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鎮靈將軍!(求訂閱)

第588章 鎮靈將軍!(求訂閱)

發現是蘇宇,天滅真的懵。

剛剛,他感受到了不對勁,畢竟是頂級強者,蘇宇一靠近,他就發現不對味了,都準備一棒子敲死了,結果一聽是蘇宇,這還不如敲死算了!

「呔,大膽妖孽,膽敢欺騙本座!」

天滅壓下心中的震動,不廢話了,我他么先給你一拳再說!

隔空一拳打向蘇宇!

而蘇宇,感受了一下,笑了,也抬手一拳打出!

天滅當然沒用全力,全力,那不得把蘇宇打成灰?

這一拳,大概也就准無敵的力道,試探一下蘇宇,順便揍一頓,壓壓驚。

一拳打出,蘇宇也是隔空一拳。

轟!

兩道拳印消失,在虛空碰撞消弭了。

天滅一愣,再次一拳打出,喝道:「大膽妖孽,果然有問題!」

這麼強?

這肯定不是蘇宇……好吧,是也不是,本座非要揍你一頓!

轟!

又是一拳打出,而蘇宇,面帶笑容,也是跟著一拳轟出,餘波震蕩,天滅再次一愣,卧槽,還沒事?

你逼我的啊!

下一刻,又是一拳,這一拳,都達到無敵的力道了,蘇宇這小子,實力強大了許多啊,看樣子無敵一拳不一定能打死他,天滅倒是安心了。

轟!

這一次,蘇宇不對抗了,就站在這,硬生生接了他一拳,肉身震蕩了一下,將力量卸開。

「……」

天滅瞪大了眼睛看著他,目瞪口呆!

什麼情況?

他還想再來一拳,蘇宇乾咳一聲道:「大人,差不多了,再打下去,外界感應到了!」

天滅有些無趣地收手,看向蘇宇,石雕化的臉上,露出僵硬的表情。

我石化了!

不想理你!

他一聲不吭,蘇宇,不再是那個捶打自己半天,連根毛都打不掉的弱小垃圾了。

很悲傷!

想當初,蘇宇第一次來,拿著大鎚子打了他半天,真的連根毛都打不動,現在倒好,呵,果然,人類才是最可惡的生物!

我討厭人族!

天滅抑鬱中,不太想說話,而蘇宇,笑呵呵地取出了一些肉食,笑道:「大人,吃一點?這可是好東西,一尊無敵肉身烤出來的,龍族的,龍肉!」

天滅眼睛一亮,瞬間看向蘇宇面前擺放的東西,「龍肉?」

「對!」

「那個……我……本座不太想吃東西……」

「大人,嘗嘗味道嘛!」

天滅勉為其難道:「你這麼熱情……那我吃一點?」

話落,他瞬間縮小,石化解除,化為一尊清秀少年模樣,看起來還挺嫩,不過不太安分,給人的感覺有些躁動,有些狂熱。

這位,也的確是這樣的性子。

惹毛了他,他會拔城化棍,一棍子敲死你的。

天滅有些心急,一把抓起面前的龍肉就吃,吃的滿嘴放光,眼神雪亮道:「還真是龍肉,小子,你可以啊!進去的那倆龍族,被你幹掉了?」

「幹掉了。」

「那鳳族的呢?」

「也幹掉了。」

「來點鳳凰肉啊!」

「也行……」

蘇宇笑著,取出了一點,這些屍體,其實不完整,不過本體太大,哪怕打爆了,收集一點血肉還是可以的。

完整的屍體,不多,還給了吞天,其實蘇宇都沒完整的無敵屍體了。

天滅火急火燎地吃著,問道:「天河呢?」

「沒看到,可能死了。」

蘇宇聳肩,是沒看到,他一路殺上去,若是看到熟人,早就帶走了,結果古城出去的那些半死靈,一個沒遇到。

「哦!」

天滅倒也不太在意,「大概沒死,真死了,我會有些感應。」

沒死?

