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合道隕落!(求訂閱)

第630章 合道隕落!(求訂閱)

人境內,蘇宇知道,哪怕會死一些人,自己應該能解決問題。

可人境之外呢?

強者太多了!

此刻的他,也沒時間想這些了,大周王和大秦王開啟了這一次戰鬥,這一次的蘇宇,只是被動迎戰,這一次並非蘇宇掀起的戰爭。

結果如何,蘇宇自己也不知道!

六位合道,上百的無敵,人族……如何匹敵?

他沒時間去想了!

大戰,瞬間爆發。

萬門塔陣,遮天蔽日。

五大無敵,圍殺蘇宇,沒有退路可言。

蘇宇沒有,人境內部的這些無敵也沒有。

要不殺光了人境內部的無敵,要不,等著被殺。

現在想走,他們也走不了。

這些無敵,都是三身合一降臨,可不是單身前來。

內外圍攻!

這一刻,人境之外,大戰也在爆發。

古城之主和大夏王他們,紛紛出手。

就在蘇宇擊殺無敵的同時。

界域之外。

轟鳴聲震天!

天滅這些鎮守,也是紛紛出城,天滅一棒子敲出,打的天崩地裂,卻是被冥皇一劍格擋下來,反過來一劍殺向了天滅!

七八十位無敵境強者,其中高段的也不少見。

三十五位鎮守,加上大夏王他們,倒是能對付這些無敵,可是,三位合道沒人能對付。

天滅也只是勉強在一位合道手中強撐。

好在,片刻后,一座古城浮現。

魔皇和龍皇警惕無比,看向那座鴻蒙古城,鴻蒙來了!

魔皇看了一眼,淡漠道:「鴻蒙前輩,這一次前輩再插手……小心死靈界域暴動!東天王那邊,可不會一而再地放任前輩插手生靈界域之事!」

鴻蒙老龜浮空,依舊是青年模樣,看向魔皇,笑了笑:「東天王?你倒是知曉的不少,上一任魔皇深入死靈界域,探查的不少,那你覺得,東天王敢來我的地盤搗亂?」

魔皇也笑了,「現在不會,那若是前輩出手,真的參與到了萬族之戰……上次也就罷了,前輩為了庇護蘇宇這位城主,現在,也是嗎?」

老龜平靜道:「當然!」

魔皇笑了:「這樣,前輩帶走蘇宇,吾等不阻攔!前輩覺得如何?」

老龜不吭聲。

魔皇輕嘆道:「前輩,你自己也瞞不過你自己,前輩真要帶著這些陪伴你十萬年的袍澤,參與這一次萬族之戰嗎?」

上一次,古城是為了蘇宇。

這一次呢?

這一次,魔皇說了,你們可以帶走蘇宇,而不是在這幫人族守衛通道。

結果,老龜不吭聲,態度不言自喻!

此刻,距離上一次大戰,還沒多久,古城接連出手,其實態度已經很明顯了。

遠處,天滅敲了冥皇一陣子,震的自己手疼,也不打了,迅速匯合到了老龜這邊,笑哈哈道:「蘇宇現在是人境之主,那人境就是蘇宇的,蘇宇又是聖城之主,廢話什麼玩意!」

魔皇看了看冥皇,再看看龍皇。

三位合道對視一眼。

此刻,人境之外,36鎮守都到了,除此之外,人族還有5位無敵在這,大夏王、大明王、大隋王、大晉王、驅山王。

四位開府之主,一位開府之後的強者。

合道一位,無敵40位。

幾乎都是高段,唯獨驅山王弱一點。

這樣的實力,哪怕對面七八十無敵,他們也不怕。

可合道,差距還是有的。

老龜是強,然而對面有三位,老龜還需要鎮壓死靈界域,防止死靈界域暴動。

魔皇是知道的!

