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別笑,忍住!(求訂閱)

第616章 別笑,忍住!(求訂閱)

一直以來,蘇宇的認知就是那個有花紋標誌的傢伙就是叛徒。

因為那時候,他很弱小。

那是一個意外,一個巧合。

那是在他養性階段時期,去盜取天羿教主精血,他無意中看到的不起眼的一幕,後來蘇宇知道是獄王血脈,那是通過各種手段知道的。

他問過老龜,問過河圖,問過夏辰……

不是老古董,就是死人!

嚴格來說,這玩意,哪怕現在亮出來,也沒幾個人會知道是獄王血脈。

這種情況下,現在告訴蘇宇,早在很久之前,早在沒人察覺之前,那個叛徒,就開始算計自己了,蘇宇有些無法接受。

他不是靠運氣瞬間得知的!

他是從養性時期,一直到焚海暴露,一直到接觸到了一些上古人物,通過母球這位合道來辨別,他才確定了滅蠶王的身份。

這其中,少一個環節,蘇宇都不會篤定滅蠶王是叛徒。

一環套一環,一直到最後一環,他親自出手,親自確定,帶著合道來辨別,可以說,蘇宇該做的都做了,做到了極致!

而且夏辰自己也說了,他殺的那個強者,就是獄王血脈!

此刻,蘇宇凝眉。

這一刻,他甚至懷疑起了大周王,不是他自己無法接受自己的失敗和錯誤,而是……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

大周王說是禁天王,那證據呢?

大周王看向蘇宇,他知道蘇宇肯定不放心,大周王沉默片刻,開口道:「蘇宇,你為何篤定,獄王血脈一定是叛徒?」

蘇宇沉聲道:「滅蠶王前輩,還請展露一下您的血脈標誌!」

滅蠶王有些訕訕,不過,還是很快展露出了自己的血脈標誌。

就在手臂上!

蘇宇一看……眼神微變,就是自己看到的那個,一模一樣!

雜血標誌!

有地域芙蓉,也有火焰沸騰。

位置,好像都是一致的。

蘇宇看向滅蠶王,沉聲道:「前輩,您展露過自己的血脈標誌嗎?」

滅蠶王想了想,搖頭:「沒有!我比較……比較忌諱這事,我知道這是雜血的標誌……」

若是人王純血,他就不在意了,可他不是。

大周王見狀道:「滅蠶,你是如何知曉,你是獄王和炎火魔皇的後裔?正常情況下,傳承無數年,很難知曉這些的,哪怕大夏王,也未必知道自己的人王血脈,傳承的是哪一位人王。」

有些上古秘聞,人族是不知道的。

那滅蠶王如何知曉的?

包括雜血的問題。

滅蠶王無奈道:「我血脈覺醒的時候,就知道一些了,後來,查看了一些上古文獻,四方驗證之後,我就知道我是雜血了。」

「文獻?在哪看的?」

「戰神殿,不是你和老秦收集了一堆上古資料嗎?我沒事,就去看看書什麼的,裡面資料不少,我自然就知道了……」

大周王皺眉,「我沒放過類似於獄王、炎火魔皇之類的資料,我也沒有,老秦也沒有,你看的是什麼書?」

滅蠶王想了想,開口道:「上古血脈論。」

「沒有這本書!」

大周王看向他,滅蠶王張了張嘴,半晌才道:「真的有,那……你記錯了?」

「你覺得呢?」

滅蠶王欲言又止,無奈道:「行吧,但是我記得,我真看過這本書!」

大周王輕聲道:「現在,戰神殿已經被毀了,也沒證據了,當然,你若不是叛徒,那這書,必然是叛徒放進來的,特意針對你的!對方,知道你的身份!一清二楚!甚至你的一些舉動,一些習慣,都被對方看在眼裡……」

說罷,他看向蘇宇道:「對方知道,滅蠶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血脈,是不會輕易示人的,也不會輕易告訴別人的,哪怕被人圍殺,也無法辯駁,因為,他的確是雜血血脈。」

說著,大周王又道:「所以,一開始,對方就想著,將滅蠶打造成他的替身,他的影子,還是在滅蠶不知情的情況下!」

對方,一直以來,做事都以滅蠶王為標準,查到最後,查到的恐怕也是滅蠶王。

蘇宇瞥了他一眼,平靜道:「是嗎?陛下,給個理由吧,直覺……站不住腳!還有,你既然懷疑禁天王,禁天王又有什麼地方值得你去懷疑呢?血脈?還是被你抓到了把柄?」

說著,又淡淡道:「另外,滅蠶王前輩……希望能走一走前輩的時光長河,看看能否回到五十多年前……我也想看看,前輩五十多年前在做什麼!」

說罷,笑眯眯道:「當然,前輩放心,前輩若是無法鞏固時光長河,我會幫前輩鞏固的!」

我不行,那就讓母球來!

