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毛球一族(萬更求訂閱)

第603章 毛球一族(萬更求訂閱)

「二位前輩!」

蘇宇還是開口了,再不開口,我感覺這一家子真要吃我了!

「殿下,醒醒!」

蘇宇加重了語氣,毛球,該幹活了!

「哦……」

毛球清醒了,瞬間跳起,「大大,我回來了!」

「哦!」

大毛球點頭,回來就回來唄!

又不是不知道你在哪。

回來很稀奇嗎?

小毛球瞬間沮喪,不過很快恢復了精神,「大大,這是我養的果子園……」

嗯?

蘇宇微微一怔,忽然看向毛球,眼神危險。

我是你養的果子園?

行啊!

很厲害!

小毛球眨眨眼,我這是騙人的,騙大大的,不要在意。

蘇宇暗罵,忽悠誰呢!

你這傢伙,大概真是這麼想的。

大毛球沒理會,深深地聞了一下蘇宇,感慨道:「好香的味道,想吃!」

「大大……」

「前輩!」

大毛球也只是吸了一口,咕噥道:「說說,好像是時光師的傳承,不能亂吃,吃了,那位要是穿梭時光回來了,給我收屍怎麼辦?」

「時光師?」

母球疑惑,看向大毛球,大毛球滿眼的唏噓,「時光師,不知道嗎?很厲害的,駕馭時空長河,走遍諸天萬界,見人就來一句,你大限已至,我來收屍了!」

搖搖頭,感慨萬千,帶著無盡唏噓。

「這樣的絕世強者,最終……也落得個失蹤或者隕落的下場,文王都說,天地間少了一位至強對手!」

「……」

蘇宇愣了一下,急忙道:「時光師和文王不是一人?」

不是嗎?

大毛球古怪地看著他,「怎麼會!文王是文王,時光師是時光師,小傢伙,你為何有如此想法?」

「……」

蘇宇獃滯,不是?

怎麼會!

「可是獵天榜和時光師傳承……」

「哦……你說獵天榜?」

大毛球感慨道:「那是文王仿造時光師的時光冊鍛造的神兵,強大無比!只是沒得精髓。」

蘇宇徹底愣住了!

時光師和文王不是一人,獵天榜只是仿造的神兵,而非真正的時光冊!

這……這和自己預期的完全不同!

大毛球古怪道:「你以為是一人?」

「我……我以為是的!」

大毛球奇怪道:「為什麼這麼想?文王和時光師沒什麼相同之處啊,哦……都和你一樣,喜歡穿白衣服,難道就是一個人?時光師幾次出現,都是一個母的,文王是公的,怎麼會是一個人呢?」

「……」

蘇宇再次獃滯。

他剛來而已,大毛球幾句話卻是讓他獃滯幾次了。

女的?

時光師是女的!

我勒個去!

不會吧?

大毛球又道:「外面都是瞎猜,反正我是見過時光師的,還和文王聊過天呢!好久好久以前了,不過最後一次看到,就再也沒看到過時光師了。」

蘇宇眼神異樣,很快,急忙道:「那個……先進去聊?我還給二位前輩帶來了禮物……」

「禮物?吃的嗎?」

「對對對!」

蘇宇很快鑽入了通道,先進去,別在門口瞎聊,被人看到了不好。

很快,他鑽入了噬神古界。

濃郁的元氣,讓蘇宇都震撼,好濃郁!

整個噬神古界,不算太大,密密麻麻的,到處都是天元果樹,好多!

蘇宇想到了什麼,忽然道:「前輩,這裡這麼多天元果樹……我聽說,天元氣都是一些強者死後誕生的……」

「對呀!」

大毛球理所當然道:「我吃東西,只吃神文,我媳婦只吃意志海,剩下的屍體就埋了,然後就長樹了啊!」

汗毛都豎起來了!

凶獸!

大凶!

我說這裡元氣這麼濃郁,天元果樹這麼多,合著都是吃了人,把屍體留下來種樹了。

可怕!

就知道噬神古族不一般,小毛球也是,吞起人來,可是毫不留情,壓根沒有不殺人的念頭,果然,這一族都是凶物!

