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我好委屈!(求訂閱月票)

第561章 我好委屈!(求訂閱月票)

雲昊,神族山海九重境。

小人物一個,蘇宇隨意冒充的。

在這無敵當道,日月許多的七層,一個山海不是天才,那絕對不起眼……雖然這雲昊在神族小有名氣,可對蘇宇而言,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小人物。

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好處,沒幾個人會關注他們。

哪怕一些凌雲天才,也比他們出名。

所以,這些人才會來撿屍,可惜沒撿到,真正的天才和強者,那是不屑於來撿屍的。

蘇宇身邊,還有個同伴,也是神族的,年紀挺大了,對方不是通過名額進來的,而是走特殊通道進來的,算是運氣,和雲昊同族,湊合到了一起。

沒撿到屍體,這老神族有些遺憾,一邊和蘇宇往外走,一邊感慨道:「以前,撿過一回屍,撿的是古仙族和人廝殺后留下的,大賺了一筆,萬族天才強者,人族最摳,什麼玩意都帶走了,仙族最大方,很多時候,一些低等寶物都懶得看……」

人族最摳!

好吧,這個沒毛病,人族窮,一滴精血都是好的,能給你留下寶物才怪了!

蘇宇一臉的尖酸,「誰讓咱們沒天賦,沒靠山呢!咱神族的天才,資源也不少,寶物也一大把,也沒見誰多了用不掉,丟點給咱們!」

那老神族四處看了看,輕聲道:「行了,別抱怨了!你算還不錯了,天眸神族,好歹給了你一個名額……」

蘇宇再次尖酸道:「那是他們怕死,也許早就知道這次危險無比,故意讓我來送死的!」

「雲昊,這話可就不對了,我想求一個還沒求來呢!」

老神族感慨一聲,年輕人啊,太浮躁。

雲昊雖然不算年輕了,可比起他,經歷的太少。

蘇宇哼了一聲!

也沒再說,是的,雲昊就是這麼尖酸。

他抬頭看了看天空,看到了不少無敵,撇嘴道:「老郝,你信不信,這些無敵,在外等著,待會也不敢殺摩多那,就算殺,魔族也不答應!有靠山就是好,把仙族殺了個底朝天,屁事沒有!」

「你這張嘴,消停點吧!」

老郝很無奈,雲昊這張嘴,就閑不下來。

無敵你也敢誹謗?

真想死了?

蘇宇不再說什麼,嘀咕道:「河圖要殺上來,七層彼此互相廝殺,也不安生!人死的越來越多,這兩天日月不斷墜毀,我看日月都死了不少!這麼下去,我們這些山海還能活?」

「一個個的,根本沒把我們的命放在心上!」

蘇宇吐槽了幾句,「咱神族的神王大人們,也不說給點好處,害的我們白來了一趟,不得不冒險出來撿點寶物……」

「行了!」

老郝再次打斷了他,差不多得了,再這麼下去,他都不想和雲昊一起了,太容易招惹麻煩了。

蘇宇嘟噥幾句,這次沒再說了。

抬頭看了看天,問道:「啥時候能解開封印?」

「快了,這裡和外面不一樣,一天就可以解開!」

「那也還需要一點時間……」

蘇宇忽然朝府邸深處看去,小聲道:「老郝,去看看九葉天蓮咋樣?哪怕摸不到,聞聞味道也是好的,也許聞了能晉級呢!」

「你做夢吧!」

老郝笑道:「你都沒辦法靠近,現在那邊上也許都有無敵存在……」

「看看又沒事!」

蘇宇不以為意道:「我們又拿不到,看看不行?你就說去不去吧,反正我感覺其他地方沒什麼好東西了,七層好像沒什麼寶物,早知道……算了,知道也沒用,下面都很危險。」

「七層寶物還是有的,但是太危險,你拿不到,恭王府的九葉天蓮不算七層最強寶物,這當年只是恭王的賞花池,七層還有其他寶地,關鍵你去不了,去了回不來。」

「哎!」

蘇宇嘆氣,老郝笑道:「行了,別嘆氣了,我陪你走一趟看看九葉天蓮,其實沒什麼好看的,我們都沒辦法靠近!」

說罷,兩人一起朝深處走去。

這一路上,也遇到了一些其他人,包括神族,不過看到雲昊,不是皺眉,就是避開,雲昊這傢伙,有些尖酸,說話難聽,還沒分寸!

