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年輕氣盛!(萬更求訂閱)

第612章 年輕氣盛!(萬更求訂閱)

蘇宇沒在乎大夏王怎麼想。

此刻,也沒幾個人在乎大夏王怎麼想。

……

大夏府,更遠處的一處庭院中。

龍無憂身邊,幾位龍族眼神異樣,此刻,這些龍族化為人形,而白龍也在,這些龍族,傳音道:「蘇宇什麼意思?」

「什麼?」

有龍族不解,有龍族卻是傳音道:「愚蠢!浮土靈的一番話,他居然收起了九葉天蓮,白痴,還不懂嗎?」

「什麼意思?」

有的龍族都被氣到了,傳音罵道:「蠢貨!代表蘇宇被浮土靈的話,說的心動了!他在想,要不要浪費九葉天蓮,還是去換點他需要的東西?他不缺寶物,但是他缺一些特定的,沒法換的寶物!」

「有嗎?」

有的龍族還是不太相信,蘇宇會賣?

「他就算賣,也不會賣給我們!」

「白痴!他不賣給我們,賣給誰?他賣給人族,人族有寶物給他?有永恆精血?有承載物?有,人族也不會買!買一兩瓣,倒是可以強大一些,可是人族稀缺那些東西,怎麼可能會願意去換!」

「可我們是仇人……」

「蠢貨!我們去買,他未必賣,但是……別忘了身邊這白龍,他可是人族的盟友!他去買呢?而且蘇宇不賣給我們,中立種族呢?比如命族、靈族、太古巨人族……」

這下子,所有巨龍都明白了!

「他還有7瓣九葉天蓮!」

一群龍族,眼神異樣。

7瓣,不算少了。

「一位永恆九段服用了,也許……也許可以跨入合道呢?成了合道,那一族就能出兩位皇者了!」

「龍族上次損失慘重,可一旦再出一位龍皇……任何損失都能承受!」

「大長老,很有希望的!」

大長老,龍無憂的爺爺,金龍族最強者,比金龍族族長還要強,龍族的血火魔王,算是這個等級的存在。

此刻,龍無憂附近的龍族,大部分都是金龍一族的。

一下子,所有龍族都激動了!

而龍無憂,也聽到了他們的話,微微凝眉,傳音道:「小心點,別上了當!上次浮土靈就上了當,被人族坑了。」

「什麼?」

他們不知道這事,浮土靈沒多外說過,而龍無憂,也被下了封口令,大家都是天才,還是有點道德的。

此刻,聽到大家問話,龍無憂想了想道:「浮土靈被蘇宇騙過,坑過,大家小心點,蘇宇此人……奸詐無比,小心他騙人!」

騙人?

一群龍族若有所思,也是,但是……這也不好騙吧?

有龍族傳音道:「無妨,真要賣,當面交易,當年結清!驗貨,也是當面驗!九葉天蓮無法造假的,形狀、氣息、時光道紋……都是極其特殊的存在!」

龍無憂欲言又止,想了想還是道:「他是鑄兵大師!」

「殿下是擔心他鑄假的騙人?也是……這個倒是要小心,真要買的話……得帶着一位鑄兵大師去驗貨,甚至是天兵師!」

此話一出,龍無憂倒是不說什麼了。

這倒也是!

若是能瞞住天兵師,那都是頂級天兵甚至神兵了。

蘇宇會拿這個去騙人?

那蘇宇是白痴了!

一瓣的價值,還未必比得上一柄天兵高等的兵器,又不是完整的,完整的,換神兵都行。

此刻,蘇宇的一些小舉動,小動作,倒是迅速引起了一批人的注意。

機會!

是的,大家看到了機會。

浮土靈的一番話,蘇宇雖然拒絕了,可他沒再繼續餵了,這是好消息,說明蘇宇心中在思考這個可行性了。

……

同一時間。

浮土靈心臟都在跳。

我……好像知道了什麼。

而且,我還給蘇宇當了托。

他也是剛剛蘇宇看他,眼神不對,他才意識到了什麼,此刻,心臟砰砰跳,完了,麻煩大了!

蘇宇好像想騙人!

艹!

