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你知我知秦鎮不知(萬更求訂閱)

第562章 你知我知秦鎮不知(萬更求訂閱)

變態的藍天!

蘇宇偷摸著開啟了一下360竅穴,耳邊,很快傳來了老周的咆哮聲。

「我好委屈!」

「……」

蘇宇懵了。

卧槽!

我聽到啥了?

我幻聽了?

他迅速關閉一竅,再聽,外界,藍天分身還在四處遊盪,凄厲喊道:「我好委屈!」

蘇宇懵了一下,再開竅。

「我好委屈!」

雙重的我好委屈!

蘇宇要瘋了,死了死了!

完了完了!

老周……這是和藍天共鳴了?

我去!

他好委屈,是的,老周再喊委屈。

卧槽!

「我好委屈啊!」

這一刻,老周的聲音,衝擊的蘇宇腦袋都要漲破了,身邊,老郝看他面色發白,連忙道:「沒事吧?」

蘇宇臉色發白,看向外面,有些顫慄道:「沒事,藍天這瘋子,好邪惡!」

老郝心中鄙夷,人家在外面,你怕什麼?

真是的!

不過,藍天這瘋子的確滲人的很。

而蘇宇,卻是駭然,藍天這是真把老周刺激到了啊,這是情感上的共鳴?

還是大道上的共鳴?

蘇宇確定,藍天沒開啟360元竅。

那為何會如此?

老周不是只能聽到自己的話嗎?

而下一刻,蘇宇都有些幻覺了,外面的藍天,還在凄厲叫著,「我好委屈啊,不是我乾的,你們冤枉我!」

……

一位位無敵,也是無語。

你夠了吧?

有無敵喝道:「藍天,瘋夠了嗎?」

差不多得了!

魔族說你乾的,你乾沒乾的,魔族和仙族又沒說現在找你麻煩,雙方就是需要一個台階,你一個路人,老是慘叫什麼!

無敵都有些瘮得慌!

「我委屈啊……你還污衊我是瘋子!」

藍天再次慘叫,而下一刻,有無敵變色,喝道:「大膽!」

就在此刻,正在尋寶的一些人,忽然,四面八方都出現了藍天,男女老少都有,藍天委屈道:「他們污衊我,我好委屈,我要發火了!」

噗嗤!

利爪穿透一位位外出尋寶的強者,藍天可憐兮兮道:「他們污衊我啊,你們融入我身,為我作證,真的不是我殺的!」

這一瞬間,整個七層,出現了上千個藍天。

這一瞬間,藍天擊殺了三四十位強者。

有日月,也有山海。

轟!

有無敵直接朝那些分身拍去,而很快,無數藍天慘叫道:「你們還打我,打我!你們污衊我,還打我,我不怕,我不怕啊!」

「我要把你們全部都化為我的分身,一起跟我委屈!」

此刻,一個個藍天,氣息強大無比。

整個七層,忽然都有怨念瀰漫。

我委屈啊!

雙重委屈聲,衝擊著一位位無敵的腦海,此刻,哪怕人族幾位無敵,也變了臉色,朱天方暴喝道:「所有人族,封閉六識,回歸府邸!」

「快!」

不止他,其他無敵,也紛紛暴喝。

而這一些,不在恭王府的那些人,都聽到了一陣凄厲的喊冤聲!

「我好委屈!」

……

七層。

一處深山中,一頭巨大的食鐵獸,正在吃東西,聽到這聲音,爪子揉了揉耳朵,兩個黑眼圈都收縮了一些,咕噥道:「大瘋子,吃的都想吐了。」

那瘋子的聲音,太刺耳,它想吐。

埋怨了一句,食鐵獸繼續吃著,吃著吃著,抬頭朝四周看去,嘆息道:「好像引起了什麼了不得的變化,藍天……人族藍天,完了完了,這是不好的兆頭啊!」

……

另一處,一間府邸中。

空空倒吸一口氣,「麻煩,這神經病,這是引起星宇府邸本身變化了?」

此刻,那凄厲的委屈聲,在所有人耳中傳盪,震蕩天地。

弱一點的,沒人護道,直接就被這音波衝擊爆炸了意志海!

空空吸氣,他么的,真邪門。

人族藍天什麼時候這麼可怕了?