也就老郝和他同族,加上雲昊能進來,家族多少有些勢力,家中有位準無敵老祖坐鎮,這才拿到了名額,老郝也有溜須拍馬的意思在裡面。

大人物,他搭不上,倒是雲昊,可以勾搭一下。

還是同族,也更好一點。

這些,蘇宇都不去在意,他現在就是雲昊,自己把自己當雲昊了,此刻的蘇宇,他正在緩慢提升自己,凌雲二變完成,需要一點時間去消化,去吸收。

一旦徹底完成,那蘇宇肉身戰力突破380萬竅之力,那就厲害了!

當然,現在的蘇宇,正在逆轉元氣中。

此刻的他,沒有吸收死氣了,怕死氣太濃郁,被人發現,現在陽竅全靠吸收他自己的元氣,勉強夠吸的,但是一旦戰鬥,恐怕就沒辦法維持了。

這也是星月不來,蘇宇不太想開陽竅的原因。

現在星月來了,開了陽竅倒是沒什麼,但是也得小心吸收死氣過多,被無敵感應出來,死氣和元氣差距還是有點大的。

「奪取九葉天蓮,修鍊文明志,開神竅,奪神竅修鍊之法,雙雙晉級山海巔峰……」

這一刻,蘇宇有自己的規劃。

殺人,其實不重要。

但是,九葉天蓮真的很重要,他很需要這東西,否則,靠自己,沒有十年八年的,他能進山海?

肯定沒戲!

唯獨九葉天蓮,才是他唯一的機會,這樣的寶物,上古之後,大概也很難找了。

一邊想著,蘇宇兩人一邊走著,很快,到了一個巨大的院落外。

而門口……此刻卻是有多位強者在盤坐修鍊。

只是門口而已!

不是無敵,都是准無敵境的強者。

神魔仙人龍各族有無敵的,幾乎都有一位準無敵在看守坐鎮。

人族這邊的那位,蘇宇掃了一眼,居然還認識,程墨。

程墨是准無敵?

蘇宇意外,不是吧,這位不是日月九重巔峰嗎?

還是說,剛踏入准無敵的?

怎麼讓他來這鎮守了?

多危險啊!

其他各族的,大概都是老早就進入准無敵境的強者吧。

他也沒細看,程墨可能踏入了准無敵,但是也難說,也許還是日月九重巔峰,人族這邊,准無敵現在不多了,上次不少人突破了,也死了幾位,還有幾位突破失敗重傷了。

所以這一次,進來的准無敵,好像就雲塵、藍天這幾位,關鍵是,藍天你根本別指望,雲塵的話,蘇宇不知道他在哪,沒看到他。

算下來,程墨可能就是無敵之下最強者了,他來這,倒也說的過去。

正想著,一尊神族准無敵睜眼,看到兩人,皺眉道:「雲昊,你們來作甚?」

蘇宇拱拱手,堆笑道:「大人,我們想看看九葉天蓮的樣子……」

「胡鬧!」

那銀色長發的准無敵,呵斥道:「離開此地,此地任何人不得進入!」

顯然,這些傢伙都是在這把守的,不給其他人進來搗亂。

蘇宇訕訕,「那……那我們在院牆邊上看一眼就行,大人……我們好不容易來一趟,一無所獲,看一眼,也許有些收穫。」

那銀髮強者冷笑一聲,「隨你們!但是提醒你,除了這道院門,其他地方,都無法進入,一旦躍空而入,危險無比,自己衡量!」

「多謝大人!」

蘇宇也不多說什麼,雲昊尖酸,那也是看人,哪敢真在准無敵面前尖酸。

很快,和老郝一起,跑到了旁邊一處院牆邊,其實不止他,此地還有一些其他人,都半浮在空中,腦袋冒出院牆一點點,朝內部看去。

神魔仙人都有,人族這邊,也有幾個傢伙在,蘇宇還看到了比較熟悉的人,秦昊。

秦家這位老二!