人族都不是好東西,上次劉洪就用五行神訣騙他,這一次蘇宇這混蛋,更黑,他居然想用假的九葉天蓮騙人,就蘇宇現在這萬族為敵的狀態,真不好騙。

否則,要是以前,就蘇宇這性格,能把萬族騙的團團轉。

假的!

那九葉天蓮,一定是假的。

他完全沒看出來,哪裏假了!

雖然沒近距離看,可是,從外形,氣息,波動,種種特徵來看,那玩意就是真的,到底真的假的?

還是說,這一片是真的,但是蘇宇準備賣假的?

浮土靈心中想着,也不敢多說,身邊,一位土靈族強者,卻是傳音道:「浮土靈,你看蘇宇是不是想賣九葉天蓮?他大概有些遲疑,神魔仙龍他不敢賣……可是……我們和人族不算大仇!浮土靈,要不你回頭去試試,他還有7瓣,雖然不是完整的,但是我族族長服用了,也許……可以跨入合道,成為這個時代的五行之皇!」

浮土靈心累!

卧槽!

你們為何都相信蘇宇會賣?

他怎麼可能會賣?

連自己身邊這位都這麼覺得,可想而知,其他人,大概也是這心思。

蘇宇心動了!

他有賣的慾望,但是他在遲疑,他在考慮,在衡量,甚至在想着賣給誰!

浮土靈心中暗罵,卻是傳音道:「長老,不要衝動!7瓣,價值太高了,我們很難拿出這麼多寶物……」

「那也可以少買幾瓣!」

浮土靈再次暗罵一聲,買個屁啊!

他正想着,耳邊,忽然傳來蘇宇的聲音:「你帶頭買!買了,後續我會私底下補給你,不然……大家都買了,你們沒買,你可是牽頭人,想把五行族置於死地嗎?另外,限購,放心,只賣給你們一瓣!」

浮土靈心中一震!

而身邊那長老,好像感應到了一些意志力傳音,迅速傳音道:「浮土靈,蘇宇聯繫你了?」

浮土靈心中暗罵,仔細一想,也有道理,我他么第一個開口的,我不買,後續大家上當了,我沒上當……我不是麻煩大了?

關鍵是,蘇宇這孫子,真能還我?

這要是被騙了……麻煩很大的。

他想着這些,傳音道:「長老,他是聯繫我了,問我,三塊承載物一瓣,賣我一瓣,問我要不要!而且還限購,只賣一瓣,防止我們買的多了,有人進入合道!」

「限購?」

這長老心中一動,「聰明!蘇宇的確是個聰明人,限購,一族只能買一瓣,哪怕永恆九段,也不可能憑藉一瓣九葉天蓮進入合道!如此一來,功效就大打折扣了!」

浮土靈心累!

是的,蘇宇很聰明。

聰明到,都知道你們怎麼想的。

他限購!

他賣假貨,他還限購,進行飢餓營銷!

一次賣七瓣,蘇宇不賣,他只賣一瓣!

如此一來……完犢子了,搞不好真能被他騙成,浮土靈心中暗罵,迅速道:「一瓣的話,買了意義不大……」

而那長老,迅速傳音:「愚蠢!他賣一瓣,我們就買一瓣!再找其他種族的人幫忙買不就行了?暗中收購,蘇宇大概也不會鬧的動靜很大!最後匯總,誰知道都會被我們買走?」

說着,這長老有些激動,傳音道:「得趕快上報上去,三塊承載物一瓣太貴了,單獨的一瓣……值不了這個價!還有,附近有龍族、食鐵族、天馬族、太古巨人族,指不定還有各族的探子,浮土靈,得馬上上報!讓族中強者發力,讓其他各族也迅速來人境,為蘇宇父親道賀,50歲大壽之賀!」

這長老興奮道:「對,祝壽!伸手不打笑臉人!小族也行,借口買一瓣,晉級永恆!承載物多了,未必就能證道,來一片九葉天蓮,也許就能證道了!」

他激動了!

來給蘇宇父親祝壽,又不是什麼強族,只是一些中小族,來討好蘇宇,這很正常,這也是霸主嘛。

浮土靈心累!

完了!

這消息傳出去,大概大家都這麼想。

哪怕仙魔神強者來不了,沒關係,找代理人啊!

