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都有一個大秘密(求訂閱)

第601章 都有一個大秘密(求訂閱)

是的,監天侯!

或者說,通過這個「錄」字,蘇宇看到了獵天榜,從而間接看到了監天侯。

「嗯?」

蘇宇意外,這是現在監控,還是過去的影像?

若是如此……監天侯是不是也可以看到自己?

那多寶他們,豈不是一直在監控監天侯?

蘇宇腦海中瞬間浮現出無數疑惑!

沒時間去多想,蘇宇朝「錄」字碎片中看去,此刻的監天侯,好像正在哪個大殿中,可能就在獵天閣中。

隱隱約約地,能看到監天侯的樣子,不是太清晰。

蘇宇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存在的影像。

過去某一日記錄下來的?

奇怪!

他正想著,忽然有些恍惚,隱約間聽到聲音:「天岳有消息了嗎?」

「閣主,還沒有!」

「他消失了……可我覺得他還沒死,你說,他會背叛我嗎?」

「屬下不知。」

「罷了!去召集那些長老,所有長老,都要來獵天閣總部,參與十日後的長老宴!」

「諾!」

「……」

那外人的聲音,很快消失,而此刻,蘇宇隱約間感受到,監天侯可能是在撫摸獵天榜,他有點感受。

「快了……很快你便是我的了!蘇宇……蘇宇被天淵詛咒居然沒死,意志海中必有重寶,文王大人,是你的傳承,還是……時光師呢?」

喃喃囈語聲響起,片刻后,蘇宇忽然清醒了,自動退出了剛剛那幅影像中,意志力消耗過度,滿頭汗水,臉色慘白。

而面前的「錄」字碎片,也從剛剛的微微發光,再次恢復了黯淡。

好像剛剛被激活了,現在又沉眠了。

一旁,天滅奇怪道:「你剛剛乾嘛了?這玩意在我手上,幾乎沒變化,怎麼一到你手上,就發光了!」

蘇宇深吸一口氣,「大人剛剛看到了嗎?」

「啥?」

我看到啥了?

天滅一臉茫然,蘇宇瞭然,這麼說,真的只有自己看到了。

剛剛那一刻,自己好像把這玩意激活了,看到的其實不是監天侯,而是獵天榜,因為他們本身是一體的,順帶著看看監天侯罷了。

蘇宇深吸一口氣,沒去說,沒去想,很快,拿起碎片摩挲起來。

這是神文嗎?

若是神文的話……這應該是一枚永恆神文了吧?

他從未見過永恆神文!

這算嗎?

可這若是神文的話,好像被鑲嵌在了碎片中,可能無法打開,否則破碎了來修鍊……

好吧,這個念頭剛誕生,那「錄」字神文好像有些顫動。

這是神文有靈性了嗎?

感受到了我的心思?

「不知道這是神文,還是文王自己書寫的?」

蘇宇看向天滅,「大人,您覺得呢?」

天滅不以為意道:「到了文王那個地步,哪怕只是寫出來的,他自己的東西,寫的肯定相當認真,那這玩意,不是神文,也比尋常神文要強!」

目錄,未必一定是神文,但是肯定很強,這一點確實。

蘇宇微微點頭,這倒也是。

「大人可以粉碎這東西嗎?」

「你確定?」

天滅嘿嘿笑道:「你確定讓我試試,能不能粉碎?」

蘇宇點頭,「試試看!也許可以把外圍的東西弄掉,露出裡面的字,不管是不是神文,弄出來看看!」

「你這傢伙……」

天滅也是無語,膽子真大。

行啊,那我試試看!

他也不多說,握住了碎片,低吼一聲,那也是極其用力,轟隆一聲,碎片嘎吱作響,卻是沒有破碎,倒是天滅的手掌,被戳破了一些,露出了一些血跡。

天滅一抖手,將東西丟出,齜牙道:「好寶貝,還很堅固!這玩意,當初怎麼被打碎的?起碼要合道實力才夠!」

「大人弄不碎?」

天滅沒好氣道:「廢話,我真要全力以赴,一棒子下去,什麼都給我碎掉,可你確定要我這麼做,非要把它打碎了?」

蘇宇想了想,算了,下次再說吧!