大概也是最慘老二,到現在還是日月八重,其他老二都強大的可怕,唯獨他,慘兮兮,日月九重都沒踏入。

秦昊正帶著幾人在觀察,感應到了有新人來,側頭掃了一眼,沒太在意,繼續朝內部看去。

而蘇宇,也避開了他們,走到了一旁幾位神族所在的地方,和老郝騰空而起,沒敢冒頭太高,也隔著院牆,朝裡面看去。

第一眼,蘇宇就看到了一朵巨大的蓮花,在院落中一個水池中央綻放,此刻,已經開了4片葉子。

蓮花搖曳,帶著絲絲光點,那是吸收精華。

近距離一看,蘇宇發現,和笑口蓮真的太像了!

幾乎無法辨別!

院落中,是一個巨大的池塘,而在池塘中央,蓮花不遠處,有個湖心亭一般的建築,在這建築中,啥也沒有,不,有,有一柄長刀,懸浮在空!

而刀下,好像有道若隱若現的門戶!

「死靈通道!」

蘇宇心中恍然,好近!

死靈通道距離九葉天蓮,居然這麼近,不到千米的樣子,對於強者而言,瞬間踏至!

難怪,難怪都不敢讓死靈出來。

這出來了,不會直接被死靈毀滅了這玩意吧?

當然,規則允許的情況下,這些死靈出來,如星月,那都是直接出現在殺人的地方,而不是從出口出來,出口出來,那是不允許的。

但是,一旦沒了這把刀,是否死靈就可以直接出來了?

「寶物真多!」

此刻,老郝忽然感慨道:「九葉天蓮,神兵寶刀,這一池子水,恐怕都是寶物,否則蘊養不出九葉天蓮!」

蘇宇卻是腹誹,這水哪來的?

這鬼地方……不是老周的通天竅所在嗎?

是的話,在他這有水……好吧,這應該是在內部,內部有水也正常,難道是腸道口?

蘇宇胡思亂想著!

倒是個肥沃之地,九葉天蓮大概率是外來移植栽種下來的天材地寶,恭王當觀賞荷花用的,看樣子上古時代,這些人王的確很強。

這寶物,都當觀賞寶物來看了。

院落中,除了這一個池塘,沒啥別的了,九葉天蓮其實不止這一朵,但是整個池塘,唯獨那一朵在綻放,蘇宇看了一眼,每隔幾千米,都有一朵。

整個池塘,蘇宇數了一下,總共9朵,只是這一朵,這一次會綻開。

難怪之前就有消息泄露出去,仔細一看,整個池塘中,起碼還有幾朵,也會在未來綻放,就是不知道還有沒有未來了。

一群人都跟小孩子似的,一個個的探著腦袋朝裡面看,門口那邊,那些准無敵也懶得管。

反正不走門口進不去!

蘇宇身邊,老郝小聲道:「等無敵采走了這寶物,不知道我們能不能進去,能進去的話,也許也能弄點好處。」

他話音一落,旁邊,一位神族青年就嗤笑道:「別想了!這地方,哪怕九葉天蓮被採摘了,也不允許任何人進去,這是長久的寶地,哪怕無敵採摘,也不會破壞根莖,根據記載,上一次採集到九葉天蓮的強者應該是採集的第八朵……你們看那邊,那一朵最小的,大概再過幾百潮汐又能成熟了……這可是萬界的寶地,哪會給我們進去破壞!」

蘇宇看了一眼,整個池子中,總共有9朵,其中一朵便是快成熟的那朵了。

對方說的第八朵,就在要綻開的那朵附近,的確是最小的,幾百個潮汐,那就是幾千年後會成熟一次了。

那上一次什麼時候採摘的?