那可能在哪貓著,蘇宇倒也沒太在意了。

天滅一邊吃,一邊道:「你怎麼提前回來了?」

「走死靈界域出來的!」

「小子,有能耐!」

天滅吃的滿嘴流油,樂滋滋道:「味道還行,死靈界域……死靈界域可不好走,不過不招惹一些東西,也不算太難走,別去死靈天河,別跨界,問題不算太大!」

說罷,又吃的嘴巴鼓起,語氣含糊道:「不過別經常下去,下面也沒那麼簡單,真簡單,龜老大早就滅了下面那些死靈了!小心哪天來個侯爺巡查,麻煩,老大也不好招惹。」

蘇宇一愣,「侯爺?」

「嗯,生前封侯的,死後可能還是侯,或者乾脆就是上古死靈侯,反正都很強!前些年,還和老大鬥了一場……」

「前些年?」

蘇宇疑惑,天滅又道:「河圖掛了的那一次,老大和一尊侯鬥了一場,趕走了對方,不過河圖也失控了,老大沒時間去壓制那些死靈,最後規則暴動,不得不幹掉了河圖。」

蘇宇意外無比,河圖的死,還真的帶著陰謀的意思。

來了一尊侯?

合道?

果然,陰謀無處不在啊,死靈界都有這些麻煩。

不過天滅的前些年,真的夠久遠的,都十萬年了,你還前些年呢。

蘇宇將這事記在了心中,記住就行,倒也沒必要多說什麼。

很快,蘇宇笑道:「大人,天河不在,給我封個副城主什麼的吧,明天恐怕有點小麻煩,還希望大人能出手干一仗!」

「嗯?」

天滅眼神一動,「干哪個?提前說好,打天古……不好打!這傢伙,實力還是很強的,別看最近吃了虧,真出手,老大都難壓制他!」

人家壓根沒問怎麼打,就問打不打天古。

蘇宇也是哭笑不得,很快道:「不好說,真要是天古出面了,大人有把握干他嗎?」

「沒把握!」

天滅搖頭,倒也沒吹牛,「打魔族那個,我是打不過,但是不怕,那傢伙太嫩!但是天古不嫩,十次潮汐之變,前面九次,他都參戰了,斗過永恆,打過合道,戰過人王……不好惹的!」

蘇宇若有所思,微微點頭,「明白了!」

天滅又道:「不過加上星宏,再喊上雲霄,不行的話,再喊上一個,四個聯手,打他就算贏不了,他也難對付我們,他也不敢本尊出界!到了他這個地步,生怕出來被人幹掉了,圍殺了!來一尊分身,肯定鬥不過我們!」

這話一出,蘇宇倒是有點把握了。

「那行,大人,我當副城主沒問題吧?」

天滅瞥了他一眼,「提前說好了,打一架,我要出去轉悠一圈。」

「多久?」

「百八十年的!」

「……」

蘇宇起身,收拾了一下東西,將吃的喝的都收走了,取走了天滅手中的杯子,轉身就要走,天滅急忙道:「那個,十年八年的也行!」

蘇宇繼續走。

「別走,我可是你半個師父,三五個月行了吧?」

「……」

天滅見他還要走,怒了,「別太過分了,本座這樣的強者,為你出手一次,你不得給我出去十天八天的?」

「這個可以考慮!」

蘇宇回頭,笑呵呵道:「大人,不是我不願意,您也得考慮一下我的實際情況,算一下啊,您走個十天八天,其他人也要走,一算……一年過去了!我也沒那能力,支撐一年啊!」

天滅冷哼一聲,一臉的不滿!

瞬間化為石人,再次回到了原地,俯瞰蘇宇,開口道:「那就這樣,你這傢伙太現實,星宏、雲霄他們都能隨便走,本座出去個十天八天的,你還要說三道四!」

蘇宇無語,聽說你太能浪,你要是走了,不回來了怎麼辦?

