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喊人也沒用!(求訂閱)

第593章 喊人也沒用!(求訂閱)

智王來了!

蘇宇感受到了,迅速開始封閉最後一點入口。

當智王第一個衝進來,他就發現不對勁了,可是……他沒喊,沒說,沒跑。

他其實還有一點點機會,讓外面的人不要進來。

可是沒有!

因為智王瞬間閃過一個念頭,人多,我還有機會,人少……我必死!

是一起進來,殺出去?

還是自己獨自扛著,等死?

這兩個選擇,他瞬間有了決定。

我不想死!

所以,其他人也都進來吧。

很快,他身後,瞬間浮現17尊無敵。

而蘇宇,帶著萬天聖迅速遁逃,朝星月那邊跑去,沒敢留在原地。

轟隆!

一聲巨響,傳開了,通道……被封閉了!

「來了?」

「就他們?」

「挺多的啊!」

「是挺多,現在開殺?」

「當然了!」

「那就殺啊!」

轟!

一瞬間,遮天蔽日的死氣,在這死靈界域的主場,被這些死靈君主發揮到了極致。

河圖、獃獃、星月也紛紛出手。

36座古城,不代表只有36位死靈君主,比如河圖,他麾下有兩位死靈君主,獃獃也是外來戶,還有一些零散的死靈君主,其實不守通道。

算上這獃獃這幾位,此地,足足有44尊死靈君主。

強弱都有!

永恆九段的倒是沒看到,因為河圖沒邀請那些頂級的存在,這片區域,這樣頂級的存在很少。

大戰,幾乎不用任何人去說什麼,瞬間爆發了!

內圍,有人怒罵一聲,「艹!」

罵誰?

不知道!

十有八九不是蘇宇,而是智王。

這蠢貨,坑苦他們了!

智王也沒心思和這些死靈決戰到底,悶不吭聲,迅速朝外殺去,他要離開此地!

他實力最強!

哪怕河圖和獃獃,再加上另外兩尊七段的君主,四大強者聯手圍攻他,他也勉強能擋住,殺的四大死靈不斷倒退!

他得殺出去!

……

外圍。

蘇宇這邊,萬天聖汗液還在流。

可怕!

他都服了蘇宇了,你怎麼弄到這麼多死靈君主的?

好幾十!

關鍵是,現在沒什麼人管他們,他迅速傳音道:「現在走?」

蘇宇眯著眼,傳音道:「不,去通道,星月那邊的通道!這附近,只有那條通道最近,每次只能進入一位君主級強者,一定會有人從那跑!不從那跑,最近的一條通道,距離此地也有上萬里,哪怕無敵,也需要時間過去!而生靈,在這會引起死靈的注意,哪怕一些遠處的死靈君主也會很快趕來……他們跑的遠,就是找死!除非他們也能化為死靈!」

生靈在這,跑不掉的!

不迅速找個通道出去,很快就得完蛋!

你跑?

往哪跑?

不說你不熟悉這,就算熟悉,下一條通道可能有幾萬里,你在這亂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蘇宇說著,又道:「府長,你先去通道那邊守著!你活人氣息太重,容易引起敵意,我在這待著,找個機會多殺幾個!」

「我自己去?」

萬天聖都有些怕!

卧槽,到處都是死靈,到處都是死氣,此刻,他已經開始被腐蝕了,在這戰鬥,活人會越來越弱的!

「沒事!」

蘇宇隨意道:「你先去,不然這些死靈君主殺瘋了,不會管你是誰的,到了那邊,若是有死靈攻擊你,你對外喊幾聲,或者乾脆直接出去把劉洪帶上……」

說著,蘇宇催促道:「府長,速度點!」

萬天聖不再猶豫,迅速離開。

他在這,已經感受到了那些死靈君主的瘋狂,這些君主,真殺瘋了,還在乎你是誰?

都不認識你好吧!

而蘇宇,也徹底逆轉元氣,化為死靈,封印心臟。

很快,他又召喚附近的死靈過來,一位位準無敵死靈,帶著大量死靈趕來,來拜見這位大統領。

「大統領……」

幾位準無敵死靈,看向蘇宇,再看那邊的大戰,數十位君主大戰,死靈的天都快被打塌了!

此刻,這些准無敵統領,也都有些驚懼。

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蘇宇看了看他們身後的那些日月死靈,眼神眯了眯,問道:「可以讓這些忠誠的將士去自爆嗎?」

「可以!」

那幾位統領點頭,當然可以,這些死靈沒多少智慧的,哪怕日月,也沒太多,都是受他們絕對控制的。

「讓他們結隊自爆,擊殺那些生靈!」

說罷,蘇宇又道:「你們幾個,也找機會,圍殺那些生靈!」

「諾!」

此話一出,幾位準無敵統領,迅速帶領大量日月山海死靈朝那邊殺去,膽子都很大,死靈實際上呆板的很,沒太多恐懼心理。

大統領說殺,那自然要殺!

