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我在等你!(求訂閱)

第643章 我在等你!(求訂閱)

讀書聲還在傳盪,蘇宇心中想著事,儘管此刻沒領悟神文,但是書靈的空靈聲還是讓他聽的很安心。

當然,一個老頭讀書,其實還差了點味道,化身少女……藍天!

下意識地想到了藍天,蘇宇一個激靈,算了,你當我沒想。

現在看到女人,就想到了藍天。

不寒而慄!

太可怕了!

蘇宇嚴重懷疑,現在無敵那麼多單身漢,是不是都被藍天弄出了心理陰影。

見女的就怕!

這傢伙,真的害人不淺,就滅蠶王那樣子,這輩子,下輩子,他都未必會找道侶了。

萬天聖也打光棍,也許也因為藍天。

動不動化身絕世美女,撩撥你,偏偏……你還知道他之前是啥情況,你能不怕?

蘇宇打了個冷顫,女人……算了,天下人姓蘇,這任務我爹也許可以完成。

胡思亂想了一陣,蘇宇喝著合道的茶,聽著讀書聲,腦袋有些放空……漸漸地,居然睡著了。

蘇宇其實很久沒睡覺了。

也不需要!

從踏入諸天戰場的那一天起,他就再也沒睡過覺。

剛入學府的時候,還休息過幾次。

至於以前的噩夢,他也不再做夢了。

而今日,他卻是聽著讀書聲,喝著茶水,漸漸地睡著了。

做夢,許久沒做了!

今日,蘇宇卻是入夢了。

夢境!

當蘇宇看到那熟悉的夢境,他知道自己做夢了,很古怪的感覺,但是他沒破開這夢境,他想看看,自己許久沒做夢,今日做夢,會看到什麼。

誰來殺我?

以前,都是有人來殺我,現在也能殺我?

開玩笑!

我這麼強大!

就以前那些夢境中的傢伙,我一巴掌拍死一群!

以前,我一個普通人都能跑幾步,蘇宇判斷了一下,殺自己的夢中妖獸,都是垃圾,撐死了日月……

他在等待,等待怪物到來。

然而,這一次沒有。

灰濛濛的天地,沒有怪獸。

蘇宇意外,不殺我了?

是被我嚇到了?

他猜測,自己之前的夢境,應該是時光冊中,一些被殺的種族強者,有些殘念外泄,時光冊受損,所以才會造成夢境的出現。

之所以越到後期,出現的種族越弱,大概率是因為強者的殘念,先滲透了出來,之後是弱者的殘念滲透。

按照推算,現在做夢,就算出現,也該是弱者。

蘇宇正想著,夢境空間忽然動蕩了一下。

一道若隱若現的影子浮現,虛無縹緲,隱約看出,可能是一個女人。

自己是不是受到什麼影響了,怎麼看誰都像是女人?

一個影子而已。

蘇宇帶著一些疑惑,影子好像背對著他,若隱若現,好像很疲憊,好像很難受。

「你……來了……」

蘇宇皺眉。

「你……太弱了……」

「戰鬥下去!」

「一直戰鬥下去!」

影子好像在劇烈喘息。

蘇宇心中微驚,誰?

「時光師?」

蘇宇低聲呢喃。

是時光師嗎?

「我……撐不住了……」

「哥哥……也……快死了……」

「我們……在等你……」

「我……想回家了……」

「我……好累啊……」

「我好累……我想家了……對不起……我……真的撐不住了……」

「我想回去……騎一下肥球……它長大了么……」

聲音斷斷續續,影子好像在抽噎,漸漸地,影子消散了,消散的無影無蹤,那夢境空間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滴落了下來。

蘇宇震動無比,忽然伸手接住那落下的東西。

握在手中!

一瞬間,強烈到極致的悲傷之感,被他感受到了,感知到了。

那好像是人在哭泣。

他隱約間有些恍惚,那是有人在哭泣,她說,她想家了!

……

「呼!」

蘇宇猛然驚醒,睜眼,眼中淚光閃爍,他哭了。

不,他是受到了夢境影響,那強烈的情緒,干擾了他。

蘇宇駭然無比!

他極其強大,而此刻,他居然被夢境干擾了!