他既然提了東天王,顯然,可能已經有了聯繫。

三大合道強者,判斷了一下形勢,知道此刻人境內部已經開戰,可不能坐視那些人被殺,裡面可能有點問題,已經接二連三地死了數位無敵了。

魔皇嘆道:「聖城一脈,非要插手……那就休怪我們不客氣了!殺!」

一聲低喝,下一刻,三大合道,瞬間朝老龜殺去!

老龜臉色鄭重。

不好打!

他一打三很難,更別說死靈界域可能會出變故。

而就在這一刻,一道身影浮現。

巨大無比的身軀降臨!

「食鐵,你何必呢!」

魔皇輕嘆一聲,就在這一刻,一道虛幻的身影浮現,那是一位看起來極為靚麗的女皇身影。

身姿搖曳,卻是讓食鐵獸皇放下了手中的吃食,眼神變的凝重起來。

靈皇!

靈族的合道!

此刻,靈皇搖曳身姿,聲音清脆,響徹天地,「食鐵一族,要和人族為伍嗎?」

食鐵獸皇看向她,沉默了一會,再次吃起了東西,憨憨道:「靈族不是不摻和嗎?怎麼插手這些了?」

靈族,排名前十的存在。

但是一直低調的嚇人!

今日卻是參戰了!

靈皇輕柔道:「人族主動開啟戰爭,侵入天淵界域,我彷彿看到了上古在回歸,看到了人族再次殺戮諸天,一統諸天!我不願,也不想!上古,人族侵入靈界,殺戮無數,殺我靈族子民,煉丹煉藥,鍛造兵器,吾等草木之靈,山海之靈,都是人族眼中的寶物……你讓我,如何抉擇?」

食鐵獸皇嘆息,也是。

說不出誰好人,誰壞人。

靈皇參戰,好像也應該。

上古時期,人族的確做過這樣的事,這是無法否認的。

可如此一來,人境不好守了!

食鐵獸皇原本是來阻擋龍皇他們的,現在,卻是被靈皇擋下了。

不止如此,這一刻,靈界那邊,接近20位無敵境強者,正在朝人族這邊進發!

靈皇先來一步罷了!

既然參戰了,那就沒得選擇了!

食鐵獸皇掙扎了一下,片刻后,有了決定,這一刻,食鐵獸界,一尊尊強大的存在,破界而來。

既然選擇了,那就……參戰吧!

食鐵獸族,來的無敵不多,十多位。

但是……比傳聞的要多多了!

傳聞,這一族都快沒無敵了。

現在,一下子來了十多位。

那邊,魔皇嘆道:「到了萬族站隊的時刻了嗎?食鐵一族可要考慮好了,現在,哪怕人族真的佔據了優勢,千年之期一到,規則鬆動……人族能抵禦嗎?識時務者為俊傑!食鐵一族傳承無數歲月,要葬送在這一潮汐嗎?」

是,人族現在其實不弱。

然而……也只是現在。

諸天萬界規則一鬆動,上界強者可以參戰了,那時候,合道降臨,人族還有幾個合道?

也許一個都沒有了!

哪怕第九潮汐還剩下幾個,關鍵是,這麼多年了,上界又不是不戰鬥,那些剩下的人族合道,也許早就被殺了。

哪怕沒死,也是苟延殘喘。

人族,一艘即將傾覆的大船!

神魔仙龍冥這些大族,誰還沒幾個合道在上界?

食鐵獸皇沉默。

那邊,靈皇輕聲道:「食鐵,為了一個蘇宇,為了一個七十二鑄的人族,你就真的不顧你族死活了嗎?現在,逍遙自在,不好嗎?非要恢復上古,讓人族統一諸天?我們再當人族的口糧?」

現在不好嗎?

選擇人族,就因為蘇宇?

食鐵獸皇悶悶道:「我族,上古以來,便和人皇交好,人族和我族交好無數歲月……此,非蘇宇一人之因!」

這是站隊的一刻。

選擇錯了,萬劫不復!

