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秦槍!(萬更求訂閱)

第568章 秦槍!(萬更求訂閱)

「非要針對我人族?」

此刻,夏龍武臉色冰寒。

仙族到了這時候,還是要針對人族,一次次的,都是仙族在攪合。

既然如此……

還等什麼?

「殺!」

一聲暴喝,一道刀光映射天地,夏龍武直接出刀了!

同一時間,秦鎮長槍殺出,哈哈笑道:「早就說了,仙族才是攪屎棍,這一族攪屎多年,誰強搞誰,典型的賤人,不打服了不行!人神魔征戰多年,唯獨這狗屁仙族,一直在修養,永恆死的少,大概忘記痛了!」

仙族,一直保持一個姿態,誰強壓制誰。

神魔強大的時候,聯合人族對抗他們,但是人族當先鋒,人族不得不當,因為局勢危險。

等人族強大了,仙族覺得要壓制了,反過頭來就要對付人族!

「賤人就是矯情!」

轟隆聲響徹天地。

朱天方、周破龍都出手了!

朱天方笑聲幽幽道:「讓我們和仙族殺個痛快,滅了仙族,我們損失慘重,無力再爭,你們要滅殺我們,打殘血比打滿血強!我們輸了,被仙族滅了,仙族也徹底沒了競爭資本,不然所謂的退出也只是笑話,難道還真能不搶?各位,希望你們別摻和,這次不打的一方滅絕,決不罷休!」

話落,足足十二枚神文,浮空出現。

整個虛空,瞬間被凝固。

人族四大無敵,對戰仙族四大無敵,此刻,人族態度鮮明,和仙族不死不休!

玄赫王暴喝道:「不要相信他們的話,他……」

轟!

「就你話多!」

夏龍武一刀殺出,他是永恆四段,對方五段,幾乎沒太大差距,此刻一刀斬出,開天闢地!

「哪個敢摻和……殺誰!」

八位無敵,瞬間糾纏到了一起,轟隆隆聲震蕩天地。

一尊尊無敵,浮現身影,看向這八位交戰的無敵,一個個沉默不語。

仙族非要如此……那就讓仙族和人族廝殺去吧。

人族態度很明確,今天誰都不打,就和仙族杠上了,四對四,生死自負,誰弱誰死!

雙方瞬間撕裂了虛空,八人纏鬥到了一起。

長槍出擊,刀光閃爍,神文涌動。

整個虛空被八位無敵打的不斷破碎,轟鳴聲響徹天地,威壓震蕩四方,擴散開了,一些遊盪的死靈瞬間粉碎,王府中,因規則而出來的死靈越來越多。

規則之外的死靈殺了沒事,規則之內的死靈,越殺越多!

人仙戰起來了!

四對四,朱天方壓制對方,夏龍武平分秋色,周破龍勉強迎敵,秦鎮……猖狂了三招,三招后,被那位永恆四段的壓著打。

不過這位領兵多年,別的沒學會,就學會了一個,打死不慫!

你給我一劍,我給你一槍,我傷勢比你重,但是你未必有我能忍!

一瞬間,八位無敵打的天崩地裂,到了這時候,其他無敵都不敢貿然出手,也不想出手,一旦出手,很容易被捲入戰爭。

而此刻,天部部長也不客氣,傳音道:「哪一方被打的快死了,聯手把他們丟出去,別死在了這,再引來一些規則之內的死靈君主!」

你們打吧!

四方,那些無敵都沒意見,聯手挪移他們還是可以的,打歸打,死,最好別死在這,就算死在這,最好是被歸元刀殺了,這是規則之力,殺人沒事。

否則,其他人殺戮,都會引出死靈的。

11位死靈都在外面,這些還好對付一些,殺了就殺了,沒多大事,規則內的死靈君主你殺了,很快,就跟殺不盡的蝗蟲似的,死靈界會傳送一批死靈君主過來。

……

幻天鏡內。

蘇宇默默看著,八尊無敵大戰,人仙無敵都在鏖戰,殺的天崩地裂,已經有無敵喋血。

秦鎮被壓制了,而朱天方的對手,也被朱天方壓制的無法抬頭。

雙方都沒想著換對手,只想著誰先殺了對方,誰先贏!

