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殺侯(求訂閱)

第636章 殺侯(求訂閱)

蘇宇在晉級。

此刻,肉身不斷強化,神文也在強化。

肉身晉級山海,九竅相融,山海這個階段,對蘇宇而言其實提升不大,但是不大,也是在提升,肉身之力還是強化了一些的。

不算太大,但是蘇宇有些感覺,這是一個過程,化外為己的過程。

當他9個竅穴,融合成8個的時候。

蘇宇隱約有了點感受!

當他所有元竅融合,所有神竅融合……也許還要再融一次天門竅,徹底合一竅,那時候,天門竅的力量就是自己的本身力量,不需要再去吸納死氣爆發。

也就是說,那時候蘇宇本身的肉身竅力量會突破億竅之力的大關。

而天門合一,也許元神雙竅合一之後,還有一些變化,意志力和肉身的疊加!

「意志力一道……神文一道……應該不存在永恆,而是直接合道!」

這一刻的蘇宇,吸納了一些規則之力,感悟更多。

肉身,山海境是9竅合成1竅,1竅就算是進入日月了。

而意志力,那是山海巔峰還是9竅,日月九重才合成一竅,缺乏一些日月壯大竅穴的過程,這個過程,在蘇宇看來,其實就是永恆的一個過渡,神文不存在永恆境,只有直接合道的結果。

腦海中,書靈還在讀書,而這,也使蘇宇頭腦愈發清醒。

而他的肉身,還在晉級。

山海晉級!

8竅,開始朝7竅變化。

這個變化過程,是相當快速的。

而就在此刻,虛空波動,一條黑暗的時空長河瞬間浮現在蘇宇身邊,一劍刺向他的額頭!

刺客!

來人,好像是魔族的一支,暗影魔族,實力強悍,帶著一些腐朽氣息,可能是其他潮汐的老古董。

刺殺蘇宇!

蘇宇元氣爆發,天門開啟!

此刻,顯得有些妖艷!

額頭上,天門標誌浮現,一本文明志阻擋在前,右手持筆,一筆點出!

無聲無息,蘇宇沒有點中對方的細劍,直奔對方時光長河而去,任由對方一劍刺中文明志,穿透數百巨獸防禦,片刻后,一劍擊中天門。

天門震蕩!

蘇宇身上,卻是浮現出強悍的防禦罩,那是七十二鑄后誕生的防禦罩。

噗!

防禦罩破碎,對方很強,強大無比,然而,隨著他一劍擊中天門,蘇宇卻是反應不大,反而一筆點中他的時光長河,轟隆一聲,長河動蕩,有破碎跡象。

那暗影魔族,身影瞬間呈現在蘇宇眼前。

黑漆漆的臉龐,額頭上長著一隻角,此刻,有些變色,蘇宇防禦力更強了!

這傢伙,真的越來越強了!

「想殺我?你還不夠格!」

蘇宇聲音冰冷,是不夠格,一尊永恆八段的存在,此刻在他晉級雙山海之後,肉身之力更強大的時候,暗殺蘇宇也很難!

暗影魔族,一擊不中,迅速倒退,準備消失。

既然他殺不了蘇宇,那也沒必要和蘇宇正面廝殺。

他迅速退卻,蘇宇文明志卻是瞬間覆蓋天地。

都快晉級神兵的文明志,此刻也極其強大,一些虛影,尤其是仙族那一頁,虛影都有日月八重到九重之力了,數百虛影聯手,萬門塔陣爆發!

對方時光長河又剛被點碎,此刻,剛誕生的時光長河,微微動蕩了一下,瞬間被大陣封禁。

那暗影魔族臉色微變,倒也沒太過憂慮。

他雖難殺蘇宇,蘇宇想殺他,那也絕不是簡單的事。

被纏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而蘇宇,沒說話,迅速朝他殺去。

兩人勢均力敵,打的難捨難分……而戰場,卻是不經意間,朝龍皇和母球那邊偏移!