「大人,這是鴻蒙大人說的,可不是我不給……」

「切!」

天滅不屑一顧,「他能一直走,就是不給我走!老烏龜可以睡個萬兒八千年的,我行嗎?」

也是,天滅這性子,大概也急。

蘇宇也不多說什麼,笑道:「大人,來塊能溝通您的令牌,回頭要打架了,我喊您!對了,沒打架之前,千萬別出來,免得被人知道,咱們都能出去!」

「好!」

天滅倒也不急這一天兩天的,隨意道:「我看明天就要打,不急這一天!」

蘇宇豎起大拇指,你說的不錯。

天滅很快丟了一塊令牌給蘇宇,嘿嘿笑道:「你小子,反正不是個安分的主,第一天就知道了!不過……我勸你和噬神半皇也說好了,否則……我覺得難纏!外面現在聚集了數十上百的永恆了!」

蘇宇點點頭,可以讓毛球溝通一下。

說罷,蘇宇都要走了,天滅看他離開,遲疑了一下,忽然傳音道:「打歸打,少殺點!打爆了三身就行,隕落的數量……盡量控制在10個以內!尤其是一族,不要殺太多,明白嗎?」

蘇宇側頭看去,天滅石化,一言不發。

蘇宇微微凝眉,沒吭聲,剛要離開,天滅聲音再次響起,「其實,真想多殺幾個,小子,本座教你一個方法,別把死靈引出來,把活人弄進去!開個口子……幾棒子敲進去,懂了沒?死靈界被幹掉了,生靈界反應不大!「

「……」

蘇宇陡然回頭,看向天滅。

天滅繼續保持石化!

我是石頭人,我沒說話,別看我。

而蘇宇,卻是眼神大亮!

天滅的話中,隱藏著很多東西啊。

第一,殺無敵,最好不要死10個以上。

第二,最好不要都殺一族的。

第三,未必一定要把死靈引出來,而是打進去,打進去,死多少,死靈界說了算,死就死了。

蘇宇深吸一口氣,有意思。

天滅知道的東西不少啊!

但是好像有些顧忌,沒直接說透,實際上,已經說了很多了。

蘇宇吐氣,拱拱手,「多謝大人,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加10天,起碼要比星宏多!」

蘇宇失笑,就惦記這個呢!

「行,我會優先滿足大人的!」

「可以了,滾吧……對了,東西留下來,肉呢?」

蘇宇無言,將之前收走的酒肉都給留了下來。

很快,蘇宇繼續化身星宏,消失在了天滅古城。

他一走,天滅再次恢復人形,樂滋滋地跑去吃肉了,一邊吃,一邊感慨,「要打架了啊!吃飽了再說!十萬年了……」

他看向城外,十萬年了!

我天滅,受夠了!

規則!

天滅眼中露出一抹凶光,規則個屁,遲早打破這規則,老子一點也不想干這破差事了!

蘇宇……河圖……

蘇宇比河圖更狠!

大爺的,就賭他夠狠,給我殺,殺個天翻地覆,打破這方天地,打破這方規則,老子不幹了!

星宏他們還想著守規則,天滅……真的不想了。

老子要出去!

十萬年了!

「老子一棒子敲死你們全部!」

嘿嘿!

天滅冷笑一聲,蘇宇這小子,給我狠一點,不狠怎麼行,不狠怎麼大戰,殺他個天翻地覆,把那些老不死的都給弄出來,全部給敲死拉倒!

他正想著,一道朦朧聲傳來,「天滅,你剛剛和蘇宇說什麼了?」

「沒有!」

天滅齜牙咧嘴,「老大,我啥也沒幹!我就是告訴他,要打架,規則之內才行,否則,我們鎮守絕對不會違背規則幫他的!比如說,出城交戰,除非我們聖城被人攻擊了,要不然,我絕對不會出手的!」

「……」

老龜聲音隱約傳來,「天滅,你要知道,你代表的不止是你,還有其他兄弟姐妹,若是為了一時之快,規則大劫降臨……」

天滅眼中凶光閃爍,「老大,我知道,要不是為了大家……我第一潮汐就殺出去了!而今,都第十潮汐了!」

老龜好像意識到了什麼,沉默一會,再次道:「你是不是有自己的打算?」

「沒有!」

「說實話!」

天滅沉默一會,齜牙道:「真沒有什麼,就是……我準備和蘇宇談談,找個人族的永恆高段來頂替我,老子出去幫他殺人,你看如何?」

「不如何!」

天滅無言,哼了一聲,有些不快,「算了,不說了,煩死了!」

吃也不吃了,瞬間屏蔽四方,不想聽老大廢話了,直接化為石雕,一動不動,彷彿死去,繼續鎮守通道。

……

星辰海,海底。

鴻蒙古城。

老**疼,嘆息一聲,帶著一些無奈。

都快忍不住了!