一位合道親自探查,探查你的過去,你不反抗,肯定能探查出來,除非……你反抗!

滅蠶王臉色變了又變,無奈道:「探查過去?這……我……」

「前輩,你不想被人當棋子吧?被人當替死鬼吧?既然如此……適當的暴露一些隱私我覺得還是值得的!」

蘇宇說著,看向大周王,大周王點頭:「王虎,讓我們看看你的過去,放心,我們會保密的!」

「只要不是你……那我們也不會對你如何!」

滅蠶王看了看兩人,抑鬱道:「我還有機會拒絕嗎?」

「沒有。」

大周王輕笑道:「因為一切都在指向你,你就是那個潛伏的叛徒,你不給我們看……那隻能說,我也無法幫你證明你是清白的……畢竟,你的血脈,的確是最大的問題!」

滅蠶王嘆息,「行,看吧!希望二位真的能幫我保密,否則……我和二位,恐怕也沒完!」

聽你這意思,還真有秘密?

蘇宇眯著眼,大周王也笑了笑,揮手在四周布下了一道道禁制,而蘇宇則是沒管這些,心中想著,帶著母球,滅蠶王未必能撐住。

不過,大周王在,也許可以幫忙一二,或者母球自己親自動手操控。

滅蠶王見大周王連陣法都布置了,也無話可說,很快,撕裂了一道口子,挺寬闊的,蘇宇覺得,不比萬天聖上次撕裂的小。

畢竟這位好歹是永恆六段,而且最為擅長時光一道。

很快,一道大口子浮現,隱約間,已經可以聽到河流波濤聲。

滅蠶王嘆道:「請吧,二位!我提前說明,我自己未必能帶你們一路探查到50多年前,你們自己想辦法!」

大周王淡淡道:「放心,進去吧!」

蘇宇、大周王瞬間進入,藝高人膽大,他倆聯手,哪怕合道算計他們,也沒太大作用。

而滅蠶王,身體一震,忍不住罵道:「艹,好大的壓力,感覺老子帶著10個永恆在跨越……這情況,我能走出10年算我厲害!」

怎麼這麼大的壓力?

哪怕老周強大,蘇宇本質上還不是永恆。

好強大的壓力!

讓他瞬間就有些無力感。

大周王似笑非笑道:「走吧,有些人重了點!」

蘇宇齜牙笑了笑,說我嗎?

他也笑道:「大周王陛下,實力滔天,壓力大點很正常!」

兩人相視而笑,不再多說,眼前,已經浮現出一條巨大的長河。

他們三人懸浮在空,長河之上,有一道道浪花,每一道浪花,都是生命中的一次起伏,代表有事發生。

而滅蠶王的浪花……一眼看去……整個長河就是波浪線!

一道接著一道的浪花!

蘇宇皺眉,大周王也是嘆息,「不用多說,每一道浪花,大部分都是和龍蠶交手導致的吧?」

滅蠶王乾笑。

是的。

他這一生,和龍蠶王打了太多次,生命也算是波瀾起伏了,一道又一道的浪花,證明了他和對方到底交手多少次。

看吧看吧!

第一道浪花,大家沒看,不用看,應該是剛剛的事。

三人朝過去走去,很快,第二道浪花浮現,三人瞬間沉入,一眼便看到了龍界屠殺之事,簡單掃了一眼,三人離開。

繼續前行!

第三道浪花是滅龍蠶王的時候,蘇宇和大周王多看了一會,滅蠶王這邊幹掉了龍蠶王,情緒較為波動,一直開心了許久……看了一會,也沒什麼好看的,便繼續前行。

後面的幾道浪花,都是龍蠶王和滅蠶王戰鬥的場景。

一次接著一次!

