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人 狗 樹 書 球(求訂閱)

第634章 人 狗 樹 書 球(求訂閱)

文王故居中,有隻看門狗。

這不是貶義。

的確是一條看門狗,關鍵是,這位還不願意出去,在這地方,待了無數歲月,真的一點不煩躁?

蘇宇絞盡腦汁地想著。

很快,開口道:「前輩,文王和時光師讓你看家,可他們的家,在人境!現在人境要是沒了,這個家,那就不是家了!你也不想文王和時光師哪天回來了,看到的家,外面都是萬族的傢伙吧?」

小白狗看了他一眼,出聲道:「我要看家!」

我是一條看家狗,不出門。

主人沒回來,小主子也沒回來,它可不能走,走了,這些花花草草的枯死了怎麼辦?

蘇宇無奈!

說不通啊!

「那前輩不如和茶樹和書靈談談……」

蘇宇覺得,這狗子可能一根筋,光記得看家了,茶樹不說,書靈既然是文王寫出來的書本之靈,多少有點智慧吧?

說罷,蘇宇想了想又道:「還有,前輩可能不知道,文王的屬下,背叛了他!叛徒,前輩懂嗎?」

「叛徒?」

小白狗疑惑,「誰啊?」

「監天侯……」

「不認識。」

「就是運靈,運靈前輩知道嗎?」

小白狗想了想,點頭:「知道!」

這個它知道!

小白狗疑惑道:「它背叛了主人?」

「對,不但背叛了,還要殺人族,滅人族,不給文王回歸!」

說到這,蘇宇理清了思路了,對,不給回歸!

蘇宇迅速道:「文王和時光師失蹤了,我覺得他們應該沒死!」

「肯定的!」

小白狗堅定點頭,肯定沒死!

「所以,文王和時光師其實是想回歸的,但是,現在萬界不允許他們回歸,甚至在阻攔,想要讓他們永遠也無法回歸……十多年前……十多年前,時光師可能被人打傷了,丟了她的時光冊,被我拿到了,我繼承了時光師的衣缽,唯有我完全掌控時光冊,才能接引他們回歸……」

蘇宇覺得,這個理由還可以。

小白狗看了看他,沒吭聲,想了想,開口道:「你先喝茶,我去找茶樹和書靈,不要亂走,主人的家,不能亂動的……」

「明白!」

蘇宇鬆了口氣,你去找人聊聊,都一起出去,那最好不過!

若是三位都有合道戰力……三大合道出馬,蘇宇覺得,這一次難關應該可以度過了。

食鐵獸,雙球,太古巨人王,空間獸皇,老龜,大周王,若是再加上三大合道……人族這邊,能拉來10位合道級強者!

狗子是不是合道級實力,蘇宇不好判斷,它說差不多,蘇宇也不清楚差不多是差多少。

10位合道級強者,那人族這邊,暫時就能解決困難了。

之所以說暫時,那是因為外人畢竟是外人,人族本身只有大周王一位合道境強者。

差距太大!

打鐵還需自身硬,人族本身不強,全靠盟友強大,這也不可能。

永恆不夠多,這次死了好幾位,剩下的又都半廢,戰損太大,這麼下去,再打三五場,再打三五族,人族大概自己就打完了!

而如今,萬族有合道的強族可不少!

指望現在這點力量,一直打下去,耗也耗死了人族。

蘇宇陷入了沉思中,片刻后,忽然呢喃一聲:「無規則之地……」

這地方,無規則!

他眼神閃爍了一下!

忽然想到了什麼!

對,規則之力。

如今,萬界幾乎都在修三身法,之所以修三身法,因為除了三身法之外,其他法門,好像規則不允許修鍊了,比如萬天聖這種,他其實沒證道。

還算是日月!

藍天也是!

這些人,其實都沒證道。

修別的法,第一是難,第二是規則會出現懲罰,可能會覆滅對方。

而此地,按照小白狗的說法,是無規則之地!