10萬年!

自己還行,雲霄忍不住了,天滅忍不住了,星宏也是……

若是能忍住,若是第一潮汐,河圖那時候也能承擔死氣,天滅這些傢伙,卻是沒現在這麼迫切,也沒現在這麼出力,都有些敷衍。

那時候,這些鎮守,都有些隨意的性子。

第一潮汐,距離上古不遠,也就千年左右,千年,對他們而言,還帶著很多期待,期待上古恢復,期待人皇歸位,期待文王武王歸來,期待一切……期待著輪轉職司,繼續盡忠職守。

十萬年後,所有人都忍不住了。

上古……真的覆滅了!

規則還在,他們成將軍成了囚徒,實力進步緩慢,天滅早就臨近合道,十萬年下來,還是接近合道,實力沒多大進步,日子過的如同囚徒……蘇宇,便是這救命稻草。

於是,這一次潮汐之變,出了個蘇宇,待遇和河圖卻是截然不同。

星宏為了他,去了人境,暗中打死了多位無敵。

雲霄和天滅為了他,不顧規則大劫,拔城而戰,差點引發了滅世之劫。

這在10萬年前,是不可能發生的。

因為那時候的他們,相信亂子只是一時的,那時候,其實還有一些老友,隔三差五地聊聊天,聊著什麼時候可以換崗。

後來,老友越來越少了,朋友沒了,一次次潮汐之變,老友們越來越少,越來越少……漸漸地,所有鎮守都自閉了,再也不復當初的活躍和期待。

……

外界。

當看到「星宏」又落入其他古城。

遠處,那些無敵,一個個眼神閃爍,有人傳音道:「這些鎮守要做什麼?難不成,還真要為了一個蘇宇,和諸天開戰?」

「開戰也不用怕,除非他們真的想死,否則,他們也無法走出古城……」

「就怕和之前一樣,不顧規則……」

「呵,之前那是意外,又被那老龜脅迫了,加上只是一位鎮守,各族給面子,不想撕破臉,便罷了!真要這些鎮守都違背規則……大劫瞬間降臨,只要吾等避一會,這些鎮守,全部得死!」

「不用擔心他們串聯,想死差不多!」

「就怕死靈界域開啟……」

「不用擔心,自有辦法,規則還在,死靈想到處殺戮,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古城一系,關鍵還在蘇宇,只要滅了蘇宇,這些鎮守也都會死心了!」

「蘇宇確定在內?」

「之前不敢百分百確定,現在,一定在!星宏大概是借用了特殊之法走出了古城,現在大概也著急了,大概意識到蘇宇暴露了,呵……等著吧!」

「……」

這些人,彼此說著,商量著。

而人族這邊。

大夏王看向那邊,微微凝眉,「星宏這麼亂跑,不是告訴所有人,蘇宇真的在其中,他著急了嗎?」

都十萬年了,這些上古鎮守,還真沉不住性子。

急什麼!

急,也不要到處跑,你們這些鎮守,傳音溝通也行,非要一個個地彼此聯繫做什麼。

偽裝成大周王的大明王,也朝那邊看了看,微微蹙眉,沒說話。

他們這邊,此刻還有幾位強者趕到了。

大漢王、大唐王、大商王、大宋王外加擅長時光之力的滅蠶王,加上大夏王和大明王,足足七位頂級強者聚集,這時候,其他人也朝那邊看去。

大漢王、大宋王、滅蠶王,心底深處都隱約有點微微異樣,很微弱的感覺,和當初不同,但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感覺,這星宏……好像和他們有點聯繫。

什麼聯繫?

不好說!

因為蘇宇勾勒了他們的神文,距離太近,但是,此刻的蘇宇,實力強大了,單純從意志力上來說,比他們弱是肯定的,但是未必弱多少。

跨入了山海,開了360神竅,神文晉級日月,這時候的蘇宇,其實遮掩能力極強。

這幾位,也只是有些微弱的感應。

滅蠶王這邊,主要還是時光功法,盯著星宏看了一眼,沒再多看,看多了,小心別人以為他們是挑釁。

聽到大夏王說話,大明王沉聲道:「別著急!裡面具體什麼情況,現在還不清楚……明天,就該傳送了,通道斷裂,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順利傳送呢!」

大夏王吐了口氣,希望沒事吧。

實際上……希望渺茫。

此刻,外面聚集的無敵越來越多了,仙族來了十多位仙王了,其他各族,也來了不少。

最近動蕩,各族損失都很大。

尤其是仙族,之前明確知道,他們五位仙王隕落!

