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八層(萬更求訂閱)

第575章 八層(萬更求訂閱)

蘇宇記載了一些大人物的名字,擅長功法,境界等級。

很快,仙族這一頁,他記載的滿滿當當了。

「還是缺!」

仙族這邊,算是最圓滿的了,可是還缺不少。

缺一些騰空,缺騰空之下,也缺無敵。

神族這邊,蘇宇還在鎮壓著,暫時沒殺,至於魔族那邊,在血火魔王那邊,不知道是不是全部掛掉了,摩多那也掛了?

蘇宇不是太清楚。

掛了就掛了吧,不掛,那就是氣運昌盛,蘇宇他們能逃生,摩多那這邊不確定。

摩多那,有可能沒和血火魔王一起。

無他,這倆不算一夥的,以摩多那的性格,蘇宇覺得,藏在血火魔王兵器或者秘境內,可能概率不是太大。

這傢伙之前就準備去八層,之後沒看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獨自去了。

說好了幫蘇宇奪取九葉天蓮的,可後來大戰太多,大秦王都出來了,那傢伙也許跑了。

「還有天部部長,不知道掛沒掛。」

蘇宇心中想著,對這位……不好說。

說交情,談不上。

真要死了,也不心疼。

不過,對方把自己逼瘋了,怎麼說呢,有些惋惜,修鍊到了這個地步,關鍵時刻卻是三身衝突,說實話,他不管是幫人族還是幫魔族,那時候,一位永恆九段,都足以左右戰局。

偏偏,這傢伙自我衝突了。

這才是最惋惜的地方,否則,九葉天蓮,可能真被他奪走了。

「三身法啊!」

蘇宇呢喃一聲,合上了書頁,三身法弊端凸顯,可惜,現在看來,大家好像也只能這麼走,看藍天和萬天聖就知道了,走別的道,無路可走!

正想著,耳邊響起星月的冷哼聲,「蘇宇,本座要走了!」

蘇宇側頭,看向星月,輕笑道:「大人別急,歸元刀若是被摧毀,或者被拿走,大人隨時走都行,沒拿走,現在回去也危險。」

說著,又笑道:「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咱們不急,不走通道,走一層,其實也不是不可能離開。我會想辦法的,大人放心!」

不走這個,那就去走別的路,比如傳送的路,蘇宇在思考,自己回頭怎麼出去呢。

說著,蘇宇又道:「我還想上八層看看,八層……也許有活人呢,柳老師他們也還在那邊,我去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

他得去八層。

柳文彥和洪譚這倆,亂跑。

兩日月的弱者,到處亂跑,真不怕死?

一旁,雲塵遲疑道:「你要去八層?」

「嗯,去看看!」

蘇宇笑道:「所以這邊,還要勞煩雲前輩了。」

說罷,他看向藍天,「藍天前輩,這次你來星宇府邸,到底有什麼任務?就是單純來看個熱鬧的?」

「此話何解?」

藍天笑了,蘇宇也笑道:「前輩現在對一些寶物,沒太高的追求吧?」

「九葉天蓮還是至寶的!」

「前輩不說就算了。」

藍天嘿嘿直笑,很快道:「行吧,也不是沒事,其實我也想上八層,天聖這次讓我進來,主要就是想讓我去八層……沒報太大希望,天聖知道一位上古強者,曾在此地生存,想讓我去找找出路……」

「誰?」

「文王?」

「不認識。」

蘇宇的確不認識,也不知道,都沒聽說過。

藍天也不是太熟悉,笑道:「據說是一位大人物,文明一道的大人物,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文明師的道,到了日月就是極限,永恆難求。天聖想讓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東西,前路難走,沒辦法啊!」

一聲嘆息。

前路,是難走。

萬天聖夠強了吧?

很強!

沒證道的萬天聖,現在大概算是永恆四段,所以他能搏殺無敵,強悍無比。

可是……也只能如此了。

對萬天聖而言,這個不夠,現在的他,也就和夏龍武相當……可能還要弱點,夏龍武之前搏殺了一位永恆五段,夏龍武還在進步,而萬天聖,卻是有些無路可走了!

