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蘇宇加冕,天淵受襲(萬更求訂閱)

第624章 蘇宇加冕,天淵受襲(萬更求訂閱)

南元。

城主府。

城主府中,那巨大的廣場上,高朋滿座,一個個都是實力強悍之輩。

有萬族之人,也有各大府精銳。

此刻,虛空中,一尊尊強悍的無敵強者,陡然呈現。

大明王他們來了!

蘇宇剛想打個招呼,大夏王冷冷看了他一眼,傳音道:「別動!」

「……」

蘇宇無語,這麼嚴肅幹嘛?

是不是知道大周王他們的事了,心裡不爽,所以生氣了?

你第一美男子的事,我都沒給你泄露呢,你還敢凶我!

蘇宇心中腹誹,算了,看他可能被大周王欺騙了感情的份上,我不和你計較,不動就不動。

蘇宇瞥了一眼上空的大周王他們幾人,感覺上,倒是氣息無差,好像都是本人,本來這些無敵,也不會一個個主動激發強大的氣息,倒也正常。

他多看了幾眼,很快不再看,尋思著,如何拖延點時間。

正想著,大夏王一步踏出,蓋過了大周王,朗聲道:「人族,夏無神,率諸府之王,為人族聖地之主蘇宇道賀!今日,夏無神代人境三十八府,為聖主加冕!」

人境,有三十八府。

只是諸天府和雙聖府非長居之府。

這一刻,大明王一揮手,虛空中,陡然呈現一座巨大的王座,王座高高在上,九百九十九階台階蔓延而下,代表人族長久不衰。

下一刻,大夏王喝道:「聖主,還請上座!」

蘇宇倒是愣了一下,這麼嚴肅的嗎?

我還以為,隨便糊弄一下了事呢。

他看了一眼虛空中的王座,微微挑眉,不像是假的,倒是有些像真的,提前打造好的?

看起來倒是華貴!

此刻,大夏王他們紛紛看向蘇宇,所有人都看向蘇宇,萬族也意外,人族還真當回事了?

大家彼此掛個名,不就完事了嗎?

大夏王不語。

目視蘇宇,再次開口道:「還請聖主上座!」

蘇宇笑了笑,大夏王今日嚴肅的很啊,算了,上去就上去,坐的高一點也好。

他剛邁步,忽然,身旁的夏侯爺,手中出現一件金色華袍,瞬間覆蓋在蘇宇身上,遮住了他的白色長袍,那金色長袍,耀射出淡淡的金芒,讓人不敢直視。

蘇宇意外,什麼時候準備的?

稍微感應了一下,蘇宇凝眉,倒是有些貴重,感覺有些像天兵級長袍,哪來的玩意?

他帶著一些疑惑,剛想飛上寶座,耳邊傳來朱天道的聲音,「步行上去!」

「……」

蘇宇無語了,這加冕,弄的有點認真啊。

他是真沒想到。

原本,只是想著糊弄一下,拖延一下時間罷了。

也對……走999個台階,多少要花點時間,的確可以拖延一下。

蘇宇也不說什麼,踏步走上第一個台階,剛走上第一個台階,虛空中,整個南元,甚至整個大夏府,都聽到了大夏王的宏大聲。

「安平歷352年,人族三十八府,立聖地宇皇府!」

聲音宏大,一遍遍地朝四周傳盪,震蕩天地。

「聖地開,聖皇出!」

大夏王聲音愈加宏大起來!

一句聖皇出,整個虛空都在顫動,餘音環繞,一遍遍地朝外傳播,傳盪,震蕩天地。

聲音傳出了南元,傳出了大夏府,進入了大明府、大商府……

「上古至今,人族,歷經磨難,九次潮汐之變,戰諸天,斗萬族……第十潮汐,人境式微,萬族覬覦,滅族之危,近在眼前!」

「吾輩,當奮起而戰,再開聖地,立人族共主,率人族再戰諸天!」

「……」

大夏王聲音越來越宏大,此刻,蘇宇聽的都有些想笑,弄的跟真的似的。

我要率領人族征戰諸天,你們也得聽我的啊!