因為規則,就是文王他們建立的!

「無規則之地……三身法……」

蘇宇陷入了沉思中,除了三身法之外,他還知道一法,融兵法!

用一柄強大的兵器,修鍊大道,兵強人強,和趙立包括蘇宇,都有些相似,蘇宇其實也有這條道的趨勢,他的文明志,若是化為證道之兵,那也是融兵法!

融兵法,在上古算是常見法門,比三身法好一點,因為融兵法戰力更強!

別看你三身,三身有屁用,打爆你一身,你剩下的兩身,大多時候還是要掛。

天滅這些傢伙,其實真的很強。

現在被封印了,天滅不用兵器,被封印,他都能對付永恆九段,一旦解開封印,再持他的大棒,一般的九段,大概一棒子就被敲死了!

36鎮守,其實現在都是半封印狀態。

但是,現在修鍊融兵法,會被天地規則懲罰,雖然蘇宇沒證道,大體上也能猜到。

「無規則之地……」

他再次重複一遍,若有所思。

這地方,好地方啊!

若是拿下此地,好處簡直不敢想象。

不說什麼文王傳承,那些都不重要,單純只是這個地盤,就不得了!

諸天萬界,包括死靈界,誰不受規則限制?

都受!

此刻,唯有這裡,蘇宇是知道不受規則限制的,也是他知道的唯一一處!

外面,現在一群單身漢。

天淵界可能也有不少。

指望恢復,沒那麼簡單的,仙魔神龍這些大族,三身被爆,想恢復,那也得耗費大量天材地寶……

融兵法有好處,也有缺陷!

缺陷是,消耗更大一些。

兵器鑄造的要更強大,更耗費資源。

星宏他們,一件兵器,可能消耗10枚承載物,而三身法,兩枚就夠了。

「上古還有其他法門嗎?」

蘇宇眼神微動,看向進屋的狗子,狗子知道嗎?

它可是文王和時光師養的!

老龜也許也知道,老龜可能不比狗子小,但是老龜限制太多,而且,嚴格說起來……咳咳,老龜地位還是低了點,昔年也只是鎮靈將軍。

宰相門前七品官,狗子也許沒什麼封號,可是,人家是文王和時光師養的啊!

就這一點,地位絕對高!

蘇宇在想事,毛球可不管這些,它在喝茶,喝一杯,暈乎一下,喝一杯,再暈乎一下……好舒服,好爽!

它口味可是極其挑剔的!

可今日,這茶,真的好。

顯然,茶樹實力絕對不弱,否則,出不了這樣的茶葉。

蘇宇也沒說什麼,毛球在這提升一下也是好事,它實力有些弱了。

以前還能幫蘇宇一些,現在蘇宇的對頭都是永恆。

小毛球吞日月還能勉強,吞永恆……自己就撐死了。

現在晉級了日月,若是能晉級永恆,那又是一隻強大的毛球。

蘇宇自己也喝了一點,默默體悟著,感應著。

他知道,急不得。

狗子進去找人了,不知道那書靈和茶樹在哪。

而自己,現在出去也沒用,小白狗的一口口水,效果倒是不錯,幫自己澆滅了大量死氣,此刻,蘇宇還在誕生死氣,他也默默逆轉著。

趁著此刻還有時間,將死氣都給逆轉成元氣再說。

而小毛球,喝的暈乎乎的,一下子跳到了一旁的大樹上,那古樹,很大。

蘇宇正想著,這樹有沒有靈誕生的時候,古樹上,浮現出一張有些虛幻的臉……

有靈!

蘇宇心中一震,白狗不是說,只有兩個靈嗎?

他正想著,小白狗聲音從屋內傳來:「那個豆包,別惹大木頭,大木頭靈還沒徹底誕生,渾渾噩噩,不知敵我,小心被它吃了!」

蘇宇明悟,這樹,還沒誕生有智慧的靈。

沒有智慧,那就不叫靈,只是渾渾噩噩的狀態。

果然,毛球跳上去,那大樹露出的虛幻臉頰,有些茫然,樹枝擺動了一下,抽打了一下毛球……

咻!

