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府邸封閉,傳送而歸(求訂閱)

第587章 府邸封閉,傳送而歸(求訂閱)

蘇宇回到了星宏古城。

而星宏,也再次恢復原狀,化為石雕,鎮守通道。

後殿中。

劉洪被固定在了原地,動彈不得,看到蘇宇回來,趕快擠眉弄眼,想讓蘇宇放了他。

蘇宇沒搭理他,看向星宏,微微躬身道:「大人,文王有傳承嗎?」

「傳承?」

星宏思考片刻,「有的,但是已經滅絕了,前三潮汐,其實還是出現過的,後來就徹底覆滅了,現在大概率是沒有了。」

說罷,看向劉洪,「你是說他?」

「對。」

「不太好說!」

星宏想了想道:「他若是文王傳承……那也太弱了!」

不太像!

文王的傳承,不可能這麼弱小的。

蘇宇點頭,揮手,放開了劉洪,輕聲道:「老師,編造好了理由了嗎?」

劉洪無語!

這話說的,我都沒辦法接了。

想了想,劉洪迅速道:「我真的是運氣好,在外面撿到的文王令……」

蘇宇平靜道:「你知道文王?我敢說,我現在出去問,很多無敵都不知道文王,你知道?」

蘇宇拿出之前的令牌,「你給我找找看,這上面哪裏寫了文王?老師,你非要逼我把你給弄死,提取你精血?」

劉洪無力,半晌才道:「蘇宇,這也是我自己的機緣,你也是有大機遇的,沒必要奪取我的機緣吧?」

蘇宇平靜道:「機緣寶物什麼的,我不在乎!我不是非要逼你把自己的機緣交給我,我只是想知道,文王……文墓碑……一代府長……五代……這些到底有什麼關聯。而你劉洪知道多少?」

劉洪搖頭,「我不知道。」

一本書冊浮現,蘇宇看向他,「那我就請老師,入我文明志中一遊了!」

「……」

劉洪心悸,他感受到了威脅。

沉默一會,劉洪無力道:「我說!不會全部說,但是可以大體上告訴你一些我知道的東西。有些東西,是我私人的秘密,我不想說,你覺得如何?」

「可以,說說看!」

劉洪無奈,開口道:「其實沒那麼複雜,我實話跟你說吧,我的機緣,在大夏文明學府得到的,撿來的!說了,也許你不信,但是,都是真的!包括我的多神文戰技,文王令,都是在大夏文明學府得到的!我真的知道的不多,我只知道,文王是上古強者,強大無比,後來死了,每一代都會有一位守墓人,一直為他守墓……上一代的守墓人,監守自盜,盜取了文王墓。」

「我拿到的文王令,就是上一代守墓人的。他在大夏文明學府留下了一點東西,我機緣巧合下得到了這些。」

「我去死靈界域,也是和那位留下的東西有關……」

他看向蘇宇,想了想道:「根據我得到的線索和情報,死靈界域中,存在一處文王府邸,有至寶留下,攜帶文王令,可能有機會得到這一切,所以我之前就在謀划,如何進入死靈界域……」

蘇宇平靜道:「就這麼簡單?你在哪得到的寶物?」

「識海秘境。」

劉洪解釋道:「真的,就這麼簡單!」

「那你進死靈界域,你是活人,你不怕死靈?」

劉洪急忙道:「我是半死人,轉換成半死靈,就是為了壓制生氣!再加上文王令,只要不是太倒霉,遭遇了一些死靈君主,問題不大的!」

蘇宇深深看了他一眼,「除此之外呢?」

劉洪無力道:「沒了啊,就這些!對了……上一代守墓人還留下了一些話……」

蘇宇幽幽道:「不要急着說,上一代守墓人,夏辰府長,我在死靈界遇到了,而且現在就在下面,你若是說不出個一二三來,待會,我帶你去對峙!」

「……」

劉洪張大了嘴巴,看向蘇宇,你逗我?