這邊剛說完,轟隆一聲巨響傳來,一尊無敵強者,凄厲慘叫一聲,被數位死靈君主撕裂,肉身瞬間崩潰,血肉四濺!

而那些死靈,也紛紛吞噬那些血肉,很是興奮!

死靈,本就喜歡活人之血。

在古城中,你丟一些活人血出去,很快就有死靈聞味而來,更別說這些君主了,殺的也是無敵境,那血肉,對他們而言,越是死人,越是血液四濺,他們越是興奮!

有無敵君主一把抓住一塊血肉,一口吞下,哈哈大笑道:「星月,河圖,原來你們說的盛宴,在這等著呢!哈哈哈,爽快!」

「這樣的盛宴,本王喜歡!」

的確很歡喜,這盛宴,舒服。

不是一尊,一尊不夠分的,這邊好多,什麼時候,這些君主殺過這麼多生靈無敵了?

沒有的事!

而今日,有了!

大戰爆發,18尊無敵,和對方數量差距太大,二打一都嫌少,有的乾脆被三四位無敵君主圍殺!

而這裡,是死靈主場!

這裡,沒有元氣,只有死氣。

蘇宇在這行動自如,他們可不行,他們現在動用的都是自身儲備的元氣,一旦耗空,哪怕無敵,也只能靠肉身和死靈肉搏!

而死靈,在這卻是實力強悍,大量的死氣蜂擁而來,還在腐蝕這些無敵!

具備主場優勢,還有數量上的優勢,加上悍不畏死……這樣的情況下,隕落,瞬間開始,有了一尊,第二尊就快了!

這就是連鎖反應!

一尊被殺,圍殺他們的死靈君主,很快會去圍殺其他人,越到最後,活人需要面對的死靈就越多!

「蘇宇!」

有強者凄厲嘶吼,「放過我,放過我們!我們錯了,可我們也沒辦法,仙族他們逼我們,我們沒辦法選擇!」

「我們只是小族,弱族,你們人族還沒出界域的時候,仙魔神龍就已經統治了諸天戰場……我們沒辦法,我們界域中甚至有他們的棋子……」

「蘇宇,饒了我們,我們一死,我族就完了……」

「……」

一尊尊無敵,凄厲嘶吼,他們不想死!

他們在本界,都是老祖級的存在。

他們都是種族的靠山!

一旦死了,種族沒了無敵,很快就會湮滅在歷史長河之中!

外圍,蘇宇一臉冷漠。

饒了你們?

開玩笑呢!

別說他現在自己都無法掌控這些死靈,就算真的可以,他也不會放過這些傢伙,他心眼可不大,既然這些傢伙敢出來,敢聽仙族的,敢對自己出手……那自己還會在乎他們的想法?

現在賣慘,遲了!

蘇宇身上黑袍消失,化為尋常死靈,和那些參戰的死靈混到了一起,他爆發力很強大的,在這種場合下,除了智王,其他人被他打中,幾乎都是完蛋的命!

蘇宇迅速靠近一尊被兩位死靈君主圍殺的無敵,衝上去,一拳!

轟!

肉身打爆!

那倆君主奇怪地看向他,蘇宇笑道:「你們吃,我不吃這玩意,稍微收集一點血液就行!」

話落,文明志浮現,稍微收取了一些血液和肉沫。

很快,蘇宇繼續穿梭在附近戰場,不時出拳,不停地有人被打爆了肉身。

而蘇宇,一邊殺戮,一邊看向遠處的智王!

真他么強!

現在圍殺他的不是四大無敵,而是六位,六尊無敵君主,七段四位,剩下兩位都是六段,結果,這麼強的組合,被他打的不斷後退。

兩尊弱一點的死靈君主,更是被他打的死氣溢散,身軀崩裂。

很強!

蘇宇甚至覺得,不比大秦王弱多少。

大秦王當日是和許多無敵交手,可那時候是在星宇府邸,可不是死靈界,而且圍殺大秦王的高段,只有血火和雷霆神王。

「厲害的傢伙!」

蘇宇感慨一聲,這傢伙的實力,就算比大秦王弱,絕對要比血火要強一些。

不愧是第一潮汐的強者!

「想跑?」

蘇宇看了一眼,這傢伙的目標,就是遠處的那條通道,古城通道。

那條通道,在這倒是挺明顯的!

蘇宇沒再管這邊了,這邊30多位君主,圍殺十多位受傷被壓制的無敵,遲早能殺光!

唯獨這個傢伙,有希望逃跑。

蘇宇剛想走,忽然,聽到有人吼道:「蘇宇,救我!我是人族,是人族啊!」

遠處,一位帶著金色面具的強者,凄厲喊著,那是地部部長。

他是人族?