這玩意,現在好像還有點用,起碼有一點,可以監控一下監天侯,而監天侯好像還沒發現。

「和我腦袋中的金冊有聯繫嗎?」

蘇宇心中想著,那我可以放在腦袋中嗎?

就怕出問題,要是放進去了,忽然爆發,把我意志海擊潰了,那我就完了。

放到腦袋裡面的東西,還是要三思的。

「對,毛球……」

蘇宇想到了什麼,迅速將毛球從腦袋中擠壓了出來,看著迷迷糊糊的毛球,問道:「香不香?」

這和圖冊是同源的寶物嗎?

若是,對毛球而言,吸引力應該也很大。

毛球聞了聞,感受了一下,遲疑道:「有點香……」

「只是有點?」

「嗯!」

「想吃嗎?」

「可以吃嗎?」

蘇宇摸了摸下巴,「這個香味,和你平時聞到的香味一樣嗎?」

「差不多吧!」

「差不多?」

小毛球迷糊道:「嗯呢,差不多。」

「那你怎麼不撲上來吃?」

「沒你香呀!」

「……」

一旁,天滅聽的頭大,什麼香不香的!

而蘇宇,卻是微微凝眉,再次看向天滅,問道:「大人,多寶當年是哪位麾下強者?他是哪一族的?」

「多寶?」

天滅也不知道怎麼一下子轉移到了多寶身上,想了想開口道:「多寶……我想想,他是封號將軍,他當年的職務是幹啥來著……」

他想了又想,半晌才道:「哦哦哦,掌控皇庭天寶司的!他上面,是天寶侯,主要就是管一些寶物分配的,算是後勤中的肥缺,比咱們這些人舒服的多!」

「多寶是哪一族的來著……」

天滅又想了一會,開口道:「通寶鼠一族,對,就是這一族!已經覆滅了,現在可能就這傢伙一個了,這傢伙喜歡收集財寶,跟我鬥了一場,起碼碎了上百件地兵,三四件天兵!」

「挺有錢的!」

蘇宇笑了笑,說著,拿起那塊碎片,遲疑一會道:「大人,你說這玩意,到底真的假的?」

「什麼?」

天滅恍惚,什麼意思。

蘇宇沉聲道:「沒什麼,只是我覺得……不該是如此的!主要是,小毛球覺得香,但是沒撲上來吃……」

頭頂上,小毛球茫然,沒吃怎麼了?

最近不太餓!

真奇怪!

是挺香的啊!

蘇宇放下這個,又道:「大人,所謂的侯爺,到底有多強?人王呢?」

天滅古怪道:「侯爺……踏入合道,功勞大點,大部分都可以封侯,再不濟,也能混個封號將軍,封侯,一般都代表合道了!」

蘇宇笑道:「這麼說,有合道沒封侯的?」

「有一些……比如……咱老大!」

天滅咧嘴笑道:「老大就沒封侯,其實那時候已經踏入合道了,不過封侯的話,他得坐鎮恭王府,老大不太願意,就沒接下那擔子!其實就算不坐鎮恭王府,那一次任務結束,老大也該封侯了,恭王已經在向人皇請命了,後來因為文王的事給耽誤了,再後來……就沒後來了!」

蘇宇微微點頭,笑道:「天滅大人若是完成了任務,踏入了合道,大概也能封侯了吧?」

天滅撇嘴,「差不多吧!那時候準備給我封號的,後來我想著老大還是封號,不如等老大先封侯了再說,哪知道沒然後了!」

「你問這些幹嘛?」

天滅奇怪道:「這些事,知道也沒啥用,只是一些上古小八卦。」

蘇宇笑了笑,「隨便問問,那監天侯是哪一族的?」

「監天侯……」

天滅撓頭去想,「這個一般人大概還真不知道,不過我當年和文王的幾個弟子玩的還行,偶爾倒是聽人說過,監天侯好像是比較罕見的一族,甚至不算是一族,叫什麼『運靈』得道!」

「什麼玩意?」

「這個我哪知道,只是聽人一說,我難道還要追根究底去問?我對監天侯又沒什麼興趣!他還算受重視,一直被文王賦予重任,也是文王府出來的,真要說起來,那位……」

他指了指小毛球,「就是它家那位,和監天侯當年應該是認識的,關係可能還不錯!它家那位,也是從文王府出來的。」

小毛球茫然,是嗎?