一旦擊殺一位無敵,四打三,必勝!

而就在此刻,他們在大戰的時候,神魔雙方,忽然,無敵彼此傳音起來,說是傳音,其實也不是,而是神魔隔離了四方,多位無敵開始商討起來。

「若是仙族敗下陣來,殺不殺人族?」

「必殺!」

「關鍵什麼時候殺,是等仙族死了幾位,還是等他們落入下風就出手?」

「看情況,起碼要等人族精疲力盡,再殺人族!」

此刻,神族也好,魔族也好,不止無敵在聽著,那些神魔天才,沒封閉六識的,其實都可以聽到。

好像兩族覺得,這些人都封閉了六識,沒必要傳音。

而幻天鏡中。

蘇宇閉著眼,表情猙獰,彷彿遭受了衝擊。

他知道!

是的,他知道這兩族是故意的,故意在說,他們想引出自己!

是的,一定如此!

他們猜測,自己可能就在這兩族之人當中,但是他們現在還在猶豫,要不要全部滅殺了,所以,他們在試探,或者說陽謀。

他們在等蘇宇主動出來!

果然,又有無敵冷笑道:「人族也是倒霉,被蘇宇和藍天坑的不淺,這倆個傢伙,殺的倒是痛快,結果如何?我看這次人族要完!」

「本來就是公敵,還敢如此張揚!」

「……」

一位位無敵,你一言我一語,好像真的在商討一般,而實際上,就是在等待,等待蘇宇異動。

此刻,一股微弱的意志力,也在幻天鏡中巡查。

蘇宇充耳不聞。

卻是迅速動蕩死氣,微弱無比的死氣。

「可以衝進來嗎?一起衝進來,我需要大人的幫助,關鍵時刻,衝進來,我需要!」

星月遲遲不回話。

衝進來?

她倒是沒什麼,其他死靈現在都在浪,哪會聽她的。

蘇宇耳邊,再次有無敵冷笑道:「人族這次死定了,我看到了,那些人都在朱天方的秘境中,在一枚神文中!一旦人族永恆戰死,人族進來的人,全部都要死!如今,就看蘇宇和藍天,有沒有膽子出來,吸引目光了!」

「他們有那麼傻?何況,我聽說大明王好像進來了。」

「無妨,我族血火魔王在咬著他,他不敢動,也沒辦法動,一動,血火大人會拿下他!」

「……」

他們在告訴蘇宇或者藍天,如今,你們沒有別的出路,唯一的路,便是自己出來,至於出來后,會不會被瞬殺,那看你手段。

你出來了,我們真要殺了你,也懶得去針對人族。

「當我傻子嗎?」

蘇宇心中冷哼,我沒那麼傻。

這些人真死了……自己大不了替他們報仇,沒有活命的把握,他出來才是白痴!

除非,有把握出來的時候,沒啥事。

那蘇宇還可以考慮一下,吸引大家注意力,給死靈創造奪取九葉天蓮的機會,至於現在,他死也不會出來的。

而就在此刻,星月信息來了。

「本座和那個獃子可以進去,另外還有兩位死靈君主可以進去,其他的……沒辦法,他們根本不理,這些白痴,已經忘了誰讓他們自由出來的了!」

星月很憤怒!

白眼狼!

她聯繫那些死靈,結果有的不理她了,一群白眼狼,忘了是本座給你們機會,你們才能出來的了?

當然,她自己也忘了,其實跟她沒啥關係。

蘇宇沒多說什麼,很快道:「也行,你最好別進來,讓那個獃子殺進來,把無敵精血放在一頭日月死靈身上,標上你的死氣印記,我會去找,不要直接給我,讓那頭死靈,靠近冰封神王就行!」

「還有,我若是現身,讓天淵族的傢伙追殺我……」

「另外,我大概率會在九葉天蓮綻放的時候現身,你的主要目標是九葉天蓮,九葉天蓮後方有時光通道,自己小心,還有,這東西開九次,一次其實只有一瓣!」

是的,九葉天蓮別看現在成熟了,其實沒有。

一次開出的,其實只有一瓣,連開九次,才是完整的九葉天蓮,當然,開一次之後,後面開起來簡單許多。

而蘇宇,此刻在想。

自己有沒有辦法,先奪取一瓣兩瓣的,然後元氣蛻變,蛻變幾次,服用無敵精血,那時候,自己就具備無敵戰力了,趁其不備,也許可以乾死一個無敵!

