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雜血!(萬更求訂閱)

第617章 雜血!(萬更求訂閱)

「你去死吧!」

一聲冷喝,大元王戰力強大不是吹出來的,搏殺之法也是精通無比,哪怕此刻憤怒讓他有些失去理智,然而,戰法卻是不會遺忘,早已形成本能。

蘇宇倒飛,大元王沒有貼近,手中瞬間出現一柄彎弓。

雙方間隔不到千米,然而,長弓並未出現箭,而是彈射出一道鋒銳無比的箭氣!

「你以為你是誰?」

「你想當聖地之主,你配嗎?」

嗡嗡!

虛空震顫,無數箭氣瞬間勃發而出,朝蘇宇殺去!

蘇宇低喝一聲,文明志浮現,瞬間無數巨獸出現,吞噬箭氣,一道道巨獸虛影炸裂,虛空炸開!

其他人,紛紛避退!

那邊,大夏王剛要出手,蘇宇怒喝一聲:「讓我自己來!誰也不許插手!大元王,今日我要親自斬了他!誰敢插手,我聖城鎮守,必攻人族!」

蘇宇憤怒無比,「狂妄,膽敢主動襲殺我,我必殺他!」

「蘇宇!」

大夏王低喝一聲,蘇宇喝道:「我說了,我自己來!他主動殺我的,我斬了他,我看誰有話說?」

「斬了我?」

大元王冷笑,長弓彎射,一瞬間,千萬道箭氣化為人形,搏殺而來。

「蘇宇,大言不慚,本王殺了你再說!」

蘇宇冷哼一聲,瞬間穿梭虛空,穿透虛空,朝他殺去!

強悍的肉身,撕裂了空間,以手為刀,一刀斬出!

下一刻,文明志覆蓋而來,無數巨獸干擾箭氣。

大元王也是火氣沸騰,長弓瞬間消失,手中出現一桿長槍……不,那是箭!

而此刻,他卻是化箭為槍,以箭為槍,破空聲呼嘯而來,劈頭蓋臉,朝蘇宇打去!

虛影拂過,蘇宇不斷穿梭虛空,瞬間靠近了他!

以手為刀,一眨眼,刀槍碰撞!

轟!

虛空被撕裂,一尊尊無敵強者,迅速喝道:「所有人退開!萬族使者,就地止步,膽敢再進一步,殺無赦!」

此刻,一尊尊無敵氣息爆發,震懾四方。

整個大夏府,安靜無比。

退出去的三十六府強者,以及那些來祝壽的萬族強者,都是驚訝無比,蘇宇和大元王戰了起來,雙方這是切磋,還是真的生死搏殺?

他們現在還無法確定!

是演戲?

還是真的鬥了起來?

若是演戲,所為何事?

難道想讓大元王加入萬族不成?

若不是演戲……不會是真的生死相搏吧?

他們正想著,大夏王一刀斬出,朝大元王斬去!

轟!

蘇宇一拳打出,打爆了那刀氣,喝道:「我說了,我要親自斬了他!」

大夏王想罵人!

瘋了!

大元王出事了,他一定是三身出了問題,這時候你和一個瘋子搏殺?

值得嗎?

對面,大元王原本一槍就要扎穿蘇宇的腦袋,見狀,瞬間收槍,冷笑道:「好,本王給你機會!蘇宇,今日你若能斬了本王,大元府,從此唯你是從!若是不能……本王就殺了你!」

嗡!

長槍撼天,蘇宇冷喝一聲,一腳踢出,時光流轉。

轟隆隆!

強大的肉身之力,打的虛空不斷碎裂,雙方力道控制,撕裂虛空,眨眼間鬥了上百回合,貼身肉搏,刀槍碰撞,打的天地失色!

……

「老周……」

大夏王低喝一聲,大周王皺眉,傳音道:「再等等看!蘇宇也不弱,老元可能有些失控了,看他發泄之後,會不會好點,現在阻止,老元很難恢復正常,蘇宇也在氣頭上……」

就在此刻,雙方一擊打出,沒能控制住力量,轟隆一聲,地面炸裂,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痕,還在四處蔓延,幾位無敵迅速出手。

然而,這兩人何其強大。

轟地一聲,劉無神倒飛,口吐鮮血!

四周,一群人駭然!

這可是無敵!

大元王和蘇宇交手,他們只看到可怕,恐怖,但是不知道具體有多強,此刻,劉無神這位新晉無敵,只是阻擋餘波蔓延,居然被震的吐血了!

其他方向,幾位新晉無敵,也就夏龍武無大礙,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變色!

駭然無比!

無敵都震撼,這就是兩位永恆高段,毫不留手,全力以赴的力量嗎?

蘇宇冷哼一聲,「入陣戰!我不想滅了大夏府,大元王,你想滅了大夏府?」

「好,隨你心意!」

兩人瞬間鑽入大陣,大周王喝道:「老朱,維持大陣運轉,不要讓力量餘波蔓延開!」

大明王見狀,也是有些無語,有些憤怒,喝道:「全部出手,維持大陣運轉,禁錮力量餘波溢散!」

幾位無敵,紛紛出手維持大陣運轉。

本就不完善的大陣,此刻,闖入了兩位永恆高段強者,更是可怕,轟隆聲瞬間震蕩四方,大陣波動,一道道門戶差點被摧毀!

