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收穫滿滿!(萬更求訂閱)

第599章 收穫滿滿!(萬更求訂閱)

從夏辰這得到了拿走識海秘境的承諾,蘇宇好像想到了什麼,再次道:「夏前輩,那你現在記憶還會消失嗎?」

「暫時不會,文王令保護,問題不大!」

夏辰說了一句,蘇宇欣喜道:「那前輩可以一直留在星月這邊嗎?」

「哼!」

上方,端坐在寶座之上的星月,一臉冷漠,剛剛聽八卦的好奇心瞬間消失,冷冷道:「本座的領地,不允許外來君主入內!」

「自家人……」

星月再次冷哼,那也不行!

夏辰笑了笑,很快道:「大概不行,我……恐怕要走。」

「走?」

蘇宇意外道:「去找文王府邸?」

「不是。」

夏辰搖頭,想了想道:「死靈天河對面,大概要來人了!我有感覺……大概很快就要來人了,我得過去……據我所知,死靈界域,恐怕有內外之分,我也許要去對面才行。」

此話一出,河圖不以為然道:「怕什麼?我們去攻打老龜的地盤,來誰也沒用!」

有麻煩,就去打老龜的地盤!

這也是他多年的經驗!

老龜暴怒之下,橫掃四方,也許連自己的敵人都被一起幹掉了,河圖可是有過這樣的經驗的。

夏辰笑了笑,「不好說,鴻蒙前輩,畢竟是恭王一系的,我不一樣……」

河圖欲言又止,沒說什麼。

老龜嘛,這些年雖然不算什麼好東西,不過勉強也算幫了自己幾次,河圖有時候也在想,當年老龜殺自己是不是逼不得已,不過……有些事已經過去了,他是死靈,終究還是殺性佔據了上風。

想到這,河圖眼神眯起,看向蘇宇道:「你小心點,最近別沒事開啟死靈通道,我現在倒是有些想法了,當年我召喚死靈君主,來的可能是死靈天河對面的混蛋!現在知道你也能開啟……你再開通道,一旦下面沒有人接應……小心被鑽了空子!」

說罷,又道:「你死氣過於濃郁,自己小心點,不想開,也許都會開啟!各大族不會輕易放過你的,不出意外,他們可能會聯繫死靈界域!既然能拿到死靈接引令,代表他們是有辦法溝通死靈界域的,一旦逼迫你開啟死靈通道,也許就是你的死期!不但是你的,可能還是老龜他們的……」

和自己當年一樣!

老龜只有兩個選擇,殺他,或者鎮守們被殺!

如今,蘇宇難殺,鎮守難殺。

重演十萬年前那一幕,那是最好的選擇。

老龜只能和當年一樣,再次做出選擇。

是殺了違背規則的蘇宇,還是和蘇宇一起,承受規則的劫難,等待規則滅殺他們全部!

此話一出,萬天聖也提醒道:「這個可能性不小,蘇宇,這一次你底牌全部暴露了!一旦他們找機會暗殺你,逼迫你動用大量死氣,哪怕你不主動開啟通道,也會被動開啟,一旦開啟了通道……出來幾個死靈亂殺,到時候,便是大麻煩!」

蘇宇點頭,「也是,畢竟前車之鑒在這!」

這個詞……讓某位死靈不太痛快了!

啥意思?

內涵誰呢?

蘇宇也沒太在意,實話,前車之鑒的確在這,還是要小心的,小心被人偷襲,被人暗殺,被人圍攻,被人堵在哪裡不得不開啟死靈通道。

當你想跑的時候……你發現,下面的死靈你不認識,不但不認識,死靈還會來殺你,或者乾脆跑出去亂殺,你就完蛋了!

神魔大族要是真算計,也許不止算計蘇宇一人,包括那些鎮守,畢竟這些鎮守這一次讓他們感受到了威脅。

一旦死靈大亂,蘇宇這個罪魁禍首沒死……死靈亂子無法控制,那老龜他們呢?

蘇宇微微一怔!