最終,食鐵獸皇還是堅定了自己的選擇,看向四方,不再憨憨,而是沉重道:「諸位,人族自從第一潮汐之變結束,便不再追求稱霸諸天!第二潮汐開始,人族更多的還是防禦……是各位,逼的人族不得不掀起諸天之戰!若是第二潮汐開始,同意人族說的,建立諸天聯盟,彼此和平相處……」

龍皇嗤笑道:「幼稚!人族野心一直不曾覆滅,所謂聯盟,只是緩兵之計罷了!人族骨子裡就是貪婪的,想要侵奪一切!只是實力不夠罷了,若是實力強大了,必然還會走上上古之道!」

這個,沒法說。

都有理!

萬族擔心人族死灰復燃,一次次逼迫,一旦開啟諸天戰場,就會主動侵入人境開戰。

人族不得不反擊!

人族也曾提出過,建立聯盟,不再征戰,但是,沒人會信,至於人族是不是真心的,人都死了,誰知道是不是緩兵之計。

到了這時候,第十潮汐了,其實已經成了一種信念了。

就是要打人族!

而人族,也知道無法說理,只能反抗。

四大合道境出現,龍皇冷聲道:「既然食鐵冥頑不靈……那就別耽誤時間了,殺!這些鎮守,死靈暴動,看他們還能撐多久?」

轟!

一瞬間,大戰爆發!

到了此刻,沒必要再多說了。

都是合道境,意志堅定。

有了選擇,豈會輕易放棄。

如今,人境內部正在征戰,不內外夾擊,錯過了這一次,再被人族全部撤回,鞏固人境防禦,那時候再來打,付出的代價只會更大!

……

與此同時。

天淵界外。

神皇、天古降臨,片刻后,監天侯降臨,三大頂級合道!

加上內部的天淵半皇,足足4位,那邊也是4位,8位合道!

此刻,虛空被撕裂。

一個毛球,賊兮兮地看著他們。

天古一臉淡漠,「豆包,你若是插手,今日,吾等先斬了你!」

三大合道,瞬間浮現在三方,都是強者,監天侯和天古,豆包自己都說不如他們,何況,還有個也不弱的神皇。

此刻,它只是自己一位,炊餅去了人境。

「不如先殺了它?」

神皇笑道:「豆包前輩可是堅定的人族盟友,趁著現在,另一位不在,殺了它,也算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此話一出,三大合道,一點點逼近。

現在,其實是殺豆包的最好時機!

哪怕天淵半皇真的被殺,只要殺了豆包,其實不虧。

裂縫中,豆包倒退。

它感受到了危機!

強烈的危機!

它很強,很古老,然而,它再強,也不會是三位頂級合道的對手。

而他們帶來的那些無敵,此刻正在強行攻打界域。

想要打破缺口,讓天淵半皇出來。

不阻攔的話,界域一旦破開,被天淵半皇出來了,這一次人族就算失敗了,殺了一些無敵沒用,合道才是最大的威脅。

豆包陷入了兩難中!

怎麼辦?

自己……要走嗎?

不走,三位合道在,很快就能聯手破開天淵界。

豆包乾巴巴道:「別打我……你們不能打破天淵界,死靈會出來的,一旦打破天淵界,大家都要受到規則懲罰……」

天古輕笑道:「無妨,議員令,還是能動用幾次的!壓制一下,擊殺人族,趕回死靈,再次封鎖,一切自然平復!」

豆包有些糾結。

也是啊!

人族這一次是不是太衝動了?

這麼下去,很麻煩的。

大秦王他們都會被困,甚至被殺!

不出來,他們已經感受到了天淵界死靈暴動,遲早會被死靈界和規則之力弄死,出來,外面一堆合道,這麼多無敵,也得完蛋。

自己一旦退走,天淵半皇再跑出來,四大合道,人族可就真的絕路了!

