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霸道無雙(求月票)

第646章 霸道無雙(求月票)

一條完整的上古大道,而且還有殘念存留,強行讓後裔融合,幫助九月跨入了永恆九段。

一步登天!

這是真的一步登天,當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解開獄王封鎖的,六月就做不到,這種情況下,當今萬界,可能只有小白狗可以解開。

哪怕被譽為天下第一的老龜,老龜對大道理解好像不深,恐怕也難以解開封印。

蘇宇以一滴小白狗精血的代價,造就了一位可能很快跨入合道的絕世強者。

至此,食鐵界一行,圓滿到了超乎想象的地步!

蘇宇心情不錯。

至於小白狗的精血,可能足夠讓他殺一位合道,關鍵在於,現在還有合道傻乎乎的站在他面前給他殺嗎?

小白狗的精血想再做到殺一位合道,難度就很大了。

用這精血,換來食鐵族的真心投靠,這才是收穫。

不遠處,九月避開了他爹的毒打,也是相當興奮,朝蘇宇這邊飛來,「人主……不,宇皇陛下,這能讓人直接晉級的東西,還有嗎?」

蘇宇笑眯眯道:「有啊,你食鐵界,可能還有兩條。」

九月大喜!

蘇宇又淡笑道:「不過……第一,你族初代半皇可能沒死,第二,若是死了,這大道分攤的人太多,也沒殘念留下,融合不了,除非你試試看殺光所有同族,也許還能再有兩位獨吞大道!」

九月瞬間閉嘴。

蘇宇又道:「你機緣很好!」

此刻的蘇宇,恢復了淡然,「你前途比獸皇陛下要遠,要強!或者說,當今萬界,你……也許是最有希望晉級規則之主那個境界的,或者說大道境!」

一旁,六月沒說什麼,若有所思,他們這些大族強者,對規則一道還是有些了解的。

也許蘇宇說的對!

九月,可能是最接近那個地步的強者,因為他獨掌一條大道!

九月有些意外,又有些惶恐,「那我……」

「不要多想!」

蘇宇笑道:「你好好修鍊,爭取早日跨入合道境!如今,合道是巔峰戰力,哪怕不敵老牌合道,纏住一位,那就是優勢!我也許很快會發動第二次萬界之戰!」

九月臉色瞬間鄭重起來,哪怕鄭重起來,也看起來可笑。

六月也是,黑眼圈好像都消散了一些,「宇皇,你的意思是?」

蘇宇平靜道:「我不是那種被動等待的人!當我有足夠的實力,我一定會反擊!諸天萬族都在等待上界強者降臨……不,我要殺上去!」

六月震動!

蘇宇再次笑道:「沒聽錯,是的,我不會坐以待斃,等待他人選擇我!我若是實力積累足夠,我要帶著人,主動殺上上界,所謂上界,不出預料的話,好像沒有人王那個級別的強者吧?」

「沒有,起碼前幾次沒看到!」

六月鄭重道:「上界合道不少,但是合道也是頂級的存在!上界其實遷移了不少永恆境,後來誕生了子嗣,應該還有不少永恆之下……合道之上是沒有的!」

蘇宇笑道:「既然如此,為何不可以殺上去?」

六月吸氣道:「難!我這麼說吧,每次潮汐之變,都是一次天才崛起的時候,幾乎各族都能誕生合道!那時候,大道規則活躍,晉級簡單一些,甚至上界還有一些不受約束的大道……所以,上界的合道境不少,甚至不會比上古時代少!上古是沒落了,但是大道之下,強者反而隨著時間積累,不見減少!」

「上界合道,大概有多少?」

六月沉思一會,開口道:「這個我還真不清楚,但是我這一族,上界還有三位合道境!四月、五月還有巨竹侯!巨竹侯是上古時期活下來的食鐵族強者,四月和五月,都是我這一脈的強者……」

「陛下的父親和爺爺?」

蘇宇問了一句,六月搖頭:「五月是我叔叔,四月是我叔爺,第三次潮汐之變,五月叔的子嗣戰死了,之後我才接掌了食鐵界,晉級合道,成為了下界獸皇。」

不過祖傳的還是一脈。

蘇宇倒是震撼,這一脈還真夠強的,一脈出皇,出合道,血脈之力,恐怕濃郁的嚇人。

這一族,上界有三位合道境!