他忽然道:「河圖大人,若是當年你沒死,鴻蒙大人沒殺你,那會有什麼麻煩?」

「麻煩?」

河圖想了想道:「他們鎮守不力,規則懲罰!議會大劫降臨……老烏龜大概也扛不住吧?」

蘇宇凝眉,「那這麼說,一旦我開啟了死靈通道,然後我找個地方躲躲,鴻蒙大人他們找不到我,死靈泛濫,他們都要被懲罰,那我會被懲罰嗎?」

「都會吧!」

蘇宇吸了口氣,「我去!這麼說,我很關鍵啊!一旦我被誰活捉了,開了死靈通道,死靈泛濫,無法控制,那豈不是說,我和鎮守都要完蛋?」

「對!」

河圖點頭,「利弊都有,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價!」

「那鴻蒙大人他們死了,真有人會繼續鎮守嗎?」

「會的!」

河圖隨意道:「神魔仙這些大族,會出人鎮守的!現在不樂意,只是因為鎮靈將軍是老烏龜,若是老龜也死了……鎮守的位置,還是有很多便利的!」

此話一出,蘇宇心中微震。

別說,被他們一提醒,蘇宇忽然意識到,自己很重要!

自己真要亂開通道,可能會死很多人的!

一旦死靈失控……死的可不止自己。

「呼!」

吐了口氣,蘇宇沉聲道:「別說,我覺得各族可能真有這樣的打算!」

「多正常!」

河圖不以為然,萬天聖也輕聲道:「肯定有這樣的打算,你只要出古城,必然會有無數人盯著你!諸天戰場這邊,鎮守倒是可以過來,可若是在小界中呢?或者人境呢?那時候,鎮守未必能過去,就算去了,通道也不好鎮壓……你若是再被人圍殺,開了通道,又被人抓了,通道不滅,死靈不斷,造下殺孽……你麻煩就到了!」

「當然,現在應該不會!」

萬天聖補充道:「現在他們還沒摸清楚情況,不敢亂來,只要摸清了死靈界域的情況,那就不好說了!」

蘇宇遲疑道:「通道都在我掌控之中,哪怕之前有他們的人當城主,現在都是我在掌控,鎮守也不會隨意讓人出入通道了……」

說著,蘇宇眼神眯起,「天淵!」

「嗯?」

蘇宇深吸一口氣,「天淵族!這一族我知道,可以聯繫死靈界,天淵界甚至就在死靈界域和生靈界域的壁壘之上,嚴格來說,天淵族,是真的地獄和人間的隔層!深淵之地!在那,甚至有一些弱小的死靈,可以鑽出來,和對方進行溝通!」

他有些清楚,各大族如何和死靈界域聯繫了!

不出意外,一定和天淵族有關。

河圖也道:「對,天淵族!在這萬族當中,有兩界相當玄奇,一界便是天淵界,一界便是命界!上鉤天命,下連死靈,天淵天命,這兩族其實是有聯繫的……據我所知,天淵族其實是上古命族叛變的分支一族,但是後來墮落成了天淵一族……」

蘇宇打斷道:「上鉤天命?」

河圖笑道:「懂了?」

蘇宇吸氣,「懂了,老傢伙們從那邊出來的?」

「算是!」

河圖含糊其辭,有些事,不能說太多,一方面是擔心規則壓制,一方面也是因為說多了,容易引出一些莫名的麻煩。

天淵族,命族!

這萬界,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果然,自己知道的東西,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命族和天淵族難怪這麼多年都沒滅掉!

河圖又道:「這萬界,比你想象的複雜的多!諸天萬界,你以為是開玩笑的嗎?」

河圖笑道:「別的不說,就說五行族,五行族以前是大族,五行族是有半皇的,現在沒有了……主要是五行分離,之後就再也無法融合……」

「五行分離?」

蘇宇好奇道:「怎麼分離?一個人拆分成五份?」

說完他都笑了!

河圖卻是點頭,「沒錯,五行老祖被拆分成了五份,金木水火土分離,之後誕生的五行族,都是單一屬性的!你要知道,五行族,以前就是一族,一族掌控五行手段!後來被拆開了,規則限制,五行不再融合!」

「……」

蘇宇懵了!

