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秦周密議,風雲再起!(求訂閱)

第603章 秦周密議,風雲再起!(求訂閱)

告別老龜,等到星宏回來,蘇宇很快和星宏回到了星宏古城。

這一番奔波,不是做無用功,而是為蘇宇奠定了接下來該如何走的基礎。

古城中,萬天聖繼續開始他的小課堂。

談規則,談法則。

明心才能明路,知道核心是什麼,再聽萬天聖說起這些,就能大體上明悟一些東西了,包括為何萬天聖的規則之力很強,也有了解釋,因為這位的神文不少,而且一定也很強!

神文既是規則!

……

而蘇宇,也沒閑著。

一邊聽課,一邊消化之前大戰所得。

之前擊殺智王,包括擊殺幾位無敵,他都有大量的天地獎勵,沒有去吸收消化,都被他用文明志收走了。

而現在,知道這些是規則之力,而神文修鍊也是修鍊規則之力,蘇宇便多了幾分心思。

接下來的幾天,蘇宇主要是研究這些規則之力。

……

與此同時。

外界。

關於蘇宇的一些事,也在上層圈子中傳開了,比如他的邪兵,需要吸收無數精血和承載物來強化。

蘇宇甚至想再次掀起一次諸天萬界的大戰!

擊殺更多的無敵去滿足他的願望!

這一切,震懾了一些人,也讓不少人愈加堅定了擊殺蘇宇的心思,此人不死,必然會引起滔天大患!

……

星宏古城。

萬天聖準備走了。

這是他留下來的第九天。

城主府。

萬天聖也沒什麼好說的,看向蘇宇,笑道:「那我便離去了!在這古城中,一舉一動都受人監視,不太好受,諸天萬界的目光都在這。」

蘇宇點頭,「府長小心,你出去的話,也許有人會以為你是我偽裝的,少不得試探一番,甚至有人偷襲你!」

「無妨,有危險了再喊你,他們也不敢貿然偷襲我……」

蘇宇沒多說,也不勸。

強者,是不會一直生存在別人的羽翼之下的,蘇宇現在是沒辦法,被諸天逼的不能外出。

萬天聖問道:「現在外界都在傳聞你需要大量精血強化邪兵,你現在準備出售那個?」

蘇宇笑道:「不,不出售,出售這個!」

他取出了「錄」字碎片,萬天聖微微一怔。

蘇宇笑道:「賣給多寶!哪裡來,哪裡去,不行的話,賣給天淵半皇也行。」

萬天聖看著他,半晌無言。

蘇宇又笑道:「最想要的應該是監天侯,他要買,也可以!」

「那……獵天閣的那些人族……」

蘇宇笑道:「不救了,我這人,冷血!比起那些人族,不如我的實力提升更重要!」

萬天聖意味深長地看著他,「真要賣?」

蘇宇咧嘴笑著,「再說吧!」

反正現在不賣笑口蓮,不然,前後一聯繫,一對比,太明顯了。

笑口蓮就算要賣,也是不經意間地無奈賣出去!

萬天聖不多說什麼,蘇宇自有主張,蘇宇可不是沒經歷社會毒打的小年輕,他從人境殺到諸天,從諸天殺到死靈界域,再殺回來,來來回回殺了個通透!

如今的蘇宇,比起經驗,不比任何老油條差。

「那你自己小心!」

萬天聖不再說什麼,很快,浮空離去,迅速消失在原地。

而蘇宇,也浮空看著,當萬天聖一走,蘇宇就感受到了,四周的一些波動跟著消失,消失的同時,還有其他波動存在。

而這一刻,蘇宇陡然出城,瞬間一拳轟向虛空!

轟!

一聲巨響傳出,一尊日月被一拳轟的四分五裂,一本書冊浮現,覆蓋天地,瞬間將這日月吸收。

而書冊沒有停止,繼續放大。

一頁頁書頁展開,好像有人在翻書,虛空中,一處處空間被撕裂,一尊尊虛影浮現,瞬間殺入其中,一眨眼,六七位日月被無數虛影吞噬。

而書冊,繼續下落,眨眼間,遮天蔽日,將整個古城都給遮掩了起來,繼續朝下落去,落入海洋之中,星辰海中,一些城外的妖族,水族,不管強弱,紛紛被殺!