「那我可以去獵天閣,吃東西不給錢嗎?」

小毛球問了一句,它很早之前就想打劫獵天閣了,可以去吃東西不給錢嗎?

天滅嘿嘿笑道:「你可以試試!」

小毛球撇嘴,不敢去。

怕被打死了!

打死了就見不到香香的了。

而蘇宇,輕輕撫摸著「錄」字碎片,一個個念頭升起。

作為造假大師的他,此刻在想一個問題,這東西,真的是真的嗎?

還是說,是有人造假的!

造假的意義何在?

最終目的呢?

之所以產生這麼一點懷疑,一方面本身就是造假起家的,天然帶著一些懷疑,另一方面,蘇宇觀摩這個「錄」字,居然沒誕生天生神文!

差評!

正常情況下,感悟到一些東西,蘇宇都能誕生神文的,老萬當初書寫東西,蘇宇還誕生了文明神文呢。

這文王的寶物,以我蘇宇的天資去看,你居然不給我誕生神文?

這什麼意思!

還有,輕易觀摩到了監天侯……監天侯好像一無所知,監天侯這麼輕易就被觀摩到了?

小毛球說香,但是完全沒有對金色圖冊的那種迫切感,當初小毛球那麼弱,聞到了味道,那可是第一時間朝金色圖冊飛的!

今天倒是有些那種只聞到香味,卻是沒有吃的慾望了。

深吸一口氣,蘇宇抓緊了那碎片。

忽然覺得,我可能被人算計了。

監天侯?

多寶?

買命錢……

蘇宇想著想著,問道:「大人,多寶這次受傷重嗎?」

「挺重的,我打爆了他的金身……金身你可能不了解,你就當三身之一被我打爆了就行!」

「那他當時,你一直追殺下去,能殺了他嗎?」

天滅冷笑道:「你在小看我?」

「沒有!」

蘇宇笑道:「我當然相信大人的實力,我是說,多寶他知道大人的實力嗎?他第一個出手攔截大人,出頭的那麼順利,那個什麼仙皇碑,對他用處很大嗎?」

「這個就不清楚了,這孫子大概還是知道我實力如何的,哼,他是在找死!擱在當年,一棍子敲死他!」

「這麼說,他當年就不如大人?不如當人當年的實力?」

「那當然!」

「那現在他實力進步了?」

「沒有吧……」

天滅被他弄的有些糊塗,你問這麼多到底有啥用,而蘇宇又道:「那若是大人當時追殺他,他一直跑,大人殺不了他,還會繼續追殺嗎?」

「肯定不行啊!」

天滅咬牙道:「當時大戰當頭,他一直跑,跑到無盡虛空,殺他還是有難度的,那我追殺一陣,實在不行,我就去打別人了!」

打跑了就行!

蘇宇點點頭。

「那這『錄』字碎片,對大人而言,算是寶物嗎?」

「那當然,至寶,這可是文王神兵碎片中的一塊,若是和獵天榜結合起來,很強的!」

雖然他送給了蘇宇,但是他也知道,這玩意是寶物!