他睜眼,好像一切都沒任何變化。

然而,一旁正在打著小鼾的小白狗,也陡然驚醒,忽然看向蘇宇,眼神充滿了異色,漸漸地,有些光芒閃爍,帶著一些意外,一些不確定,一些期待:「你……你看到什麼了?你剛剛去哪了?」

「去哪了?」

蘇宇愣住了,「我就在這,我睡著了。」

小白狗有些急躁,「不,你人在這,肉身在這,可你意志消失了,你去哪了?」

蘇宇凝眉:「我做夢了,夢到了一個影子,可能是個女的,她說她想家了!她說她想騎著肥球,她說肥球長大了沒有?她說她在戰鬥,她說哥哥快死了,她說她累了……」

「嗚嗚嗚!」

這一刻,小白狗忽然大哭起來,傷心的難以自拔!

這一刻,整個天都黑了,這文王故居的天,徹底黑暗了!

「嗚嗚嗚!」

「小主子她想我了……」

如同孩童,那嗚咽聲在整個天地間回蕩。

「小主子想我了……我還沒長大,我還不能騎……」

「嗚嗚嗚……」

哭泣聲如同啼血,小白狗傷心的讓所有人都受到了影響。

「主人,小主子都不見了……他們不見了……我在看家……他們走了……他們不回來了……他們遇到危險了……」

「嗚嗚嗚!」

這一刻,蘇宇情緒也被劇烈波動,他再次被干擾了。

他身邊,剛剛醉醺醺的小毛球,此刻也被干擾到了,大滴大滴的淚水滑落。

「你們在哪啊?」

「在哪戰鬥啊?」

「我要去找你們……」

小白狗嗚咽著,它看向蘇宇,哽咽道:「小主子在哪啊?」

蘇宇眼淚也是嘩啦啦地流,他無法制止,這個天地都在哭泣!

身旁,書靈、茶樹都被干擾了,也許本身也在悲傷,此刻,也是淚流滿面。

蘇宇迅速道:「我不知道,她說我太弱了,我……我好像撿到了一滴淚……」

蘇宇懷疑夢境中的淚,是不是不存在。

他迅速查看自己,下一刻,臉色微變。

他保證,就在他剛剛清醒的瞬間,他手中什麼都沒有,然而,這一刻,他手心中,忽然浮現出一樣的東西。

打開手心一看……那是一滴晶瑩剔透的淚!

「嗚嗚嗚……」

小白狗忽然哭的更傷心了,而蘇宇,情緒也波動的厲害,濃烈的悲傷之情,再次感染而來。

手中的淚,充滿了思念,悲傷,無助……

小白狗的情緒,也在感染著蘇宇,讓他眼淚嘩啦啦地流。

我……我多少年沒哭過了?

蘇宇也是無奈。

這是怎麼回事?

小白狗慟哭一陣,抽噎著,看著蘇宇手中的那滴淚水,哽咽道:「是小主子,是時光冊……是那本書,帶回了小主子的淚……她想家了,她在戰鬥……她遇到危險了!」

「你在哪啊?」

小白狗抽著鼻子,聞著味道,可是,它只能追蹤到蘇宇身上,那是時光冊帶回來的。

這是15年前留下的一道殘影,一滴淚!

那一年,時光師想回家了!

那一年,她說她累了,她堅持不住了!

蘇宇駭然,時光師……沒死嗎?

文王沒死嗎?

15年前!

難道說,15年前真的發生了什麼大事?

時光師和文王可能一直沒死,他們遭遇了強敵,他們在一直戰鬥!

這時光冊,到底是死亡的那一刻傳送回來的,還是沒死的時候,時光師主動傳遞迴來的?

這一切的一切,到底在預示著什麼?

誰能對付時光師和文王?

這諸天萬界,有那樣的強者嗎?

一個個念頭,在蘇宇心中升起!

這一次,自己若是不入眠,難道說,自己就一直看不到這一幕嗎?

蘇宇臉色凝重起來。

淚水還在下落,很快,他看向小白狗,「前輩,這個……」

他舉著手,手中,那是一滴淚水。

時光師的!