當然,蘇宇騙人不是第一次,所以,就算買,大家一定也會多加小心,甚至找強者來驗貨。

關鍵就在於……能驗出來是假的嗎?

蘇宇自信滿滿,老早就放風了,他想到了那個傳聞,這麼說來,也許蘇宇很早之前,就想賣假貨了啊!

可怕的傢伙!

浮土靈心中升起一個個念頭,卻是不敢多說,艹!

蘇宇,混蛋。

這次成功了,又得大賺一筆。

……

蘇宇這邊,好像遺忘了剛剛的事。

一切都好像沒發生過!

而研究所內,鍛造聲傳出,蘇宇也不和大周王多聊什麼,迅速鑽入研究所。

此刻,天鑄王正在敲打一件兵器,那是用纏龍木打造神鞭類武器。

沒有太多的花哨!

天鑄王鑄兵,中規中矩,而鑄兵師,這種中規中矩,後人來學,顯得平庸,天鑄王親自鑄兵,卻是有種藝術的感覺。

這是在鑄地兵,並非天兵。

用的纏龍木,也不是太好。

蘇宇皺眉,「天鑄王前輩,用好的纏龍木鑄兵!鑄天兵!這種垃圾地兵,完全沒意義,也沒什麼太多的借鑒意義!打廢了就打廢了,纏龍木我多,不差這一點!」

天鑄王心中暗罵!

狗大戶!

行!

你說的是吧?

那別怪我不客氣了!

他迅速取出一根粗大無比的纏龍木,呵呵笑道:「那我就拿這個來鑄兵了!」

蘇宇平靜道:「可以,一次用三五根也行!」

那邊,趙立忍不住罵道:「敗家子不是這麼敗的!」

蘇宇笑道:「沒事,不差錢!」

「……」

去你的!

趙立哼了一聲,過了幾天富裕日子,忘了自己當初的窮苦了。

想當初,幾十點功勛,都急巴巴地討要,現在……呵!

果然,這人富裕了,就是不一樣,暴發戶!

他心中罵了一陣又一陣!

罵着罵着,又有些爽,算了,看天鑄王窮苦的樣子,大概沒這麼奢侈過,算了,反正蘇宇給的多,還有許多,鑄就鑄吧!

很快,天鑄王用那粗大的纏龍木開始打造了。

神文不斷浮現,火煉虛空。

提取,淬鍊,鍛造……

沒多久,天鑄王渾身都是汗液,蘇宇看不出來,有沒有什麼血脈之力,這玩意,能看出來的,大概也沒幾個,除了本人大概有些體會。

你不露出血脈標誌……其實是可以不露出來的,一般的合道,沒見識的話,也未必能看出來。

不是任何一位合道,都是從上古來的。

蘇宇腦海中傳音道:「炊前輩,能看出什麼嗎?」

「沒感覺。」

沒感覺!

蘇宇微微凝眉,是天鑄王沒用全力,還是真的沒什麼血脈之力。

……

蘇宇沒再久留,很快退出,懸浮在空。

看向時光長河縱橫的幾人,正在全力佈陣!

蘇宇繼續傳音:「前輩,現在呢?」

「也沒感覺……大明王我知道,其他的幾個,都沒出全力。」

蘇宇暗罵!

都不出全力?

行,看樣子是都沒到極限,我再等等,不行的話,再看。

想着這些,蘇宇陡然加大了元氣輸入,無數的天元氣,迅速輸入虛空中,正在鍛造大陣的幾位強者,忍不住道:「暫時不用輸入了,元氣太強也不是好事,容易引起大陣暴動!」

蘇宇凝眉道:「我感覺太弱了!」

正在主持大陣的大明王,忍不住罵道:「弱?這才是開始!一開始就強,那不是天階大陣了,那是神階大陣!蘇宇,別覺得你什麼都懂,你會佈陣嗎?」

說弱,你就是看不起我!

蘇宇笑了笑,「那行吧,我再看看!」

……

蘇宇繼續等待,而此刻,越來越多的強者到來。

明日大會,今日,很多大府的強者都趕到了。

蘇宇甚至看到了朱天道這些人,都在遠處隔空觀望。

沒有靠近此地!

