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我又明悟了!(萬更求訂閱)

第602章 我又明悟了!(萬更求訂閱)

文明師證道,附加規則之力!

蘇宇眼神變幻不定,迅速道:「我只聽到合道之說,卻是不知道什麼是合道?劉老師,你再推測一下,合道又是什麼意思?」

劉洪乾笑道:「這個你問那些合道強者,我怎麼可能會知道。」

蘇宇笑道:「老師謙虛了!你都能這麼聯想了,聰明人怎麼會不知道呢!你說制定規則,是在大網上附加屬於自己的一條線……我們暫且也把規則稱為道!那合道,是不是也是一個建立道的過程?或者處於永恆和真正大道的中間點的過程!而制定了規則,我若是稱之為大道境,老師您覺得如何?」

蘇宇眼神變幻道:「所以,文明師勾勒神文強化神文,其實就是一個建立道的過程,和戰者肉身強化、領悟規則其實也是一樣的過程!所以……文明師可能不存在永恆境,而是一部踏入大道境?不,也許存在,文明師對規則的領悟在於神文……那是不是說,神文其實一直可以強化下去,直到有一天,凌駕於規則之上!那為什麼,現在到了日月,就無法強化下去了?」

蘇宇又迅速道:「先不說這個,我們再來說三身法,過去現在未來……三身法,其實就是基於規則的領悟,三身的出現,是不是代表對過去、現在、未來三種規則的領悟,最終合一,然後成為大道境?那也就說,若是真的存在大道境的話,其實沒什麼三身,甭管是不是修鍊了三身法?」

一旁,萬天聖沉聲道:「劉洪說神文是規則的雛形,倒是讓我有些感觸,若是真存在蘇宇你說的所謂大道境,那神文師真的證道……也許真的會跨越一切,成為大道強者!」

「但是,神文既然是規則雛形,到了日月九重卻是難以繼續進步下去……可能是因為我們接觸到的大道太少……」

萬天聖遲疑了一下道:「那我們可能需要接觸更多的規則!」

蘇宇點頭,「所以,不管是違背規則,還是規則獎勵,其實,我們需要捕捉更多的規則之力,去感悟,去明悟!我有些明白了……為何神文師證道太難,因為他們缺乏規則的懲罰和獎勵……這個我懂!」

蘇宇摸著下巴,「多干點大逆不道的事,讓規則懲罰,甚至從規則中去領悟神文!神文若是規則,規則也是神文……有意思了!」

他倆聊著,旁邊,王老也算文明師,不過有點半吊子,但是還能聽懂一些。

至於白老……大體上能聽懂,只明白一點,蘇宇要作死!

他想靠雷劫或者獎勵去領悟神文,提升文明師境界!

這個瘋子!

不遠處,劉洪嘆息一聲,滿是唏噓,這倆瘋子,我就這麼一說,別誤會啊!

「二位,千萬別亂來,我真的只是隨意一說!」

劉洪一臉誠懇,蘇宇點頭,「知道,理解!跟你無關了,現在是我們自己的推斷,我覺得這樣的推斷很有道理,其實,之前我疏忽了,我之前吸收規則之力就提升的很快,現在想想,倒也正常了,不是提升的快了,而是更契合規則了!」

蘇宇感慨道:「好久沒搞研究了,府長,我建議,我們應該成立一個研究所,捕捉規則,進行研究!當然,我不方便出面,但是我覺得吧,我老師他們都是這方面的專家……最好能研究出,哪種懲罰對應哪種規則,哪種規則對應哪種神文,哪種神文契合哪種大道……」

蘇宇又道:「另外,我還有點想法,府長,您最好收集一些情報,我想知道,萬界這麼多年來,是獎勵規則多餘懲罰規則,還是懲罰規則,多餘獎勵規則!」

「獎勵規則更多吧?」

萬天聖遲疑道:「這還用調查的,諸天戰場殺人,都有獎勵,肯定是獎勵規則更多啊!」

「那這規則是議會制定的,還是人皇制定的?」

蘇宇笑道:「都說人皇只獎不懲,議會只懲不獎!那也未必吧,這諸天戰場的獎勵,不單單針對人族,萬族都有,這不是議會制定的嗎?難道是人皇制定的?」

「你的意思是……」

蘇宇笑道:「我在想一個問題,人族一直無法出現永恆神文,是不是因為人族的規則出現的不夠多,而萬族的規則出現的更多,所以萬族可以出現永恆神文,而人族不可以!」

「規則的潛移默化影響導致的!」

「……」

劉洪再次看向他們,再次唏噓,好棒棒,你們這些人,好能聯想啊!