滅蠶王平均一年就得去找他一次,戰鬥一次,這樣的戰鬥頻率,對無敵而言,太高了,相當於一天到晚都在打架!

滅蠶王的這些年,好像除了戰鬥,就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了。

都是在戰鬥!

時光長河很難騙人,除非自己強行扭轉,或者封印某個記憶,可是……此地不止大周王,還有母球在,除非這傢伙是合道偽裝的,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合道!

繼續前行……此刻,一道較大的浪花呈現。

滅蠶王大概盤算了一下時間節點,瞬間道:「這個不用看,這個沒問題的……」

蘇宇和大周王不理,不管你願意不願意,這種起伏較大的地方,肯定是要看的。

滅蠶王一聲嘆息,無奈至極,只好跟著一起跳入浪花中。

……

「相公,你回來了……」

蘇宇和大周王剛進入,愣了一下,啥玩意?

此刻,兩人瞬間出現在一座古樸的大院中。

大周王面露異色,此刻,大院中出現一個女人,正幽怨地看向門外一個男人,之前的話語,也是從這女人口中傳來的。

蘇宇和大周王意外無比,滅蠶王娶了老婆?

有嗎?

不是老光棍嗎?

古怪!

這傢伙娶了媳婦居然不說,還瞞著,這大院子,恐怕也是隱藏在普通大府中的院子,不然大家應該知道的。

後面跟來的滅蠶王,仰頭看天,一言不發。

我不想看!

痛苦的回憶!

蘇宇和大周王倒是仔細觀察了一下,記憶中的滅蠶王,倒是英俊瀟洒,沒有現在這麼老,但是,這個時間應該沒多久,所以,老不老的,都是他自己變的,顯然,他在他媳婦面前變的年輕了許多。

接下來,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兩人你情我濃,甜甜蜜蜜,時不時地還吧唧親上幾口……看的蘇宇和大周王都想齜牙,憋住了!

我們忍住!

正常事,不要見怪……關鍵是,這要不是一位無敵,他倆不在意,可是……可是這是滅蠶王,一位挺老的無敵!

私底下還是個小奶狗?

嘖嘖!

難怪滅蠶王不給看!

不過兩人還是好奇,就這,能波浪起伏?

還起伏很大,比大戰龍蠶王起伏都大,難道說……接下來要大戰了?

大周王看了一眼蘇宇,再看下去不好,要不……撤了?

蘇宇摸著下巴,也尋思著是不是要撤了。

沒想到啊!

滅蠶王看起來正經人一個,夫妻那啥也沒什麼,關鍵是……你別記憶起伏波動這麼大啊,這也太大了,比大戰無敵起伏都要大的多!

正想著,事情發生了反轉。

剛剛還你情我濃的兩人,沒多久,吃飯的時候,滅蠶王忽然說道:「最近少出門,尤其是別去大夏府,最近幾年大夏府不太平,剛剛才死了一個府長……」

死了一個府長?

蘇宇判斷了一下,不是前年的事吧?

說的是金宇輝吧?

這位還是被朱天道殺的。

「府長?」

「嗯,文明學府的……」滅蠶王隨意說著,眼前那女人,忽然變色,瞬間站起,一眨眼,破空而去……

滅蠶王的女人,自然不是弱者。

滅蠶王急忙追上,喊道:「嵐嵐,你怎麼了?」

「你別跟著我,退開……」

「嵐嵐……」

「我走了,我要去大夏府,我的主身和我切斷了聯繫,是不是天聖出事了?」

女人哭哭滴滴的,瞬間消失。

而追出去的滅蠶王,愣住了。

喊道:「什麼主身?」

「相公……我走了,別想我,我只是分身,並非主身……以後見了我,叫我藍天……」

「……」

「咳咳咳……」

蘇宇和大周王瞬間消失,而記憶中的滅蠶王,忽然瘋狂怒吼咆哮一聲,咆哮道:「不可能!」

……

蘇宇和大周王,從記憶中走了出來。

片刻后,滅蠶王黑著臉也從記憶中走了出來,這一次出來,情緒也波動的厲害。

蘇宇和大周王不吭聲,憋著。

繼續在時光長河中走,走著走著,蘇宇齜牙道:「陛下,河流好美!」

「是啊,好美……哈哈哈……」

大周王瘋狂大笑,蘇宇也是哈哈大笑,兩人指著腳下的河流,笑的肚子都要疼了,後方,滅蠶王眼神陰鬱,看了兩人一眼,咬著牙,「你們在笑什麼?」

「河流真美啊!」

兩人都是哈哈大笑,好美的河流,我們在笑這個,別誤會!