「文王?」

蘇宇喃喃一聲,「文王會有道路指示嗎?府長有沒有說,具體什麼東西?」

「沒有,他也不是太清楚,不過他執掌大夏文明學府多年,又曾在求索境求學,和諸多強者論道,他大概判斷,我們的多神文系傳承,可能來自文王一脈……」

「等等!」

蘇宇意外看著他,「什麼叫我們多神文系傳承?藍天前輩,您老是改造系傳承!」

藍天一臉淡然,「多神文系而已,10多個神文以上就是多神文系,多簡單的事!我早在青年時代就完成了勾勒,當然,懶得去學罷了,我主攻改造系!」

「……」

一旁,雲塵輕嘆道:「你天賦不錯,可惜……」

藍天打斷道:「沒什麼好可惜的,我覺得我現在很好。」

雲塵也不多言。

他是萬天聖師兄,實際上的老師,輩分來說,和藍天一輩,實際上要比藍天高一輩的。

藍天笑道:「小蘇宇,一起去八層看看?至於這些人,在這待著好了,更安全一些。」

蘇宇笑道:「前輩可以上去嗎?」

「當然!」

藍天嫣然一笑道:「沒有我去不了的地方……」

笑的蘇宇有些起雞皮疙瘩!

變態!

蘇宇又道:「前輩,之前您一直喊冤……」

藍天笑聲幽怨,「你不是說了,那是你的朋友嗎?你還不清楚情況?」

好吧,果然,藍天自己也知道一些。

蘇宇點頭,「前輩這分身之法……牛!我就算不出手,前輩再受點委屈,也許那位也出來了,盡量別驚動那位,太危險!」

「那當然,沒看我現在都不委屈了?」

藍天強顏歡笑,我好慘,但是我不說,他也怕,那個太強了,現在敵人都死了,他再委屈一下,把那位弄出來了怎麼辦?

這倆都是心知肚明,什麼朋友不朋友的,就是星宇府邸的一位冤魂,少招惹,那可不會分敵友的。

蘇宇回頭看了一眼還在泡澡的眾人,想了想,留下了一個儲物戒,裡面都是一些天河沙、水凝珠、龍血果這樣的寶物。

蘇宇將儲物戒遞給雲塵,「前輩轉交給我師父吧,若是能自己離開,那就自己離開這,正規通道出去就算危險,也比跟著我強。」

蘇宇笑了一聲,很快又道:「對了,前輩出去,若是跟我不同時,先出去的話……」

蘇宇考慮了一下道:「所有的事,都是我做的,前輩記得提醒一下外界那些傢伙,大秦王的事,不用多說了,就說我和死靈勾結吧!」

說罷,蘇宇又眯眼道:「那幾位前輩,我也提前打過招呼了,我不怕什麼,萬族敢找我麻煩,儘管來試試!大秦王重傷,還是少出頭吧!」

說到這,他又看了一眼白楓他們,再次道:「我這次,可能會走死靈界域回去,儘管把事情往我身上推,沒啥事,不行就推給藍天前輩……」

藍天幽怨道:「我太弱,人家不信。」

「信,前輩殺不死的嘛!」

蘇宇呵呵笑著,雲塵欲言又止,很快還是道:「死靈界域危險,雖然你和……一些死靈關係可能不錯,可真走死靈界域,還是危險重重。」

蘇宇笑道:「無妨!藝高人膽大,我蘇宇養性階段都敢走一趟星落山,而今,到了這地步,區區死靈界域,有什麼不敢走的?」

「那我護送你……」

「不用!」

蘇宇笑道:「雲前輩這麼強,氣血太重,只有我一人走才合適,其他人都不合適!」

「那……」

蘇宇卻是不願多說什麼,很快,踏步走出了界壁裂縫。

藍天笑呵呵地跟上,星月冷著臉,也跟著走了出去。

身後,雲塵嘆息一聲,看了看還在泡澡的白楓他們,再看看蘇宇給他的儲物戒,一聲嘆息。

多神文一系,給蘇宇帶來的只有災難。

而蘇宇,卻是從始至終,都沒忘記這一脈。

……

七層,死靈界域通道口。

蘇宇三人踏空而來,蘇宇也不說什麼,「血」字神文席捲四方,虛空中,一縷縷微弱的血液,漸漸被他凝聚。

死了太多強者!