這一刻的蘇宇,如同邪魔。

聖道邪魔!

古城上空,蘇宇面色平靜,背負雙手,白衣勝雪。

眼睜睜地看著文明志吞噬無數生命,蘇宇聲音平靜,卻是震蕩四方。

「星宏聖城所在,方圓百里,不允許出現任何生命!想找我,通報,不要隨意靠近,諸天萬族,任何種族,都不例外!」

遠處,虛空中有強者怒道:「蘇宇,你一言不發,便大肆屠戮,真不怕萬族共殺?」

蘇宇一臉淡漠,「萬族都共殺我多少次了?還說這些笑掉大牙的話作甚!能殺了我,早就殺了!你以為天古、寂無他們都不想殺我?可笑!滾遠點,再不滾,待會我聖城降臨,殺你祭旗!再開諸天之戰!」

遠處,那尊強者憤怒無比,卻是沒敢再說,遁空而去。

四周,一些潛伏的強者,也離開的更遠了點。

這些人,都是盯著蘇宇的,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盯著他,看他會不會出城,會不會去哪。

此刻的蘇宇,萬界都在看著。

他瞬間屠殺百里方圓的生靈,也很快被各族所知,也看到了他的文兵遮天蔽日,邪惡無比,吞噬生靈!

一時間,蘇宇惡名,萬界皆知!

這才是真的人屠!

比起蘇宇,夏龍武、秦鎮這些人,都算是良心人了,蘇宇這傢伙,才是真的人屠,殺戮無邊,偏偏還奈何不得他,強大的嚇人!

……

東裂谷。

如今,東裂谷幾乎一直都有大量無敵坐鎮了,大戰已經爆發,諸天之戰到來。

和之前的太平,不一樣了。

東裂谷這邊,先鋒營已經成了所有無敵的匯聚點。

蘇宇剛殺戮沒多久,大殿中,迅速有將士來報,「回稟諸位陛下,萬府長已經出城,蘇城主趁機清掃了四周探子,擊殺日月七位,日月之下無數,星宏古城附近方圓百里,不得有任何生靈靠近,違者必殺!」

「什麼萬府長!」

有人哼道:「萬天聖已經不是什麼府長,他自己叛出了人族,直呼其名就行!」

那稟報的將士也沒多說。

沒反駁,但是也沒改口。

公道自在人心!

萬天聖搏殺叛徒無敵,擊殺來犯無敵,救援夏龍武,參與之前的諸天之戰,擊殺多位無敵強者……

這樣的存在,被人族無敵敵視,關鍵在於搗毀了兩大聖地,擊殺了大量無敵後裔。

然而,對普通將士而言……萬天聖是聖。

是不是魔,他們自有一番判斷。

「哼!」

見那將士不語,作為無敵,豈能不知他的心思,一尊無敵輕哼一聲,不滿道:「出去吧!」

「諾!」

那將士也不多說,迅速起身,轉身離去。

人群中,有人輕笑道:「好了,別和一位前線將士生氣,你真看萬天聖不爽,自己去找他算賬!不就殺了你一個兒子,兩個孫子嘛……」

這話一出,火上澆油了,之前生氣的無敵,怒道:「老夫在前方征戰多年,就算真養了幾個二世祖,又能如何?他萬天聖說都不說一聲,上去就給砍了,憑什麼?我那幾個二世祖,就算貪生怕死,又礙著他萬天聖什麼事了?多年功勞,還不能讓我子孫享享福?」

這話說出來,一群無敵,倒也沒多說了。

活糙理不糙!