在蘇宇恍惚中,毛球不見了!

大樹,一枝條抽出,把毛球不知道砸哪去了!

蘇宇迅速站起,屋內,小白狗有些鬱悶道:「讓它不要和大木頭玩,大木頭不知道輕重的,非要玩,麻煩,把我的花給砸了!」

一瞬間,狗子跳了出來,蘇宇都觀察到它的影子,下一刻,狗子咬著毛球回來了。

一嘴巴丟到了蘇宇身邊,毛球清醒了,滿眼的后怕!

看向蘇宇,一臉委屈,我好像被打了!

蘇宇無奈!

被打,也是活該。

這地方,真的很危險。

一棵樹而已,還沒成靈呢,一根枝條就把毛球抽飛了,毛球好歹也是日月了,這……太慘了!

身旁,小白狗搖了搖尾巴,「說了不要亂動,這個傢伙不聽話!別亂動了啊,剛剛大木頭跟你玩呢,它還沒靈智,玩的過分了,就把你給抽死了!」

毛球急忙點點身子,識時務者為俊傑!

剛剛喝茶喝醉了,現在清醒了,毛球還是很識趣的!

大丈夫能屈能伸!

毛球跟著蘇宇廝混到現在,這個道理還是懂的,雖然委屈,不過很老實,我不動了,別打我!

小白狗看向蘇宇道:「書靈待會就來,茶樹還要過一會,它正在洗澡……」

「洗澡?」

蘇宇愣住了,小白狗認真點頭:「洗澡啊!不洗澡,就髒了,髒了就不好喝了!小主子在的時候,天天給茶樹洗澡,它也洗習慣了。」

「在哪洗?」

蘇宇想到了一種可能,果然,小白狗開口道:「時光長河啊!」

蘇宇無力!

我猜到了!

果然,文王一家,都把時光長河當自己家了!

那裡面的長河之水,真的可以洗澡嗎?

那可是時光沖刷之力!

茶樹……也是,這種靈,也許越古老越強大,越古老,越值錢!

沖刷一下,更有韻味。

難怪這茶葉效果這麼好,合著人家天天在時光長河中洗澡。

趁著他們還沒來,蘇宇問道:「前輩,此地是文王故居,我算是文王半個徒弟,時光師大半個徒弟,那我可以帶人進來參觀一下嗎?」

「帶人?」

小白狗想了想,搖頭:「不許進院子,也不許破壞我的花草,在外面看看還行,不許進來的!還有,他們進來,會被時光之力沖死的……」

也是啊!

不過蘇宇有時光冊,他想了想又道:「那我用時光冊庇護他們呢?」

小白狗奇怪道:「你可以用嗎?」

嗯?

蘇宇一愣,「前輩知道我用不了?」

「當然了!」

小白狗理所當然道:「你這麼弱,怎麼可能用的了!小主人的書,就算真的傳給你了,你也要永恆了才能用。」

永恆!

蘇宇急忙道:「那若是融道呢?」

融道和永恆,其實實力可能一樣,走的路不同,蘇宇想問問,不自己開道,那可以用嗎?

