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滅界之戰!(求訂閱)

第627章 滅界之戰!(求訂閱)

一聲「殺」,拉開了大戰序幕。

大秦王、大周王踏空而出,瞬間撕裂虛空,朝天淵中心殺去,他們倆人的目標,天淵半皇,合道境!

斬了天淵半皇!

「你們瘋了!」

天淵半皇臉色冷峻,瘋了,真的瘋了。

人族真殺來了!

憤怒的同時,心中也有些震動,麻煩大了。

人族此次殺來的無敵,超過30位。

而天淵族,無敵數量不少,加上一些古老存在,超過20位,可是,比起人族還是少了一些。

天淵半皇沒準備單打獨鬥,否則,哪怕擋住了人族,天淵族也完了。

一條時光通道貫穿天地!

他要讓萬界都知道,人族殺來了!

就在此刻,虛空中,也有一條時光通道呈現,是滅蠶王,滅蠶王臉色鄭重,不復之前的無奈憤怒,而是凝重到無法去想那些事的地步。

他的時光通道,眨眼間瀰漫整個天淵界,遍布天地。

當天淵半皇的時光通道貫穿天地,噗嗤一聲,想要穿透滅蠶王的阻擋,卻是失敗了,而滅蠶王,也是肉身震蕩,龜裂,口中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太強!

對方太強!

只是一次穿透,就震蕩的他規則動蕩,哪怕他擅長時光之法,也是無法抵禦。

而這時候,更上空,大漢王一枚枚神文浮現,結成一層光膜,他是第二道防線,更外面,還有一層是大周王的防線。

突破三層防線,對方才能穿透界壁,傳遞消息出去!

否則,今日不殺光這些人,人族不會讓消息外泄出去的。

天淵半皇冷哼一聲,時光通道再次震蕩!

就在這時候,一桿長槍,撕裂虛空,一槍扎來!

「殺!」

大秦王一聲暴喝,遠處,日月墜毀的異象,已經升起。

其他無敵,紛紛殺來。

沿途所過,所有天淵族強者,通通被殺!

這是種族之戰!

賭上了族運!

不贏,人族危矣!

贏了,人族威懾諸天,神魔仙龍,也要衡量利弊,敢不敢此刻和人族死斗到底。

……

長槍破天而來!

天淵半皇冷哼一聲,整個界域都在震蕩,一抹黑光瞬間纏繞上長槍,黑光腐蝕之力強悍無比,歸元刀乃是神兵,此刻,卻是被腐蝕的嗤嗤作響!

不過,神兵就是神兵!

長槍之上,光芒爆發,殺氣衝天!

「秦廣,你們考慮好了後果嗎?」

天淵半皇冷厲道:「這是我天淵本界,你人族別逼我,逼我太甚,打破死靈界域,大不了一起完蛋,秦廣,你想讓人族眾多強者,一起葬送在這嗎?」

大秦王不語,不吭聲,唯有殺!

轟!

天崩地裂,一槍扎出,捅破了虛空。

「哼,合道,非你可想!」

天淵半皇也是憤怒,遠處,一尊尊無敵,已經交戰上了,而人族這邊,無敵數量要多一些,雖然天淵族因為有幾位老古董,實力強悍,可這麼下去,天淵族肯定要敗。

除非……他能速戰速決,斬殺大秦王和大周王!

殺了這兩個,人族必潰!

「秦廣,死來!」

一聲低喝,震蕩天地,一股無形之力,越過了一切,甚至越過了規則和元氣阻礙,一瞬間,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轟擊中大秦王的意志海!

詛咒之術!

大秦王面不改色,卻是七竅流血,他不在乎,詛咒之術,他又不是不知道。

他昔年也和天淵族戰鬥過!

你能奈我何?

殺!

一槍再次扎出,一往無前,我心中唯有此槍,不殺你,不回槍!

殺合道,豈能防?

唯有永無止境地殺!

殺到對方避無可避!