總共9朵,現在第9朵都開了,前面八朵都開過了,豈不是最少有8個人拿到了九葉天蓮?

蘇宇心中想著,不知道拿到的人,是掛了還是活著。

活著的話,應該是知道如何採摘這玩意的。

他沒再看天蓮,而是看向那個湖心亭,那亭子中,唯有一把刀,一把懸空的刀,好寶貝!

哪怕沒拿到手,哪怕看起來很平凡……蘇宇也喊一聲好寶貝。

鎮壓通道的兵器,那肯定是神兵!

神兵,都是好寶貝。

蘇宇寶貝多,再多,他也沒有神兵,只是文明志算是神兵雛形,想晉級到神兵,也許這輩子都沒希望,雛形是雛形,可不是真的神兵。

真正的神兵,威能強大無比,比如獵天榜,都能覆蓋諸天傳遞消息,收集氣息,強大的可怕。

蘇宇全部家當加在一起,都未必能換來一柄神兵。

這就是神兵的價值!

如今的諸天萬界,也沒有神兵師了,沒人可以鍛造出神兵來,唯有想辦法,鍛造天兵,然後讓天兵晉級,而這,不算是神兵師,哪怕晉級成功也不算,因為沒辦法直接打造出來。

那些半皇,用的也只是巔峰天兵,可見神兵罕見。

蘇宇也不閑著,直接問道:「那把刀,真的是神兵嗎?多少道金紋的?恭王都死了,這刀難道還能用?」

一旁,一位神族日月呵斥道:「在這,少說這些!哪怕上古強者真的死了,也許也有殘念留下,那刀是神兵,神兵有靈,你以為神兵和地兵一樣?神兵也有靈智,明白嗎?」

說恭王,小心這刀忽然給你來一刀,你就完蛋了!

蘇宇瞬間閉嘴,好吧。

神兵有靈……他自己就是鑄兵師,大體上明白一點,還得看鑄造手段。

比如蘇宇的文明志,一旦成為神兵,那每一頁書頁中的虛影巨獸,其實是具備一定的靈智的,這就是神兵有靈。

比如老趙鍛造的大鎚子,若是晉級神兵,那他蘊養神文在內,老趙若是掛了,神文還在,那也有些靈性,神文若是也崩了,那就不具備了。

還有一些鑄兵師,喜歡用人鑄法。

比如胡琪,之前鑄了一位日月,這樣的話,對方的殘念存在,也會具備一些靈性。

不知道這兵器,是怎麼鑄的。

若是人鑄法,那最危險!

人鑄法,那代表是邪兵,主人死了,這兵器也許會失控。

「應該不是人鑄法,否則,不會守規矩,在這鎮壓通道,大概率是正統的鑄造之法!」

蘇宇默默看著,眼中溢散出淡淡的光芒,朝內部看去。

他想看看,有沒有辦法把死靈給放出來……至於放出來有多大麻煩,跟他有什麼關係!

這鬼地方,人吃人。

你不吃人,別人就吃你,若是知道他蘇宇在這,蘇宇懷疑,仙王們連摩多那都不管了,哪怕真的是摩多那殺了玄無極他們,他們也會第一時間聯繫魔王們來殺蘇宇。

因為,這是多位半皇的命令。

「不太好辦……但是不是完全沒辦法!」

蘇宇心中判斷了一下,這種兵器,不是沒辦法掌控的。

需要幾點,第一,血脈。

第二,功法。

這兵器若是恭王的,那需要恭王後裔血脈,或者恭王當年修鍊的功法,如此一來,有希望掌控這把刀。

「河圖,好像就是恭王血脈。」

這是蘇宇在仙族那邊聽來的消息,他也不知道真假。

但是河圖死了,人都死了,這血脈自然也就斷了。

「那隻能靠功法了,死靈好像不行,死靈形態都變了,功法大概也不一樣了,這麼說,哪怕河圖,大概也難以拿到這柄刀了!」

正常事,否則,河圖大概早就來拿了,他又不是沒進來過。

看完了刀,再看九葉天蓮。

蘇宇一個個念頭閃爍,就是沒想到,該如何順利拿到這東西,太難了!