「大難至,聖人出!大夏府,南元城,蘇家有聖,秉天地之靈,降臨人間,名曰宇……」

蘇宇有些小臉紅,我臉皮很薄的。

這誇的!

我都成聖人了?

他心中胡思亂想著,想笑,大夏王好嚴肅,這傢伙,是在拖延時間吧?

乾的不錯!

第一次知道,大夏王也挺能說,比預期的能說啊,上次和自己一起回來,居然都沒說幾句話。

而整個虛空中,此刻,都是大夏王的聲音。

聲音不斷傳盪!

他身邊,大明王也是面色嚴肅,不止大明王,此刻,劉無神、秦鎮、周破天、天鑄王……包括臉色複雜的大元王,都在認真傾聽。

彷彿,很鄭重。

大夏王繼續說著,喊著,聲音越來越大,甚至大到,引動了山川河流震蕩,整個人境,好像都在震蕩。

而蘇宇,一步步地走著,跟著大夏王的節奏,一步步踏上台階。

心中盤算著,按照這速度,我踏上台階,恐怕都得中午了。

挺好的!

還是大夏王他們會拖時間。

不知道大周王他們現在有沒有出發?

「今,人族共舉蘇宇,為宇皇聖主!」

「三十八府,皆以本府氣運、未來為注,共襄盛舉,再戰諸天,復上古榮光,諸府人心歸一,人族一統,諸天見證……」

此刻,大夏王說的越來越大聲,越來越洪亮!

「今日,為宇皇聖主,鑄聖主令,以我人族氣運未來為託付,還望聖主……珍惜!」

最後一聲,大夏王說的情真意切。

蘇宇微微凝眉。

此刻,他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而這一刻,虛空中,瞬間浮現一道大陣,大明王朗聲道:「諸府之長,取大府之印!」

下方,一位位府主,臉色異樣,有的無奈,有的嘆息,有的沉重。

片刻后,三十六位府主,取出了金色大印。

此刻,那金色大印,一枚枚懸浮在空,好像活了一般。

一枚枚大印上,浮現出一尊尊無敵虛影。

那是開府之時,鑄印留下的印記。

三十六枚大印!

片刻后,諸天府這邊,吳寂取出一枚黑色大印,殺氣衝天,低沉道:「吾代諸天府駐軍,以諸天征戰印,開聖地之殺道!」

黑色大印懸空,爆發出駭人無比的煞氣!

此刻,那大印上,浮現出無數虛影,宛如軍陣,彷彿無數將士陳兵沙場,對天咆哮,吶喊聲震天。

……

廣場上,無人坐的住了。

浮土靈這些人,紛紛站起,此刻,整個虛空中,金光和黑色煞氣遮天蔽日,兩者融合,並不排斥。

浮土靈凝眉,摩多那眼神沉重,戰無雙異樣無比。

人族……在搞什麼?

台階上,蘇宇一步步地走著,動作很慢,他也疑惑,鑄聖主令,有必要這樣嗎?

他還想自己動手鑄兵呢,可是……好像不是這樣的。

沒人跟我說啊!

而虛空中,大夏王見狀,深吸一口氣,陡然看向蘇宇,傳音道:「滴血,凝一滴精血出來!」

蘇宇微微凝眉,大夏王傳音喝道:「快點!」

你好凶!

蘇宇現在其實還是有些迷茫,大夏王之前還是相當和善的,此刻,卻是很兇。

他隱約間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了!

然而,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蘇宇不解,帶著一些遲疑,很快,咬了咬牙,凝聚出一滴精血。

精血一出,他氣息微微有些下滑,但是不算太嚴重,一滴還傷不到根本。

那滴血液飆射而出,懸浮在空。

大夏王見狀臉色一喜,大聲喝道:「大夏府,注大夏府氣運,望聖地長盛不衰,望人族長盛不衰,望諸天人族昌盛!」

蘇宇那滴血液,落在三十方大印中間,落在那黑色軍符之上。

而此刻,屬於大夏府一方的大印上,忽然,飆射出一道金燦燦的光芒,那光芒照耀天地,映射的整個天地都成了金色!

