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天命之孫!(求訂閱)

第610章 天命之孫!(求訂閱)

「爸!」

蘇宇心累,我滿懷激動地回來了,你這當爹的太不靠譜了吧!

居然還讓我重來一次!

蘇龍一臉無奈,滿心悲哀,完了!

「混蛋玩意!你爹我……沒臉見人了!」

一聲嘆息,「昨晚我還和你陳叔說,我兒子回來了,大夏府熱鬧的跟過年似的,你倒好……你回來了,連個屁都沒放!」

關鍵是,之前還跟兄弟們吹噓了一陣。

我兒子回來,那一定是風光八面的!

哪知道,說回來就回來了,連個小兵都沒帶的。

出門在外,混的再好,光說沒用,咱實在人,就講點靠譜的,實在的,實力多強沒用,我看不出來,我要看人多!

蘇宇翻白眼,「要人是吧?行,回頭我整個幾十萬人來!」

「幾十萬?」

蘇龍吸氣,「多了吧!」

蘇宇無語,「那就幾萬?」

「也不用……咳咳,那個……你和府主大人熟嗎?熟的話,那個……讓府主來咱家吃頓飯?」

他說的府主,不是現在的夏虎尤,也不是夏侯爺,蘇龍說的府主只有一個,夏龍武。

那是鎮魔軍之前的將主!

也是蘇龍的頂級上司,最佩服的強者,打小蘇宇就聽老爹在念叨,這一念叨,都十多年了。

蘇龍很久之前就想加入龍武衛,可惜實力不夠,也沒能入成。

蘇宇和夏龍武接觸過幾次,說很熟算不上,可還算可以。

此刻一聽老爹的話,不由道:「爸,夏府主沒回來,起碼得一兩天之後了,要不我請大夏王來咱家吃飯?」

「大夏王?」

蘇龍先是大喜,接著,微微一滯,乾巴巴道:「算了吧,大夏王……好多年沒出現了,來了,大家也以為是假的。」

「……」

蘇宇無語!

合著非要大家都認識才行?

是,夏龍武大家都認識,經常直播砍頭的存在,關鍵在於,大夏王才是開府之主好吧!

服了!

父子倆絮叨幾句,蘇龍很快也放下了這事,笑呵呵道:「你小子怎麼說回來就回來了?不是說,很危險嗎?還有,你就一個人回來,也不怕出事?」

「沒事。」

蘇宇笑道:「不是一個人,之前人境那邊,和大秦王他們一起來的,大周王他們送我到了人境,大夏王陪我一起來的大夏府!」

聽著一個個傳說中的至強者,蘇龍吐氣道:「你小子,算是真發達了!出人頭地了!這些大人物,以前都是傳說中的存在,都是書上的記載,哪想到,現在都被你遇到了。」

蘇宇笑呵呵道:「那是!還有那個大元王,跟我較勁,被我罵了一頓!要不是大秦王他們在,我就揍他了!打不死他!」

「這話說的!」

蘇龍勸誡道:「出門在外,多個朋友多條路!你現在實力是厲害了,也不能這麼狂!人狂必有天收!你就算看他不痛快,也得當面喊爹,背地裡下黑手……」

蘇龍又道:「別在乎什麼臉面,咱們又不是什麼大戶人家,臉還能比命值錢?忘了小時候你爸我跟你說的了,當面要軟,背後要狠……你爹我最難的時候,被好幾個萬族強者圍殺,跪下來求饒,反手一刀就砍了三四個……」

「咳咳!」

蘇宇輕咳一聲道:「爸,這些話跟我說說就行了,可別被外人知道了!」

「還有,你說的萬族強者,都是那些千鈞萬石……我一口氣吹死一大堆……」

蘇龍不快道:「你懂什麼!道理都是一樣的!你真以為你老子什麼都不懂?你厲害,你牛,那我問你,你這麼厲害,你回人境,還小心翼翼的幹嘛?」

還不是不夠厲害?