蘇宇冷冷道:「你覺得我在騙你?有必要嗎?我真想對付你,殺了你,吞了你,一切都能掌控,老師,別讓我太失望,不然,在學府中,那一點點情誼,恐怕徹底沒了!」

劉洪這下子,有些無奈了,頭大道:「行行行,我全說,我之前說的都是真的,但是隱瞞了一些東西!死靈界是有文王的一處府邸,但是這處府邸沒什麼寶物,只有一把鑰匙,是開啟星宇府邸文王府的鑰匙!還有……守墓人說,多神文不容於世,在生靈界沒發展前途,有辦法的話,最好離開生靈界!」

「另外,不要去拿文墓碑……拿了必死!文墓碑應該就是學府中,那塊多神文戰技碑,這玩意誰拿誰死!不止如此,凡是在這上面學神文戰技的,都要死!」

「還有,人族這邊,大概率還有一位叛徒,實力很強!」

劉洪聳肩道:「這叛徒,一般時候不會現身的,但是多神文崛起,他必然會出手!這傢伙就是個眼線,專門盯着多神文的!不是焚海王,焚海王只是被人利用了,這是我自己的判斷,之前焚海王出現的時候,我以為就是他,但是後來我判斷,應該不是他!應該還有一位!」

「這個傢伙,應該是在守墓人之後出現的……你可以自己想辦法查查看,因為之前也有一位眼線,可能被幹掉了,守墓人去幹掉的,可能同歸於盡了……你若是說,守墓人就是一代,那大概就是一代殺的!」

劉洪解析了一下,加了一些自己的判斷,繼續道:「守墓人留下的一些隻言片語,都在說,他從墓穴中出來,其實就被盯上了!有人專門盯着他,就在人族,一開始的眼線應該是被他發現了,所以守墓人去殺人了,具體的我不是太清楚,也沒能力去查!」

「後來,守墓人大概就沒回來了,我猜測,他是和那眼線都同歸於盡了,結果,可能還有眼線存在……這就是多神文系這麼多年被人打壓的原因之一!」

「反正,我是不敢說我是多神文系的,我只是說,我學會的是拆分法,不是從神文戰技碑上學的,不然,我肯定有麻煩!」

「不是神文戰技碑上學的神文戰技,問題不大,所以,真正有問題的還是你們這一脈……」

他想到什麼說什麼,而蘇宇,只是默默傾聽。

許久,等他說完了,蘇宇緩緩道:「所以,你其實早就勾勒了神文戰技,但是不願意加入多神文系,就是怕被清算?」

「對!」

劉洪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開口道:「我肯定怕啊,聽那語氣,情況複雜的很!害得我都不想留在生靈界了,我準備去死靈界發展!帶着文王令,找到了文王府邸,取走鑰匙,雖說沒什麼寶物,但是我覺得吧,夠我修鍊了吧?修鍊到了日月無敵什麼的,再去星宇府邸,繼承文王的家底,然後……算了,都被你抓了,沒然後了!」

蘇宇陷入了沉思中。

一旁,星宏也在默默聽着,此刻,插話道:「他說的,未必是假話!文王死於上古覆滅之前,就在上古覆滅前,大概千年不到,文王消失了……」

「消失?」

蘇宇看向他,消失,不是死亡?

星宏解釋道:「到了文王那個地步,一切都是隱秘,你無法探知任何東西!包括隕落,若是真死了,動靜必然極大,可能殺他的,必然也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這樣的存在,規則就是他們制定的,你說,隕落異象你能看到嗎?異象,也是規則,規則,就是他們!」

如今,無敵死亡也好,日月墜毀也好,都是規則的一部分。

而規則,卻是奈何不得制定規則的人,或者能打破規則的人。

到了文王那個地步,他本就是規則制定者之一,真被殺了,也是比他更強的人做的,殺了就殺了,規則波動,瞬間壓制便是。

外界,根本無法去感應什麼。

所以,星宏才用失蹤代替。

「文王失蹤,但是後來據說是死了,於是,那個時代的一些強者,一些文王的傳承,後來不知道發生了點什麼,絕望之下,為文王建了墓,立了碑,從此之後,文王墓就誕生了……後來,上古覆滅,漸漸地,一些東西就成了絕響!」