「差不多吧!都一樣!」

小白狗說著,蹲坐在地上,抬頭看著蘇宇,有些好奇道:「我看你可以進入肉身山海了,為什麼不進啊?」

蘇宇想了想,也不隱瞞,直接道:「我想出去晉級,這樣的話,到了諸天戰場會有一些規則獎勵,幫我抵消規則懲罰!」

「哦!」

小白狗點點頭,好像說自己聽懂了。

它好像在回憶什麼,過了一會又道:「規則懲罰……諸天戰場……那地方還在啊,我都以為沒有了呢。」

「前輩知道這地方?」

「嗯。」

小白狗點點頭,「那地方,就是主人他們建造的……我記得,好多年前,主人他們說,要讓年輕人多一點機會,就建造了一個諸天戰場,讓各族的年輕人去打架。」

蘇宇挑眉,想到了一個問題,問道:「前輩,我人族有位擅長時光之力的強者,說這裡存在於過去,不存在於現在和未來……那我現在到底在過去還是在哪?」

「過去未來?」

小白狗有些迷糊,而此刻,一道蒼老聲傳來:「過去?未來?現在?時間,是唯一的!小友,不要被一些障眼法迷惑了,這世間,任何東西都可能不唯一,唯獨時間,是唯一的!」

蘇宇心中微動,這話和萬天聖說的倒是有些相似。

他知道,應該是兩位靈其中一位,不然沒別人了。

果然,小白狗紋絲不動,開口道:「書靈,你來了。」

古宅中,一本書緩緩飛出,化為一位白髮老人。

老人看向蘇宇,眼神很滄桑,看向蘇宇,笑道:「小友,我剛剛說的,你能理解嗎?什麼都可能不唯一,唯獨時間,是獨一無二的!這是主人的理念,所謂時光長河,也只是一種特殊能量圈罷了!穿梭過去未來……穿梭到過去是不可能的,未來,還是有可能的,但是實際上,你所謂的穿梭未來……就是將自己封印,你以為你在穿梭,不是的,你其實只是封印了自己,若干年後清醒了,你會發現,你處於未來了!」

他帶著笑容道:「比如說我們,我們現在走出去,這麼多年了,沒人見過我們,我們可以說,我們穿梭了時光,從十多萬年前,來到了十多萬年後,實際上,我們穿梭了未來嗎?」

蘇宇瞭然,起身,微微拱手道:「多謝前輩解惑!」

「不敢當!」

書靈看了他一眼,看到了他頭頂的王冠,笑道:「喊一聲小友,已是冒犯,人族共主……締結人族氣運於一身,小友身份,可比我要高!」

蘇宇笑道:「達者為先,前輩客氣了!」

書靈笑了笑,也不多說,就在此刻,古屋後方,一條光芒通道閃爍,下一刻,在蘇宇驚訝的眼神下,一棵茶樹,樹根化為腿腳,眨眼間,化為一個女童!

蘇宇愣了一下,母樹?

這……長見識了!

那女童,好像年畫上的娃娃一般,穿著肚兜,蹦跳著走來,蘇宇之前還以為是個老頭,沒想到是個娃娃,難怪洗澡去了!

那女娃娃,蹦跳著走下,看了一眼蘇宇,帶著一些疑惑,奶聲奶氣道:「你是小主子的徒弟?」

蘇宇想了想,搖頭道:「不知道算不算,但是我繼承了時光師的時光冊,這算是徒弟嗎?」

女童也不知道,看向書靈。

書靈笑道:「應該是算的,時光冊,也不會隨意認主的。」

「哦!」

女童點點頭,又看了看蘇宇頭頂上的小毛球,疑惑道:「這是那個豆包嗎?」

「不是。」

蘇宇解釋道:「豆包的兒子!」

「哦哦……」

女童再次點頭,還是很好奇地看著蘇宇和毛球。

蘇宇卻是越發古怪,豆包,茶樹,書靈,監天侯,小白狗……

這些,都是文王弄出來的。

文王到底是幹嘛的?

這幾位,都算是靈了,當然,小白狗其實不算,它可能是時光師養的。

看著眼前三位,蘇宇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老,一少,一狗!

他剛想說點什麼,書靈開口道:「肥球把你的事和我們說了……」

肥球?

蘇宇看向小白狗,小白狗尾巴搖了搖,沒有絲毫不自在,咋了?

肥球就是我!

我就是肥球!