卧槽!

我開個玩笑,你當真了!

河圖笑呵呵道:「怎麼,不信?真的,我父親說的……」

遠處,星月冷笑一聲,「以訛傳訛!也不怕讓人恥笑!五行族的問題,和五行老祖有關係,也不是絕對的關係,是五行界的界源被強者切割成了五份,無法再融合導致的!什麼五行老祖被切成了五份,笑話!五行老祖只是五行本源被剝離了而已……」

「……」

河圖看著她,張了張嘴,半晌,悶悶道:「我父親說的!知道嗎?我父親說的!他是恭王四代孫,他當年就在上古星宇府邸生存……你知道什麼!」

星月冷笑連連,「一群小人物,以訛傳訛,你也信!」

「混賬!」

河圖憤怒,「吾乃恭王之後,人王嫡傳!就這夏辰,起碼是戰王幾百代孫,我乃五代,你敢說我是小人物?」

星月不屑,懶得理會他。

蘇宇倒是不管他們爭吵,八卦道:「界源分離?什麼意思?」

星月淡淡道:「五行族誕生特殊,天生地養,五行界適合這些天地生靈誕生,但是,因為天生地養,所以更加依靠本界的力量來源,屬性來源,五行界的界源!當年五行界的五行老祖,得罪了一位大人物,被剝離了五行之源……就和你的神文戰技或者360元竅被封鎖一個道理……」

「五行老祖被廢,五行界界源被拆分,之後,只能誕生單一屬性的天地生靈,於是,五行族徹底分成了五個種族,在這之前,五行族是不弱於龍族這樣的大族,甚至比龍族更善戰!」

蘇宇意外道:「五行老祖厲害嗎?」

「半皇!」

星月淡淡道:「肯定比現在的那些半皇厲害!」

「那怎麼被廢了?誰廢的?」

蘇宇想到了什麼,「他們之前修鍊的功法,是五行神訣?」

「對!」

星月平靜道:「後來,五行神訣被列為禁典,議會好像還有規則,不得修鍊五行神訣,否則有懲罰。」

蘇宇恍然!

對!

我就曾遇到過,那雷劫說強不強,說弱……說實話,也就蘇宇,不然,當時一個剛踏入騰空傢伙,遭遇那雷劫,早就掛了!

那玩意,劈死一般的凌雲都沒問題!

蘇宇強大,所以沒什麼感受,可他可以想到,一旦五行族修鍊,一旦修鍊成功……呵,100個得被劈死99個!

剩下的一個,也得半廢!

1000個當中,大概才有一人能完全扛過去,這都算高估他們了。

蘇宇想了想道:「不對啊,我認識一個傢伙,他好像在融合五行,甚至能動用五行之力了!」

「嗯?」

星月倒是意外,河圖也意外道:「我怎麼不知道?」

「小人物,一個年輕的傢伙,浮土靈!」

小人物?

河圖釋然,不過很快道:「五行族被規則之力拆分的,能動用五行之力……不至於吧?」

除非能抵擋規則!

星月想了想,卻是說道:「未必,有兩個可能!第一,是在五行界界源附近誕生的五行族,吸收了五行之力,誕生之後可能會能動用五行之力!第二,和五行老祖有關,五行老祖當初被剝離了五行之源……這剝離的五行之源,好像沒有被帶走,而是留在了五行界,那他可能是這五行之源中誕生出來的,算是五行老祖再生!」

「……」

啥意思?

蘇宇急忙道:「五行老祖死了嗎?」

「一開始沒死,現在……大概率死了!」

星月隨意道:「五行之源被剝離,一開始不死,但是實力衰落,這麼多年下去,大概率已經死了!死了的話,那五行之源重生就有可能了!在毀滅中重生!」

蘇宇眼神微動,在毀滅中重生,浮土靈!

「這麼說,浮土靈可能是五行老祖?」

星月冷漠道:「死都死了,算什麼五行老祖,要算大概能算……兒子?或者女兒?五行族沒有性別之分,天生地養,都一樣!」

蘇宇卻是吸了口涼氣,「那就算這麼說,對方也算是五行老祖的一代血脈了,一位上古半皇的血脈?」

「勉強算是吧!」

蘇宇咋舌,身份很高貴啊!