地部部長瞬間震碎了面具,露出了真容,急忙道:「我是人族,是第九潮汐的人族,蘇宇,我是人……」

「你不是人!」

蘇宇隔空看向他,淡漠道:「你哪是人!你若真是人,西閣閣主出手的時候,你就該出手了,現在你是人了?」

人族?

算了吧!

別說不熟,就是熟悉,就是認識,一直到現在都沒站在自己這邊,而且對自己下死手的時候,可沒有絲毫留情,我管你人族不人族的!

地部部長急忙吼道:「不,蘇宇,我是沒辦法,監天侯太強了,我想著找機會再反擊的……蘇宇,真的,別殺我!」

蘇宇遲疑了一下,想了想,朝他飛去,「你別動,君主們我也無法控制,你先靠近我,我帶你出去……」

地部部長急忙應聲,暴吼一聲,吃奶的勁都用出來了。

一刀劈的一尊君主倒退,迅速朝蘇宇靠近,帶著一些遲疑,但是沒辦法了,他此刻只有相信蘇宇會帶他出去。

他迅速靠近蘇宇,距離大概百米。

蘇宇忽然穿梭空間,瞬間抵達,一拳打出!

轟隆一聲!

頭顱爆裂!

文明志呈現,蘇宇面色冷漠,瞬間將他屍體收走,見遠處有君主殺來,笑道:「別急,還有兩次,這些人好啊,能殺三次,三具屍體,我分一個,剩下的你們拿!」

此刻,那兩君主這才釋然,那就這麼分吧!

而剛復生的地部部長,凄厲喊道:「蘇宇,你害我!」

「……」

蘇宇聳聳肩,頭也不回道:「沒害你,我帶你這具肉身回生靈界,放心,我說到做到!」

人族?

呵呵!

蘇宇都懶得搭理的,不說就算了,說了,我多給你幾拳!

這下子,地部部長絕望的吼聲,響徹了天地。

我不甘心啊!

可惜,死靈壓根不在乎,而蘇宇,也不在乎。

死就死了!

搞的我好像沒殺過人族似的。

這時候的蘇宇,目標都在智王身上,他在想,殺了智王,用文明志吞了他,不說文明志會有多強吧,關鍵是,智王這種老古董,第一潮汐之變的人物,絕對知道一些絕密消息!

河圖他們都掛了!

而且記憶不全,很多東西都忘記了,這位,應該都知道吧?

殺了他,要啥有啥!

殺了他,也一定會有獎勵,蘇宇正嫌棄自己的神文不夠強大呢。

若是獎勵多,自己得把所有神文全部晉級日月啊!

很快,蘇宇靠近了那邊戰場。

智王此刻也是渾身是血,肉身有些殘破,卻是一聲不吭,悶頭朝那邊殺!

轟!

蘇宇陡然出手,一拳打出,智王的確強大,哪怕此刻被人圍殺,依舊能抽出手,一掌拍向蘇宇,轟隆一聲,蘇宇倒飛,智王也是肉身震蕩,手掌上破開一個口子!

他眼神冷厲,心中卻是有些駭然!

好強的攻擊力!

在這鬼地方,死靈界域中,他連時光法則之力都有些被壓制,又被幾位君主圍殺,一時間,居然沒辦法避開蘇宇的攻擊!

而蘇宇,再次殺過去,轟隆隆,不斷轟擊他!

想走?

往哪走!

今天,進來的一個別想跑!

我想跑路很久了,可惜一直沒機會,也是嫌棄釣不到大魚,智王就是這一次能釣到的最大的魚了,至於合道……算了,風險太大了!

大到,合道可能有機會殺出去!

……

就在蘇宇和智王戰鬥的時候。

生靈界。

諸天戰場,隨著蘇宇他們離去,不少人看向那邊無人之地,都很好奇和疑惑,現在情況如何了?

那些傢伙殺到死靈界域去了!

而就在他們疑惑的時候,忽然,有一處小界,劇烈動蕩,空中並未出現血雲,也沒血雨,生死間隔,死在了死靈界域,這邊反應不大。

然而,一些小界強者,在本界證道,和本界息息相關。

此刻,被殺之下,雖無異象出現,可那小界卻是劇烈震蕩。

火山爆發,大地龜裂,蒼穹破開,界域動蕩!

聰明人都知道,這一界的主宰……死了!

有人震動!

死了?

這邊剛死一個,那邊,又是一界動蕩,瞬間無數人死去,河流倒灌,山川破碎,蒼穹裂開!

又死了一個!

沒多久,這樣的情況,持續發生!

無數強者在看著,都震動無比!

死靈界域,果然危險無比!

他們遭遇了什麼?

死靈君主嗎?

可智王在,十多位無敵強者,哪怕遭遇10多位死靈君主,也沒什麼吧?

就在這些人震撼中,一聲暴喝,響徹天地!

一根巨大的棍子,轟隆一聲落下!

砰地一聲巨響!

一尊金身被打的徹底粉碎!