小白狗哽咽著,盯著淚珠看,看了好一會,抽噎道:「你留著吧!這是小主子留下的……也許,你以後有用,也許可以找到小主子……」

它抽噎著,這一刻,忽然看向蘇宇,「你……再睡一覺可以嗎?」

蘇宇尷尬,「我……我現在睡不著……」

「哦!」

小白狗點點頭,尾巴搖擺了一下,砰地一聲。

蘇宇暈了!

……

當蘇宇再次醒來的時候,小白狗一臉的期盼,又有些失落,不再哭泣了,而是可憐兮兮道:「不行,你意志還在,你剛剛沒消失……你只是暈了。」

「……」

蘇宇苦笑,是的,我暈了!

我又被你打暈了!

你打暈我兩次了!

我要不是看你剛剛哭的傷心,就這仇,我絕對記下了!

你是第一個打暈我兩次的人……狗!

小白狗空落落的,看向蘇宇,趴在地上,有些失落,尾巴也不搖了,半晌才道:「小主子……沒死,是不是?」

蘇宇不知道,但是此刻,他不好多說,點頭:「肯定沒有,那麼強!還有文王呢!」

「嗯嗯!」

小白狗點著頭,又期盼道:「小主子很快會回來,是不是?」

「嗯!」

蘇宇點頭。

這狗,現在絕對不能刺激。

能為時光師看家十多萬年的狗,你要是破滅了它的希望,蘇宇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這天……還是黑的!

之前,這片天,可都是光明無比的。

天空,黑暗漸漸消散了一些。

小白狗看著蘇宇,忽然道:「你就看到了一次嗎?」

「嗯!」

「你以前為什麼不睡覺啊?」

蘇宇無奈,「我一直戰鬥,想睡也沒機會,也睡不著啊。」

「哦!」

小白狗看了他一會,又道:「小主子哭了?」

「這個,大概是吧。」

「哦!」

此刻,蘇宇覺得和這小白狗聊天,得小心翼翼了,感覺它有些要發狂的徵兆。

小白狗趴在地上,尾巴也不搖了,不知道在想什麼。

過了好久,忽然站了起來,接著一溜煙地朝屋內跑去。

片刻后,嘴上叼著一個東西走了出來。

「這是主人的天地硯,主人以前寫書用的……」

小白狗將嘴中的那硯台放在了蘇宇面前,狗臉上滿是渴望和期盼,「這個,是主人打死了一個好厲害的傢伙,然後剝了對方的甲煉製的!」

蘇宇看著身邊那硯台,凝眉道:「這個是神兵?」

「我不知道。」

小白狗眼巴巴道:「我只知道,主人有筆墨紙硯四大寶!這是天地硯,我看你那大道傳承,好像筆,主人以前的筆可能就是這大道形成的!你身上有紙的氣息,只是碎了,剩下的應該在運靈那裡。墨……墨在哪……」

小白狗想著,很快道:「墨我不知道在哪,可能在星宇府邸,可能在死靈界,你去找找看。筆墨紙硯是主人的四大寶,你湊齊了筆墨紙硯,也許……也許可以掌握四條大道!」

它渴盼地看著蘇宇,「你好好修鍊好不好?」

蘇宇尷尬,「我一直很努力的!」

「那你好好修鍊,然後收集筆墨紙硯,主人可能留下了四份傳承,你只是得到了其中之一!墨、紙應該都有傳承,這天地硯……應該也有,可能也有一條大道,是主人殺的那個傢伙的大道。」

「你自己用,或者給別人用都行……你要好好努力,可以嗎?」

「……」

蘇宇愈加尷尬,「前輩,這個……我真的很努力,對了,前輩,你自己怎麼不用?」

小狗搖頭:「大道,要適合才行!我不適合的,要不然,以前我就不開道了!主人既然傳承了你,你應該可以的!」

「主人可能不止傳承了你一人,你得到了筆的傳承,運靈掌握了紙的傳承,可他應該不是主人等待的人,要不然,他不該到現在還沒成為規則之主……現在硯的傳承我給你了,還有墨的傳承……」

直到這一刻,小白狗才將它知道的一些東西,全部告訴了蘇宇。

是的,之前小白狗沒說,大概是覺得,蘇宇掌一份傳承就夠了。

現在,卻是都告訴他了!

四份!

並非一份!

這一刻,蘇宇想到了一人,劉洪!

