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人多才香!(求訂閱)

第604章 人多才香!(求訂閱)

星宏古城。

夏虎尤入城,大張旗鼓,送上請柬,蘇宇都愣了一下。

我爹過50大壽,用得著你們來操辦?

給我這當兒子的送請柬?

也真乾的出來!

城主府大殿。

夏虎尤四處張望,送上了請柬之後,也不著急,喝著茶,笑道:「回去嗎?」

蘇宇端坐城主寶座之上,看著他,淡淡道:「誰讓你送來的?」

「我爹。」

「夏府主?」

「那當然,不然還有哪個爹?」

夏虎尤笑呵呵道:「你爹過壽,你不會不回去吧?」

蘇宇凝眉,「你們讓我入人境內部?」

「那當然,不然難道在諸天戰場舉辦宴會?」

蘇宇沉默,看了他一陣,「還有別的嗎?」

「沒了。」

蘇宇威嚴道:「那你可以走了。」

「你回去嗎?」

「是你能問的嗎?你探查我行蹤,想做什麼?」

夏虎尤無語,誰探查你行蹤了!

他想了想,又道:「好吧,還有件事想找你回去商量。大秦王他們在無敵議會上提出,想再建一個聖地,這一次和以前不一樣!就一個,你來做主,當這個頭!我覺得通過的概率不小,你覺得如何?回去當個頭……其實我看出來了,大秦王是想把你當繼承人來培養。」

蘇宇嗤之以鼻,「繼承人?大秦王先自己把人族拿下再說!到現在,人族還是一團散沙,就這,還要找繼承人?」

「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知道!」

「你非要抬杠……」夏虎尤也是無奈了,「大秦王雖然不能做全部人族的主,但是起碼做主一半,再加上大夏府、大明府幾大府支持,說實話,你若是回來,人族三分之二都是支持你的!」

三分之二!

蘇宇冷笑道:「我為什麼要回去接手人族這個爛攤子?我現在很自由,強者一旦被限制,那就成了陰謀家,哪怕強如大秦王,也被人族拖的無法分身!這麼多年,沒入合道,連嘗試新道也不敢,他是沒天賦嗎?不,是沒時間,也不敢去嘗試,怕把自己弄廢了!」

蘇宇嗤笑一聲,「這不是權柄,這是限制!何況,我蘇宇如今權柄滔天!你們所謂的人族領袖,人王,在我眼中,一文不值!我獨自闖蕩天下,照樣能打下大好河山!何必回人族,去受那冤枉氣!」

「一群鼠輩,也許還想給我蘇宇難堪,製造混亂,甚至陰謀暗殺我蘇宇,一切皆有可能!我為何要回人境,去低頭,去當小弟?在這,我蘇宇說了算!」

夏虎尤無言,沉默一會,開口道:「然,大秦王他們一旦戰死,後繼無人,無人再撐起人族的天,你蘇宇,就看著人族覆滅?」

蘇宇冷漠道:「不,我沒那麼殘忍!我的父親,你們這些當我是朋友的朋友,我可以去救,其他人……與我何干!」

夏虎尤站了起來,「蘇宇,有些事,已經過去了!真要說,這些年,哪家沒有死傷!你不要總想著人族的壞,你也要去想,人族很多人,都願意為你出力!為你效力!」

夏虎尤沉聲道:「別的不說,當初你蘇宇從大夏府離去,大夏府多少人為了你的事,振臂一呼,連夏家都被圍了,我二爺爺,被罵的狗血噴頭,差點造成大亂!你說,這些人不是為了你,會站出來嗎?」

「南元被外府侵入,南元人守在你家門口,寧死不願退走一步,最終,南元化為齏粉,無數南元人正在重建家鄉,這些人,和你也有仇?」

「大明府為了你,圍殺萬族教,大明府主去求索境質問無敵,難道也只是為了自己?」

「……」

夏虎尤一字一頓地說著,看向蘇宇,「是,我承認,人族有一群小人,一群蛀蟲,一群只知道要好處,不願意付出的混蛋!可你蘇宇,總喜歡一杆子打死所有人!他們為你付出過嗎?我覺得還是有的!」