蘇宇壓下悸動,急忙取出兩個巨大的天元果。

大毛球一看,倒是來了興趣,「好大的果子,可惜是假的!真要長這麼大,起碼得埋一個半皇才行!」

「……」

你去埋吧!

母球也喜滋滋地拿走了屬於它的果子,一口就咬了下去,那是毫不客氣,這麼大的果子,進去睡一覺,吃一頓,還是很爽的!

至於真的假的,無所謂了,都是差不多的味道。

此刻,毛球一家三口朝最大的那棵天元果樹飛去,蘇宇看了一眼,那是真的大,起碼有萬米高!

上面也結滿了大大的天元果!

大毛球它們,看起來也就果子那麼大,小毛球的話,還沒那些果子大。

很快,一家三口飛到了樹頂。

樹冠上,一層又一層的金色葉子鋪蓋,倒是弄成了一個窩。

那些金色葉子,很是柔軟,也很堅韌。

蘇宇輕輕一腳踩上去,倒是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元氣從葉片上傳入體內。

好濃郁的元氣!

「前輩……這棵樹下面……」

大毛球知道他要問什麼,隨意道:「哦,埋了一位好厲害的侯,不是我吃的,是文王打死的,我看還有口氣,帶回來吃了神文,然後給埋了!」

好厲害的侯!

多厲害?

大毛球都說厲害,可能是合道巔峰的那種!

蘇宇無語,忽然想到了什麼,又道:「那前些年,皇……皇后前輩……」

母球從大天元果中鑽出了腦袋,你在喊我?

大毛球隨意道:「喊炊餅就行,我媳婦叫炊餅……」

蘇宇懵了一下,有些尷尬,「咳咳,我是說,前些年,炊前輩殺了一個神族無敵,屍體怎麼沒帶回來種樹?」

他記得,好像有人提過這事。

大明王還撿到過一具完整的神王屍體呢!

那邊,母球在大天元果上蹦來蹦去,聽到這話,很隨意道:「哦哦,想起來了,那天急著去吃天古,剛好看到一個人王血脈,順便就丟給他了。」

「人王血脈?」

蘇宇微微一怔,急忙道:「獄王血脈?」

「不是吧?」

母球詫異道:「不是獄王吧,好像不是……」

蘇宇鬆了口氣,現在就怕聽到人王血脈這幾個字,他馬上道:「大明王是人王血脈嗎?」

「哦,那是大明王嗎?」

母球好像才知道這事,隨便道:「人族好幾個永恆,都是人王血脈吧!」

人王血脈,更容易崛起一點。

夏家是,現在朱家好像也是,加上隱藏的獄王血脈,這人王血脈可不少。

「那我是人王血脈嗎?」

蘇宇好奇,你們能看出來,那能看出我嗎?

還有,大球可以看出來,那豈不是說……可以直接看穿,誰是人王血脈?

誰是獄王血脈?

他正想著,母球道:「你全力打一拳看看,血脈得爆發的時候才能看出來!」

蘇宇心中微動,好像也是。

上次老龜好像也說過,全力爆發的時候,那些血脈印記才會暴露,而自己看到的,只是對方為了展示自己的血脈,才特意弄出來的。

蘇宇全力以赴,一拳打出!

三隻球齊刷刷地看著他,大毛球看了一會,搖頭道:「沒看出上古血脈之力,不是人王血脈。」

蘇宇疑惑,我不是嗎?

那我天賦這麼好?

他天賦真的很好,肉身也好,神文也好,其實天賦都絕佳,蘇宇還以為自己也是什麼強大的血脈呢。

既然不是,難道是說,金色圖冊改造的自己?

蘇宇想了想,忽然道:「難道說……我是人皇血脈?」

「……」

大毛球看白痴一樣地看著他,半晌才道:「人皇沒血脈傳承!」

這傢伙,想什麼呢?

蘇宇無語!

沒有嗎?

人皇是個老光棍?