此刻,大周王和大夏王剛要上去幫忙,大明王喝道:「退開,你們不懂陣法運轉之道!」

大陣是他們幾個鑄的,他們幾個自然是會的。

大周王他們不會,插手只會讓大陣混亂。

而這時候,巨大的衝擊波,衝擊四方!

轟隆隆!

萬門之塔的中央區域,兩尊強悍如太古神魔的存在,轟隆隆地碰撞,打的天地失色!

那威勢,讓四周的人群,都是駭然無比,臉色發白。

這就是蘇宇的實力嗎?

他們只是聽說,今日,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人境頂級強者,大元王,和對方好像也只是旗鼓相當,鬥了個不分勝負。

……

大陣中央,蘇宇也是十八般武藝齊出!

開天刀,時光,鎮山拳……

大元王就是一槍!

槍法也很強大,一槍扎出,如巨龍咆哮,吞噬天地。

一旦將蘇宇驚走,瞬間持弓射殺!

大元王雖是戰者,卻是戰者中少見的遠程攻殺者,近身便是箭化槍,稍微拉開點距離,那就是槍化箭,遠程射殺蘇宇!

每一擊,都是強悍無比!

甚至時空之力動蕩,震蕩四方!

大陣中央,一眨眼,被兩人活活打成虛無,力量餘波不斷擴散,兩位具備永恆高段之力的頂級強者,戰鬥起來,餘波足以滅殺那些初入永恆的傢伙。

大明王見兩人越戰越是瘋狂,喝道:「固守!老周,老夏,外圍再布陣!否則被這兩混蛋打下去,大夏府就完了!」

大夏王冷著臉,也不說什麼,長刀揮舞,虛空被切割,他要將整個虛空切割出來!

而大周王,也是神文飛舞,一枚枚神文宛如精靈,在虛空四周,布下一道道防禦大陣。

此刻,他們不好插手。

兩位永恆七段之力的強者,生死搏殺中,現在插手,兩個瘋子很可能會搏殺他們。

……

「這是……」

五行族這邊,浮土靈看了一會,吸氣道:「好像不是演戲,這是真打出火來了,大元王好像有些情緒失控,三身受到影響了嗎?」

一開始,他第一想法就是演戲!

結果,看了一會,眼中神光爆發,盯著仔細看了一陣,發現,這可能不是演戲!

是真斗出火氣來了!

雙方虛空廝殺,此刻,已經是血肉橫飛,卻是沒人在意這些血肉了,蘇宇這種人,此刻都不管了,和大元王貼身廝殺,殺的死氣都開始溢散了!

顯然,蘇宇現在可能要動用死氣殺敵了!

在人境動用大量死氣,可不是個好選擇。

……

「開!」

一聲低喝,蘇宇天門大開,死氣迅速湧現!

眼中殺氣凜然!

「你在找死,你惹怒我了!」

蘇宇暴喝一聲,一拳轟出,天崩地裂,死氣席捲四方,大元王臉色一變,迅速遁空消失,然而,四周卻是有萬道門戶,瞬間被一道門戶打中,砰地一聲,門戶炸裂,大元王動作一滯,時光長河微微有些凝滯!

而此刻,蘇宇卻是一拳打來,大元王怒喝一聲,也是一拳打出!

轟!

劇烈的炸裂聲響徹四方!

大元王翻滾了幾個跟頭,手臂上全是血液,死氣也是迅速蔓延。

而蘇宇,倒退數步,冷笑一聲,「蚍蜉撼樹!」

「狂妄!」

大元王怒喝一聲,長弓再次出現,一箭射出!

如大日降臨!

四周,虛空震蕩,劇烈的餘波,震蕩四方,守陣的禁天王,噗嗤一聲,劇烈的能量波動,讓他吐了口血,他迅速神文浮現,禁錮四方能量,喝道:「外圍迅速布陣,這麼下去,大陣要毀!」

這倆太強了!

大明王雖然在坐鎮,可也只能保持這兩個不會瞬間摧毀大陣,沒有大明王,這大陣早就被摧毀了!

此刻,蘇宇不管這些。

破壞!

毀滅!

死亡!

他得殺了大元王的三身,若是控制不了……本人都給你殺了!

他才不會特意控制!

這傢伙,已經瘋了。

我才不管你會不會全部被殺!

死氣,他不能動用太長時間,不然一旦打開死靈通道,人族這邊的死靈通道,可未必安全。

逃生可以用,現在……能不開最好別開!

動用了死氣的速度,肉身更加強大,天門一開,他戰力飆升,甚至接近上億竅穴之力,一擊打出,單純的破壞力,甚至堪比永恆八九段。

大元王是真無敵,擅長規則,然而此地那上千道門戶,卻是有些限制了他!