「你能一個人打遍諸天無敵手?」

「不行的話,你就低調點,踏實點,別狂!」

蘇龍又道:「在戰場上,囂張的死的最快!我以前跟你說過吧?戰場上,那些衣服鮮亮的將領最先死!你倒好,現在出門就是白袍,不打你打誰?」

「大軍搏殺,先留三分力,一開始殺的最猛的,殺人未必最多,但是死的最快,三兩下就把底子交代出去了,砍了三五個,就被人圍殺了!殺敵,也有方法的,鈍刀子割肉,一個個殺,這邊殺一個,那邊殺一個,殺的不知不覺的,就把人殺完了!」

蘇龍嘆道:「你啊,你在諸天和各族大戰的事,我聽人說過了!你打的不行!逮著仙族一個勁地殺幹嘛?殺太多了,仙族不得恨死你?你得逮著神魔仙龍都殺點,殺的平均點!人家神族想對付你,一想,仙族也被殺了這麼多,那得仙族出力……仙族想對付你,一想,魔族得先出力,我們才能出力……」

「你這蠢娃子,逮著仙族的殺,仙族不站出來,也得站出來!人家不要臉的?人家要臉,能放過你?你看,現在神族、魔族都隱了,就仙族肯定不會跟你善罷甘休的!」

蘇龍絮絮叨叨的,蘇宇默默聽著,笑了笑,點頭道:「老爹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嘛……有時候,得把一些人殺怕了!不然,都死的少,都不怕。」

「也是,具體的還得看戰爭形勢。」

蘇龍點點頭,「吃了嗎?」

「沒呢。」

「那我給你做飯去!」

蘇龍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想吃什麼?可惜,這地方太大,去廚房都要跑一會,麻煩!我還是喜歡咱們南元那小屋子,可惜之前回去,南元都成黑洞了!」

蘇宇跟著老爹,笑道:「不是說在重建了嗎?」

「嗯,不過重建了,也不是那個味道!算了,屋子不重要,重要的是人,隔壁鄰居的,也不知道死了多少?」

蘇龍搖頭,「希望沒死幾個,這都幾十年老熟人了,少了誰都不自在。」

蘇宇笑道:「大概沒什麼大事,上次大戰我也去了,老街坊都走了,後來大夏府也做了安頓,我覺得沒啥事。」

「那最好不過,我倒是想去看看他們,可是我在這……最好也別亂走,免得出亂子,惹麻煩,現在諸天萬族,盯著你老子的人不少……」

說著,側頭看向蘇宇道:「他們抽我的血,真能對付你?」

「對付不了。」

蘇宇笑道:「就是能追蹤我,一旦被追蹤到了行蹤,私底下干點什麼不方便,可能會被他們弄什麼陷阱給圍殺了!」

「那得小心了!」

蘇龍還是很警惕的,說話間,帶著蘇宇到了新廚房,廚房很大。

裡面也沒人,此刻也不是飯點。

蘇龍也不放心別人和自己一起住,家裡除了他,只有外圍有不少強者盯著,裡面除非來了朋友,不然就他自己在。

吃食,倒是齊全。

蘇龍圍裙一兜,菜刀一拿,一下子就讓蘇宇彷彿回到了從前。

可惜,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蘇龍開始切菜,洗菜,喊著:「幫我干點活……」

蘇宇笑了笑,抱著胳膊在一旁看著,卻是不幫忙,以前就這樣,老爹幹活喊幫忙,蘇宇是不幫忙的,大不了在一邊加油幾聲!

果然,蘇龍也習慣了,低罵幾聲,很快,自顧自地幹了起來,一邊干著,一邊問道:「咱家附近有人嗎?」

「有,三個日月,大夏府日月都沒幾個了,還算下血本了!」

蘇宇笑道:「不過關鍵還是無敵境的存在,沒有無敵保護,日月也沒用。」

「小子,那你說,你爹現在是不是你累贅了?」

「不算吧?」

蘇宇笑道:「就是弱了點,累贅倒也算不上,放心,我記得你的話,有人綁架了我爹,我不用管,大刀砍死他,老爹能活就活,活不了……我給你風光大葬!」

「你這玩意,光記著這些呢?」

蘇龍笑罵一聲,又道:「也是,記著就行!咱們在戰場上廝混這麼多年,別的不說,經驗還是有的,你袍澤被人圍殺,圍點打援的時候,甭管袍澤了,先他么殺了敵人再說,殺光了敵人,自然就解圍了,殺不光,那就大家一起死!」