無敵征戰諸天,自然也有讓子孫後代享福的心思。

前方,大秦王淡淡道:「好了!萬天聖殺人,那是因為日月不守軍令,那時候處于軍管期間,殺的不是享受之輩,而是不服軍令之輩!不要混淆視聽!」

「哼!」

那無敵也沒再說什麼,萬天聖就是抓著這點,以不服軍令為由屠殺了他們。

否則,現在必然有無敵會去找萬天聖算賬。

大秦王也不想在萬天聖的事上多糾纏,沉聲道:「現在談的不是萬天聖,而是蘇宇的事!」

「上一次大戰雖然結束了,然而,結束不代表就真沒了,而那只是一個開始!」

「諸天萬族,尤其是仙族的底蘊,大家看到了,輕鬆出動多位永恆九段,高段強者多不勝數!永恆境恐超百人!」

「單單一個仙族,便能碾壓我人族!何況還有各大種族,都是強者無數!」

「人族這幾次變故,實力未損,反而提升了一些,新晉永恆也多了幾位……但是,還是不夠,遠遠不夠!沒有合道的強者,無法震懾四方!」

「……」

大秦王一字一頓地說著,說到最後,沉聲道:「如今,萬族沒盯著人族打,不是人族有多強,而是萬族有意拆分人族,將人族分為人族和蘇宇兩個勢力!」

「唇亡齒寒,蘇宇一死,人族必然會被萬族圍攻!」

「萬族之前還沒達成一致,神魔擔心圍殺我人族,被仙族佔了便宜,而今仙族損失慘重,卻也堅定了和我人族為敵之心!如此一來,各大強族,便都達成了一致!」

「現在,他們的目標是蘇宇,蘇宇以死靈界域和星宇府邸震懾四方,然而……強族不會死心,必然會找機會殺他……」

大秦王說了一陣,最後道:「所以,蘇宇不能死,他一死,人族前面的擋風牆便破了!諸位要明白,這一次,蘇宇出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為了我,為了人族幾位永恆……」

說完,大秦王環顧一圈,有人低沉道:「老秦你的意思是?」

「隨時待命,隨時救援,隨時出戰!」

大秦王說著,沉聲道:「蘇宇那邊,但凡有危機,人境這邊,隨時待命出戰!常備10位永恆,專門盯著古城那邊的動靜,以防萬一!」

「人境永恆本就不多,現在還要抽調力量去保護蘇宇?」

「不是保護,是合作!」

大秦王皺眉道:「明白了嗎?我想你們是明白的!都活了這麼多年,不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唇亡齒寒,不懂這個道理嗎?」

「他有古城鎮守幫忙,還需要我們幫忙的?」

大秦王再次皺眉,「古城鎮守畢竟不是人族,關鍵時刻,未必會一心救蘇宇。」

「他蘇宇也不認人族……」

大秦王吐氣,冷聲道:「那按照諸位的意思,不管不問,這樣最好?」

「也不是這意思……我的意思是,現在蘇宇自己能撐住,那讓他先撐著,人族這時候應該借著這難得的平靜期,多讓人證道!現在萬族也很難再集中第二批大規模的力量來阻攔我們人族證道了!這是最好的時機!我們人族還有這麼多永恆,萬族現在能抽調五六十永恆來阻攔嗎?」

「最好不要再插手蘇宇這邊的事,讓萬族意識到,人族威脅還沒到巔峰,蘇宇的威脅才是第一……」

大秦王冷冷道:「想法不錯!的確,這是個壯大人族的好機會!那我提個意見,不知諸位如何考慮?」

「大秦王說便是。」

大秦王看向四周,許久,淡淡道:「人境兩大聖地被毀,如今也無法重建,最近一些人有些怠慢了,不再鑽研研究,我想了想,請柳城那幾位回人境,再開聖地!一如當年夏辰時期,開求索境!柳文彥執掌新的聖地,由南無疆、雲塵幾人坐鎮,聘請蘇宇擔任新聖地之首,加強人境和古城聯繫,由蘇宇作為中間人,讓人境和古城達成聯盟……」

他剛說到這,有人不快道:「大秦王,你的意思是,讓蘇宇回來擔任人境唯一聖地之主?」

「不錯!」

「不可!」很快有人反對,「蘇宇桀驁無比,殺戮無邊,殺的不單單是萬族,人族也沒少殺!他無聖人之心,對人族歸屬性不強,如何能擔此大任?」

一些無敵心中都很震動。

這一次大秦王從星宇府邸回來,居然想推選蘇宇擔任人境聖地之主,還是唯一聖地!