偏移一點點,也沒人在意到。

……

天淵界外。

一群合道境,好像都成了旁觀者,一個個視線穿透天地,好像能看到人境那邊的情況。

當蘇宇抵消了雷劫,晉級了雙山海,監天侯眼神微微變幻了一下。

蘇宇……

愈發像文王了!

尤其是當蘇宇取出文明志,一筆點斷了對方的時光長河,讓他微微有些恍惚,蘇宇好像文王再生一般,儘管實力差距巨大。

「蘇宇……」

監天侯呢喃一聲,這傢伙,實力更強了,氣運果然昌盛到了極致。

逢凶化吉,遇到麻煩,會一直遇到貴人。

今日,他的貴人可不少。

人族能和萬族今日爭鋒,蘇宇功不可沒,一個古城勢力,就強大的駭人,食鐵一族,好像也是因為他而來,外加噬神族兩位半皇……

可以說,沒有蘇宇,人族現在還得老老實實地龜縮在人境,哪敢冒頭?

大周王也許之前就能晉級合道,卻是一直沒有,或者說不敢,就是擔心自己實力強大,會引起萬族忌憚,從而導致人族被圍攻。

今日,倒是肆無忌憚了!

……

轟!

劇烈的轟鳴聲,響徹天地。

此刻,戰鬥最劇烈的,就是母球和龍皇,母球是憋著一肚子氣,龍皇也差不多。

母球吃掉那些永恆,卻是被玉王跑了,而龍皇對付三大強者,雖然佔據絕對優勢,然而,打了半天,三人都沒死,這也是恥辱。

此刻,兩個都極其憤怒的強者,遭遇到了一起,那自然是戰鬥的驚天動地!

動靜最小的,還是老龜那邊。

魔皇和冥皇,其實還是以牽製為主,兩位合道,並未動用太強的戰力。

其他地方,大戰還在繼續。

而各大古城,除了星宏古城,幾乎都有死靈暴動。

死靈,可不是蘇宇養的。

上次死靈殺戮,也是因為其他人是生靈,蘇宇死靈氣息更重,否則,死靈都是照殺不誤。

此刻,各大古城,那些死靈君主好像也看到了機會,一個個都在衝擊通道,震蕩通道,他們闖出通道,規則會殺他們,但是,若是通道封印破碎了,先死的會是鎮守。

鎮守沒鎮壓好,通道破碎,那就不算他們破壞了規則了!

規則,也給死靈留下了機會。

所以這一刻,那些鎮守雖然強大,可是,也要分心兩用,一邊鏖戰強敵,一邊消耗力量鎮壓通道,死氣也需要蘇宇承擔大半,鎮守們承擔一些。

各界的無敵強者,正在朝這邊殺來,這一次,又來了接近30位,已經迅速靠近。

大戰中,一下子多出接近30位無敵,那很快就會將戰局逆轉。

此地,加上靈族,加上即將到來的30位無敵,投入的無敵戰力,已經超過130人,人族還被圍困在天淵界域,那邊,天淵界域外,也有三四十位無敵封鎖,不給人族傳送離開的機會。

此戰,萬族若是加上人境被殺的那些,天淵族被殺的那些,動用無敵超過200位,合道9位。

同樣的,人族這邊,五十多位無敵全部出動,加上食鐵各族援軍,幾十位鎮守,出動無敵也超過百位。

這是一場合道十多位,無敵三百多位參戰的諸天之戰!

諸天萬界,露面的無敵,大部分都參戰了,還包括一些老古董,也從沉眠中醒來參戰。

眼看著那30位左右的無敵,朝這邊殺來,遠處,大夏王正在瘋狂廝殺一位永恆九段強者,吼道:「蘇宇,還有辦法嗎?」

又來了!

強敵越來越多,這麼下去,一旦這些無敵投入戰場,人族這邊,恐怕無力支撐下去了。

死靈界域還在搗亂!

還有辦法嗎?