難怪,難怪五行族那邊,浮土靈這孫子,地位高的很,出了事,無敵一個個地出來救援。

無敵的神符,一給就是好幾張!

這傢伙不管是五行界源附近誕生的,還是五行老祖的本源力量重生的,都是五行族的希望啊!

難怪了!

上次浮土靈藏在金瑞天兵中,蘇宇又不是不知道,不過那孫子還算識相,金瑞是第一個參戰的外族,蘇宇也懶得管浮土靈了。

此刻一想,忽然看向劉洪道:「劉老師,我沒記錯的話,你上次忽悠浮土靈,就是用五行神訣忽悠的吧?」

劉洪茫然道:「怎麼了?」

蘇宇冷笑道:「知道的還真不少!我都不知道五行族最渴望五行神訣,你倒是知道了!」

「不是,五行族肯定希望要五行神訣啊……」

劉洪委屈道:「你聽名字都知道了。」

蘇宇冷笑道:「是嗎?五行神訣是我自己命名的……」

劉洪無語道:「這名字很大眾化的,我亂編,也得編五行神訣啊,難道六行神訣?」

行吧!

蘇宇懶得說了,他覺得,這傢伙就是知道,所以故意拿這個欺騙浮土靈的,浮土靈這才輕易上了當!

「那五行神訣,五行族失傳了?」

「嗯!」

星月應了一聲,「十有八九,五行族後來沒有人再修鍊過這個。」

「五行族得罪了誰?人皇嗎?」

「好像不是……」

星月想了想道:「具體的,我記憶中沒多少這方面的記憶,好像……好像和五行有關!可能是五行老祖太猖狂了,得罪了一位擅長五行之力的強者,具體是誰……不好說。」

蘇宇點頭,「大人都不知道,五行族大概也不知道,我知道了,仙族!上古仙皇,太黑了!」

「嗯?」

星月一臉茫然,仙皇?

你知道?

我怎麼不知道!

河圖先是茫然,接著釋然,萬天聖倒是一臉淡然,不用問,這小子憋著壞心思呢!

蘇宇一臉憤怒道:「五行老祖得罪了上古仙皇,因為他展露出五行之力,仙皇也擅長五行道術,結果五行老祖太過張揚,挑釁仙皇,說仙族五行道術都是笑話!之後,仙皇憤怒無比,擊潰了五行老祖,剝離了他的五行本源,再之後,還是不消氣,動用上古議會權利,將五行族踢出議會,甚至剝離了五行界的界源之力,再之後,更是設下規則,五行神訣不得再現世!上古時代,會五行神訣的強者,全部被雷劫劈死,最終五行神訣失傳!」

星月恍恍惚惚!

河圖搖頭晃腦。

夏辰陷入沉思,萬天聖摸著下巴沉吟,劉洪拍手叫好:「圓滿!邏輯通順,毫無破綻!這隻要不是當年知道內情的人,絕對不知道是假的,太圓滿了!」

他給蘇宇點贊!

這麼一瞬間,你就把一樁上古失傳的秘聞給補齊了,補的有頭有尾的,一點都不突兀!

高手!

蘇宇一臉平靜,「五行族有無敵十多位,還不知道有沒有隱藏的,若是有,可能都有20無敵!這可是一股大勢力,真說起來,未必比龍族少多少!」

「上古之仇,報嗎?」

「河圖大人都不知道,顯然,第一次潮汐之變的都不清楚情況,而河圖大人的父親,當年是恭王的玄孫,也是上古時代的貴族了,而他也不知道具體情況……那天古他們也未必會清楚!」

「涉及到了上古半皇級強者的隱秘,我想,也就一些人王或者半皇知道,而他們都沒了……所以,沒人能拆穿我們,不是嗎?」

蘇宇笑道:「五行族……浮土靈!有趣,要是一般的五行族,還不好打交道,浮土靈,我熟啊!聰明人,能屈能伸,氣運昌盛,這樣的傢伙,是可以聊的!」

這一族,還是很強的。

而五行族,浮土靈又是其中的關鍵,能關聯五族!