不過,多位強者,為蘇宇鑄強大的天陣,大家還是看出來了,蘇宇這面子……這財力,是真的雄厚!

……

蘇宇也沒管他們。

他繼續默默地看着,默默地等著。

先期不用全力可以理解!

後期……不用全力,鑄兵廢了,鑄陣廢了,那就不能理解了。

他也讓母球一直盯着!

盯着這幾個傢伙。

這些人,都是他懷疑目標最大的,而且,蘇宇也在不斷縮小目標,包括紀鴻的資料,他都看過。

紀鴻當初圈定的一些人,有焚海王、滅蠶王、天鑄王、禁天王這幾位。

蘇宇懷疑的目標,都在其中!

不,小周王不在,因為當時傳聞他死了,紀鴻沒調查他。

「這些人,都坐鎮過諸天戰場,有足夠的時間,去收買那些將領!」

「朱天方,嫌疑倒是不大,他消失太久了,人族就沒有他的存在,他很難收買一些將領。」

除非大明王配合!

若是大明王……不對,炊餅感應過大明王的血脈,蘇宇想起這事,迅速傳音問道:「炊前輩,忘了問了,大明王的血脈,是誰的血脈?」

「應該是明王的血脈,上古時期,也是一位強大的人王。」

明王?

大明王?

蘇宇心中微動,這倒是有趣了!

大夏王是戰王血脈,大明王是明王血脈……

蘇宇迅速傳音道:「能看出,大周王和大秦王,有人王血脈嗎?」

大秦王之前全力出手,殺過無敵的,那時候,毛球一家也在戰鬥。

蘇宇不知道,炊餅有沒有感知到。

「大秦王大概沒有,只是單純的人族血脈之力……」

「嗯?」

蘇宇意外,大秦王沒有嗎?

想了想,也沒在意,這麼說,只能說明,大秦王天賦還是很強的,大半的無敵,其實都沒人王血脈的,有人王血脈的,也是少數。

「大周王呢?」

「不知道,沒感應到,他好像沒全力出手吧?」

母球也不知道,這玩意,你不全力出手,特意隱藏,很難感知的。

都是頂級強者!

你又不能深入探查他。

何況,大周王還是那種氣息不外露的那種,更難判斷。

蘇宇不說什麼。

大周王……大周王嫌疑不算太大,真要是他,有些事,也很難解決。

又過了一陣,虛空中,一座大陣,漸漸呈現出了體系,蘇宇都能看出一二了,那是一套很特殊的陣法,如同高塔。

高塔四周,是一個個小門。

無數的門戶,組成了這個高塔。

蘇宇也不是弱者,眼力也還算可以,仔細看了一下,微微點頭,這些小門組成的高塔,有鎮壓之效,而小門的作用,更像是一個個封印符咒。

每一個小門上,都附着了一些時光之力,時光之力濃郁,大陣四周,一道道黑色裂縫呈現,那是陣法強大,有切割虛空之效。

甚至可以切割時光長河!

而此刻,大明王低喝一聲,「到關鍵時候了,萬門塔,一門一陣,滅蠶,充能!禁天,加固封印!天元,附加時光加速之力!」

他喝道:「萬門塔,萬陣合一!一個個去鞏固,一個個去加固封印,最終合一,形成完整大陣,錯了一個,可能會導致大陣崩塌!幾位,全力以赴,別出岔子!」

「好!」

「放心!」

「……」

幾位強者,紛紛低喝。

下一刻,萬門塔散開,真的是萬個小門,懸浮在空,整個虛空都是那一個個門戶,有序排列,格外壯觀。

此刻,一些外族強者,都看的眼花繚亂!

人族還是有強者的!

別看這一次潮汐之變開啟的晚,崛起的晚,這些無敵,都有幾分拿手本錢!

而大明王,主要負責鞏固整個大陣,其他三人,迅速聚集,一個個開始完善那些小陣,揮汗如雨,氣血衝天!

每一道小門戶被完善,都會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大明王此刻還有餘力,罵道:「蘇宇,你給的東西不夠!聽起來多,還沒我付出的多,這可不行……」

蘇宇笑道:「都是小事!大明王陛下多出點力,別的東西不說,十塊八塊的承載物,我還是拿的出來的!雖然我也缺,不缺這些小錢!」

大明王眼睛一亮!