當然有!

現在書靈和茶樹出動,應該還是可以攔住的,可是,蘇宇的目標是擊殺合道,終止這一戰,可不是為了阻攔無敵,無敵死了,合道沒死,此戰結束不了。

一直纏鬥下去,還是人族吃虧。

蘇宇心思迅速轉動,現在,最好是死靈界域平靜下來。

否則,老龜可能會撤離戰鬥。

老龜擔心河圖被殺或者被擒拿……而河圖那邊,據說有兩尊侯在,都是合道。

得解放老龜的戰力才行!

「讓河圖出來?」

但是河圖未必有機會出來,他和星月不一樣,他可能已經被兩位侯纏住了,那麼容易出來,早就強行跑出來了。

想把河圖弄出來,那得解決那兩位侯。

想到這,蘇宇一邊和這位暗影魔族纏鬥,一邊傳音問道:「書靈前輩,你和茶樹前輩,能入死靈界域嗎?」

「死靈界域?」

書靈倒是知道這個,很快道:「可以進去,不過死靈界域……外圍還行,據說內圍強者無數,都是一些極強的強者在坐鎮……」

「是兩尊死靈侯,二位有辦法擊退他們,或者乾脆擊殺他們嗎?」

不行的話,先讓這兩位,去死靈界域一趟,幹掉那兩尊侯。

解放老龜戰力,也能鎮壓死靈界域的動蕩。

讓鎮守們,都迅速解放戰力。

河圖星月他們,在外面,戰力有限。

在死靈界域,可以去旁邊的界域,纏住那些衝擊通道的死靈,讓鎮守們可以取走自己的兵器。

「那這邊呢?一旦有強者來襲……我看此地強者都無法抽開身了……」

「無妨,那時候我也會遁入死靈界域!」

蘇宇很快道:「二位不出來,我不會貿然行動的!」

書靈考慮了一下,他們這一次出來,一方面是為了為人族解圍,一方面……其實是為了保護蘇宇。

這其實也是小白狗的意思。

小白狗,算是他們的核心。

保護蘇宇……或者說保護時光冊,保護小主子的傳人,和蘇宇是不是人族共主,關係倒是不大。

「那我和茶樹,速戰速決!死靈不算太強,在同階中一般都處於弱等……我們解決了那邊的麻煩……也許可以到一個指定地點,等你開啟死靈通道,我們瞬間殺出,比從你意志海中殺出來,也許把握更大!對方很難想到,死靈界域中會忽然殺出生靈來……」

此話一出,蘇宇眼神微動。

書靈,還是有點想法的。

有道理!

自己一直靠近龍皇他們,也許會被感覺到,可若是龍皇他們主動來殺自己,自己開啟死靈通道自保,那時候,忽然殺出兩位強者……大概就沒人預料到了!

他一邊迅速讓元竅合併,一邊和那暗影戰鬥,戰鬥了一陣,蘇宇迅速朝老龜那邊飛去!

暗影倒是沒追他,蘇宇自己跑了,他還追殺沒意義。

他回頭看了一眼,龍皇就在不遠處,暗影魔族鬆了口氣,看樣子是龍皇太近,蘇宇不敢再戰,所以遁逃了。

遠處,龍皇一聲冷哼!

大眼中滿是遺憾!

他剛剛其實也感受到了,看到了蘇宇他們戰鬥而來,都準備爆發了,付出一些代價,擊退母球,斬殺蘇宇。

結果蘇宇居然跑了!

殊不知,蘇宇野心更大,否則,早就讓書靈他們出手,幹掉龍皇了。

三大強者聯手,出其不意之下,斬殺龍皇,不是難事。

蘇宇迅速朝鴻蒙古城飛去,而老龜,也感受到了,聲音傳盪而來:「不可,河圖出不來,下面危險!」

別亂跑!

現在鴻蒙古城下方,都亂套了!