正想著,蘇宇忽然聽到別人的議論,頓時朝遠處看去,就在池塘深處,或者說,都快到恭王府後門了,那邊,空中有個旋渦。

距離湖心亭大概萬米,那是八層入口!

耳邊,有人在小聲說著,「八層聽說寶物更多,因為有無數強者府邸在那邊,強大的可怕,都是皇,隨便漏一點,就夠咱們吃飽了!可惜,沒辦法上去!」

「上去?想什麼呢!聽說八層是真的有上古強者在裡面生存,還活著……只是聽說,當年有人想上八層,強闖進去了,無敵強者,被人一拳頭砸死了!」

「真的假的?」

「當然真的,老祖宗說的,具體是不是,這個你問老祖宗去!」

「……」

八層!

摩多那也想去八層,好像還想去上古魔皇的府邸,奪取什麼寶物,瘋了差不多。

但是蘇宇之前也聽仙王說了,若是有職司,回去八層述職,好像是給進去的。

但是……蘇宇等級好像有點低。

給進去,也未必能亂動。

他是古城之主,而古城之主,嚴格來說,以前應該是將軍一級,天滅這些人,一開始其實都是城主,後來死氣太濃郁了,沒辦法了,才石化了去鎮守,開始挑城主來分擔壓力。

蘇宇有鴻蒙古城的城主令,真要算下來,按照上古規則,也許還算是封號將軍一級的,比侯低一些,但是比一般的傢伙要高等多了。

「八層入口這麼近嗎?」

蘇宇心中想著,那躲入八層?

奪取了九葉天蓮,就往八層跑?

「關鍵是,其他人也未必不可以去的,比如天部部長,監天侯是侯,天部部長也許是能被冊封一個封號將軍的!不止如此,上古的老古董,就沒其他侯和封號將軍活著?」

蘇宇頭疼,越想越麻煩。

你就算能奪寶,但是有一點,你未必能跑掉,一大堆無敵盯著你,你跑個屁啊!

八層……死靈界!

真拿到了寶物,好像只有這兩條路才是後路。

跑到了八層的話,你也未必能跑出去。

出了星宇府邸,你怎麼回城?

外面,無數無敵在盯著你。

就這麼短短一截距離,夠自己喝一壺的了。

「不奪寶,低調點,那還好,沒啥大事!奪寶成功了,那就無法低調了,身份必然暴露,那時候想出去就難了!」

「也許只能走死靈通道,跨越死靈界,然後再回古城了,星月能來,那我就能回去!」

蘇宇心中想著,再一想……太他么危險了。

真到了死靈界,星月搞不好都要想辦法幹掉自己,在這還得守規矩,進去了,那可就不用了。

蘇宇在想著退路,哪怕沒奪寶成功,也得給自己找個退路。

「或者在傳送回去的時候,坑殺那些傢伙,但是出去的人少,我身份還得暴露……」

麻煩啊!

他這邊還在思考著,遠處,忽然再次傳來劇烈的轟鳴聲!

這轟鳴聲巨大無比!

下一刻,河圖的笑聲再次傳來,「繼續啊,本座今日非要上來!」

轟隆隆!

巨大的響聲傳來,兵器在飛舞,拳腳凌空。

而此刻,蘇宇忽然眼神微動,他看向後院中的那把刀,此刻,那刀,居然微微顫動了一下,而隨著這顫動,那湖心亭中,好像有淡淡的死氣溢散了出來。

此刻不止他,那些守門的准無敵,紛紛眼中神光爆發,朝那邊看去,下一刻,一尊仙族准無敵喝道:「小心,通知諸位無敵,河圖有別的心思,這鎮守神兵,好像在波動!」

很快,一尊准無敵,聲音宏大,傳遍四方,「諸位大人,河圖在震蕩鎮守神兵,有意開啟死靈通道,諸位大人小心!」

此話一出,河圖頓時罵道:「狗眼還真尖,這地方,是本座的老巢,你們霸佔了本座的地盤,想阻攔本座回家,等著瞧!」

話落,震蕩聲再次消失,很快,那邊消停了。

一瞬間,幾位無敵飛來,沒能入城,而是站在虛空中朝湖心亭看去,有無敵皺眉,聲音傳了下來,「盯緊這裡,河圖有意震蕩神兵,偏移通道,再有任何異動,馬上通知我們!還有……恭王府內,不允許再有日月九重以上的廝殺,否則……哼!」