蘇宇點頭。

蘇龍又道:「就是有些可惜,你小子沒去參軍,不然,你在戰場上廝混幾年,什麼都懂了!不過也好,你真要去參軍了,也不一定有現在!」

蘇宇笑道:「老爸,文明學府學的可未必比戰場上少,戰場上更多的還是直來直往,倒是學府中,爾虞我詐更多點,其實還是有很多東西可以學的!」

蘇龍點點頭,「也是,文化人幹壞事更壞,更黑,更絕!」

這是誇呢?還是罵呢?

蘇宇不知道!

可能是誇讚吧?

算了,就當誇讚了。

蘇龍不管這些,一邊做菜,一邊道:「小子,我跟你說點事,沒人能聽到吧?」

蘇宇微微一動,迅速查看了一下母球,在睡覺?

不管了,先製造點隔音屏障再說。

又給小毛球套了一個,蘇宇這才道:「老爸,啥事?」

說著,蘇宇鬼鬼祟祟道:「是不是有什麼大秘密要告訴我,我其實是個武二代?」

蘇龍翻白眼!

「武二代?千鈞的兒子算武二代嗎?」

「不是?」

蘇宇疑惑,「我還以為你是隱藏的絕世高手呢!那既然不是……你要告訴我,我媽其實沒死,是絕世強者?不會是時光師吧?」

「啥?」

蘇龍一臉詫異,「什麼師?」

「你不知道?」

蘇宇摸著下巴,很快,腦補了一下,迅速道:「爸,你可能不知道,我媽是上古絕世強者!」

「扯淡!」

蘇龍沒好氣道:「絕世你媽!」

「……」

蘇宇無語,你在罵我?

還是說實話,我媽的確是絕世強者?

蘇龍罵了一聲,這才咳嗽一聲道:「少扯淡!你媽就是普通人,弱小的普通人,練武都難,不然也不會為了生你就大出血死了!真要是強者,也看不上你爹,你爹和你媽成親的時候,千鈞都不是!你見過絕世強者嫁給開元的?」

想了想,蘇宇搖頭,「也是,除非老爸你也是強者,不然,晚上睡著了,呼吸一下,把你吹死了!」

「……」

這話才扎心!

蘇宇一聽不是這些八卦,有些無趣道:「那還有什麼好說的,難道老爹你準備給我找個后媽?」

「少扯!」

蘇龍齜牙道:「我是想問你,你小子現在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

「什麼?」

蘇龍神秘兮兮道:「有沒有頭疼腦熱什麼的,你小時候不是天天做噩夢嗎?現在好了沒?」

「好了……」

「那就好!」

蘇龍鬆了口氣,「你小時候,一直做噩夢,把你老子我嚇得……後來不是沒辦法了嗎?找人也找不到,想來想去,我倒是聽說南元藏了個大人物,葉霸天府長的弟子,就被發配到了南元……打聽了一圈,才知道是那個柳文彥,你爹我送了幾瓶好酒,才把你塞了過去……」

「果然,你跟他學點東西,後來就好多了,我就知道,你是文化人,遲早出人頭地!幸好沒讓你走武夫的路子。」

蘇宇愣了一下,啥意思?

給老柳送禮,我倒是知道。

可是,我爹這意思,他知道葉霸天?

知道柳文彥?

蘇龍見他迷茫,嘿嘿笑道:「幹嘛!小子,你真當你爹是傻子?隨便什麼人,就把你送去跟人家學文化去了?這年頭,欺名盜世的多了!葉霸天……我在軍中打了10年仗,我能不知道他?雖然人家死了幾十年了,我也聽說過!在軍中服役,我能不知道文明師?」

蘇龍嗤之以鼻,「懶得告訴你小子而已,免得你小子知道的多了,心思就多了!我可是知道的,這些書生,都講什麼赤子之心……反正就這些玩意吧,免得把你帶坑裡,懶得跟你多說這些。」

「不是……爸,你到底想說什麼啊?」

蘇宇此刻有些疑惑和意外,合著,我入中等學府,跟著柳文彥學文化課,不是意外,也不是其他,而是老爹特意弄的。

他知道柳文彥!