蘇宇再次點頭,不是必死的局,花錢買命,東西給了天滅……

正常來看,其實沒什麼問題。

但是若是帶著懷疑的觀念來看,他就覺得存在問題了。

遠處,萬天聖踏空而來,天滅瞥了他一眼,「你又來了!」

萬天聖笑了笑,微微躬身,「見過天滅鎮守!」

天滅懶得搭理他,萬天聖也不在意,看向蘇宇,「怎麼了?」

蘇宇拋了一下那碎片,丟給了萬天聖,「府長看看,輸入一下意志力看看,有沒有什麼發現。」

萬天聖輸入了一些意志力,很快,搖頭,「沒什麼發現,很玄奇的寶物,倒是隱約能看到一些人的影像,包括我的,這應該就是以前證道榜的雛形。」

以前的諸天萬寶樓,應該就是通過這個推出了證道榜,但是沒結合后那麼直觀,所以排名比較亂。

蘇宇微微點頭,想了想,忽然取出一樣東西,萬天聖微微凝眉,蘇宇笑道:「府長拿著這個,再看看!」

「文墓碑?」

一旁,天滅奇怪道:「這玩意又到你手上了!」

蘇宇笑了笑,點點頭。

上次就聽說,天滅知道這個,果然,他認識這個。

而萬天聖拿著文墓碑,再次輸入一些意志力,查看了一下,很快將文墓碑丟給蘇宇,搖頭:「還是一些影像,沒其他東西,你想讓我看什麼?」

「看到監天侯了嗎?」

「沒有。」

萬天聖意外道:「你看到了?」

「嗯。」

蘇宇笑了笑,我看到了,和文墓碑無關。

那這麼說,真的和金色圖冊有些關係了。

是我想多了?

還是說,監天侯的目標,就是金色圖冊!

他是不是知道,獵天榜其實也不完整?

一個個陰謀詭計在蘇宇腦海中形成,再次將那碎片拿在手中,蘇宇想了想道:「我也許可以通過這個,知道一些極其重要的訊息!」

蘇宇笑道:「府長,你覺得,一個人在孤獨了10萬年的情況下,會自言自語說出一些心底深處的秘密嗎?」

萬天聖搖頭,「不知道,也許會吧!孤獨太久了,也許喜歡一個人說幾句。」

「府長在修心閣多年,也喜歡自言自語嗎?」

「有點。」

萬天聖笑道:「怎麼了,不妥嗎?」

「那說了十萬年之後,還有精力再說嗎?」

「大概沒有了吧,等我活過10萬年再說。」

蘇宇吐氣,「希望是我多心了!」

若是我沒多心的話,那豈不是說,一開始,監天侯就在算計我?

也不對……多寶丟出這個保命,是在我把人引入了死靈界域,之後,有人掛了之後,我沒死的那段期間,多寶敗陣,丟出了寶物。

可能一開始只是個預防措施,後來被正式施行了!

「多寶、監天侯可能是一夥的!」

蘇宇心中想著,這一切,都是按照他的懷疑去推測的,懷疑不成立,推測就不成立。

「他們的目標,未必單純是我,也許……一開始是針對天淵半皇的?有這個可能,另外一個字,在天淵半皇那邊!」

「最渴望奪取此物的,其實一開始不是我,而是天淵半皇,多寶實力不如他,被奪走了也正常。」

「只是後來,我這邊坑殺了一大批人,然後天滅又很強大……東西便能落到我手中……」

判斷能落到自己手中,其實不算太難,天滅不在乎這個,蘇宇知道了有這個,若是和文王有關,若是和時光師有關,無論如何,都會來看看的,若是發現了什麼機密,拿到這東西不奇怪。

不知道能不能反向偵查到我?

應該不能!

不然,容易讓人警惕。

蘇宇笑了笑,拋了拋手中的寶物,行了,不管真假,先收著,後續我自然會判斷的。

「好了,那沒事了,天滅大人,我們走了!」

蘇宇一邊說著,一邊想著。

西閣閣主!

我之前都沒在意到這些,西閣閣主特意來提醒我一下,錄字碎片在天滅這,這是怕我不知道這事?

是我多心了嗎?

西閣閣主,可是幫了我很大的忙,沒有他幫忙,這一次獵天閣出手,我危險還是很大的。

古怪!

是不是我太多疑了?

蘇宇心中想著,可能真的是我疑心病太重了,西閣閣主,義無反顧地為人族出頭,關鍵時刻,擋下了南樓樓主,怎麼可能有問題。

可要是有呢?