這裡,引出了無敵死靈,便會導致封府,他們這些無敵也很不爽。

所以此刻,也下了限制,不允許准無敵再在這征戰。

這無敵說完就要走,不過很快,一尊仙王冷冷道:「先不說這些,封禁一開,魔族這邊,是主動交出摩多那,還是我們親自去接他?」

那來的無敵,正是魔族的魔王。

聽到月蝕仙王的話,凝眉道:「諸位非要這時候添亂嗎?仙魔真的開戰,少了十多位無敵,誰來阻攔河圖他們?至於摩多那擊殺玄無極他們的事,等出去了再說!現在,仙族要給其他種族撿便宜嗎?」

月蝕仙王冷漠道:「這麼說,魔族不願交出摩多那了?」

那魔王也冷冷道:「仙族是不是覺得,諸天萬族,都得聽你們的?是不是覺得,如今的魔族,便懼了你仙族?我說了出去再說,仙族要強動摩多那嗎?」

月蝕仙王冷厲道:「若是如此,那就休怪我們也壞了規矩,反正玄無極他們都死了,吾等五位仙王,屠殺你們魔族小崽子還是可以做到的!」

「你試試看!」

那魔王爭鋒相對,而月蝕仙王,冷笑一聲,卻是不多說什麼。

那就試試看!

這一代的天才被殺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仙族數量是不少,可是,真惹急了仙族,那就都壞了規矩,殺便是了!

無敵不好殺,無敵之下還不好殺?

他這一冷笑,魔王也是心中暗罵,這事的確不好辦。

摩多那這混蛋,也是夠狠。

你把陽弧殺了都沒事,你把這些天才都給殺了,這下好了,仙族無所顧忌了!

反正他們的天才死了!

既然如此,他們也亂殺好了,大不了無敵開戰,無敵不容易死,無敵之下……死光了仙族都不心疼了!

我不好過,你們都別想好過!

魔王眼神變幻,很快冷喝道:「仙族別給我發瘋!別忘了,人族,神族,龍族……都有大量天才進入,你仙族運氣不好,死光了,就要拿各族開刀嗎?」

他得攪渾水再說!

仙族沒幾個天才了,無所顧忌了,可大家都有。

此話,雖然大家都知道是禍水東引,可這一刻,遠處,還是有淡漠聲傳來:「仙魔之爭,有些事,還是要守一些規矩的,不然,你殺我家小輩,我殺你家小輩,那就亂了套了!這麼亂殺,諸天萬族,早就滅亡了!萬界不滅,萬族昌盛,便是還有一些規矩在!月蝕仙王,永恆之下,殺摩多那,殺了他,那是他實力不濟……永恆還是不要參與了,免得被人笑話!」

那是一尊神族的神王,很快,龍族那邊,也有龍王淡漠道:「仙族這邊,還有不少後輩在,幾位仙王何必大動干戈。」

人族這邊沒吭聲,隨便你們打去,別牽扯我人族就行。

這次很爽!

人族還沒等到機會被人針對,仙魔居然先鬥了起來,這就很痛快了!

大家都不願意仙族撕破臉,這也是明擺著的。

月蝕仙王臉色冰寒,冷冷道:「那便走著瞧!諸天萬族,還沒有哪一族,殺我仙族這麼多人,不受懲罰的,別說區區一個摩多那,哪怕魔皇,殺了玄無極他們,也得給我們一個交代!」

大家都在抗拒他們胡亂殺戮,月蝕仙王也知道,此刻不要再說那話,免得引起大家的反感,聯手針對他們。

可是,這個仇,不能不報!