夏虎尤正色道:「我不用大義去壓你,那也沒有任何意義!但是我還是想說,人族……沒你想象的那麼骯髒!前線鎮守400多年的大秦王,三身被毀,隱姓埋名,只等最後一搏的無敵強者!蟄伏獵天閣的朱天方……他們在我看來,都沒你想象的那麼不堪!」

蘇宇默默看著他。

夏虎尤也看向蘇宇,「你骨子裡還是在意人族的,既然你覺得人族不妥,那為何不出面,去解決這些麻煩?大秦王他們解決不了,才會找你!他們若是能解決,那早就解決了!他們在意的東西很多,他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所以,他們是局中人!而你,是局外人!你覺得不妥,你有這個能力,那完全可以自己去改變這些!」

「憑什麼?」

蘇宇冷聲道:「憑什麼我要去改變?」

「憑什麼?憑你是人族,憑你在人族安穩生存了18年,憑你祖祖輩輩都是人族,憑你蘇宇還是個人!憑你還有一腔熱血!你說憑什麼?」

夏虎尤怒道:「你覺得人族不堪,但是又不願意去解決這種不堪,如此一來,你和那些只會抱怨社會不公,卻是不願去改變自己的人有何區別?」

蘇宇嗤笑,「行,胖子,你倒是學會了能說會道!」

夏虎尤咬牙,「我沒學會能說會道,我本就會!今日我來,我只是想說,你回去,大夏府支持你,一定會站在你身後!哪怕再難,大夏府千萬將士,都會站在你身後!億萬大夏人,都會站在你身後!但有所需,夏刀,願為你征戰!」

話落,夏虎尤取出一刀,半跪在地,舉刀喝道:「你若接下此刀,大夏府便願為你征戰諸天!」

「……」

蘇宇愣了一下,看了他一眼,再看那刀,略顯殘破的刀,許久,吐了口氣,「別玩這套,我不吃這套!」

「不,這不是玩!」

夏虎尤沉聲道:「這是我夏家的意志!夏家的刀,不夠利!殺不盡仇寇,斬不盡強敵!我曾祖,我二爺爺,我父親,他們都同意!你若歸來,夏家的刀,願為你而戰,而這種族而戰!」

蘇宇冷冷看著他,「我說了,我不吃這套!」

夏虎尤雙手舉刀:「蘇城主,這刀,是夏家的意志,也是大夏府的意志!大夏府以你為榮,以你為傲,你若接下,擔下的便是這大夏府億萬蒼生之命!」

蘇宇哼了一聲,「你少跟我演戲,刀,收回去!跟我唱苦情戲嗎?」

夏虎尤忽然笑了,哈哈笑著,站了起來,收起了刀,笑呵呵道:「戲演的怎麼樣?這下情緒到位了吧?蘇宇,給我點面子嘛,回去給叔叔祝壽啊!」

他收起了那把殘破的夏刀。

臉上恢復了笑容,帶著之前的嬉皮笑臉,心中卻是嘆息,蘇宇……他不願接下這刀。

秦槍夏刀,秦槍願意交給他,夏刀也願意。

可惜……蘇宇自己不願意。

這才是人族的傳承!

然而,蘇宇彷彿知道什麼,他不想也不願擔起這樣的重任,或者,他沒做好這樣的準備,或者,他真的不願意。

夏虎尤不知道蘇宇如何想的,他只是有些失落。

果然和來時父親說的那樣,蘇宇不會接下這把刀的。

因為現在的蘇宇,對人族沒有感動,唯有不滿。

對現狀的不滿,對以往的不滿。

他沒看到更多,他只是在大夏府生存了18年,之後便一路顛簸,殺上了諸天,成了古城之主,在蘇宇眼中,他看到的,也許更多的還是黑暗。

……

寶座上。

蘇宇看著夏虎尤從呵斥,到鄭重,到沉重,最後到嬉皮笑臉……蘇宇是聰明人,大家彼此給彼此一個台階,下了就完事了。

剛剛那一幕……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夏家的刀,他不接。

接不下!