蘇龍一邊做菜,一邊齜牙笑道:「想說啥?說個屁!其實也沒啥好說的,就是讓你心裡有個數!」

「什麼數?」

蘇宇疑惑,蘇龍小聲道:「你腦袋裡面那個金書的事!」

蘇宇雷霆滾滾!

五雷轟頂!

我去!

我爹知道?

蘇龍見他驚的臉色都白了,一臉嫌棄道:「就你這樣,還一方大人物?他么的,還沒我鎮定!怕什麼,你老子知道了十多年,不也沒人知道?」

此刻,蘇宇是真的震動,意外,震撼,口乾舌燥道:「爸,你知道?」

「廢話!」

蘇龍沒好氣道:「我能不知道嗎?就是我乾的……咳咳,反正那段時間也嚇壞我了,我又不敢說!你也知道,你爹我好歹在軍中干過一些年,多少知道一些事,一看就是至寶,我他么也怕,怕你被人切開了腦袋……」

蘇龍也是唏噓,「那時候,你天天做噩夢,嚇死我了,我看你腦袋都充血了,眼睛一天到晚不敢合上,也嚇得夠嗆!又怕你被人弄死了,又怕你自己把自己弄死了!沒辦法了,我想著那玩意是書本的樣子,大概和文明師有關……就給你看書,給你想辦法,找個文明師,看看能不能用文氣壓一壓!」

「別說,給你看了一下書,你小子倒是好多了!」

「你說你夢到了有妖怪殺你……我就給你看萬族圖冊,給你看那些妖魔鬼怪,看多了,自然就不怕了!」

蘇宇張大了嘴巴,半晌才道:「怪不得小時候家裡好多這樣的書,我還以為是你從軍中帶回來的。」

蘇龍撇嘴,「你爹我一個大老粗,帶什麼書回來!小時候你爹天天跟你說,今天砍死這個,明天砍死那個,給你看夏府主砍人頭……看多了,你看,你不就不怕了嗎?」

「……」

蘇宇再次無語,合著,我小時候聽的故事,看到的砍頭直播,都是你故意放給我看的?

「不是,老爸,到底什麼情況?」

蘇宇是真的疑惑,啥情況?

這金色圖冊,我爹知道!

可我老爹,好像真的不強!

蘇龍笑呵呵道:「什麼什麼情況!天降至寶,我兒子有緣,那就能得寶!這故事,我聽的多了,閉著眼都知道是機緣來了!」

「不是,老爸,你詳細說說,啥情況?」

蘇龍嘿嘿笑道:「沒啥,你小時候,就6歲那年,那時候,你爹我沒錢了,帶著你這傢伙,工作都不好找,沒辦法,尋思著找個地方弄點錢,星落山不是說有不少土匪嗎?我尋思著,去弄死幾個土匪,不但能掙點,還能領點賞錢……」

按照蘇龍的說法,那一天,陰雨連綿,他大半夜的跑到了星落山,想守株待兔,乾死幾個土匪領賞錢。

結果,那天晚上,星落山那是雷霆四起!

嚇得土匪都不敢出門了,蘇龍守了大半夜,鬼影子都沒看到一個,沒辦法,想走了,明天晚上再來。

結果,忽然一個炸雷出現,炸的星落山都差點震蕩了。

炸了半天,天上忽然有個光點掉了下來。

蘇龍想到了星落山的傳說,此山,就是昔年大星墜毀,形成的山脈,他以為是傳說中的星辰碎片,那是鉚足了勁,拼了老命,在那光點掉下來的時候,找到了地方……

「所以,那本書,你撿來的?」

蘇宇獃滯中,時光冊,是撿來的?

不是我撿來的!

是我爹撿來的!