當時獵天閣幾位無敵,雖然是必殺之機,可是……那時候我還沒開死靈通道!

仙族的智王知道我能開,那監天侯呢?

他肯定也知道!

既然知道,他就該明白,這幾位無敵,也沒那麼輕易能殺我!

我死靈通道沒開,代表我還有後手!

這時候,西閣閣主反戈一擊,當眾殺出,回歸人族,倒也不會引人懷疑,甚至會想著,西閣閣主起到的作用太大了,若不是他,那敵人就多出兩位永恆七段了!

而實際情況是,哪怕他不站出來,哪怕他一直在追殺自己……最後關頭,可能是他和南樓樓主,都被蘇宇給坑殺了!

而現在,他和南樓樓主都活著!

「西閣閣主……大義凜然……關鍵時刻回歸人族,幫助人族,找到自己,然後還想救人,救下那些第十潮汐的人族!」

「獵天閣,老古董人族有好幾位,地部部長、天部部長、西閣閣主!天部部長那麼強大,因為監天侯和文王的理念,都沒能理順,自己瘋了!地部部長一條道走到黑,壓根沒想回歸人族!唯獨西閣閣主,很快就選擇了最正確的一條道!」

蘇宇心中不斷想著,看向萬天聖,傳音道:「府長,一代府長說,當年第九潮汐之變,老古董人族幾乎都戰死了?」

「對。」

「那天部部長和西閣閣主,這些人,怎麼沒在第九潮汐殺出來?」

「你問我?」

萬天聖笑了,「要不有更重要的任務,更重要的使命,要不就是……覺得沒必要!」

「可是,天部部長的確自我衝突,導致三身分裂,自己把自己打沒了,我覺得他在那個時候,應該也有這樣的衝突,為何最後沒有出戰?」

「可能有更重要的使命?或者不知道那一戰?」

萬天聖也只能猜測,不是親歷者,哪知道這些情況。

好吧,蘇宇不再問了。

萬天聖傳音道:「是發現什麼問題了?」

「有點懷疑!」

蘇宇傳音道:「等過些日子,再告訴你!」

萬天聖也不再問這個,很快,一邊護送著蘇宇往星宏古城飛,一邊問道:「回人族嗎?一代的話,讓我們縮小了很多目標,若是只查兩位,我想,應該能查!」

他其實想回去,但是他現在很難回去。

而且他之前殺了那麼多人,現在那些無敵未必會理會他,相信他。

倒是蘇宇……也許說話還可信一點。

大秦王、大夏王這些人,可能都願意聽幾句,萬天聖的話,一個被稱為人魔的傢伙,大秦王相信了,其他無敵大概都得使絆子!

而知情者,就他還有劉洪蘇宇,劉洪不用說,完全沒這個資格去查無敵。

「嗯,遲早得去一趟!」

蘇宇點頭,「不管如何,識海秘境我得拿過來才行!我有用,意志力得提升上去,迅速進入山海九重。」

說著,又道:「至於叛徒的事……我也會想辦法查出來的!真不行的話,我帶著幾十位鎮守,去威逼人族!」

「別亂來!」

萬天聖都被他弄的無語了,「你這麼弄,那大秦王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支持你,不可能給你強行查驗的機會!原本站在你這邊的永恆,大概都會被你逼迫到了另一面!你哪怕是為了查叛徒,你帶著鎮守威逼……查出來了,大概大家心裡都不愉快!這是種族的威嚴和尊嚴,你小子少給我亂來!」

一些老一輩的開府無敵,很在意這些的。

查叛徒可以,甚至蘇宇自己有實力,打到他們服氣也行,好歹也是人族。

你帶著一群非人族強者,去威逼,哪怕本質上是為了查叛徒,最終的結果,大概也不太理想。

今日你蘇宇能帶著外人來隨便查無敵,那明日再出個人族,帶著神仙魔來打人族,是不是也得拱手相讓?