書靈也不在意這個,笑道:「人族……主人的種族,人族遭遇麻煩,既然你找來了,我們還是該出力的。肥球不願意出去,那是因為小主子叮囑過,不許亂跑,不許離開家,得看門……我和茶樹,倒是沒這限制,我們是在主人離開之後,才完善了靈!」

在這之前,他們其實和現在的古樹一樣,只是懵懂的靈。

直到時光師他們消失了,書靈和茶樹才正式誕生靈智。

蘇宇欣喜道:「二位願意和我一起出去?」

書靈輕聲道:「我們就算出去,也是治標不治本!你話中的意思,人族已經被擊敗九次,這是第十次了,一直如此,這不是我和茶樹出去,就能平息的!我和茶樹,都沒有形成自己的規則大道,而你卻說,上一個潮汐,有一位人王都敗了……我們是比不上人王的!」

他搖頭道:「這一次,人族太弱了,我們能解圍一次,未必能有第二次……」

蘇宇點頭:「我知道,所以我希望幾位可以為人族爭取一點時間,讓人族強大起來!包括我自己,我也會很快強大起來,以強大的實力,鎮壓萬族!」

書靈沉吟一會道:「小友倒是還有不小的進步空間,我看小友……肉身強大,開了周天竅,肉身應該完成了72鑄,元氣九變,也是頂級的變化……神竅也全部開啟,不過神竅運轉的有些不夠完美……這是沒有功法嗎?」

蘇宇沒想到對方一眼看出來了,點頭道:「對,前輩說的不錯,我這邊只有周天元竅的功法,沒有神竅的功法,前輩……知曉如何修鍊周天神竅嗎?」

「知道。」

書靈倒是淡然,不過很快道:「但是,你都開了,那最好修大周天之法,以天門為核心!周天神竅法,元竅法,都只是單獨修鍊,效果未必有多好……」

書靈知道的果然多!

蘇宇大喜,急忙道:「前輩,那……」

書靈不等他說完就搖頭道:「這個我不會,大周天之法,會的沒幾位,主人也沒留下傳承,他離開之前,好像也沒創出大周天之法……後面他就去了星宇府邸,可能在那邊有一些傳承留下……你可以去那邊找找看。」

剛說完,蘇宇眼前一恍惚,下一刻,他看到了周天星辰!

360顆星辰,在無盡虛空中運轉!

這是周天神竅法!

來的如此輕鬆,雖然蘇宇知道,他可以去死靈界找,現在不行,10年後也會出現,可是,現在白白得來,蘇宇還是歡喜無比!

他也迅速按照這星辰轉動之法,調動自己的周天神竅。

360個神竅,迅速運轉!

整個意志海,翻天覆地!

360個星辰,好像形成了一套大陣,在牽引周天萬界星辰之力,在幫他淬鍊神文,淬鍊神竅,淬鍊整個意志海!

蘇宇一剎那,就完成了神竅的功法運轉!

360個神竅,之前能一起調動的力量不多。

可此刻,卻是好像強大了許多,蘇宇腦海中,文墓碑和神文融合,化為一支筆,蘇宇意志力融入,文墓碑瞬間浮現,朝虛空一點!

砰地一聲,虛空炸裂!

很強大!

而小白狗,卻是有些不開心,看到虛空元氣炸裂,尾巴輕輕掃過,將炸裂的元氣恢復平靜,有些小埋怨道:「新來的,不要在主人家修鍊功法,打爆了元氣,元氣不順暢,會影響花朵生長的!」

「……」

蘇宇無言以對。

苦笑,朝小白狗拱拱手,行,我知道了,你是只知道種花澆水了!

元氣不順暢,影響花朵生長……這理由,蘇宇完全沒辦法辯駁。

此刻,蘇宇神清氣爽,只覺得意志力不斷沸騰,有些想要強行晉級日月的趨勢,也急忙朝書靈微微躬身道:「多謝前輩!」

書靈倒是不太在意,笑道:「你是人族共主,這東西,也不算秘傳,贈予你,也算是物盡其用!主人的東西,我們不敢亂送,周天神竅法,只是普通功法罷了……」

這話說的!