而就在此刻,一道淡漠聲傳來,「摩多那不是胡亂殺戮之人,也許有些誤會!也許是被人脅迫了,也許有其他原因,甚至被人取代了都有可能……我看,還是查查人族藍天在哪!至於之前的魔皇之力,隔著封禁,誰又能判別真假?藍天和魔族打了多年交道,還有魔道分身……他取代了摩多那,偽裝摩多那,都是有可能的!」

此話一出,人族那邊,夏龍武聲音冷冷傳出,「隆躍,少把髒水往我人族頭上潑!你族摩多那自己都承認了,怎麼,還要指鹿為馬?」

那魔族強者,卻是聲音淡漠,「只是提出一個可能罷了!甚至剛剛出現的就是摩多那,但是,記憶被藍天篡改了,也不是不可能!否則,摩多那哪有本事殺了那麼多強者!戰奎再強,殺了陽弧之後也廢了……何況,我曾感應到了,第一道隕落異象,好像便是戰奎的,而不是陽弧的……這說明什麼?說明戰奎先死,我就算他重傷了陽弧,摩多那真的能輕易擊殺那些人?我看他傷勢都不重,怎麼可能!哪怕吞噬魔皇精血,他也沒那麼強大,藍天,我看他可以做到!」

此話一出,哪怕仙族,也有些動搖了。

不是毫無道理的推測!

而那魔王,再次道:「藍天若是此刻在恭王府內,他就有這個嫌疑,除非,他出現在恭王府之外,那我就……」

「你找我?」

就在這一刻,遠處虛空,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撫摸著鬍鬚走出,笑呵呵道:「你是在找我嗎?」

那魔王微微一怔,很快淡漠道:「藍天,沒必要如此,解釋便是掩飾,你分身無數,誰又知,誰才是你的真身,看來你心虛了,否則,何必如此著急現身。」

這一刻,恭王府中,蘇宇都驚嘆!

我去,厲害啊!

這強詞奪理的手段,沒誰了。

藍天不出來,那就是有嫌疑,藍天出來了,那就是掩飾,反正,魔族是打定了主意,髒水潑給藍天了!

人是藍天殺的,哪怕不是,也是藍天控制了摩多那,反正,就是藍天!

至於摩多那,那是無辜的。

不得不說,蘇宇都有些羨慕了。

這很爽啊!

一群魔王,都在為了摩多那睜眼說瞎話,栽贓給藍天……也就他和藍天不錯,不然蘇宇都得說一聲,真爽,他要是摩多那,大概都得感激。

魔族,還是給力!

當然,不爽的是藍天和人族,可這和魔族有啥關係?

他們會在意藍天爽不爽?

果然,遠處,幾道氣機爆發,是人族強者的氣機,秦鎮更是怒喝道:「好厚的臉皮,你魔族摩多那親自承認,也能栽贓過來!」

那魔王淡漠道:「人族這一次,沒死幾個人,倒是我們各族,損失慘重!是非曲直,大家心裡有數,是不是人族的計謀,大家也該清楚!摩多那是我族極其重要的人物,殺玄無極,栽贓摩多那……好算計!仙族諸位道兄,可別上了當,真要仙魔開戰,不知道便宜了誰呢!」

就在這時候,玄赫王聲音傳來:「月蝕,暫時不要衝動!隆躍道兄說的不無道理,是非曲直,不行的話,出去再細查!誰殺了我們的人,不會不報,遲早的事!」

月蝕仙王冷哼一聲,眼神閃爍。

而遠處,藍天也是有些抑鬱道:「這……何其的無辜,我太冤枉了!」

他一臉的無奈,「豈能如此,豈能如此污人清白!我藍天,下手沒這麼黑啊,要說下手這麼黑的,蘇宇那小子還差不多,你們怎麼不幹脆污衊給蘇宇好了?就說他來了,藏在人群中,是他乾的好事,偏偏污衊我作甚?」

「……」

蘇宇剛剛還同情這位,現在,一點不同情了。

去你的!