蘇宇一想,點頭:「府長說的對,倒是我考慮的少了點!有時候,拳頭太硬,也未必是好事。」

「你明白就好!」

萬天聖也不多說什麼了,兩人很快落到了星宏古城,萬天聖開口道:「這幾日,我教你一些簡單的規則運用之法,其他的我不多說,給你開個頭,入個門,剩下的全靠自己領悟!」

「還有,一切的寶物,一切的外在倚靠,都不如自身強大起來!」

他看向蘇宇,正色道:「你底子打的很好,好的可怕!可是,你進步太快,也沒太多時間去積累消化,去感悟一些東西!單純從肉身強度來說,你應該比得上一些永恆六七段了,你開了那所謂的元神竅,甚至比得上一些八九段了!這一切,你比我強……可說句難聽點的,蘇宇,你信不信,我和你生死搏殺……更大的可能,是你被我擊殺!」

蘇宇點頭,「再強的肉身,打不到府長也沒用,鈍刀子割肉,遲早把我割死!不過我若是跑到死靈界域,府長也奈何不得我。」

萬天聖無語,廢話,這是肯定的。

蘇宇齜牙笑道:「而且府長就算強,一擊也打不死我,不來個千兒八百劍的,殺不了我!」

「呵!」

萬天聖冷笑,「你以為的只是你以為!你肉身是強,意志力很強嗎?尋常文明師是沒辦法對付你,你覺得我對付不了嗎?你氣血強大,我也有辦法應付過去,避開氣血,專殺意志力!」

蘇宇聳肩,行吧,不跟你辯。

咱倆打嘴炮,打不出個勝負來。

萬天聖也沒繼續,心中卻是罵了一聲,不給面子,你這種人,不配有老師!

……

很快,萬天聖小課堂開始了。

學生有幾個,蘇宇,小毛球,王老,白家老爺子,劉洪。

是的,他們都到了。

萬天聖倒是沒藏私,規則運用而已,而且他本質上,原本就是老師,他執掌文明學府,其實一開始也教書,後來才不教了。

「基礎的東西,我不多說了!」

萬天聖也乾脆,直接道:「今天就說時光長河!」

「所謂時光長河,你們覺得到底是什麼?」

蘇宇直接道:「穿梭時間,空間的一條通道!」

「扯淡!」

萬天聖沉聲道:「大部分人,大概都是你這想法,可在我看來,這是錯的!穿梭空間還有可能,穿梭時間,都是扯淡!」

「嗯?」

一群人意外,時光長河,本就可以穿梭時間。

「所謂的穿梭時間……都是個笑話!」

萬天聖淡淡道:「你們見過誰從過去穿越而來,擊殺誰嗎?人皇強大嗎?他從過去跨過時間,來到現在,誰人能敵?」

「可是……」

蘇宇馬上道:「我就見過,甚至和府長你一起來見過星宏大人,還有,毛球家那位,也曾跨越時間長河,託付星宏大人他們,這都是發生過的!」

萬天聖搖頭,「這不叫穿梭時間!這只是一種意念的運用!比如我帶著你,來到了星宏古城,其實只是你我的意念降臨在了某一個時刻……而星宏前輩足夠強大,他能捕捉到這一刻的意念固存,所以,他能接收到這些訊息!其實,正常人是無法接收到的!」

萬天聖笑道:「你見過弱者,說自己見到了時空長河中的強者嗎?」

「不知道。」

蘇宇搖頭。

萬天聖也不多說,「也許是我自己沒弄明白,但是我現在只教你們,我自己的一些領悟!也許以後,你們會有一些自己的感悟。」

「在我看來,時光長河,其實就是一條單純的空間通道!你踏上去,也許可以看到一些過去,那也只是你自己的一些記憶,你很難看到別人的過去,而你看到的未來,大概率也只是虛幻的未來,只是你自己想法中千萬個未來中的一個……」

「當然,時光回溯,也許可以看到一些別人經歷的過去,那也只是一些記憶的重現,其實是另外一種手法,滅蠶王擅長這個,我就不說這些了。」

「今天主要說,如何運用這個來戰鬥,來加速,來逃跑,來應對別人不同維度的攻擊!」

這個蘇宇感興趣!