一道虛影,遁空便逃。

而那持棍的太古巨猿,齜牙咧嘴,兇殘無比,持棍迅速追擊,暴戾無邊,「多寶,跪下來喊爺爺,不然,今天不打死你,本王決不罷休!」

天滅贏了!

交戰許久,他贏了!

他打爆了多寶將軍的肉身!

而此刻,多寶幽怨聲傳來:「這有點過分啊……這樣,花錢買命,『錄』字重寶給你,買命錢,如何?」

多寶一邊遁逃,一邊喊著。

天滅壓根不在乎這個!

他就要打死他!

什麼寶物,對他有什麼用?

打死多寶這孫子,真以為自己是個封號將軍就了不起了,我天滅,懶得當罷了,否則,有你多寶的事?

就在此刻,遠處,老龜聲音傳盪而來:「多寶,交出『錄』字,天滅可以饒你!」

「老大!」

「聽話!」

天滅雖然不滿,此刻,也只好怒吼道:「快拿出來,否則本王一棒劈死你!」

遠處,多寶迅速丟出一件寶物!

那邊,天淵半皇眼神微動,想要去搶,就在這時候,一根通天巨竹,忽然朝他劈下!

食鐵獸皇總算吃完了那頭龍,看向他,齜牙,憨笑道:「幹嘛啊!」

轟!

天淵半皇避開,虛空被一竹子劈碎,天淵半皇臉色微變。

食鐵獸皇憨憨笑道:「在這待著,別動,動……我就要打你了!」

更遠處,監天侯嘴角溢血,也看向那邊,看向那個「錄」字,輕咳一聲,血液流下,問道:「你要天滅拿這個,是為了對付我?」

老龜一臉淡漠,「沒那意思,蘇宇可能需要,看看能不能有用。」

「咳咳咳……」

監天侯苦笑一聲,「鴻蒙道兄……倒是捨得下血本!」

老龜沒理他。

而遠處,天滅一把抓住那不斷暴動的「錄」字,迅速鎮壓了下來,畢竟只是一個字,而不是整個圖冊。

天滅有些狐疑地收了起來。

也懶得再管多寶,迅速持棒,朝另外一個虛空殺去!

該死的多寶,浪費了老子太多時間!

這一刻,仙界那邊,天古臉色變了。

要出問題了!

多寶一敗陣,其他地方,有了天滅參戰,天滅實力強大無比,很快,一旦產生席捲反應,整個戰場都要出現變化,出現潰敗跡象!

他看向神界,看向魔界!

眼中,火光漸起。

這一次,仙族是出血本了,老古董出了6位,永恆七段出了8位,足足14位永恆高段,這樣的戰力,超乎想象!

可神魔幾族,出來的永恆高段,是沒仙族多的。

不但沒有,還少許多。

否則,35尊石雕,不需要那麼多人去圍殺。

多寶,也是仙族邀請參戰的!

現在天滅解放了,對付天滅,還得出動最少一兩位永恆九段!

仙族的底蘊,難道要全部砸出去?

還有,死靈界域應該出了問題,智王也許要有麻煩……

天古眼神不斷變換!

而此刻,他忽然看向人境那邊,人境那邊,大周王好像看穿了虛空,看向他,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你要出去嗎?

你出去……我就帶人殺過去了!

天古眼神變幻不定!

神族出力其實不少,倒是魔族……出力真的不算太大,魔皇都沒出手,一直龜縮。

「魔族……」

天古眼神冷厲,到了此刻,魔族也不願意出手嗎?

深吸一口氣,天古沉聲道:「風、火、雷三位,還請復甦片刻!」

化仙池中,三尊古老的存在,漸漸開始復甦。

片刻后,三尊強者,氣息有些腐朽,朝天古這邊飛來。

天古臉色不太好看,也給幾人輸入了一些畫面,沉聲道:「去擋住天滅……」

其中一尊古老存在,有些虛弱道:「吾皇……我們狀態並不是太好,一旦久戰不下……我們可能會隕落……倒也不是怕死,只是……這是決戰嗎?」

天滅,他們知道。

不是好惹的!

這三尊強者,都是永恆九段,然而,不是重傷過,就是意志海快要腐朽了!

肉身這東西,強大沒用。

時間過於久遠,除非意志海強大,否則,遲早還是會腐朽隕落的!

天滅很強,一旦久戰不下,他們可能都要死。

天古面色也是凝重,此刻,他也有些憤怒,「神魔不願出動太多強者,這群蠢貨,各有算計……」

其實還有一點,神魔想消耗仙族力量!

仙族太多年沒有參戰了!

神魔人三族,征戰多年,死的無敵不少,唯獨仙族,這些年一直沒參戰,活下來的無敵多,現在仙族出手的最多,神魔篤定,仙族必然會不斷掏人出來!

不出來,你前期付出的一切都要完蛋!

比起人族,各族也想看看,仙族到底還有多少底蘊存在!

而天古,此刻卻是有些騎虎難下了!