星宏又道:「文王之死,太過意外,所以有人盯着守墓一系,也正常!這個我之前倒是不太了解,隱約有些耳聞,文王死後,他的傳人和一些好友,為他選了一脈傳承當守墓人,還被人皇冊封了爵位,守文侯!再之後的事,我就不清楚了,大概率是有人暗中盯着這一脈?」

他的確不是太清楚,不是一個體系的,何況那時候,他們已經在這上任了,哪有時間去管這個。

不是一個系統的!

上古時代,一位人王就是一個體系,他們屬於恭王一系,恭王,則是直接對人皇負責。

和文王那一系,沒什麼太多的交集。

就算有交集,他也不清楚,因為文王地位太高,不到侯位,能知道什麼?

也不會有人告訴他們的!

蘇宇微微點頭,看了一眼劉洪,「老師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劉洪無奈,「沒了,反正我只知道,你很危險,危險無比!文墓碑肯定在你手上,我知道聰明人活的短,但是我還是得說……你要不也跑路吧?跟我一起跑死靈界算了!帶着這玩意的,沒一個有好下場的,接觸的都沒好下場!南無疆也好,雲塵也好,也就躲的快,不然早就掛了!五代接觸的多,所以死的快……不單單是因為他要證道……」

「柳文彥、洪譚他們……反正我覺得,都沒什麼好下場!」

「萬界傳聞,拿到這個可以證道皇者……我尋思著,可能就是和文王有關,具體什麼情況我不清楚。」

「我只知道,那東西,現在十有八九在你手上!」

蘇宇沒吭聲。

一旁,星宏忽然道:「你有空可以問問天滅!」

「嗯?」

蘇宇意外,什麼意思?

星宏解釋道:「天滅當年和文王一系的人,關係其實不錯,打造文墓碑的時候,他好像就在現場,就算沒看到情況,他可能也知道點什麼,那時候規矩還沒現在森嚴,那傢伙到處亂跑,我記得他跑了,回來還說過,文墓碑一打造,文王一系算是斷了傳承了……」

蘇宇意外無比。

天滅?

這位和文王一系還有關係?

蘇宇其實不知,天滅第一眼看到他,便看到了那文墓碑,便知道那是什麼,他曾見過的,而這玩意,見過的人很少。

當然,天滅懶得和蘇宇說這些。

有些東西,蘇宇不問,這些老古董都懶得說,有些乾脆就是忘了說,或者不想說。

劉洪的話,沒讓蘇宇解惑。

只是隱約感受到了一些東西,文墓碑,這個感覺沒太大作用的寶物,好像真的不尋常。

多神文被針對,被壓制,被擊殺……其中內情,遠比自己想像的還要複雜!

從一開始,他就進了這個泥潭,如今,早已無法自拔。

他看了一眼劉洪,忽然,將文王令丟給了他,有些意興闌珊,開口道:「你愛去哪去哪吧!你若是覺得是機緣,自己去拿便是!」

「……」

劉洪獃獃地看着他,有些不敢置信。

蘇宇冷冷道:「機緣,與我而言,只是前行路上的一道風景,好看歸好看,未必一定要拿走!你拿到了,那便是你的,除非,對我極其有用!」

「劉老師也許保留了一些什麼,我沒興趣知道,這個時代,哪個天才沒點秘密?我也沒興趣去問!」

「文王也好,武王也罷,劉老師若是能走到那一步,那是你的命!走不到,那也是命!我蘇宇,自然會走自己的道,終究有一天,會掀翻一切,查探清楚一切,和我無關的,我不管!干涉到了我的,對我有恩,那就報恩,對我有仇,那就報仇!」

說到這,蘇宇平靜道:「老師可以進通道了,我不攔你!」

一旁,星宏感慨不已。

大氣!

這才是一方霸主的氣度!

機緣而已!

給你,我不要,哪怕是文王的機緣,我不需要,我蘇宇,只走我自己的路!