也不願意去接!

接下這刀,那代表他願意接下那沉重的擔子,沉重的負擔,以及億萬民眾的性命身家。

這一切,不是蘇宇可以擔的起的。

這是枷鎖!

起碼現在是枷鎖,蘇宇心中很清楚,所以,他拒絕了。

蘇宇走下了高台,踢了夏虎尤一腳,笑道:「下次少來這套,我不喜歡!」

夏虎尤也笑呵呵道:「知道知道,放心吧!這不看你威嚴無比,給你放鬆一下嗎?哈哈哈,要妹子不,要的話,我帶了幾百個老婆過來,你挑幾個……」

「滾蛋!」

蘇宇笑罵一聲,夏虎尤也笑呵呵道:「幹嘛?我隨便說說!都是一群飛禽走獸……算了,不送你了!」

說著,夏虎尤笑道:「好了,不開玩笑,這一次喊你回去,別的事不說,聖地的事還是有幾分認真的。先接著唄,不想乾沒關係,擔個名,想乾的話,就順理成章了,起碼也掛個人境唯一聖地之主的名頭!你要知道,在這之前,人境是沒有聖地之主的!大秦王和大周王,也只是掛個名,而且還不是唯一!現在不一樣,聖地就是唯一!」

說著,夏虎尤又笑呵呵道:「另外,大秦王他們的意思是,無敵的後裔,都給送去!以後,誰繼承府主,都得先去聖地學習!」

蘇宇挑眉。

夏虎尤嘿嘿笑道:「我不算啊,我已經接任了!是說其他大府,比如說大秦府,現在秦鎮府主已經到了無敵,那接下來,不是秦放接班就是秦昊將軍接班,誰接班,誰去聖地進行深造!」

他看向蘇宇,「還是有幾分認真的,甚至大秦王還提及,得到聖地允許,才能接掌府主之位!」

「嗯?」

蘇宇一愣,看向他,夏虎尤點頭,「只是提議,但是是真的!聖地集權!」

夏虎尤齜牙,「聖地這邊,大秦王還提議,有罷免府主之權!當然,這個也需要一定的程序,但是……這是開府以來第一次!」

夏虎尤吐氣道:「這其中,難度很大,但是大秦王他們在爭取!一旦真成了,未來的聖地,便是人境的中心,核心,甚至是關鍵!一家大府,三大要職,需要聖地簽署文件才能上任!第一,育強署署長!第二,駐諸天戰場軍方將主!第三,政務署署長!」

以大夏府為例,第一個是紀鴻,第二個是鎮魔軍或者龍武衛將主,第三個是胡總管,胡總管只是大家口頭稱呼,官方稱呼是政務署署長。

說白了,除了軍方,啥閑事都管的那種。

蘇宇凝眉,「這有人會答應?軍隊、政務、教育後備役包括府主都交給了聖地裁決。」

夏虎尤笑道:「以前難說,以後不一定!所以,有些事還是要爭取的!一旦成功了,人境……聖地為尊了!只要上層再壓住那些無敵,人境一統不是玩笑話!」

顯然,大秦王他們希望能改變這一幕,然而其中的難處,蘇宇想想就知道了。

很難很難!

蘇宇沒再多問,又道:「除了聖地的事呢?這事我懶得管,邀請我去人境,除了我爹,沒別的事了?」

「沒了吧?」

夏虎尤不確定道:「大概沒了。」

「他們也該知道,我現在出門,很危險,盯著我的人太多了!」

蘇宇沉聲道:「尤其是人境內部,鎮守不能輕易過去,而我,也不能釋放死氣太多,不然,很容易開啟死靈通道,一旦打開了通道……沒辦法關閉,就有你們好受的了!所以在人境,我的實力是受到極大壓制的!」

夏虎尤點頭,「關於你的安全問題,我也提過,我曾祖的意思是,這一次你去,他會全程護衛!他實力你知道,想越過他對付你,起碼需要合道!若是你覺得不妥,可以加上一個大明王,他們倆護衛你,合道來了,一時半會的也難以瞬間攻下!」

蘇宇笑了,「這麼說,誠意還是有的?」

以前文武兩邊的二把手,這次願意聯手護衛蘇宇安全,誠意自然是有的。

可越是如此……蘇宇越是覺得,這次邀請自己,未必就簡單了。

這陣仗!