主動出擊是好,也得看實力啊。

豆包很糾結。

眼看著三大合道圍來了,要斷它後路,它準備走了,在這被圍殺了,並不能改變什麼。

而就在這一刻,虛空顫動。

一尊強大的存在,撕裂虛空而來。

高大無比!

太古巨人!

這是一尊太古巨人,他們一族的王,太古巨人王!

天古幾人臉色微變。

此刻,這尊高大無比的存在,一步步踏空而來,聲音沉悶,卻是震蕩天地。

「周天齊,本王來了!」

這尊同樣合道的存在,一步步踏空而來,冷聲道:「天古,爾等要開戰,本王奉陪!」

天古意外,輕聲道:「你怎麼來了?」

太古巨人族的王,不是皇。

這一族,無皇!

但是,對方是合道!

太古巨人王淡漠道:「本王想來,自然便會來!」

神皇也是意外:「太古巨人族,上一個潮汐,可是圍攻過人族的,你怎麼想的?」

他們意外,多說幾句,不是因為對方太強。

站隊,很正常的事。

可是,這一族,太古巨人族,上一個潮汐是圍攻人族的萬族之一,最後一戰,和百戰王決戰,太古巨人族也是參與了的。

可是,這一個潮汐,居然站隊人族,簡直不可思議!

食鐵族,那不說什麼了。

這一族,之前就不參戰,一直中立,現在參戰,大家也不算意外。

可太古巨人族……真的出乎他們預料!

圖什麼?

信仰?

笑話!

信仰的話,上一潮汐,就不會圍攻人族了!

至於不稱皇,也只是因為太古巨人族,自認傳承久遠,高於上古,從太古傳承而來,那時候,無皇,太古巨人族一直都自認是太古勢力,而非上古。

所以,他們才叫太古巨人族!

這和人族關係不大的。

所以,大家都很意外。

「和周天齊有關?」

眾人心中想著,太古巨人王沒多說什麼,手中出現一柄巨大的斧頭,一步步踏空而來,「幾位,還是等著人族和天淵族決出勝負再說吧!」

「憑你們嗎?」

天古笑道:「你是不弱,豆包也不弱,可是……你們能攔住我們嗎?」

「加上我呢?」

就在這一刻,又有一尊強悍無比的存在,從虛空中踏步而來。

「空間古獸族!」

天古微微震動,看向那化為人形的老人,沉聲道:「你也要站在人族這一邊?你族後裔空空,竊我至寶,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並未多管,我原以為你會識趣,不曾想……你會作出如此不智的選擇!」

太古巨人族、食鐵鑄、空間古獸族,三大古族,居然都選擇了人族。

不可思議!

甚至是無法相信!

人族已經是傾覆在即的狀態,第九潮汐如此選擇,大家還能理解。

第十潮汐……真的無法理解了!

第九潮汐,百戰王太強,大家這麼選,那是正常的。

這個潮汐呢?

人族連一個合道都沒!

還這麼選,這不是要和人族一起陪葬嗎?

找死?

這一刻,哪怕監天侯都沒辦法理解,疑惑道:「噬空,無法理解你的選擇!」

老人平靜道:「沒什麼無法理解的!人族是霸道,是囂張,但是……人族存在,吾等古族才能存在!人族一滅,爾等沒了忌憚,沒了對手……我覺得,我們會滅絕的更快!」

他看向幾人,輕聲道:「人族霸道,但是人族也很特殊,特殊到,他們進入界域,無壓制之力,如此一來,他們不會破界而戰!你們不同,你們贏了,一旦分出勝負,有了最終勝利者……為了收服我們,壓服諸天,但是又受界域之力壓制,我想,那時候,就是萬族界域破滅之日!」

人族強歸強,但是也因為特殊,所以他們當年統一諸天,其實沒破界,沒那個必要!

反正我進去,沒有壓制力,管他壓制不壓制的。

但是,一旦仙魔神勝利了,有了勝者,那時候為了一統諸天,恐怕會破界了!