蘇宇難得遇到這樣的老古董,還是和文王關係很大的老古董,蘇宇此刻也稍微安心了一下,起碼這位沒說要吃自己了。

蘇宇帶著一些好奇,恭敬道:「前輩,您說文王和時光師不是一人,文王仿造時光冊,打造了獵天榜,那這麼說,獵天榜其實就是一件完整的兵器?」

「當然!」

大毛球隨意摘下一個個大大的天元果,隨手塞給了小毛球,自己又摘下一個更大的,一家三口一邊吃著天元果,一邊回道:「那就是完整的兵器,不過後來崩碎了,散落到了各處。」

蘇宇想到了什麼,取出那個「錄」字碎片,「前輩,那這是獵天榜上的配件嗎?」

大毛球聞了聞,想了想道:「味道差不多,大概是的吧。」

「大概?」

蘇宇輕聲道:「前輩,您確定?」

大毛球敷衍道:「我又沒吃過獵天榜,那怎麼知道!大概是這味道。」

蘇宇若有所思,「前輩,我懷疑這個是假的,您覺得有可能嗎?」

「是嗎?」

大毛球並不在意,「那就是假的唄!」

假的就假的好了!

蘇宇很快道:「前輩,那您覺得,這玩意是仿造時光冊製造的,那真正的時光冊,可以操控嗎?」

「可以吧?」

大毛球不確定道:「就跟爹打兒子一樣,應該是可以管的吧!你看,我們家小夥子,我就可以打他!」

砰!

它伸出了手,一巴掌把小毛球打成了一個餅,隨意道:「所以時光冊,大概也能這麼打獵天榜!」

很形象的比喻!

蘇宇瞬間懂了!

而小毛球,一臉委屈,可憐巴巴地把自己變成了球,不再是餅,離大毛球稍微遠了點,自己大大好暴力的!

此刻,蘇宇輕輕吐氣。

來這,先吃了個大瓜,文王和時光師不是一個人,一男一女,獵天榜居然是時光冊的兒子,而不是時光冊的一部分。

那自己腦袋中的那玩意,是時光冊?

也就是說,自己以為金色圖冊不完整,未必不完整,也許就是完整的!

既然是仿製,那代表時光冊,其實也有獵天榜的功能,只是蘇宇還沒發現?

這麼一說,倒是讓蘇宇對金冊多了點興趣了!

蘇宇其實還有很多想問的,但是怕問煩了這位,很快,他就不再問了,套起了近乎道:「前輩,您這些年去過人境嗎?」

「沒啊。」

豆包搖晃了一下,「沒去,去了也沒意思,再說我也剛醒沒多久。」

都沒來得及去。

「那前輩可知,人境現在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是嗎?」

豆包奇怪道:「怎麼不一樣?難道神文可以種出來了?長在了樹上?」

「……」

蘇宇尷尬,不過眼神一動,「別說,還真有可能!」

的確有可能!

蘇宇好像聽說過,大周府,可能真的在研究這個!

「咦,真的?」

豆包瞬間來了興趣,「神文真的可以種出來?養殖的神文好吃嗎?」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神文誰是問好吃不好吃的?

蘇宇想了想道:「從養殖和野生的角度上來看,可能養殖的口味要差一點,但是我覺得吧,味道差距應該也不大。」

豆包身邊浮現出一個泡泡……那是一個大毛球,身下是一棵樹,和現在這棵天元果樹差不多大,但是結出來的是神文。

毛球在吃神文!

一枚,兩枚,三枚……

很快,泡泡破碎了。

蘇宇無語!

這算什麼?

我都服了!

這也行嗎?

豆包剛剛是不是做夢了?

大毛球很快清醒,看向蘇宇,有些恍惚道:「那棵樹大嗎?神文樹怎麼種的?你能教我嗎?」

那邊,母球喊道:「神文吃膩了,有沒有種意志海的樹?」

蘇宇急忙道:「這個是不是樹,我還真不知道,我只是聽說,有人工養殖的神文,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確定。」

「不確定?」

豆包好像有些不滿,蘇宇馬上道:「其實前輩可以去看看的,去人境看看!」

豆包搖頭道:「不去!人境肯定沒以前好玩了……」

「總有好玩的地方!」

「那也不行……人境不給我進去!」

蘇宇笑眯眯道:「前輩若是真想進去,我可以想辦法!只要前輩不亂跑,亂殺,我可以帶前輩遊覽人境河山,盡嘗美味!」

「騙子,你就想忽悠我給你當打手!」

豆包嘀咕!