老周倒是沒有嗜血的愛好,很快,一滴血液漸漸成型。

魔族的!

蘇宇微微挑眉,仙族的精血他有,神族的也有,倒是魔族的無敵精血,這還是他獲得的第一滴,還不錯,居然還凝聚了一滴無敵精血。

很快,小毛球被蘇宇弄了出來,「去看看,有沒有承載物了!」

蘇宇的承載物,這次他幾乎全部用了。

有錢任性!

反正不準備給誰!

自己強大,才是根本,就自己這文明志,現在丟出去,無敵都得打破頭。

當然,蘇宇不是一點沒留。

兩棵龍血果樹,還是留下了。

小的難以當承載物,大的倒是問題不大。

以備不時之需!

小毛球有些不情不願的,不過,還是很快去到處聞聞香味了,承載物也是很香甜的。

沒多久,小毛球回來了,頭頂著一片綠油油的葉子。

居然感覺還有生機!

「這是什麼?」

蘇宇有些意外,這是承載物嗎?

藍天倒是見識不低,看了一眼,判斷道:「可能是上古建元木的葉子,傳聞,上古時代,有一棵巨大無比的建元木,堅固無比,葉子都能當承載物,不知道是不是這個。」

蘇宇意外,葉子都能當承載物?

那一棵樹,葉子可是無數。

「這麼厲害?」

「傳聞而已!」

藍天看了看那葉子,笑道:「未必是真的,就算是,也不可能每一片葉子都是承載物……」

蘇宇瞭然,正如老周的鼻毛,不可能每一根都是承載物。

很快,蘇宇走到了死靈通道口,此刻,四周一個死靈都沒。

此地規則好像都被摧毀了!

星月看了看死靈通道,開口道:「其實現在從這離開,是最好的選擇,沒幾個人會注意這裡了……」

蘇宇笑道:「想的太簡單了!你信不信,現在距離這邊不遠,絕對有無數死靈在看著,你一進去,小心被撕成碎片!」

星月狐疑地看著他,「你怎麼知道?」

廢話!

蘇宇無語,這邊這麼大的變故,肯定有死靈來啊,你這腦子,一會有,一會沒的。

「你就在這邊等著,大人可別亂跑,我盡量帶大人走傳送通道出去,這邊絕對不安全!」

「哼!」

星月冷哼一聲,蘇宇也不多說,冷哼,代表你懂了。

明白!

他目光投向八層入口……愣了一下,入口呢?

奇怪!

之前入口就在這,現在入口呢?

他么的,入口怎麼沒了?

他騰空飛了上去,藍天也迅速跟上,兩人在空中找了一會,都沒發現。

蘇宇皺眉,忽然,取出一枚城主令,激發城主令,低沉道:「鴻蒙聖城城主蘇宇,有事回議會述職,還請開啟八層通道!」

虛空安靜了一會。

片刻后,一道門戶,彷彿有些遲疑著,緩緩開啟。

等確定了七層沒事了,這才開啟了門戶。

一道機械聲傳出:「驗明正身!」

片刻后,一道規則之力在蘇宇身上掃蕩了一下,等掃蕩到意志海的時候,好像想掃蕩一下小毛球,不過等掃到了意志海外的文墓碑,規則之力忽然被干擾了一下。

許久,虛空中傳來機械聲:「鴻蒙、星宏、雨虹、雲霄四城之主,文墓看守,四級許可權,三級區域禁入!」

蘇宇一愣。

前面的沒問題,後面的是啥玩意?

文墓看守?

文墓……文墓碑?

文王……文墓碑不會是什麼文王之墓吧?

拿到了文墓碑,就是文墓看守?

蘇宇微微愣,這四級許可權,又是什麼?

一級最高?

還有,這發號施令的是規則,還是活人?