想到這,蘇宇忽然道:「這麼說,上古還有不少人活著,那為何之前說,上古強者,永恆的屍體,一個都沒留下?」

「是沒屍體留下!」

六月解釋道:「上古覆滅之後,有不少強者隕落異象呈現,但是沒有屍體。有人說,可能是規則之主那個境界的強者隕落,大道崩滅,所以導致很多人死後屍體不存!也有人說,當初一部分強者,選擇了自我踏入死靈界域,帶著麾下的強者一起踏入了死靈界域,避開上古之戰……反正,上古時期,死去的強者屍體是沒有的,活著的倒是沒太大影響。」

所以,上古強者屍體,是真的沒有的。

蘇宇之前還在想,上次他賣屍體,一大堆人感興趣,還以為天古他們和上界沒聯繫,現在一想,倒是自己誤會了,上古死的傢伙還真沒有屍體!

一起去了死靈界域?

還是其他?

此刻,蘇宇對這萬界愈加了解,也有些猜測。

現在活著的一些上古強者,不出意外的話,融入的道,要不是主人掛了,在上古之變之前掛了,要不就是對方還活著,可能在某地戰鬥。

或者是自己開的道!

至於上古死去的那些強者,也許是對方的大道徹底崩潰了。

死靈界域!

死靈天河!

蘇宇心中想著,這萬界,比自己想象的要複雜許多,當然,複雜才有趣,蘇宇又笑道:「獸皇陛下,那上界和我們萬界,區別到底在哪?就是強者多點嗎?」

六月搖頭:「不,上界和下界,說是這麼說,其實各有千秋!上界有上界的好處,第一,潮汐之變,不需要沉眠!第二,更容易感悟規則之力,上界好像是規則之力的源頭所在!第三,前面幾次,都是萬界先打的天翻地覆,在下界其實更危險!第四,上界據說還有一些無主的規則之道……」

說罷,看向九月,又看向蘇宇:「可能就是類似於剛剛的那種!」

蘇宇點頭,這麼說,上界的確好處挺多。

可是他還是有疑惑,「那為何很多人不上去?比如說天古,還有監天侯他們。」

弊端這麼多,為何不走?

比如天古,第一潮汐就執掌仙界了,後輩都上去了!

六月笑道:「萬界也有萬界的好處!就說規則壓制,其實,我們可以去上界,但是上界的人下來,你看到了,而且他們一旦在諸天戰場結束,還不離開,又會被壓制!甚至擊殺!還有,有人說上界是規則根源,但是也有人說,下界才是規則的根源,因為昔年強者都是從下界崛起的!上界,不過是後期開闢的而已!在這,才有希望晉級,我可從未聽說,上界有人有希望晉級的……」

晉級!

蘇宇若有所思,天古、老龜、監天侯這些人,其實都接近掌控一條大道的地步了,但是上界也許沒有這個地步的強者。

或者說,下界希望更大,上界可能沒有希望再晉級了。

六月繼續道:「另外,還有重要的地方,下界遺迹多!星宇府邸也好,人族遺迹也好,都在下界!上界底蘊不深,都是後來搬遷過去的!」

蘇宇點頭,這倒也是。

六月憨笑道:「最後一點,死靈界域!下界可以關聯死靈界域,上界可不行!」

蘇宇皺眉,「你的意思是?」

「死靈界域,接引了許多下界的強者,上界,幾乎不可見!」

他解釋道:「也就是說,上界戰死的強者,十有八九都不會被接引,而下界會,有人猜測,大概是死靈天河的力量,貫穿到了下界,可是沒有貫穿到上界!除非上面的傢伙,強大的可怕,強大到自己去牽引死靈天河……否則,上面的傢伙死了就真死了,我們的話,還有機會化為死靈復生!」

原來如此!

蘇宇瞭然,難怪下界化為死靈的不少,上界的好像沒聽說過,還有這說法的。

和六月聊了一陣,蘇宇並未久留,很快,蘇宇道:「諸位準備一下,備戰!我遲早會發動第二次戰爭,席捲萬界,之後,若是實力積累足夠,我會打上去!」

蘇宇看向天空,笑道:「我想看看,這天,到底有多高?強者到底有多強?為何只能讓上界殺下來,而不能殺上去?」

他要殺上去!

是的,蘇宇真有這樣的打算。

又沒有人王級強者,我還怕你們不成?