……

七層壁壘處。

雲塵變了臉色,迅速道:「別動!」

一層光罩出現,籠罩了其他人,白楓卻是眼神雪亮,而吳嵐,也是興奮不已,兩人壓根沒管那個瘋子,而是看到此刻壁壘的變化!

原本一直無法打開的壁壘,此刻好像過於興奮,出現了一條細微的裂縫。

白楓甚至感覺自己看到了粗大無比的血管!

「進去!」

白楓興奮無比,而雲塵,臉色變幻道:「前路未知,一旦進入,可能出不來了,不要貿然行動!」

「朝聞道,夕可死!」

白楓興奮道:「多謝雲塵師祖幫忙,師祖可以回去了,吳嵐,我們走!我好像看到了這一生最美的場景!」

吳嵐笑道:「白老師,我可沒看到,好像只有血……」

一瞬間,兩人飛入裂縫,白楓聲音傳來:「勞煩師祖,帶其他人離開!」

此刻,他們這邊,還有吳琦、吳嘉在。

雲塵臉色一變,剛想說什麼,吳琦面不改色,踏空而入。

雲塵伸出去的手,有些無力地放下。

他看著白楓,看著吳嵐,看著吳嘉這弱小的丫頭,也興奮地跟著跳了進去,一時間,心情複雜到了極致。

朝聞道,夕可死!

文明一道,上下而求索。

一代府長,聯合各大府,創建了求索境,便是求索未知,探索未來。

很多人,這一生都在求索。

一代在求索,葉霸天在求索,萬天聖也在求索,求一個未知,索一個未來,所以,萬天聖修了萬道唯我,藍天修了萬道皆我,葉霸天修了霸道唯一……

雲塵忽然有些苦澀,再聽藍天的凄厲聲,忽然失笑,「你這瘋子!」

笑罵一聲,有些悵然若失,這一刻不知是該開心,還是該無奈,多神文這一脈,好像永遠都是這些瘋子當道,沒一個正常人。

倒是我……有些正常的過分了!

雲塵空落落的,是的,這一脈,也許只有我太正常了,而我師父……也許也是如此吧。

不變態的多神文系,不瘋狂的多神文系,還是多神文嗎?

我們斯文,我們要面子,可我們……都該是瘋子。

不是瘋子,如何配成為多神文?

今日,這些瘋子,進去了,那裂縫在變小,雲塵不知道,是否還能出來,裂縫已經在收縮,可是他還是決定進去看看。

這裂縫很強大,之前他攻擊了很久都沒打破,現在開啟了,也許真有一些未知的東西等待我們去探索!

「哎!」

一聲說不出是開心還是惆悵的嘆息響起,片刻后,雲塵在裂縫關閉的最後一刻,也踏入了裂縫中,既然都瘋了,那就瘋狂一下好了!

……

砰!

炸裂聲,此刻響徹整個七層。

瘋狂的藍天,邪惡的哭喊聲,衝擊著所有人的意志海,弱者無人庇護,瞬間炸裂!

小族的,古族的,沒有無敵的,在外探險的,沒進古宅的……

這一刻,不斷有人在爆裂!

整個七層,開始微微動蕩起來!

而入口處,河圖和獃獃忽然再次殺出來了,河圖大喜過望,哈哈大笑,「天助我也!」

而這一刻,多位無敵,紛紛出手,氣炸了肺。

有人埋怨地看向那魔族的魔王,艹你!

你怎麼把藍天這瘋子招惹到了!

藍天現在真身不現,居然引起了七層動蕩,現在好了,河圖衝擊,內外夾擊,麻煩大了!

沒人顧得上藍天了,顧得上也沒用。

真的找不到他!

有無敵已經殺了上百個藍天了,可是,越殺越多,越殺,虛空中出現的藍天越多,這瘋子好像分身無數!

第一次,大家覺得對付一個非無敵這麼難!

好吧,也許不是第一個這樣的了。

萬天聖,蘇宇,這些人就沒有好對付的。

人族,越來越瘋了。

也許是最後的瘋狂?

……

與此同時。

後院中,那荷花池中的湖心亭,當中的長刀也在顫動,河圖又來了!

而此刻,隱約間,甚至看到一道門戶在開啟了,好像有死靈出現,不過,那長刀溢散出強大的波動,好像在威懾,膽敢不守規則,踏出一步,便殺了對方!