他沒再管那些神魔無敵,有能耐,你們現在就上去殺!

夏龍武他們也不是善茬,說了誰來殺誰,神魔還不知道人族性格?

現在插手,哪怕他們被仙族殺了,也會打死插手的傢伙。

神魔願意嗎?

……

轟!

秦鎮倒飛,身形顫動,三具肉身有被打散開的趨勢,三身合一的無敵,一旦從合一狀態中跌落,那實力就會下跌許多。

一旦三身被擊殺一尊兩尊,那比准無敵強不到哪去。

此刻,秦鎮身側,時光之力環繞,三身隱約間有重影出現,那是要潰散的徵兆,從三身合一中跌落。

秦鎮渾身浴血,卻是笑呵呵道:「孫賊,實力不錯,活了幾千上萬年,居然能勉強壓制我了,是不是本將軍殺的小仙女,有你婆娘?」

他對面的仙王,不是別人,是月蝕仙王,此刻,月蝕仙王冷冷掃了他一眼,懶得和他多說,餘光瞥了一眼朱天方那邊,朱天方正壓著另外一位打,打的對方時光長河波動個不停,但是對方狀態比秦鎮好一點!

就看是秦鎮堅持的時間長,還是那位仙王了。

至於其他兩處,夏龍武和周破龍,都只是勉強支撐著。

這個結局,是仙族不想看到的。

可是,仙族也沒料到人族如此果決,直接就殺來了!

仙族這些年,沒怎麼參與過大戰,都在背後使力,人族崛起沒幾百年,之前也一直仰仗仙族,對仙族也頗為尊敬,而今,一翻臉,人族翻臉速度倒是不比他們慢,反而更乾脆。

其實,月蝕仙王也想岔了。

若是其他人族無敵,大家都是老油條了,也沒那麼容易就翻臉,關鍵在於,這一次幾位無敵,夏龍武嗜血,秦鎮好戰,其他兩位年紀也不大,都算是新生代中最能打,最好戰的一批。

哪會跟他們虛與委蛇!

……

「哎!」

角落處,一聲嘆息響起,暗影浮現,不遠處,一尊血紅人影也浮現,背負雙手,看向暗影,輕笑道:「別插手如何?天部那位還在,你我插手了,他就穩贏了!至於夏龍武他們,年輕人,自然有年輕人的想法。」

暗影笑道:「我也不老啊!」

血火魔王笑了笑,卻是不想說什麼,再次看向天空,問道:「你說是秦鎮先崩潰,還是廣然先崩潰?」

廣然,朱天方壓制的那個傢伙。

實力也不弱,永恆五段!

仙族這邊的四位仙王,都不算弱,五段兩位,四段兩位,都是強者。

關鍵就看哪一方,先抽出人手了。

而且就算人族贏了仙族,後果也很難料。

暗影不說話,血火魔王輕笑道:「秦鎮應該會先崩潰,有時候,實力真的不是靠一口氣能撐住的,實力就是實力,對嗎?」

暗影還是不說話。

血火魔王笑道:「我很喜歡秦鎮,我年輕的時候,和他,和夏龍武都一樣。可後來我醒悟了,沒用的,我實力不如那傢伙,所以那傢伙是魔皇,而我族,只能當先鋒!不是敢打敢殺,就能讓人高看一眼的,還得看實力!」