在這關頭……這個信號太強烈了!

名不正則言不順!

一旦蘇宇真的成了人境唯一聖地之主,那接下來呢?

大秦王這些人一旦出事,或者退下去,誰來當這個人境之首?

有人反駁道:「大秦王,這恐怕也只是你的一廂情願,蘇宇他本人都未必樂意!何況,蘇宇是強,然而,他再強,也只是永恆之下!年紀太輕,難道大秦王準備讓一位20歲的青年,執掌聖地?」

「為何不可?」

大秦王平靜道:「若是都看年歲,天古他們倒是活的長,不如請他們來當聖地之主!」

「大秦王……」

大秦王打斷道:「再開聖地,是我的想法!蘇宇未必願意,不管他願意不願意,我將我的意思表達到了,願意也好,不願意也罷,都只是掛個名!他不願意,讓他老師或者父親挂名!」

大秦王淡漠道:「至於開不開聖地……你們既然意見不一致,那就投票決定吧!這是我的想法,我不強求誰,但是,我是答應的!」

如今,人族無敵,明面上加上雲塵,剛好50位,實際上還有幾位三身被斬,最近也在恢復中。

50位無敵,大秦王選擇投票決定!

他覺得,應該問題不大。

大秦王的想法簡單,如今,他們這代之下,夏龍武幾人資質是好,實力也強,也無法統領人境再戰諸天,應對這第十次潮汐之變。

而自己,三身被斬,前路不明。

至於老周他們幾位,合道無望,現在,人族需要一位強者,天才,合道有望的傢伙來統領人族,統一人族!

蘇宇……他覺得合適!

當然,蘇宇和人族的關係沒那麼融洽,可這一次大秦王覺得,蘇宇骨子裡還是有強烈的種族意識的,這就足夠了!

否則,他在星宇府邸,沒必要冒險。

事後,也沒必要大動干戈,而今,蘇宇底牌全部暴露,比之前危險的多。

有人沉聲道:「投票決定?大秦王,就算最終投票決定,通過了再開聖地的決議,那大秦王就不怕,和以前一樣,聖地的出現,不但沒用,反而讓各府之爭加劇嗎?」

聖地,又不是沒開過!

結果如何?

上次是他們,現在是蘇宇,那誰是下一個萬天聖?

大秦王沉聲道:「起碼短時間內不會再有那些事,這就足夠了!如今諸天之戰,迫在眉睫!多餘的話,我不想再說,先把蘇宇的心,拉回人族!開新聖地,便是其一!其二,新的聖地,以柳城一脈為首,各府出錢出力,另外還需要出人!」

一位位無敵,眼神異樣。

大秦王這是鐵了心了!

有人道:「那起碼也要問問蘇宇的意見,以及柳城那邊吧?我們一頭熱,聖地弄好了,結果沒人來,蘇宇不答應,柳城不回歸……豈不是成了笑話?」

「對啊,現在成立新聖地,結果卻是鬧成了笑話,對大秦王你而言,也是一次威嚴掃地的打擊,我看還是等等再說吧!」

大秦王看向幾人,沒再多說,「那我會徵詢蘇宇他們的意見,希望到時候,開聖地之事,不會被阻礙!」

他起身便走。

身邊,大周王笑了笑,開口道:「大家稍安勿躁,老秦最近心情不好,我去說幾句,聖地之事,回頭再說!」

……

很快,大周王走了出去。

沒一會,追上了大秦王,輕嘆道:「你太急了!」

「急?」

大秦王轉頭,「老周,這時候不拉回來,你以為以後還能拉回來?一次選擇錯誤,二次選擇錯誤……沒有第三次了!這時候,是他最難的關頭,太多人盯著他!他一旦度過了這一關,從此以後,天高任鳥飛!他若是解決了眼前的危機,完全不需要再依靠人族!這一次,你突襲龍界,算是扳回了一場,但是不夠!」