蘇宇壓下其他的心思,再次道:「那二位前輩,願意和我一起出去嗎?」

書靈笑道:「可以是可以……不過……」

書靈想了想道:「我們出去簡單,想回來,就難了!那小友還得勞煩送我們回來……」

「可……肥球前輩說,我必須得能掌控時光冊,才能庇護其他人進入……」

他們出去了,可能就回不來了!

書靈笑道:「這個簡單,我們是天地之靈,時光冊在你這,我們也曾和小主人接觸多年,可以靠近時光冊,避開時光之力沖刷……」

那邊,女童則是不太在意道:「我可以出入的,我天天都在時光長河中洗澡,出去回來都沒事,書靈,你沒我厲害!」

書靈也不生氣,笑呵呵地沒說話。

而蘇宇好像想到了什麼,急忙道:「那個……二位前輩,會……會戰鬥嗎?」

不得不問!

雖然很尷尬!

可是,他得問清楚了。

這要是不會打架……我的天,光有境界可不行!

書靈笑道:「我自然是會的,我是書中之靈,主人在書中留下什麼,我便會什麼,留下道法、戰法那我便都會!」

而女童,肥嘟嘟的小臉上露出一抹不自在,咕噥道:「我也會!小主人在的時候,我朦朧中見過她怎麼打架的,就是撕開時光長河,忽然出現,然後,一巴掌打斷對手的規則之道……」

一巴掌打斷對方的規則之道!

這話說的太簡單了!

簡單到,蘇宇有些擔心了,靠譜嗎?

這也行?

我找兩個不會戰鬥的強者出去,別不是給人送菜吧?

他又有些期待地看向小白狗,這位出去嗎?

這位應該比那兩位更會戰鬥吧?

好歹是看家的狗,時光師和文王都在的時候,就養了它,實力可能比書靈和茶樹更強。

小白狗也感應到了蘇宇看自己,搖了搖尾巴,「我要看家的!」

蘇宇急忙道:「前輩,現在外人進不來,唯一能進來的就是我,前輩稍微出去一會,也沒事吧?前輩,書靈前輩和茶樹前輩都可能沒出去過,人生地不熟的,前輩以前應該出去過吧?」

小白狗點頭:「嗯,我以前出去過的!主人還帶我出去過好多次呢!可是……」

它看了看四周的花草,又看看漫山遍野的花朵,遲疑道:「可是,每隔三天,我就要澆花的,不然就不美了!」

蘇宇心中一驚,「前輩的意思是,這十幾萬年來,前輩……沒有沉眠?」

他還以為小白狗沉眠到了現在!

包括老龜,他都一直在沉眠,還有天古他們,別看從上古活到現在,實際上,大半時間都在沉眠,諸天戰場一關閉,他們就沉眠了。

減少消耗,減少歲月對他們的衝擊。

而小白狗,三天澆花一次……豈不是一直都清醒著?

十幾萬年啊!

上古持續了多少年?

蘇宇盤算了一下,哪怕很短暫,上古之後,也有10萬年了。

按照書靈的說法,時光是唯一的!

所以,外界多久,這裡其實也過去了多久,只是此地不呈現在諸天萬界罷了。

小白狗,澆花澆了十幾萬年?

這一刻,蘇宇忽然有些說不出的感覺……這樣的日子,也許是小白狗唯一的精神寄託,自己把它喊出去……真的合適嗎?

時光師他們走了,留下了小白狗,當時書靈和茶樹都還沒形成有智慧的靈……這會不會太過孤單?

無數歲月,一隻狗,一直在等待主人的歸來!

它給主人澆花,讓這鮮花盛開了十幾萬年!

三天澆花一次……

若是這一次大戰持續了三天沒結束,那小白狗沒法回來……

或者戰死在外,我……我該如何?