蘇宇愣了一下,尷尬道:「前輩誤會了!」

「才沒誤會!」

豆包鄙夷,「本座活了無數年,早就見慣了你這種騙子!就知道騙人,一點不知道尊老愛幼!」

蘇宇鬱悶,我看你很好說話的,結果……現在說話,太讓人尷尬了。

「前輩,我不是這意思……」

「哦,那不給你當打手了!」

「前輩,我那個……那個是邀請前輩,助我一臂之力,重整人境河山,再復文王輝煌!」

豆包點頭,「好啊,你想當文王?」

「那個……咳咳,前輩可以把我當文王,我是文王傳人,多神文就是文王的傳承……」

「你要是文王,那文王當年答應我,給我吃100枚合道神文的,你有嗎?」

「……」

蘇宇想哭!

別說合道,我連永恆神文都沒,合著您老人家逗我玩呢!

「小傢伙,誠懇點!」

豆包滿眼的眼神示意,我吃過的神文,比你見過的神文還多,神文是開智的,小傢伙太蠢了!

還騙到本大人身上來了?

蘇宇無奈,苦笑道:「是這樣的,我想去人境,又怕被人幹掉了,有人算計我,所以想讓前輩陪我一起去一趟,就是這事!」

豆包這才點頭,「說話簡單點!說話複雜,那是年輕人,我們老了,老年人喜歡說話簡單點!」

蘇宇點頭,好吧。

果然,人老成精……球老成精了!

比起毛球,豆包難忽悠多了。

大毛球打著哈欠道:「人老了,懶得動彈了!這幾次又打了架,又沒吃飽,不太想動彈!」

蘇宇沮喪!

看來白來了。

而這時候,小毛球忽然道:「大大,一起去啊,香香的說不定可以抓一些東西來吃呢!」

大毛球繼續打著哈欠,「他能抓什麼來吃?吃天古還是吃寂無?不行的話,吃那個監天侯也行!」

說著,又道:「吃那個老烏龜也行!」

老烏龜也好吃!

蘇宇尷尬,算了,我是沒辦法讓你們吃這些強者,太強了!

看來,是很難帶一位合道給自己護道了。

大毛球懶洋洋的,母球卻是好奇道:「那神文樹沒有嗎?還有,現在人境什麼樣子了?」

是的,大毛球沒興趣,但是母球喜歡到處跑。

大毛球是個宅球,母球可不是!

炊餅很有耐心的,能在仙界外守天古幾百年!

也喜歡到處跑,不然,也不會有殺了神王,被大明王撿屍的事。

蘇宇眼神一動,大毛球知道他的心思,懶洋洋道:「小夥子,你可想好了!我媳婦,脾氣可是很不好的……」

「當家的,我脾氣很好!」

「很好你還吃那麼多?」

「我吃的不多!」

「胡說,你都差點把我吃了!」

「那是我太餓了!」

「……」

蘇宇被這兩口子吵的心驚膽戰的,這啥意思,母球脾氣不好,隨便吃人?

大毛球都差點被吃了?

他正遲疑著,母球開口道:「小傢伙,你想找人幫你打架?我去呀,我陪你去人境!人境修鍊神文的多不多啊?」

蘇宇無奈,「那個,炊前輩,我看還是算了。」

「那怎麼能算了?」

母球脾氣好像真的不好,有些生氣道:「你找人打架,我在這啊,為什麼不找我?」

「……」

蘇宇想哭,心驚膽戰的,因為你看起來沒大毛球靠譜。

大毛球好歹靠譜點!

所以哪怕這位合道毛遂自薦,蘇宇也有些擔心,擔心會出問題,自己根本無法轄制,一旦在人境真的大肆殺戮,自己攔都攔不住!

當然,這些話,他不敢說,只好編理由道:「我是怕炊前輩太累了,這次我回人境,可能會遇到大麻煩……」

「那更需要打架了,打架就可以吃飽了!」

「不是,我……」

母球生氣了,「你是覺得我沒當家的強?」

「沒有!」

母球哼了一聲,「我是沒當家的強,你這個騙子!」

心累!