星宏感觸萬分,這個時代,真的要誕生一位霸主了!

劉洪獃獃地看着他,一臉的複雜,許久,幽幽道:「你讓星月君主走了,再說這話可以嗎?」

你是不是忘了,你說過的,你讓她攔住我的!

我敢去嗎?

我去,馬上完蛋啊!

蘇宇,你是真忘了,還是假忘了?

我懷疑你是故意的!

小子,心太黑了點吧!

蘇宇一臉淡漠,「那是你的事,和我無關!」

「……」

我他么就知道!

劉洪悲憤欲絕,半晌,頹然道:「我不走,我哪天去尋寶,一定喊上你一起,可以嗎?」

「我不在乎這些寶物……」

「別,我送你的!」

劉洪苦澀道:「你是爺,我求你去的,求你跟我一起尋寶,大頭你的,小頭歸我!」

「我不需要!」

「不,大爺,我送你的,送的,你一定需要的!」

蘇宇沉吟了一會,「你這熱情,我有些招架不住!罷了,有空我陪你去一趟吧,也是,死靈界域太危險了,你一個人,我也不放心,我護送你去吧!」

「……」

一旁,星宏目瞪口呆。

這也行?

卧槽!

對不起,剛剛我心中誇讚的那些話,全部收回來,你不配!

蘇宇這小子,是真的心黑啊。

對,我放你走,你走啊!

你往哪走?

你有能耐,你就走,我大氣吧?

下面一群君主等着你呢!

蘇宇也懶得和劉洪多說,「老師,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劉洪嘆息,佝僂著腰,無限絕望,離開了後殿,找個地方隨便貓著吧,落在蘇宇手上,果然沒好日子過。

他一走,星宏頓時笑道:「你……你也太……」

蘇宇笑道:「他藏着呢,有些話沒說,這時候懶得問他。」

說着,蘇宇笑道:「不用管他,我出去看看,判斷一下局勢,天都黑了,很快就要開始封閉了,大人做好準備吧!」

星宏點點頭,也沒再說什麼。

……

很快,蘇宇以自己的身份騰空而起,懸浮在古城高空中,朝遠處的星宇府邸看去。

此刻,通道全部斷裂。

星宇府邸所在的白玉門,之前好像呼吸一般,微微波動,現在,這門戶好像又不呼吸了,有些呼吸停止的意思。

這是要關閉了!

而看到蘇宇,有人朝他看來,冷笑一聲。

這真的是蘇宇嗎?

到了現在,居然還在裝!

倒也算是個能人了!

有無敵幽幽笑道:「蘇城主,星宏鎮守一直到處訪友,倒是悠閑,這是準備迎接天河城主回歸了?」

蘇宇看向那人,那是一尊冥族強者,蘇宇幽冷地看着他,「你叫什麼名字?報個名,回頭我弄死你,知道怎麼給你寫墓誌銘!」

「呵!」

那人一笑,懶得理會。

和一個假蘇宇,沒什麼好聊的。

再猖狂霸道,也只是假的。

……

人族這邊。

大夏王他們也朝這邊看來,大夏王看了一會,傳音道:「這傢伙,倒是裝的挺像!劉洪這傢伙,還是有點前途的,就是心眼太多,不過也算聰明,一直和多神文系拉開了距離……」

大明王也朝這邊看來,微微凝眉。

感覺和之前稍微有些不太一樣。

偽裝的更真實了嗎?

他想了想道:「老夏,有沒有覺得……這傢伙……氣度變了一些,更從容了!這殺無敵的話語,從他口中說出來,倒是有些霸道的感覺了!」

大夏王也有點這感覺,微微點頭,傳音道:「見慣了這種場面,鍛煉過來了,的確算是人才了!」

這種場合,從容大度,一般人可不行。

劉洪,還是有幾分膽魄的。

……

蘇宇沒管他們,他在觀察,在探查。

附近到底有多少無敵強者?

誰來了三世身,誰本尊親自來了?