小白狗倒是沒想那麼多,點頭道:「是啊,沉眠幹嘛?我得看家的……花要澆水的,還有,院子也要打掃的,很忙的……」

小白狗又道:「不用沉眠啊,白天幹活,晚上可以睡覺的,等主人回來,會誇獎我的,這花,一直都沒凋謝,一直都在開著……」

小白狗齜牙,好像在笑,在等待邀功!

十幾萬年了,花沒謝!

院子中,那鞦韆還如新的一般。

顯然,一直有人在維護,在維持,讓這個家,一直如同有主人在,不曾凋零。

回家!

難怪,難怪時光冊多年後,出現在了這裡,因為,它想回家,或者說,時光師想回家。

這裡,才是她的家。

蘇宇深吸一口氣,還要勸小白狗出去嗎?

他有些不想了!

出去了,回不來,回不了家……也許對小白狗而言,這才是最大的傷害。

他在想著,小白狗也想了想道:「你是不是怕出去,書靈他們也打不過那些人?也是啊,你說對方好多合道,還真不一定能打的過呢……」

小白狗沉吟一會,又道:「那小主子的書,你開過借力嗎?」

「借力?」

「就是滴一滴血,可以借用對方力量的……」

「開啟過!」

蘇宇急忙點頭,果然,自己腦袋中的金冊,就是時光冊,這下是確定無誤了。

小白狗開口道:「我不能出去的,可你說的也對,主人也是人族呢!那這樣,我給你三滴我的精血,你開了借力,借我的道,去打架,三滴精血,應該可以打很久了……我借道給你打一架,你看行不行?」

精血!

蘇宇一怔,他已經很久沒用過精血了。

無他,對他幫助有限。

他沒合道境的精血,九段的倒是有幾滴,可九段之力,其實單純從爆發力而言,不比蘇宇強多少,他借力,借來的也只是爆發力!

小白狗又道:「你看這樣可以嗎?我就不用出去了,可以繼續給主人看家!」

蘇宇急忙道:「那前輩三滴精血,豈不是消耗極大……」

「沒事呀!」

小白狗搖了搖尾巴道:「我都很久沒消耗了,一直都精力旺盛,三滴血沒事的!而且是我自己開的道,你借力,我不阻攔你,你可以借力更多點的……」

還有這說法嗎?

關鍵是……蘇宇又道:「前輩,那我的時光冊,有前輩的烙印嗎?可以開啟和前輩有關的戰法頁面嗎?」

我都沒夢到你殺我!

小白狗繼續搖尾巴,「可以的,我以前在上面留下過印記的!小主子的書,其實就是……」

小白狗有些不好形容,倒是書靈知曉一些,解釋道:「小主子的時光冊,其實就是臨摹諸天規則打造的,萬法之冊!無數規則交織,小主子殺人,就是一點點收集規則,想要再開天地!萬法之冊一旦鑄造成功,就是新的諸天萬界!」

蘇宇一愣!

下一刻,他有些明悟了,喃喃道:「規則……時光冊……收集各族……我有些懂了!在書頁中,再造一界,擊殺那些修鍊者,收集他們的規則碎片,誕生新的大道,新的網格線……時光冊,其實就是一張新的大網!」

好大的野心!

這一刻,蘇宇真的明白了,時光冊到底是什麼!

這就是一個新的萬界雛形!

對!

所有的頁面,最終可能會形成新的一界,誕生規則,時光師會掌握這些規則,成為諸天之主,真正的一統所有規則!

沒想到啊!

蘇宇這時候徹底明悟了!

這野心,太大了!

難怪時光師被萬界忌憚,議員們都要殺她。

蘇宇很快道:「那肥球前輩的意思是,你曾把自己的規則烙印進入了時光冊,我現在可以用你的血,開啟你的規則烙印,然後借力?」

「對!」

小白狗鬆了口氣,你明白就好,就怕你聽不懂,它也不太會描述。

小白狗又道:「而且是我主動烙印進去的,你借用我的規則之力,我不會阻攔,你就可以借用到很多,我其實可以自己不用那些力量的……先借給你用,我反正澆花就行了!」

主動借給蘇宇!