蘇宇一個個念頭升起,問道:「前輩是規則,還是活人?」

「無可奉告!」

「……」

蘇宇無語,這話一出,為何覺得有點像活人。

說實話,活人的話……那就恐怖了!

弄的我都不敢進去了!

很快,藍天也笑眯眯道:「人境天道書院院長藍天,回議會述職!」

蘇宇一愣,大爺的,這又是啥?

而規則之力,也在藍天身上掃蕩了一圈,很快,機械般回蕩道:「天道書院院長,七級許可權!」

「……」

藍天不服了,「怎麼會!我是天道書院院長!蘇宇都能四級,我怎麼會是七級?」

沒人理會。

藍天還是不服,「天道書院,我從書中看到過,上古時代,人族大書院,教書育人的大機構,按理說,怎麼也不比一些侯爺差吧?怎麼才七級,你聽聽這名字,多霸道,多霸氣……」

無人回話。

蘇宇異樣地看向藍天,「前輩,你這許可權,是很低的意思?」

藍天哼了一聲!

「廢話,聽意思就知道了,一級可能最高,七級還不低嗎?」

蘇宇聳聳肩,他也在疑惑,自己這許可權,是高是低?

鴻蒙城主,這個位置應該不算低吧?

可關鍵是,這四級許可權,是鴻蒙城主給的,還是那文墓看守給的?

搞不懂!

對上古,蘇宇知道的太少。

還有,八層這是規則之力運轉,還是活人,蘇宇也不知道。

只知道一點,悠著點。

好像挺危險的!

蘇宇看了一眼前方黑漆漆的通道,再看看後方的星月,叮囑道:「大人,在這等我,別亂跑啊!」

「哼!」

星月大怒,「你在命令我?」

「沒有的事!」

蘇宇笑呵呵道:「我是說,我為大人去辦事,大人在這等待我的好消息,我很快回來!」

星月懶得搭理他。

蘇宇笑了一聲,很快踏空進入通道。

黑漆漆的通道,他和藍天一起踏入,片刻后,眼前一亮,出現在一個大殿中。

空曠無比的大殿!

很大,此刻,耳邊,機械聲傳來,「等候宣召,無宣召,不可亂闖!」

「……」

蘇宇無語,真的假的?

八層人都死光了吧,還宣召,誰他么宣我?

開玩笑呢!

他剛想著,藍天忽然抽了抽鼻子,朝蘇宇按了按手,指了指地上一個有些乾涸的印記,傳音道:「小子,好像是血液,新鮮的那種!」

蘇宇挑眉,迅速傳音毛球,「給我聞聞看,誰的血液!」

小毛球不情不願的,最近光讓自己幹活,不給好處,它都有些沒動力了。

聞了聞,很快,懶洋洋道:「好像是那個……那個帶血的魔王的,血火?大概是的吧!」

有氣無力的!

蘇宇心中微動,血火?

血火沒死?

蘇宇凝眉,這可是永恆九段,不好惹的!

這傢伙還沒死嗎?

果然,到了這地步,真的難殺,老周居然都沒殺了他!

此刻,巨大的大殿,一片黑暗。

四周,都好像是無盡虛空。

這鬼地方,也不知道誰建造的,難道說,當年來覲見的人,都得在這候著?

真慘!

官僚的很!

各方強者,能來的,好歹都算是一號人物了吧,居然在這鬼地方等著。

蘇宇沒說什麼,「陰」字神文發動,遮掩了自身,很快,融入地下,消失不見,化為藍天的影子。

而藍天,微微有些不自在,傳音道:「你讓我很有壓力,小子,我總覺得你會暴起殺我!」

「怎麼會,我不是那種人!」

「你就是!」

「我不是!」

「你就是!」

「……」

好吧,蘇宇懶得跟他爭了。

很快,藍天沿著之前發現的血液方向,判斷了一下方向,在黑暗中,朝一個方向趕去。

此刻,他們都處於這座大殿中。

……

而從八層俯瞰,這座大殿,佇立在八層一角。

不起眼的一角,但是很巨大。

八層,無數府邸林立,都是巨大無比,佔地面積大的驚人。

也不是亂規劃,在八層中央,一座綿延數百里宮殿群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宮殿,宮殿四周,沒有院牆,只有一座座巨大無比的雕像。