墨!

四大傳承中,墨的傳承沒出現,那劉洪一直想往死靈界域跑……這傢伙,不會是得到了墨的傳承吧?

或者說知道了墨的傳承在哪,所以他想去死靈界看看?

「四條大道!」

蘇宇吸氣,這文王,到底掌控了多少大道。

他這樣的人,真的會死嗎?

他到底遇到了什麼樣的強敵,十萬年都沒回歸?

他看向地下的天地硯,這至寶,小白狗就這麼給他了?

他猶豫了一下,拿起了那硯台,拿起的一瞬間,彷彿看到了一頭猛獸在咆哮,一口朝他吞來!

蘇宇心中一驚,下一刻,再看,只是一個普通硯台了。

小白狗在他身邊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讓你繼承這傳承,你自己找找看,你應該能找到的!」

小白狗又道:「你也算是這硯台的繼承者,其實,你進來了,就應該可以算是繼承者了,我只是看你有了主人的筆,你也沒怎麼掌握,我就想著,也許可以有下一個人,也可以進來,可以帶走這份傳承……」

蘇宇哭笑不得,「前輩……是說,進來了,其實就可以拿走這天地硯?」

「也不是。」

小白狗搖頭,「主人沒說,但是我覺得可以給人,我看你不是壞人,就可以給你,是的話,我就不給你!」

「……」

被發好人卡了!

蘇宇深吸一口氣,今日發生的一切,讓他心中掀起驚濤駭浪,只是此刻,他憋住了,這些事,真的不能去深想,越想,你會越恐懼!

時光師和文王,遭遇了強敵,一直在戰鬥,甚至戰鬥了十萬年……

不敢想象!

而15年前,在不知何地的地方,他們戰鬥,可能失敗了,時光師也許已經死了,時光冊飛回,帶著她的一滴淚,希望回家。

或者,最後一刻,帶著一些希望,希望找到一個人,來救他們!

可是……開玩笑啊!

天!

時光師和文王多強?

掌握的大道都不知道多少,一個傳承了四條大道,一個殺戮諸天煉製了時光冊要再開諸天!

這樣的情況下,你讓我去救援?

別鬧!

如今,掌握一條大道,足以橫掃諸天萬界了,上界都未必有大道境的強者。

蘇宇深吸一口氣,再吸氣,將天地硯收入手中,下一刻,天地硯進入腦海。

他腦袋中,寶物是越來越多了。

筆墨紙硯……他有筆,有硯,有紙張獵天榜的碎片,除了墨,剩下的他都有。

還有時光師的時光冊,人主的聖主令,外加自己煉製的文明志……

現在打死了蘇宇,這些收穫,可能連規則之主都要驚喜。

而蘇宇,只是個日月。

蘇宇再次看向小白狗,「那此刻,前輩願意出去嗎?也許……」

小白狗搖頭:「不能的!我不能出去!我要看家……這地方,我不能走的,我走了,超過三天沒回來,那家就沒了!」

「花死了其實也沒什麼……」

蘇宇其實還是想勸勸,之前他倒是沒想著非要勸說小白狗出去,可既然時光師他們出事了,也許……

小白狗再次搖頭:「真的不行的,家裡離不開我,不止是花死了,我要是走了,主人和小主子離開,其實這家已經有些蕩漾了,我一走,三天沒回來,這家就要被沖走了,衝到時光長河深處,再也找不到了……」

說罷,它又看向蘇宇:「你要是真有麻煩,我可以出去……可是,我三天內一定要回來的!」

蘇宇瞭然!

原來如此!

不單單是因為花朵的原因,這地方,處於時光長河之中,無法搬走,一旦小白狗離開,無人鎮壓,這地方可能會被沖刷的消失。

那文王故居就沒了!

小白狗此刻顯然也作出了一些退步,關鍵時刻,它可以出去,但是一定要在三天內回來。

之前,它是不準備走的。

蘇宇的這個夢,也讓小白狗有些焦躁了。

蘇宇點點頭,下一刻,小白狗有些急躁道:「那個……蘇宇,你出去吧!」

「啊?」

蘇宇還準備再聽聽讀書聲呢,小白狗再次道:「你在這聽書,喝茶,也許可以用一百年,就跨入了規則之主的境界,可是……可是好慢……你不是說,你要去找功法嗎?你去吧!再去找找主人的墨傳承!蘇宇,你快出去吧!」

在這之前,小白狗不急不躁,蘇宇待多久都行。

而這一刻,它急了。

你趕快出去吧!