都當球了,母的也比公的難纏。

倒是大毛球,想了想道:「那就讓炊餅跟你去,我媳婦實力還是很強的,不過我看你是擔心炊餅亂殺人……」

蘇宇默默點頭,是的,沒錯。

「這個倒是不用太擔心……一般的傢伙,炊餅瞧不上!太厲害的,都是敵人,反正你人族也沒幾個強者了!」

這話……說的好像也沒什麼問題。

炊餅不是連大明王都沒看上眼嗎?

都沒吃!

那一般的無敵,大概也看不上吧。

蘇宇想了想道:「炊前輩,那……您若是想和我一起去人境,您看,您想吃誰,能不能跟我打個招呼?」

「好啊,打完了招呼再吃!」

「不是……我的意思是,有的人,不能吃,我若是說不能吃,前輩可以不吃嗎?」

母球不爽道:「那不是很憋屈?」

「沒有沒有……我是說,現在不吃,以後可以吃更好的!前輩看行嗎?」

炊餅思考了一下,勉為其難道:「勉強可以吧!看你把咱家小不點,養的肥肥胖胖的,我就信你一次!」

肥肥胖胖的!

蘇宇看了一眼小毛球,有嗎?

我怎麼感覺和剛見到的時候一個樣!

若是炊餅真的聽話,帶著這位去人境,安全倒是有保障了,主要還是怕它不聽話,自己又無法制約它!

真隨著自己潛入了人境,大肆殺戮,那就是罪人了。

豆包在一旁,打著哈欠,困的不行,隨意道:「沒大事,炊餅也不會隨便殺戮,就跟你似的,你會閑著沒事幹,到處踩死螞蟻嗎?」

小毛球插話道:「他會啊!」

蘇宇無語,我什麼時候干過這事?

這傢伙,瞎說!

豆包也是無語,再次拍了一下小毛球,看向蘇宇,「你來就是為了這事?」

「嗯。」

「那讓炊餅跟你去吧!」

蘇宇想了想,點頭,又有些遲疑道:「前輩,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問。」

「小毛……咳咳,殿下在我這邊,前輩是知道的,為何不帶走呢?」

這也是他疑惑的事。

為什麼不帶走?

豆包隨意道:「為什麼要帶回來?帶回來,很難成長的!我這一族,有些依附性質。最好找一個伴身神文修鍊者,一起成長……當年我就是跟著文王一起成長的。」

蘇宇疑惑道:「前輩……真的是文王的神文化成?」

豆包看著他,蘇宇心悸,怎麼,問到不該問的了?

豆包遲疑了一下,還是道:「要說是,也能這麼說!但是實際上,也不算是!這麼說吧……算了,你可能不懂,我呢,其實是一種規則……規則懂嗎?然後,被文王孕育出了靈性……」

蘇宇懂了!

點頭,「明白!天生的神文,天生就是一道規則,神文就是規則,而前輩是這規則孕育出了靈性,可是,按照我之前的推斷,前輩若是如此的話,該是大道境,就是人王那個等級,為何只是合道?」

豆包有些古怪地看著他,還真懂!

「你倒是聰慧,的確是這樣!我算是一枚天生神文,規則孕育而成,之後,文王遇到了我,長時間的孕育之下,我有了靈性……文王沒有滅殺我的靈性,反而剝離了我,之後,諸天便有了豆包!」

「之所以是合道……」

豆包想了想道:「因為我並不完整,不算是一條完整的規則!」

蘇宇忽然心中一動。

餘光看了一眼炊餅和小毛球,豆包好像知道他的心思,解釋道:「我媳婦和我家小夥子,都是我自己孕育出來的規則……不是為了補充我的規則,他倆是單獨的規則,就是……就是那種單獨的,你懂嗎?」

「我太寂寞了……」

豆包感慨道:「所以文王不見了之後,我就孕育了我媳婦,然後,我媳婦出去了,也不見了,我懶得去找,就又孕育了我家小夥子!」

「……」

蘇宇這一下子,徹底明白了!