那些門戶,一旦觸碰到了時光長河,就有凝滯之效。

雖然不是完整的,卻是讓大元王有些受制約。

蘇宇死氣爆發,瞬間靠近!

他也和萬天聖學了如何動用規則之力,神文既規則!

一枚「穿」字神文,穿梭時空,配合時光之法,瞬間浮現在大元王跟前,一腳踢出,震蕩四方,「震」字神文附體,震蕩千萬次!

大元王揮槍,長槍劇烈顫動,甚至有崩碎之兆!

兩人也不吭聲,越戰越兇殘!

大元王陡然低喝一聲,棄槍化拳,一連轟擊蘇宇數十拳,打的蘇宇胸骨爆碎。

而蘇宇,也是化拳為爪,抓住他的雙臂,分筋錯骨,嘎嘣一聲,骨骼爆碎,血肉橫飛。

兩人不斷廝殺,打的四周幾位無敵不斷吐血,心中狂罵!

兩個瘋子,都不要命了!

……

「老周,不能再等了!」

大夏王臉色凝重,「再這麼下去,要出事!」

大周王點頭,迅速朝內圍衝去,喝道:「禁天,你控陣,我輸入元氣和意志力,不要抵擋!」

「這……」

「快點,控制大陣,干擾兩人,不要讓他們廝殺到同歸於盡!」

「那……好吧!」

禁天王沒再多說什麼,迅速接納大周王的元氣和意志力,迅速轉換,眨眼間,掌控了屬於他這一面的門戶。

另一邊,大夏王朝滅蠶王飛去,喝道:「滅蠶,接我之力!」

滅蠶王齜牙道:「我都沒出全力,你小看我是吧?去幫周天元!」

說罷,他元氣大爆!

氣血沖霄!

一瞬間,永恆六段之力爆發,原本傳聞只是五段之力的他,此刻,卻是爆發出了六段之力,強悍無比!

……

而這一刻,蘇宇腦海中,忽然響起母球聲音:「找到了,那個滅蠶王……獄王血脈!」

蘇宇一驚!

滅蠶王!

真是他!

「該死……」

蘇宇心中暗罵一聲,居然真是滅蠶王,他在滅蠶王和禁天王兩人中進行偵查,滅蠶王據說有人王血脈,一直沒有暴露。

到了此刻,滅蠶王這才暴露了血脈氣息!

是這傢伙!

蘇宇心中糾結,該死的,自己還學了他的時光之法,也算是有些淵源了,結果……他是獄王後裔!

那邊,滅蠶王氣息爆發,時光之力爆發,瞬間控制了暴動的大陣!

不遠處,大周王朝那邊看了一眼,微微凝眉,「你晉級六段了?」

「哈哈哈,沒想到吧!殺了龍蠶那傢伙,我就晉級了,殺了他,心情舒暢,我自然晉級的!」

大周王沒多說什麼,微微點頭,繼續給禁天王輸入元氣和意志力。

禁天王有了他的支持,也能控制住這一面了。

另外一面,則是小周王在控制,倒也能支持住。

……

「找到了!」

蘇宇心中滋味莫名,此刻,不再猶豫,低吼一聲,穿梭虛空,慢字神文爆發,瞬間放慢了大元王的速度!

轟隆隆!

一連打出數十拳,打的大元王渾身浴血,死氣蔓延。

而大元王,也是咆哮一聲,長槍點破虛空,刺的蘇宇渾身冒血。

大元王不斷退後,一退後,彎弓射箭,射的蘇宇渾身都是血孔!

蘇宇不管這些,咆哮一聲,再次近身,壓著大元王朝滅蠶王那邊打去,打的四周門戶破碎,大陣動蕩!

滅蠶王見狀,忍不住喊道:「別來我這!」

該死,別來我這啊!

我才六段,你倆都是七段實力!

蘇宇卻是不管這個,如同瘋魔,死氣瀰漫眼睛,宛如死靈君主降臨人間,死氣威懾天地,大元王也是咆哮不斷,血氣衝天!

殺殺殺!

雙方大戰連綿!

而此刻,大元王三身漸漸分散,有被打散的趨勢,大元王咆哮一聲,三身再次迅速合一,虛影狀態消失,咆哮道:「你想殺我,你不夠格!」

「你必死!」

蘇宇冷喝一聲,這一瞬間,額頭上,天門徹底洞開,死氣瀰漫,下方隱約有死靈通道呈現!

「死!」

死字神文,夾雜著無比濃烈的死氣,化為一道門戶,瞬間朝他鎮壓而去,四周,上百門戶,被蘇宇揮動,一眨眼,切斷了大元王的時光長河。

死靈門戶鎮壓!

大元王動作瞬間一滯,只是一瞬間,可這一瞬間,蘇宇殺來,一拳打出!

上億竅穴之力爆發!

外圍,驚呼聲瞬間暴起。

「陛下!」

大元府那邊,一尊准無敵臉色劇變的,大元府府主,也是臉色大變!

轟!

一聲巨響傳出!

砰地一聲,大元王被打的四分五裂,劇烈的能量波動,席捲四方,衝擊到外,滅蠶王大罵一聲,想跑,卻是來不及了!