此刻,虛空中,忽然呈現出大夏府的樣子,整個大夏府好像被縮小了千萬倍,從大印中浮現!

山川,河流,大地,都在微微顫動。

蘇宇以為自己是幻覺……不是!

南元也在震動!

是真的在震動!

場中,一些老人,微微一動,一些從開府年代活到現在的老人,眼神複雜,一個個面色異樣。

開府之景!

昔年,大戰不斷,百廢待興,三十六位開府之主,開闢大府,庇護蒼生,征戰諸天,殺退強敵,最終,有了今日的三十六府!

此刻,大夏府地圖浮現,山川河流之上,好像有一道道金色氣息冒出,忽然都朝蘇宇的血液融去。

而蘇宇的血液,好像也漸漸變幻了形狀。

漸漸地,一方金色小印出現。

懸浮在空,不斷吸納著四方湧入的金色氣息。

蘇宇眼神微變,這是什麼?

他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他知道,好像很重要!

而下方,一群萬族強者,你看我,我看你,許久,一尊較為古老的日月強者,呢喃道:「人族不是借名罷了嗎?為何……為何真融人族氣運,為他鑄聖主令?」

此話一出,一些萬族強者,紛紛色變!

人族氣運!

下一刻,四面八方,都是傳音波動。

一位位強者,迅速傳音,訴說著心中的震動。

……

五行族這邊。

浮土靈身邊,那尊日月長老,臉色變了,傳音道:「這是在融人族氣運,昔年,三十六府府主,得人族餘蔭,證道無敵,開闢大府,庇護蒼生!之後,天地有獎勵,規則獎勵……三十六位府主,都放棄了獎勵,融入大府之印中,掌一方山河,庇護大府生靈,氣運相連!這些大府之主,其實都和本府人族有相關之處,大府越強,開府之主越強!」

「大秦、大周、大夏、大明……這些大府強大,開府之主也極強,受天地庇護!貿然斬殺,甚至有規則反噬!」

浮土靈默默聽著,許久,傳音道:「長老的意思是,現在,這些大府府主,將他們本府氣運,和這新鑄的聖主令關聯,從此以後,這聖主令,也和這人族息息相關?」

「不錯!」

長老臉色鄭重,傳音道:「如此一來,這聖主令,不再是空殼子!一旦被破,甚至會影響到整個人族的氣運,氣運一說,雖然只是諸天萬道之一,可是,氣運是真的存在的!」

「各大府,一旦融入本府氣運,囊括人境,那蘇宇的聖主令,就是真正的聖主令!」

浮土靈吸氣。

不是隨便弄個聖地,先把蘇宇圈在人境嗎?

為何……要融本府氣運?

之前大夏王念叨,他以為隨便說說罷了,沒想到來真的!

……

此刻,蘇宇的血液融成了小印。

下一刻,大明王朗聲道:「大明府,注大明氣運,融聖主令,望聖主長存,望人境長存,望人族昌盛,望天地太平!」

轟!

一聲巨響,下方,大明印中,也爆發出一陣璀璨光芒。

金色氣息溢散!

整個大明府的地形圖,瞬間浮現。

下方,持印的朱天道,帶著笑容,帶著感慨,帶著無限唏噓,看著大明府的地形圖,漸漸在小印上呈現,此刻,那小印上,已經呈現出了大夏府的地形圖。

……

不遠處。

雲塵帶著柳城一群人,也在默默看著,白楓也來了,但是白楓沒看懂,看了一會,問道:「雲師祖,這是幹什麼?」

「獻上堪輿圖,代表人境共尊,大府臣服!融大府氣運,從此以後,聖地和人境息息相關……你存,我存,你亡……我亡!」

白楓意外無比,震動道:「可是……」

可是,不是借個名義罷了嗎?

為何會如此?