大秦王看著他,「光想收穫,不想付出怎麼可能!這關頭,還有人想著,蘇宇先頂著,我們默默發展……我問你,你覺得還能給我們多久?」

大周王沉默一會,緩緩道:「幾年或者幾十年,大概就這樣。」

「默默發展幾年幾十年,能出多少永恆?能出幾個合道?能匹敵天古他們嗎?還是能解決寂無?」

大秦王看向遠處,踏空而行,走上東裂山巔,看向遠方,「老周,沒時間了!也沒機會了!我原本想博一次,踏入合道,結果失敗了!我不入合道,縱然你入了,也是孤掌難鳴!有些事,你考慮的太多,你太謹慎,你總想著盡善盡美,那怎麼可能!」

大秦王看向遙遠的地方,彷彿看到了星宏古城,沉聲道:「所以,在蘇宇現在這關頭,面臨萬族圍殺的關頭,人族此刻站出來,告訴他,站在一起,我們在你身邊!如此一來,才能盡釋前嫌,讓他釋然!否則,還有下一次嗎?」

大周王輕輕點頭,輕聲道:「我明白你的心思,其實大家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而是擔心……」

「擔心什麼?」

大秦王扭頭看著他,「擔心和第九潮汐一樣,蘇宇是下一個百戰王?還是擔心,蘇宇連合道都無法跨入,人族在他身上投入太多,最終全都成了笑話?」

「都有。」

大周王輕嘆道:「如今的人族,底蘊沒以前深厚了,就這麼多家底,打完了就沒了!蘇宇天賦強,善戰,但也少了點容人之心!他霸道,受不得氣,吃不得虧,這才導致他現在處境艱難……」

「你錯了!」

大秦王沉聲道:「他受不得外人的氣,吃不得外人的虧,他要說缺點,唯一的缺點就是太清明!看的太透!非敵既友!不是朋友,他就打成敵人!這才是他的缺點,你說的霸道、受不得氣、吃不了虧,這些在我看來,都是優點!」

大周王笑了,「你……算了,其實我沒太多的意見,只是還有一點擔心,上次我問過他,他說的話,你也知道。他說了,他若是真回來,真當這個領袖……先殺雞儆猴,殺幾個永恆祭旗!」

大秦王沉默一會,「真殺幾個祭旗,不出大變,有何不可?」

「老秦……畢竟都是幾百年的老戰友了!」

大周王嘆道:「真到了那時候,你覺得你能忍心?其他人能忍心?反而憋著一肚子火。」

大秦王凝眉,忽然眼神一冷,「那簡單,咱們給他當這把刀,先把一些枝節給砍了!新王上位,輕裝上陣,自然沒人反對了!」

大周王苦笑,「你……」

大秦王冷哼一聲,「辦法終究還是有的!殺人祭旗,我又不是沒做過!還有,這幾次大戰,人族沒吃虧,一些傢伙心中想著,這樣很好,不吃虧,還有便宜占……反正蘇宇這個先鋒是當定了,想當得當,不想當也得當!他們覺得,自己吃定了蘇宇了!也不想想,蘇宇為何會被吃定了?你是聰明人,你該明白!」

大周王微微點頭,「我自然明白!蘇宇……其實還是自己願意當這堵牆,擋在人族前面的銅牆鐵壁!只是,他不願去說罷了……」

「你明白就好!你明白,其他各族自然也明白!」

大秦王搖頭道:「蘇宇想太多了,大戰必死人!不死人的大戰,不是戰爭!不死人的戰爭,遲早要出問題!驕兵必敗!不死人的戰爭,會讓所有人覺得,萬族不過如此!」

說罷,他冷聲道:「近期,找個機會,發動一次戰爭!我會告訴蘇宇,不需要他出手,不需要這些人族之外的傢伙出手,讓人族自己去戰一場!讓人族看看,到底什麼是生死之戰?不死三五個永恆,他們不知道痛!」

大周王遲疑道:「近期?」

「就是近期!」

大秦王沉聲道:「人族沒資源了!缺承載物,缺精血,缺天材地寶,缺兵器,什麼都缺!一天到晚在這待著,坐吃山空嗎?等死?我想好了,就龍界!你我和老夏聯手,狙擊龍皇,殺入龍界,屠了龍界!讓所有人給我拼了命地戰鬥!奪取資源!別一天到晚地想著美事!當年我們起來的時候,誰不是征戰中度過?」

大周王深吸一口氣,心中震動。

他都被驚到了!