蘇宇沒管他如何,劉洪起個頭就夠了,文明師嘛,最喜歡求索研究,不求索的文明師,不是一個真正的文明師。

蘇宇繼續道:「我現在只好奇一件事,合道……到底怎麼合道?是把自己和大道相合?還是另起爐灶,再開一道?是建立在前人的基礎上,還是自己另闢蹊徑?」

「另外,九葉天蓮,我現在大概知道作用到底是什麼,規則的附加,通過規則強行附加提升到合道,又是一種怎樣的合道?」

「合道一定有強弱!」

蘇宇摸著下巴道:「我對合道不了解,可我簡單做個類比,規則就是網上的線條,無數的線條,代表無數的規則,合道,就是把自己的線和原本的線進行重合!有人的線和網上的線重合了50%,那我覺得,他可以動用線上的規則之力的50%,而重合了30%,那就只能動用30%,而有人另起爐灶的話,就是通過網線上的一些空洞,再去編製屬於自己的那條線……」

蘇宇又道:「人王……人王,我覺得可能超過了合道,達到了大道境,或者重合了別人的大道,或者自己另起爐灶,單獨起了一條線,脫離了我們現在所在的大網!」

「而人皇和文王他們強大無比,我覺得可能是線條比較多,但是大家的確處於一個境界,都在這張網格上!比如人皇編織了8條線,他的力量肯定比一條線的強大許多,但是他們還處於一個平面!」

「而我們……都在網格之下!」

蘇宇齜牙笑道:「有意思了,是的,我們都處於網格之下,所以,規則可以懲罰我們!你不聽話,大網落下,那規則之力,就化線為鞭,不斷鞭打你!你要是聽話,這條線就化為痒痒撓,撓撓癢,讓你爽一下!」

「……」

粗俗!

萬天聖無語,最後的比喻,太粗俗!

最後,蘇宇作出總結道:「所以,這個世界,可以簡單分為兩層,網格內,網格外!上古的一些傢伙,跳出了這張網,化為了這張網,如今的我們,很難超出這片網了!」

萬天聖幽幽道:「那你覺得,這網格之外,還有更強的存在嗎?」

「那我就不知道了!」

蘇宇笑道:「一切都是推測而已!」

萬天聖微微點頭,「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有些更多的感觸了!我需要去接觸這張網,了解更多,強化自己的網線,爭取在這張網上,也有屬於我自己的一條線!」

蘇宇點頭,接著,齜牙咧嘴道:「我知道藍天前輩的道了,他是廣撒網的那種!」

「嗯?」

蘇宇嘿嘿笑道:「他在合萬道,他就是廣撒網,到處撒網,看看能不能捕捉到哪條線!運氣好,捕捉到了一條,他說不定可以發揮出強大無比的實力,運氣不好,他分身沒捕捉到那條線,他就是個准無敵!」

說到這,蘇宇眼神微動道:「藍天老師,我覺得,他有時候實力可能會有一些起伏,分身捕捉的好,抓到了大道,他一定很強!實力不行的話,運氣不好,分身掛了,或者沒捕捉到那條大道……那就不行!」

「至於承載物……」

此刻,蘇宇想了想道:「就是承載規則之力的,一般情況下,需要一些上古物件,或者就是一些強者身上的東西。比如毛髮,比如鱗片,因為這些東西,可能都被規則之力洗刷過!所以,承載物的選擇,很可能也在決定,你到底契合哪條規則和大道!」

蘇宇舉例道:「比如說,我之前見過一頭龍族,用龍之逆鱗承載,那這逆鱗的主人,應該是曾接觸過大道的,這頭龍用這個證道,就簡單一些,更契合一尊上古龍族的道!」

「再比如說,我在星宇府邸中得到的一些承載物,一旦拿來承載,我可能更契合老周的道……」

「老周?」

劉洪疑惑道:「老周誰?」

「武皇?」

蘇宇隨意笑道;「不知道,我隨便取了個名字!所以,這些年,若是有人用纏龍木當承載物的,我覺得對方可能更契合老周的道,用纏龍木證道的,能成永恆,但是我覺得,無法超脫,成為大道境強者!如果有資料的話,我覺得,可以查一查,上古就存在星宇府邸,我覺得用了星宇府邸那些本身材料的人,都無法成為大道級強者!」

老萬皺眉道:「上古不用三身法,不需要承載物……」

「錯了!」

蘇宇搖頭,「我覺得也需要!但是可能只需要一件,一件屬於自己的承載物!去接納規則之力……比如……」

蘇宇一指身下的古城,「這就是承載物,星宏大人的承載物!」

而這一刻,一道身影浮現。

星宏出現了!