我們理解了,為何你情緒波動那麼大了!

狂笑了一陣,蘇宇臉一板,恢復了正常,嚴肅道:「前輩居然無法辨別出藍天的分身?」

滅蠶王臉色那叫一個冷,一個黑,咬牙道:「他主身切斷了分身聯繫,幾乎和常人無異……別這麼看我!老子猜測,不止老子一人上了當!這畜生……這王八蛋……」

「咳咳咳!」

蘇宇咳嗽,大周王也咳嗽,大周王咳嗽了一陣,乾笑道:「那個……你就當藍天是女的……咳咳,不是,他分身本來就是真實的女人……咳咳……切斷了和主身聯繫,其實你說什麼,做什麼,他主身也不知道,除非再次合體……」

滅蠶王臉色鐵青!

蘇宇吸氣道:「前輩,你居然沒打死他,真佩服前輩!」

滅蠶王幽冷地看著蘇宇,藍天躲的厲害,後來又和萬天聖攪合到了一起,怎麼打死他?

蘇宇仰頭看天,天真美!

蘇宇看了一會,咳嗽一聲道:「我覺得吧,滅蠶王前輩若是真沒嫌疑的話,以後還活著,龍蠶王死了,不如改名滅藍王?滅天王?對,滅天王,這個就很霸道,很霸氣!」

滅蠶王咬牙道:「你是嫌我記得不夠清楚嗎?」

「……」

無言。

蘇宇和大周王還是想笑,憋著吧!

我勒個去!

滅蠶王被藍天坑了一手,簡直不敢相信。

關鍵在於,不是一般的坑,這個坑……打死滅蠶王,他也不會對外說的,這次沒辦法了,否則,諸天萬界,滅蠶王和藍天自己不說,大概沒任何人知道這事!

大周王也感慨道:「難怪這些年,你一直要駐紮人境,說實話,你一直要駐紮人境的時候,我就懷疑你有點問題,後來又覺得,你不會表現的如此明顯,真有問題,還非要一個勁地駐紮人境……」

是的,滅蠶王在人境駐紮了不少年,除了去和龍蠶王打打架,其他時候,幾乎都駐紮在人境。

滅蠶王冷著臉不說話!

我樂意!

你管得著嗎?

大周王乾咳一聲道:「他騙你什麼了?」

滅蠶王幽幽地看著他,半晌才道:「沒騙什麼,就是打聽了一些永恆的動向、傳說、事迹,應該是在追查什麼,大概是在查叛徒。」

蘇宇想了想道:「也許覺得你也有嫌疑!」

「可能是吧!」

滅蠶王冷冷說著,可以過去了,這個話題,我們不要繼續了行不行?

大周王卻是忍不住八卦道:「你都獨身幾百年了,怎麼想起來……」

滅蠶王憤怒惱火道:「她很有魅力不行嗎?你管我私事作甚?」

「……」

大周王憋笑,行,我不問了!

的確,若真是藍天分身……咳咳,其實還是有把握讓滅蠶王上鉤的。

一行三人,氣氛詭異,繼續前行,而滅蠶王沉默了一陣,咬牙道:「不許傳出去,誰敢傳出去……是,我是打不過你們,可你們別怪我不客氣,沒完!」

蘇宇笑道:「那當然!不過藍天本人……」

滅蠶王咬牙道:「他未必知道,後來……我滅了那分身!他可能定期來收集一些情報,但是怕我發現,所以早就切斷了分身聯繫,所以,他不一定知道情況。」

「你殺了嵐嵐?」

大周王唏噓道:「好歹也是一夜夫妻百夜恩……」

滅蠶王都要瘋了,怒吼道:「姓周的,你要和我作對嗎?」

「……」

大周王唏噓,算了,不說了,再說這位三身要是也被刺激的發狂了,那多不好。

蘇宇和大周王都閉嘴了。

咱們不說了,咱們偷著樂!