暗影平靜道:「真死了就算了,人族又不是沒死過永恆!這一代代下來,人族死去的永恆,都能堆成山了!十次潮汐之變,哪一次不死個幾十人族永恆?」

「也是!」

血火笑道:「那你說,藍天或者蘇宇,會出現嗎?」

「為何要出現?」

血火笑道:「出現,還有機會牽引一下其他各方,不出現,人族幾位在劫難逃,大家都會殺他們!」

「你呢?」

「我?我只負責盯著你。」

暗影嘆息一聲,「你的目標是九葉天蓮,那我退出如何?你成了合道,還能爭一下,至於人族和仙族之爭,魔族非要摻和做什麼?」

「我倒是不在乎這些,關鍵是……蘇宇和藍天,還是要殺的。」

血火也冷淡道:「藍天變態,那我也有把握壓制,蘇宇不算太變態,甚至沒有藍天強大,可是,蘇宇牽引了聖城和噬神古族,今日不殺蘇宇,因蘇宇而死的魔族永恆,也許會有許多!」

他認真道:「怪就怪,人族沒辦法保住他!若是人族有力壓諸天之能,那蘇宇可以活的好好的,可是人族沒有,那蘇宇哪怕說和人族一刀兩斷,種族畢竟是種族,人族真要覆滅,你說,聖城勢力,會不會加入人族?」

暗影不再說話。

是的,殺蘇宇。

為了殺蘇宇,所以神魔也在準備出手,否則,人族和仙族廝殺到底,那才是最好的結果,他們才懶得管這兩族到底死多少無敵。

「天蓮快綻開了!」

暗影呢喃一聲,血火卻是笑道:「急什麼,九次綻開才是開始,現在不急,獵天閣那傢伙心裡也有數。」

他們正說著,轟隆一聲,秦鎮再次倒飛而出,渾身浴血,環繞在四周的時光長河斷裂,三身忽然分離,分出了三個秦鎮!

這不是強大的表現!

這代表他無法維持三身合一之態了!

三個秦鎮,都是一身血液,其中一個穿著鎧甲的秦鎮,有些憤怒,吼道:「廢物,我的未來,為何如此廢物,連一個老不死的都殺不死?」

他身邊,另一個穿著常服的秦鎮,鬱悶道:「廢話,人家活了多久,我才活了多久?」

「你倆閉嘴!」

中間的秦鎮怒道:「都什麼時候了,還廢話,今天就是死,也要崩這混蛋一身血!」

對面,月蝕仙王一臉淡漠,身上光芒閃爍,一些槍傷正在迅速恢復,不止如此,隱約間,能看到他的時光長河上,出現了5道波浪,很大的波濤。

一些人,眼神閃爍。

戰鬥到了現在,大家也判斷出了,月蝕仙王有踏入五段的實力了,而秦鎮,說是三段,也只是因為在諸天證道,實際上,比三段可能還差點。

單獨對上對方,雙方都是死戰不退,沒有逃離,沒有避讓,分勝負,決生死,秦鎮不敵是必然的。

正常情況下,秦鎮會逃。

而此刻,他不能逃。

哪怕五段的永恆殺三段,也沒那麼輕鬆,然而一旦死戰到底,那就不同了,秦鎮現在一跑,其他三人完了。

跑不得!

誰跑,誰一方必輸必死。

逃,也逃不了,外圍有11尊死靈君主等著他們,重傷遁逃還是一個死字。

……

外圍。

河圖和其他死靈看著恭王府上空的大戰,河圖眼神不斷閃爍。

「人族……」

「人族的榮耀!」

一些記憶,不斷浮現。

人族的榮耀!

那是昔年父親教導他的,他死後,早已遺忘,還是之前在那邊看到了蘇宇留下的星圖,想到了一些東西,此刻,河圖喃喃自語。

人族的榮耀!

我……好像不是人族了啊。

我是死靈!

我已忘卻了那些,忘記了那一切,我已經重新開始了,今日的河圖,不再是當年的河圖了。

「父親……」

喃喃一聲,河圖眼神有些閃爍,他好像想到了過去,想到了一些小時候的事情。

想到了父親,想到了父親隕落之前的話語……

他覺得,自己該哭。

可是沒有!

他是死靈了!