說實話,有些沒必要。

之前蘇宇是準備去人境的,但是他就算去,大概率不會深入人境,而是去東裂谷那邊,去通道附近,主要目的,還是去拿回識海秘境。

至於叛徒的事……人族還未必相信自己呢!

現在倒好,人境大張旗鼓地邀請自己去,名義上是過壽,實際上難說,說是聖地……可聖地的事,又不是蘇宇能決定的。

大秦王他們提出的要求,很高的,就這情況,蘇宇覺得,哪怕一些沒心思的無敵強者,也未必會答應,這是將自己的江山拱手讓人!

大權全部交給了聖地來裁決!

蘇宇陷入了沉思中,邀請自己,不是大秦王的意思就是大周王的意思,反正不會是大夏王的意思,大夏王就算邀請,也只是讓自己去大夏府,而不會談及聖地的事。

夏虎尤知道他在衡量利弊,想了想道:「我覺得吧,你要是真不放心,可以邀請兩位和你一起。」

「什麼?」

「嗯嗯!」

夏虎尤擠眉弄眼的,看著他的腦袋,蘇宇一怔,很快道:「別開玩笑!」

他知道他在說誰!

關鍵是,我想死嗎?

這把大毛球和母毛球找來了,也是第一時間把我給吃了!

夏虎尤擠眉弄眼道:「沒開玩笑,怕什麼!說實話,真要是帶上這兩位……去哪都不怕!鎮守們有轄制,這倆可沒有!」

蘇宇嗤笑道:「一個失控……呵,人境沒了!」

「……」

夏虎尤無言以對,也是,兩位合道啊!

真都進入了人境,一旦沒人擋住,席捲而過,那大概人境就完了!

別的合道其實還好,這倆……一口吞下去,那可是意志海沒了!

想到這,夏虎尤都不寒而慄,「咳咳,我開個玩笑。」

蘇宇卻是摸著下巴,也是啊!

我從未拜訪過這兩位!

若是……若是真去見見,不需要兩位,哪怕帶上一位在身邊,合道偷襲我都不怕!

自己接下來,也許麻煩真的不少。

帶上合道……那安全性就大增了!

老龜是很強,可老龜有職務在身,也不能久留,一旦久留,也容易出問題。

怕就怕,我去見面,打了個招呼,「大佬好啊……」

「好啊,啊嗚!」

然後……沒然後了!

蘇宇也怕,不寒而慄,這倆位強者,給他的印象就是這個,吃吃吃!

晃了晃腦袋,有點怕怕的!

我可不放心!

可是……終究還是動了心思的。

真能帶上這兩位,我管你什麼陰謀詭計,不來三個以上的合道,我壓根不怕你!

這個建議可以考慮!

夏虎尤見他不出聲了,又道:「那就這麼說定了?你去一趟人境,順便也看看再建的南元嘛,畢竟是你老家,上次被打爆了,你看看再建的南元如何?」

蘇宇笑道:「人族這邊,每次有事,都讓你來找我,真敢做!胖子,你也不怕我多心。」

夏虎尤聳肩,抖了抖身上的肥肉,無所謂道:「其他人來,容易出事,我來怎麼著,也不至於被你幹掉,是吧?」

說著,又笑呵呵道:「這也說明我眼光好啊,第一次看到你,就知道你一定能大富大貴,看看,我看對了吧!這一眨眼,你都當古城霸主了!」

蘇宇笑了笑,夏虎尤又道:「對了,你爹祝壽,你有啥要求嗎?是人境大辦,還是諸天大辦一場?邀請一些諸天強者也參與!」

蘇宇失笑,「你的主意?還是誰的?諸天強者,不到合道,敢去參加?不怕我蘇宇翻臉,一口氣全給殺了!」

「不能這麼說!」

夏虎尤笑道:「有時候吧,兩軍交戰還不斬來使呢!邀請一些諸天強者,表露一些你的意思,緩和一下大家的緊張,你看,我都邀請你們參加我爹的壽辰了,代表你是和平主義者!也不用邀請太強的傢伙,免得麻煩,邀請一些天才,比如戰無雙啊,摩多那啊這些……」