本就實力不如對方,還求面面俱到,那不可能!

「殺!」

唯有殺!

一個「殺」字貫穿全部,天淵半皇臉色微變,冷哼一聲,身前瞬間浮現一道無形之牆。

遠處,有人族無敵想來幫忙,大周王喝道:「回去,聯手擊殺那些天淵永恆,速度,我們沒時間了!」

不需要幫忙!

他和大秦王的目標,是天淵半皇。

而其他人的目標,是速度擊殺對方。

人數多一些,才有希望迅速斬殺,否則,只能同歸於盡或者不分勝負,那不是人族追求的目標!

想要來援的幾位無敵,迅速離開,紛紛加入戰鬥。

轟隆隆!

一群無敵,此刻沒有任何想法,唯有殺戮,大戰爆發,殺的天崩地裂,大地化為塵埃,化為黑洞,能量餘波蔓延天地,世界都在震蕩。

核心區域,附近無數天淵族強者,紛紛殞滅。

日月光輝,不斷墜毀!

此刻,天淵族也拚命了,一群准無敵,紛紛咆哮一聲,在下方設立大陣,七八位準無敵,彷彿溝通了什麼恐怖的存在。

「我以我血咒殺人族!」

一尊尊准無敵強者,紛紛暴喝,虛空中,一股濃郁的死氣爆發,七八尊准無敵,肉身瞬間被腐蝕,那股強烈無比的死氣,朝虛空中一尊人族強者殺去!

噗嗤一聲!

死氣強悍無比,猛烈無比,噗嗤一聲將這尊人族無敵肉身全部腐蝕!

一眨眼,肉身化為齏粉。

這尊人族無敵,三身瞬間分離,其中一身直接殞滅!

而這位人族強者,也是毫不遲疑,瞬間朝下空殺去,兩身殺來,一眨眼,突破虛空和那七八位準無敵殺到了一起!

砰砰砰!

一陣巨響之後,下方,七八尊准無敵全部隕落,而這人族無敵,也只剩下一身還在,渾身浴血,臉色慘白。

大戰,一開始就是白熱化。

雙方都知道,這是滅族之戰!

容不得任何遲疑,容不得任何手下留情!

准無敵也是頂級強者,有些甚至能戰無敵,可惜,天淵族最強的准無敵天咒被蘇宇斬殺,否則,這位要是在,尋常無敵還不是他的對手。

遠處,一尊天淵族無敵,此刻被三大無敵圍殺,三身眨眼被打的分離開,怒吼一聲,渾身死氣爆發,咆哮道:「我以我身,詛咒寧鴻永墜地獄!」

一瞬間,三身被燃燒!

他知道,自己撐不住了!

這一次,人族是帶著必殺之心,滅族之心來的。

所以,他必死,甚至天淵族有滅族之危,所以,三身被打的分離的瞬間,他知道,自己死定了,既然死,到了這地步,都是無敵,誰還怕什麼?

我死,你們也別想好過!

遠處,剛斬殺幾位準無敵的人族無敵,忽然,頭頂上出現一股邪惡而又強大的死氣,瞬間覆蓋了他,燃燒他!

「寧鴻!」

有人族無敵驚呼!

那是一尊人族無敵,新晉無敵,從小界中晉級的,實力不強,否則也不會被准無敵弄死了兩身,此刻,被這位無敵用三身焚燒為代價詛咒,一瞬間,第三身就被燃燒了!

那被稱為寧鴻的無敵強者,眼中露出一抹痛苦之色,渾身都是死氣,一位無敵,以性命為代價,詛咒他的第三身,他擋不住。

眼看著有人要來救自己,他咬著牙,笑道:「救不了了,意志海要崩了!是我太弱,也是我太慫,昔年只敢小界證道,不敢諸天證道,遲遲無法晉級……給人族丟人了!給諸位丟人了!」

一聲大笑,寧鴻喝道:「大唐王,殺人!」

遠處,大唐王眼中火氣爆發,一拳瘋狂無比地朝對面無敵打去!