不行,咱們傳音聊聊吧。

蘇宇傳音道:「陛下,您說滅蠶王真的殺了那分身嗎?」

「不好說,我看他那溫柔的樣子,未必捨得殺……」

「難道……囚禁起來了?」

「有可能!」

「嘖嘖,這八卦……陛下,以後人族若是給滅蠶王修史,會記載這個嗎?」

「這個……真要修人物傳,不如用高等的手段隱藏在正史當中,讓……讓合道才有機會看到?反正滅蠶自己是看不到的了!」

「我覺得吧,這種事……還是放在野史中吧,正史記載,太黑了!」

「……」

他倆聊著天,不聊不行,這八卦太大了!

身後,滅蠶王狐疑地看著兩人,兩人都是一本正經,一臉嚴肅地看著那些浪花,一點沒有想笑的意思,也沒有八卦的心思!

「你倆在傳音?」

滅蠶王凝眉,蘇宇淡淡道:「好了,前輩,那都是小事!關鍵還是五十多年前,我想看看,五代出事的時候,你在做什麼!」

滅蠶王見他嚴肅,這才想起來,自己還是個戴罪之人,哼了一聲也不再說。

而蘇宇和大周王,繼續傳音聊了起來,八卦起來。

這八卦,值得他們多聊聊。

而且,除了滅蠶王入坑了,還有別人嗎?

藍天……偉大的存在!

若是再有幾位無敵入坑……天,簡直不敢想象那畫面!

滅蠶王一直盯著兩人,他倆在私聊,但是,滅蠶王不確定是聊什麼,聊剛剛的事,還是在聊自己是不是叛徒的事?

好煩!

滅蠶王心中狂罵,此生,兩大恥辱,現在大家都知道了!

龍蠶王被殺了,那沒什麼了。

可藍天……混賬,下次遇到他,我一定要殺了他!

就在他憤怒中,時光長河,越走越遠,蘇宇和大周王不斷觀看,到了後期,滅蠶王自己都有些支撐不住了,還是大周王不斷爆發時光之力,維持長河穩固。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一路看下去,發現滅蠶王的生活真的挺單調的,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他這些年,一直在和龍蠶王單挑,打了無數場!

終於,蘇宇和大周王到了五十多年前。

那一次驚天之變中!

侵入記憶一看……

蘇宇和大周王無奈,又是龍蠶王!

是的,五十多年前,大戰爆發的時候,滅蠶王還是在和龍蠶王大戰,他們的,一直打一個人,不膩歪嗎?

你和龍蠶王才是真愛啊!

沒辦法,繼續往前探查,前面,主要還是和龍蠶王戰鬥……一直都過了百年了,大周王都冒汗了,開口道:「百年來,他好像沒做什麼,看到這,能證明他沒問題嗎?」

這百多年來,滅蠶王除了和龍蠶王打架,另外就是藍天的事波動最劇烈。

若是叛徒,不可能一點痕迹沒留下。

蘇宇看了一眼大周王,微微凝眉道:「繼續看!我好像看到了前面有更大的波濤……」

大周王喘息道:「我撐不住了,看不下去了,你要看……你出力!」

蘇宇也不多說,都到了這時候了,那我就出力好了!

「炊大人,幫個忙,穩固一下時光通道!」

「又要幫忙?有吃的嗎?」

「滅蠶王有問題,您可以直接吃了他!」

「那好!」

母球沒多說,下一刻,蘇宇文明志浮現,瞬間穩固了顫動的時光通道,這下子,滅蠶王心中一驚!

好強大!

這兵器,這麼強?

蘇宇不理,迅速道:「只看大波濤,小的就不看了!」

大周王點點頭,迅速跟著蘇宇前行。

時光長河,不斷顫動。

蘇宇和大周王迅速觀看幾個重要節點,沒多久,一個巨大的波濤出現,三人瞬間鑽入……

這一次,鑽入其中……幾人好像在一片黑暗空間中。

下一刻,聽到了這個時間點的滅蠶王的怒吼聲:「龍蠶,你消化不了老子,快把老子放出去,否則,老子一定弄死你!」

「……」

第二次羞辱到來!

滅蠶王臉色難看,「這是我證道不久后的事,看什麼看,沒見過龍蠶的肚子嗎?」

還看!

懂了!