「他們敢來嗎?」

蘇宇笑了,夏虎尤也笑道:「為何不敢?他們是天才不錯,但是,現在殺他們,除了激起大族的怒火,有用嗎?現在的他們,對你毫無威脅!殺了他們,只是刺激各大種族更加敵對你,敵對人族而已。」

說著,又補充道:「而且關鍵時刻,還能拿在手上當籌碼嘛!」

「他們為何要來?」

蘇宇笑道:「你說呢?」

夏虎尤隨意道:「近距離探查一下你的情況,找機會了解一下人族這次和你談的如何,都是很重要的情報!」

蘇宇看了他一眼,「你的主意?」

「不,大秦王他們的!」

夏虎尤笑道:「他希望你能多邀請一些各族好友過去,不要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打殺殺的,這次,真要祝壽,面子也都給到位,三十六府,都要派重要人物參與!」

蘇宇陷入了沉思中。

大秦王……

大秦王會為了自己父親,弄一場大壽?

笑話!

這老頭子,自己幾百歲了,大概都不記得了。

蘇宇吐氣道:「搞這麼大的陣仗,也不怕出了事!」

「那我不清楚!」

夏虎尤解釋道:「這個真不清楚,你自己看著辦吧!至於叔叔的安全……也有保障,我爹他們的意思是,你先回去,見真的,大壽當天,來假的!」

「……」

我去!

你們連爹都給我造假了!

蘇宇無語,「大秦王他們到底要幹什麼?難不成,還要在宴會上發難,打一場?」

「打誰?」

蘇宇疑惑道:「這是做好了要打架的準備?打叛徒?人族那位叛徒?除了焚海王之外的叛徒?還是打我?」

「不知道,這些都是絕密,他們知道也不會對我說,我對你說的,已經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行吧!」

蘇宇吐氣,心中不斷思索著,許久才道:「我未必會去,另外我爹的生辰,好像還有幾個月……」

「咳咳,半個月後舉辦生辰宴!」

「……」

蘇宇無語,合著我爹生日都改了啊!

真行!

「我考慮一下!」

蘇宇心中想著,真要去,也得做好萬全準備。

真要不行……我蘇宇,就冒險一次,去找那兩位可怕的大佬,見個面,聊聊關於孩子的養育問題,育嬰問題。

那倆,在意的是金色圖冊。

也許……還知道點什麼東西也不一定。

人家出手,也幫了自己幾次,這上門拜訪,感謝一些,也是正常的禮節。

蘇宇心中不斷說著,那就這樣吧!

要是能忽悠來合道隨身保護,我就去。

不然,我就悄悄地找機會去,現在是不會去的。

太危險了!

……

夏虎尤這邊,蘇宇沒給明確的答覆。

而諸天萬界,還在盯著蘇宇,想看看,蘇宇會不會去人境。

去了,他們又該如何處理?

去人境襲殺蘇宇?

還是如何?

這些,蘇宇都懶得管了。

此刻的他,正在和小毛球四目相對。

小毛球可憐巴巴地看著蘇宇,而蘇宇,摸著下巴,若有所思,一直盯著小毛球看。

看了許久,小毛球忍不住了,「我沒偷吃!」

老是看,我會不好意思的!

蘇宇笑了,「沒說你偷吃,再說了,自家人,你吃點又怎麼了?還能叫偷吃?」

小毛球懵了一下。

香香的又咋了?