他有些複雜地看著蘇宇,半晌,輕聲道:「對,這是我的承載物!這也是上古一種較為常見,但是絕對不弱的證道之法!當我拿起兵器的那瞬間,我實力強大許多,因為我在動用我的道……蘇宇,你是天才……」

蘇宇笑道:「不敢當,我只是在劉老師的基礎上,做一些擴展罷了!」

既然有一尊上古強者來了,蘇宇也不客氣道:「星宏大人,上古可能不修三身,但是我覺得,修出這樣的一柄兵器,代價可能比三身更大,是嗎?」

「嗯!」

星宏微微點頭,「三身法雖然垃圾,但是說實話……上古規則,我們不好說太多,但是三身法,應該算是比較省錢的一種修法!蘇宇,我看你鍛造你的文明志……你的道,更類似於我們的道……用文明志去承載規則之力,可你也知道,到底消耗有多大!」

是很大!

大的有些可怕了!

蘇宇點頭,「我懂了!三身法的出現,未必就是為了限制誰,可能是真的沒辦法了,走別的道,太浪費資源了,三身法多好,兩件垃圾點的承載物就行,可一旦走星宏他們這樣的道,不出意外,他這古城的價值,超過5件承載物的價值了!」

星宏苦笑,「何止!翻個倍吧!」

萬天聖他們都是吸氣,這消耗,那還真是一般人無法承受的!

星宏又道:「但是實力的確比三身法強大許多,別的不說,我們其實都被封印了,也沒動用兵器,但是你看看就知道了,那些三身法的同階,和我們對戰,幾乎都是被我們按著打!我是永恆八段,但是我被石化了,實力是有所下滑的,還沒動用兵器,相當於三身法的不用兩位兩身,我卻是能打的同階無法抬頭!」

這就是不同的證道之法!

蘇宇問道:「這種證道法,叫什麼?」

「融兵法!」

星宏解釋道:「鍛造一柄強大的兵器,人兵合一,融兵之法!」

蘇宇眼神微動,「我想到一人!」

「趙立!」

萬天聖點頭,「是趙立嗎?」

「對!」

蘇宇笑道:「是他!」

星宏上次也見過趙立,想了想,點頭道:「那人也有點融兵法的趨勢,其實也算是正統修鍊之法!除此之外,上古還有其他幾種正統修鍊之法!」

蘇宇又道:「大人,那你們永恆修鍊,現在是不是在貼近某一種規則之力?」

星宏遲疑道:「這個不好說,我沒到那個地步,不過你說的,大體上可能是正確的!合道,大概率是為了更契合某一種道,這個你可以問問老大,他應該知道!」

他看了一眼場中幾人,一時間,心情複雜。

當一群連永恆都沒有的人,在探討如何合道,如何超過合道踏入大道,他很迷茫,很悵然若失。

修鍊,是這麼修的嗎?

修鍊,不是修到哪個境界,管哪個境界的事嗎?

為何一群不到永恆的人,卻是在推斷著如何合道的,如何超越這合道的?

這就是人族嗎?

人族走出那麼多強者,便是因為這種信念和精神嗎?

他不太懂!

所以這一刻的他,稍微有些迷茫!

而蘇宇,也是實幹派,他不客氣,很快道:「那大人護送我一程,我要去見鴻蒙大人,若是能證實我的猜測,那接下來,我也知道我神文該如何修鍊了!」

規則!

是的,規則!

首先,我得確定,這是不是正確的,一旦正確的,接下來,蘇宇便發現了神文一道的最佳修鍊方式,當然,只適合強者和天才!

弱者不配!

弱者不怕被規則幹掉,儘管去試!