下一刻,三人和這個時空的滅蠶王,一起被拉了出來……是的,真的拉了出來!

虛空中,一頭巨大無比的龍蠶,屁股對著外界,把他拉出了龍蠶界。

而此刻,附近好像有人路過,震撼莫名!

於是……此事傳遍了諸天!

否則,滅蠶王絕對不會對外說的!

滅蠶王陰冷道:「那是仙族的霞光仙王,龍蠶死了,下一個我必殺她!」

是的,就是這多嘴的仙王,讓萬界都知道了這事,我和她沒完!

大周王和蘇宇對視一眼,不吭聲,我們不笑,我們都是強者,哪能繼續笑,再笑,把滅蠶王氣死了,不好查案。

一行三人,繼續前行。

前面,都是滅蠶王沒證道的時候的事了。

沒什麼大波濤!

對於滅蠶王而言,沒證道前的事,都是小事。

很快,又出現了一道波瀾。

龍蠶王想了想道:「沒什麼大事,大概是我血脈覺醒的時候,也是這一次開始,我實力突飛猛進,後來在開府之後證道成功!」

滅蠶王笑道:「雖然是雜血,可血脈之力真的強,血脈覺醒之後,我就一路突飛猛進,沒多久……我就證道成功了!」

蘇宇問道:「滅蠶王前輩多少年前證道的?」

「300年前。」

蘇宇點頭,開府之後五十多年證道,的確不算慢了,畢竟前期和其他開府之王不一樣,前期沒得到遺迹。

三人很快進入這個記憶節點。

若不是大周王和母球,滅蠶王自己是不可能回到這個節點的,這都300多年前了的事了。

他還沒那個能力,回到這個時期。

前期,那更沒能力了,剛證道的時候,他也沒現在這麼強。

三人迅速進入,看到了一幕。

此刻,應該是滅蠶王血脈覺醒的時刻,也是進入日月的時期,進入日月沒幾十年,他就證道了,天賦還是極強的!

大周王問道:「你覺醒血脈,大概什麼時候?」

「覺醒后40年左右,我踏入了永恆,安平歷12年的時候吧……應該就是那時候了。」

大周王不再多說,此刻,他們面前出現了一個弱小的滅蠶王,很年輕,但是相當堅毅,此刻還是山海巔峰。

滅蠶王解釋道:「我那時候,也算是頂級天才了,大周王是知道的,我踏入山海巔峰,其實也沒多大,40歲不到……」

大周王點頭,「的確天才,踏入永恆的,無一例外,一開始都是天才!」

說話間,這個處於密室中的滅蠶王,開始突破晉級了!

滅蠶王又道:「日月之前,我血脈是沒覺醒的,後來,我血脈覺醒了,天賦更強,畢竟是人王和魔皇血脈……」

正說著,記憶動蕩了一下。

大周王迅速按住了滅蠶王,而蘇宇,也是瞬間斂息!

好像……他們看到什麼不該看的了!

就在滅蠶王突破的瞬間,時空好像凝滯了!

下一刻,一道虛影浮現,就這麼出現在滅蠶王面前,虛影輕笑一聲,「王虎?」

虛影看了一眼閉關突破的滅蠶王,感慨道:「天賦不錯!證道有望!」

話落,朝後方看了看,喃喃道:「守文侯發現我了?倒是有點本事……」

話落,笑了一聲,手指上瞬間浮現一滴血液!

而滅蠶王還在閉關突破,一點感覺都沒。

蘇宇和大周王臉色凝重,滅蠶王也是一臉獃滯。

那虛影,迅速操作一番,眨眼間,閉關的滅蠶王化為乾屍,渾身血液被抽離,虛影手指上那滴血液迅速進入滅蠶王體內。

漸漸地,滅蠶王恢復了生機。

「卑微的存在……以後,你就是偉大的皇者後裔了!」

虛影笑了笑,輕聲道:「可惜,沒繼承到精髓……」

說完這些,虛影朝後再次看了一眼,感覺是在看大周王他們,其實不是,虛影是在看夏辰,擔心夏辰追來。

很快,虛影一閃而逝,消失在原地。

從頭到尾,對方沒感受到有人窺探時空。

他很強!