若是三世身,全部打爆,若是本尊,擊殺一些,剩下的想辦法打入死靈界域!

很快,蘇宇看向仙族那邊,那邊的無敵很多。

光是他感應到的,起碼有10個了,也許暗中還有不少,仙族,真的財大氣粗啊!

不止無敵,准無敵也有一些。

蘇宇正看着,一尊仙族無敵,大概是發現蘇宇在看仙族,隔空冷漠道:「小子,明日,傳送開啟,不知明日你能否繼續裝下去!」

蘇宇笑了,「我認識你,天宇仙王!你家的小仙女,我還見過一次,很驕傲,後來被打爆了,夏虎尤說是保護他被殺的……凈扯淡,我記得是我打爆的!」

天宇仙王,眼神幽冷。

這語氣,和蘇宇那個討人厭的傢伙,真的沒太大差別。

他懶得和這個冒牌貨多說什麼!

等殺了真蘇宇,這傢伙,自然有人會去收拾!

此刻,那白玉門,又開始微微顫動了,好像要正式封閉了。

而這時候,蘇宇也將目光投射到了那浮空的獵天榜上。

獵天榜!

和分榜不太一樣,蘇宇一眼看到了不同點,有證道榜,倒是古怪,之前沒有,證道榜不是諸天萬寶樓推出的嗎?

而那獵天榜上,還有一些消息呈現。

好在,自己出來之前,把那些分榜銷毀了,否則,還得小心被定位了,星宇府邸的分榜出現在外面,可不是小事。

而隨着白玉門微微顫動,一行字,忽然顯示在了獵天榜上。

「蘇宇進入,擊殺血火!」

那是獵天閣二長老,一直堅持不懈地對外傳送消息,此刻,隨着星宇府邸即將收官,府邸微微顫動,居然把消息給傳送出來了。

當這行字傳出,一瞬間,數十位無敵,看向蘇宇!

一個個眼神幽冷!

這一次,確定了!

好大的膽子,這傢伙到底是誰,居然敢在這麼多無敵眼皮子底下,冒充蘇宇,糊弄他們!

而人族那邊,大夏王他們嘆息。

還是被發現了!

這下子,消息徹底確定了。

獵天閣中,書生懸浮在大殿之空,輕聲道:「這……好像是我閣執法長老傳遞出來的消息,通過獵天面具傳送出來的,和其他消息不太一樣。」

這也是在告訴大家,消息的可信度還是很高的。

獵天閣的執法長老,沒必要傳遞什麼假消息。

而魔族那邊,數位魔王,氣血沖霄,怒吼道:「殺了蘇宇!誰敢阻攔,殺誰!我魔族,和蘇宇不死不休!」

那是血火魔族的,或者是血火魔王的支持者。

血火,居然死在了蘇宇手上。

有無敵遲疑道:「血火會被蘇宇所殺?」

「難說,之前天地波動,那麼多永恆隕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能是重傷之下,被蘇宇趁機殺了!」

這一刻,當着蘇宇的面,這些人開始議論蘇宇了。

沒人把這個蘇宇當真的!

消息,都傳出來了,還裝呢。

有仙族強者,冷冷看向古城這邊,低沉道:「星宏鎮守,蘇宇現在可不在城內,他擊殺了無數強者,他出來,我想,諸位鎮守應該不會為了一個蘇宇和萬族為敵吧?」

星宏不語。

魔族那邊,一尊魔王冷厲道:「蘇宇必須要死!」

「當殺!」

「……」

一個個強者,都在喊著,蘇宇本人卻是笑了,「蘇宇不是在這嗎?諸位,你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這獵天閣傳遞的消息就是真的?笑話!有人冒充我在星宇府邸中殺人,或者乾脆對方撒謊,隨便說一句,你們就信?」

「黃口小兒!」

有人嗤笑,懶得搭理他。

蘇宇一臉無奈,人啊,就是說真話沒人信,看看,我都說了,我是蘇宇,一個都不信!

我也很無奈的!