死靈之門中,有死靈君主,陰森冷笑:「快了,快了!歸元刀也奈何不得我們了!碎了這刀,星宇府邸,便是我們的了!」

隱約間,一尊尊死靈君主,在那透明門戶中浮現,蘇宇甚至隱約看到了星月。

而這一刻,整個恭王府中,死氣好像強大了一些,一些人都在變色,守門的那些准無敵,也一個個心神不寧。

該死的!

這是要大亂嗎?

有準無敵喝道:「任何人不得靠近此地,違者殺無赦!」

……

院落外。

蘇宇也是心悸,這麼下去,藍天不會把老周徹底喚醒吧?

他懷疑,現在自己多喊幾句太山,整個七層都要崩。

他再次開啟了360竅穴,又聽到了老周的聲音,還是之前那麼委屈,那麼凄厲,他覺得他也委屈,委屈的不行。

你委屈啥啊?

蘇宇無語!

好吧,被人打造成了兵器,屁股種花,的確委屈,換成誰,也該覺得委屈。

此刻,高空中那些無敵都跑了,有的去了入口處,有的去追殺藍天了。

反正他們現在進不來,在這待著沒用。

殺了藍天再說!

這混蛋,好像引起了此地變故。

而蘇宇,則是偷摸著看了一眼獵天分榜,這一刻,分榜上瞬間浮現一些字:「情況如何?河圖是否衝擊?」

蘇宇迅速回復:「河圖來了!」

這是一個分榜寫的,第二個分榜迅速寫著:「摩多那瘋了,滅殺仙族天才……」

第三個分榜,「仙魔鬥起來了!」

「七層大亂!」

「藍天瘋了!」

「救命,我要死了……」

「天啊,我想離開!」

「……」

一瞬間,蘇宇發了起碼上百條消息,而這一刻,他四周,也有人拿出了分榜,看到了那行字,興奮道:「外面在想辦法了!」

「說什麼了?」

「快回復啊!」

獵天分榜,天才有,強者有。

而天才……被蘇宇殺了個七成,強者都在大戰,此刻,只有少數人在回復消息,而蘇宇,他分榜多,他一瞬間回復了無數條訊息。

干擾外界的判斷!

外界的那些傢伙知道什麼,哪能知道誰可信?

真要攪動仙魔大戰,那才爽,可惜,外界的老傢伙們一個個跟老烏龜似的,打起來的概率不大。

蘇宇知道這些,此刻,他四處張望,探查那些有獵天分榜的傢伙。

很快,記下了七八個人。

很好!

你們死了,分榜,你們不配拿,消息只有我蘇宇才配往外傳遞,你們沒資格!

「不夠亂是嗎?」

蘇宇心中哼了一聲,那就再亂一點。

「太山!」

一聲微不可聞的低喝傳出,下一刻,整個恭王府都在劇烈震動,轟!

一聲巨響,那邊,河圖和獃獃一拳打飛了一位無敵,哈哈大笑!

真的天助我也!

震蕩又劇烈了!

「太山呢?太山在哪?我好委屈!」

這一刻,整個七層都在震蕩,而蘇宇,遭受劇烈衝擊,臉色煞白,而身邊其他人,也比他好不到哪去,東倒西歪的,一個個臉色劇變,紛紛奔逃,朝遠處遁逃。

因為這一刻,那湖心亭也在顫動。

長刀傳出低微的顫鳴聲!

蘇宇干這事,自然不是沒有目的的,這一瞬間,他吞噬了一滴准無敵精血,總共6滴,他瞬間吞噬了一滴,一眨眼,蘇宇眼中有日月浮現,好像看到了時光長河。

其他准無敵都在警惕院子中的劇變,而蘇宇,卻是瞬間消失在原地,邊上老郝都沒發現什麼。

而蘇宇,卻是盯上了那七八個持有獵天分榜的傢伙。

眨眼間,有獨行者消失,卻是沒人看到。

太快了,也太強了!