沒想到,在這居然聽到了一樁秘聞!

蘇宇想著這些,又道:「對了,諸位大人還有其他種族的秘聞嗎?」

看看能不能利用上!

今天光在這聽八卦了,但是聽的很爽,而且很有用,夏辰說了半天,也就叛徒的消息有點用,還是星月和河圖夠老!

想到這,蘇宇對星月的身份倒是有些好奇了,「星月大人,你真不記得您上古時期的身份了?」

星月冷漠道:「有什麼好記憶的!不過再不記得,也絕對比河圖高貴,他只是個低等人物!」

河圖也冷笑道:「說你胖還喘上了,從第一潮汐我活著,就見你在星宏古城,一直到現在,還在這,還是這實力,你也好意思!」

星月冷冷看著他,這是嘲諷本座實力不行?

「我死了的時候,你還活著,現在你都快死第二次了!」

星月也是冷哼,她不太喜歡去打獵而已。

所謂打獵,自然是獵殺其他死靈君主,吞噬死靈印記,不過她很少吞噬,之前蘇宇倒是送了她一份,永恆七段的,若是吞噬了……實力應該會有進步!

這倆吵吵,蘇宇也不想聽,只希望他們吵架的時候能說點八卦出來。

他倆不說,蘇宇只好自己問:「那噬神族是什麼情況,二位知道嗎?」

噬神族?

河圖微微凝眉,搖頭,「不太清楚,這一族……算不上一族,我只是隱約有些耳聞,可能和文王有關。」

星月也道:「這個不是太清晰,我也只記得,那豆包……應該是文王府上的。」

他們不知道,夏辰倒是知道一些,補充道:「豆包?說起這個,我們守墓一脈,倒是有些記載,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吃的,聽你們這麼一說,這是那噬神半皇?」

「對!」

夏辰很快道:「那我倒是有些印象了,豆包……豆包的確和文王有關,豆包……很可能和五行族一樣,也是天生地養的存在,甚至可能是文王的一枚神文變異形成的生靈……」

「胡說!」

他剛說完,小毛球忽然冒頭出來,「不可能!我大大那麼厲害,文王一枚神文怎麼可能會這麼厲害?還有,我大大是神文,那我是什麼?」

夏辰看了它一眼,有些稀奇,「這是……小噬神族?」

「我不小了!」

毛球生氣,你才小!

夏辰愈加古怪了,看向蘇宇,「你神文也變異了?」

「……」

蘇宇無語,這話說的!

夏辰笑道:「你大大……你是說豆包半皇?它若是神文變異而來,那你肯定也是,天生地養,但是按照年代,可能把你當後裔對待了。」

「不可能,我是我大大生的!」

小毛球生氣!

不是的,我是大大生下來的!

蘇宇忽然想起自己聽到的一些傳聞,臉色異樣道:「我聽說,毛球你麻麻出去守天古,守了好幾百年了……毛球,你上次說你多大來著?」

毛球想了想,再次算了算,沮喪道:「我12歲了!」

按照人族時間算,它12歲了。

它不服氣,憤怒道:「我是大大生的!」

蘇宇也有些奇怪,「你怎麼知道你有麻麻的?你麻麻不是在外面嗎?」

「我就是知道!」

毛球氣鼓鼓的,它有些生氣了。

蘇宇安撫道:「那就沒錯了,你是你大大它們生的,你麻麻生了你,回來抽空生一下,很快走了,又去守天古了,沒毛病!」

毛球一想,點頭,的確,可以抽空回來生的嘛!

沒毛病!

這下子,倒是安心多了,再次躲了回去。

一群人看蘇宇騙傻子似的騙毛球……都有些無語!

你認真的?

抽空回去生一下?

好吧!

你贏了,無法辯駁,除非問當事人,不然誰知道怎麼回事!