雕刻著不同形狀的生物。

有巨大無比的獅子,猙獰滿目的犼,有展翅欲飛的鳳凰,有騰雲駕霧的巨龍,有腳踏祥雲的仙人,有力能拔山的神魔……

四面八方,由99座雕像組成,嚴絲合縫,封鎖了整個宮殿,每一座雕像下方,都有一道關閉的宮門。

上空,則是隱約有大陣呈現,大陣之上,彷彿有一人存在,盤坐,鎮壓萬古。

宮殿上空,兩個巨大的意志之文懸浮。

萬界!

是的,萬界。

只有這兩個字。

而在這宮殿四周,一座座輝煌的府邸,環繞而建。

「文王府」

「武王府」

「戰王府」

「平王府」

「神皇府」

「魔皇府」

「仙皇府」

「……」

一座座府邸林立,環繞四方,上古各族半皇,雖為半皇,也是皇,所以,他們的府邸,為皇府,人王之府,為王府。

這些王府和皇府之外,則是一些侯府。

在萬界宮之外,皇府王府之外,便是侯府,其中,一處不算太大的府邸,上書——監天侯府。

是的,那是監天侯的府邸。

再之外,是一些名氣不小的封號將軍的府邸。

八層,只有這些人的府邸,最低也是封號將軍,唯有到了那個地步,才有資格在八層開府。

而且,封號將軍府,都是一些頂級強者的居所。

還有一些侯爺,在八層都沒開府,而是開在了七層。

當然,七層還有一座王府,恭王府,那也是七層唯一一座王府,鎮壓死靈通道所在。

在這些府邸之外,才是蘇宇他們所在的那座大殿。

彷彿一個門樓,佇立在外圍,在這進入,才能通過一層層府邸,前往萬界宮。

而就在蘇宇他們在找出口的時候。

宮殿之外,一道大門,直通遠處的白玉大道。

而此刻,白玉大道上,匯聚了好幾人。

……

柳文彥和洪譚,警惕無比,看向遠處的幾人,那邊,摩多那、血火魔王都在,分開了一段距離,也都看向洪譚和柳文彥他們。

再一邊,居然是命族的長河,長河消失不見,蘇宇都沒在意,沒想到對方會上了八層。

而還有一人,戴著半金色面具,那是獵天閣的象徵,半金色點綴,蘇宇看到了一定熟,這是執法長老的標誌,也是准無敵境。

獵天閣執法長老會,有9位長老,大長老是無敵,三長老和八長老掛了,此刻,這位是剩下的幾位長老之一。

而在他的不遠處,是一位渾身金燦燦的老人,齜牙笑著,牙齒都是金色的,那是諸天萬寶樓的人,多寶將軍麾下。

7人!

八層,匯聚了這七位。

此刻,都面色凝重。

尤其是看向血火魔王,都是臉色難看,這位居然到了,他們有些意外,血火魔王不該在七層奪取寶物嗎?

跑八層來幹嘛?

八層,機緣大,但是危險也是真的大。

在這,很容易掛的。

他們博一次,那還正常。

到了無敵,來這博一次,就不正常了。

何況還是到了永恆九段,來這博一次,就是犯傻了,太容易死了,外圍的好處看不上,內圍的好處拿不到,還不如在七層搶一下九葉天蓮。

血火魔王也是剛到不久。

此刻的他,面色冷漠,一臉淡漠。

他沒出手!

他兩身隕落,一身肉身被毀,意志海被創。

當然,以他的實力,哪怕受傷這麼重,對付幾個准無敵還是沒問題的,可是,此地現在最強者,可能不是他,而是命族的長河。

這位和九月他們齊名的強者!