仙族,付出的太多了。

死去的也太多了!

這一戰,若是不能拿下,和古城,和人族,都結下了死仇,也許比神魔還要麻煩!

「去吧!」

三尊古老的存在,沒再多說什麼,紛紛飛出仙界,去迎戰天滅!

他們沉眠太久,此刻,氣息不是太穩。

而遠處的天滅,剛要加入一處戰圈,忽然感受到了三股氣息傳盪而來!

眼神微變,又來?

又是仙族的!

仙族的強者還真多!

天滅齜牙,好啊,不打服了你們,你們以為我天滅是好惹的!

「孫子,看棒!」

一聲怒喝,他一棒子朝遠處打去,直接打的虛空塌陷,三尊強悍的存在,瞬間浮現,紛紛出手,眨眼間,四大強者戰成一團!

而就在這一刻,遠處,一聲厲吼傳出!

噗嗤一聲!

大秦王再次一刀劈碎了一尊無敵,血雲匯聚,大秦王看向仙界那邊,冷峻道:「死了多少仙族了?」

仙族,又一尊仙王被劈死!

大秦王看向那邊,看向天古,他想看看,仙族準備死多少!

今日,各方都主殺仙族!

到現在為止,仙王死了有四五個了吧!

加上之前星宇府邸死的,應該超過10個了!

而大秦王他們附近,那些無敵,一個個面色變幻不定。

道王、白髮神王這幾位,唯一的想法就是……撤!

六翼神王是強,然而,也只是和大夏王相當。

大秦王騰出手來,此刻,正在屠他們!

有人看向各界,都有些無奈,各界還有無敵,還有很多,可是,現在各界好像不願意再派無敵征戰了!

這麼下去,難道一直指望仙族?

仙族也不可能一直將強者投入戰場!

這一刻,天古聲音震蕩天地,「太古巨人族,鳳族,靈族……各族合道,都不願出手嗎?」

無聲。

「坐看人族做大?」

「幾次大戰,人族毫髮無傷,各族損失慘重,隕落永恆多不勝數!人族永恆越戰越多,非要等人族做大,再來屠戮諸天嗎?」

「前面九次潮汐之變,隕落多少強者,諸位難道不知?大多死於人族之手!」

「……」

天古也是無力,都不願意出手嗎?

此刻,有人幽幽道:「吾等並非不願出手,天古……你去殺了大周王,吾等必定出手!此言,絕對不虛!」

去殺了大周王!

否則,不出手。

一旦離開,大周王傳送來了,不管人境如何,直接殺入他們的界域,屠殺一族,仙族承擔的起這個責任嗎?

唯有天古去殺了大周王!

這才能打消他們的後顧之憂!

天古眼神變幻不定,片刻后,忽然冷哼一聲,一步踏出仙界。

「希望你們真能考慮清楚!」

這一步踏出,他直接走向東裂谷方向!

他不能再等了!

唯有親自出手,格殺了大周王,讓那些合道沒有了顧慮,這一戰,才能大勝,否則……死傷太過慘重了!

……

東裂谷方向。

大周王心中嘆息,就怕這個!

麻煩!

天古還真來了。

身邊,有人沉聲道:「繞過天古,傳送到仙界,屠殺仙族……」

說的簡單!

大周王懶得理會,仙界和龍界不一樣的,一旦真傳送進入仙界,天古可能會把他們包了餃子!

而就在這一刻,有人淡淡道:「我可是答應了那小子,天古你,出不了手的!」

就在這一刻,正在和監天侯交戰的老龜,也有些無奈,「看來,我還得出點血才行了!」

一瞬間,一個龜殼從他身上分離了出去!

那龜殼,破開了虛空,瞬間化為一頭巨大無比的老龜!

這老龜,眼神黯淡,有些渾濁,瞬間浮現在天古面前。

老龜沒有化為人形,就保持原狀,看向天古,聲音滄桑道:「天古,回去吧!」

天古臉色微變,冷冷道:「鴻蒙,你連道身都拿出來了,不怕道身破滅,徹底隕落!」

老龜嘆道:「沒辦法,我之前自大了,答應了蘇宇,你和監天侯,老朽包了,天古,你也不想隕落在這一世吧?」

天古臉色鐵青!

他看向遠處的監天侯那邊,而監天侯,也是面露異色,看向面前的老龜,開口道:「你真要如此?真鬥起來,我和天古隕落的概率,沒你大!」

老龜笑道:「活的太久了,隨意吧!侯爺不知,我算下來……活了超過20萬年了……久遠吧?人皇一統諸天之前,我就活著……太久遠了,承蒙恭王看重,河圖的事,老朽沒能做到護住他的血脈……這一次,老朽想了想,還是多出點力算了,你和天古若是想戰,分個生死……老朽也不介意!」

監天侯微微變色。

這是真的要博生死嗎?

值得嗎?

一群上古大人物,哪怕在上古,他們也不算無名之輩了,今日要在這分出生死來?