死靈,除了憤怒,好像沒有別的情緒了。

死靈不怕死,哪怕怕,也只是一種偽裝,死靈其實不怕死的,死靈缺少很多東西,缺乏很多東西,他們如同提線木偶,其實,一直都活在規則之下。

從誕生開始,就充滿了怨恨,充滿了殺意,充滿了憤怒!

他們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殺,殺回生靈界!

讓諸天萬界,都化為死靈界域。

感情?

沒有的!

他們沒有感情的,有時候,一些記憶浮現,也只是讓他們下意識地去偽裝出那種情緒,比如他想到了父親,他想哭,他只能偽裝出哭泣,他其實一點也不傷心。

內心,平靜無波。

「我是死靈了……」

河圖心中囈語,他覺得,按照自己恢復的記憶,自己該去幫人族,可是沒有,因為他又覺得,這些生靈都該死。

這一刻,情緒波動的微微有些複雜。

「沒有傷心嗎?」

「沒有仇恨嗎?」

「唯有憤怒?」

河圖喃喃,下一刻,他露出了笑容,憤怒,是的,我們只會憤怒,既然如此,我是不是該給仙族一點憤怒!

他想到了什麼,他忽然看向那些仙族,他很憤怒!

無邊的憤怒!

這些傢伙,該殺!

既然無法愛了,那就去恨吧!

……

遠處。

星月內心其實也很平靜,此刻,也沒什麼憤怒,只有一些說不出的茫然,她想殺蘇宇,又有些不想殺了,蘇宇這傢伙,一直在命令自己,好煩!

可是,煩歸煩,星月卻是還有些小小的期待,她很久沒體驗過一些其他的滋味了,比如說滿足,比如說刺激過後的興奮。

「他還是想幫人族的……是嗎?」

星月心中喃喃,她看向身旁的獃獃,露出疑惑之色,「你在看什麼?你生前也是人族嗎?」

她看到獃獃,好像在看著那些人族,流露出一絲絲複雜的眼神。

此刻,獃獃還是有些木然,點點頭,「也許……是的!我……好像想幫他們……又……不想出手……」

「死靈啊!」

星月嘆息一聲,「你沒恢復多少記憶,還無法體會這種複雜的東西,我在想,若是有朝一日,讓我真的復生了,我是否還會和現在這樣?我想,我真復生了,恢復了全部記憶和感情,我一定會殺了那個傢伙!」

「我好討厭他,我記憶中,沒人敢這樣欺負我……可是,現在的我,除了憤怒,已經沒有太多的想法了,獃腦袋,你呢?」

「我?」

獃獃木然道:「我……不知道。」

「果然,你是個笨蛋,死靈都是笨蛋,很笨,聰明人都活著,笨蛋才死了。」

……

噗!

秦鎮的過去身在吐血,不斷吐血,甚至有些龜裂,三身分散,並不是三個人就能打一個人,而是實力衰弱了許多,被月蝕仙王壓制打。

朱天方那邊也急了,不止他,夏龍武周破龍,此刻都是瘋狂怒吼,一時間,殺的三尊仙王不斷喋血,卻都只是小傷,很快便恢復了。

仙族此刻的策略便是,拖!

拖到秦鎮被殺!

只要秦鎮死了,仙族就贏了。

仙族贏,那各族殺仙族的可能性不大,沒有不透風的強,殺人族沒事,殺仙族,考慮一下仙族那強大的實力。

出去后,能否擋住仙族的追殺?

到了這一刻,蘇宇耳邊,還在響起那些神魔的話語,他充耳不聞。

而就在這一刻,媚笑聲響徹天地。

下一刻,神魔無敵,紛紛出手!

轟!

虛空炸裂,一個個藍天爆碎,而遠處,一個藍天,書生模樣,仙風道骨,白衣如雪,此刻,有些複雜,輕聲道:「好像救不了你們……人啊……有時候真複雜,我早已知道結局,何苦來哉!」

藍天一步步走出,笑了起來,笑著笑著,凄厲道:「我要報仇!」

轟隆隆!

虛空顫動!

「我好委屈!」

轟轟轟!