六月憨憨地看著他,心中卻是震蕩。

這是第一位這樣說的人主!

真的,十次潮汐之變,沒有任何一位人主,說要主動打上去!

沒有!

好像都沒這樣的念頭,最好的結果是,咱們下界打破天,上界不去管,這是最好的。

哪怕百戰王,到了那地步,他都沒說打上去!

蘇宇倒好,實力不算絕強,膽子是真的大的可怕!

「我族會準備好的!」

六月應話。

蘇宇笑了笑,「那就好!另外,贈你族10枚承載物,希望食鐵一族,能再次誕生幾位永恆境!」

「多謝宇皇!」

六月道謝,蘇宇笑了笑,聲音傳盪四方:「食鐵一族,當為我人族世代盟友!人族不滅,食鐵不滅!」

「宇皇聖明!」

天地間,高呼聲響起!

而蘇宇,飄然離去。

等他走了,九月沒了剛剛的憨憨,看向六月,大臉上滿是凝重,「六祖,我們一族,真要……為人族死戰到底嗎?」

六月沉重道:「必須要選擇一方了!蘇宇……太過霸道,太過妖孽!他比百戰王要霸道,要殺性更重!此刻不站隊,凡是中立,必滅無疑!九月,在蘇宇和天古、寂無、魔躍幾人當中選擇,你會選擇支持誰?」

九月想了想,「蘇宇!」

「為何?」

九月憨憨道:「他很可怕,而且人族底蘊深厚,並未消耗完畢,文王、武王這些強者的底蘊,都沒呈現!蘇宇好像繼承了文王的底蘊,一位文王,比得上前面九次潮汐之變,人族展露出的底蘊!而且……蘇宇心思深沉,他只相信他自己,此刻不支持他,他恐怕會秋後算賬!」

六月點了點大腦袋,九月又道:「而且……他還有一些底牌,那星宇府邸中的一幕,我親眼所見!」

九月吸氣道:「那是一尊極其恐怖的存在,只是一個意念,一張臉,輕易覆滅了數十永恆!我有些擔心,這是否是人族留下的底牌!」

六月笑了,「你說的不錯,所以……我選擇了出戰!如此一來,人族大勝,那自然最好!人族若敗……你要知道,人族敗了,還有神魔仙龍冥各大族……」

六月憨笑道:「那時候,還有選擇餘地!」

九月也憨笑道:「六祖的意思是……」

獸皇點著大腦袋,意思你懂得。

哪怕人族真的戰敗了,只要食鐵古族一時半會的滅不了,那就還有二次選擇的機會,是的,第二次!

萬族征戰,滅了人族只是第一步!

接下來,還有機會再選一族支持,這就是兩次機會,然而,現在選擇和人族作對,一旦人族戰勝了,呵呵,沒有第二次了!

機會只有一次!

選人族,是有足夠的容錯率的,選仙魔神龍,沒有容錯率。

前提是,人族戰敗,食鐵族不會覆滅。

兩頭黑眼圈的食鐵獸,彼此對視,都笑了,一旁,八月拿著大竹子,一竹子敲在了九月頭上,有些遺憾道:「爺爺,那我是不是當不了這個獸皇了?」

好像……我沒機會了啊!

二祖居然選擇了自己兒子,真遺憾,明明要選我的!

六月憨笑道:「你……證道早了,我也感受到了,二祖其實想選擇你,但是你證道找了,還需要解決道則衝突的問題,另外你實力強大,承受的規則懲罰就越強,二祖殘念大概是知道,他未必能解決這些強大的懲罰之力!」

九月沒證道,懲罰力度其實小許多。

八月都永恆七段了,也許會出現滅殺合道的規則懲罰!

那時候,殘念未必能抵擋了。

八月遺憾無比,一時間,一群食鐵獸,除了體格大小不一,紛紛若有所思,一排的食鐵巨獸,紛紛點著頭。

蘇宇也就不在,不然,非得讓他們按照個頭大小,排序點頭,這是治療強迫症的福音,偏偏現在八月夾在中間,他個頭現在比九月小點,又比六月小,顯得有些不合群。

……

食鐵族怎麼想的,蘇宇大體上有數。

他沒有久留。

第二站,他要去古犼一族。

古犼一族,最後出現的,其實,蘇宇明白,這一族還是有顧忌的,否則,早就該參戰了。

沒有!