不破界,哪怕強者臣服了人族,還有生存的機會。

破界了……那就得流浪諸天了!

遲早會滅族!

這樣的理由,讓天古皺眉,「噬空,你用未來不確定的東西,來作出決策……」

「未來,都是不確定的!」

老人淡漠道:「人族會不會被滅,也是不確定的!但是我能確定一點,人族就算贏了……該如何還是如何,我族臣服,起碼不會被滅!你族贏了,我想,可能是我的死期,是空間古獸族的死期!」

「可笑!」

天古冷冷道:「你很可笑,用這種理由,選擇人族……」

「不,不可笑!」

老人平靜道:「因為我知道,我族無實力爭霸諸天!我族數量太少,哪怕在上界,也沒多少!這個萬界,不是我們的,是人、神、魔、仙、龍……這些大族的!因為你們數量多,繁殖快……人族繁殖最快,神魔仙也差不多,龍族雖慢點,數量也不少,而我們……卻是稀少!」

數量太少了!

做不到稱霸諸天!

人族勝也好,神魔勝也好,空間獸族都不會成為霸主,人族勝利,無壓制力,不會破界,就這一點,足夠他作出選擇了!

天古無言。

看向對面三位強者,一時間,不再開口。

這些人,事先也許和人族有了什麼協議,否則,不會這麼快都出現的,也不會這麼快作出了選擇。

他深吸一口氣,問道:「大周王找的你們?說服了你們?」

噬空和太古巨人王都沒說話。

你猜!

天古笑了笑,「真是……讓人意外啊!」

人族,不愧是稱霸過諸天的大族。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哪怕要傾覆了,依舊能說服一些合道,一些古族,為他們出力!

天古嘆息一聲,聲音幽幽道:「看樣子,今日,諸天萬族,也許都會有選擇了,諸位道友,不知你們又該如何選擇?如何抉擇?」

今日,合道已經出現14位了!

此地6位,人境入口6位,人境和天淵界都有一位。

諸天萬界,大部分合道都出來了。

都有了自己的選擇!

不過,還有幾位沒有出現。

比如命皇、鳳皇、天靈猿皇、金翅大鵬皇、犼皇,古族的合道不少,但是無敵不多,所以古族一般都是自保,一位合道,坐鎮本界,大部分都能自保了。

有的種族,無敵多,但是合道卻是可能沒有,比如五行族,這一族就沒合道境。

天古嘆息一聲,這一刻,仙界中,再次有幾尊古老的存在,從沉眠中走出。

不是合道,但是,都是永恆九段。

上次出現的幾位強者,此刻都朝這邊飛來。

不止如此,神界中,也有幾尊古老的存在,永恆九段飛出神界!

合道和永恆九段有差距,但是要說特別大……一個打三五個,還是可以的,再多,不行了!

比如天淵半皇,打大秦王和大周王,就很難,當然,這兩位都是單挑九段幾乎無敵的存在,一個打幾個的那種。

然而,仙神這些大族,活下來的老古董,也不是弱者!

既然,你人族能拉來合道,那永恆九段呢?

古族,無敵可不多。

多的話,有十多個就算強族了,正因為數量稀少,才是古族。

不止如此,當這些強者飛出的瞬間,虛空中,一聲鳳鳴傳來,下一刻,一尊強悍無比的巨大鳳凰,破碎虛空而來,落在天古他們這邊。

很快,鳳凰化為一位婦人,看向對面,嘆道:「幾位道兄有了選擇,我也該選擇了!鳳族不想和幾位道兄為敵,卻也不願人族再次崛起!」

今日的第15位合道出現!

人族6位,萬族9位!

無敵數量,也比人族聯盟這邊多的多。

……

天淵界中。

天淵半皇感應到了那些氣息!

此刻,他笑了。

披頭散髮的他,一尺子打的大秦王不斷吐血,喘息笑道:「周天齊,你倒是安排的不錯,可是……你人族,終究還是傾覆之船,有多少人願意上船?」

外面,7位合道,4位是來救他的!