血火也遺忘了這傢伙的存在,沒想到他來了八層。

至於其他幾位,血火魔王倒是不太擔心。

而摩多那,他沒多看。

這傢伙,之前就跑了,大戰一開始,他見奪寶希望不大,就跑來了八層,沒想到自己來之前,這些人就在這對峙了。

八層,在場的,可以說都是第一次來。

對這,大家都很陌生。

不敢亂跑,也不敢亂動。

稍有不慎,就容易掛掉。

一群人,都不吭聲,此刻,血火魔王上來了,大家都極其警惕,心中盤算著,下面發生了什麼,血火魔王奪取了九葉天蓮沒有?

受傷了嗎?

感覺氣息有些微弱,是受傷了,奪寶失敗,還是奪寶成功了,來八層避難?

最緊張的,大概要屬柳文彥和洪譚了。

他倆上來一天了,但是沒走出多遠,一步步都小心無比,生怕出了問題。

此刻,那命族長河,眼中時光流逝,輕聲道:「血火大人,在這,不要輕易動武,這裡是昔年上古議會所在,規則之力密布,動武,很容易觸發規則之力!」

血火魔王冷漠道:「長河,本座還不用你來指點!」

他沒看這些人,也沒管人族兩個傢伙,雖然現在的他,很討厭人族,但是,八層危險,在這能不動手就不動手,動手,也容易暴露自己的真實情況。

現在的他,還能威懾其他人,可一旦出手了,導致實力暴露了,也許會引出一些亂子。

七層的巨變,到現在他還心有餘悸。

差點就死了!

蘇宇那群人,也許還沒死,那可怕的存在,也許是蘇宇引出來的,那傢伙不會和自己同歸於盡的,所以,他們可能都還活著。

自己得儘快深入八層,找個地方躲躲,免得被那些人追來了,他現在可不是之前了,之前哪怕大秦王,想殺他難度都很大。

可現在……算了吧!

血火魔王眼中血光閃爍,很快,一塊令牌浮現,那是他的身份令牌。

他手持令牌,四處看了看,一道道規則之力,密布在整個虛空中。

這鬼地方,沒一定的身份上來,真的處處都是危機。

他也不逗留,迅速沿著白玉長道邊緣往前走,是的,邊緣。

他只是參將而已,還不如將軍,哪怕雜牌將軍。

按照等級許可權,人皇自然最高,一級。

文王武王高半格,都是二級許可權。

各族半皇、人王是三級。

封侯的強者是四級許可權,封號將軍才是五級許可權,雜牌將軍六級許可權,血火魔王的參將,和藍天的書院院長差不多,將軍之下最高等了。

七級許可權!

再之下,還有八級和九級,更下面的,沒資格來八層了,七級許可權,不算太低,剛好處於上古統治階段和被統治階段的界限。

在外,也都是一方大將了。

而蘇宇的鴻蒙城主,其實不算四級,哪怕按照老龜的當年身份,也只是五級許可權,可他攜帶了文墓碑,卻是有了四級許可權,顯然,昔年文墓的看守都是封侯級別的強者。

血火魔王不管別人,他只是七級許可權,按照他了解的資料,他不能去高三級以上強者的區域,比如封侯級強者,那就是四級,他不能去那邊。

外圍的封號將軍府,他倒是可以去一些。

而蘇宇,四級許可權,也去不了九層,同樣,沒宣召,他也去不了萬界宮,萬界宮許可權等級也很高。

其他的,大多都可以去。

此刻,蘇宇還不知這一切,他太年輕,上古的事,還沒來得及去多了解。

血火魔王一路前行,眼中血光閃爍,等路過柳文彥他們,眼中殺氣,淡淡升起,柳文彥眼神微變,此刻,氣息也是暴漲,瞬間達到了日月九重巔峰。

是的,神文!

最後一枚葉霸天的神文了!

之前,他都給爆了,但是他送了一枚給吳嘉,一直留在吳嘉那邊,這一次為了上八層,他也擔心遇到危險,從吳嘉那邊取走了這最後一枚神文。

而這一枚,他其實之前都不準備動用了。

此刻,他知道,哪怕日月九重,也是被血火魔王隨手捏死的命,但是……他還是不甘心被人捏死,做好了殊死一搏的準備。

打破此地規則,讓血火魔王倒霉。

而血火魔王,看他想要瘋狂攻擊此地規則的樣子……心中怒罵一聲!