低喝一聲,氣血爆發,意志力鞏固四方,喝道:「你說的!老夫不多要,我朱家五代以內,證道者,所有承載物,你提供就行!」

蘇宇笑道:「前提是我活到那個時候,活到那時候,自然沒問題!死了……就打水漂了!」

「這都不是事!」

大明王大喜過望!

這下子,更賣力了!

幾位強者,氣息越來越強,隨着一個個門戶被鍛造成功,被改造成功,幾人當中,禁天王實力算是最弱的,滅蠶王是永恆五段,小周王有永恆六段之力,禁天王只有永恆四段之力。

此刻,有些氣喘吁吁,喝道:「稍微慢點,給我一點休息時間!」

他全力以赴,氣血強悍,意志力也極其強悍!

此刻,蘇宇再次詢問,母球傳音道:「沒看出有人王血脈之力……主要是不知道有沒有隱藏實力,除非你讓我深入探查!」

那不行!

深入探查,這是挑釁,強行探查,更是不可取。

這時候人家幫你幹活,若是叛徒,那好說,若是不是……那就不好說了!

傳出去了,名聲不好聽。

難怪大周王說,未必可以成功。

一旦有頂級強者,隱藏實力,的確不好辦。

蘇宇微微眯了眯眼,不過按照夏辰的說法,他活着的時候,對方應該沒證道,人族證道的,他都知道。

他死了300多年!

對方證道應該不會超過300年,實力強,能強到哪去?

何況,對方不知道蘇宇有能力探查血脈之力,稍微溢散出一些……那就不好說了。

他沒再看這邊,這邊還有的等。

他迅速鑽入研究所內,此刻,天鑄王也是揮汗如雨,鍛造聲巨大無比,他不是用鎚子鍛造,而是用一股特殊火焰,不斷焚燒兵器胚子。

那股火焰,很強悍!

蘇宇微微凝眉,忽然,他一個閃爍,瞬間出現在天鑄王身邊,天鑄王嚇了一跳,差點鍛造失敗,忍不住怒道:「你幹嘛?」

忽然冒出來,嚇誰呢?

鑄兵鑄的好好的,這傢伙忽然冒出來幹嘛?

蘇宇凝眉道:「鑄的不好!」

「什麼?」

天鑄王大怒!

你可以嫌棄我的實力,你可以說我鑄的太慢,鑄的太溫和,絕對不能在我的領域,說我鑄的不好!

附近,趙立和趙天兵都皺眉!

飄了!

哪怕他們不服氣天鑄王,也不會說他鑄的不好,這是人境唯一一位天兵師,蘇宇真的飄了。

而蘇宇,沉聲道:「我看過上古鑄兵術,學過趙家鑄兵術,也學過天鑄王前輩的鑄兵術……你鑄的不用心,有些保留!」

蘇宇冷哼一聲,「我請前輩鑄兵,是為了給我老師學習的,不是單純看前輩鑄兵的!」

說罷,蘇宇手中出現一柄大鎚!

「我要合鑄!前輩,你若是真用心,跟上我的節奏,否則……我只能請前輩離開了,前輩真以為我蘇宇好欺騙?」

「你……」

天鑄王憤怒無比,「好,你來,我看你蘇宇,鑄兵多強!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羞辱我鑄兵不行!」

爭吵聲很大!

此刻,外面大周王大夏王幾人也聽到了,但是沒進來,因為這是鑄兵師之間的爭鋒。

蘇宇冷笑一聲,「那就讓天鑄王看看,什麼叫真的全力以赴鑄兵!」

轟!

一鎚子朝兵器胚子打下,這一鎚子,足足270震!

震蕩之力,在整個胚子上傳盪開!

虛空裂開!

一瞬間,那鞭子上多了一道金紋,天鑄王怒道:「你這是蠻力震蕩……你以為……」

蘇宇不理,五行之火爆發,傳承之火洗滌,再次一鎚子震蕩下去,水火交融,「前輩,跟上來再說!」

天鑄王冷哼一聲,也是火焰爆發,沸騰無比!

轟隆隆!