蘇龍笑嘿嘿道:「對,撿的!我一看……我去,是一本書!我還以為是武功秘籍,你知道的,在諸天戰場,殺人其實也有獎勵的!我尋思著,難道是強者大戰,誰被殺了,所以天地在人境也給了獎勵?我一激動,急忙跑了回來……結果到家一看,死活打不開這書!」

蘇龍沮喪,有些無奈。

「那玩意,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啥,連個字都沒,我弄了好幾天,就是打不開,都想找個地方賣了算了,又怕惹出事端……」

蘇龍嘆息一聲,「結果……我放在家藏著,你這小子倒好,等我第二天出門了,再回來,你這混蛋玩意,不知道怎麼就給翻出來了,還被那金邊切割的渾身都是血,嚇死老子了!」

蘇宇瞠目結舌,「我不記得了!」

「你記得啥?」

蘇龍沒好氣道:「你差點都流血流死了,還記得什麼?那次之後,發燒了好幾天,後來就天天做噩夢,你哪還記得!你不記得,我可是記得,那玩意,不知道是不是被你滴血認主了,就嗖地一下,鑽進你腦袋裡了,嚇死老子了,又不敢對外說,想都不敢想……盯了你好幾年,見你沒啥事,我才放心了!」

蘇龍唏噓道:「後來,我看對你也沒啥影響,就做噩夢,就找了柳文彥帶你讀書學習……別說,你從那以後,就好多了!我尋思著,這麼多年也沒啥事,大概就沒事了吧?」

蘇龍看向蘇宇,「可你小子,不聲不響的,這麼厲害了,我就在尋思,不會跟你腦袋裡那玩意有關係吧?」

蘇宇咽了咽口水,「老爸,你說……這玩意是你撿來的,在星落山撿來的?」

「是啊!」

蘇龍感慨道:「星落山……星落之地,果然,那地方還是有寶貝的!」

蘇宇一時間也是心情複雜到了極致!

星落山,居然落下了時光冊!

自己腦袋中,是時光冊吧?

那這麼說,可能是當年,時光師和人大戰,被人擊殺了,丟下了時光冊?

還是因為別的?

還是其他原因?

還有,那個時間段,好像劉洪也得到了機緣,是巧合,還是必然?

蘇宇陷入了沉思中,許久,忍不住道:「老爸,這麼說,你是有大機緣,大氣運的啊,這都能撿到!」

蘇龍傲然點頭。

蘇宇遲疑道:「那你怎麼這麼弱?」

「……」

蘇龍勃然大怒,「你知道個屁!你爹我,要不是有能耐,能有你今天?你爹沒本事,我那些小弟,陳龍他們,能混的那麼好?當年鎮魔軍小兵多了,你看看你爹帶出來的這些弟兄,山海凌雲的一堆!都是我帶出來的,知道什麼玩意!」

蘇宇微微一愣。

是啊!

自己老爹那一隊人,好像是出了好幾個天才。

對於整個諸天戰場而言,小小的一隊,出現一位山海,就已經很不正常了,當然,這一點沒人去在意,因為山海太多。

蘇龍嘆道:「還是為了你這小子,老子不得不退伍回來了,不然,老子肯定比陳龍強,少說現在也是個日月將軍!」

蘇宇聽著老爹絮叨,沉聲道:「爸,這麼說……星落山真的有問題?」

哪裡不掉,掉到了星落山?

「是啊!」

蘇龍也點頭道:「那地方……其實邪門的很!你不是把書給吃了嗎?我後來看你病了,就想著,那邊有沒有辦法解決……又去了幾趟,那地方,我告訴你,真的邪門!」

「怎麼邪門了?」

蘇宇還真沒在意到這些,他去過星落山幾次的,還在那殺過人呢!

「平時沒什麼,你下雨去就知道了,打雷聲大的厲害……」

「那不是很正常嗎?」

「怎麼就正常了?」

蘇龍搖頭,「一點都不正常!乾打雷,不怎麼下雨,關鍵是,你趴在地上聽,雷聲比地面上聽更大!」

蘇宇遲疑道:「不對嗎?地上聽聲音,不是更大嗎?」

「蠢貨!」

蘇龍罵道:「你上過戰場沒有?趴地上聽的是震動聲,比如敵軍是騎兵,你趴在地上聽,聲音肯定大,那是震動地面的聲音,你要是空騎兵,你趴在地上聽,你能聽到翅膀扇動聲?」

是嗎?