而且,還有大量無敵來了。

此刻,只要破開天淵界域,他殺出去,這些人絕對不敢出去,那就把他們堵死在天淵界!

大不了,破滅天淵界,讓這些人族為天淵族陪葬!

大周王仰頭看天,輕聲道:「破開天淵界?你在這,他們沒那麼容易破開,你不是本界核心嗎?所以,你不出去,他們不會這麼快破界的……」

「是嗎?」

天淵半皇笑道:「你賭輸了!你知道嗎?」

「輸了?」

大周王笑了,這一刻,他氣息漸漸強大起來!

越來越強!

「原本還想著,殺了你,再合道,效果會更好點……現在看來,合道后再殺你,可能也一樣……」

大周王氣息越來越強大!

天淵半皇臉色微變!

他要合道了?

「人族……還能合道嗎?」

他喃喃一聲,大周王一步步朝他走來,笑道:「為何不可?戰者道,的確不好合道了,可我……又不是戰者!」

我是文明師,你知道嗎?

我又不是戰者!

此刻,他頭頂一枚神文,那神文特殊無比,好像是無數神文匯聚,又好像只是一枚神文,那神文盤旋,吸收無盡的力量,越來越強大!

看起來還是日月神文,然而……卻是與眾不同。

氣息太強!

大周王一步步朝他走去,而四周,人族強者,也將那些天淵族強者,殺的快要全部覆滅了!

大量的無敵,正在圍殺剩下的幾位天淵無敵。

如此下去,很快就能殺完了!

而且佔據了絕對優勢,殺剩下的無敵,也不會出現損失。

以三位無敵隕落為代價,覆滅天淵族,算是巨賺!

天淵族最大的靠山,這位半皇,並未能改變任何局勢。

天淵半皇變色!

大周王,真要晉級了!

這個傢伙,本就難纏無比!

一旦真晉級,他十有八九不是對手,恐怕真有隕落之危了!

「想殺我,做夢!」

靈淵低喝一聲,意志力席捲四方,虛空中死氣蔓延,一枚議員令打出,他自己則是瞬間遁逃!

不可再戰了!

這傢伙真晉級,他會死的。

後方,大周王微微凝眉,迅速追了上去,大秦王也是拖著重傷之軀,迅速破空而出,一槍扎出,想跑,這時候給你跑了,那還得了?

而靈淵這一刻,不管這些了,哪怕大秦王殺來,也是硬扛著,後背被槍氣衝擊的血肉模糊,他也不管了!

大周王給他的威脅太大了!

而此刻,大周王一閃而逝,出現在他面前,無聲無息,一掌拍出!

轟!

靈淵也是一尺子打出,打的大周王倒退,他再次迅速遁逃。

三人在虛空中不斷亂戰!

越來越靠近通道了!

通道那邊,此刻,禁制大開,禁天王喘息著,擊殺了無數日月,也是傷勢不輕。

此刻,看到三人朝這邊殺來,微微變色。

大周王的聲音傳來:「封鎖通道,禁天,攔住他!」

禁天王臉色微變,這位可是合道境!

當然,纏住片刻還是可以的。

他布下了一道道禁制大陣,靠大陣,也能禁錮通道一會。

禁天王咬著牙,喝道:「好!」

天淵半皇咬著牙,後方追來的大周王,氣息越來越強了,他得趕快逃離才行!

而且,其他天淵無敵,都快被殺完了!

再等下去,人族還有30出頭的無敵,一起圍殺而來,他必死無疑!

靈淵一揮手,面前,忽然浮現出一位死靈,挪移之術,這死靈剛出現,便被後方的大秦王一下子撞的四分五裂!

而下一刻,四周,出現了更多的死靈!