聊了這麼多,蘇宇該問的也都問了,萬天聖在這不能待太久,很快,蘇宇起身道:「那我們就先走了,夏前輩,你先在這邊修鍊,若是有問題,隨時喊星宏大人或者星月大人傳遞消息給我……」

夏辰微微點頭。

河圖倒是說道:「你先提升你自己再說!我別無所求,就想復生!復生,有兩大難關,第一,將我死氣全部逆轉,第二,抵抗規則!」

「死而復生,一定會有規則懲罰!」

「這是天地不容的!」

河圖有些陰冷道:「你可別死的太快,我生前接近合道,想復生我,恐怕有合道之劫!我若是不提醒你,你瞎復生,害人害己!」

合道之劫!

蘇宇輕吸一口氣,這個可不好辦。

「那復生星月大人呢?」

「起碼也有永恆八九段的危機……你能解決掉再說,何況,你現在也做不到瞬間逆轉!蘇宇,一切的陰謀詭計,其實最終還是要看實力的!」

河圖說這句話還是有幾分感觸的!

第一潮汐,他就是太弱了。

雖然接近合道,然而畢竟不是,所以最終輕易被人坑殺了,雖說殺了不少人,甚至擊潰過合道,然而,自身不到那個境界,依舊被人幹掉了。

他若是有合道之力,當年一定可以掀起更大的波瀾!

蘇宇笑道:「這個我當然明白!我很快就能肉身跨入日月,至於意志力,進入山海巔峰難度不大,不過日月不好好進……」

一群人在這談無敵,談合道,談人王,談人皇……

蘇宇來一句,他很快進入山海日月!

一瞬間,一群人有些恍惚。

山海,日月?

多麼遙遠的稱呼啊!

蘇宇繼續笑道:「我現在有自己的路,肉身方面,我的道路暫時是明確的!一直強化下去!神文方面,先把所有神文強化到日月,然後,再勾勒新的神文,形成神文戰技,我現在這個多神文,不太靠譜……」

「嗯?」

夏辰意外道:「你還沒形成神文戰技?」

「沒有啊!」

「那你怎麼算是多神文……」

蘇宇笑道:「一代府長,您有些落伍了,我的老師,曾推導出了拆分法,哪怕在騰空之前,不勾勒完整,後續也可以補充拆分神文!」

「你師父?」

夏辰茫然道:「什麼實力?永恆了?」

「沒有,凌雲了!」

「……」

無聲。

夏辰一臉茫然,凌雲!

這也行?

「那你現在勾勒多少神文了……」

「30枚。」

「那怎麼還沒勾勒出神文戰技……」

蘇宇聳肩,「神文戰技的神文基點太多。」

「太多?」

「對,很多!」

「比30還多?」

「那當然!」

夏辰輕吸一口氣,「我就說,你天賦如此之強,為何神文孱弱,原來是因為還沒勾勒完整的神文戰技!」

夏辰迅速道:「那你還是趕快勾勒,神文戰技一旦形成,戰力會變強大許多!按照我昔年的一些猜測,全部勾勒人族神文……」

蘇宇又道:「老黃曆了,大家都知道,現在全部勾勒人族神文,才能無衝突之力,順利晉級日月,或者無敵!所以我都是人族神文!」

夏辰無奈,我死了很久了嗎?

感覺跟不上時代了!

蘇宇又道:「我老師當初有一些推測,人族是有天賦技的,神文融合為一,可能會出現天賦技,夏前輩,這個您知道嗎?」

「天賦技?」

夏辰凝眉,河圖意外道:「人族哪來的天賦技?」

蘇宇更意外:「上古也沒有嗎?可萬族都有,為何我人族沒有,這不靠譜吧?」

他還想著,哪天神文合一,有強悍的天賦技出現呢!

這是當初白楓的推測,現在白楓也不太研究這個了,主要是合一的難度很大,還是全部合一,他現在轉而跟著吳嵐去研究精血和意志力方面的東西了。

自己這老師,研究天賦真的挺厲害,關鍵在於,研究一些東西,很快就會放下,跑去研究別的,半吊子的那種!