對方是在最後時刻,蘇宇被金翅大鵬圍殺了,對方才出現的,那時候,想必這位犼皇很掙扎,很糾結,到底要不要出手。

他父親是武王的坐騎,坐騎,可不是什麼好名頭,對方沒說什麼,還說強者為尊,未必就真的沒芥蒂。

而且古犼一族這次參戰,只來了犼皇,其他無敵沒有參戰。

這也是一個特徵!

對方,是下了決心,但是還沒徹底拋開一切,真的要和人族同生共死。

這一族,會比食鐵族難搞。

……

事實也是如此。

犼界。

昏暗的天空,冷寂的界域,很死寂。

蘇宇到來,是兩位強者來迎接的,一位是當日蘇宇在明光鳥界外遇到的那位古犼,一位是之前證道榜排名第七的吞天。

那古犼,實力很強,之前把明光鳥界當成自己的養殖園了,沒事就去吃幾隻明光鳥。

也是吞天的父親。

這一族數量不多,其實比食鐵族數量還少,蘇宇踏入界域,感受到了死寂。

那犼王此刻有些唏噓,「沒想到,你成人主了!蘇城主,之前見面,我可沒料到會這麼快。」

說罷又道:「那日,大周王問你,要不要回歸人族,你若為王要如何……我以為這輩子,你都可能不會回去的。」

蘇宇笑道:「我也沒想到會如此快!」

一旁,吞天,這個小一號的犼族,也聲音低沉道:「蘇城主,我族生靈很少,偌大的犼界,只有不到千位的犼族生存。我皇之前選擇出戰……其實……我們都很意外!」

數量真的不多。

在這諸天萬界,不到千頭的數量,可以說是快要滅絕了!

犼皇選擇參戰,他們都很吃驚,這很容易導致這一族覆滅。

蘇宇微微點頭,笑道:「犼皇能參戰,我也很意外,當日我在想,若是沒有強者再參戰了,那就讓書靈和茶樹參戰,我再突襲一位合道……那一日,應該可以斬個把合道,而絕不會有那樣的戰績,斬殺多位合道境!」

古犼不參戰,後來仙族下界兩位合道,魔戟也參戰了,蘇宇可能會殺了金翅大鵬,但是想殺龍皇和靈皇,還把兵王幹掉了,也許就有大難度了!

犼皇好歹從頭到尾把猿皇攔下了。

兩尊犼,都有些不自在。

殺合道,說的好像很輕鬆一樣,古犼一族,也就一位合道境,這種萬界之戰,讓他們很擔憂,一旦犼皇隕落,也許本族就覆滅了。

很快,一座古老的大殿呈現,帶著一些蠻荒的風格,感覺像是在一塊巨大的巨石上挖出來的洞。

蘇宇剛到,裡面就有聲音傳出:「怠慢人主了!之前大戰,有些傷勢在身,沒有親自去迎!」

「客氣!」

蘇宇笑道:「犼皇陛下太客氣了,多走幾步路罷了!剛剛,食鐵一族全員來迎,弄的我還尷尬了,不得不掏出10塊承載物,送出了龍皇尾巴……我這人,大庭廣眾之下,死要面子!實際上,心疼的不行!順手將九月提升了到了永恆九段,大概過幾日或者幾月,便可跨入合道境,我都心疼死了!」

「……」

安靜!

絕對的安靜!

吞天忍不住道:「九月……永恆九段?」

他不敢相信!

怎麼可能!

你說八月吧?

難道認錯了?

蘇宇笑道:「對,九月永恆九段了!吞天兄,你和九月都是證道榜上的人物,你也得努力了!證道榜上,現在萬府長、藍天都在走自己的道,天咒被我擊殺,空空證道永恆,剩下幾位,不投降,我遲早都要給殺了……吞天兄,可得早日證道才行!」

此話一出,吞天大眼中滿是異色,沒有說什麼。

大殿外,一尊巨大的古犼出現,眼中帶著一些異樣,「人主如何做到的?」

蘇宇笑道:「食鐵族有一道被封禁的規則大道,我解封了,留給了九月,九月瞬間踏入永恆九段!他若是合道了,我覺得,他只要不是白痴,應該比一般的合道要強!」

因為,他獨享一道!