潑髒水給你,也是活該,你這老傢伙,居然還把髒水給我潑來了,跟我有啥關係?

我都沒進星宇府邸!

是的,我都沒進來,我不是還在古城中嗎?

蘇宇心中嘀咕,藍天這變態,真慘……魔族真不是東西,這鍋都能丟出去,太慘了。

他正想著,藍天委屈道:「你們冤枉我,為什麼要這樣?我太無辜了,真不是我……」

他委屈巴巴的,姿態卻是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下一刻,他手中忽然出現一道人影,一臉委屈道:「你們居然冤枉我,虧我還想放了這位仁兄,我不放了……」

嘎吱一聲!

轟!

一道接近滿日的大日墜毀,那是一尊准無敵,到死,都沒說出一句話來,被藍天活活捏死!

藍天一臉委屈,在一尊神王瞬間出現的時候,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委屈聲依舊傳盪虛空:「我好委屈啊,真不是我,我太委屈了……我委屈的好想發火,你們不是人,你們冤枉我……你們冤枉我啊……」

無數道聲音,在整個七層傳盪,這一刻,哪怕一些無敵都變了臉色。

四面八方,一個個藍天出現,一個個都在喊冤。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那些藍天,都只有一個表情,委屈。

「你們為何要冤枉我?」

「我好委屈啊!」

「……」

瘋子!

這一刻,那尊神王忍不住大罵道:「那也和我神族無關!」

艹!

魔族乾的事,你殺我神族強者做什麼?

該死的混蛋!

這瘋子,實力好像更強悍了,一尊准無敵什麼時候被他擒拿的,他們完全沒感應到。

「我不管,我委屈啊……我好委屈……」

藍天聲音依舊傳盪,這神王迅速破空斬殺了數道身影,卻是沒有任何效果,藍天的聲音還在傳盪:「我太委屈了,我要發火了……我給魔族一個機會,給我道歉,不然……我就發火了!」

這一刻,幾尊魔王都變了臉色。

這瘋子,這麼難纏嗎?

才日月九重而已,准無敵都不是,因為他沒三世身,只有他說的那亂七八糟的萬道身。

「人族要挑釁萬族?」

有魔王冷喝,「噗!」

一道刀光直接亮起,夏龍武怒道:「真當我人族好欺?藍天和萬天聖已經叛出人族,還要如何?有本事你們自己去殺去!」

而此刻,藍天幽怨聲再起:「沒啊,我沒叛變,我和天聖要再建人族,我沒叛變,我好委屈啊……」

「……」

神經病!

夏龍武都無奈了,算了,不理會他。

這瘋子,說實話,他都覺得難纏,聽他喊冤,他都有些不寒而慄。

而避開刀光的那魔王,想了想,也沒再節外生枝。

管他呢!

黑鍋丟給藍天就行,也沒必要非要和人族糾纏。

……

「起雞皮疙瘩!」

這一刻,蘇宇附近,數位強者都低聲說著,被藍天弄的。

這傢伙不是無敵,可一位位強者,都有些懼怕。

殺准無敵跟殺小雞似的,這傢伙真的是日月九重?

而神族這邊,一個個臉色都有些難看,鬱悶無比,魔仙對峙,栽贓你藍天,你殺我神族強者做什麼?

果然,神經病無法理喻。

蘇宇附近,一尊神族強者,傳音神族眾人道:「小心點,都避開這個瘋子,這個瘋子徹底瘋了,殺誰都不稀奇!可惜我神族強者了……」

說不出的無奈,神王到處追殺都沒找到他本尊,鬼知道這傢伙到底在哪。

而藍天那幽怨聲,依舊在傳盪。

蘇宇甚至覺得,有些驚悚……這他么跟老周的怨念,都快集合到一起了,藍天,你可別鬧了,別把老周喚醒了!

是的,藍天按理說沒辦法聯繫到老周的,可是蘇宇有點感受,老周……好像有些波動了。

難道說,老周也是變態?

我去!

PS:求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1章 我好委屈!(求訂閱月票)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