他再次引起了老周的共鳴,唯有如此,他才能具備更強的實力,藍天,還是出來了。

他沒能忍到最後。

而秦鎮,此刻一邊吐血,一邊笑道:「藍天,你這個大變態,幹嘛要來?」

藍天四周,多了幾位無敵,此刻,藍天委屈巴巴道:「我也不想的,可是……我沒辦法,我的萬道分身都在說,別出去!然而,我的人道分身發傻,他說,出去,別怕!」

藍天有些瘋癲道:「我是人族啊,我從未背叛過,不是嗎?我只是想打造屬於我自己的人族,我夢想中的人族,可是,我還是人族啊,不是嗎?」

「為何,為何你們說我是叛徒?我不是,天聖也不是,我們是人族,是人族啊,秦鎮,你說是不是?」

秦鎮咳血,「對,是人族!這不是怕嗎?怕說你們是人族,萬族盯著我們不放嗎?可現在,我他么知道了,否認承認,都沒啥用,萬族,還是看實力,實力弱,就是孫子,就這麼簡單!」

砰地一聲巨響!

秦鎮一世身被擊潰,一枚承載物,飄然落下。

「秦鎮!」

夏龍武低喝一聲,眼中滿是怒火。

秦鎮剩下的兩世之身,無奈道:「不怪我,真的不怪我……我他么……儘力了,我不敵他,我沒辦法,抱歉,很抱歉!」

他看向對面的月蝕仙王,笑了,齜牙咧嘴地笑。

月蝕仙王一臉冷漠,「你想自爆?你自爆,傷不到我的,你自爆,引出了死靈君主,這些旁觀者,會首先殺了你,挪移出去殺了你!秦鎮,你別傻了,你連自爆的機會都沒,哪怕自爆,也只是在外面,而非這裡!」

秦鎮朝四處看了一眼,一尊尊無敵浮現,都是冷漠無比。

是的,他們證明,月蝕仙王說的沒錯。

「憋屈啊!」

秦鎮咧嘴笑著,「好憋屈,我他么死,都沒法自由選擇嗎?」

三身戰死一尊,他實力下滑了許多了,此刻,再也不敵這個傢伙了。

他撐不住了!

……

幻天鏡中。

蘇宇身體微不可見地顫動了一下,不去管,不管他!

秦鎮死還是不死,跟我無關!

我和他不熟!

我見過他的次數很少,第一次,是在大明府,那個爽朗的漢子,笑著告訴他,殺小仙女,很好,但是要偷著殺!

他告訴蘇宇,你去大秦府,我們殺個痛快!

他告訴蘇宇,大秦府,天下第一!

大秦府,橫掃諸天!

其實,真的不熟。

但是蘇宇記得清楚,那個傢伙,告訴他,他大秦府沒有庫存,得現殺,所以,沒過幾天,蘇宇收到了一些屍體,新鮮的!

這大概是少數幾個,和蘇宇不太熟,但是蘇宇不討厭,而且還覺得有趣的人族強者。

秦鎮!

大秦府府主,征戰諸天數百年,統領大秦軍,橫掃諸天,鎮守北部邊疆,和仙族明爭暗鬥,殺戮無數的強者。

今日,他三身隕落了一尊。

就在蘇宇眼前!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這是萬天聖告訴他的,他說,你沒這個能力,不要去插手,不是你該插手的事。

蘇宇,有這個能力嗎?

蘇宇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留下了很多手段,是為了奪取九葉天蓮的,而不是幫秦鎮的,秦鎮死了就死了好了,我奪我的九葉天蓮好了!

奪到了,我就能強大了。

我強大了,我想做什麼做什麼。

何苦為了一個不熟悉的秦鎮,去暴露自己的底牌呢?

蘇宇心中想著,想著想著,死氣微微波動了一下,「大人,衝進來,攪亂局面!」

……

這一刻,恭王府外的星月,微微揚眉。

九葉天蓮,還沒綻放!

等綻放的那一刻,衝進去,也許有機會奪取一片,蘇宇……讓自己此刻衝進去?

他不要九葉天蓮了?