星宏感觸萬分,點頭,「好,我護送你過去!」

沒多話,他很快帶著蘇宇一起走了。

他們走了,萬天聖看了一眼劉洪,意味深長道:「劉研究員,還真是博學!」

劉洪乾巴巴道:「府長,你不會也懷疑什麼吧?真的沒有,我就是正常推導,您信不信,白楓在這,他也能推導出來,我們當研究員的,哪能連這點推導能力都沒!」

「呵!」

萬天聖笑了笑,「隨意吧!你是聰明人,你那文王令,算是讓蘇宇度過了一劫,蘇宇大概也不會真的找你麻煩,他這人,記仇,但也記恩,嘴上沒說,只是不想說,大概不會對你下手了,放心吧!」

劉洪苦惱道:「行吧,我是真的啥也沒幹,哎,算了算了,隨便府長你們怎麼想吧,我多冤枉啊!」

萬天聖也懶得多說什麼,你說是就是吧。

……

與此同時。

蘇宇很快來到了鴻蒙古城。

老龜身影,也很快浮現。

帶著笑容,剛想開口,蘇宇就道:「大人,問個問題,合道之後,是否是大道境?當然,只是我命名的,但是意思差不多……」

老龜微微一震,「你……想說什麼?」

蘇宇也不耽誤,迅速道:「是這樣的,我在想,合道,是不是就是跟一種規則之力契合,大人是自己開創一種規則,還是沿著前人的規則走的?」

說著,蘇宇又道:「對,大人應該是沿著自己的規則走的,因為大人很古老,那時候也許還沒規則呢!」

「……」

老龜看向星宏,星宏抬頭看天,別看我,我沒說,我也不知道啊!

你讓我說,我也不知道說啥!

蘇宇自顧自道:「所以,合道有強弱……或者我猜錯了,其實永恆就是合道的開始,整個境界都是合道,包括永恆!但是,永恆一直合道到一個地步,才算是真正的合道,對嗎?」

「……」

老龜無言!

蘇宇眼神微動道:「有些懂了,對,證道就是合道的開始!我明白了,規則,對,永恆就可以動用規則了!一段到九段……我有些懂了,該如何劃分了!比如一條大道,你一段,可能契合在10%,二段在20%以內,三段就是30%以內……」

蘇宇忽然倒吸一口氣,震驚道:「我明白,為何小界證道都是最弱的了!小界證道,永恆一段,因為他們契合規則最少,他們可能處於規則的底端!而大界一般都是二段左右,因為大界更契合規則一些!」

「至於諸天戰場……我明白了,因為這邊規則之力更多,更契合,所以在諸天戰場證道,實力更強,因為證道瞬間,契合的更多!」

「而小界強者,若是一直不走出來,我懷疑,他們一輩子都會卡在永恆一段,但是走出來,時間一久,我猜測,實力也能進步,其實沒太大差別!」

「……」

老龜目瞪龜呆,都是你在說,我一個字沒說!

我一句話沒說!

你一會明白一個道理,一會明白一個,那你還來問我幹嗎?

你重頭到位,都自己搞明白了,你來找我玩的?

鬧呢!

蘇宇喃喃道:「那永恆九段,可能就在規則一道上契合達到了90%以下!而合道……契合度在91%以上?所以,合道嚴格來說,也應該有好幾個層次!其實合道,比拼的應該都是規則之力強弱了,誰操控的規則之力更強大,誰更牛!當然,也很本身的道有關……」

蘇宇喃喃道:「對,還和一些東西有關,比如一條規則,有三個合道的,三個合道分攤這一條規則之力,那這三個合道,是肯定不如獨享一條規則之道的強者強大!」

「所以,為了更強大,合道境,我覺得應該最好去開闢屬於自己的道,一人獨享!也不對,應該從永恆就開始!」

「從證道的那一刻,就開始找自己的道……而不是去附著別人的道!」

「……」

老龜心累,身前擺了一副茶桌,倒了杯茶,沒自己喝。

蘇宇大概渴了吧,你喝點吧!