滾你大爺的!

本王若是全盛時期,你攻擊啊,我怕你不成?

再強的規則,外圍的規則也奈何不得他!

可現在……算了,神經病一個!

老子壓根沒準備殺你,你幹嘛一副要拚命的樣子?

你真引動了規則……自己被重傷了,底牌都暴露了,自己好歹是永恆九段,外面那幾個傢伙,指不定就覬覦自己的意志海,覬覦自己的其他寶物。

走人!

血火魔王沒興趣和他們搏命,雖然柳文彥是蘇宇的師父,自己的傷勢,都是蘇宇造成的,他想順手給宰了,不過波及自己的性命,那就算了!

血火魔王冷冷道:「可笑!」

一副看不上眼的樣子,看不起的姿態,蔑視一切的態度,血火魔王邁步離去。

幼稚!

本座堂堂永恆九段,會和你一個日月見識?

可笑的傢伙!

他一臉輕蔑地離去了,柳文彥懸著的心都落下了!

太他么危險了!

嚇死我了!

他目送對方離去,也不敢開口,那是一尊和人族最強者同階的絕世強者,柳文彥再狂,也不敢和這樣的傢伙狂。

一直目送他離去,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走了!

太可怕了!

血火魔王眼高於頂,居然沒殺他們,太幸運了!

他們剛想著,忽然,大殿門戶開啟,藍天輕飄飄地飄出來了,但是,沒人認識他。

一個個眼神異樣,這是誰?

沒辦法,藍天樣子多變,氣息也多變,一時半會的,還真沒認出來。

而藍天,一看到幾人,也微微一怔,很快,齜牙笑道:「喲,我的小可愛們,都在這呢!血火看到了嗎?我可愛的血火跑哪去了?」

「呼!」

藍天!

認出來了!

柳文彥也鬆了口氣,急忙道:「藍前輩……」

藍天一看到他們,幽幽笑道:「是你倆啊,血火呢?看到了嗎?」

「血火魔王,剛走……」

「哦,這龜孫子受傷不輕,跑的倒是挺快,看來我得找找了,宰了他再說!」

「……」

一群人獃滯,什麼?

殺誰?

殺血火魔王?

殺這尊絕世強者?

開什麼玩笑!

而藍天,笑呵呵道:「怎麼了?殺他有問題?長河,你也可以殺,那傢伙,我判斷了一下,實力大概剩下不到百分之一,死定了他!」

長河微微一怔,想到了剛剛血火魔王的虛弱,以及匆匆離去的身影,眼神幽深道:「血火魔王受傷了?七層出事了?」

藍天嘿嘿笑道:「當然,七層可好玩了,無敵死了……我算算,大概快30了……」

一群人愣住了,總共也就來了不到30位無敵吧?

死光了?

別鬧!

怎麼可能!

那獵天閣長老,沉聲道:「我部部長呢……」

「他啊?」

藍天笑呵呵道:「死了吧?不是太清楚,不是死了,就是廢了,要不來了八層,要不進入了死靈界域,具體情況我就不清楚了,太慘了……」

一群人心悸。

摩多那也沒忍住,開口道:「蘇宇乾的?」

這話說的!

裝影子的蘇宇都無語了!

小摩,你對我的誤解太深了!

這可是永恆九段,他們死不死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蘇宇判斷了一下,我要不要把這裡的傢伙全部給滅了?

摩多那,獵天閣,命族,諸天萬寶樓,要不全殺了?

大概沒什麼難度吧?

蘇宇判斷著,長河實力不弱,可能和自己現在差不多,也許要弱一些,但是長河大概率不比沒證道的夏龍武弱,可能還要強一些,未必好殺。

其他兩位,蘇宇倒是不怕。

至於摩多那,這孫子好像還有一枚無視空間的傳送符,大概率沒用,看到我,大概會跑吧?

「獵天閣和諸天萬寶樓的,倒是可以殺,這倆只是尋常准無敵吧?」

蘇宇心中想著,要不把這兩個幹掉算了?

人多了礙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5章 八層(萬更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