河圖帶著他的一群小弟,正在劇烈反抗,老龜也是分身兩處作戰,也被壓制住了,現在蘇宇進入死靈界域,或者開啟通道,都不是好事!

小心有死靈侯,直接殺出來,那就麻煩了!

蘇宇不吭聲,還是朝古城飛。

一眨眼,落在鴻蒙古城中。

此刻,這邊平靜多年的通道,在劇烈震蕩,大量死氣溢散出來。

顯然,下方在劇烈戰鬥。

蘇宇也不說什麼,探手朝通道摸去。

一本書,無聲無息間,進入了通道中。

正在和魔皇他們糾纏的老鬼,心中劇震!

那是……誰?

他不認識!

是的,這兩位一直都生存在文王故居,他雖然古老,但是真不認識,若是小白狗來了,他也許還認識,因為他見過一次。

而書靈和茶樹,從未出現在諸天萬界,他根本不知道是誰。

老龜心中震動。

蘇宇這傢伙,彷彿永遠都有底牌,這一次,這兩位強者進入,他都完全沒料到。

蘇宇放出了書本,無聲無息。

死靈界的事,生靈界可不會知道。

哪怕生死兩界可以傳遞消息,也沒那麼快,否則,死靈接引令都沒必要了。

兩界有聯繫,消息傳遞也需要時間的。

……

死靈界。

鴻蒙國度。

此刻,昏暗的荒野中,大戰連天!

老龜!

是的,此地也有一位老龜,這是道身!

合道境的專屬!

或者說,其實就是融兵法修鍊到了極致,兵器的化身,但是也是大道融合的介質,沒了道身,老龜不會死,但是和大道的融合度會瞬間跌落,從合道境中退出。

老龜本尊在戰魔皇他們,道身,卻是在死靈界域鏖戰兩位死靈侯。

老龜也有幫手,在兩位死靈侯外圍,河圖、夏辰,外加另外兩位死靈君主,四大強者,正在外圍操控數以百萬計的死靈,圍攻這兩位死靈侯!

大戰,已經波及到了死靈界域。

此刻,河圖極其憤怒。

「你們兩個混蛋,居然敢來擒拿我!本座乃是恭王後裔……岐山侯、齊雲侯,你們好大的膽子!」

兩位死靈侯都懶得理會他。

恭王後裔?

你是恭王嗎?

是的,這兩尊侯,都是仙族的侯,此次前來,是為了擒拿河圖和夏辰的,這時候,岐山侯也是冷厲無比,沒理會河圖,而是看向老龜的道身,那是一尊大將軍模樣的道身。

岐山侯眼中閃過一抹怨毒之色,死靈本就易怒,何況上次老龜還斬了他道身三滴精血,岐山侯冷厲道:「鎮靈將軍,你要包庇河圖?不止河圖,那位,也是天王要的人,死靈外域,不是他們的歸宿……鎮靈將軍,你要違背議會規則?」

老龜淡漠道:「議會規則?我奉恭王之令,鎮壓此地,恭王直屬人皇,我奉的乃是皇庭規則!」

是的,規則不同!

他只需要奉行皇庭規則就行!

拿議會壓他,行不通!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齊雲,一起斬了他道身!」

岐山侯大喝一聲,這次兩尊仙族侯到來,就是為了對付老龜的,尋找此刻發難,也是和外界有過一些協商的,一旦老龜這邊出現波動,他們就會借口擒拿河圖對老龜出手!

之前,老龜參戰,他們感受到了這地方鎮壓之力下降,迅速趕到,總算是找地了機會。

而外圍,夏辰不弱,河圖稍弱一些,此刻,也迅速出手。

上次,就是夏辰擊退了岐山侯,不過今日,岐山侯兩位,並非獨自前來,很快,空間波動,又有幾位死靈君主順延規則降臨。

大戰,再次爆發!

幾位強者,大戰不斷,外圍的死靈,不斷覆滅。

死氣瀰漫四方!