「封禁的大道……」

犼皇呢喃一聲,巨眼看向蘇宇,許久,開口道:「人主,那你看,我族有封禁的大道嗎?」

「不清楚!」

蘇宇笑道:「我從入諸天戰場以來,還真沒殺過犼族!不殺幾個,我還真不知道你族的情況。」

犼皇看著他。

蘇宇笑道:「陛下別誤會,蘇某對幫我的各族,並無任何敵意!但是,這諸天萬界,陛下知道,最忌憚什麼嗎?」

犼皇低沉道:「人主明示。」

蘇宇笑道:「牆頭草!今日幫你,明日幫我,後日幫他……做事,最怕這種!既然下定了決心,那就一鼓作氣!否則,很容易讓兩邊都厭煩!要不,就學命族,我就不出戰,誰打死了誰,我都不出戰!直到一方贏了,才會再去找茬!」

犼皇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蘇宇的意思,此刻,卻是嘆息一聲道:「人主說的是,我並無首鼠兩端之意!否則,我也不會參與上次之戰!」

蘇宇看向他,「那犼皇,對我的到來,好像並無之前的熱情之態?」

犼皇看了看四周,開口道:「人主,進去坐坐吧。」

「多謝!」

蘇宇也不客氣,踏步走進了那空曠的大廳,意志海中,屬於龍皇的精血,卻是已經懸浮在意志海中,犼族這次,好像沒有之前那麼熱情。

得小心點!

他踏入大殿,大殿空曠無比,連個座位都沒有,蘇宇不在意,自顧自地給自己變了個椅子出來,坐下,看向犼皇。

犼皇自己也沒座位,他保持本體狀態,踏上了唯一高點的高台,蹲坐高台,也看向蘇宇,吞天和他父親則是蹲坐兩側。

犼皇沉默一會道:「我本不該如此遲疑,我既參戰,沒必要再擺姿態。可是……我族在上界的合道,可能死了一位,我族在上界,之前應該有兩位合道……這一次,就在前幾日,我感受到大道震動,我族應該是隕落了一位合道,我不知道是否和之前我參戰之事有關……可現在,我有些動搖了。」

他大眼看向蘇宇,帶著一些無奈和痛苦,「上界,還有一位我族合道,然而,也只有一位了!若是他再死,我族……可能會在接下來的大戰中,徹底覆滅!我原想著,哪怕下界覆滅,我族在上界還有根基……」

蘇宇瞭然!

原來如此!

怪不得這位這次有些沮喪的感覺,之前是覺得,哪怕下面滅了,還有兩尊合道,多少能有些支撐力,現在卻是死了一位,還不知道和他有沒有關係,犼皇的遲疑便可以理解了。

蘇宇想了想,開口道:「那犼皇現在的意思是?」

犼皇輕聲道:「我並無反悔之心,也沒反悔之意!我已參戰,其實也沒後路可言……只是,我希望我這一族,只有我參戰,希望其他犼族,可以找個地方,避避危險!若是人主能為我族提供一塊絕對的安全領域,我願繼續為人族征戰下去!」

「不,不是人族!」

蘇宇平靜道:「是我,我蘇宇,還請犼皇明白我的意思!」

犼皇眼神閃爍,「老朽明白了,我願為宇皇陛下征戰!」

前提是,能保住他一族不會滅亡。

蘇宇敲了敲椅子,絕對安全?

哪裡會絕對安全?

文王故居,還有星宇府邸?

「有個地方,可能會安全,但是……現在我帶不進去人!另外,就算能絕對安全,我也不想帶太多人進去,你族可以選擇三五位種子做退路!而且,還要守規矩!」

他看向犼皇:「指望保存幾位同族,我可以理解,但是,指望幾位犼族可以再次崛起,我覺得難度太大,只能說,聊以**,安撫一下自己,犼皇陛下覺得呢?」

犼皇沉默一會,微微點頭:「是我想的太多了,不過我見多了種族覆滅。九次潮汐之變,為人族征戰的古族,超過百家,幾乎都滅了!人族依舊在,我……有些擔心。」

蘇宇笑道:「人族我不做保證,我只能保證一點,我沒死之前,你族不會滅!我死了,那我就管不著了!食鐵獸皇說,人族前幾次的人主,對人族偏袒一些,所以萬族盟友,死的會多一些,他說我相對公平一些,我不知道犼皇認可不認可?」