如此一來,也很容易暴露出點什麼。

星月想著,也沒多想,她不想去分析這些,太累,下一刻,星月冷笑一聲,瞬間突入恭王府!

與此同時,獃獃和另外兩位死靈君主,瞬間殺入其中!

四大死靈君主,一起突入。

王府內,一些無敵一驚,眼看著人族和仙族要分勝負了,為何這些死靈會突然殺來?

而此刻,星月厲吼道:「殺仙族,殺了仙族,該死,膽敢挑釁本座!」

轟!

一聲巨響傳出,星月一掌朝遠處的月蝕仙王拍去,正準備擊殺秦鎮第二世身的月蝕仙王臉色一邊,下一刻,怒道:「人族和死靈必有勾結!」

一定的!

此刻,他恍然大悟,怒喝道:「諸位,你們沒看到嗎?人族和死靈族必有勾結,一定有!」

太巧了!

過於巧合,就不是巧合了!

他正要殺秦鎮,對方就出手了,你告訴我,這是巧合?

扯淡!

此刻,不止他,其他無敵,也是一個個眼神異樣,人族和死靈族,真的有勾結!

而這一刻,天淵族那無敵腦海中響起星月的聲音:「吾等偽裝和人族有舊,先殺仙族,再滅人族!將人族,和死靈一族化為一體,你想辦法,牽制各族!」

那天淵族無敵,有些狐疑,星月聲音再次傳盪而來,「莫要忘記盟約!盟約,才是根本!」

此話一出,這天淵族無敵臉色微變,很快喝道:「九葉天蓮將開,一起出手,將他們挪移到遠處!」

不少無敵看向他,天淵族無敵喝道:「管他們誰和誰有勾結,不要讓死靈壞了九葉天蓮,他們不需要這個!」

此話一出,轟隆一聲,虛空中,十多位無敵出手,一下子,強悍的挪移之力在八位無敵身邊浮現,一眨眼,八人都被挪移走了一段距離。

正等著最後一搏的秦鎮,微微一愣,迅速朝不遠處的星月跑去!

艹!

管他呢,這死靈族要殺仙族,老子先去找死靈幫忙去,雖然更大的概率是被這死靈擊殺,可是,老子不管了!

遲早都是死,與其被仙族擊殺,不如被死靈殺了拉倒!

……

幻天鏡中。

蘇宇暗暗鬆了口氣。

暴露了!

雖然未必猜到是自己乾的,可是……星月他們現在暴露了,起碼有些無敵,有些遲疑了,會踩出,她是否和自己有關。

我的底牌,暴露了一張了,還是最大的一張。

後悔嗎?

有一點,罵了秦鎮幾千遍,蠢貨,笨蛋,弱者,垃圾,連一個月蝕仙王都打不過,還斗什麼斗!

要不是看在你教了我一句話,死了的小仙女很好看,我才懶得管你!

這話,我記住了。

此次,算是我償還你了一話之情,以後,你我不相欠了!

你再被殺,我也不會管你了!

……

同一時間。

一些人,眼神異樣。

血火魔王平靜道:「這死靈……是你人族招來的,還是蘇宇?蘇宇化為半死靈,也許可以和死靈交流溝通,達成協議,這麼說,他出手了?」

血火魔王說著,感慨道:「天生妖孽啊!聖城鎮守,噬神古族,死靈君主,這天底下,還有他蘇宇沒辦法勾結的人嗎?」

說罷,輕笑道:「你看,我說對了吧?生靈,最終還是會考慮種族的!哪怕蘇宇,哪怕藍天,哪怕萬天聖……他們也許對你們失望了,絕望了,可是,最後時刻,他們還會考慮人族的,所謂的再也不為人,只是個笑話!」

暗影臉色複雜。

欣慰嗎?

還是惆悵?

或者是無奈?

也許,都有一點吧。

人,終究還是人。

最後關頭,這些瘋子都出來了,出手了,藍天如此,蘇宇如此,暗影知道,這死靈,可能就是和蘇宇締結協議的那一位。

蘇宇,能人啊。

死靈都可以勾搭!