岐山侯一邊廝殺,一邊傳音道:「齊雲侯,月冥侯他們什麼時候才能抵達?」

這一次,不止是他們出動,魔族、神族都聯繫了死靈界域,還有援軍的,他們倆先來一步而已。

正在和老龜道身廝殺的齊雲侯,壓力極大,此刻,迅速傳音道:「不知,說好了很快就來……我們先出手……這幾個混蛋,不知道怎麼回事……」

都很久了,這幾個傢伙還沒來!

他們正說著,遠處的死靈天河,劇烈波動起來!

一聲厲喝響徹天地,「嵐山侯,你要造反?這是東王域,吾等奉天王之令,擒拿叛逆,你敢阻攔?」

死靈天河中,三道強悍無邊的死靈虛影投射而出!

其中,一尊死靈,和兩位死靈對峙。

那獨自一人的死靈,正是嵐山侯,人族在東天王領域,唯一的一尊死靈侯。

此刻,死靈天河之上。

嵐山侯平靜道:「外面不屬於東王領域,那是鎮靈將軍的轄地!二位,退回去吧!」

「退?」

對面,月冥侯冷笑一聲,「嵐山,你是找死!今日,便讓你徹底煙消雲散,你以為,現在還是人族一統諸天之時?人族,已成過去!」

嵐山侯不語,一劍洞穿天地。

那便殺!

她是東王域,唯一一位人族侯了。

東王域,之前還有人族侯,結果,第九潮汐大戰,也死了。

是的,當時的大戰,也牽扯到了死靈界域,大戰牽連廣泛,一戰之下,東王域中,其他幾尊人族死靈侯,有的戰死,有的不明不白的消失,嵐山侯一度懷疑,就是東王暗中下的殺手。

因為,人族威脅了他的統治。

她從第九潮汐之後,蟄伏多年,不曾管任何事,一直閉關。

今日,卻也參戰了!

她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但是她知道,這些傢伙都要去圍殺鎮靈將軍,一定是發生了點什麼,很大概率和人族有關,因為鎮靈將軍,總體上還是偏向於人族的。

鴻蒙很強,正常情況下,這些侯不敢招惹,既然現在敢招惹……外界必然出事了!

鎮靈將軍,本體可能在外界戰鬥!

帶著這樣的心思,嵐山侯走出了東王殿,阻攔了這兩位援軍,不給他們機會。

大戰,瞬間在死靈天河中爆發。

而天河中,一具具黑暗的屍體在起伏。

死靈天河,接引死靈之地。

這裡,也許沉睡著一些昔年的絕世強者,至今還未復甦。

三尊侯,在天河上大戰不斷。

而老龜的道身,有些唏噓,一擊擊退了岐山侯,嘆道:「你們都死了,何苦呢!好好的當死靈不好嗎?非要摻和生靈之戰!」

岐山侯冷厲道:「當死靈?吾等昔年,也是被武王他們所殺,為何要當這死靈?為何要甘心?武王、戰王他們殺我們,吾等為何不可殺他們?」

「待到天變之時,仙族一統諸天,吾等必將殺回生靈界域,再度復生!」

岐山侯厲嘯一聲,瘋狂朝老龜殺去!

一具道身,殺了你道身,你本尊實力跌落合道,看你如何匹敵外面的強敵?

這老傢伙,可以去死了!

轟隆隆!

劇烈的響聲傳盪天地,而就在這一刻,一本書,收斂了氣息……或者說,本就沒多少氣息,生靈入死靈界域,會很明顯。

然而,書,算是生靈嗎?