噗嗤一聲,血箭爆射而出,而蘇宇一拳打出,打的大元王四分五裂,也是單手一抓,四周血肉匯合,包括滅蠶王的血箭,被他混在一起,再次被他裂開,接著,文明志浮現,瞬間吞噬所有血肉!

遠處,時光長河顫動,大元王即將復生!

大夏王喝道:「住手!」

大元王敗了!

被蘇宇打爆了一世身!

……

四面八方,那些外族強者,一個個張大了嘴巴!

真的死斗!

大元王……三身爆了一尊!

這絕對是死斗啊!

沒人會拿一尊永恆七段的三身來開玩笑的,大元王人族定鼎強者之一,今日被蘇宇當著所有人的面打爆一身,甚至有可能隕落!

這不可能是演戲!

也完全沒這個必要!

哪怕大元王投靠他族,他族也不會信任,更不會給人族帶來永恆七段以上的利益,那不可能,不會因為你三身被殺,就會當你是心腹的!

這樣的高層,偽裝投敵,完全沒必要!

倒是有人看出了點什麼,嘆道:「大元王三身大概出問題了,瘋了,他是真的想殺蘇宇,蘇宇也被激怒了,也是真要殺他!」

此刻,總算有不少人看出來了!

這是一個意外!

大元王瘋了,而蘇宇,也不是能忍的主,更不是善茬,靠開元神竅,以及大陣對時光之力的一些限制,搏殺了大元王的一世身!

一身被殺,大元王必敗無疑!

剩下的兩身,絕對不會是蘇宇對手!

「陛下!」

「父親!」

外圍,大元府的人紛紛變色。

大元府府主,迅速吼道:「蘇宇,別殺我父親,我大元府支持你當這聖地之主……大周王陛下……」

遠處,大周王也是冷喝一聲,「停手!蘇宇,大元王只是意外發狂,並非有意……」

蘇宇冷冷看向他們,「怎麼,欺我蘇宇獨身一人?我說了,我必殺他!爾等欺我獨身前來,想要和聖城開戰嗎?」

一枚城主令浮現,蘇宇冷冷道:「爾等膽敢插手,城主令波動,36鎮守,必定殺入人境!大元王膽敢欺我,他必死,誰也攔不住!」

此話一出,四方變色!

對,蘇宇並非一人!

今日若是真插手他的戰鬥,一旦城主令波動……人族和古城開戰……

不堪設想!

此刻,一些無敵也是無語,無奈。

其他人,更是憋的想破口大罵!

本來是好事,怎麼忽然變成這樣了?

大元王和蘇宇忽然爆發生死之戰,現在,插手不好,不插手也不好,不插手,大元王必死!

一尊強悍無比的無敵,若是當著大周王他們的面被殺……

那不戰也得戰了!

還不如趁著大元王沒死,搏殺了蘇宇!

這下子,大夏王他們都糾結了!

怎麼辦?

遠處,那時光長河之上,大元王身影漸漸浮現,而文明志中,母球舔了舔一滴血,點著身子道:「是獄王血脈沒錯……還夾雜了點別的東西,大概是另外一位強者的血脈,雜血血脈……滅蠶王的時光之力,應該有獄王的一些傳承在裡面,獄王擅長禁錮,禁錮,往往和時光之力也分不開。」

滅蠶王!

真的是他!

蘇宇擔心自己弄錯了,特意藉機創傷他,逼的他吐血,更是在這種場合下,無差別收取血液,哪怕滅蠶王看到了,也沒辦法阻止。

現在……確定了!

居然是滅蠶王!

蘇宇心情有些小複雜,他和滅蠶王不算太熟,可是……畢竟傳承了對方的功法,從很久之前就開始修鍊。

結果,今日證明,這傢伙就是謀害葉霸天的那個叛徒!

蘇宇心中想著,很快恢復平靜!

壞人,都善於偽裝!

不要為了這些事,而去動搖自己。

他迅速看向遠處的大元王,此刻,大元王肉身再次恢復,臉色微微發白,卻是咬著牙,瘋狂無比,再次朝蘇宇殺來!

「你能殺我一次,殺我兩次呢?我殺你一次,你就要死!」

轟!

大戰再起!

那邊,大夏王顧不得許多了,直接沖入其中,喊道:「蘇宇,給夏家一個面子,老元失控了,他不是故意的……」

「滾開!」

蘇宇和大元王都同時怒喝一聲,紛紛大夏王打去!

大夏王也是氣急,硬接蘇宇一拳,背對蘇宇,一刀劈飛了大元王,再次喝道:「蘇宇,誤會……人族會給你一個交代,你殺了他一世身了……」

他不希望蘇宇殺了大元王!

不單單因為他和大元王是老戰友,還有一點,蘇宇一旦殺了大元王,哪怕是大元王先動手的,從此以後,現在的蘇宇還不是人族聖主,也沒機會成為人族聖主,雙方一定會分道揚鑣的!

哪怕人族這次認了,也會有人怨恨蘇宇!

這不是好事!

