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嵐山之戰!(求訂閱)

第649章 嵐山之戰!(求訂閱)

死靈天河。

一道神文迅速回歸,蘇宇感受了一下,笑了,開口道:「成了!」

「嵐山侯答應了?」

星宏有些意外:「都沒看到你人,她就答應了?」

蘇宇笑道:「正常!她若是真的還願意為人族而戰,我是當代人主,我既然說了,她一定會答應!若是她為的不是人族,只是某個人,那我就算見面了,也是一樣的結果。」

星宏不懂:「你人族……有時候的確搞不明白!」

蘇宇笑道:「沒什麼不明白的,大人的種族可能覆滅了,否則,大人就該懂,有時候種族高於一切!」

「好吧!」

星宏問道:「那我們接下來做什麼?」

蘇宇看了看天空,深吸一口氣:「殺人!不,殺死靈!嵐山侯一旦反了,東天王一開始可能不會追來,在這,斬殺追殺嵐山侯的強者,東天王不來……就不行了!」

「只希望一點,嵐山侯可以堅持到闖到這邊來,否則……我們很難殺過去,那邊,是東天王的地盤,死靈君主無數,我們可不是對手!」

死靈君主很難跨越死靈天河,所以在這邊開戰還行,到了那邊,蘇宇這邊這點實力,可就遠遠不夠了。

「行吧!」

三人不再多說,如今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待。

嵐山侯若是無法殺到這邊來,在東王府就被殺了,那這事就黃了。

唯有她殺來了,引誘足夠多的強者前來才行。

……

東王府。

嵐山侯看著大堂中的畫作,那是隱約可見的人境地圖,嵐山侯看了一會,外面,吵鬧聲更大了。

下一刻,有慍怒聲傳來:「嵐山,管好你的人!」

嵐山侯繼續看著畫,看了一會,想要收起……最終放棄了。

手心,握著那枚小印。

她一步步走出嵐山殿,朝不遠處的月冥殿走去,月冥侯,冥族強者,上古時期的封侯級強者,隕落後加入了東王府。

一直以來,都和嵐山侯不太對付。

昔日人族強勢,月冥侯不敢招惹嵐山侯,如今,卻是愈發囂張了。

嵐山侯,上古人族封侯強者,追隨人族強者統一諸天的過程中被殺,她是死後封侯,生前還沒有封侯這一說。

她出生人境嵐山,而今,嵐山已隨天地變化,早已消失。

嵐山侯也已隕落無數歲月,恐怕人族都沒幾人知道,上古還有一位嵐山侯了。

人族360侯之一,為數不多的女性封侯強者。

360侯,其中有數十位都是死後追封!

嵐山侯腦海中浮現出一幕幕,浮現出許多人影,瀟洒不羈的文王,戰力無雙的武王,陰險狡詐的明王,陰沉古板的獄王,衝鋒陷陣的戰王,話嘮一般的恭王……

那個時代,太精彩!

那個時代,太熱血!

她曾屠戮萬族,她也曾大殺四方,她曾衝鋒陷陣殺上敵城,她曾斬落強敵頭顱,千軍歡呼!

而這些年,她累了,疲了。

人族,衰敗了!

九次潮汐,一次比一次凄慘,一次比一次死的人多,然而,她卻是沒接引到多少死靈,有些被四大天王的一些強者,暗中直接擊殺了,有些到現在也沒復甦。

人族,諸天霸主,在這死靈界域,已經衰落了!

她想著這些,踏空而行,片刻后,抵達一處大殿。

此刻,雨生幾位人族死靈君主,被一尊強悍的死靈鎮壓,跪倒在地,個個氣息紊亂。

月冥侯一腳踩在雨生頭上,看向剛來的嵐山侯,冷冷道:「嵐山,你的人,膽子可不小!天王之令,看得起他們才讓他們當這先鋒之軍,你倒好,居然慫恿這些廢物,來找麻煩?」

月冥侯冷笑道:「怎麼,天王懲罰你,你不服氣?對天王有怨言?」

月冥侯笑了起來,「嵐山,你難不成還覺得,如今還是當年?」

嵐山侯看著她,看著這位冥族強者,許久,平靜道:「放了他們!月冥,縱然人族衰敗,萬族一統,是仙,是魔,是神,是龍……唯獨不可能是冥族!你活著當狗,死後也要給這些強族當狗,上癮了是嗎?」

月冥侯冷冷看著她,眼中死靈之氣爆發,「嵐山,你在挑釁我?」

嵐山侯平靜道:「挑釁?不!你不配!你算什麼東西?」

月冥侯眼中怒意升騰!

死靈,終究是死靈,再強,再穩固本心,也容易衝動和憤怒,此刻,月冥侯重重踩在雨生頭上,腳掌摩擦著雨生的臉頰,冷冷道:「嵐山,清醒點,如今不是上古!這裡,是東王府!」

說罷,冷笑道:「你道身被鞭笞,是忘了痛苦嗎?要不要本座去找天王,讓天王抽了你的死亡之血!」

「你是白痴嗎?」

嵐山侯一步步靠近,「他若是敢殺我,早就殺了!我人族雖然勢弱,在這四王域,也不止一尊死靈侯!東王敢殺我,他就不怕,我人族強者來找他麻煩?」

嵐山侯冷冷道:「大戰爆發,他倒是敢趁亂殺幾個,現在可沒有大戰,他若是敢殺我,早就殺了!還輪得到你來挑撥?」

月冥侯臉色微變。

「你什麼意思?」

嵐山侯平靜道:「沒什麼意思,東王可以懲罰我,但是他不敢殺我,明白了嗎?你以為,你這腦子,告狀真的有用?很可笑,你知道嗎?現在,把你的狗腿子從雨生身上挪走,否則……月冥,你會後悔的!」

「後悔?」

月冥侯笑了,「嵐山,你不會覺得之前岐山他們被殺了,你就可以與我們爭鋒了吧?」

此刻,四周,隱約有一道道氣息展露。

那是其他封侯強者,這時候都在看熱鬧。

嵐山侯的人,被月冥侯懲罰了,嵐山侯之前又被東王責罰,岐山侯他們隕落,也讓東王震怒,現在兩人起了衝突,東王可能會直接懲罰嵐山,而不是月冥!