蘇宇不確定老爹說的對不對,主要是平常真沒在意,正常人,誰會在意這些啊!

蘇龍又道:「所以啊,我就想,這打雷聲,他可能是從地下傳來的,你別說,你爹我還在星落山挖過地洞……我想著是不是有傳說中的強者遺址?挖了挺深,挺久的,結果挖來挖去,連個毛都沒!」

蘇龍搖頭道:「以前不懂,後來我去南元一看……喲,那遺迹居然是在空中的,還在什麼空間夾縫中,我就想啊,你說,星落山是不是有什麼遺迹?」

蘇宇愣了一下,我當初造假,在星落山騙過人,說那裡有遺迹的!

結果,不少人去找,其實什麼也沒找到,只有天羿教主的寶藏,被蘇宇給挖了。

現在老爹告訴自己,那地方,可能真的有遺迹。

「老爸,你說認真的?」

「廢話,當然認真的!」

蘇龍開始下鍋炒菜,炒的滋滋作響,一邊炒菜,一邊說道:「你先別說那些沒用的,你小子,發現了那金書沒有?」

「發現了!」

「你實力變強,跟這玩意有關係嗎?」

「有!」

「那就對了!」

蘇龍咧嘴笑道:「肯定是好東西,我就知道!我懷疑啊,這東西,不可能平白無故地落到了星落山,要是強者殺人弄出來的,強者怎麼不來找?我想著,可能是沖著什麼東西來的,打個比方啊,星落山有遺迹,這金書,是不是想回遺迹?都說寶物有靈,落葉歸根……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蘇宇再次怔神,說的有點道理啊!

所以說,時光冊,可能是落葉歸根來的!

「時光師死了,星落山有時光師的遺迹,所以,時光冊落葉歸根,回到了星落山,結果被我爹給截胡了!」

蘇宇心中想著,時光冊……若是自己腦袋中真的是時光冊,強大無比,那可能是穿梭空間的時候,耗空了力量?

所以,後來需要自己用萬物精血去補充力量,才能漸漸復甦?

如此一想,倒是有幾分道理了。

「時光師也許一直活著……在網格之上,和人廝殺,比如劉洪那道規則的主人……雙方火拚,殺的兩敗俱傷,都給掛了!」

「我拿到了時光師的傳承,而劉洪,得了時光師敵人的傳承?」

「有這個可能!」

蘇宇心中不斷想著,腦補著,此刻,他作出了一系列的推斷,可能性還是有的。

或者說……時光師和那條規則的主人,是同一人。

但是被人殺了!

劉洪得到了一些機緣,自己也得到了一些機緣,合體,才是時光師的全部機緣?

之所以判斷時光師被殺了,因為時光冊這種至寶,蘇宇覺得,人不死,不會丟的。

可時光師,不是說,上古時期,就消失不見了嗎?

而直到此刻,蘇宇才知道,自己最大的機緣,不是來自別人,而是自己老爹?

我的天!

蘇宇不敢相信!

他之前腦補了很多,甚至想著,自己老媽是不是假死脫身,是不是絕世強者……結果證明,扯淡,絕世強者絕對看不上我爹!

他還想著,我家祖上是不是很厲害……也被證明是扯淡,他祖上就是農民!

我是啃老,但是啃的不是祖上,而是我這弱小的爹?

一口氣能吹死的爹?

「爸啊,那你豈不是錯過了天大的機緣!」

蘇龍嗤之以鼻,「廢話,你小子拿到了,那也是我的,我打你,你敢還手嗎?」

啪地一聲,一鍋鏟子朝蘇宇腦袋拍來,還帶著一些油漬。

蘇宇無語!