蘇宇笑道:「毛球,你就說,你蘇大哥對你好不好?」

「……」

毛球獃滯,許久,眼睛都快含淚了,「我上次都吐完了,現在沒有存儲了,你別這樣,老是壓榨球!」

蘇宇嘆息,「這話說的!我是那種人嗎?」

「是的呀!」

「一點都不會說話!」

蘇宇撇嘴,很快笑呵呵道:「問你個事,你大大它們凶不凶?」

「不凶啊!」

小毛球連忙道:「都是好球!」

「……」

「別說球,你得說,你是噬神族!」

怎麼能說自己是球呢,這多不好,他又補充道:「以後我不喊你毛球了,喊你噬神太子,太子殿下!你可別說漏了嘴,你不是球,你是太子!」

毛球眨巴眼,「你是要騙我大大嗎?」

「……」

蘇宇感慨,揉了揉它的腦袋,小孩子真不會說話。

「不是騙,是禮節性的拜訪!你大大救了我們好幾次,你說,該不該道謝?」

「嗯!」

「那該不該帶點禮物,上門拜訪一下?」

「嗯!」

「還有,你離開家了這麼久,就不想家?」

「有點……」

「那我帶你回家探親,好不好?」

「……」

毛球看著蘇宇,我可不笨的,你就是想去騙我大大!

「不回家……你肯定要騙我大大……」

「這孩子,不聽話!」

蘇宇揉捏著它,笑眯眯道:「你大大那麼厲害,我怎麼騙?我聽說,你們家和文王有關,你想啊,我和文王也有關係啊,多神文就是文王傳承下來的,而我呢,還有可能是時光師,時光師也許也是文王傳承,那我就是文王嫡傳了!這麼一來,我們是不是都是自己人?」

小毛球被繞暈了,點點頭,有道理。

「所以,我去你家,你大大會吃我嗎?」

「不知道呀……」

蘇宇心累,「那你大大吃我,你會阻攔嗎?你跳出去,說,你敢吃蘇大哥,我就自爆了!毛球……不,殿下,你看這樣如何?」

毛球糾結!

這不好吧!

蘇宇諄諄善誘道:「毛球……殿下!你跟著我,你吃了多少好吃的?天元氣都是垃圾了,意志力一堆,神文也沒少吃,規則之力都吃了……在家你能吃到?我要是被你大大吃了,這叫什麼?」

毛球想了想,「涸澤而漁?」

「對,聰明!殿下都學會用成語了!」

蘇宇為它鼓掌!

說的很好!

蘇宇笑道:「你想啊,我是不是這諸天萬界,最能搞事的人?」

「嗯嗯!」

「那你再想想,我要是掛了,你大大是不是就拉著你回家睡覺了?」

「嗯嗯!」

「你是願意跟我一起殺遍諸天,吃遍諸天美食呢,還是願意跟你大大一起回家睡覺?」

「跟你!」

蘇宇再次為它鼓掌,笑呵呵道:「所以,你大大要吃我,你該怎麼辦?」

「住嘴,你敢吃,我自爆了!」

「對了!」

蘇宇笑哈哈道:「就是這樣,果決一點,堅定一點!讓你大大相信,它要真吃我,你就自爆!」

毛球點了點身子,我記住了!

想了想又道:「那……那我幫你演戲,你給我好處嗎?」

「……」

我去你的!

你都知道演戲了,還學會要勞務報酬了!

蘇宇心累,「行,回頭有好東西了,可以給你先嘗嘗!找個機會,咱們去你家,對了,你大大它們喜歡什麼禮物?」

「天古?」

毛球不確定,這個應該喜歡!

蘇宇無語,廢話,我知道,但是我他么到哪弄個天古當禮物去!

想了想,蘇宇很快咬牙道:「罷了,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你大大應該喜歡吃天元果……」

說罷,蘇宇忽然取出一個巨大無比的大圓球!

全部都是天元氣!

「我給你大大,製造一個巨大無比的天元果咋樣?不,給你麻麻也來一個,兩個!」

蘇宇想了想,這個省錢一點。

又考慮了一下,太小的,它們見的多了,不稀罕!