犼皇沉思一會,點了點大腦袋,「他也許說的是對的。」

蘇宇笑道:「所以,犼皇這邊,若是相信我,那就可以放心一些,不相信的話,犼皇此刻可以退出這個聯盟!但是,我提醒一句,現在也許遲了!不是我威脅犼皇,是犼皇自己心中明白,之前參戰,就已經得罪死了一些大族!」

「不錯!」

犼皇嘆息,「宇皇既可以讓食鐵族多出一位準合道,不知……我族是否有這樣的榮幸,若是可以……我便可以放心了,兩位合道,我便不會有任何後顧之憂了!」

蘇宇想了想,看向吞天和那位犼王,半晌笑道:「未必不可能,哪怕你族沒有封禁的大道……」

說罷,蘇宇忽然取出一樣東西,看向犼皇,「犼皇認識這個嗎?」

犼皇眼神微變,許久,一字一頓道:「傳說中的……天地硯?」

蘇宇笑道:「嗯。」

犼皇好像感受到了什麼,半晌,掙扎道:「是……上古……上古荒天獸的屍體煉製?我族……有些記載,文王的天地硯,可能……可能是至寶!」

他看向蘇宇,這一刻,眼神掙扎,心動,貪婪,甚至有些想出手。

蘇宇平靜道:「是這個!不是送給你們,我只是說,我覺得這天地硯中的大道傳承,可能和你一族比較契合,你一族若是有天才,比如吞天……等我或者我找的人掌控了這條大道,吞天可以選擇依附這條道晉級合道!當然,看吞天自己的天賦!若是天賦真的好,我自己或者我找的人,無法契合這條道……那這條大道歸吞天所有!這種上古鱗甲類生物的大道,我覺得,可能不太適合人族。」

「大道……」

犼皇眼神雪亮,「此物,其中真的蘊含大道規則?」

蘇宇點頭:「當然,這是文王故居中存放的,也是文王門下一位至強者贈予我的!那位至強者,也是之前借予我精血的強者……犼皇認識嗎?」

犼皇心中瞬間一驚!

「宇皇陛下是說……借你精血的那位,是活著的?」

蘇宇詫異道:「當然!」

犼皇這次震撼了,「我……我以為……」

他以為是死的!

不止他,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

蘇宇失笑:「當然活著!書靈和茶樹,都是它派來的,為我助戰!否則,我豈能輕易控制兩位天地之靈得道的強者,讓他們為我而戰!」

犼皇吸氣道:「那位……很強!你殺龍皇的時候,我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威壓和威脅……這還只是借用精血,那若是本尊出戰……宇皇陛下,為何……那位此次沒有出戰?」

蘇宇笑道:「它不想輕易離開文王的故居,那地方……有太多屬於它要堅守的東西!」

蘇宇感慨一聲,很快又笑道:「不過,真有危險,它會出戰的!之前書靈和茶樹出戰,就足夠了!不夠的話,文王故居中,還有天地之靈存在,也能出戰……」

「還有?」

犼皇震動道:「這……還有這樣的強者?」

「有的。」

蘇宇笑道:「我沒深入探查,但是還有一尊上古木靈古樹存在,不知道實力如何,就栽種在文王的小院子中,可能只是一般的靈吧。」

「……」

文王的小院子中,誕生的靈,會弱嗎?

不會的!

到了這時候,犼皇心中震蕩不已了,緩緩道:「宇皇陛下,那這天地硯……是那位至強者贈予陛下的?」

「對!」

蘇宇笑道:「它希望我為這硯台,找個傳承,或者自己去感悟!可是這種東西我太多了,我哪有時間去感悟!」

蘇宇笑呵呵道:「我領悟的大道規則很多,這樣的傳承,我有不少!一條新道罷了,還是非人族的道,說句不好聽的,我不缺,也不在乎!」

「……」

這話說的,犼皇想殺人!

真的想殺人奪寶了!

可是,真不敢,哪怕他是合道,蘇宇只是日月!