震蕩力震蕩火焰,震的天鑄王火焰顫動,他不得不加大力量輸出,咬着牙,很憤怒,迅速淬火,鞭子上,一道道金紋呈現。

天鑄王怒道:「你這麼做,太危險,一旦失手,兵器必毀!」

蘇宇淡淡道:「我不差錢!我這樣鑄,鑄兵更強!我要的就是強!而不是省!同樣的材料,我能鑄出120道金紋,失敗率可能有七成,而天鑄王前輩,失敗率三成,但是,鑄造出來,可能只有118道金紋!」

天鑄王怒道:「鑄兵,自然是穩妥為主!」

「錯,兵器追求的就是強大!材料廢了可以重找,但是,明明能鑄出120道金紋的東西,非要鑄成118道,太過保守,這才是真的浪費!」

這是理念,以及身家不同造成的分歧!

天鑄王雖然憤怒,但是也沒反駁,冷笑道:「行,蘇宇,我就陪你一起鑄,我倒想看看,你鑄造失敗多次,浪費那麼多材料之後,還有沒有底氣說你鑄兵很強!」

「那就試試!」

轟隆隆!

巨大的鑄造聲,在整個大夏府傳盪,震蕩餘波,甚至讓整個天地都在顫動,蘇宇實力之強,此刻,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這傢伙,真的越來越強大了!

而巨大的震蕩力,震的天鑄王渾身都在顫動,手臂上青筋畢露,但是卻是咬着牙,跟着蘇宇的節奏,迅速淬火鍛造。

老子不服!

你有錢很了不起嗎?

老子就要看看,你他么鑄兵十次,全部失敗,浪費無數材料之後,你還有什麼可狂的!

而蘇宇,乾脆收了衣服,露出精悍的臂膀,穿着褲衩,一鎚子重重砸下,那震蕩力,越來越強大,震的整個研究所都在顫抖!

金紋,一道道在增加!

天鑄王忍不住喘息罵道:「蠻力小點,這麼下去,老子跟不上,這兵器就毀了!」

蘇宇冷淡道:「專業的鑄兵師,若是天兵師跟不上地兵師,那就是欺世盜名之輩!」

「我……」

天鑄王氣的想殺人!

我不是跟不上,是你他么的蠻力真的太大了,他好氣!

這是專業的問題嗎?

這是實力的問題!

該死的混蛋!

他氣炸了!

轟隆隆,天鑄王繼續跟着,此刻,手臂上,忽然血管爆裂,那邊,趙立喝道:「蘇宇,慢點!」

而天鑄王,此刻也真怒了,「快點,蘇宇,今天誰先失手,誰他么就是廢物,垃圾!老子天兵師,還鬥不過你一個地兵師?」

這是在專業上,否定他天鑄王!

人族唯一一位天兵師!

今日若是先蘇宇失手,他沒臉活了!

該死的混蛋,他要瘋狂打臉蘇宇,你蠻力再大,你也只是個地兵師,你以為你很厲害?

老子一輩子吃的鹽都比你吃的飯多!

蘇宇也是較上勁了,冷笑道:「前輩待會別哭,放心,受點傷,大不了我多送前輩一些寶葯,看誰先失手!」

兩位頂級鑄兵大師……是的,蘇宇也是。

他親手鍛造出了文明志,他就算是頂級的!

也許鑄天兵還欠缺了點,可此刻,不是有天鑄王托底嗎?

轟隆隆!

金紋越來越多了,外界,也有不少強者,急的滿頭大汗,恨不得進去看看,我去,裏面啥情況了?

好像蘇宇和天鑄王在斗兵炫技啊!

這對鑄兵師而言,簡直……簡直就是無數美女脫光了在等你,可你他么還靠近不了,那種憤怒、焦急、迫切、期待……各種感覺衝擊,會讓人發狂的!

虛空中,兵器虛影都呈現出來了!

而此刻,那鞭子上,99道金紋都呈現出來了!

金紋出現的速度極快!

兩位都有無敵實力的強者,都在全力以赴,不惜代價,在鑄兵,鑄地兵太輕鬆了!

而此刻,蘇宇繼續炫技,加大難度。

轟!

第100道金紋,瞬間呈現,不但如此,上面還出現一個「蘇」字,是的,金紋化字!