他遲疑了!

是的,遲疑了!

不止他,天古也遲疑了。

兩人真的博生死,擊殺老龜的概率比較大,而他們……必然會重傷,那是肯定的。

在這關頭重傷……接下來怎麼辦?

「鴻蒙,你……」

「不用勸我,真的活的太久了!」

老龜笑道:「你若是想戰,那就全力以赴,若是不想,你和天古就乖乖等著,等待結果!」

監天侯眼神變幻,「蘇宇贏不了的!人族也贏不了的!你比我更清楚!到第九潮汐,人族已經沒了底蘊了,上一個潮汐,幾乎耗空了一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百戰王身上,百戰一死,人族還能度過一個潮汐,已是極限,這一次,沒人會再幫人族!」

百戰王,上一個潮汐的人王。

真正的接近上古人王境界,甚至已經達到了,結果,還是死了!

第九潮汐,人族很強。

還是覆滅了!

監天侯知道,天古知道,老龜也知道,人族……恐怕無力了,底蘊耗空,到了這個潮汐之變,大秦王他們遲遲無法踏入合道,便在於無人再支持了!

一個合道都沒的人境,這在前面九次潮汐,是幾乎不可見的。

老龜平靜道:「人族覆滅,那也是人族的事,我只做我該做的。」

監天侯眼神變幻,「好!你既然堅持,那我和天古便等著你和人族一起覆滅!鴻蒙兄,活了這麼多年,有些事……你還是看不透!」

老龜悠然道:「看透又如何?你倒是看透了,還不是戰戰兢兢,生怕文王復活,來找你算賬!活的難受,未必就比死了強!」

監天侯不語。

有些事,不好說。

而這下子,天古也是面色變幻,再次退回了仙界,面色鐵青,他沒有和老龜一訣生死的心思,這是大忌,一旦交戰,可能會惹出大麻煩!

所以,他退走了!

東裂谷這邊,大周王也暗暗鬆了口氣!

還好!

不過,這老烏龜是真的強,逼迫的兩尊強悍無比的存在,不敢出面搏殺,而今,這諸天萬界,這老烏龜不會是第一人了吧?

……

外界如何鬧騰,蘇宇看不到了。

這時候的他,聯合幾位君主,和智王鬥了半天,雙方都是傷勢慘重。

而智王,也愈發靠近通道了。

可是……他很難離開這地方!

智王知道,再這麼下去,圍殺他的君主會越來越多,因為不斷有無敵隕落,不斷有無敵加入這邊的圍殺,他被拖住了!

眼看著快到通道了,身邊,多了七八位無敵君主。

智王臉色變幻不定!

他有一枚令牌,但是……這令牌拿出來了,也許可以救命,也許會讓自己死的更快!

他一直沒動用,就是擔心出現意外。

他稍微遲疑了一會,咬著牙,不拿出來,我未必能走出此地了!

既然如此……那就拿出來!

下一刻,他拋出令牌,那是一枚帶著仙氣的令牌,仙氣和死氣交雜,這令牌一出,瞬間浮空,顫動不已。

而智王,一滴精血飆射到了令牌之上,聲音宏大,帶著一些期待和恭敬,喃喃有聲道:「不肖子孫,古仙一族後裔雲智,還請先祖降臨!滅殺仙族大敵!」

那令牌震蕩不已,仙氣和死氣沸騰!

……

同一時間。

死靈界域。

那古老存在的巨大宮殿中,一處大殿中,一尊正在閉目修鍊的強大存在,陡然睜眼,看向某處,很快,冷漠道:「來人!」

片刻后,一尊無敵君主進入,躬身道:「大人!」

「東三十區附近,是不是出事了?」

「屬下去問問……」

「不用了!」

這尊強大的存在,站了起來,眼神冷厲,帶著一些漠然之色,看向遠方,「可能是有活人入界了,遭遇了危機,應該是我生前血脈……」

「大人,這……」

「我去去就來!」

這尊強悍的存在,也不多言。

那無敵忍不住道:「大人,不可,那邊是鎮靈將軍坐鎮,之前才爆發了大亂,大人過去,容易引發衝突!」

「鴻蒙?」

這尊強悍的存在,微微凝眉,「這老龜,活的倒是長久!不過……這次他敢攔我,本座也不會對他客氣!」

話落,他已消失!

……

而這時候,蘇宇這邊,其他無敵都快被殺光了!

等智王拋出了那玩意,蘇宇心中一悸。

啥玩意?

此刻,一群君主正在圍殺智王,智王大概率活不到出去的時候了!

可這令牌一出,蘇宇卻是有些心悸。

好像有莫大危機要降臨!

「劫」字神文,也開始跳動。

這什麼情況?