雲塵嘆息,傳音道:「蘇宇自己說的,他自己入瓮的!他要各府獻上堪輿圖,他不懂,他只是那麼一說,各府卻是當真了……既當真,那就真成立聖地!蘇宇以為是玩笑,不是,此次,各府強者,並非開玩笑,否則,聖地成立,也不需要如此大張旗鼓……」

「昔年聖地成立,也只是三五永恆聚在一起,商量一番,成立一個聖地吧……於是,有了戰神殿和求索境,今日卻是不同,今日是三十八府共推!」

雲塵說著,又傳音道:「蘇宇上套了!」

「那得阻攔……」

白楓剛說著,柳文彥拉住了他,輕聲道:「他把自己當人族嗎?」

白楓愣了一下。

柳文彥又道:「人族遇到危機,他真的能坐視不管嗎?」

白楓搖頭。

「你覺得,到了此刻,他……自己不懂嗎?」

白楓忽然看向蘇宇,蘇宇……知道嗎?

……

而此刻的蘇宇,漸漸地,其實明悟了。

我……他么好像上當了啊!

這些人,玩真的啊!

什麼意思啊?

他哪怕不懂,此刻,也有人跟他說了,腦海中,母球在文明志上跳了出來,有些滴口水道:「人族氣運呀,好想吃一口!」

「呀,人族氣運好少了呢!」

「以前,人皇聖典,氣運如龍,震蕩諸天……現在就這麼一點點了呢!」

母球有些感慨,「人族……好像真的只有這一次機會了,此次若是戰敗,恐怕……諸天真無人族了!」

第十次!

也許也是最後一次,這一次,再戰敗,再無人族了!

諸天萬族,此次之後,無人族,上古人族輝煌,輝煌持續了十萬年,餘蔭耗盡,要到盡頭了。

不是在這一戰中覆滅,就是在這一戰中再次崛起,君臨天下!

「難道……諸天戰場,這一次不會封閉了?」

母球給出了猜測,「呀,那肯定是不打到滅亡,不罷休了!」

往日,大戰到了最後時刻,諸天戰場封鎖,各回各家,繼續休養生息。

這一次……諸天戰場好像不會再次封閉了!

蘇宇心中震動,沒有說話。

果然,這一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他皺著眉,很快,眉頭舒展開了。

我是人族嗎?

是的!

那萬族贏了人族,會放過我嗎?

不會的!

既如此……那就……佔據一些主動吧!

這一刻,蘇宇沒說話,默默看著。

而此刻,大明王和大夏王,紛紛將兩府氣運,融入小印中,蘇宇隱約有些恍惚,他好像看到了人境,看到了這兩大府的存在。

看到了億萬蒼生!

他甚至看到了,一些民眾在匍匐,在跪拜。

朝聖!

片刻后,那大周王,居然也發出了聲音,聲音洪亮,同樣震蕩四方,「大周府,注大周氣運,融聖主令!」

下方,屬於大周府的那塊金印,也爆發出強大的金色氣息。

虛空中,呈現出大周府的地形圖。

「大秦府,注大秦氣運!」

秦鎮也是一聲高喝!

而蘇宇,沉默一會,繼續邁步,一步步朝台階上走去,原來,我說的聖主令,和他們說的不一樣。

我還想著我自己去打造,結果,不需要。

人境在用自己的方式,為他打造一枚屬於他,也屬於聖地的聖主令。

一府府的強者,紛紛開口。

開府之主不在,那就由府主傳盪聲音,震蕩四方。

就連大元王,眼神複雜之下,也將大元府氣運,融入了聖主令中。

那金色小印,更加璀璨了!

上面,烙印出了一座座大府的地形,在迅速融合,在歸一。

今日,蘇宇以為是敷衍式的登頂加冕,結果,這些人族強者,為他弄的極其鄭重!