大夏王不希望是這樣的結果!

這一次蘇宇回歸,大夏府也是出人出力,蘇宇畢竟出身大夏府,大夏王是希望他能回來的,而不希望因為這些,反目成仇!

而蘇宇,掃了一眼大元王,見他眼中還是瘋狂之色明顯,微微蹙眉,還沒清醒!

三身影響這麼大?

可怕!

眼看著大夏王摻和,大夏王強大,蘇宇可不是對手,蘇宇迅速傳音道:「炊大人,吸住他意志海瞬間!」

「吸誰?」

「大夏王!」

「好噠!」

母球愉快地答應了,吸的時候,順便吃一點意志力,大夏王不知道吧?蘇宇也不知道吧?

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大夏王還在阻攔蘇宇,有他阻攔,蘇宇想殺大元王,幾乎沒希望。

而就在這一刻,蘇宇一拳朝大元王轟殺而去!

大元王也瘋狂地朝蘇宇殺來!

大夏王剛要劈飛大元王,再次阻攔蘇宇,忽然,臉色一變!

這一瞬間,他精神微微有些恍惚!

就這一個恍惚,蘇宇一拳轟出,轟地一聲,強大的爆發力,一拳打的大元王再次四分五裂!

而大夏王,氣血爆發,刀氣震動,一刀劈出!

噗嗤一聲,蘇宇文明志微微有些開裂,而蘇宇本人,額頭上,多了一把刀!

大夏王臉色難看!

他皺眉看著蘇宇,看著他身邊的文明志!

「你……」

他看著蘇宇,心中狂罵!

這混蛋,他……他帶了什麼恐怖存在在身上!

……

此刻,外界沒看明白。

只看到大夏王遲疑了一下,大元王被蘇宇一拳轟爆了第二尊三身。

遠處,大元府府主凄厲道:「大夏王陛下,救我父親,我父親縱然有錯,罪不該死,還請陛下開恩!」

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他以為大夏王是故意的!

忽然遲疑了,收手了!

不止他們,外界也是這麼想的,大夏王……大概最終還是遲疑了,選擇了蘇宇。

所以,任由蘇宇一拳打爆了大元王第二身!

這是……要讓蘇宇殺了大元王出了這口氣?

……

「玩真的啊!」

當大元王第二身被殺,沒人覺得是假的了!

假的?

怎麼可能!

現在、未來被殺,只剩下過去一身,實力衰減,過去身,哪怕大元王的過去身,不斷強化,撐死了永恆四五段之力,比起永恆七段,差的遠了!

還只有一條命!

這樣的損失,簡直是不可挽回的!

原本人族的定鼎強者之一,一下子就衰落了,成為中段中的弱者,因為他只有一條命!

這不可能是假的!

大元王……第三身,能活下來嗎?

而此刻,時光長河再次震蕩。

片刻后,大元王再次重生,這一次,眼神卻是清明許多,第三身,過去身!

過去的大元王!

此刻的大元王,年輕許多,眼神桀驁,卻是沒有之前那麼瘋狂,此刻,好像想起了什麼,看向蘇宇,再看大夏王,忽然慘笑一聲,「我敗了!沒想到……沒想到我居然連你也不敵……倒是丟人了!老夏,讓開!既然是我先動手的,生死有命!蘇宇,我是不敵你……我之前說了,我若敗了,大元府願尊你為聖地之主,你我之戰,不涉及其他……老夏,老周,我戰死……咎由自取!」

此刻,他一步踏出時光長河,多了一些霸氣,一些威嚴,「蘇宇,殺我,我不會束手就擒,我也說了,此戰,你我私人恩怨,不涉及其他!」

「老夏,讓開,我還沒到讓人保護,搖尾乞憐,求命的地步!」

大夏王凝眉,看向他,很快,轉向蘇宇,「他清醒了,蘇宇,他清醒了!」

他知道,蘇宇帶著一位合道在身上!

噬神族的!

他已經判斷出來了!

他也知道,蘇宇要殺大元王,今日,無人能阻攔,他不行,老周也不行,一尊合道在這,蘇宇也在這,他和老周聯手,也難匹敵合道!

當然,還有大明王在,真要廝殺,蘇宇這邊未必能贏!

可是……真要殺到最後,最大的可能是兩敗俱傷,一旦被蘇宇開啟死靈通道,人間便會化為地獄!

蘇宇眼神冷厲,死氣爆發。

大元王好像是清醒了……但是,我他么說不殺就不殺,我不要臉的嗎?

我說了必殺他的!

而此刻,遠處,大周王沉聲道:「蘇城主,一切都是誤會,大元王剛剛三身失控了!此刻已經清醒!蘇城主戰力無雙,已經擊殺他現在未來之身,只留下了過去之身……此次聖地之議,我大周府全力支持,蘇城主若是就此罷手,聖地之主,我大周府定當以城主為尊!」

艹你!

蘇宇暗罵一聲!

這老傢伙,真是當了那啥,還要立啥!

他這麼一說,那意思很明確,我原本是不支持的,但是,現在沒辦法了,我為了大元王,不得不同意!