蘇宇聳聳肩,又對着空中的獵天閣寶殿喊道:「閣主前輩,我聽幾位大人說,你這獵天閣,好像是文王麾下勢力,而文王,又是上古人族,不知閣主前輩,是不是人族?是的話,會幫人族嗎?對了,我聽說,我們多神文系,可能就是文王傳承,算起來,我們和獵天閣是一家的,閣主前輩會幫我的,是嗎?」

……

獵天閣大殿中。

書生看了一眼蘇宇,微微凝眉,許久,平靜道:「我非人族,文王大人,也並未傳下什麼多神文系……」

他沒說其他,也沒說自己和文王無關。

這話,哪怕現在,他也不敢輕易說。

「聽說閣主是上古侯爺!」

蘇宇笑道:「實力應該極強,不知道能不能打死天古!閣主若是打死了天古,有些事,咱們便既往不咎如何?」

「此話何解?」

書生有些意外,看向蘇宇,這個偽冒蘇宇的到底是誰?

知道的東西倒是不少!

膽子,也真的夠大,有那麼一瞬間,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判斷錯了,這就是蘇宇,蘇宇真的沒進去。

蘇宇笑道:「沒什麼何解不何解的,就是想說,閣主前輩把獵天閣弄的一團糟,九次潮汐之變,好像都沒站在人族這邊,這次若是站在我這邊,我就不計較過往的事了。」

「……」

書生輕笑,「我是上古人皇冊封,為上古議會效力,並非家奴,不管你是真蘇宇也好,還是假的,都要明白這個道理,我是監天侯,而非一人之奴。」

「明白了,就是要跟我作對是吧?」

「那倒沒有。」

書生也不在乎他的真假,輕聲道:「獵天閣,並不插手這些事,蘇城主也別誤會!我和鴻蒙,也算是老朋友了,不會偏幫誰,也不會特意針對你。」

「那最好不過了!」

蘇宇笑了一聲。

沒再多說,沒必要多說。

都覺得我是假的,那就是假的好了。

此刻,他也看向白玉門,白玉門的顫動,漸漸結束了。

蘇宇在想,我要是在外面,喊一聲「太山」,老周會有反應嗎?

若是有……那就有趣了。

算了,現在不去嘗試,太危險,老周真要能感應到,殺出來了,在場的,大概都得哭,自己也得哭。

浪花捲起!

潮汐漸漸平息,所有人都知道,這是要封閉了。

那些人,還能傳送出來嗎?

就在此刻,虛空波動,彷彿有空間在動蕩,這下子,有人鬆了口氣,笑道:「還能傳送,我感受到了空間在波動,不出意外,現在裏面應該出現傳送門戶了!」

「等裏面人都進入了,時間一到,就可以傳送出來了!」

「不知道哪些人還活着?」

「人族反正活下了不少!」

「呵,人族……當然能活不少,蘇宇進去了,他能殺人族?這傢伙,倒是膽大,也是狠毒,下面幾層的傢伙,十有八九都是他殺的!」

「……」

遠處,蘇宇心累,再次開口道:「可別什麼都污衊我,第一,那是河圖殺的,河圖來的消息你們都知道!第二,我人在這,跟我有啥關係!」

沒人搭理他!

你閉嘴吧!

誰樂意搭理你!

而人族那邊,一位位無敵,都有些緊張。

大夏王他們這群人,都是強者,人族排名靠前的幾位無敵,除了大秦王、大周王不在,都趕過來了,可是,依舊緊張。

人族這次活下來的要是多,少不得有些麻煩。

而仙族那邊,一些傢伙都蠢蠢欲動了,有他族無敵沉聲道:「可不要誤傷了我族強者,我族可沒招惹誰!」

他們擔心,仙族待會無差別殺戮!

五行族那邊,有無敵低沉道:「等人都傳送出來了再說,我族還有人在其中!」

「我族也是!」

「仙族,你們要殺,等人分開了再說,可別招惹我們!」

「……」

五行族,古犼一族,食鐵族……包括神族魔族,都有人還活着,無差別殺戮可不行,你仙族死完了,那也是你仙族的事!