河圖茫然道:「上古人族也沒有天賦技,人族本就沒有!」

蘇宇瞬間看向星月,河圖也是半吊子,還得靠更老的星月來說。

星月凝眉看著他,半晌,不確定道:「人族天賦技……人族可能真的沒有天賦技!若是真要說有……我倒是隱約記得一個傳聞,時光師每一次出現,貫穿過去未來……在時光中行走,這可能是一種天賦技!」

星月遲疑道:「不確定真假,另外,這天賦技的作用……可能和時光空間有關,穿透時光空間的壁壘?我只是隱約記得有人提過,具體的卻是不清楚了!」

和時空有關?

我去,厲害啊!

蘇宇心中想著,很快道:「算了,不管了,以後等我神文合一我就知道了!」

這個概念,是白楓提出來的。

以前好像有人研究過,最終得出的結論都是人族沒有天賦技,唯獨白楓說,人族神文合一,可能會誕生天賦技,而這一點,沒人做到過,起碼現在沒有。

一旁,萬天聖開口道:「你現在力量很強,神文不行,另外規則之力也不行,不懂法則,逃都難逃!真遇到了無法匹敵的強者,你連逃跑的希望都沒有!你力量能戰勝永恆七段,可真的單打獨鬥,你殺不了對方,反而最後會被殺,慢慢削弱,慢慢擊殺你!」

蘇宇點頭,鬱悶道:「我也不想的,可是我真的不太懂!」

萬天聖想了想道:「上去再說,我看看,能不能指點你一二,你現在應該可以看到時光長河吧?」

「能看到一點……」

「那就夠了!」

萬天聖笑道:「能看到是好事,代表你的力量已經達到了那個層次,有著絕對的力量,領悟力強大一些,也許很快就能掌握時空的力量法則!」

希望吧!

蘇宇也不再說什麼了,臨走的時候,看到劉洪不動聲色地朝夏辰那邊靠,蘇宇一把抓住他,劉洪瞬間叫屈道:「蘇宇,我幫了你,救了你,你這過分了啊!」

「沒準備殺你!」

蘇宇哼了一聲,「找你商量點事,干一筆大買賣,但是又怕計劃不完善,你來幫我完善一下!」

「什麼?」

「賣九葉天蓮!」

蘇宇邊走邊道:「賣幾十朵上百朵的那種,你說,我剛把諸天萬族都給得罪了,這也不好賣啊!萬族也不信我會資敵啊!」

「多少?」

「上百朵,怎麼了?」

「九葉天蓮?」

劉洪震撼,蘇宇點頭,取出一朵九葉天蓮,劉洪一看,哪怕沒見過,此刻也是暈眩道:「真是九葉天蓮?」

後方,河圖他們也意外,紛紛朝蘇宇這邊看來。

河圖意外道:「還真是!」

夏辰也奇怪道:「你在哪弄了這麼多?恭王府只有9朵,你全部拿了,也沒這麼多吧!」

倒是星月,好像又想起了什麼,遲疑道:「笑口蓮?」

蘇宇笑道:「九葉天蓮!」

「笑口蓮!」

星月冷哼,別人說的話能信,蘇宇絕對在說假話!

而河圖,隱約想到了什麼,皺眉道:「笑口蓮?我好像有點印象……但是這東西,好像不見了,你在哪找到的?」

「三層!」

「運氣不錯!」

河圖點頭,「不過你得罪了所有強者,難道賣給食鐵族和人族?不然,外族豈會相信你蘇宇會賣這個給他們!」

蘇宇點頭,嘆息一聲,「是啊,所以這東西現在不好出手了!賣貴了,沒人要,賣便宜了,沒人信!大家都知道這東西在我手上,可是現在不太好處理了!」

他遺憾道:「要是之前不大戰一場,也許還能賣掉的!騙一下還行,現在,難了!」

他說難,劉洪卻是嗤笑一聲,「有什麼難的!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就說人境,萬族教之前還和人族大府做過生意,雙方還是死敵呢!」