大周王凝重道:「很強,接近合道的存在!」

但是,不是合道。

所以,他沒看到什麼,因為蘇宇這邊有合道……也許不是母球,也許是大周王自己的存在,對方便看不到。

接近合道的存在!

蘇宇知道是誰了,夏辰殺的那個傢伙,夏辰也很強,殺了對方,但是自己也重傷隕落!

身邊,滅蠶王卻是獃滯無比!

什麼意思?

他再看那個閉關的自己,一無所知,還在閉關,沒多久,他突破了,血脈覺醒,一開始有些不適應,他沒在意,因為血脈覺醒可能就是如此!

閉關的王虎,突破日月,喃喃自語道:「人王……魔族……雜血……我……是雜血?」

這年輕的王虎,瞬間四處張望,眼神帶著一些迷茫和恐懼,很快,咬牙切齒,「不,我不是雜血,我是……我是人王後裔,對,人王後裔!」

「以後……以後我就是人王後裔……我居然是人王後裔……」

那王虎先是恐懼,接著,自我催眠一陣,我是人王後裔,不是什麼雜血,別胡說!

於是,從此之後……他就是人王後裔了,從未對人提及過,他是雜血!

蘇宇獃滯了一下,看向大周王,大周王也面色凝重,看向滅蠶王。

滅蠶王一臉獃滯道:「我……我不知道!我突破之後,我就以為我血脈覺醒了!當時你們是知道的,咱們人族有一些雜血……仙人雜血,神人雜血……結果受到了很大的排斥,甚至被一些激進的傢伙殺了,我擔心……所以我從不敢對外說什麼,也不敢去驗證什麼……」

是的,那時候剛開府不久,雜血還是很多的。

因為一開始,諸天打入人境,仙魔神龍都有出現,在人境鬥了很多年,燒殺搶掠都有,那時候,也是雜血不少,而且極其被排斥!

當初,聶老他們甚至懷疑蘇宇有破山牛血脈,也是因為這個時期的事,才產生這樣的懷疑。

大周王凝眉,輕聲道:「出乎我的預料,我以為……我以為你是獄王血脈沒錯,但是你可能不知情,或者流落在外的血脈而已……結果……你居然不是?」

「我不是?」

滅蠶王嘴角抽搐,「我……我血脈是假的!」

蘇宇也凝眉道:「血脈可以逆轉造假嗎?」

大周王迅速道:「走,回去再說!血脈自然可以造假,逆轉!但是需要強大的實力,付出的代價也不小,萬族就曾誘惑過我們,給我和大秦王轉成皇者血脈……這個傢伙很強……」

「死了!」

蘇宇隨口說了一句,大周王陡然看向他,眯著眼道:「你知道?」

蘇宇平靜道:「大周王難道也知道?」

「猜的!」

「那我也是猜的!」

大周王無語,蘇宇平靜道:「大周王認識他是誰嗎?」

「不認識!」

大周王搖頭,不過很快道:「應該不是這個潮汐的,大概率是上個潮汐的,這個潮汐的傢伙,沒那麼強,那時候才開府沒多久,接近合道的存在,不可能存在!」

說著,大周王沉聲道:「守文侯……夏辰吧?你見過他,是嗎?」

蘇宇笑了,「陛下知道的真多!」

大周王平靜道:「畢竟活了這麼多年,多少能猜出判斷出一些東西!不說這些,先回去!」

三人迅速破空,朝來時的時光長河飛去。

速度極快!

一眨眼,三人全部出現在蘇府。

……

大周王喘息一聲,蘇宇這邊,母球也傳音抱怨道:「累死我了,那還能吃這個傢伙嗎?」

一位合道都有些受不了了,回溯的時光太久遠了!

「先不吃……」

「真麻煩!」

母球抱怨,好煩,又不能吃!