而不是被動地,通過時光冊強行奪取。

這下子,蘇宇徹底明白了,關鍵在於,小白狗的規則之道,到底強不強?

力量強大不強大?

還有,自己可以承受它的精血力量嗎?

應該可以吧!

蘇宇還是問了出來,「前輩,那我可以承受你的力量嗎?」

他覺得自己還是很強的!

不曾想,小白狗遲疑了一下,不確定道:「也是呀,你好弱,才山海……把你撐死了就不好了……」

蘇宇急忙道:「我肉身很強的。」

「嗯!」

小白狗點頭,又道:「可是,你還是山海呀!」

小白狗奇怪道:「你再強,也只是山海呀!都沒融道,也沒開道,很弱的!」

「……」

我是第一次被人說弱!

不,被狗說弱!

從進來說到現在了!

蘇宇心累!

我很強的,你知道嗎?

真的很強的!

「前輩,我打死過永恆九段!」

「那是融道九段吧?」

小白狗遲疑道:「你這實力,打不死永恆九段的!我就是……大概就這樣,可我覺得,我可以很容易打死你的!」

蘇宇不信!

砰地一聲,小白狗一尾巴掃出,蘇宇沒看到任何動靜,沒感受到任何動靜,下一刻,他飛了!

……

睜眼。

小白狗搖著尾巴看著他,書靈、茶樹、小毛球都在四周圍著,看著他,蘇宇恍惚,「我……怎麼了?」

小白狗遲疑道:「你說你好厲害,我怕你撐死了,試試看,打了你一尾巴,你就暈了……」

「……」

艹!

我暈了?

不可能!

我可是能殺永恆九段的存在!

小白狗倒是沒說太多,「你好弱,我的精血,你不一定可以承受的……這樣吧,你出去了,你先晉級肉身山海,再晉級意志力日月,然後肉身山海最好很快到巔峰,也進入日月……這樣,雙日月了,你讓茶樹多給你喝點茶,讓書靈給你多講點道,日月進步一點點……再服用我的精血看看……」

蘇宇被狗嫌棄了!

小白狗覺得,蘇宇完全沒辦法承受它的力量!

蘇宇沉默。

悲傷!

我……好弱!

我第一次,被狗當成真正的山海來看,而不是他么無敵來看!

有點傷自尊!

蘇宇有些鬱悶,「前輩,難道上古時代,我這樣的天才很多嗎?」

「不多吧?」

小白狗眨眼道:「怎麼了?」

「那我……」

小白狗很快又道:「可你也不是太天才啊,主人、小主人,還有主人的幾個朋友,都很厲害啊,你和他們比,你只是一般般啊……」

艹!

我懂了!

為何小白狗不把我當絕世妖孽和天才了,它看到的,都是文王、時光師、武王、人皇……

它見過太多!

它把自己當天才,那才有鬼了。

因為它覺得,人族就該這麼強!

不強,那才古怪!

蘇宇不知道該哭該笑,也是,將自己和上古那些頂級強者,絕世強者,鎮壓諸天的強者比,自己很弱,這有毛病嗎?

一點都沒有!

自己能被它和那些人一起看待,算是不錯了。

要是現在來個正常山海……小白狗可能會疑惑,山海是這樣的?

覺得蘇宇弱,只是因為眼界導致的。

蘇宇此刻其實疑惑很多,可是,他時間不夠了,他很快道:「前輩,那我出去了就按照前輩說的來辦,另外……我以後可以常來嗎?」

小白狗隨意道:「可以啊,但是不許摘花,不許進主人的屋子,來做客也可以的!」

蘇宇鬆了口氣!

那行,今日沒時間了解太多了,我先帶人出去,干一票,幹完了,我再來和小白狗嘮嗑!

這地方,一定會給自己帶來巨大無比的收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4章 人 狗 樹 書 球(求訂閱)

6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