可惜……他暴露的太多,也堅定了別人殺他之心,暗影輕嘆一聲,踏空走出,朝人仙大戰的地方走去,血火魔王瞬間擋在他面前,淡淡道:「你也要去嗎?」

「你都說了,人嘛,最後關頭,說不是人的,都是個笑話……」

暗影笑道:「血火,看來,你是非要和我一戰了!」

血火魔王看著他,半晌才道:「是你非要和我一戰,你有這個把握嗎?大明王。」

「大明王?」

暗影笑了笑,「大明王……老朱他沒來!老朱真來了,秦鎮出事,他不會幹看著的,只有我,冷血一些,看著兒子要死了,也不會出手,擾亂我的計劃……」

「什麼?」

轟!

一聲驚天巨響,響徹天地,轟隆一聲,血火魔王倒飛,口中鮮血灑落大地。

暗影站直了身體,平靜道:「我那傻兒子,一直都很傻,我想,既然大家能為了我,犧牲自己,那我,犧牲我兒子……算大義嗎?還是無情?或者冷血?我不能死在這,我只能最後關頭奪取九葉天蓮才現身,否則,我會很麻煩的,可是……我想了又想……我也許……真的還不夠格,當這人族半皇,我還是自私的,我怕我兒子,真的死了。抱歉,對不起老周他們了,我忍不住!」

轟!

一桿長槍,浮現在天地之間。

這一刻,所有人都驚呆了!

人族的鎮族強者,大秦王,他……親自來了!

這一刻,神魔各族都瘋了!

下一刻,雷霆神王暴吼道:「殺,殺了他!殺了他,人族必潰!」

「殺!」

一尊尊無敵,瘋狂怒吼!

大秦王,是大秦王!

殺了大秦王,人族完了,再也沒有下一個大秦王,可以像現在一樣,勉強聯合起所有人族強者了。

大秦王不能暴露!

是的,正如他所言,他不能暴露的,否則,大家都會來殺他,大明王沒事,這不是人族的鎮族強者,可是大秦王,那意義截然不同!

「爹!」

遠處,秦鎮也驚呆了,那是我爹,不是朱天方他爹?

大秦王朝那邊看了看,笑了笑,很快,笑的有些僵硬道:「蠢,我秦廣,居然有這麼蠢的兒子,丟人!我想,你死了,拉倒,結果……有人告訴我,一個外人,一個說自己不是人的傢伙都可以為你出手……我這當爹的,是不是太過冷血……」

而遠處,朱天方几人卻是臉色變了,朱天方瘋狂道:「你……我……您死了,我人族怎麼辦?」

這一刻,神魔兩族,十多位無敵,直接二話不說,朝他殺來!

蘇宇,威脅在未來。

大秦王才是現在!

殺了大秦王,人族沒了現在,談何未來!

這才是人族的鎮族之寶!

「沒了我,人族沒了就沒了吧,沒了我就沒了人族,那人族……該有此劫!」

大秦王淡笑道:「總有下一人,能撐起這片天,這次,勞煩周兄他們幾位了,為我費心了!」

長槍橫掃,轟隆一聲,穿透了虛空,噗嗤一聲,一槍扎飛了血火,再次揮槍,長槍瞬間浮現在一人面前,月蝕仙王!

月蝕仙王臉色大變,卻是被一槍瞬間洞穿心臟,長槍掃斷了時空長河!

噗嗤一聲,再次將復生的月蝕仙王扎穿!

轟地一聲,長槍掃蕩天地,砰!

炸裂!

血雲密布!

死了!

是的,死了。

大秦王出現,出槍,在其他人殺來的瞬間,三槍橫掃天地,擊殺了月蝕仙王!

而這一刻,十多位無敵將他包圍了。

大秦王露出冷峻的笑容,「殺一個開刃,許久不殺畜生了,你們……想死多少?」

想死多少!

一瞬間,四方膽寒!

秦槍,大秦王!

殺他,會死多少?

PS:果然明天結束七層,我真牛,居然猜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8章 秦槍!(萬更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