而在這之前,上次夏龍武證道,也有仙王隕落,還有仙王三身爆炸,仙族損失慘重,蟄伏多年,這個潮汐剛露頭,就損失這麼大,再這麼下去,仙族要動蕩了!

威懾力下降!

換成人族,死去七八位無敵,多位無敵損失了三世身,那日子沒法過了,恐怕大難臨頭。

不得不說,仙族底蘊深厚。

這關頭,又調集了大批仙王過來了。

……

對外界的事,蘇宇沒去管。

他知道無敵很多!

沒關係,我不在乎!

他一城城地走著,有的古城,直接接替城主之位,有的擔任一城將領,能傳輸死氣就行。

這些古城鎮守,並未多說什麼。

一個個的,有的沉默,有的雀躍,有的陰冷,好像都有些期待,或者說……渴望!

渴望殺戮,渴望大戰,渴望破滅!

十萬年!

哪怕對他們而言,十萬年,也是久遠到足以瘋狂的地步了。

……

最後,繞了一圈,蘇宇來到了雲霄古城。

雲霄,早就知道了情況。

也知道蘇宇回來了。

這位之前脾氣暴躁,拔城為劍,直接殺人的女性無敵,看到蘇宇,露出了笑容,「要我陪你一起去老大那邊?」

蘇宇笑道:「不用了,雲霄大人就不用出去了,免得那些人多想!這次來,也是感謝大人,上次為了我,差點被規則大劫滅殺……」

「小事!」

雲霄淡笑道:「也不是單純為了你,而是……討厭這禁錮!」

「我們如同囚徒,戰戰兢兢,為萬界鎮守死靈界域十萬年,十萬年……卻是沒幾人記著我們的好,只當我們是工具!」

雲霄冷冷道:「他們覺得,我們鎮守,是應當的,是職責!可笑!上古都滅了,皇庭都沒了!上古議會也沒了!現在,還有什麼職責?只是規則所限罷了!這狗屁規則,算什麼玩意!」

她罵了一陣,很快道;「蘇宇,老大有顧忌,也是為了我們,但是我們其實不怕!」

「但是想說服老大,你得做一件事,或者答應一件事,他也許會出手,會儘力……」

「您說!」

蘇宇看向雲霄,雲霄幽幽道:「議員令!99枚!上古時代,獎勵規則,人族制定!懲罰規則,議會制定!當然,雙方也共同制定了一些其他規則,這個和我們無關,我們違背規則,出現的血劫,來自議會之令!奪取99枚……不,只要50枚,就可以讓規則退避!若是能拿到99枚,甚至可以取消規則,甚至利用規則,制定規則!」

「你若是答應,能湊齊50枚上古議員令,如此一來,避開規則對我們的懲罰,甚至更換我們的職司……那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

蘇宇輕吸一口氣,這個難度太大!

真的大!

因為他上次也看到了,令牌,都在一些大族和古族手中,都是族中強者掌控。

這玩意想奪取,乾脆殺了他們好了。

雲霄,這是給自己出難題了啊!

而雲霄,笑道:「不用著急,沒指望你現在做到,以後也行!」

蘇宇沉默一會,點頭,「我儘力去做,但是……我不保證,也無法保證!」

「這就夠了!」

說罷,雲霄又道:「我感覺通道中的炎魔不見了,倒是可以多出力一些……」

「我讓星月他們弄走了!」

雲霄失笑,很快道:「那更好,壓力不大!不過,聖城不好動用,否則會導致通道開啟……沒有兵器的我們,實力還是要下滑一些的!你能承受多大壓力?若是可以的話,我將通道產生的所有死氣,全部轉移給你,如此一來,可以動用兵器,我們的兵器,對我們增幅不小……」

這個蘇宇理解,上次雲霄被幾位無敵打的節節敗退,結果拔劍而戰,戰力飆升,瞬間擊殺了一尊無敵!