「只要有利可圖,自然有可能成交!」

「不過,得拆開了賣,一瓣瓣地賣,一朵朵的不靠譜!」

「一朵,能誕生合道,一瓣,那就無所謂了!大不了修補一下三身,而現在缺三身的強者,排隊都是一條長龍!」

劉洪迅速道:「難度不算太大,只要膽子大,干大買賣還是小買賣,都能成!」

「什麼意思?」

蘇宇看向他,別說,他有時候未必能想到什麼好主意,有個人提醒一下,倒是可以。

「大買賣簡單!」

劉洪笑道:「需要鴻蒙大人幫忙,幫忙暗中追殺監天侯,追殺到無盡虛空出不來,咱們冒充監天侯,利用獵天閣的信譽,直接聯繫大人物拍賣!」

蘇宇皺眉,「我和他鬧翻了,獵天閣豈會拍賣我的東西?」

劉洪笑道:「為什麼不能?獵天閣給出了你需要的東西,買賣嘛,沒什麼不可能的,你現在最需要什麼?」

蘇宇想了想道:「沒什麼缺的,缺周天神竅運轉之法!」

「監天侯有嗎?」

「那我怎麼知道!」

「文王有嗎?」

「文明師,文王,大概率有!」

蘇宇說著,眼神微動道:「他是文王下屬,所以他有?不可能,文王怎麼會把這個傳給他!」

「那可未必,你都不確定,萬族知道嗎?既然如此,買賣就能成立!」

蘇宇還是搖頭,「監天侯就算有,他也不會賣給我!」

「也是!」

劉洪笑道:「不過只要謀划的久一點,還是可以做到的!」

蘇宇搖頭,「那可不行,太久了,我耽誤不起!我自己想想辦法……不行的話……你說的也對,利用一下人還是可以的!」

蘇宇摸著下巴,「找個敵人來合作,來利用……浮土靈行嗎?或者戰無雙和摩多那?我嘴巴傳出去,沒人信,他們傳出去……難說了!當然,還得打時間差……」

說著,蘇宇眼神閃爍道:「再看看吧!我除了缺周天神竅法,我還缺一樣東西,承載物!」

不是缺,是很缺!

我太缺了!

才融入了20幾枚承載物進入書冊呢。

而萬天聖疑惑道:「你還缺承載物?」

這傢伙,不是很多嗎?

蘇宇卻是想起了這事,急忙看向星月道:「大人,這次殺了這麼多無敵,有承載物留下嗎?」

星月淡漠道:「有,其他人不在意,本座收起來了!你若是有功,本座後期自會賞賜給你!」

這玩意,死靈也不是太在意。

星月知道蘇宇要,倒是收集了一些。

「大人,有多少?」

「9枚,剩下的都破碎了!」

可惜了,18位無敵啊,起碼36個啊,結果破碎了那麼多,就剩下9枚了,死靈果然不珍惜這些,有些可能都掉出來了,還是被他們給打碎了!

9枚,不少了!

至於外界殺的那些無敵,蘇宇倒也收集了幾枚,不多,就收集了3枚,大戰當前,哪有時間收集這些!

算下來,12枚了。

融入了27枚,這麼一算,還不到40枚。

蘇宇想到這,嘆息一聲,「任重道遠,我的文明志,算上這一次,也才融入了40枚不到的承載物,我還準備收集萬枚呢!」

「……」

萬天聖木然地看著他,一旁,劉洪一言不發,40枚!

畜生啊!

一位無敵需要兩枚,20位無敵證道都夠了啊!

畜生!

人家藍天說說而已,你他么是真干啊!

萬天聖也是無言了,而蘇宇,沒管他們,很快對星月道:「大人,那我有空來拿,大人先賞賜給我,下次我給大人帶好吃的!」

星月冷冷看著他,「立功再說!」

蘇宇想了想,點頭:「沒問題,回頭我去打殺幾個死靈,用死靈印記和大人換!」

星月不再理他。

可以有!

萬天聖其實很想插句話,你那9枚承載物給我,我也可以幫你殺死靈去……

算了,不和這小子爭了!

何況,這死靈未必搭理自己。

蘇宇笑呵呵地,也不再說什麼了,收穫還行,走人!

強大自己,看看智王記憶,順便想辦法再騙一次!

PS:繼續求票,月票不嫌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9章 收穫滿滿!(萬更求訂閱)

6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