一瞬間,四五個獨行者消失了。

而這瞬間,蘇宇回到了原地,探手一抓,原地七八位神族直接消失不見,蘇宇速度太快,實力太強,靜字和劫字神文發動,這些人哪能發現他。

蘇宇趁著四處變動的時候,眨眼間在恭王府跑了一圈,獨行者幾乎都消失了。

日月之下的直接吞噬,日月境的,他先鎮壓,免得出現異象。

瞬間殺了那些日月之下,忽然出現大量死靈,蘇宇二話不說,一堆古城令丟出,這些死靈也乾脆,沒智慧,也瞬間拿著古城令消失在原地。

無聲無息,都沒人看到他們來了,他們靜悄悄地來,帶走了一片古城令,然後就沒了。

死靈出現,死靈消失,沒人看到。

這沒看到……消失的人就不是死了,因為在大家眼中,殺人,會出現死靈的,既然沒有死靈,那自然沒人死亡,至於人沒了,也許跑到哪躲起來了呢?

恭王府很大,誰知道那些人跑哪躲著了。

而很快,蘇宇再次回到老郝身邊,蘇宇沒殺他,老郝現在還以為其他人在後面跟著,蘇宇在身旁跟著,一路遁逃,而蘇宇回歸,他也沒任何感應。

兩人一路遁逃,跑了許久,躲入了一個古屋中,老郝回頭一看,沒看到人,也沒在意,而是后怕無比道:「好可怕!」

蘇宇也是默默點頭,吐氣道:「是可怕,這七層沒法待了,我感覺太危險了!」

說著,罵罵咧咧道:「後面那些傢伙,跑的比我們還快,急著去死嗎?」

老郝笑道:「別生氣,各跑各的,也好,免得麻煩!」

蘇宇微微點頭,沒再罵了。

有獵天榜的,死的差不多了吧?

當然,那些無敵准無敵可能也都有,但是,沒事,你們沒我多,我幾百個,發送信息,覆蓋你們的!

外面,可未必所有信息都能接收到。

自己幾百個榜單發出去,你們還能比我多?

能有我快?

什麼時候震動,除了藍天這變態這次搞出了意外,其他時候,還不是我說了算?

至於消耗了一滴精血……消耗就消耗了。

6滴還是5滴,沒多大差別。

……

這一刻,外界。

一位位強者,再次變色。

巨大的獵天榜上,呈現出無數信息。

蘇宇發送的信息,很多都呈現了出來,其他人,也有少數人回復了一些訊息。

「河圖來了!」

「死靈之門震動!」

「摩多那殺人……」

「藍天發瘋!」

「……」

從頭到尾,都沒有關於蘇宇的消息,摩多那、河圖、藍天三人成了主角。

仙族那邊,道王陰冷地看向魔族,而魔族這邊,摩戈微微皺眉,冷漠道:「消息雜亂,不可當真!」

無人吭聲。

此刻,眾人才知道,居然是摩多那殺的,之前戰奎一死,仙族也懷疑過,可是,沒有證據。

而現在,裡面傳來了信息,摩多那殺人,有很多條。

藍天發瘋……這個沒人來得及說原因,也沒辦法說,這個不好細說,只能簡短地發出一些訊息,藍天瘋了,到處在殺人!

而外界的通道,還在持續斷裂。

蘇宇殺人,藍天也在殺人。

這麼一會功夫,又斷了上百條了。

裡面,只剩下不到1500人。

現在,剛結束第六天。

六天,死了兩千多人了。

准無敵都死了三位!

一位位強者,有些平靜,有的痛苦,有的憤恨!

這一次星宇府邸之行,還要持續多久?

六天而已,對很多強者而言,那真是一閉眼就過去了,可這一閉眼……死了一大半了。

有人疲憊道:「獵天閣有辦法提前讓人回歸嗎?再不回來……都要死光了!」

六天,一天都得死三四百。

這又不是小雜魚!

這都是各族最精銳的一批人!

獵天閣中,書生淡漠道:「不行,到了時間便可回來,當然,也有特殊,往年,下三層會先出現一些傳送門戶,大概在半月左右,會出現門戶,傳送人離開,可現在……你們覺得有人會傳送回來嗎?」

廢話,當然沒有!