蘇宇沒說什麼,而大周王,看向獃滯的滅蠶王,開口嘆道:「你一開始就入瓮了!那人見你天賦強,一開始就把你當棋子擺弄,他被夏辰發現了,他知道夏辰實力,知道自己可能會死……所以,他留了後手!若是有朝一日他死了,他的後手要暴露了,你……便是最好的靶子!」

滅蠶王皺眉,半晌才咬牙道:「所以說,老子不是什麼雜血,而是純種?」

「應該是。」

滅蠶王咬牙切齒,「艹!虧老子瞞了數百年,合著,都是假的?我他么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看出來了,結果……是假的?」

「也不算!」

大周王開口道:「逆轉你的血脈,除了不能讓下一代繼承,其實和真的血脈差距不大,你還是雜血!」

「你才是!」

滅蠶王惱火道:「都是假的了,你才是雜血!」

「……」

大周王懶得說什麼,看向蘇宇,「你看到了!」

蘇宇凝眉,「那陛下為何懷疑禁天王?」

大周王吐氣道:「之前不明白,現在……我明白了!禁天王可能才是真的獄王後裔,血脈被人改變了,那人既然知道自己被夏辰發現了,自然也明白,夏辰一旦沒死,獄王血脈一定是他追查的目標!所以,他一定會扭轉他後裔的血脈,不會再讓他以獄王血脈出現!否則,這就是不打自招,破綻太大了!」

「那為何是禁天王?」

「有點欲蓋彌彰了!」

大周王解釋道:「之前我探查他的血脈……血脈之力太純粹了!」

「什麼?」

蘇宇沒懂,大周王再次解釋道:「禁天王的血脈,純種人族血脈,幾乎不摻雜任何其他血脈,但是實際情況是,第九潮汐覆滅,第十潮汐開始,人族血脈其實沒那麼純粹了,多多少少,沾染了一些其他血脈源頭……除非一些老古董,第十潮汐的人族,信不信,包括蘇宇你,都有一些微弱的雜血。」

「我也有?」

「應該是有的!」

大周王點頭,「當然,幾乎分辨不出來了,有的不是傳承導致的,而是後天因素導致的,主要是人境第九潮汐失敗后,封閉人境,人境元氣混雜,也夾雜著一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導致血脈沒那麼純粹了!除非從小就用天元氣一直包裹,否則,開竅之前,多少都有一些影響!」

「禁天王血脈太純粹了,兩種可能,第一,他從小就在天元氣的環境下長大!」

「第二,抽離血脈時,那位強者,用的血液,可能是純血,他提純了,如此一來,也會讓天賦增加一些,更容易證道一些。」

「那位一定會保證他的後裔,有足夠的天賦去強大,沒了人王血脈,那就得保證人族血脈要更精純一些,他大概也沒意識到這個問題……」

此話一出,蘇宇凝眉道:「那現在抓他?」

大周王沉吟片刻,搖頭,「不,我暫時還不能百分百確定,他沒其他安排!在人境動手,也不是個好選擇,我喊王虎來,是因為了解他,這傢伙真要是叛徒,被我抓了,他也不會太過反抗……」

滅蠶王不服道:「誰說的?我若是叛徒,我肯定劇烈反抗……」

大周王平靜道:「你不會,因為你比較蠢,你要是不蠢,霞光仙王傳八卦,你不會馬上去打龍蠶王,給萬界證明,你真的被人拉出來了!你要是不吭聲,或者不屑一顧,人家半信半疑,未必會信,龍蠶王大概也不會說!你要是不蠢,你就不會被藍天當猴耍!你要是不蠢,你就不會篤信,你就是雜血……」

滅蠶王臉色漆黑!

艹!

他在羞辱我!

蘇宇想了想,點點頭,「也是!」

滅蠶王臉色更加難看了,「蘇宇,你別忘了,我好歹給了你《時光》功法!」

蘇宇笑道:「對,多謝滅蠶王前輩!」

沒了!

就這樣!

這不代表這位前輩不蠢……咳咳,蘇宇不想說什麼,此刻,若是按照大周王說的,禁天王是百分百有問題的。

當然,到了這地步,蘇宇不在意了。

因為只有兩個可能!

第一,禁天王有問題。

第二,大周王和滅蠶王都有問題,是一夥的。

蘇宇不去想第二個可能,若是如此……他都懶得找叛徒了,人族要出大事,大周王紮根太深!

到了那時候,找不找的無所謂。

全部幹掉就對了!

人族可能大半無敵都有問題,這個問題就很嚴重了。

想到這,蘇宇笑道:「好了,不說這些,滅蠶王前輩,您先回去吧,別表露任何東西,把我那大陣打造好了再說!」

甭管是不是禁天王……廢物利用也得利用一下,把我的大陣打造好了再說!

大周王無語,這傢伙,還真是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6章 別笑,忍住!(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