他那個陣營的人,千萬不要覺得他背信棄義!

不是的,他大周王,也是為了人族,為了大元王的性命!

太無奈了!

那種無奈,讓他向蘇宇妥協了!

如此一來,大周府全力支持蘇宇,這就沒任何問題了,我們沒辦法!

大元王,也許還得感激一下!

實際上,就是大周王這個老王八蛋,故意讓蘇宇做的,這他么才是殺了你,還要你感謝的老陰貨!

而蘇宇,卻是不理會!

冷笑道:「大周府支持?聖地之主?我在乎嗎?」

說罷,他看向遠處,看向柳文彥,看向那些柳城的人,低沉道:「幾位老師,你們說,我蘇宇是今日殺出人境,還是放過這個傢伙?若是殺出人境,幾位老師,願和我一起遠走高飛,加入聖城嗎?我有把握殺出去,等我開啟死靈通道,再來一個大秦王,我也有把握殺出去!」

此話一出,四方悸動!

遠處,那些外族也是悸動無比!

這是要爆發大戰了?

一個不慎,今日在場的,可能都要完蛋,蘇宇都要開死靈通道殺出人境了!

而這一切的主導權,好像就在柳城那群人手中!

至於大周王……沒人搭理了!

你說了不算!

說了算的,是柳文彥他們!

這一刻,四方目光匯聚,都在柳城那群人身上。

他們……如何選擇?

是伴隨蘇宇一起殺出去,還是勸說蘇宇,放過大元王,今日之事,以大元王三身隕落兩身結束?

而蘇宇,這一次大家真的認識了!

太驕傲了,他桀驁了!

也太霸道了!

他不低頭,也不願意和平解決,能勸住他的,好像只有他的父親和他幾位老師!

他的幾位老師一死,父親一死,這諸天萬界,恐怕沒人能勸住此人,轄制此人了!

這是一尊不受任何威脅的霸主!

……

此刻,柳文彥幾人,也是臉色變幻不定。

趙立和趙天兵,也放棄了鑄兵,紛紛走了過來。

趙立凝眉,看向柳文彥,再看白楓,最後看向蘇宇,沉聲道:「蘇宇,我們雖不喜人境強者勾心鬥角,可我們生而為人,生在人境,長在人境!大元王三身失控,未必是可以針對,蘇宇……聽我一句勸,此事……便到此為止吧!」

明明是大元王被殺了兩身,此刻,卻好像蘇宇受了極大的委屈和侮辱一般!

然而……大家沒什麼太大疑議。

畢竟,是大元王主動襲殺蘇宇的,大家都看到了!

哪怕大元府的人,也很無奈和悲哀。

是的,大元王忽然發瘋,誰也沒想到。

現在,大元王生死,取決於柳文彥他們,取決於蘇宇。

而蘇宇,覺得自己受到了羞辱,覺得人境在故意針對他……偏偏沒法說理,因為事實就是如此!

柳文彥也是嘆息一聲,「蘇宇,算了吧,大不了我們離開人境,擊殺大元王……沒必要!人境既然不歡迎我們,那便離開,一切的針對,自然煙消雲散!」

他嘆息一聲,有些無奈和痛苦。

而身旁,白楓咬牙切齒道:「此次,我們回歸人境,是想著蘇宇有力量了,有能力了,可以幫人族一把,鬼他么才在乎這什麼狗屁聖地,狗屁聖主!結果,你們一再相逼,無恥!我們想著,蘇宇當了這聖地之主,也有名義幫一下人族,人族強者很了不起嗎?什麼大元王,不照樣被我徒弟輕鬆斬殺三身!」

他很憤怒!

他環顧四方,怒聲道:「一群無恥之徒,這狗屁人境,狗屁聖地,不要也罷!在諸天萬界,我們活的更滋潤!」

憤怒!

悲哀!

失望!

這一刻,多神文一系,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委屈,無限的羞辱,一個個握緊了拳頭,臉色難看。

……

而此刻,蘇宇在思考一個問題。

這幾位,是演戲,還是認真的?

我明明佔據了優勢,打的大元王慘兮兮的,你們這鬧的……我不露出委屈的表情,我都不應該!

於是,蘇宇也露出了憤怒、憋屈、失望的情緒!

我是來幫人族的,你們居然如此對我!

這下子,一些無敵,都覺得有些沒臉,是的,人家蘇宇在外面混的很好的,在這,卻是被大元王襲殺,若是弱點,豈不是被殺了?

大周王、大夏王他們,都不許蘇宇殺人,這……也有點以多欺少的意思!

過分了!

一時間,一些人都覺得還是有點道理的,真的有點過分了!

明明是聯盟,現在,再次要逼迫蘇宇他們遠走人境,恐怕,以後也不會再有任何合作的機會了!

不遠處,大元王臉色變幻,「千錯萬錯,是本王一人之錯!蘇宇,你不是覺得冤屈嗎?本王一人做事一人當,此事,和他人無關,錯在我,不影響古城和人族之盟……他日我若化為死靈,你可召我再戰!」

話落,一掌朝腦袋上拍落!