一群人無言。

是的,星宇府邸其實是可以提前離開的,一個月是最長時間,這也是有人和蘇宇說過的,然而這一次,大概沒人能提前回來了。

「那就這麼看著?」

「內部的消息,死靈之門在震動,河圖還不止一位,而且還有一位死靈君主,也強大無比,在強行突破,這麼下去,一旦死靈之門開了,也許這次真有永恆會死!」

「難道真如命皇所言,十不存一?」

「命皇說十不存一,還有三四百,可別忘了……那位噬神族說的……」

一下子,一些人心都冷了。

豆包的話,不能當真。

可是,現在這局勢,死傷過半了,能不當真嗎?

一些覺得不會死的傢伙都死了,別他么真的只活10個吧?

而此刻,仙族天古聲音再次傳來,「監天侯,萬不得已之下,獵天閣可否帶人上八層避難?」

此話一出,不少人有些異樣。

而書生淡漠道:「何必問我!真到了那時候,各族都有一些手段,我不相信,各族都沒有點準備,進入八層避難,大概也不止我獵天閣可以做到吧?」

有上古身份就行!

進去的人,倒是沒有上古時代的老妖怪,可是,一些上古時代的大人物,還是有能力進行冊封的。

天古在上古,不算什麼大人物,但是是那個時代的天才,所有不少人記得他,知道他。

現在,內部一些人,有上古時期的身份,倒也不是沒有。

這身份,不是說給個牌子就行的。

冊封,其實有些複雜,會被規則記載在內的。

而蘇宇,也算是被冊封的一種,古城城主,尤其是鴻蒙古城之主,相當於恭王冊封,只是現在被老龜禪讓給了蘇宇。

天古也沒多說,只是開口道:「和監天侯打個招呼,最好能在危險時刻,撤離七層,退入八層。」

「八層可不是什麼安全之地!」

監天侯淡淡道:「八層,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情況,何況,能進去的人不多,除非拋棄了其他人,否則那些人也上不了八層,非侯,一人攜帶兩位隨從也便是極限了!」

真要到了那個時候,這一次,恐怕真的是活著的不到10個了!

外界,再次陷入了死寂。

只能幹看著!

沒辦法的事,諸位無敵,也是覺得憋屈無比,眼睜睜地看著後裔的通道斷裂,看著麾下隕落,卻是毫無辦法。

……

震動停止了。

藍天的分身被殺了許多,也剩下不多了。

此刻,藍天消失了。

河圖和獃獃,也再次撕裂通道,遁逃到了六層。

一次次地重複,一次次地消耗,一次次地死人,有無敵有些瘋狂了,怒道:「還要繼續下去嗎?什麼時候是個頭!不如我們一起殺下六層,殺了河圖和那個傢伙,非要被動等待嗎?」

沒人吭聲。

誰下去?

誰先下去?

你下去了,別人不下去怎麼辦?

你下去了,上面的人堵著你,逼著你和河圖他們廝殺怎麼辦?

畢竟不是同族!

別看人多,沒用,心不齊,大家你信不過我,我信不過你,誰敢先下去?

有無敵憋屈道:「獵天閣這邊,天部部長實力強大,據我所知,魔族這邊,血火魔王也來了,二位都是距離合道一步之遙的強者,二位若是下去,必然可以擊殺河圖他們!」

虛空中,戴著金色面具的天部部長,淡漠道:「你的意思是,我和血火下去,你們在上面等著?」

那人沒吭聲。

對,就是這心思!

他們倆下去,一定可以殺了河圖他們的!

留在上面,反而因為實力強大,一旦奪寶,奪取九葉天蓮,會成為大家的勁敵。

……

「一盤散沙!」

蘇宇心中嘀咕,各族內部還可以,可一旦分族,那就是一盤散沙。

殺河圖他們難嗎?

不算太難!

血火魔王和天部部長真下去了,去六層,那大概兩人會跑了,河圖和獃獃,聯手也打不過他倆,可是沒有,這倆不會下去的。

他們不下去,河圖和獃獃也只是在通道口大戰瞬間,打不過就跑,壓根也沒準備死斗。

如此一來,這麼多無敵,還奈何不得這倆死靈。

「這麼搞,河圖遲早能打開死靈通道!」

蘇宇對那些無敵沒信心,因為真的太散了,一方面都在惦記著九葉天蓮,一方面又都不想和河圖他們死拼到底,就這情況,河圖他們不成功都奇怪!