與此同時,這寧鴻化為一道死光,瞬間出現在那天淵無敵身邊,在那人驚怒的瞬間,化為一道尖銳無比的光芒,噗嗤一聲,擊穿了對方的防禦!

而大唐王的拳頭,緊接著而來,一拳打爆對方肉身!

對方的時光長河動蕩,眨眼間,肉身剛恢復,大唐王一拳打出,再次打爆對方!

接連三次!

轟!

時光長河斷裂!

空中,烏雲密布!

一眨眼,真的只是一眨眼,人族死了一尊無敵,天淵族戰死兩尊無敵,死了七八位準無敵。

殺戮來的如此之快!

人族和天淵族都來不及悲傷!

此刻,也沒時間讓他們去悲傷,雙方都是帶著憤怒、殺氣、背水一戰的心思,在天地間生死搏殺起來!

大秦王他們那邊,大周王一直沒出手,然而,他不出手才可怕。

不出手的威懾,甚至比出手更強!

因為天淵半皇,不知道他實力深淺,不知道他會在什麼時候出手,他只知道,大周王始終都用強悍無比的殺機,在鎖定他!

只要他有破綻,隨時都會迎來致命一擊!

永恆要殺合道!

難,難如登天!

然而,當這兩位永恆都極其強大的時候,未必不可能。

轟!

一聲巨響,天淵半皇手中浮現出一柄細劍,這也是他第一次取出細劍,一劍忽然殺出,噗嗤一聲,斬斷了大秦王的時光長河,一劍洞穿他的手臂!

那細劍上,死氣溢散。

天淵族和死靈界,關聯太大。

這一族,早年也屬於天命一族,卻是墜毀進入了死靈界域邊緣,已然墮落。

死氣,對生氣,一直都有腐蝕壓製作用。

一劍殺出,大秦王只覺得手臂彷彿消失了,不再是自己的!

長槍微微一顫,依舊一往無前,一槍掃出,砰地一聲,掃的天淵半皇長發飛舞,脖頸上,瞬間浮現出一道血印。

天淵半皇剛要繼續出手,忽然,撕裂虛空,強行挪移一段距離,他剛消失,噗嗤一聲,所在原地,被一道金光洞穿,一個不大的黑洞浮現,而很快,這個黑洞卻是蔓延開了,砰地一聲炸裂開!

大秦王都倒退了幾步,而遁走的天淵半皇,臉色微變,看向那邊的大周王。

大周王微微皺眉,喝道:「秦廣,你做什麼?纏住他!」

大秦王一臉歉意,「放心,錯誤不會再犯!」

話落,持槍再次殺了過去!

是的,這就是他們的配合。

一直如此!

大秦王近戰,大周王伺機出大招殺敵!

但是要配合默契,否則就如剛剛,大秦王一下子沒纏住對手,被對方逃了,大周王的必殺大招,就成了廢物。

天淵半皇只覺得壓力巨大無比!

剛剛那一擊,爆裂虛空,殺傷力強大無比,哪怕是他,真要被打中,也要肉身受損,甚至會被炸傷!

「你們以為你們吃定我了?」

天淵半皇冷哼一聲,這一刻,不再考慮其他,低吼一聲:「你們逼我的,自找的!」

「命運之尺,歸來!」

此刻,遠處,天淵界邊緣,和死靈界域接連的地方,原本有一座小城,此刻,那小城忽然消失,化為一柄尺子,朝天淵半皇飛來!

特殊的證道之法!

和天滅他們類似的證道之法,融兵法!

而這尺子,原本好像也和天滅他們一樣,有鎮壓死靈界域之效,此刻,卻是離開了原地,原地沒有死靈通道,但是,有一道模糊的界壁,尺子消失的瞬間,大量的死氣朝這溢散而來!

天淵族和死靈界合作,但是也防著他們侵蝕天淵界。

此刻,天淵半皇也知道到了危險關頭了,哪還顧得上這個!