自絕於此!

他大元王,三身合一,情緒失控,被憤怒和殺意充斥,作出了襲殺蘇宇之事,導致人族和古城敵對,此事,甚至影響整個人族存亡!

此乃大錯!

既如此……那便以我之血,了結此事!

而這一刻,蘇宇一拳轟出,砰地一聲,打飛了他!

冷笑道:「罷了!不和你一般計較!你真自殺了,到時候,人族恐怕會罵死我蘇宇,我蘇宇逼死了開府之王,大元王,你倒是好算計,臨死落一個清明,為了人族,自絕於此!而我蘇宇,便得落下萬世罵名,真的好算計,好毒,你若死……我蘇宇,恐怕會被人族罵上萬年吧!」

大元王愣了一下,「我無此意……」

好像也是啊!

可他沒這意思!

然而現在蘇宇一說,他想了一下,也是,蘇宇逼死了一位開府之王,哪怕他有理,死者為大,他蘇宇,恐怕真得遺臭萬年了!

這麼說,自己不能死?

大元王一時間,有些茫然。

我死不得,可活著……蘇宇好像也很憤怒,這年頭,連死都不能了嗎?

不遠處,大周王嘴角微不可見地抽搐了一下!

真行!

這小子,一下子扭轉乾坤,好賴話都給他說完了!

蘇宇冷笑道:「罷了,隨你們開心,我此次回歸,給我父親祝壽,壽宴結束,我便離開人境!一個個的,爭權奪利,可笑至極,人境還能存在多久都難說,權利之爭,居然如此噁心!」

話落,蘇宇踏空而走,冷笑聲傳盪天地:「我蘇宇,羞與爾等為伍!」

「……」

這一句話,把人罵遍了!

然而,一尊尊無敵,一位位大府強者,都是臉色異樣,卻是無法反駁。

人家……也許真的不在乎這個聖地之主!

結果,開會第一天,就鬧成了這樣,都成天大的笑話了,一尊開府之王,開會的時候居然襲殺蘇宇……這可是萬界都樂意看的笑話!

聯盟沒成,反倒成仇人了!

身後,大元王臉色難看,咬牙道:「蘇宇,只是我一人之錯,何必波及整個人族!我元齊封,願受懲罰,聖地之會,只希望蘇城主繼續參加,不要因為我一人之罪,牽連整個人族!」

我求你,來開會!

就這意思!

附近,大周王也是嘆息一聲,「蘇城主,大人大量,有些事……我人族自會給予一個交代,聖地之會,還希望城主繼續參與!」

蘇宇,這是非要自己低頭啊!

行吧,給你面子。

何必呢!

而遠去的蘇宇,冷笑道:「再說吧,只希望我父親壽辰,不會受到影響!」

「那是自然!」

大周王嘆息一聲,眼看蘇宇離去,看向大元王,露出一抹無奈之色,再看其他人,嘆道:「先散了吧,真是……哎!」

道不盡的無奈,說不出的悲哀。

很快,起身道:「我去和蘇宇聊聊,老夏,你看看老元,看看能否再挽回一些,三身破滅兩身……蘇宇……九段之下無敵了!」

嘆息一聲,迅速離去,找蘇宇去了!

而此刻,四周眾人,也是心情複雜無比!

大戰爆發,大戰結束,大元王三身被斬,蘇宇怒而離去,多神文系對人族失望,聖地之會,可能無疾而終……

哎!

多事之秋啊!

而四周的那些萬族,也是一個個臉色異樣,今天看大戲了!

人族幾次征戰,沒損失什麼,今日卻是內訌了,大元王差點被斬了……這損失可不小,這可是一尊永恆七段的強者!

一群人,迅速想辦法將消息傳遞出去,傳給外界。

傳回本族!

大新聞啊!

這事,萬族強者聽到了,大概能笑死!

咱們還沒打你們,你們自己打起來了,這樣的事,多聽幾次,大概都能笑死!

……

而此刻,蘇府。

蘇宇落座,喝了口茶,大周王瞬間浮現,輕笑道:「都是誤會……」

蘇宇瞥了他一眼,嗤笑一聲,「誤會?陛下,我幫大元王解決了失控危機,你可是知道的,還是你授意的,沒點報酬?」

「看出來了?」

大周王笑了,蘇宇也笑了,「您看我像白痴嗎?」

「不像!」

大周王也笑道:「所以,這一次,柳城那幾位,倒是成了人族英雄了,不是很好嗎?」

「切,那是大周王想要摘桃子,不然,我才懶得摻和!」

大周王笑了,「我不那麼說,你也沒機會將話題轉回柳城,我算到你會那麼做!」

「呵呵!」

「呵呵!」

兩人對視而笑,很快,大周王正色道:「你確定了?」

「嗯,滅蠶王!」

大周王微微凝眉,半晌才道:「我要說……未必是他,你信嗎?」

蘇宇皺眉,「他有獄王血脈!那個叛徒,就是獄王血脈!而且,那個叛徒還有獄王血脈標誌,我親眼看到過!」

大周王沉默一會,半晌才道:「我說,這叛徒,不是王虎,是禁天,你信嗎?」

「為什麼?」

蘇宇看著他,我親自確定的!