「大概能支撐一下,沒有死靈君主的話,應該可以!」

「那就好!」

說罷,雲霄笑道:「別告訴天滅,要不然,你未必能撐住!」

「知道了!」

蘇宇躬身,「多謝大人,那我去一趟鴻蒙大人那邊。」

「去吧,老大知道的事情多,顧慮也多,他是鴻蒙龜一族,終究和我們還是不一樣的,在老大眼中,10萬年,未必有多久遠,可對我們而言……太久遠了!」

雲霄一聲嘆息,終究不是一族。

鴻蒙龜,天地間最長壽的種族,老大有時候其實不理解他們的。

老大總是說,等等吧,睡一覺就好了,沒關係的,再忍忍吧……

一年又一年,老大能耐得住寂寞,十萬年不開城都能忍受,而他們不行,他們無法忍受。

……

蘇宇告別了雲霄,也是有些感觸。

這些鎮守,好像都著急了,都有些忍耐不住了,很順利,蘇宇簡單一說,所有鎮守好像都沒什麼意見。

海底。

鴻蒙古城。

蘇宇一到,鴻蒙老龜的化身出現,還是那位青年。

擺擺手,面前出現了一張桌子。

蘇宇沒在意,而是有些意外,古城門口,好像多了一頭小妖,膽子真不小。

蘇宇朝老龜拱拱手,在桌子一側坐下,老龜也坐了下來,笑道:「去八層了嗎?」

「去了。」

「帶了玄天茶嗎?之前監天侯來了一趟,喝了一杯,味道不錯,有些懷念了。」

「沒,我就去了一趟血騎將軍府,直接走了。」

「……」

老龜有些意外,很快笑道:「你倒是捨得,居然沒探查。」

「沒事,遲早再去!」

老龜失笑,「說的簡單,不過……也許真的簡單!」

說罷,看向蘇宇的額頭,眼神異樣道:「開了天門了?」

「嗯。」

「天門啊……」

老龜感慨一聲,朝外界看了一眼,好像看穿了虛空,看到了星辰海上空的白玉門,「那也是天門,你知道嗎?」

「知道!」

蘇宇點頭,「而且,還不是仿造的,大概率是真的天門!」

「嗯?」

蘇宇平靜道:「這就是一個活人的天門,大人不知嗎?」

「……」

老龜沉默一會,搖頭,「不太清楚。」

「大人知道太山嗎?」

老龜凝眉,「不要在外界胡亂呼喚這些絕世強者的名字!一般人無所謂,對你,對我而言,冥冥中都有天數,容易被感知,很危險!這是武王的大人的尊號。」

蘇宇點頭,果然是武王!

可怕的存在!

蘇宇又道:「大人應該知道我的來意,我知道,如此一來,可能會把聖城陷入征戰之中,但是,我希望能得到大人的幫助!」

老龜嘆道:「他們都答應了吧?」

「是。」

「哎,忍不住了,也是,時間太久遠了,他們總覺得我不理解他們,其實……我能理解,但是,我更希望他們活著,活到規則重立的那一天!」

老龜嘆道;「他們都是功臣!這諸天萬界的功臣,規則重立,無論誰當上這個霸主,他們都是,他們會受到天地規則的獎勵,會跨入合道,成為一方諸侯!我們,不需要去站隊!默默等待!你也好,他也好,仙族也罷,人族也罷,只要不是死靈族稱霸諸天,我們,都是功臣,你覺得呢?」

蘇宇點頭,這倒是真的。

無論誰贏了,只要古城不去站隊,他們鎮壓死靈界域十萬年,這個功勞是不可磨滅,不可否認的。

「可現在,他們等不及了,他們想站隊了……」

老龜嘆道:「可他們也該知道,這……便是危機!一旦失敗,十萬年功勛付之東流,除非,你蘇宇贏了,這人族贏了,人族贏了都未必有用,唯獨你蘇宇贏了,成了這諸天霸主,否則,鎮守們的任何投資,都是無用的!你,給不了我們什麼,只有在規則上,解放我們……蘇宇,你能明白嗎?」

蘇宇沉默了一會,點點頭,「對,只有我贏了,贏了諸天,才能給大家帶來收益,否則,現在的一切收益,都微不足道!」

「對!」

老龜苦笑,「所以,我一直勸誡他們,不要參與過多!甚至不要去開口,默默地去當石雕,你會和一尊石雕計較嗎?不說話,不開口,等這諸天再重定乾坤……我們便解放了!」

蘇宇點頭,「大人說的對,可大人……好像失敗了。」

老龜瞥了他一眼,半晌,有些惱火道:「失敗,也是你的責任!若不是你……不,若不是星宏那個混蛋玩意,成天亂跑,到處浪蕩,天滅他們其實都死心了,哪會再次活躍起來?」

怪我咯?