行,我有主意了。

自己造兩個百米直徑的大圓球,大天元果,這麼大的,沒見過吧?

我造出來!

這個便宜一點,不然,就送不出手了!

小毛球倒是不稀罕,天元氣有啥好吃的,吃的多了,它壓根沒興趣!

摳門!

心中腹誹了蘇宇幾句,毛球也懶得再說,繼續躲入意志海舔神文去了,還不如送幾枚神文給我大大,這種天生的最好。

可惜,香香的太摳,肯定捨不得!

……

蘇宇準備去噬神界了!

而星宏,一再叮囑道:「你去了,小心點,這兩位不好惹!無牽無掛的,孑然一身,說吃就吃了你!」

蘇宇都被說的有點怕!

可是,該見面還得見面,沒這兩位,有些事不好辦不說,這兩位幾次幫忙,自己還拐走了它們的娃,這不去見一下也不合適!

「大人放心吧!」

蘇宇只能這麼安慰自己,很快又道:「大人,我城主令一動,你就得來救命啊!」

星宏無語,真在裡面被吃了,我也很難救你!

他將噬神界入口告訴了蘇宇,也不再多說。

問題大概不大,那倆毛球真要吃蘇宇,早就來吃了,還用等到現在?

豆包和文王關係不一般,蘇宇也算是文王嫡傳,這點面子應該還是會給的。

而蘇宇也顧不得多想了,很快,挪移星宏古城消失在了原地。

古城被他迅速挪移了七八個地方,眨眼間蘇宇出了古城,而星宏,繼續帶著古城挪移,片刻后,一些盯梢的人,失去了蘇宇的行蹤!

不少人猜測,是不是和人族之前的拜訪有關?

人族是不是又和蘇宇密謀什麼?

此時此刻,蘇宇的一舉一動,都在被諸天關注。

而蘇宇,已經迅速踏入噬神界的地盤。

沒多久,他到了噬神古界所在的入口位置,聲音以特殊的頻率傳盪開。

「噬神半皇,晚輩蘇宇求見!」

「大大,我回家了!」

小毛球也跟著喊了一聲。

……

噬神古界中。

一棵巨大的天元果樹上,豆包打著鼾,忽然睜眼,眼神有些茫然,很快,擠了擠身旁的母球,問道:「是不是有人喊咱們?」

「有嗎?」

母球也打著瞌睡,前些天才打了一架,它們都累了。

兩球說著,對外一看,豆包鼻子抽動,「有點香,好像還有咱家小傢伙的味道,那個人族來了!」

「哦哦!」

兩球對視一眼,鼻子都抽動了一下,隔空都能聞到香,好想吃!

片刻后,豆包開啟了一條通道,看到了對面的蘇宇,和他頭頂上的小毛球!

小毛球激動地飛了過來,豆包也激動地迎了上去……擦肩而過,一瞬間,豆包出現在了蘇宇頭頂了,聞著,陶醉著,好香啊!

毛球一臉沮喪,很快,又喜笑顏開地朝母球飛去……母球也是喜笑顏開地迎來……擦肩而過,瞬間落在蘇宇頭頂上,和豆包一起聞著!

好香啊!

陶醉!

而這一刻,蘇宇汗液滴答滴答地往外流。

我去!

這倆娃都不要了,這歡迎儀式,讓我有些猝不及防啊!

前方,毛球一臉的悲傷!

大大和麻麻都不要我了!

太悲傷了!

下一刻,毛球沮喪地飛了回來,強行插足兩口子中間,也蹲在了蘇宇腦袋上,鼻子抽抽,也聞著味道,陶醉道:「一家人都聞著,好像更香了呢!」

這就跟吃飯一樣,人多才香!

毛球忽然覺得,香香的比平時更香了呢!

蘇宇那個汗啊……滴答滴答地流,毛球這不靠譜的,我居然信了它的邪,說好的自爆呢?

你是不是都給忘了?

這一刻,蘇宇如同木頭人,動都不敢動,生怕惹惱了這一家!

可怕的一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4章 人多才香!(求訂閱)

6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