他給蘇宇遞了過去,蘇宇一飲而盡,也沒在意,迅速道:「所以,越難的道,修鍊出來,越強大!因為可能是你一人在獨享這條道!而太過簡單的規則,這樣的規則之下,誕生的傢伙,都很弱,哪怕合道境也一樣!」

「另外,現在一族幾乎只有一位合道,這是否是因為合道的人多了,會分攤其他合道的實力?所以仙族老古董一堆,但是沒人合道了!因為沒有找到適合的道去合?」

蘇宇說著,摸著下巴道:「有這個可能!也許,合道還有極限!比如一條道,最多10個人來合,那如果隱藏的合道有9個,可能壓根沒人能再合道了,因為這裡有了一個,除非找到另外的道!」

蘇宇繼續道:「人族這邊,大秦王他們無法合道……」

蘇宇喃喃道:「兩種可能,人族走同樣的道路的人太多了,名額滿了,老古董佔據了名額,大秦王他們插不上手了!這是第一種!」

「第二種,人族的道受損了,因為那條常用的道,合道的人太多了,死的太多,每一次死亡,都導致大道出現了破損,也許這條道出現了問題,沒辦法合道了,想合道,只能開闢新道,或者找新的道去合?」

蘇宇想了想,又道:「不不不,還有一種可能!比如說,第九潮汐的百戰王,那麼強大,可能真的快超脫了,但是沒有,這個老傢伙也許沒死,他太強了,他一個人佔據了全部份額,擠壓的人沒法合道了!」

「對對對,上次說,第九潮汐人族孤注一擲,所有一切都砸在了百戰王身上……我有些懂了,不會是有些老古董,自願退出了合道境,把那條規則讓給了百戰王,才讓他有了匹敵人王的力量吧?」

「……」

老龜獃滯,自己也喝了杯茶壓壓驚,半晌,有些驚悚道:「蘇宇,你……那個……上一個潮汐,人族的確死了不少合道境!有些感覺像是在找死!」

蘇宇一臉興奮:「果然,我猜測還是有道理的,有根據的!」

蘇宇興奮地看向老龜,「大人,您這一族的人,也許會和你走一樣的道,您把你的族人全部幹掉了,也許您可以成為合道99%的巔峰強者!」

「接近上古人王的地步,前提是您老資質要夠高!」

老龜張大了嘴巴,看著他,「我族人不是我殺的!」

「……」

蘇宇愣住了,看向老龜,老龜有些鬱悶道;「看我幹嗎,真不是我殺的,他們有的老死了,有的死在了上古之變中,我沒殺自己族人!」

蘇宇乾巴巴道:「不是……我不是說這個,我的意思是……我說您成為合道99%的巔峰強者,您給我來了這一句,啥意思?您真達到了這地步?」

老龜一愣,瞬間否認道:「怎麼可能!真要按照你說的,我是合道中最差的那一批!」

蘇宇若有所思!

老龜這反應……不正常啊!

一旁,星宏忍不住道:「老大,不會被這小子說中了吧?不至於吧,他就是在胡亂猜測,你還真是那種接近上古人王的強者?我都不太信!」

老龜無言,半晌才道:「少廢話!蘇宇……你的猜測,說實話,有些事情,其實也超過我們的認知,我們修鍊,講究順其自然,很少會去究根結底,這會讓修鍊變的很沒樂趣!」

所以蘇宇的猜測對不對,他沒說,只是說,修鍊這東西,順其自然就好!

而對他的這種消極態度,蘇宇很不滿道:「大人,修鍊是嚴謹的一件事!不是順其自然的一件事!若是順其自然,那就不修鍊!這才最自然!既然修鍊了,一定要求根問底!」

老龜無言以對。

我被一個20歲的小年輕訓斥了!

我……20萬歲了!

我這是把萬年當一年過了嗎?

這一刻,老龜唏噓無比,看向蘇宇,無奈道:「我修鍊,最怕別人跟我分析這個分析那個,你好好修鍊就是了,老是問那麼多做什麼?」

「不是,我在想著,如何更快地修鍊!」

蘇宇解釋道:「大人,問你個事,現在的一些規則,是否有時候會和你們掌握的規則,有些契合?

「契合?」

老龜若有所思道:「你說的契合,是指什麼?」

「比如說,有一次雷劫降臨,您去頂雷劫,發現這雷劫傷害不到你,那我覺得,這就是一種契合!」

「或者說,您動用您掌握的能力,相當於規則降臨,這也是一種契合。」

老龜若有所思,微微點頭:「應該有這種感覺,合道應該都有!」

「明白了!」

蘇宇明悟了!

果然,我是天才,我知道接下來如何修鍊了,如何領悟神文了,如何強化神文了!

一切搞定!

今日,簡直就是我的幸運日,我好像掌握了神文一道的真諦。

劉洪這傢伙的一句話,給自己開啟了新的窗戶!