他不懂,其他人也不是太懂,都不知道這個令牌是幹嘛用的。

而就在這一刻,通道那邊,萬天聖身邊卻是多了一人,劉洪知道下方大戰爆發,也非要跑來看看熱鬧。

此刻,他看到了那枚令牌,微微皺眉,想了一會,忽然臉色一變,大喊道:「快跑,那是死靈接引令,接引上古仙族死靈強者,起碼是個侯,不是侯,製作不出這玩意!」

蘇宇臉色劇變!

他么的,還能接引上古仙族死靈?

而智王,則是一臉震驚,看向遠處的劉洪,他怎麼知道!

要知道,這東西,整個仙族知道的也沒幾個!

遠處,劉洪再次吼道:「跑啊!能製作出這玩意的死靈,大概率沒失控,還記著往事,專門留給後裔求救用的,不是尋常死靈!」

尋常死靈,哪怕河圖這樣的,記著往事,但是不會記著情分,他是人族,人族被殺,他卻是沒什麼反應。

這就是死靈!

河圖就算有兒子在這,他都未必會太在意,和蘇宇合作,那是因為他有復生的慾望。

而一尊還存在一些情感,製作了死靈接引令的存在,這樣的死靈,大概率恢復了一些感情。

當然,可能隨著時間流逝,再次恢復死靈天性。

所以智王也是在賭!

賭那尊存在,現在還有感情,否則,真要是無感情的存在,一來,無差別殺戮,他也要倒霉!

隨著劉洪的吶喊,河圖他們也都微微變色。

侯!

上古侯!

這些存在,沒一個弱的,最少都是合道!

死了都是合道!

蘇宇正想說,我們人多,來一尊侯也能打,耳邊忽然傳來河圖的聲音:「跑,死靈無情感,但是有等級壓制,別指望這些君主會和你一起斗一尊侯,活的還行,死的不行,他們對死靈侯,天然就有畏懼感,也沒殺戮之心,指望他們圍殺一尊侯……不可能的!」

蘇宇這才真的變色!

他對死靈的了解,還是少了一點。

此刻,他眼看著智王快不行了,卻是露出了笑容,看樣子,他知道,他賭贏了,蘇宇頓時大怒!

殺了其他人有什麼用?

我就想幹掉這傢伙!

侯?

老龜說,自己不用管這些,可現在……能行嗎?

老龜現在被監天侯牽制了,再來一尊死靈侯,老龜還能擋住?

「那趁著那傢伙來之前,先殺他!」

蘇宇咬牙,殺了再說!

不殺,我不太甘心!

他瘋狂上前,轟殺智王,而智王卻是不斷躲避,冷笑道:「你還不跑,等死?蘇宇,想殺我,你還不行!這是一尊上古仙侯的接引令,他很快會到……」

蘇宇不理他,不是還沒到嗎?

老子的「劫」字神文,還沒跳動到極限呢!

到了極限,我再跑也不遲!

打不死你,也要重傷你,讓你沒機會走通道出去,老子在通道外等你!

……

通道邊。

劉洪見蘇宇還不跑,不由吸氣,這瘋子,殺戮之心太重了,這都不願跑!

他想跑了,急忙喊道:「萬府長,咱們出去吧,出通道,那傢伙很快會到,蘇宇這瘋子,找死呢!」

萬天聖皺眉,沉聲道:「你既然知道,有辦法應對嗎?」

「有個屁……」

劉洪剛罵了一聲,忽然想到了什麼,凝眉道:「也難說……」

說罷,他吸口氣,看向遠處的蘇宇,迅速道:「府長,這孫子最近一直打壓我,我要是出力了,你跟他說,下次見了我,給我磕頭賠罪怎麼樣?」

萬天聖幽幽道:「那你還是祈禱他死了吧!」

「……」

劉洪無語,很快,傳音道:「我未必保證,蘇宇這小子要是跟我撒謊,我也沒辦法……若是他沒撒謊的話……」

說罷,他取出那枚文王令,「這東西,府長你給他,讓他塞到守墓人嘴巴里,要是守墓人不在這,他還是趕快跑吧,若是在……也許有點辦法!」

「守墓人?」

萬天聖也沒時間去想了,迅速朝蘇宇那邊飛去,而蘇宇急忙喝道:「回去……」

萬天聖也不管他,迅速傳音:「劉洪說,東西塞到守墓人嘴裡也許有用,其他的……我先走了,在出口等你,你若是沒把握,趕快上來!」

說罷,迅速將令牌朝蘇宇丟去。

而蘇宇,也急忙退出戰鬥,智王也不管這個,暗暗鬆了口氣。

蘇宇的殺傷力還是很強的!

而蘇宇,一把抓住令牌,馬上知道是文王令,意外無比,這玩意塞給獃獃吃?

有用嗎?

不管了!

他急忙看向那邊還在悶悶地攻擊智王的獃獃,迅速飛回去,一把拉住獃獃,獃獃已經有些失控,哪怕看到蘇宇,也想轟殺他!