書靈的生氣,其實不大。

此刻,各方強者都在大戰,書本外,一些生靈氣息,倒是被遮掩了許多,稍微有些波動,卻也沒幾人在意了,也沒時間去在意。

「死靈界……」

此刻,書本漂浮,書靈感慨一聲,輕聲道:「茶樹,你知道死靈界嗎?」

「知道,懵懂時,小主子說過,隱約有些印象,小主子來殺過死靈,不過很討厭這邊,太過昏暗……」

書靈笑道:「主人也來過,也不是太喜歡這裡,不過曾在死靈界域生活過一段時間,好像是為了幫人復生。」

「幫誰?」

「那不知道,好像失敗了,具體的,主人也沒說,只是寫書時,感慨了幾聲,有些烙印留下……」

兩位靈交流著,老龜的道身,其實感應到了。

也知曉情況,蘇宇喊來的。

他也不動聲色,甚至幫著壓制了一些生靈波動,茶樹的波動還是有一些的。

心中其實也在疑惑,這兩位到底是誰?

靈?

靈族的?

可是,靈族的沒道理幫蘇宇,好像是蘇宇從人境帶出來的。

難道是……在哪個遺迹中帶出來的?

這兩位戰力如何?

他也不清楚。

感覺可能不弱!

但是具體的,也感應不到。

老龜正想著,就在這一刻,岐山侯忽然朝那邊看去,一眼看到了一本書,有些意外,下一刻,喝道:「有意外,齊雲……」

他剛說著,書靈笑了一聲,「被發現了!」

一瞬間,一棵參天巨樹出現。

茶樹其實不大,但是此刻卻是極其高大,化為本體,一條時光長河粗大無比,瞬間蔓延而去,無數的枝葉,朝兩尊侯殺去!

而老龜,也是迅速壓制岐山侯,茶樹實力非同一般!

但是戰鬥經驗並不豐富,枝條抽爆了虛空,卻是被齊雲侯躲了過去。

茶樹傳出一些不快聲,「書靈,我打不到!」

書靈嘆息一聲,「你啊,讓你就知道洗澡,不看書!」

說罷,那書頁翻開。

一眨眼,無數文字,化為一張大網,朝虛空覆蓋而去!

那些文字,每一枚都強大無比,化為一張網,瞬間將齊雲侯覆蓋!

齊雲侯一槍殺出,轟!

巨響聲傳盪天地!

然而,大網卻是微微一顫,沒有破碎,反而朝他迅速覆蓋而下,一下子,將他的活動空間覆蓋了。

「你是誰?」

齊雲侯大驚,「你是誰?」

這到底是誰?

一本書?

誰的書?

「時光師……是不是……不可能,時光冊?時光冊怎麼可能出現在這……」

齊雲侯驚恐無比!

他只能想到時光冊,除了時光冊,還有什麼書,瞬間禁錮了一尊侯,哪怕他是死靈侯,可他也是侯!

書靈輕笑道:「不是,時光冊……可比我要強,爾等膽大包天,膽敢不遵皇庭規則,襲殺鎮靈將軍,當誅!吾代主人,誅殺叛逆!」

轟隆隆!

大網禁錮!

此刻,茶樹大喜,千萬枝條,瞬間朝大網縫隙中殺去!

噗嗤!

無數枝條,瞬間穿透齊雲侯,齊雲侯大恐,咆哮連連,要擊破大網,然而,卻是無法打破這無數文字組成的大網。

書靈不斷翻書,越翻,網上的文字越多,越多,禁錮力越強!

而茶樹,也是興奮無比,這還是第一次打架呢!

它不是太會打架,但是它隱約記得小主人怎麼打架的!

有點記憶!

它不斷用枝條穿插,擊穿齊雲侯,很快想到了什麼,急忙道:「書靈,怎麼找到他的規則大道,把大道打碎了啊?」

書靈失笑:「你打不碎的!他也不是大道,他死了,死了,融道就斷了,死靈,走的都是死靈大道,死靈大道你是無法呈現出來的……擊碎他的死靈印記,他就死了!他有道身,斬碎道身,他也會實力跌落……」