你來否定我,你說是誰就是誰嗎?

大周王沉默一會,「直覺!」

蘇宇笑了,「直覺?」

「對!」

大周王平靜道:「蘇宇,我覺得,我不會猜錯!一切的證據,表明都是王虎,而我……就是覺得是禁天!王虎,十之八九,不是叛徒!」

「除了直覺,還有理由嗎?」

大周王想了想,搖頭:「沒有,我探查了他,沒探查到什麼!但是,我就是猜測,就是他!蘇宇,你若是不信……我和你一起去找王虎,給他一次機會,你覺得如何?」

蘇宇凝眉!

大周王深吸一口氣,「相信我一次,禁天十有八九是叛徒,王虎……可能是被算計了,甚至他自己都不清楚!」

「算計?」

蘇宇凝眉,大周王點頭,「若是你沒查出是王虎,我覺得他有嫌疑,但是,你查出來之後,我覺得……問題反而嚴重了!」

說罷,大周王想了想,沉聲道:「去找王虎,我讓他帶我們走一趟時光長河!親自去探查,他不答應,不願意,我就強行探查他意志海!若是他還不答應……我就當叛徒,處決了他!」

蘇宇意外,大周王這麼篤定嗎?

直覺?

蘇宇摸著下巴,想了想,微微點頭:「行,你說的,若是滅蠶王不願意,咱們就殺了他,你殺,我可不殺,免得人族強者圍殺我!」

「好!」

大周王一臉篤定,好像猜到了什麼,蘇宇挑眉,真的有意外?

我親自探查出來的好吧!

絕對不會有假,滅蠶王就是獄王血脈!

大周王也不多說,很快消失。

再次出現在大陣附近,此刻,大明王他們還在修補大陣,大周王招手道:「王虎,過來!你算蘇宇半個師父,和我一起去和他談談!」

滅蠶王無奈道:「他能認我當師父?這傢伙……那暴脾氣……」

「來試試就知道了!」

「那行吧!」

滅蠶王嘆息:「大陣弄的半毀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修復,大元王……哎!」

搖頭,嘆息一聲,很快,跟著大周王一起消失。

……

蘇府。

大周王和滅蠶王一起趕到。

大周王第一句就是:「王虎,你是什麼人王血脈?」

滅蠶王瞬間警惕道:「幹嘛?」

「說!」

大周王凝眉,「你是什麼血脈,你自己不清楚?」

滅蠶王笑呵呵道:「你們這麼嚴肅幹嘛?我是……平王血脈!」

大周王冷冷道:「你要逼我對你下殺手?」

滅蠶王看了他一眼,再看看端坐不動的蘇宇,半晌,臉色頹然,「我是獄王和炎火魔皇的血脈!」

蘇宇聳肩,笑了,看向大周王。

大周王凝眉,「雜血?」

滅蠶王嘴角抽搐,點頭:「你們知道了?果然……有些事瞞不住的!」

有些沮喪!

「都這麼多年了,也沒人在意,怎麼……現在探查這些?」

滅蠶王無奈道:「是雜血,我承認,可我生在人族,我沒想著變成魔族……」

他嘆息一聲,「二位,這次……你們搞這麼多事,不會……不會是特意為了我吧?早知道如此……就不牽連大元王,被廢兩身了!」

一聲嘆息,滅蠶王無奈道:「行吧,我承認了!我以為可以瞞過去的,現在我承認了,你們想殺我……我認了!」

蘇宇微微挑眉,大周王也是皺眉不已。

蘇宇輕笑道:「滅蠶王,你有機會殺我的,那一次在大夏府審判,你為何沒殺我?」

「……」

滅蠶王看著他,許久,無言道:「我是雜血,雜血就必須殺了你?蘇宇,你是不是高估你自己了?我好端端的,為何要殺你?」

蘇宇挑眉,「那你暗算五代的時候,怎麼不說這話!」

「暗算五代?」

「葉霸天?」

滅蠶王愣了一下,「沒,我沒暗算他!」

大周王嘆息一聲,「蘇宇,有些事……還是先相信一下,我覺得……可能真有誤會,若是不細問一下,也許……滅蠶就冤死了!」

他覺得滅蠶王不是,否則,蘇宇證據確鑿,大概也沒興趣去找滅蠶王對峙,一旦當真……那這次滅蠶王必定會死在天淵之行中!

大周王深吸一口氣道:「我們可能一開始就錯了,誰說,看到的就是真的?誰說,誰有獄王血脈,就一定是叛徒?雜血……也未必就是叛徒!」

「叛徒?」

滅蠶王一怔,「你們……我沒有!我是隱藏了雜血身份,可我沒有背叛人族……你們什麼意思?」

蘇宇皺眉看著他,沒說話。

雜血不是叛徒?

禁天王才是?

老陰貨,就憑他直覺辦事的?

PS:寫不動了,明天繼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7章 雜血!(萬更求訂閱)

6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