這是三條規則的化身!

他懂了!

豆包也好,炊餅也好,包括毛球,說是一家人,其實也算,但是實際上,這是三條不同的規則!

蘇宇忽然道:「所以,你們愛吃神文,愛吃意志海,其實都是為了補充規則!小毛球也是,它喜歡舔神文,是因為神文其中蘊含著一些規則之力,它覺得舔了,能幫助它完善規則之力?」

豆包點了點頭,「你很聰明,和你這樣的人說話,不累。要是其他人,很難理解的,他們都很愚蠢!總是說,我們只喜歡吃,喜歡殺戮……不是的,我們只喜歡吃一些能完善我們自己的東西,比如規則之力,比如神文上的一些規則法則之力。」

蘇宇這次倒是真的明白了!

它們需要的是規則之力!

而不是什麼神文,元氣,都不是,就是規則。

「所以小毛球跟著我,可以汲取一些我神文中的規則之力?」

大毛球點頭,「對,其實也不會傷害你的神文,因為你的神文,本就會主動溢散出一些不需要的規則之力,自然呼吸一樣,而小傢伙就可以吸收這些力量,越是純粹的神文,它越是喜歡!」

蘇宇點頭,懂了!

怪不得小毛球喜歡那些天生神文,應該是規則之力更純粹。

而此刻,小毛球卻是淚眼摩挲,「大大,我不是你生的嗎?」

豆包笑呵呵道:「都一樣,你本是無意識的規則之力,是我把你蘊養出來的,當然算是我生的!」

蘇宇插話道:「前輩,那你無法晉級嗎?」

「也不是,但是我需要的規則之力太強了,最好還是那種無意識,純粹而又強大的規則之力補充我,文王若是沒消失,在他的蘊養下,也許我可以晉級,可是他消失了,沒人再有這麼強大的神文來蘊養我了……」

由此可見,文王到底多強!

他可以蘊養豆包,並且將它提升到人王的地步。

可惜,文王消失了。

豆包,其實很難獲得這樣強度的餵養了,靠自己,恐怕也很難完善自己的規則之力,晉級到另外一個層次。

也是直到今日,蘇宇才明白,這一族到底意味著什麼。

這是純粹的規則!

只是不夠強大,這一族,晉級合道,恐怕很容易,但是合道之後,去完善完整的規則,大概就難了!

小毛球大概也能晉級合道,但是再之後,就難走了。

它需要不斷去完善自己的規則之力!

蘇宇感慨萬千,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規則原來也能化為生靈,可怕的存在,這一族的底子,太過雄厚,不過看來,好像就這三位。

文王也是雄才大略之輩,當年把規則蘊養出了靈性,居然沒有磨滅,而是任由其化為生靈,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若是磨滅了,文王可能會多掌握一條規則。

豆包倒也實誠,或者說,並不介意被蘇宇知道這些,蘇宇問了,它就說了,不問,它大概懶得去說這些。

「前輩,那監天侯,我聽說是什麼運靈得道,和您是一樣的存在嗎?」

難道也是一種規則得道?

「他?」

豆包搖頭道:「他不是,運靈……這算是一種天然生靈,他靠吸收一些氣運強大自己!氣運這東西,其實很縹緲,我們是很難看到的,只能靠感受,誰有大氣運!而運靈是可以看到的,監天侯就是靠吞噬氣運成長的!所以監天侯,對獵天榜是志在必得……獵天榜,當初文王讓他掌控,也有這個目的。因為被獵天榜採集了氣息的天才,一旦死了,會有氣運落入獵天榜,這也是監天侯最好最容易強化自己的辦法……」

豆包對監天侯相當了解,又道:「所以監天侯,從文王失蹤之後,就一直想把這個佔為己有,但是他怕文王回來,所以一直不敢!但是他暗中製造一些混亂,讓天才彼此廝殺,獵天閣這些年,一直在走這條路,也是為了強大他自己,順便吞掉獵天榜。」

蘇宇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獵天閣一直製造混亂,獵天閣的宗旨就是這個,搞事搞事再搞事!

他們巴不得獵天榜上的天才彼此廝殺!