天淵半皇不斷挪移,越來越多的死靈浮現。

而人族正在圍殺天淵族無敵那邊,此刻,也有死靈浮現,甚至,有死靈君主哈哈大笑,從遙遠處飛來,哈哈大笑道;「吾等出來了!」

死靈君主來了!

隨著那邊界壁開啟,已經有死靈君主感受到了,正在往天淵界趕來!

天淵半皇迅速遁逃,前方,便是通道了!

而大周王面前,忽然浮現一尊死靈君主!

大周王微微凝眉,頭頂上方,神文瞬間爆發,轟隆一聲,將這尊死靈君主壓制,壓在了地上。

而靈淵,瞬間抵達入口處。

後方,大秦王一槍扎來,天淵半皇轉身回擊,轟隆一聲巨響,擊退了大秦王,下一刻,他開始衝擊那些禁錮大陣!

大周王鎮壓了那死靈,迅速朝這邊趕來。

氣息,也更加強大起來!

甚至,已經有些超越了臨界點,隱約有合道氣息爆發。

此刻。

通道中。

禁天王有兩個選擇,死扛著,也許可以等到大周王趕來!

大不了一死!

第二種……放開通道,天淵半皇為了逃離,不會拚命殺他的。

禁天王看向那邊鎮壓死靈君主的大周王,又看了一眼被擊退,重傷吐血的大秦王,正在翻身繼續追擊……

這一瞬間,他天人交戰。

下一刻,一股淡淡的氣息爆發。

而正在破陣的天淵半皇,臉色微動,瞬間看向他!

下一刻,兩人眼神對視。

天淵半皇眼中露出一抹喜色!

這氣息……特殊的氣息波動,他……見過一次!

是他!

居然是他!

下一刻,天淵半皇暴喝一聲,一尺子打出,沿著那些特殊的氣息波動,一尺子打出,封禁的七八道大陣,瞬間破碎!

整個通道中,所有大陣破碎!

禁天王吐血倒飛,一下子受傷不輕!

天淵半皇卻是大喜過望!

通道,開了!

此刻,外界幾位合道,也有些感應,天淵半皇……好像要出來了!

人族的圍殺,失敗了。

不殺了天淵半皇,一位合道殺出來,戰力對比會出現巨大的變化,本就弱一些的人族,會瞬間落入絕對下風!

這一次,主動出擊,失敗了!

這可能是人族最後的希望!

天淵半皇穿梭虛空而出,歡喜無比,也不管禁天王,直接穿梭通道往外遁逃。

遠處,大周王嘆息一聲,「最後的機會,何必呢!」

此話,不知是說給誰聽的。

最後的機會!

他終究還是給了禁天王機會,沒有直接誅殺,而是給了他一次機會,你在這纏著瞬間,擋住天淵半皇的遁逃之路。

你若是只是單純的針對多神文……他也許可以想想辦法,畢竟,葉霸天已經死了。

他還是帶著一絲絲希望的!

然而,禁天王,終究還是辜負了他!

他本想,哪怕真的無法解決,也給禁天王一個體面,以英雄之名離開!

然而……此刻,他不願了。

不配!

大越王、鴻王、大梁王幾位戰死,那才是英雄,這位……不配。

叛徒,就是叛徒。

英雄,就是英雄!

這一刻,大周王看著遁逃出去的天淵半皇,臉上忽然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而就在這一刻,剛要出去的天淵半皇,忽然愣住了!

是的,愣住了!

他這位合道,此刻在逃命之際,居然愣住了!

因為……他前面的通道,居然被堵住了!

不是堵住了……是……通道口偏移了!

他好像特別倒霉,在逃命的剎那,他居然走錯路了,這不可能!

通道是直的,他直接沿著通道飛,他飛了一輩子,飛了無數次,他不可能出現偏移的!

這不存在!

天淵半皇這一刻真的驚呆了,真正的出口,在他另一側,而且還有好幾十里的距離……需要一點時間!

不存在!