蘇宇想著,很快臉一抽,不對,我有99枚神文,別告訴我,我要契合99條大道!

那我……想合道,難度要上天!

但是,我若是真的合道成功,踏出關鍵一步,成為我說的大道強者,那我掌控99條規則之力,哪怕上古人王再生,也得被自己打死!

他還在想著,而老龜和星宏對視,都有些無奈。

星宏壓根不想去想了!

老龜則是有些無力,好像那種龜殼被人扒了,沒穿龜殼的感受。

蘇宇就是這個扒殼的傢伙!

當合道對其他人而言,神秘無比,強大無比的時候,有人在扒他們的老底,這讓人很難受的!

而蘇宇,很快清醒,笑道:「大人,你上次讓我來鴻蒙城,是有事跟我說?」

老龜欲言又止!

半晌,有些乾巴巴地湊了一下語言道:「沒什麼,就是讓你小心點,別亂跑!」

他其實想和蘇宇說,人族很難走出合道境了,你蘇宇,想成為真正的強者,從現在開始,要建立屬於自己的一條道路了,種種此類……

老龜之前都想了無數遍,該如何和蘇宇說的明白點,他不是太懂人族的道,但是他知道,人族這一潮汐,到現在沒出現合道,要不是無法出現了,要不就是走完全不同的道路!

結果,他還沒說,蘇宇跑來了,噼里啪啦跟他一頓說!

蘇宇點頭,無語,就說這個?

暈了!

我當然知道我要小心點,算了,老人家嘛,絮叨點正常!

不過很快,蘇宇自己說道:「大人,若是按照我的推測,那人族豈不是這一次潮汐,無法誕生合道了?」

老龜心累道:「你自己的推測,你自己去想吧!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但是肉身道,恐怕很難了!神文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神文道也不行!

蘇宇想著,當然,不排除有人厲害,神文合一,感悟了屬於自己的神文道,只是沒有踏出最後一步,超脫出去,成為大道強者!

「大周王?」

蘇宇忽然想到了這位,不會吧?

大概不可能!

算了,不管這個了!

他再次提醒道:「大人,您這一族,要是還有人是合道境,我覺得吧,您要不幹掉他,要不就自己重新開道算了,到了您這地步,也許開道也簡單,不然,我覺得您很難走出那一步的!」

「……」

心好累啊!

老龜心中想著,幽幽道:「我是合道,你是山海!」

不用你來教我!

小子,不要太囂張了!

「善意的提醒!」

蘇宇齜牙笑著,很快又道:「我現在有些明白,為何大人說,一旦星宏大人他們解脫,拿到獎勵,就能踏入合道了!因為他們的族人幾乎都掛了,到時候獎勵的,應該是他們對應的規則之力,所以,他們很大希望踏入合道境!」

老龜不吭聲。

別跟老子說!

老子不知道,老子只是根據經驗判斷的!

想到這,老龜忽然道:「那我問你一個事,為何同為合道巔峰,也有區別?實力上的區別!比如,我是說比如我是合道巔峰,你說的那種99%的合道境,同樣,有個人也是,那我為何掌控力不如他,實力不如他?」

蘇宇笑道:「這個可能性太多了!第一,對方附著的道,很強大!比如,您附著的可能是鴻蒙龜一族開創者的道,他附著的可能是上古人皇的道,那沒法比!他的道又粗又大,您的太小了,自然沒法比!」

「第二,他腳踏兩隻船,也許合了第二條道!」

「第三,你們的道,有衝突,有針對性,他針對你!」

「第四,合道的目的是化為己用,最終,把這條道變成自己的,別看同為99%,也許他有點冒頭了,都快把道變成他自己的了,您還在用別人的道呢!」

「第五……」

「不用說了!」

老龜打斷了他,陷入了沉思中。

原來如此!

我和東天王的差距,原來在這方面嗎?

是針對性導致的,還是他的道粗大一點呢?