原來這一切,是監天侯為了自己強大,而故意做的,獵天閣,上古是監天閣,監察諸天,後來,倒是變成了獵殺諸天天才了!

運靈!

蘇宇心中想著,而豆包又道:「監天侯其實很難纏的,他吞噬氣運,本身就有大氣運,這種人很難殺的!他一直在外面行動,但是一直沒死,就是因為他很強,運氣很好,不然,像他一樣活躍在諸天戰場的強者,都死光了,就他沒死!」

其他強者,也不是每一個潮汐都會活躍,更不是每一個潮汐,都會留在諸天戰場不走!

唯獨監天侯,一直都在!

但是他沒死!

「運氣很好?」

蘇宇呢喃一聲,「我運氣也很好!」

豆包隨意道:「所以,他肯定想獵殺你!」

蘇宇微微點頭,「那前輩是他對手嗎?」

豆包想了想,搖頭:「大概不是,這諸天萬界,現在能打他的,大概就那個老烏龜!如今這萬界,最強的大概就是老烏龜,然後可能就是監天侯,再然後,大概就是天古了!」

蘇宇愣了一下,「天古不是比前輩時期更晚嗎?他在上古末年,實力好像不算太強。」

「是呀,但是他很有天賦啊!」

豆包解釋道:「他天賦很強的,他在上古時期,雖然實力不強,可他名氣很大的,他和文王和武王的弟子都切磋過,結果都是他贏了!所以我們才能知道他啊!」

也是,豆包這些人都知道天古,而天古,在上古末年都沒證道!

顯然,也是天才!

而老烏龜,上次說一打二……果然,排名第一的,打第二和第三的,厲害!

蘇宇之前還覺得,天古不算太強呢。

起碼不如豆包。

現在才知道,豆包是不如天古的。

「那前輩第四?」

「第四?」

豆包搖頭,「不知道,有些傢伙也很厲害的,比如命族那個老頭,他就很厲害,我以前還找過他爺爺算命呢,他爺爺說我能吃了天古,結果沒吃掉……」

豆包還有些遺憾,「天古其實也很香!」

顯然,豆包他們到了這個層次,說誰強誰弱,不交手,也很難判斷!

母球應該比豆包還弱一點,不知道能不能對付一些強大的合道。

問了這些,蘇宇也沒什麼好問的了。

能勾搭走母球,已經很不錯了。

他正想著,如何離開此地,豆包忽然道:「你們要走的話,早點走吧!我想睡覺了,我睡覺了,喜歡做夢,做夢就喜歡吃東西……蘇宇,你很香,我睡著了,也許會吃了你!」

蘇宇無語,行,不用我找借口了!

那我走人!

蘇宇看向母球,「炊前輩,那您怎麼跟我一起離開?我這意志海……可未必能承受……」

母球打著哈欠,不以為然,瞬間消失。

而此刻,蘇宇腦袋一沉,下一刻,一本書浮現在手中,書頁上,文明二字中央,趴著一個大一點的圓球!

母球進入文明志了!

而小毛球,也瞬間消失,蘇宇腦海中,「劫」字神文上也多了一個球。

這一家子,倒是會找地方!

豆包倒是沒在意這些,瞥了一眼蘇宇的文明志,懶洋洋道:「你也想打造時光冊?時光冊,很厲害的,文王說過,時光師是想打造萬法之冊,可是造的殺孽太重,時光師遲早要出事……果然出事了!」

萬法之冊!

蘇宇心中微動,什麼萬法之冊?

他剛想著,頭暈目眩,瞬間消失在原地,被大毛球丟出去了!

把他丟了出去,大毛球鬆了口氣,喃喃道:「總算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媳婦回來之後,天天嚷嚷著吃天古!

都被喊煩了!

總算是走了,蘇宇真是好人。

大毛球暗暗感激,帶走了媳婦,又把天天搗亂的小傢伙帶走了,我才不會去接呢!

還接回來?

接回來怎麼睡覺啊!

無聊的時候玩玩還行,一直帶著,太煩了!

大毛球歡天喜地地送走了兩個毛球,開始美滋滋地睡覺了,總算可以做個美夢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3章 毛球一族(萬更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