今日,必須要殺出去,殺出天淵界!

只要殺出去,他就沒事。

人族沒這個膽量,沒這個實力,在諸天戰場殺他,一定會有合道來援!

所以,唯有殺出去!

那才是他的活路,才是整個天淵族的活路!

尺子瞬間到手,一眨眼,天淵半皇實力飆升,這融兵之法,一旦兵器到手,都是實力強大幾分!

尺子一到手,一尺子打出,轟隆一聲巨響,歸元刀都有些震蕩,這尺子,才是他的殺手鐧,天淵半皇冷哼一聲,意志力再次爆發,轟隆一聲,轟擊大秦王!

而此刻,大周王無法壓陣了!

大秦王不是對手!

一個永恆九段,一個合道,大秦王還不是走融兵法一道的,而是走三身道的,三身被毀兩身,本就不在巔峰,此刻一下子被壓制了!

「詛咒之術?小道爾!」

大周王低哼一聲,一枚神文浮現,虛空中,陡然出現一條紋路,如同網線,這紋路瞬間朝天淵半皇殺去,而天淵半皇臉色再變,一瞬間,一枚血色令牌浮現!

議員令!

這令牌浮現,一道血色雷光朝網線劈去,轟隆隆!

巨響聲蔓延天地!

大周王面前的神文,瞬間龜裂,大周王也是微微凝眉,「天淵始祖的議員令?」

這議員令,其實也是一種規則呈現!

這是天淵族始祖的規則呈現!

一眨眼,就擊潰了他的神文。

他皺眉,而天淵半皇則是震動,沒碎?

沒徹底破碎!

怎麼可能!

「你要神文晉級合道了?」

天淵半皇震動,「你真的走神文證道一道……周天齊,你才是人境第一強者……」

砰!

一槍扎來,大秦王好像不樂意了。

好吧,他只是看到了機會。

這傢伙,居然有些失神了。

砰地一聲,一槍好像扎中了鋼鐵,下一刻,長槍刺穿了他的肉身,沾染上了一絲絲血液,而天淵半皇低喝一聲,一尺子打出,砰地一聲巨響,長槍顫動,震蕩,大秦王手臂血肉瞬間化為齏粉!

只剩下白玉一般的白骨!

「想殺我,你們不夠資格!」

天淵半皇再次暴喝一聲,而遠處,大戰已經到了極限關頭。

一尊古老存在的天淵無敵,眼神蕭瑟,看向四周,嘆道:「第六潮汐到現在,你人族……始終如此霸道!這一潮汐,我還以為你們只能等死……不曾想……你們先找上門來了!」

感慨,嘆息!

他是第六潮汐的強者!

第六潮汐就和人族強者戰鬥過,廝殺過,昔年,人族也是如此霸道,如此強大,殺戮諸天,橫掃諸天,那個潮汐,人族贏了……最終還是敗了!

而這次,結果又是如何?

他不知道!

他嘆息一聲,「我也活夠了,殺了我們,你們……也沒好下場,我在死靈界域,等你們!」

轟!

驚天巨響傳出,這是一尊強悍無比的老古董,永恆七段,此刻自爆了!

那強烈的自爆威力,炸的四周三位人族無敵,紛紛吐血,甚至,一尊弱小一些的人族無敵,三身分離,一身直接炸裂!

種族之戰!

只有你死我活,都沒退路!

那天淵強者,也是至死不退,一瞬間,重傷三尊無敵,擊潰一尊無敵的三身,為下一位天淵無敵創造擊殺機會!

三身被毀的,是大越王。

實力要比其他無敵弱一些,永恆五段。

開府之主,少數到了九段,一些人到了八段,不少人都到了七段,再不濟,也有六段之力,五段的也有,但是很少,五段,也代表最弱的一批了。

開府多年,還在五段,這代表天賦不行了,而不是不夠努力,再往上,太難了!

新生代的,如夏龍武這些人,證道就是四段!