不打架,不找寶,不急切,你怎麼能提升的快呢?

下一刻,小白狗又道:「書靈和茶樹,一點不認真修鍊,這次我不給它們出去了,我要監督它們去修鍊!等它們更厲害了,你要是來找它們,我就讓它們出去幫你!」

說著,又回頭看向院子中的那棵大樹,「大木頭也要成靈了,它要是成靈了,我也可以讓它出去!書靈這些天,就給大木頭讀書了!」

不讀給你聽了!

讀給你聽,你好久才能變厲害,小白狗著急了。

蘇宇心中無奈,之前還說讓我在這隨便待呢,果然,小主子還是比我重要的多啊……

好吧,也正常。

又不是我養的狗狗!

這是催促我,趕快打通天門,戰技化神文,迅速晉級啊。

其實,蘇宇也沒準備待太久,但是之前還是準備在這留幾天,多聽聽書靈讀書的,現在嘛,算了,該知道的都知道了,收穫也很大。

也許,是該再去一趟星宇府邸了!

這一刻,蘇宇也是心中震蕩,有太多事情,是自己不了解的。

上古如何覆滅的,也許就和時光師說的戰鬥有關。

他們在戰鬥!

是只有這兩位,還是說,有很多人?

人皇呢?

武王呢?

都死了嗎?

還是說,還活著,但是也在戰鬥?

十萬年了,什麼樣的大戰,能持續十萬年,蘇宇這樣的級別,越強戰鬥其實越快,除非,雙方勢均力敵,戰鬥不止。

十萬年……這打的豈不是天崩地裂?

哪怕在上界,大概都把上界打平了吧?

「一滴淚、一個天地硯……」

蘇宇心中想著,這是今日兩個意外的收穫。

小白狗急躁,蘇宇也不多說什麼了,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出去了!」

小白狗這次沒挽留,點點頭:「嗯嗯,你出去吧!」

蘇宇無奈,想了想最後問道:「問一個問題,人境有壓制力嗎?可以開啟嗎?」

小白狗迅速回憶著,很快道:「壓制力……就是限制外來人實力的嗎?」

「對。」

「好多年前是有的,後來沒有了!主人他們贏了之後,就沒了!因為好多人有坐騎,有朋友來做客,來了壓制人家,那不好!還要萬族朝聖,來了,壓制人家也不好……所以主人他們後來把壓制力解除了!」

小白狗很快道:「壓制力,其實是一條大道規則……具體是哪條,我也不知道。一開始應該是無主的,後來不知道是人皇陛下掌握了,還是主人掌握了,我也沒問!反正不是主人就是人皇陛下掌握的,你想開啟的話,恐怕要跨入規則之主的境界,才有希望開啟了!」

「……」

好吧!

其實當知道神文是規則的時候,蘇宇就猜到了。

人皇或者文王,大概是沒料到,人族會有今天吧。

昔年,因為坐騎多了,朋友多了,萬族來朝聖,為了顯示人族的磅礴大氣,這幾位把壓制力給接除了。

這下好了,人族麻煩來了吧!

「那我明白了!」

蘇宇抓住了還在哭的小毛球,古怪的很,你哭到現在幹嘛?

真是的,小白狗都不哭了。

廢物的傢伙!

「諸位前輩,那我就先出去了……」

說罷,蘇宇就要離開了,而小毛球,忽然哭泣道:「我知道了,我一定掌握的是哭道,我哭的好傷心!」

「……」

什麼玩意?

你就哭道了?

小白狗也古怪地看著它,「肯定不是呀,你哭了,都沒大道震蕩,怎麼會呢!」

「那我哭的停不下來了……」

「哦哦哦……」

小白狗眼神帶著歉意道:「你太弱了,還沒蘇宇厲害,蘇宇抵消了,你還受影響,再哭兩三天就好了。」

「……」

還得兩三天?

這一刻,小毛秋真要哭了,為何如此對我?

我很弱嗎?