蘇宇輕笑道:「犼皇陛下,我不保證你族再出合道……但是若是吞天真的契合,我可以幫他一把,甚至讓他不用經歷規則懲罰,而去證道,這樣的承諾,不知道陛下滿意嗎?」

犼皇沉默瞬間,點頭:「我願隨時出戰!」

「不夠!」

蘇宇平靜道:「犼族的永恆,最少還有一半,需要隨時出戰!」

犼皇沉默,一瞬間之後,有了決定,「可以!」

蘇宇笑了,「那便多謝了!」

犼皇也鬆了口氣,「應該的!那不知吞天這邊……」

「等我融道了再說!」

蘇宇開口道:「我不融道,那地方,任何外人都進不去!我不融道,對大道規則掌握不深,也難讓吞天去感悟新道!」

犼皇點點頭,看著蘇宇收起了硯台,笑了笑道:「陛下倒是信任我族,剛剛……老朽真有些心動了……」

蘇宇笑道:「正常!但是聰明人就該知道如何選擇,我既然敢拿出來,就不會沒有準備……也算是我的一次試探吧,貪心沒關係,就怕貪心不足,貪得無厭!那樣的蠢貨……我蘇宇不需要合作,哪怕合道也是如此!」

蘇宇輕笑道:「可以蠢,但是要聽話!蠢到不聽話的地步,就該殺!否則,就是拖自己後腿!我不怕話說的明白,我可以理解犼皇的猶豫和遲疑,以及擔憂……你若是不願合作,我們好聚好散,可若是你答應了合作,之後給我拖後腿,搞小動作……抱歉,自己人……也殺!殺的更狠!」

犼皇深深看了他一眼,許久,點頭:「明白!此事,不會在我族發生!宇皇陛下,還沒去空間獸族和太古巨人族吧?」

「沒去。」

犼皇考慮了一下道:「空間獸族宇皇可以去,太古巨人族……還是考慮一番吧!這一族,這次我也疑惑,為何會參戰,宇皇現在去了,也許達不到需要的結果!不如等九月合道,或者陛下自己證道之後,再去那一族,那時候……吾等也許也可出面!」

蘇宇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這一族此次出戰……未必靠攏人族?」

「不錯,太古巨人王和鳳皇這一次戰鬥,其實大家都有感受,並未出全力!說句不好聽的,我,起碼斬了半個猿皇,他,那是和鳳皇幾乎無傷……空間獸族那位是不如寂無,能纏住就不錯了,太古巨人王,實力要比鳳皇強一些的,結果毫無建樹。」

蘇宇點點頭:「明白了!此事是大周王聯繫的,後續我會問問,現在便算了,大周王畢竟是人族第一位合道境,我實力若是不如他,我不會做什麼的,這點,犼皇也請放心,我還沒那麼愚蠢,這時候自己搞內訌,我只是不希望我成為他人的傀儡,而是自己真正掌控全局!」

「陛下理解便好!」

犼皇也鬆了口氣,他也擔心蘇宇會和大周王起了衝突,那可不是好事。

「那我還要去空間獸族一趟……犼皇陛下,你族可以備戰了,回頭我也許會調兵征戰諸天!」

「陛下放心!」

蘇宇笑了笑,丟出一枚儲物戒:「這是一些小玩意,陛下分一分,也算是上次大戰的一些酬勞,有空我再來!」

話落,蘇宇身影消散。

犼皇沒說話,等他走了,打開儲物戒,足足10枚承載物!

犼皇看了一會,丟給了吞天他們,「分給下面的日月……」

說罷,看向吞天:「不要急著證道,等待機會!九月居然……要合道了!」

他感慨萬千,「這位宇皇……比我想象中的還要霸道,也要更大方,不過,也更容不得沙子!吞天,你去斬了仙族古盪,屍體送給仙族……告訴仙族……我族並無任何搖擺之心!」

「諾!」

吞天迅速消失!

片刻后,蘇宇剛離開不久,犼族古界附近的虛空,陡然爆發大戰,都很強大!

一尊是吞天,之前證道榜排名第七的存在,一尊是古盪,仙族強者,排名第八的存在!

雙方迅速爆發了大戰!

戰鬥持續時間不算太久,一聲轟鳴,吞天滿身是傷,帶著凶戾之意,從虛空中爬出,嘴中咬著古盪的殘缺屍體,以極快的速度飛向仙界方向,將屍體丟在仙界入口處不遠,聲音震蕩四方:「犼族吞天,斬古盪於犼界之外,犼族,無搖擺之心,仙族再派使者前來……皆殺無赦!」

吞天迅速離開,片刻后,仙界內部傳來一聲怒吼,一尊無敵出現,怒不可遏!

剛想出界,蘇宇聲音震蕩四方:「永恆之下可戰,永恆境出界,殺無赦!不服,儘管開戰!」

聲震諸天!