真正實力,未必比他們弱。

對大越王這些老輩而言,既高興又無奈,此刻,三身被毀一尊,實力下滑,還未必能比得上夏龍武他們,實際上,大概率是不如的。

這一刻,大越王嘆息一聲,滿是無奈,「我大越,就拜託諸位了,諸位老友,給你們丟人了,小輩都能殺我……真丟人啊!」

開府之前,他也是一方豪傑,追隨大秦王他們征戰諸天,卻是大多時候都在打醬油。

今日,三人圍殺對方,還被對方爆了一身,丟人了。

此刻,要不找個更弱的打,要不,給人族爭取更多的時間和機會!

「你……」

旁邊,大宋王剛想喊話,大越王看向遠處,一尊壓著大金、大楚兩位無敵打的頂級天淵無敵,眼神冷厲,傳音道:「此人太強,永恆九段,那倆蠢貨不是對手,很快會被壓制,我去重傷他,你們聯手,瞬殺他,否則,我人族會死傷更重,別給他自爆的機會!」

那是一尊真正的老古董,可能是第一潮汐的人物,腐朽的氣息,已經和死靈無異。

然而,這樣的存在才強大!

極其強大!

對方真要最後一搏,兩位和他戰鬥的永恆七段,可能都要死。

他只是永恆五段!

下一刻,不等其他人說什麼,他化為一道金芒,瞬間朝遠處洞穿虛空而去。

那邊,正在壓制大楚王他們的強者,臉色微變。

他一直沒拚死而戰,因為他能贏,贏了,就可以去殺其他人,他沒必要拚死,可此刻,他感受到了一些危機。

一尊強悍的存在,兩身融合,瞬間燃燒,化為大道規則之力,轟隆一聲,擊穿了他的防禦!

而這時候,大宋王幾人,暴吼一聲,紛紛出手!

天地震蕩!

烏雲遮天蔽日,整個界域都在顫動。

大越王戰死!

虛空中,大越王虛影呈現,遙看遠方,那是東方,他的家鄉。

大越王一步步朝東方走去,帶著笑容,我的家,在那邊!

人族征戰十萬載,多少人戰死他鄉。

他不想戰!

可是,不得不戰。

四百多年前,他只想當一方霸主,當一方財主,那一年,大秦王找到他,揍了他,打了他,以極其野蠻的方式,逼迫他去征戰諸天!

這一戰,他膽小,他怕死,大多時候都躲在後面。

後來,大戰結束了。

他開府了,開闢了大越府,庇護億萬蒼生,成了大越府的神,他很想笑,神?

不,老子當年其實是個土匪,你們知道嗎?

亂世之中,他什麼都干過。

殺人,殺神,殺魔……

他不是聖人!

這一次,他又出戰了,終於戰死在了這裡。

大越王發出笑聲。

「秦廣,周天齊,你們倆個……都是狗,老子憑什麼要聽你們的?哈哈哈!」

一聲暢笑,大越王踏空向前,消失在黑暗之中,最後一絲殘念,消散了!

這倆都是狗東西,他早就想罵了!

遠處,大周王和大秦王面無表情,眼中,微微泛紅。

四百多年前一直戰鬥到現在的朋友,又走了一位。

之前的寧鴻,畢竟年輕的多,不是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而現在的大越王,是真的和他們一路戰鬥到今日的老朋友了!

「殺!」

大秦王暴怒,長槍掃蕩天地,勇猛無比!

而那邊,那尊永恆九段的蓋世強者,被大越王拚死一擊,重傷了肉身,下一刻,足足五位無敵,全力以赴,憤怒咆哮,轟隆隆巨響傳出!

眨眼間,三身被打爆一尊,這是一尊修鍊三身的強者。

三身被破,剩下的兩身,瞬間同時出現,朝其他人殺去,也是殺氣滔天!