……

諸天戰場。

大殿中。

大秦王端坐上方。

此刻,後方的人境,爆發出一陣陣光芒,金色光芒,在震蕩整個人境。

大秦王一臉冷漠,一群無敵,都在默默看著。

許久,有人苦笑道:「希望……他能對得起諸位的信任!」

大秦王平靜無比,安靜無比。

片刻后,大殿中,虛空震蕩了一下。

浮現出幾道身影。

大周王瞬間浮現。

也不廢話,一枚巨大的神文浮現出來,平靜道:「上來!」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很快,紛紛看向大秦王。

大秦王第一個走了上去,淡漠道:「久不征戰,大家也生疏了!萬族亡我人族之心不死,今日,共尊蘇宇為聖地之主,融氣運入聖地!蘇宇死,人族殤!滅萬族,即為蘇宇,也為人族!諸位,還敢戰否?」

一群人,有人激動,有人沉重,有人冷靜。

片刻后,一位位強者,踏上了神文。

有人輕笑道:「沉寂多年,生死大戰幾乎沒有了,老胳膊老腿的,大秦王既然還能戰……此生,那便追隨大秦王,再戰諸天!」

「秦王既去,吾等豈敢不從?」

「……」

一尊尊無敵,踏上了神文。

一群開府無敵,都是面帶微笑。

好久遠的感覺了!

四百多年前,他們也如今日這般,在大秦王和大周王的帶領下,與諸天為敵,戰神魔,滅龍鳳,打的諸天動蕩。

開府之前,無敵不止這麼多的。

死了不少!

後來,活下了36位,開闢36府。

再後來,又有幾位戰死,開府身36王,越來越少了。

今日,大部分都到了。

大秦王也有些恍惚,許久才道:「很久沒有如此了!開府之後,諸天熄戰,仙魔神龍挑撥,各府老死不相往來,吾等有人願戰,有人不願再戰……我原以為,此生,也許再無機會,帶著諸位弟兄,再戰諸天……不曾想……這一日,還是來了!」

大秦王回頭,看向人境,笑道:「蘇宇入瓮了!吾等若是戰死……他在,人族實力損失不大!此刻不剷除敵手,接下來,我們便沒機會了!今日,蘇宇為聖主,吾等當屠滅一界,為他道賀!」

他看向眾人,低沉道:「能勝嗎?」

「必勝!」

一群人,熱血上涌,一如當初。

四百多年前,便是如此。

大周王笑道:「滅界,死戰,戰死方休,一界不滅,吾等不退!」

「滅界,死戰!」

一群人再次低喝!

大周王笑了,看向後方,眼神明亮道:「等!等諸府氣運合一,人境動蕩,諸天動蕩,傳送,殺敵!」

「殺敵!」

一群人,再次回應!

氣息,漸漸沸騰。

……

而東裂谷對面,天滅看向人境,微微皺眉。

很快,天滅傳音道:「人境好像有些不太對勁,另外,對面也有些不對勁,大秦王他們聚在大殿中許久了,氣息還在,但是……有些殺氣沸騰!」

他感受到了一些!

此刻,三十五座古城環繞四周,氣息紊亂,但是他還是感受到了那邊的動蕩。

不止他,其實無敵,也漸漸都感應到了。

主要還是人境的動蕩!

這一刻,人境界域上空,甚至隱約有一方大印浮現出來,那一方大印,好像在震蕩諸天。

……

仙界。

虛空中,漸漸浮現出一道人影。

天古!

他遙看人境,也看到了那一方大印,看了一會,輕聲道:「倒是我……小覷人族了!」

人族,居然真的將氣運和蘇宇相連。

瘋了嗎?

蘇宇必死!

萬族必殺!

人族,好大的膽子,好大的魄力!

此刻,不止他,一尊尊合道境,都有虛影投射而出,看向人境,看向那一方巨大的大印,映射四方。

金光璀璨!

「這一潮汐,人族又要誕生一尊人王嗎?」

「百戰王敗了,他蘇宇……能贏?」

「第九潮汐,百戰王橫掃諸天,還不是落得個慘敗收場,平白耗空了人族底蘊……這一潮汐,蘇宇能逆天嗎?」

「……」

一尊尊古老的存在,好像在彼此交流,又好像在自言自語。

……

而這一刻的蘇宇,繼續朝上走著。

虛空中,那枚金色小印,越來越璀璨了!