老龜陷入了沉思中,而蘇宇,傳音星宏道:「大人,鴻蒙大人真厲害!」

「什麼?」

「大人這都不懂?一般說,比如,或者我有一個朋友,大部分都是說自己的事!鴻蒙大人大概率是合道巔峰境,現在他遇到了一個對頭,也是合道巔峰境,但是對方壓他一頭,他沒辦法,但是搞不懂情況,不知道該如何追趕,現在他到了這條道的盡頭了,修鍊也沒用,所以他現在大概都懶得修鍊了……」

蘇宇繼續道:「所以啊,現在鴻蒙大人在發愁,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不出意外,他還得問我……」

他剛說著,老龜輕咳一聲道:「你們倆說什麼悄悄話呢?先別聊了,蘇宇,那我問你,如果,我說如果,我的道被他針對了,或者沒他的粗大,我又該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

他補充道:「這條道,走到頭了,至於超脫出去,那就別說了!」

一旁,嘎嘣一聲,星宏咬到了石化的舌頭!

老龜呵斥道:「做什麼?你多大了,一點沉穩性都沒!」

星宏乾巴巴地點頭,半晌,瞪大了眼睛,看著老龜,我的老大……可能是一位合道巔峰境!

關鍵是,誰能打的過我家老大?

星宏急忙道:「老大,你那對頭誰啊?」

「東……咳咳咳!」

老龜忽然咳嗽起來,「動手動腳的不好,什麼對頭,老朽坐鎮此城十萬年,對頭早就死了!」

一旁,蘇宇看了一眼星宏。

星宏正在恍惚,遊離中。

我的老大,真有對頭,對頭很強,東……冬?

啥玩意來著?

老大的對頭死了……死了?

他在想,想了半天,嘴巴陡然張大,「死靈四天王……」

「什麼?」

蘇宇愣了一下,星宏忽然臉色一變,迅速遁空離去,「我去幫你們弄點吃的!」

話落,人早已消失!

老龜則是一臉不滿,很快笑道:「別理他,一大把年紀了,一驚一乍的,蘇宇,你覺得若是遇到了這種情況,如何處理才好?」

蘇宇遲疑了一下,搖頭,「我不好說,我隨便一說,若是真隨便一試,會死人的!修鍊很嚴謹的,不開玩笑!」

心中想著,您老死了,我怎麼辦?

沒人罩著了啊!

現在多好,我知道了,您老人家……牛!

可能是萬界第一人!

起碼現在是的,這諸天萬界,可能真的是老龜最強大,當然,聽星宏的意思……老龜的對頭也許在死靈界域中!

不管了!

反正蘇宇覺得自己不能瞎說,他的一切都只是隨便猜測,隨便推斷。

一旦老龜真信了……雖然不至於那麼蠢,可真要走投無路,信了呢?

把自己玩死了!

那到時候,蘇宇也負不起這個責任!

老龜微微點頭,「也許你說的是對的!蘇宇,人族終究還是人族,人族,靈性最強,智慧最高,原本我還擔心你會被這一次的勝利沖昏頭腦……現在倒是覺得,也許……這萬界,這諸天,未來會很精彩,有你,才精彩!」

有你才精彩!

蘇宇一臉羞澀,「大人謬讚了!我就喜歡瞎咧咧,其實都是小事,我師父,我朋友,隨隨便便都能做一些這樣類似的推導,太簡單了!」

「……」

你在內涵誰?

太簡單了?

太簡單了,為何老朽今日覺得也有些收穫,有些明悟!

老龜心中罵著!

對面,蘇宇心中跳動著,他覺得老龜在心中罵自己,因為「劫」字神文剛剛跳動了一下,一副好可怕的樣子,很快又恢復了正常!

這是干涉到了規則了?

真可怕!

聊完了這些,老龜也不想再說什麼了,最後才道:「你說什麼大道境,其實不是這麼稱呼的,當然,隨你心意,到了那個地步,大家也不在乎這些了!當年的強者,的確大部分都處於這個境界……有一點你是對的,凡是可以制定規則的,都是絕世強者,而我……沒到這個地步!」

他無法制定規則!

無法做到言出法隨!

「而此刻的諸天戰場,也無法容納這樣的存在!因為,會引起規則衝突,你再強,包括你身後那位,再強大,一人規則,也不如百人強!」

蘇宇若有所思,點點頭,心中卻是明悟了,老龜這是說他真的合道巔峰了?

真厲害啊!

PS:求票啊!月票給一點!還有,這幾章在完善後面的境界什麼的,別說水了,真的比打鬥難寫多了,打鬥多簡單啊,你一拳我一腳,不用思考的,咔咔咔就是一萬字,這玩意寫一萬,死很多腦細胞的,不寫不行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2章 我又明悟了!(萬更求訂閱)

6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