這不可能的……天淵半皇震動無比。

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此刻,大周王笑了笑,看向虛空,好像看穿了界壁。

倒霉啊!

我猜到,你要倒霉,但是我也沒料到,你倒霉成了這樣子。

通道入口……居然跑了。

大周王笑容燦爛無比!

監天侯……你就不怕,被我看出來嗎?

還是說……我看不出來?

他瞥了一眼大秦王,再看看禁天王……是的,他們沒看出來,他們只看到,天淵半皇要出去了,但是,好像在入口處遲疑了,不想出去了?

大秦王驚呆了,剛剛他還很憤怒絕望,此刻,卻是驚呆了。

怎麼了?

為何不跑了?

禁天王也是臉色一變,怎麼不跑了?

而上方,天淵半皇卻是絕望無比,怒吼一聲,「誰!」

轟!

就在這一刻,一股滔天氣息升起!

大周王頭頂上的神文,陡然氣息大爆,強悍無邊!

他瞬間穿梭虛空,穿梭通道,一眨眼,浮現在天淵半皇面前!

輕聲道:「你非要貪婪作甚?」

得罪了兩位氣運強大的傢伙……你能活下來才怪了!

監天侯不在乎你死不死,他只要獵天榜!

大周王話音未落,神文化為一柄鋒利無邊的長劍,君子佩劍,他覺得,自己還算個君子!

噗嗤!

一聲細微的響聲傳來,不是斬殺了天淵半皇,而是一劍將虛空中一條網格線切斷了!

是的,原本不存在的。

此刻,卻是呈現了出來,被他一劍切斷了!

噗!

天淵半皇口吐鮮血,體內,規則之力忽然暴動,砰地一聲巨響,他肉身炸裂開,他瞪著眼睛,看著大周王!

「你……規則……」

大周王笑道:「你融的道,太弱,你融的……太少!」

嗡地一聲,一劍再次殺出!

轟!

巨響聲傳出,他再次一劍,將那網格線斬碎!

天淵半皇一臉的不可置信,不敢置信!

不可能!

「文明師,玩弄規則的……你不懂!」

大周王笑了一聲,細劍瞬間刺出萬劍,轟隆一聲巨響,天淵半皇炸裂開了!

轟隆隆!

整個諸天萬界都在顫動,整個天淵界,更是劇烈動蕩,山崩海嘯,蒼穹裂開!

天淵半皇軀體漸漸崩潰,他帶著不敢置信和不甘心,喃喃道:「你……和誰……一起坑我……」

他被坑了!

大周王笑了笑,「你覺得呢?」

「是……是他……」

天淵半皇帶著不甘,帶著絕望,帶著憤怒,監天侯!

一定是他!

他,坑了自己!

「知道的太遲了,貪婪……會讓你喪命的!」

你居然打獵天榜的主意,監天侯不殺你才怪了!

轟!

一聲巨大的響聲,再次傳出,天淵半皇,肉身徹底崩潰,下一刻,虛空中,再次呈現出一條粗大無比的網格線,那線路,上面附著的一條細線,漸漸崩潰!

轟隆隆!

轟鳴聲,在諸天萬界響起。

這一刻,諸天沉寂。

天淵半皇……死了?

死的……太過突兀了!

怎麼會!

……

而這一刻,界域之外。

幾位合道,一個個都是震撼莫名。

死了?

人群中,監天侯一臉漠然,死了。

那碎片,該被大周王拿走了吧。

大周王不死,東西就該到蘇宇手上了!

靈淵太貪,否則……他沒興趣幫人族剷除一位大敵。

太貪婪了!

何必呢!

那東西,你不配,也沒資格拿,你知道嗎?

可惜了,合道不易!

何必呢,我已讓人來救你,換你碎片,你原本可以活下去的!

監天侯心中想著,此刻,諸天血雨瓢潑。

規則震蕩!

一位合道,隕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0章 合道隕落!(求訂閱)

6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