璀璨的諸天萬界,好像都能看到,也都能看到,蘇宇的身影。

他距離王座越來越近了!

就在此刻,融合繼續的時候,一人怒道:「我大遼府,不同意!」

蘇宇頭也沒回。

而就在這一刻,大夏王刀光映射天地!

嗡!

一刀斬落,噗嗤一聲,人頭落地,殘日墜毀!

大夏王冷冷道:「大遼府,新府主繼位,繼續!」

大遼府那群人中,有人戰戰兢兢,半晌,一位青年走出,面帶悲哀之色,咬牙道:「大遼府不同意……」

噗!

血濺三尺!

大夏王揮刀,喝道:「新府主繼位!」

四方皆寂。

連殺兩尊無敵後裔,甚至包括一尊無敵嫡子,然而此刻,無人出聲。

人群中,不少人面色發白。

一尊日月九重,被殺當場,無敵的嫡子,死的還不如一隻螻蟻。

又過了片刻,大遼府中再次走出一人,嘆道:「大遼府,注大遼氣運,融聖主令!」

臣服了!

從頭到尾,蘇宇都沒回頭,也沒去看,沒去管。

大夏王執刀,目光投向大楚府,大楚府主臉色一白,看我作甚?

下一刻,急忙喝道:「大楚府,注大楚氣運,融聖主令!」

安靜了!

此刻,無人敢反駁,無人敢反對。

多位無敵就在這,大夏王出刀斬殺一尊府主,沒有任何人阻攔,不出意外,此刻,哪怕無敵出聲,恐怕也要挨上這一刀!

一位日月九重,可能證道的存在,被殺了,對人族而言,損失極大,卻也沒有任何人斥責。

大商府那邊,商天嬌臉色發白。

何止她,之前一些不情不願的青年少女,此刻,一個個面色慘白至極,一點反抗的心思都沒了。

一尊府主,此刻被殺了,也不過如此罷了!

你不同意,殺了你,下一個不同意,再殺!

殺到同意為止!

沒人誇讚你勇氣可嘉,只會說,你真愚蠢!

三十府,三十一府……

一府府氣運,不斷融入金色小印中,那小印,天生金紋,一道,兩道,三道……

一眨眼,那金色小印,浮現出108道金紋。

正在朝天兵衝擊!

轟!

一聲震蕩響起,109道金紋出現,天兵!

天生的天兵!

金紋還在增加中!

蘇宇已經走上了900道台階,繼續往上走著。

金光已經覆蓋整個南元,甚至朝大夏府,朝大明府開始蔓延而去。

萬物復甦!

金紋,漸漸增長到了120道,整個小印上,圖案也越來越多了!

蘇宇繼續往上走,越走,壓力越大。

不知道是心理上的,還是實際上的。

而這時候,最後一府氣運,轟隆一聲融入金印!

轟地一聲巨響,金光洞穿天地,貫穿天地,甚至映射到了諸天戰場,整個人境上空,都浮現出了一道巨大無比的金色光柱!

萬族,強者目光,瞬間匯聚而來!

而這一刻,大殿中,大周王一聲輕笑,一枚枚神文撒落在地,趁著天地動蕩之際,瞬間帶著所有人挪移離開。

……

空間古獸一族。

古界上空。

一尊巨大無比的古獸,目光忽然投向一個方向,眼神閃爍,身旁,有一位老人,身邊站著一位女子,老人看向巨獸,巨獸眼神閃爍,聲音低沉道:「大戰……要來了!」

「老祖,萬族之戰,要爆發了嗎?」

老人有些震動。

巨獸平靜道:「是,要爆發了!這一戰,諸天萬族,誰也逃不了……空空,你救了這人族,收留了她,我空間古獸一族,恐怕……也難逃此劫了!」

「老祖,我……」

「不用說了!」

巨獸輕聲道:「上古覆滅十萬年,十萬年了……該有個結果了!去,傳令我族兒郎,備戰吧!」

「備戰?」

空空震動,空間古獸族,也要參戰了嗎?