大秦王,要帶人去屠龍界!

「龍族多少永恆你我都沒摸清楚……真殺多了,一旦引出龍界老古董……老秦,那太危險了!」

「遲早的事!」

大秦王平靜道:「現在不出來,遲早也出來,現在出來,起碼還有規則限制!一旦等到後期出來了,人族卻是沒有老古董了……你篤定人族還有老古董活著嗎?一旦沒有,無法制衡,現在大家又起了驕傲之心,沒有壓力,你覺得,我們能活多久?」

「居安思危,現在還沒到安全的時候,就有人忘了危機!可笑!」

大秦王沉聲道:「我意已決!」

「那……告訴他們嗎?」

「不說!到了時候再說!」

大周王沉默一會,「那與其選擇龍界,我覺得不如換一個。」

「換一個?」

大秦王疑惑道:「神魔仙不好對付的!」

「不……天淵!」

大周王幽幽道:「龍界其實不好打下來,真要博,那就搏天淵界!第一,永恆不多!第二,靠近死靈界域,也許可以進入死靈界。第三,和多神文系有仇,蘇宇他們更願意看到他們被屠!第四,天淵半皇之前偷襲蘇宇,打著為蘇宇報仇的名義去襲擊!第五,他有『圖』字目錄,這很關鍵!」

大周王悠然笑道:「真要打,打這一界!上鉤天命,下接死靈……天淵界才是真的好地方,萬族不敢貿然打破天淵界,小心被死靈沖了出來!所以萬族來攻,先入天淵界再戰,哪怕我們被圍困在了其中,也有退路,打龍界,一旦被圍困,打爆了龍界……那才是大麻煩!」

「如此一來,不但能給蘇宇分攤壓力,他必然感激涕零!而且還能執掌一界,當成退路,其他界域不好當退路……」

再強的大界,當退路都不合適。

倒是天淵界,挺合適的。

壁壘幾乎和死靈界域重合了!

一旦打破這一界,稍有不慎,打破了死靈界域,死靈泛濫,等死吧!

大周王幽幽道:「還有,若是真被圍困了,人族危矣,我們危矣!此刻,蘇宇若是真能站出來,力挽狂瀾,他再上位,無人會反對了!天淵界距離古城遠,蘇宇沒及時救援還說的過去……龍界太近,他不去救援,到最後,哪怕他出手了,一些人也會心生埋怨!為何不及時救援?」

大周王這麼一說,大秦王瞬間醒悟,「對,老周,你花花腸子還是這麼多!不錯,打龍界也許的確沒天淵界合適!不過太遠了,你能傳送過去嗎?不然這麼多人行動,太容易暴露了!」

天淵界比龍界還遠,人境在東部,對方在西部,靠近神界區域,但是又不在那邊,而是更盡頭,幾乎是諸天戰場的盡頭了。

東邊到西邊的盡頭!

「一次肯定是不行的……」

大周王搖頭,「分兩三次,還有希望!」

「那你……」

「你真要打,我還是能撐住的!」

大周王看向他,「我只是想知道,你確定要去打?你三身毀滅兩身,天淵半皇實力強大,在本界更強,哪怕你我加上老夏和老朱一起聯手,都未必能勝他!我傳送之後,也未必有多少餘力了,還能繼續戰鬥!」

大秦王吐了口氣,「打!不打不行!不打的話,我們現在這情況,你覺得,還能堅持多久?剛好,趁著各方還有些忌憚,合道不敢輕易出動,這才是機會!蘇宇這邊,勾搭了幾位合道,這也是大好事,現在哪個合道敢貿然單獨出來?」

以前還是敢的!

不然魔皇就不會出來了!