這一刻的蘇宇,霸道無雙,冷聲喝道:「望各族遵守此令,天古、寂無、魔戟,管好爾等族人!準備好了,再來殺我!否則……那就再開合道之戰!」

天地死寂。

小族顫慄!

人族蘇宇,愈發霸道了!

居然逼迫各族,不得開啟永恆之戰,而且逼迫的還是三大強族!

無人應聲。

然而,仙族的那位無敵,最終也沒出界。

準備好了殺蘇宇了嗎?

沒有!

既然沒有……那就認命。

……

仙界。

天古閉目不語。

……

魔界。

魔戟當沒聽到,見兒子有些皺眉,輕聲道:「忍他一時,現在下界合道數量不如他的盟友多,現在出頭,並無任何好處。」

魔躍點頭:「我明白!」

……

神界。

神皇輕笑道:「愈發霸道的傢伙,罷了,永恆不得出神界!小心被他襲殺了不划算!等吧!」

「諾!」

下方,幾十位神族無敵紛紛應承,有人憋屈,有人暗暗鬆了口氣,寂無看向天空,笑了笑,也不說什麼,那傢伙現在不好惹。

……

「人主,霸道無雙!」

這一刻,走出界域的空間獸皇,帶著一些滄桑聲,感慨一聲,看向蘇宇,「人主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了!」

蘇宇笑道:「當來!我來此地,還得感謝一下空空,為我背鍋了許久。」

後方,空空化為人形,走了出來,身旁,黃九也一直跟著,有些異樣地看向虛空中的蘇宇,那真是風姿卓越,威懾諸天!

年輕的蘇宇,一句話,萬界震蕩,無敵不敢出,半皇沉默。

不得不說,這樣的人物,太過優秀,讓人自慚形穢!

空間獸皇感慨:「我……彷彿看到了文王……」

蘇宇笑道:「前輩見過文王?」

「我年紀很大了,曾有幸見過一次,隔著很遠看到的……」

空間獸皇輕笑道:「文王如日月,而吾等,如燭光,無法比擬。」

蘇宇笑道:「那也未必,前人是強,後人只會更強!只是,如今這個時代,不允許我們更強,打破這個時代,自然可以走的更遠!」

「太難了!」

空間獸皇嘆息:「真的太難了!」

蘇宇笑道:「前輩是覺得我做不到?」

空間獸皇想說點什麼,蘇宇笑道:「那便拭目以待!只希望前輩不要著急做決定!上界還沒開,現在走錯了,容易功虧一簣!」

空間獸皇看向蘇宇,半晌才道:「那人族,到底是你為尊,還是大周王?」

「我!」

蘇宇平靜道:「人境只有一個聲音!」

「老朽明白了!」

空間獸皇沉吟一會,「我多嘴一句,百戰王未必死了,他若是歸來,誰為尊?」

「我!」

蘇宇依舊平靜:「他死還是沒死,都沒影響!離開了人族,我還是我,他未必是他!」

「那我懂了!」

空間獸皇聲音縹緲:「只要人族自己不亂,宇皇能掌控大局,空間古獸一族,會堅定站在宇皇這方!」

蘇宇露出笑容,一枚儲物戒飆射而出:「多謝!上次的戰利品!其他的話,我不多說,日後自有分曉!前輩拭目以待便是!」

「老朽……等待那一天到來,我想,也許天地會變色!」

蘇宇笑道:「一定的!」

話落,蘇宇沒進古界,瞬間破空消失。

等他離去,空空吸氣道:「老祖,這位……」

空間獸皇輕聲道:「不用多說什麼,看他接下來表現吧,大周王那邊……暫時不用多說什麼,他若只是合道,代表不了什麼。」

「明白了!」

空空點頭,很快看向一旁的黃九,笑道:「想回柳家嗎?」

黃九搖頭,「我就在這,柳家……我不熟。」

空空點點頭,「那便在這待著吧,還有,別看了,蘇宇這人,太過逆天,他不死,征戰一生也難免,他死了,一切成空,諸天萬族,恐怕沒有人能輕易降服他。」

說到這,空空感慨道:「古往今來,優秀的女強者太少,我遍數古往今來的女性強者,能降服蘇宇的,恐怕也沒幾位!」

此話一出,前方,那獸皇倒是輕笑道:「你見識太少……上古,女性,可是撐起了半邊天,強悍的不可思議!罷了,這些事,無需多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6章 霸道無雙(求月票)

6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