「大概就10天左右了,九葉天蓮就得綻放,我消停點吧,這幾天保持低調!」

他也不多說什麼,房門一關,對這老郝說道:「不出去了,外面太危險,先在這等著恭王府開啟,然後回神侯府!熬到星宇府邸開啟,我是什麼寶物都不想要了,我還想活著出去!」

老郝點頭,也是心有餘悸,對,這不是我們能解決的了!

他倆只是山海,還是回去吧。

太危險了!

……

數個時辰后。

恭王府開啟了,幾位無敵,瞬間進入此地,尋找摩多那,而蘇宇和老郝不管那麼多,直接出恭王府,在恭王府大宅門之前,被一位無敵探查了一下,對方沒多說什麼,蘇宇迅速和老郝一起朝神族據點飛去。

又過了一陣,蘇宇和老郝通過神侯府內部的神族辨別,打開了門戶,放他們進去了。

而整個神族據點,活著的神族,也就200左右了。

比之前還要少一些。

蘇宇剛回來不久,一個熟人回來了,戰無雙。

戰無雙一臉疲憊,身上還帶著一些血液,在一位準無敵的護送下,一起歸來,一群人紛紛朝他們看去,戰無雙疲憊道:「越來越危險了,都不要出去了!寶物雖重要,沒有命重要!現在還沒回來的,大概率都回不來了!」

嘆息一聲,戰無雙很快道:「大家都在神侯府等著吧,等時間到了,想辦法離開星宇府邸,這一次,還不知道幾人能活呢!」

他有些唏噓,有些自嘲。

玄無極死了!

摩多那現在也是仙族的大敵,雖然現在還沒找到他,可找到了,仙族也沒那麼容易罷休。

仙族亂了,魔族亂了,倒是人族和神族,這一次還算不錯。

可這局勢,又能保持多久呢?

天才?

妖孽?

戰無雙心中自嘲,有什麼用!

在這,屁用都沒,一位位強者隕落,連帶著他,都有些心灰意冷了。

天榜之上,少了好幾人了。

道成沒了,玄無極沒了,咒魂沒了……

如今,天榜都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隨著柳文彥進入日月,之前的戰績也不行了,掉落了下去。

如今,秦放、浮土靈這兩位上了天榜,還有一位不是黃騰,而是石人族的石尊,居然也進入了天榜,黃騰兜兜轉轉的,居然又回到了地榜第一。

榜單變化很大,以前,天榜可能幾十年都沒任何變動。

除非晉級了!

可現在,沒有,都是死了,才會有人順利入榜,浮土靈那傢伙,一直黑漆漆的殺人,都沒什麼驚天動地的大動靜,就這麼莫名上了天榜。

戰無雙心中想著這些,再看看府邸中的那些神族,心中嘆息,神族……神族除了自己,這一代就沒幾個出色的,這麼下去,恐怕也要糟。

仙族這邊,都快被殺的斷層了,倒是人族,反而不起眼地崛起了幾位。

蘇宇則是瞥了一眼那邊有些頹廢的戰無雙,心中卻是想著,這傢伙欠自己的精血準備好了沒?

回頭身份暴露了,就找他要去!

沒有,就把他的精血拿來抵數!

……

而時間,也在蘇宇修養中,一點點度過。

中途,河圖再次衝擊了一次。

而虛空中,那九葉天蓮,開到了第六片花瓣了,還有三片,也許很久就會成熟了。

藍天那個瘋子,並沒有消停,這幾日,到處在襲殺那些外出的,這下倒好,導致無敵之下,幾乎沒人敢出門了,一個個的,都龜縮在了府邸中。

偌大的七層,外面幾乎看不到人了。

……

進入府邸第十天。

蘇宇身體微微一震,凌雲二變,徹底蛻變完成了,這幾日,他不慌不忙的,慢慢打磨自己,一邊,也在用陽竅吸收自己的元氣,消磨陽竅內的死氣。

他還真怕自己吸收的太多,把自己吸掛了。

而且,把星月吸收的太狠,星月跑了怎麼辦?

還沒到關鍵時候了!

「接近400萬竅之力!」

這一刻,蘇宇默默感受著自己的實力,厲害,真的厲害!

肉身,都接近初入日月八重的強者了。

陽竅一開,在日月九重中,自己也算是巔峰級存在了!

「大概千萬……就達到了准無敵戰力了!」

蘇宇心中感慨,太厲害了!