遠處,一尊天淵族無敵,轟隆一聲,被大唐王和大商王聯手打爆,這兩位,瞬間也朝這邊殺來,要聯手擊殺那尊強悍的永恆九段!

……

人境。

蘇宇王冠佩戴上了頭頂。

下一刻,人境忽然微微一顫,王冠也微微動蕩了一下,其他人還沒注意到,大夏王和大明王卻是臉色一變!

大戰開始了!

而且,有無敵隕落了!

人族的!

此刻,眾人匍匐,萬族也不敢看蘇宇,金光太盛,除了兩位強大的無敵,其他人包括小周王他們都沒注意到。

而蘇宇,也是心中震動!

死了!

死了一尊人族的無敵,是誰,他不好判斷,應該不是開府無敵,但是,一定死了人族無敵,他感受到了人族氣運的動蕩!

大戰爆發了!

蘇宇臉色凝重,看向下方跪拜的眾人,很快,他恢復了鎮定。

然而……片刻后,忽然,虛空中懸浮的大越府金印,忽然顫動起來。

人境,遙遠的邊境之地,大越府也在震蕩!

大漢王在遮掩異象!

然而,人境這邊,開府之主隕落,還是有些無法隱瞞,震蕩的動靜很大!

一般人沒感覺,然而,一些無敵,漸漸地都感應到了。

一個個,臉色都變了。

大越王……出事了!

大夏王陡然朝大越府金印看去,那金印之上,隱約看到一絲裂縫呈現。

此刻,大越府那些人,還在跪拜。

而蘇宇,臉色再次變幻!

開府之主隕落了!

間隔並不長!

只是一會工夫,兩位人族無敵死了,還有一位是開府之主。

這時候,有人想抬頭,好像感受到了什麼動靜。

蘇宇陡然冷喝一聲,「大越、大楚、大遼,你三府之前膽敢違逆蒼天聖意,當有責罰,抽取三府三成氣運,以儆效尤!」

此話一出,所有人注意力都從之前的震蕩消失了,而是化為膽寒。

蘇宇還要追究責任!

而蘇宇王冠之上,光芒爆發,瞬間連接三府大印,一瞬間,大越府龜裂的大印被金光覆蓋,其他人什麼都看不到了。

片刻后,三府大印呈現,大越府的金印,有些虛弱,裂縫卻是沒了,大楚和大遼,變化不大。

大夏王和大明王看的清楚,蘇宇並未抽取三大府的氣運,而是在王冠中剝離了一些,修補了大越府金印。

此刻,大越府府主,一臉憤怒地抬頭看向蘇宇!

蘇宇面色冰冷,冷漠道:「不服嗎?不服我者,非人,當殺!我既為聖主,諸天人族,唯我獨尊!」

唯我獨尊!

好大的口氣!

然而,此刻,大越府府主儘管生氣,憤怒,卻是無可奈何,他覺得蘇宇抽取了很多大越府的氣運,其他兩大府還好,他這邊,金印明顯暗淡了一些。

他很憤怒和惱火!

是你讓我做的!

我只是聽你的,你居然還如此對大越府,蘇宇,太不是東西了!

可恨!

氣運一說,雖然縹緲,可是真的存在,氣運衰弱,大越府的元氣濃度也許都會下降,甚至會出現修鍊不順,出門不順的情況。

這對大越府,影響很大!

此刻,其他大府,都是膽寒。

蘇宇好霸道!

剛上位,他就責罰三府,這位,真的能成聖主嗎?

而四周,萬族強者,漸漸地,也感受到了大越府那邊傳來的震蕩,一個個咋舌,真狠!

一來就殺雞儆猴嗎?

這是抽離氣運太多,導致大越府出現了問題?

蘇宇這傢伙,霸道,兇殘的狠啊!