「夏辰前輩!」

蘇宇一聲低喝,獃獃微微一怔,蘇宇見他還有些意識,迅速將文王令塞入他嘴中!

而獃獃,木木地把文王令吞了下去……片刻后,身上漸漸溢散出一道道光芒,眼神依舊木然,漸漸地,卻是有些光明呈現!

又過了瞬間,獃獃眼神好像清明了許多,身上的氣息,也漸漸強大了起來!

又過了一會,獃獃眼神徹底恢復了清明,這一刻,他好像活了,但是,依舊死氣環繞!

他好像想起了什麼,好像記起了什麼,看向蘇宇,艱難道:「你……文王令……」

「對!」

蘇宇急忙點頭,指了一下空中的那令牌。

獃獃一看,眼神微變,「侯……死靈侯……」

顯然,他是知道的!

獃獃忽然朝遠處看去,看向遠處的死靈天河,身上氣息越來越強,「你們……殺他……我……去攔截!這是死靈侯……恢複本性的死靈侯……殺完了……迅速離開!」

話落,他嗡地一聲,撕裂了死靈空間。

下一刻,遠處的死靈天河中,傳出一聲怒喝:「大膽,何人膽敢阻攔本座?」

「鎮山!」

一聲低喝,響徹天地,天地之間,一拳轟落,整個死靈天河都在動蕩!

這邊,河圖幾人都看傻了,河圖意外無比,「艹,吃了這玩意,能復生?」

獃獃好像復生了!

河圖後悔無比,「還有嗎?」

他吼著,還有嗎?

我也要吃!

獃獃好像復生了!

實力暴漲,此刻,這一拳下去,河圖覺得,都能比得上自己生前巔峰期了!

「殺了他再說!」

蘇宇暴喝一聲,廢話真多!

先殺人!

而智王,此刻也是驚恐萬分,怎麼會!

那死靈是誰?

吃的是什麼?

為何會突然強大無比,居然去死靈天河中,攔截了一尊死靈侯!

然而,這一刻,他沒時間多想了。

其他君主,也微微一愣,不過見好像沒啥事……紛紛出手,先把這活人打死了再說,至於死靈侯……不是沒過來嗎?

怕什麼!

轟隆隆!

天崩地裂,蘇宇一拳爆發,轟地一聲,打的智王肉身崩裂,一群君主紛紛出手,這麼多強者,眨眼間,打的智王一身覆滅,第二身剛現,沒多久,再次被打的破滅!

而遠處的死靈天河中,兩尊強悍無比的存在,瘋狂交戰!

整個死靈天河都在動蕩!

「混賬,你是誰?」

那死靈侯的怒喝聲響徹天地,而獃獃,一言不發,繼續悶悶地出手,然而,實力比之前強大了許多,哪怕對上了一尊侯,也只是稍落下風!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聲凄厲的吼聲傳來!

「不……先祖救我……」

智王不行了!

此刻,他帶著無限的畏懼和害怕,我不想死,明明可以不用死的,先祖都來了啊!

為何忽然會被強者阻攔了?

而蘇宇,冷著臉,一拳砸下,轟隆一聲,肉身爆裂,頭顱粉碎!

此刻,天上雲朵瞬間落下,蘇宇文明志席捲而去,也沒吸收,迅速遁逃!

朝死靈通道跑去!

其他君主,還想對他出手,可感應了一下,這傢伙死氣很重,感覺比他們還像死靈,一時間有些遲疑,而蘇宇喝道:「諸位君主放心,很快,我會給你們帶來更多的血食!」

話落,蘇宇衝上通道,迅速朝通道外衝去!

遠處,一聲怒喝響徹天地,「混賬東西,你們在挑釁本座!」

那是那尊憤怒的侯!

他的後裔,已經被殺了!

那尊侯此刻已經擊的獃獃有些撐不住了,正想繼續殺來,忽然,身後一道冷漠聲傳來,「岐山侯,該走了,別忘了,這是鎮靈將軍的鎮守地,真想和對方開戰嗎?」

「該死!」

那岐山侯大怒,卻是知道,再留下去,一旦那鎮靈將軍出手,自己也許要倒霉!

「混賬,你給本座等著!」

岐山侯怒不可遏,迅速離開!

而獃獃,也沒追,他也不是對方對手,只是,這一刻,他眼神有些異樣,好像回憶起了什麼,一直懸浮在死靈天河中沒動彈。

……

而這一刻,外界,天地震蕩。

仙界震蕩!

劇烈震蕩!

火山咆哮,大地龜裂,風起雲湧,無數建築炸開,罡風四起……

天古面色沉重,死了?

怎麼會!

智王就算遭遇了埋伏,動用岐山侯的接引令,也不會輕易死去……除非,岐山侯已經忘記了本性,可是,岐山侯之前已經穩固了本性,怎麼會突然遺忘?

他對智王還是很看重的,才把那玩意交給了智王,到底發生了什麼?

天古心情沉重無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3章 喊人也沒用!(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