「去吧!」

「諾!」

空空不敢多言,迅速帶著黃九離開,黃九扭頭看了一眼人境那個方向,只看到一道金光,耀射諸天,輻射千萬里。

等空空走了,巨獸再次看向一個方向,一聲嘆息,在心中響起。

人族……要主動開戰了!

也是,被動等待,不如主動打破僵局,也許,這也是機會!

這一代人族,還是如此霸道,哪怕實力不如人,依舊果決。

空空救回了這小娃娃,對我空間古獸一族,到底是好是壞?

巨獸陷入了沉思,不再看向那邊。

這天地間,它這一族,最善空間一道,瞞得了別人,豈能瞞得住它!

……

而這一刻。

人境。

那金光輻射整個人境,大夏王巨大的聲音響徹天地。

「蘇宇,你願為人族而戰嗎?」

台階上,蘇宇凝眉,沉聲道:「我只為我值得而戰的人戰鬥!」

大夏王臉色冰寒,也不多說,再次喝道:「你願與人境生死共存嗎?」

蘇宇再次回道:「人境若善待我,我便善待人境,善待人族!你不負我,我不負你!」

他由本心而答!

你對我好,我便對你好!

你若負我,我便負你!

這,顯然不符合一位聖主,一位聖人的標準。

可大夏王,還是不在意,再次喝道:「你若為聖,為王,當謹記,你為人族,生是人族,死是人族,生死皆為人族!你成皇也好,成聖也罷,人族,便是你的身份,你的根!」

這一次,蘇宇沒再否認,他本就為人族,這是無法更改的。

「我無論生死,皆為人族!」

「善!」

大夏王大喝一聲,一步踏出,雙手接過虛空中的小印,那小印,瞬間化為一頂王冠!

而此刻,蘇宇也正式踏上台階,走上高台,深吸一口氣,端坐寶座之上!

大夏王雙手捧著王冠,一步步朝台上走去!

那王冠之上,金紋閃爍,此刻,隱約間,140道金紋呈現。

隱約有晉級之兆!

大夏王一步步走上高台,片刻后,在王座之下,陡然,單膝跪地,蘇宇剛想俯身扶起,大夏王低著頭,聲如洪鐘:「請宇皇聖主,自行加冕,人境,聖主為尊!」

無人有資格替蘇宇加冕!

只有他自己!

這一刻,大夏王在告訴人族,告訴萬界,人族,出共主了!

不管你如何去想,不管大家樂意不樂意,這都是事實。

而蘇宇,恍惚了一下。

我……接嗎?

這一刻,他忽然有些遲疑了。

他知道,自己被算計了。

他想的一切東西,好像都被人算計了,他只想好處,不想重擔,可今日,這重擔,如山的重擔,忽然壓在了那頂王冠上!

來的如此突兀!

他被人算計了!

他知道,當他踏上台階的那一刻,他其實就知道了。

可現在,當這頂王冠,就在他面前,承載著整個人境的氣運的時候,蘇宇看到這王冠,他遲疑了!

高空中,大明王這些無敵,紛紛落地。

大明王看了一眼上空的蘇宇,輕輕吐氣,笑了笑,下一刻,單膝跪地,喝道:「請聖主,佩戴王冠!」

身後,一尊尊無敵,有人有些遲疑,有人嘆息一聲,片刻后,一尊尊無敵,紛紛單膝跪地。

這……也是這一潮汐第一次。

「請聖主加冕!」

下一刻,一府府強者,不管是願意還是不願意,這一刻,紛紛半跪在地,齊聲高喝,「請聖主加冕!」

跪伏聲,傳盪天地。

此刻,柳城那邊,包括柳文彥他們,也齊齊跪地……

高空中,寶座上,蘇宇身體微微一震,他想起身,他想離開這地方……此刻,他唯有無盡的壓力和惶恐,他忽然沒了之前的興奮!

我他么不想當了!

我錯了!

我不當這聖主了!

他想喊出來,我不想當了!