好吧,挺弱的。

原來我不是哭道!

蘇宇都有些想笑,算了,不笑了,人家小狗都快傷心死了,再笑,人家發怒了怎麼辦。

「那告辭了!」

蘇宇也不多說,神清氣爽,踏步離去。

這一次進入,睡了一會,感覺整個人都輕鬆多了。

至於時光師……遺忘這些!

跟我無關,起碼現在無關!

什麼就去救援,開玩笑,我連合道都打不過,你們大道級的強者,就別提了。

片刻后,蘇宇消失在時光瀑布中。

而小白狗,期盼地看了一會,很快,扭頭,齜牙,看向書靈和茶樹,氣沖沖道:「讀書,快點讀書!書靈,茶樹,再不讀書,再不變厲害,我就要把你們餵給大木頭吃了!你們太笨了!」

「……」

書靈無語,你說茶樹可以,別說我,我智慧很高的。

算了,肥球這是真急了,生氣了,讀書吧!

片刻后,讀書聲響徹天地。

書靈開始讀書了,茶樹也乖乖地聽課了,連洗澡都不去了,肥球生氣了。

……

而蘇宇,一步跨出了時光瀑布。

恍如隔世!

裡面和外面,好像不是一個時空一般,也就待了一天,收穫可不小。

一出來,空中下著濛濛細雨。

整個人境都在歡呼。

細雨落在蘇宇身上,蘇宇微微挑眉,元氣雨?

這麼小?

真夠小氣的!

大周王搞什麼,我讓你下雨,你居然不下大暴雨,而是這濛濛細雨,玩意境呢?

蘇宇瞬間消失,下一刻,浮現在虛空中。

空中,大周王正帶著幾位無敵幹活呢。

有氣無力的!

密布人境的元氣雨,就問你怕不怕!

他也感應到了蘇宇的到來,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意思很明確,你看,我聽你的,下起了元氣雨,這操作,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吧?

而蘇宇,冷著臉,看向大周王:「這就是元氣雨?這麼小?」

「……」

我去你的!

大周王笑容稍顯僵硬,「不是,這是遍布人境的元氣雨,太大,會把人境元氣抽空的!人境雖然死了不少永恆,可是元氣也沒到濃郁到化雨的地步。」

蘇宇想了想,算了,不和你計較。

老傢伙還是很強大的!

真惹急了,跟我拚命怎麼辦?

「那算了!」

蘇宇不多說,迅速道:「大周王,你說,大秦王轉修融兵道如何?」

大周王笑容消失,微微凝眉:「轉修融兵道?」

他皺眉道:「老秦肉身受損是不錯,可他修的就是戰者道!此刻轉修……那得從頭開始……」

說罷又道:「而且,萬界現在不支持三身道之外的道!」

蘇宇皺眉:「我知道,可是魔皇為何可以踏入合道?他修鍊的也是三身法!」

「不一樣的!」

大周王解釋道:「同為三身道,他們走的不是人族的道,我們走的是人族的道,種族不同,修鍊的道不同,他們的大道,我們難融……」

蘇宇沒說什麼,很快道:「那融兵法的話,大秦王可以修鍊,對嗎?他有經驗,而且擅長槍法,踏入槍法之道,我想,應該進步很快吧?」

大周王點頭:「主要是規則懲罰,他現在修融兵法,一定會遭遇強大的規則懲罰!」

蘇宇剛想說話,大周王又道:「別說你來頂,你頂不住,而且……你也沒辦法頂,你不是修鍊者……」

蘇宇搖頭:「不,若是融兵法,由我傳授給大秦王,那我就是因果關係者……」

說著,蘇宇微微挑眉道:「算了,融兵法,我還得找天滅他們傳承,他們傳承給我也許也有麻煩!不用了,再等等吧!」

等?

大周王看著他,等什麼?

蘇宇不說什麼,等我融道!

我融道了,動用時光冊,應該可以帶人進入無規則之地,也就是文王故居!

對!

蘇宇瞬間有了想法,就是這樣!

現在,他不能帶人進去的,除非他能開啟時光冊的防禦,書靈和茶樹不一樣的,這倆本就是其中的靈,毛球也不同。

「人族這邊,也許都可以帶到無規則之地,避開懲罰!」

蘇宇心中有了打算!