茶樹瞭然,「原來是這樣,書靈,你知道的真多!」

「讀書多,自然有好處……」

「不想讀書……」

談話間,茶樹無數枝條穿插,噗嗤一聲,這一次,一尊道身浮現,卻是瞬間被大網禁錮,一眨眼,被茶樹擊穿了一個大洞,齊雲侯眼中露出一抹絕望之色。

書靈又道:「此物不要全部擊碎了,留下一些,可以開死靈靈智,恢復死靈生前實力,也是至寶。」

「哦……」

茶樹再次學到了,很快,枝條穿插,眨眼間,將道身擊的粉碎,只留下一些死亡之血。

書靈又道:「這也是好東西,是死靈強大自身的寶物!」

「哦!」

茶樹枝條席捲,將所有東西收走。

而此刻,岐山侯驚悚到了極致,咆哮連連!

轟隆隆!

死靈界域,此刻也在微微震蕩,一尊侯就這麼被殺了!

是的,輕而易舉!

書靈封禁,茶樹擊殺,配合的極其默契,雖然茶樹不太懂,但是實力是實打實的強大。

眨眼間,就把齊雲侯幹掉了!

老龜都微微吸了口氣,這倆……挺厲害的!

他倒不是覺得自己不如,這倆算起來,應該是不如他的,他道身本體合一,這倆應該無法匹敵他,可這兩位聯手之下,一般的合道,絕對不是對手。

關鍵是,一旦無法突破書靈的封禁,幾乎必死!

老龜是強,可對合道的封鎖力不強,他殺合道,絕對沒那麼簡單,而這兩位,殺起來可能比他要簡單一點!

書靈依舊帶笑,下一刻,那大網朝岐山侯覆蓋而去!

當殺!

當誅!

文王是上古皇庭核心,這些人現在圍攻鎮靈將軍,在書靈看來,那就是叛逆!

叛逆就當殺!

哪怕他們本就死了。

一張張大網,朝岐山侯覆蓋而去,岐山侯大恐,死亡之血燃燒,瘋狂無比,擊退了老龜的道身,他想逃離此地!

不應該!

「天王,生靈入界!」

岐山侯大吼,他感受到了危機,他想要東天王來援。

然而,此地距離東王府還是遠了點。

也許東天王已經感受到了齊雲侯死了,但是就算要來,也需要一點時間。

而他沒時間了!

大網,一張接著一張,書靈不斷翻書,甚至開始朗誦。

「戰之初,仙族不服,吾殺仙王十六尊,滅仙族大道三條,斷其大道,仙族臣服……」

一張巨大的大網浮現,隱約間,好像有一道人影呈現。

那人影,一巴掌拍死了十多位仙族無敵,隻手遮天,擒拿大道,崩斷大道,仙皇臣服……

這是上古之初!

文王大戰諸天之景!

「文王……」

此刻,岐山侯好像看到了,知道了,震撼無比,驚恐無比。

「不……文王死了,他死了……」

書靈朗誦,不理會。

而茶樹,卻是憤怒,千萬枝條再次穿插而去,怒道:「主人沒死!他活著,他一定會回來的!肥球說了,主人會回來的,你敢冒犯主人,殺!」

茶樹憤怒了!

噗噗噗!

無數枝條,在岐山侯被封印的瞬間,穿透了他的死靈之軀。

死靈印記,一瞬間被挖了出來,道身上次就被老龜斬出了三滴死亡之血,本就沒恢復,一眨眼,一個黑色道身,被斬的四分五裂,死亡之血呈現。

天空,再次震蕩了一下。

沒有外界那麼大的動靜,但是死靈天河,也震蕩了一陣,黑暗的星空中,有兩顆隕石一般的星辰墜毀在了天地之間。

幾乎是秒殺!

可怕的不是茶樹,而是書靈!

茶樹攻擊力不弱,和蘇宇類似的那種,但是,也和蘇宇一樣,缺陷明顯,但是,書靈在,書靈那封禁之網,連合道都無法掙脫!

再有茶樹……

這就相當於上次蘇宇和萬天聖合作殺無敵,殺起來輕鬆。

死靈天河上,還在戰鬥的三尊侯,一瞬間,月冥侯和另外一位侯,瞬間遁逃!