身邊,大夏王傳音:「坐下,戴上!大秦王他們走了,為你掃蕩諸天強敵,此戰,不殺天淵半皇,誓不罷戰!殺一尊合道,你才多一分機會!」

「你既攪動諸天,掀起諸天之戰,蘇宇……這是你自己找的,自己造的!你光想佔便宜,卻不想付出嗎?人族因你,少了50年時間!」

蘇宇想辯解!

這不是我造成的……

可是,真的不是嗎?

他若是不殺諸天強敵,正如大周王所言,人族,起碼還有五十年!

五十年後,大周王他們才會發動。

而不是現在!

蘇宇帶著一些惆悵,有些無奈,好像……是我縮減了人族五十年時間。

可我,也沒想這樣的。

他看著那頂王冠,帶著無奈,我之前很興奮的,結果……被一個儀式弄的,一點也不興奮了!

蘇宇心中嘆息一聲。

緩緩朝那王冠伸手,片刻后,雙手抓住了王冠,如千斤重擔,壓的他雙手有些拿不起來。

「蘇宇,別忘了,你是聖主,果決一點!」

大夏王傳音震蕩,震的蘇宇耳膜都要穿孔了。

蘇宇深吸一口氣,一把抓住王冠,雙手舉起,朝自己頭頂落下。

這一刻,整個人境動蕩!

山川震動!

好像在為他歡喜,為他道賀!

霞光映射天地!

整個人境,好像都在雀躍,人族,再次誕生了一尊共主!

……

這一刻,大周王一行人,迅速穿梭虛空,眨眼間,出現在星辰海上空。

下方,老龜心中震動。

大周王看都沒看,再次穿梭。

趁著人境光芒映射天地,震蕩四方,他穿梭空間,絲毫沒有引起任何動蕩。

又一個眨眼,他穿過了星辰海,從東部戰區,跨越到了西部戰區!

而那些無敵,一個個面色凝重。

手中,兵器已然呈現!

再次穿梭,偏離了西部,稍微朝魔族所在的區域飛去,大周王再次穿梭,片刻后,彷彿穿透了一層界壁,下一刻,一處黑暗無邊,彷彿墜入無盡深淵的界域呈現在眾人眼前。

天淵界,到了!

再次穿梭,大周王出現在了通道入口處,一揮手,一張遮天巨幕覆蓋了整個天淵界!

正虛影投射在界域上空的天淵半皇,臉色陡然大變!

當他看到入口處的那群人,臉色劇變!

敵襲!

人族……殺來了!

「人族,爾敢!」

天淵半皇一聲怒喝!

大周王面色平靜,大秦王手持長刀,長刀化槍,冷喝一聲,「殺!」

嗡!

一刀斬下,整個天淵界好像被劈成了兩半,虛空中,投影瞬間爆碎!

大周王一群人,迅速殺入天淵界域。

鎮守通道的那些日月,瞬間全部被殺!

大戰,爆發!

殺戮,開始了!

天淵界域中,中央處,一座巨大無比的宮殿,瞬間動蕩起來。

一尊強悍無比的存在,浮現在大殿上空。

天淵半皇臉色凝重。

感應一番,整個天淵界,被封鎖了!

人族,有備而來!

「所有永恆,匯合,殺敵!」

一聲怒喝,響徹整個界域,整個天淵界,瞬間動蕩起來。

一尊尊無敵,瞬間浮現。

地底深處,一尊尊古老的存在,也漸漸復甦!

「滅族之危,就在眼前,人族來犯,隨本皇殺敵!」

天淵半皇一聲暴喝,響徹天地,雷霆四起!

整個界域,都在劇烈動蕩,人族殺來了!

無數歲月,人族第一次殺入天淵界!

不,上古有過一次。

而今,已經十萬年了。

前九次潮汐,也不曾被人族打入界域,這一次,人族最弱,反而打入了天淵界域!

一瞬間,接近20道無敵氣息升起,瞬間朝界域入口處殺去!

天崩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4章 蘇宇加冕,天淵受襲(萬更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