現在,不開陽竅,他是日月八重,開了,日月九重巔峰,吞服准無敵精血,那就是准無敵……

我這實力,越來越變態了。

就是消耗也有些變態!

他么的,人家合道的寶物,我拿來蛻變凌雲!

怕不怕?

他餘光瞥了一眼府邸中的這些神族,強者不少,准無敵一位,日月數十位……都幹掉的話,自己文明志能再強大一些嗎?

都幹掉的話,神族大概也沒剩下幾位了。

「要不冒充藍天,把他們都給殺了算了?」

蘇宇心中嘀咕一聲,最強的那個准無敵,大概沒想到內部會有人要殺他,突襲的話,也許可以順利殺了他呢。

「算了,九葉天蓮為主!此刻,不宜再節外生枝!」

蘇宇壓下了衝動,殺人有好處,但是好處沒有九葉天蓮大!

他走到了庭院中,此刻,上空,那九葉天蓮的葉子,第七片正在成型,最多五天,可能就要正式成熟了!

轟!

外界,再次傳來轟鳴聲,河圖和獃獃又開始了!

這幾日,他們衝擊的也頻繁了起來,也許,死靈通道真要破開了。

……

同一時間。

人族據點。

朱天方回來了,看著大屋中剩下的人族,人族這一次剩下的不少,到現在,還有接近300人。

應該是各族中活下來最多的!

可是,現在危機越來越強了,這麼下去,撐不到一個月,死靈通道打開,無敵大戰,到時候,就顧不上這些人了。

他看了一圈,暗罵一聲,多神文系的,一個不在!

這要是都完蛋了……回去怎麼交代?

和蘇宇都不好交代!

朱天方頭疼,沒一個省心的,而此刻,身邊,暗影出現,也看了一眼那些人族,開口道:「這些人不好辦,一旦大戰爆發,雖然這地方還算安全,可是,永恆真要強攻,這裡擋不住!現在人族活下來的最多,已經被各族忌憚,得想辦法把他們弄走。」

朱天方沉聲道:「不好弄,難道放入秘境?可秘境也不穩固,出去的時候,也會散開,不好出去。」

暗影笑道:「沒事,先帶在秘境中,你帶著!小心一點便是,別被人打爆了秘境,那就遭了。」

「我帶著?」

朱天方遲疑了一下,開口道:「還是您帶著吧,比我這安全……」

「不行,我感覺……這幾天有個老鬼盯上我了,你帶著!」

暗影說了一聲,又道:「至於多神文系的幾個傢伙,柳文彥和洪譚他們我看到了,在恭王府,好像有些機緣,其他人……雲塵帶著他們好像消失了,這才是麻煩事,雲塵應該沒死,其他人,就難說了!」

朱天方苦笑道:「這次以為沒太大變故,哪知道會出這麼多事,九葉天蓮還沒成熟,各族都死的差不多了!」

原本覺得,九葉天蓮開放,才是大難開始。

結果倒好,還沒開呢,死了一大半的人了!

暗影也無奈道:「別提了,都沒想到!還有,蘇宇可能進來了,禍亂可能都是他搞起來的,河圖他們帶來的死靈大軍,我看了,沒那麼多人,那死了這麼多人,屍體都沒了……你覺得去哪了?」

「……」

朱天方意外了一下,「您都沒發現他?」

「沒發現,但是……大概率殺玄無極的就是他,算了,不管這小子,這小子比鬼還奸滑,你死了他都未必會死,提醒你一句,只是讓你小心點,這小子身份暴露了,呵……大家都知道人族為啥死的這麼少了,現在大概都有人懷疑蘇宇來了!」

暗影搖頭道:「這傢伙,太狠了,殺的太厲害了!摩多那殺人哪有那麼凶,藍天也不會無故地殺戮那些弱者,倒是這傢伙生冷不忌,殺人跟吃飯一樣簡單!魔族、仙族可能都在懷疑他到了,你們幾個小心點,關鍵時刻,放棄爭奪,保命第一,別把命丟了,蘇宇那傢伙真現身了……避開點,那小子未必需要我們幫他,倒是我們自己,小心被他牽扯到了,死在了大亂中!」

朱天方點頭,沉聲道:「您的意思是,仙族和魔族都可能猜到他來了,那會不會算計他一下?」

「難說的事,反正我不知道他現在冒充誰了,仙魔也不確定,這才不動聲色,沒提及他!他來了的概率是七成,沒來是三成,真發現了他,搞不好九葉天蓮都不奪了,先殺了這個禍害再說!」

暗影凝重道:「蘇宇可不是代表他自己,身後三尊半皇,35位上古無敵,這是一股強悍的不比人族弱小的勢力!能在這殺了他,大概神魔仙龍都願意放棄九葉天蓮,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朱天方默默點頭,明白的。

比起九葉天蓮……蘇宇更重要!