蘇龍嘿嘿笑道:「小子,這才叫機緣!你在外面打生打死,我什麼都不用干,等著你風光就行,你風光了,你爹我,那就是機緣纏身,甩都甩不掉!」

說著,蘇龍又道:「這事吧,你爹我藏在心裡,一直也沒敢說,沒敢想!今天跟你說了,你們強者不是可以改變記憶嗎?你給我消掉這個記憶,也能讓我睡個安穩覺,免得一天到晚都不敢想,見到了強者,都怕被人看穿了我想啥。」

蘇宇微微凝眉,「篡改記憶很麻煩的……」

「那也比心裡藏著事強,能不能幹?不能就別找理由!」

蘇宇無語,點頭,「能倒是能,但是不是消除,只是封印一部分記憶,平時不會想起來,不提及這些,很難回想起來,就是記憶忘卻。」

「那也行,你小子別跟我提就行,除了你,也沒人知道這事。」

蘇宇想了想,點點頭。

心中卻還是震撼中。

時光冊……我爹撿來的,真是活見鬼了!

虧我想著,其中有沒有大陰謀呢!

關鍵是,還真被我融合了!

正常情況下,不至於啊!

除非各種機緣巧合到了極致,比如說,時光冊徹底沒了主人,力量消耗到了極致,已經沉眠,蘇宇的血液和意志海,契合時光師……

種種巧合之下,時光師因為吸收了他的血液,被他融合了。

可這些條件都達成了,自己也算是天命之子了吧?

自己老爹……也算是?

那自己算是天命之孫,老爹才是天命之子?

蘇宇恍恍惚惚,也不多說,幫老爹封印一下記憶,這個陳永都能做,蘇宇如今實力強大,自然也會,只是封印而已,又不是徹底篡改,更簡單一些。

……

片刻后。

蘇龍繼續炒菜,有些疑惑道:「我想跟你說什麼來著,怎麼忘了?這心裡一直惦記著點事,見到了你,居然給忘了!」

蘇宇齜牙笑道:「你想給我找后媽了?」

「扯淡!」

「那就是欠了誰的錢,忘了還了!」

「有嗎?」

蘇龍一臉茫然,沒有吧。

見了兒子,的確想說點什麼,可惜,一眨眼就給忘了,算了算了,不想了,忘了就忘了吧!

而蘇宇,則是沉思了起來。

星落山!

此地,不會真有一處遺迹吧?

可是,星落山有無敵路過,大明王、大夏王他們都去過,也沒發現,難道說,這些人實力不夠,無法發現?

那母球這位合道去,可否發現?

也不對,合道,這個潮汐之變,人族沒有,前幾個應該還是有的。

那……時光冊?

蘇宇心中想著,看樣子,自己得抽空去一下星落山看看了!

若是真有時光師的遺迹……那就發財了!

這麼強大的存在,好東西應該無數吧?

「也難說……也許只是個空殼子,比如我,打造一柄文明志,就消耗了大半身家了!」

時光師打造時光冊,也許也耗空了身家了。

不管如何,去看一下還是值得的。

「先等等吧,別鬧出大動靜來了,那就不好了!」

他再次看了還在燒菜的老爹一眼,有些唏噓。

這人的命……真奇怪。

老爹算命好嗎?

不好說!

戰場10年沒死,一幫老弟兄升官發財,兒子打遍諸天……

說好,也挺好的。

關鍵是,老爹自己不強。

「關鍵是,老爹還挺奸詐的!」

蘇宇心中想著,都有些想笑,柳文彥知道不知道,我爹知道他的身份,結果就用幾瓶小酒,把自己塞過去了!

不知道身份,那沒什麼。

知道了,葉霸天的弟子,就被幾百塊一瓶的酒給打發了……太沒面子了!

正常情況下,一位文明師收徒,別說幾百塊,幾百萬,你都難塞進去!

「時光冊,若是我爹給我的,那倒是沒什麼了。」

蘇宇心中想著,他就怕,是哪位大人物,強行塞給自己的。

現在看來……這個可能還沒徹底排除,但是,若是真能在星落山找到時光師遺迹,那人為塞給自己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15年前左右,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可惜諸天萬界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那可能變故是在諸天之上!」

蘇宇心中默默想著,壓下了這些心思,這個距離我還遠,不急著去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0章 天命之孫!(求訂閱)

6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