天鑄王憤怒無比,小看誰呢?

沒多久,101道金紋出現,比蘇宇更強,技高一籌,上面呈現出天鑄兩字!

「呼!」

不少人吸氣,頂級鑄兵師啊!

金紋化字!

這真的難得一見,主要是,平時沒必要,哪怕天鑄王,都不會這麼干,閑得慌,浪費力氣不說,金紋又不會強大一些,何必呢?

可是,蘇宇炫技,他天鑄王不跟着,豈不是顯得自己弱?

哼!

……

此刻,蘇宇不斷鑄造,也是全力以赴,青筋畢露。

附近,趙立和趙天兵都在仔細觀摩,而趙天兵,忍不住傳音道:「你這便宜學生,有點狂了,單純從手藝來看,他不如天鑄王的,現在我看他的意思,想用肉身壓過天鑄王,震蕩力太強,這麼下去,把天鑄王震成重傷,他贏了,也是勝之不武!」

咱們比鑄兵,不是比武力的!

蘇宇……有點沒品了!

專業的事,你用不專業的手段贏了,這就是沒品!

趙立也是微微皺眉,傳音道:「他太年輕了,有點浮躁,回頭我罵他!他沒吃過什麼大虧,這傢伙……是有點狂!」

他也有點不開心,這樣的手段就算贏了,他也覺得不妥!

鑄兵師,不比技術比實力了,大爺的,丟人!

丟了鑄兵師的人!

而天鑄王,卻是咬着牙,怒氣沖沖,比實力,我也不怕你蘇宇!

轟!

他氣血再次爆發,愈加強大起來,非但如此,一枚枚神文浮現,鞏固空間,神文也是強悍無比,水火兼容!

蘇宇的震蕩力,震的他肉身不斷顫動。

等到了最後,天鑄王一咬牙,三身陡然分離,一條時光長河浮現,過去未來之力,迅速湧現,他冷笑道:「來啊!」

今天不把你蘇宇弄服帖了,我都不是天鑄王!

108道金紋!

此刻,虛空中,都有雲朵快呈現了,不知道鑄成了天兵,是否會有獎勵!

而就在109道金紋,即將呈現的剎那,蘇宇咬着牙,一鎚子砸出,接着,接連砸出數百錘……

天鑄王忍不住怒道:「會毀了這兵器的……」

「不會,我有把握!」

「把握你祖宗!」

轟!

就在這一刻,一股巨大的力量,席捲整個研究所,那長鞭,陡然爆發齣劇烈而又不穩定的元氣暴動。

天鑄王氣急敗壞!

被蘇宇砸的出問題了!

要爆!

可是,這可是天兵材料,馬上要成天兵了,他哪捨得被爆了。

「混賬東西!」

天鑄王終於忍不住罵出聲來,眼看着蘇宇不服,還要再敲打,他一腳踢飛了蘇宇,暴吼一聲,氣血沖霄,意志力沸騰,身上血管紛紛爆裂,轟隆一聲,一朵滔天火焰升騰,強行將那暴動元氣摧毀!

瞬間鎮壓整個兵器暴動!

「鎮!」

「平!」

「滅!」

「……」

天鑄王一聲聲厲喝,轟隆隆,空中有雲朵降臨,而天鑄王,一口鮮血噴涌而出,長長吐了口氣,臉色煞白,看向蘇宇,冷哼一聲,「誰贏了?」

我贏了!

你差點鑄的兵器爆炸,我說了,不能這麼剛猛!

是我,力挽狂瀾,保住了兵器,我贏了!

你這狂妄的小子,你以為你是誰?

你以為你可以在專業上贏我?

笑話!