這一點,哪怕他,也能看的出來。

一個是可能證道半皇的寶物,一個是背後已經有三尊半皇,35尊無敵的大勢力霸主,在這殺蘇宇,付出的代價太小,誰不樂意?

比起殺蘇宇,哪怕讓人族多一位半皇,其實都不算什麼。

「那我們真的不管?」

「沒法管,都不知道他在哪!何況,我說了,一個老鬼盯著我,血火大概是發現我了,這傢伙,和其他血火魔族不同,活到現在不死,可不是好相與的!」

「那您小心!」

「放心,他想對付我,也沒那麼簡單,何況也未必會和我交手,他好像和魔皇斗一場呢!」

說著,暗影笑道:「最危險的,還是天部那傢伙,他對九葉天蓮,才是志在必得!你以為他真的奈何不得河圖?呵,我告訴你,現在那些傢伙,其實都在等著,現在壓制河圖,只是不想他現在上來搗亂,九葉天蓮一開……你看吧,河圖必然上來,必然開啟了死靈通道,這些傢伙都等著呢,沒人攪渾水,如何奪寶?」

朱天方默默點頭,其實大家都看出來了,包括面前的這位,包括血火、天部部長,其實都在等著,等九葉天蓮戰法,放任河圖進入,等待河圖當這個攪屎棍。

河圖以為沒人能奈何他,實際上,都把他當刀玩呢。

死靈玩計謀,還能玩得過一群大活人?

河圖偷偷震動歸元刀,七層的無敵不敢說都知道,九成都心裡有數,現在特意壓制進度,就等綻放的時候,讓河圖上來當這傻子呢,最好能達成一些人的目標。

朱天方心中其實也有數,輕聲道:「不出意外,九葉天蓮一開,河圖和那個死靈君主上來,通道中還有不少,不知道誰倒霉,我看,搞不好有人就會砸了自己的腳,希望不是人族!」

說著搖頭嘆道:「其他人還好,秦鎮這傢伙,傻乎乎的,一門心思地打河圖,回頭還得警告他一下,別打的太狠了,夏龍武、周破龍都奸滑似鬼,吼的厲害,沒怎麼出力,倒是秦鎮……得小心點了,大概也就他真心想把死靈打下去了!」

暗影笑道:「沒事,他太弱,打的再厲害,河圖也沒當回事!就看誰砸到自己了,那些傢伙,獨行的,也都知道奪寶艱難,故意放水,我看他們最好悠著點,一個個的都是獨行,被死靈盯上了,可沒人會搭把手!」

「也是。」

兩人商量著,都笑了,紛紛搖頭。

……

而這一刻,七層入口,秦鎮氣喘吁吁地,慶幸總算殺退了河圖他們,他回到了原地,吐氣道:「感覺天部部長沒想象的那麼強,其他人也是……」

周破龍和夏龍武不吭聲,秦鎮自顧自地說著,過了一會,夏龍武平靜道:「過幾天,九葉天蓮開放的時候,跟著我們,不要一個人亂走!」

「嗯?」

「聽著就行!」

夏龍武擦拭著自己的刀,頭也不抬道:「你剛證道,死在這,大秦王大概會傷心,你還是跟著我們一起行動,離死靈遠點。」

「……」

秦鎮看了一眼他,再看看周破龍,半晌,無言道:「又搞什麼?」

總覺得老子這次又被算計了!

上次就是,莫名其妙地就證道了!

這次,又咋了?

夏龍武懶得說什麼,周破龍也一臉淡定,習慣就好,沒必要多說,說多了,容易出紕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2章 你知我知秦鎮不知(萬更求訂閱)

57.92%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