結果,出了兩位毛球,這下子,其實很多合道都不敢貿然單獨出現了,真一個不小心被吃了,沒處說理去!

大周王也笑了。

不錯,現在的確是個機會。

不過,這事不是小事,一個不慎……容易出大事!

「得找機會!」

大周王輕聲道:「起碼找一個,萬族不敢殺入我人境的機會……比如……邀請蘇宇回人境,坐鎮一段時日,連蘇宇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在坐鎮人境……將萬族的目光聚焦在人境,聚焦在蘇宇身上,我們在他們眼皮子底下離開!」

燈下黑!

也是膽大包天的想法!

邀請蘇宇回人境,讓蘇宇成為聚焦點,讓人族其他無敵,脫離這個聚光點,從而有機會迅速殺入天淵界!

大秦王看了他一眼,笑了,「你這傢伙,說你膽小,你膽子最小!說你膽大,你膽子也最大!這主意,也就你敢想!」

邀請蘇宇回人境,然後……就在大家都盯著的時候,人族無敵去打天淵界,想想都讓人覺得刺激!

「那若是萬族攻入人境……蘇宇不得哭?」

大秦王笑了,大周王也笑道:「這也是他無法救援的原因,合情合理!至於別的,蘇宇沒那麼容易死,別的地方不知道,但是人境若是開啟死靈通道,仙魔神各族,大概率是沒辦法算計到的!就不怕人境下方,都是人族的人王人皇死靈?」

「真不行,那就開通道!」

大秦王輕吸一口氣,老周還是一如既往的瘋狂,不,冷靜的瘋狂!

要說冷靜的時候,他冷靜的嚇人。

要說瘋狂,其實沒幾個人比他更瘋狂。

大秦王沉默一會,點頭,「那行,我之前就留了首尾,既然如此……我再邀請他來人境一聚!對外宣布,洽談古城和人境聯盟之事,再把新聖地的事泄露出去!如此一來,便不會引起過多猜測了!」

大周王點點頭,又笑道:「不,還有個理由,邀請蘇宇回來,為他父親祝壽!他父親,今年剛好50歲了,50,也算是整壽辰嘛!」

大周王笑道:「別的理由他可以拒絕,但是這個理由,他能拒絕嗎?他父親過壽辰,他都不回來?那就太過分了!」

大秦王也笑了,「50……也算壽辰?」

好吧!

算吧!

不知道外界知道這個理由,想不想笑,大概是不想的,蘇宇他爹50歲了,也許回去了,還得給蘇宇過20歲生日呢!

20歲,殺的你們幾萬歲的老古董驚懼!

大概是笑不出來的!

「蘇宇一來,人境便是風起雲湧了!」

大秦王吐氣道:「還是要小心一些,真不行,老夏留下來!」

「再說吧!」

兩人達成了一致,有了決定,也沒告訴其他人的心思。

大秦王和大周王的想法,過於駭人。

……

很快,東裂谷這邊,剛回來不久的夏虎尤,帶著邀請函和請柬,帶隊前往古城了。

邀請蘇宇參加他爹的50歲壽辰!

這個理由,夏虎尤還沒出東裂谷,就已經傳開了。

一時間,諸天目光,也是瞬間聚焦人境,聚焦蘇宇,聚焦東裂谷,以及那個過「大壽」的蘇龍!

50歲……笑話似的。

對於動輒幾百上千甚至上萬歲的老古董們,50歲是個啥?

這也算整?

再怎麼著,也得百歲才算整吧!

然而,這是蘇宇的父親,他在人境唯一的親人,不用多說,蘇宇十有八九還是會回去的,哪怕很危險,他大概率也會回去。

這一點,萬族都知。

一時間,風雲再起。

蘇宇回歸人境,又會引起怎樣的風波?

人族這一次,是想單純的和蘇宇聯盟,還是如何?

或者乾脆和蘇宇結成一體?

一時間,仙魔神龍各族,都將目光匯聚到了大壽所在地,大夏府!

又是大夏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3章 秦周密議,風雲再起!(求訂閱)

6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