所以,大秦王他們的事,倒是可以暫時拖一拖,關鍵是,自己得早點踏入融道的地步才行。

還是神文好,神文就是規則,一開始就是規則大道,所以當年不許用他道踏入永恆,不過神文大概是禁止不了的,規則禁止不了規則!

帶著這心思,蘇宇轉身便走。

「你去哪?」

大周王問了一句,蘇宇這傢伙,現在神神秘秘的,大周王都覺得,自己在他跟前,都沒這傢伙深沉。

跟我裝深沉呢?

「去踏入融道境!」

蘇宇頭也不回道:「大周王多多照顧人境,這些瑣事,沒必要讓我來管!我走了!順便拜訪一下各族強者!」

「你……」

大周王無語,你這就跑了?

「那你什麼時候回人境?」

「不知道。」

「那若是……」

「沒有其他,大周王,該問的問,不該問的,少問幾句!」

「……」

話落,蘇宇已經消失。

很快,大周王身邊,小周王走來,笑道:「吃癟了?」

自己這大哥,很少吃癟。

結果遇到了蘇宇這奇葩!

他只顧他說的,說完了就走,壓根不想聽大周王廢話,大周王縱有千般能耐,遇到這樣的主,也沒辦法應對。

大周王沒說什麼,看向蘇宇離開的方向,輕輕吐氣,「這傢伙,第三塊碎片他沒拿走呢!」

他還尋思著,蘇宇應該準備用這個釣一下監天侯,結果沒有。

這傢伙怎麼想的?

他目光投向星落山方向,帶著一些疑惑,蘇宇這麼快就出來了,有收穫嗎?

才待了一天,氣息倒是穩固了一些。

可是,也沒見強大多少。

「融道……」

大周王心中呢喃一聲,你找到了你的融道路了?

……

蘇宇不管這些,踏空而行,很快,進入雙聖府。

此刻,很多人在建設新聖地。

蘇宇不廢話,迅速找到了差點打架的朱天道和夏侯爺,這倆,在這當監工呢,連大府都不管了!

蘇宇一到,朱天道就傳音道:「夏小二剋扣資源,暗中貼補大夏府……」

這邊,夏侯爺傳音道:「朱家老二想貪污,學他大哥,盜取承載物!」

「……」

你倆之前不是好好的嗎?

蘇宇也是醉了!

懶得多說,迅速道:「之前我要的東西呢,我要出去一趟。」

夏侯爺看向朱天道,朱天道看向夏侯爺,對視一眼,一人取出一個儲物戒!

蘇宇拿到手中一看……好傢夥,還真是均勻!

什麼東西都是對半分的!

這倆……算了,你們繼續鬧騰。

蘇宇踏空就走,夏侯爺急忙道:「那個……」

「我有事,回頭再說!」

蘇宇瞬間消失!

他跑的飛快,他一走,夏侯爺冷哼一聲,「朱老二,你剛剛告狀了吧?」

「彼此彼此!」

朱天道嗤笑一聲,「夏小二,你拿什麼跟我爭?拿頭爭?這人族一統,我想了想,我呢,當個文王的位置還是可以的,你呢,給我打個下手就行了!我殺過無敵,你殺過嗎?」

無言以對!

夏侯爺無奈,大爺的,老子沒殺過怎麼了?

殺無敵了不起嗎?

懶得搭理你!

朱天道嘿嘿直笑,夏家小二,還想跟他斗,嫩了點!

「我大侄子殺了無敵,就當孝敬我的了!」

一旁,夏侯爺嘆息一聲,蕭瑟道:「天賦不行啊,我只能靠我大侄子了!我大侄子還是厲害!大侄子踏入永恆九段,指日可待啊!我大侄子現在掌控軍方了!我大侄子……」

朱天道瞥了他一眼,幽幽道:「你被你大侄子打過!」

「我大侄子……」

「你被你大侄子打過!」

「……」

夏侯爺臉色鐵青,朱天道嗤笑一聲,斗什麼斗,你再廢話,我重複一萬遍給你聽聽!

夏侯爺咬牙切齒,完敗!

艹!

這混蛋,遲早讓你好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3章 我在等你!(求訂閱)

6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