恐怖!

恐懼!

兩尊侯,居然就這麼沒了!

那邊,到底誰來了?

他們都不敢多看,瞬間遁逃,此刻,唯一的心思便是,回東王殿,東天王在府中,他在,才有安全感!

茶樹雀躍道:「書靈,跑了兩個,還追殺嗎?」

書靈看了一眼,笑道:「不追,那邊是別的天王領地,去了,就是我們無理了……」

「諸天萬界,都是主人的,主人能去,我們就能去!」

茶樹覺得無所謂,都是主人的,主人最強!

一旁,老龜道身笑了笑,「見過二位道友!那邊暫時還是別去了,東天王實力不弱,道友的萬道封禁,恐怕難以禁錮他!」

「見過鎮靈將軍!」

書靈施禮,笑道:「我曾聽主人說,鎮靈將軍,實力超過大部分的封侯,今日一見,果然如此,這生靈界域,將軍恐怕實力排在合道前三之列了。」

比自己強,這個書靈是知道的,對方本尊和道身合一,他大概沒辦法封禁這位。

兩人聊了幾句,那邊,夏辰和河圖,也殺光了對方帶來的那些死靈君主。

河圖喘息著,罵罵咧咧的,有些警惕地看著書靈和茶樹,這倆誰啊?

這麼厲害!

這年頭,強者冒出來的越來越多了啊!

而夏辰,則是看了一眼書靈,看了一眼茶樹,許久,不確定道:「二位前輩,可是……來自文王府?」

茶樹不理他,書靈倒是看了一眼,有些意外,半晌才道:「你是……」

「我是戰王後人,曾為文王守墓!」

書靈好像知道了什麼,過了一會才道:「是主人的朋友,戰王後人……守墓……衣冠冢嗎?」

「對!」

書靈笑道:「主人一定還活著……我們確信!多謝道友這一脈費心了!」

書靈沒多說,很快道:「人主還在等我們,鎮靈將軍,你此刻還是繼續偽裝片刻……此地消息,暫時不會傳出……」

老龜笑道:「放心,我懂!看來這一次,有人要吃虧了!」

書靈也笑了笑,那是肯定的。

而遠處,死靈天河中,嵐山侯看了一眼這邊,聲音傳盪而來:「我要回東王府了,鎮靈將軍,我會盡量拖延一段時日……不過,東王遲早會跨界而來……將軍最好早做打算!」

「多謝嵐山侯!」

「是我該謝你……」

嵐山侯臉色微微有些複雜,看向書靈他們,微微躬身,遁空而去!

東王域,唯有她這位人族死靈侯了,她不能現在隕落。

很快,嵐山侯消失。

死靈界域,也漸漸恢復了平靜,兩尊侯,死的太過輕鬆。

而老龜,很快道:「河圖,夏辰,二位還要帶著其他君主跑一趟,鎮壓其他死靈界域動蕩,給鎮守們解脫出來……」

河圖意外地看著他,「你在命令我做事?」

「……」

老龜無語了!

艹!

這白痴,我救了你,你知道嗎?

我剛剛還在為你戰鬥,你是不是眼睛瞎了?

還是夏辰拉了拉河圖,很快道:「前輩放心,河圖兄,走吧,去鎮壓其他死靈!」

河圖一聲冷哼,跟著夏辰一起離去,隱約聲傳來:「這老傢伙,當年親自殺了我,這是我仇人,獃子,你居然讓我聽他的話做事?我是恭王後裔,他是我先祖下屬,他殺我,他是背主之輩!」

夏辰聲音傳來:「先忍著,實力夠了再報仇,我們先把其他界域動蕩解決了,給人族爭取時間!」

「算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和這老東西計較!」

「……」

後面,老龜無語。

你信不信,我現在鎮壓你!

這狗東西,真的翻臉比翻書還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6章 殺侯(求訂閱)

6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