獃獃一拳打在地上,氣息爆發,很快恢復了平靜,死靈天性壓制了那一縷記憶,再次恢復了獃滯。

一旁,河圖摸著下巴,笑了笑,「別問了,現在又被壓制了!看樣子是有大秘密啊,可能臨死的時候,自己把自己記憶封印了,死了之後,解封復甦都更難!」

而蘇宇,心中卻是震動。

文墓碑!

不祥?

這話,不是第一次聽到了,可是自己沒什麼感覺啊!

之前,老龜那樣的大人物都這麼說過,這樣的大人物,不會隨便說說,難道真有問題?

可是自己真的沒感覺啊!

他再次看向獃獃,皺著眉,這是夏辰嗎?

一代……守墓人!

是拿到了文墓碑成為了守墓人,還是說……夏辰一開始就是守墓人,那遺迹,一直就在他掌控中,只是他盜取了文墓碑,走出了遺迹?

這兩者,那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此刻,蘇宇腦海中,升起一個個念頭!

「回去之後,一定要了解一下夏辰的事!」

之前因為對一代不是太關注,不是太關心,他其實也沒怎麼了解一代。

比起五代,一代的名氣小很多。

蘇宇在文明學府,都不知道夏辰的名字,還是在百道閣上,看到了夏辰的名字,才知道這是一代。

一代怎麼死的,也不是太清楚。

只知道,他留下了識海秘境!

識海秘境,這可不是垃圾秘境。

「南無疆也許知道什麼!」

南無疆,這是一代的徒弟,一代死的挺早,開府不久后就死了,難道還有別的原因?

關鍵是,這若是一代,為何這麼強?

河圖復甦也才永恆七段!

獃獃的實力,比河圖好像差不了多少,難道生前也是永恆九段?

這不是開玩笑嗎!

此刻,蘇宇恨不得馬上讓獃獃恢復記憶,你倒是說說看,文墓碑為何不祥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4章 獃獃!(萬更求訂閱)

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