大越府府主也是日月九重,漸漸地,他也感受到了震蕩,再也忍不住了,怒道:「蘇宇……」

「混賬!」

大夏王一聲怒喝,「膽敢直呼聖主之名?想死嗎?」

大越府主怒不可遏,強行忍住,怒道:「我……我府氣運抽離太多,我要回府,鎮壓異動!還請聖主成全!」

蘇宇漠然,「不準!」

大越府主大怒,可此刻,其他人匍匐,無敵不吭聲,他也無奈,他知道,自己真要走,要出事!

他憤怒無比,直接收回了金印。

收回金印的時候,蘇宇倒是沒阻攔,而對方收回金印的瞬間,也察覺到了不對……氣運還在流逝,金印還在崩潰!

而其中,好像還多了一股不屬於大越府的氣運!

他心中劇震!

好像想到了什麼!

想到了……昔年大魏幾府!

開府之主戰死的時候,那時候,幾府的情況,以及如今縮小了一圈的大府之印。

再回想一下剛剛的感受,以及大越府的震蕩……

一瞬間,他明悟了!

一瞬間,他淚流滿面,陡然看向上空的蘇宇,而蘇宇,平靜無比,也在看著他,眼神如此的堅毅和冷靜。

我父……出事了!

蘇宇知道!

對,他一定知道!

我父……隕落了!

天變了!

大越府主瞬間淚流不止,他無法接受,無法忍住,哪怕他知道,此刻……也許不該如此!

他父親,可能戰死了!

諸天,爆發大戰了嗎?

他不知道!

然而,他知道了,明白了,大夏王他們都知道,蘇宇也知道,他們在遮掩這一切!

「聖主……」

他看向蘇宇,帶著濃烈的悲傷和悲哀,我父怎麼了?

台上,蘇宇從王座上站起,俯瞰四方,冷漠道:「大越府主,你要抗令?」

「不……不敢……」

「廢物!」

蘇宇冷喝道:「堂堂日月九重,如此廢物!你父大越王,我接觸不多,見過兩面,匪氣十足,雖實力一般,卻是桀驁不遜,可恨,也可敬!你是他之子,小小懲罰,卻是當眾落淚……人族有你這樣的廢物,才會如此衰敗!」

大越府主擦乾了淚水,低著頭,不敢吭聲,不想吭聲。

蘇宇冷厲道:「我既成為這聖地之主,我希望,諸位不要逾矩,今日,都給我跪拜朝聖,我倒想看看,今日,誰敢逆我?我也想看看,我今日還能不能再殺幾個,震懾諸天!」

一群府主,心情複雜,蘇宇,太霸道了!

霸道的不可思議!

他還要找茬,找人族各大府的茬!

他居然還要懲罰各大府!

他到底想幹什麼?

此刻,哪怕四周的萬族,也是人人異樣無比,真狠啊!

這傢伙,這不是才上位嗎?

這麼搞,就不怕各大府都暴動?

第一天啊!

……

人群中,五行族長老傳言道:「這位……真的狂,也霸道!直接就抽取三大府氣運,這要是三大府的開府之主知道了……少不得又是一番大亂!」

這位長老也是心驚膽戰的,可怕的傢伙。

真怕這位忽然狂性大發,把他們萬族都給殺了。

在這待著,一點都不自在!

而台上,蘇宇沉默一會,半晌才道:「起來吧,上桌,上菜,我父壽宴,我不和你等一般計較!」

此話出口,再次讓人憋屈。

合著,要不是你父親大宴,今日,我們這些人,連起身都不能?

蘇宇身邊,大夏王眼中露出一抹哀傷之意,傳音道:「希望……你能善待大越府!大越王已死,另一位……可能是鴻王!」

蘇宇不吭聲。

幾次大戰,人族都沒死無敵,今日才開始罷了,死了兩位,這一刻,他也有些悲哀。

打天淵族……值得嗎?

也許……值得!

不打,天淵族遲早會對人族出手。

值得是一回事,真當有無敵戰死……又是一回事。

蘇宇抬頭朝天空看去,我……只能拖延一會時間,不被萬族洞察,其他的,只能靠你們了!

抱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7章 滅界之戰!(求訂閱)

6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