蘇宇聳聳肩,我又沒讓星宏到處跑,他自己跑的,只能說……星宏乾的漂亮,一下子把所有鎮守給激活了!

原來,我們還是活的。

我們還可以出去的!

蘇宇想了想,笑道:「大人,活到定鼎江山,這是您的想法,不代表是其他人的想法,也許,他們想要的就是轟轟烈烈呢?大人,都修鍊到了這個地步,我不信,大家的目標,就是簡單的活著就行,當一個囚徒一般的活著!當一個沒有想法,沒有思維的人活著,那還不如死了,化為死靈,好歹能在死靈界域活動吧!」

老龜輕吐一口氣,許久才道:「蘇宇,你天賦很好,實力也不錯,但是……我不太看好你!當然,我不看好所有人,我只相信事實!但是,那些老兄弟既然都答應了,我可以答應你,關鍵時刻,天古和監天侯,我會為你擋住,其他的……我一概不管!」

蘇宇大喜!

足夠了!

來之前,他都沒指望老龜答應,他只是希望老龜,能幫著盯一下死靈界域而已!

「大人,那死靈界域這邊……」

「你讓他們去星月那邊了?」

老龜厲害啊,這都知道了,蘇宇點頭,「嗯!」

老龜沉默一會,「去就去吧,死靈界域,你自己不亂動,不亂惹事,問題不大!其他的一些問題,我來處理!另外,不要讓星宏他們觸犯規則,這一次觸犯,其他各族,不會出手的,血劫一來,他們會死的!」

「我明白,所謂規則……就一句話,不讓死靈擴散,死氣溢散,我會搞定的!」

老龜點點頭,就這個。

只要做到這個,一切好說。

關鍵問題在於,說的簡單,做起來難,足足36尊強者坐鎮,才讓死氣不再溢散,蘇宇……難!

能支撐片刻,不代表能一直支撐下去。

「那便如此吧!」

老龜一聲嘆息,消失在了原地。

等了10萬年,他希望能等到天下太平,然而,他的那些老夥計們,都不願意等了,星宏啊……不對,源頭還是蘇宇,都是你這混蛋,害的這些傢伙動了凡心。

你不把他們安全帶回來,我會對付你的!

這些,可都是功臣,這方天地的功臣!

老龜回歸,很快,意志力探入死靈界域,一直蔓延,無限地蔓延,很快,蔓延到了死靈天河方向。

此刻,一尊死靈君主正在渡河。

轟!

天崩地裂,天河暴動,那死靈君主大驚,喝道:「可是鎮靈將軍?吾受東天王之令,巡查東部三十區變動……」

轟!

老龜虛影浮現,震蕩死靈天河,冷漠道:「此方天地,我鴻蒙鎮守!越界,殺無赦!東天王再強,也不可違背規則,等他成了皇再說!」

轟!

一次次震蕩,天崩地裂,那尊死靈君主在河流中如同小舟,瞬間傾覆,被死靈天河吞噬!

老龜虛影投射,看向死靈天河深處,幽冷道:「我乃鎮靈將軍,鎮守此方天地,東天王也好,西天王也罷,越界,戰我便是!」

轟隆一聲,天河劇烈波動,老龜瞬間消失。

不久后,幾尊死靈君主,在對面浮現身影,心有餘悸,低聲道:「鎮靈將軍……鎮靈侯差不多,這老龜,王府幾尊侯……未必能敵他!」

可怕的存在!

十萬年前,便可封侯的存在,若是如今上古還在,也許能入議會了,鴻蒙龜一族,好像就他了。

一群死靈,猶豫了一下,紛紛離開,罷了,回去彙報,這事不是他們可以處理的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8章 鎮靈將軍!(求訂閱)

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