什麼去過去殺你,去未來殺你,蘇宇沒興趣,他只對如何跑路感興趣,如何打到對手感興趣。

「其實,還是意念的問題……」

萬天聖的核心,就是意念。

什麼是意念?

他解釋了一陣,蘇宇聽了一陣,微微凝眉,等萬天聖說了一陣,蘇宇開口道:「府長,你的意思是,無敵殺人,所謂的過去未來,其實都是一種幻象!或者說,真實幻境!」

「你這麼理解,也可以!」

萬天聖笑道:「你篤信,我現在就在過去,我在過去殺你,對方也篤信,我在過去,我的過去被你殺了……人的意志,是可以殺死自己的!」

蘇宇凝眉,「那我百分百篤信,別人殺不了我的過去未來!難道只要自信就可以不死?」

「那也要看實力,你不信,但是對方牽引你進入過去未來的某個場景,你會自然去相信,你死了就是死了……」

「……」

兩人不斷交談,萬天聖對規則的理解,有他自己的一套,他也不強求所有人都相信他,每個人對這些的理解可能都不同。

他只是將他知道的,領悟到的,去傳授給大家,做一個參考。

而蘇宇這邊,直接開啟傳承之火,連帶著身邊幾位,都有些感悟,不得不說,蘇宇這玩意效果還是很好的,讓人精神亢奮,大腦活躍,一些遺忘的知識都被記起來了。

萬天聖也是失笑,繼續說著自己的一些感悟。

等到了最後,蘇宇嘗試著撕裂了一下時空長河,他居然也開闢了一道不算太大的時空長河,一些規則之力環繞在身。

其他人,多少都有些領悟。

而不遠處,劉洪也在認真傾聽,許久,劉洪忽然道:「其實神文,就是一種規則領悟的開始,府長,是嗎?」

萬天聖不由看向他,劉洪乾巴巴道:「我只是想到了蘇宇的血字神文,帶著一些幻境,又想到蘇宇說的真實幻境……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文明師,更容易領悟一些規則……而神文,其實就是規則的簡化!」

劉洪又道:「所以,文明師證道,在我看來,比戰者更難,原因便在於這一點!因為你領悟的神文,都是一種規則之力,你領悟的越多,可能越難證道!」

「而蘇宇之前說的神文合一,我覺得,可能是一種規則的圓滿,將自己領悟的一些規則,統合起來,圓滿,形成了所謂的天賦技……」

之前,蘇宇說話,他也在場,都是聽到了的。

此刻,他給出了他自己的見解。

「而文明師證道難,我覺得可能是規則的一種制定,天花板太高!也許你文明師真的證道了,就達到了上古一些頂級強者的地步!」

劉洪繼續道:「現在,還有一些上古規則在,這些規則到底是什麼?我覺得,可能是上古強者自己的規則附加,簡單來說,當你文明師證道了,你也有這樣的實力,可以在現有的規則大網上,加上屬於你的那一道規則之力!」

萬天聖眼神雪亮,一旁,蘇宇也是眼神微動。

神文,規則,在規則之力上加上屬於自己的一道規則!

這就是規則的制定?

所以,多神文系神文師證道,可以開啟人族的禁制之力?

因為觸碰到了文王制定的規則!

壓制力,也是一種規則制定!

這一刻,許多不了解的事,忽然有些通透起來。

蘇宇陡然看向劉洪,劉洪一臉訕笑道:「我只是隨便說說,自己的一些領悟,幾位別這麼看我,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也容我發表一些我的看法啊,這是學術研討,你們不會不給我發言的機會吧?」

蘇宇沒理他,只是在想,這真的只是隨意領悟的,而不是早就知曉的。

不遠處,萬天聖則是陷入了沉思,許久,眼神發亮道:「也許……我對我未來的道,有些明悟了!」

蘇宇深吸一口氣,壓下打死劉洪的慾望,算了,我不和你計較!

這傢伙,一定還有秘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1章 都有一個大秘密(求訂閱)

6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