而蘇宇,微微凝眉,騰空而起,一手抓在鞭子上,文明志在鞭子上拂過,鎮壓暴動,而不經意地沾染了一點點血液。

很快,腦袋中傳來聲音:「不是他,他血脈普通!」

蘇宇鬆了口氣,臉上露出一抹無奈,放下了鞭子,抱拳道:「是我輸了,前輩見諒,我太急功近利了,果然,我鑄兵術還不到家……前輩,抱歉,接下來一切鑄兵安排,全部按照前輩說的來辦!至於鑄兵成果,前輩分三成……」

原本天鑄王還還憤怒,此刻,聞言憤怒倒是少了八成,哼道:「還算輸得起!你還年輕,年輕熱血衝動,我可以理解,但是記住了,人族,鑄兵術,老夫第一!」

蘇宇點頭,嘆息道:「晚輩知道了。」

說罷,朝趙立他們拱手,嘆道:「老師,我給趙家鑄兵術丟人了!此次之後,我不到天兵師,再也不會人前鑄兵了!」

趙立欲言又止,半晌,低沉道:「失敗不可怕,勝不驕敗不餒!鑄兵一道,並非一定就是穩妥為主!」

「你剛猛鑄法,我覺得很好!」

之前,他還要罵蘇宇,此刻見蘇宇被打擊了,看向天鑄王,心中輕哼一聲,忽然看向趙天兵,咬牙道:「師兄,你也去,鑄剛猛之法,領教一下天鑄王前輩的大道,我趙家鑄兵術,不比任何鑄兵術差!」

趙天兵也點點頭,看向天鑄王,笑道:「前輩,蘇宇小輩,不懂我趙氏鑄兵術精髓,這兵器還沒鑄造完成,不如我也來和前輩配合一下?」

天鑄王也是蔑笑一聲,「你來便是!蘇宇不行,你趙天兵,照樣不行!」

話落,趙天兵騰空而起,迅速呈現大鎚,他要繼續和天鑄王鑄兵,比拼一下,到底哪種鑄兵術更強!

我家的娃,我來打!

但是,你天鑄王大言不慚,說你一道鑄兵術最強,趙家不服!

轟隆!

鑄兵繼續!

而蘇宇……懶得管了。

我又不是為了鑄兵而鑄兵,真是的,這是杠上了?

好吧,你們杠,我不玩了。

拜拜,我出去試探其他人去!

天鑄王,沒獄王血脈。

那嫌疑最大的,就是禁天王了,第二是滅蠶王。

蘇宇很快退走。

……

外界,大夏王笑道:「吃虧了?年輕人,還是吃點虧好!」

被社會毒打了吧!

這傢伙,太猖狂了,和天鑄王較勁,這次吃虧了吧!

蘇宇平靜道:「我還年輕,才20歲,等過些年,我鑄神兵,一切勝負,自然明了!」

大夏王心中嘆息,毒打不夠,還是狂!

而大周王,見他盯着大明王他們,心中微動,天鑄沒問題?

蘇宇這傢伙,小手段倒是不少。

也好,天鑄若是被確定沒問題……對大周王而言,那是很大的喜事,人族無敵,用兵器的,幾乎都是天鑄王鑄造出來的。

天鑄王出問題……那麻煩就大了!

至於其他人,問題不算太大。

這倒是今日最好的消息了!

大周王此刻露出笑容,笑的有些燦爛,耳邊,傳來大夏王的聲音:「幸災樂禍,也別太明顯了,這小子,年輕,心眼不大!我看他心情不好,你笑的這麼開懷,我看他會記仇!」

大周王笑的更開懷了!

而一旁,蘇宇見狀,也微微露出笑容,朝大周王笑了笑,一副還算開心的樣子。

心照不宣!

而大夏王看了一會,心中嘆息,果然,記仇了,這傢伙……還是不夠沉穩,就算記仇,也別太明顯,大會還沒開呢!

你現在笑,傻子也知道你記仇了!

「呵呵呵!」

蘇宇繼續笑着,旁邊,大周王也笑着點頭,一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樣子。

大夏王暗吸一口氣,兩個傢伙都在笑,有點滲人了!

這不會鬥起來吧?

「咳咳!」

大夏王輕咳一聲,站在了他們中間,笑道:「看,鑄陣挺順利,老朱還是手段厲害!」

我就當個和事佬吧!

消停一下!

蘇宇微微一愣,接着真笑了!

大夏王……幹嘛呢?

而大周王,也是笑了笑,露出了笑容,老夏……哎,戰者啊!

可惜了!

戰者就是戰者,總是喜歡自以為是。

大周王也懶得多說,你繼續,我們就看着你表演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2章 年輕氣盛!(萬更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