仙族這邊,無敵們沒回應,而是一個個傳音說着什麼。

「道王,天宇仙王,玄王……你們幾位怎麼說?」

這幾位,都是強者,永恆後期的存在。

當然,道王有些廢了,三身滅了兩身。

此次仙族損失慘重,現在眼看着他族強者要傳送出來了,這些人都不甘心,不甘心他族佔了便宜。

玄王,也是玄無極的先祖,此刻,這尊強者,盤坐在虛空中,淡漠道:「不急,人族這邊來的強者不少,先殺蘇宇,再談其他!先把蘇宇找出來,別給他渾水摸魚的機會,殺了蘇宇,再商量人族的事!人族若是活的太多,想辦法殺一些!」

蘇宇,才是第一位!

其他人,可以暫時放放。

正說着,虛空波動的越來越厲害了,之前斷裂的一些通道,此刻,再次從虛空中呈現了出來。

而星辰海上空的星辰,也明亮了許多,這代表天亮了!

要傳送了!

下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空間波動傳盪而來!

「出來了!」

「還有多少人活着?」

「……」

一群無敵都在看着,虛空中,漸漸有人影呈現,有人已經看到了一些,有強者驚喜道:「那是我族的……」

「神族還有人?還不少!」

「人族果然多,那些好像是人族的……」

此刻,大夏王他們,一個個氣息爆發,守住了東邊通道口,眼神冷厲,但是附近,也有一些強者隱約威逼。

有人冷冷道:「不要亂!先看看還有多少人,然後……找出蘇宇!人族,不要亂來,否則,亂子一起,別怪我們無差別殺戮!」

五行族這些種族強者,也想靠近,但是都有強者威逼而來,喝道:「各族若是和蘇宇無關,自然可以安全離開,不要自誤!」

「……」

古城上空,蘇宇心好累。

幹嘛啊!

我到底得罪多少人了?

一個個的,甭管是不是仙族,都在找我,可我不是就在你們身後嗎?

搞啥呢!

這一刻,他也不說什麼,朝那些通道看去,別說,活下來的比預期的還要多一些,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少。

蘇宇數了一下,四面八方,開啟的通道大概有500個左右。

這麼多的嗎?

蘇宇意外,人族倒是不少,300左右,神族也不少,100多,這麼說,其他各族,也活了接近100了?

我去!

還漏掉了這麼多,這星宇府邸,果然玄乎,自己和河圖掃蕩了兩遍,都沒掃蕩乾淨啊!

而這一刻,虛空中,有強大的無敵,喝道:「所有傳送出來的,不許亂動!停留在原地,否則,格殺勿論!」

暴喝聲響徹天地!

都給我在原地待着!

東邊,被阻攔的那些人族強者,一個個臉色凝重,人族活的真多,現在倒是麻煩了。

這些傢伙,想把蘇宇找出來,可找出了蘇宇……人族難道不管了?

大夏王幾人,都是緊張無比。

還要等大秦王作出決定!

人族這次來了多位高級強者,就是準備好了開戰!

而伴隨着暴喝聲,一道道身影在四面八方,徹底浮現了出來。

大秦王也出來了,依舊保持暗影的樣子,四處一看,也是心驚,來了好多!

再看人族那邊,看到了大夏王他們,倒是有些意外,也來了不少,大概明白了,是老周派來的。

就在此刻,有人喝道:「摩多那,我族血火大人,是否是蘇宇所殺?」

此話一出,所有人看向一個方向,那是摩多那!

摩多那微微有些暈眩,聽到喝問聲,沉默一會,點點頭,「是他殺的!」

「混賬!」

一尊魔王大怒,眼中神光爆發,「所有人不許走,找出蘇宇,否則,全部都得死!」

尤其是人族那邊,這魔王就差直接殺過去了,那邊活下來的太多!

古城上空,蘇宇撣了撣衣擺,找不到自己,人族就是出氣筒了,看樣子,還得我來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7章 府邸封閉,傳送而歸(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