嵐山侯能忍住嗎?

不止那些合道,此刻,一尊尊死靈君主都看起了熱鬧,有意思了!

平靜多年的東王府,又要有熱鬧可看了嗎?

不過,嵐山侯可不佔優勢。

真鬧大了,東王也許還得懲罰她。

……

月冥侯繼續踩著雨生,而雨生也在劇烈掙扎,嘴中傳齣劇烈的咆哮聲,卻是無可奈何。

他是永恆強者,對方卻是合道。

而且在這,對方還有規則之力壓制他,他根本無法反抗。

四周,月冥侯麾下,更是有十多位君主級強者,壓制他其他幾位同袍。

「喲,還掙扎呢?」

月冥侯冷笑,也是死氣爆發,強烈鎮壓!

雨生不弱!

能被安排成先鋒大將,實力自然也是極強的,永恆八段!

然而,他遇到的是一尊侯!

此刻,月冥侯愈發得意,挑釁地看向嵐山,甚至故意激怒嵐山侯。

你動手啊!

你敢動手,甭管誰先找麻煩的,東王不會懲罰自己,只會懲罰嵐山侯的!

嵐山侯看向被踩在地下的雨生,再看看其他幾位死靈君主,輕嘆一聲,一步步走上前,月冥侯凝眉,「你想做什麼?」

嵐山侯沒理她,看向雨生,嘆息道:「連累你們了!」

「大人!」

雨生嘴中發出野獸般的咆哮聲,「是我們給大人丟人了!月冥這賤人,我遲早親手殺了她!」

「混賬!」

月冥侯一腳重重碾下,嘎吱一聲,雨生頭顱都在破碎,嵐山侯愈發平靜了,輕輕嘆息,此刻,距離月冥侯越來越近了。

月冥侯冷喝道:「做什麼?走開!」

嵐山侯平靜道:「你又不敢殺我,你再強勢又能如何?你敢殺我嗎?我就站在你面前,你敢殺我?殺了我,你真以為四王域,沒人會找你麻煩?你以為東王會保你?你是何其愚蠢!」

她一步步靠近月冥侯,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我就在你眼前,你來殺我!月冥,殺我!」

月冥侯冷著臉,咬著牙,她想殺了嵐山侯!

可是嵐山侯沒說錯,四王域,人族是弱勢。

可是,不是沒有人族的侯了!

無緣無故地,殺了嵐山,也會招來報復!

她可以找東王告狀,懲罰嵐山,卻不會親自殺她,何況,也未必能殺得了,哪怕嵐山侯現在受傷了,道身受創。

嵐山侯一步步靠近月冥侯,月冥侯被她逼迫的想退卻,卻是不能丟了這面子!

此刻,她還踩著雨生。

退卻,豈不是認慫了?

豈不是認輸了?

要知道,此刻還有其他人在看著呢!

月冥侯強忍著不自在,不舒服,眼看著嵐山侯一步步靠近她,她也不怕嵐山對自己如何,這是東王府,整個王府,就嵐山侯自成一派,其他人,都算是東王一系的。

嵐山除非想死了差不多!

嵐山侯也知道月冥侯的心思,所以,此刻的她,一步步地走著,越來越近了,近的都可以看到月冥侯臉上的黑光了。

10米,5米,3米……

最後一刻,兩人幾乎是面對面了。

嵐山侯身材高大,比月冥侯要高一些,就這麼俯視她,輕聲道:「你不敢殺我,那還裝什麼狠人?」

月冥侯咬著牙,冷冷道:「你呢?你敢殺我嗎?嵐山,你裝的再強勢,又能如何?這一潮汐,你人族必滅!」

「人族滅不滅我不知道……」

嵐山侯手抬起,輕輕按在月冥侯的肩膀上,月冥侯想避退,卻是不願落了這面子,咬牙道:「你若是真有能耐,動我試試!」

嵐山侯笑了,愚蠢的傢伙。

她猜到了!

月冥侯,果然最容易殺。

看看,此刻的她,雙手搭在對方的肩膀上,對方都不願意後退一步,偏偏又不敢殺自己,色厲內荏……萬族啊,一如既往的愚蠢,一如既往的膽小!

嵐山侯輕輕抬手,拂過她的臉頰,「你生前,還是很好看的,死後,怎麼這麼尖酸呢?我若是沒記錯,你生前是被天長侯所殺,我聽說,天長侯喜歡虐殺對手……難道……你死的太過凄慘?」

月冥侯憤怒無比!

抬頭,冷冷看向她,眼中帶著無限的憤怒和惱火,甚至想此刻動手殺了嵐山侯!

嵐山侯笑了,「別看了,現在的你,真的很醜……」

「嵐山!」

「我送你一程,好嗎?」

嵐山侯如同鄰家姐姐一般,輕輕拂過她的臉頰,說出了讓月冥侯有些失色的話語。

下一刻,嵐山侯手上冒出一抹死光!

那死光,瞬間鑽入月冥侯腦袋。

下一刻,月冥侯身體劇烈震蕩!

一道黑色道身呈現,嵐山侯如同清掃垃圾一般,輕輕掃過,黑色道身裂開,眼中滿是駭然和不可思議!

你瘋了?

你要殺我!

你真的瘋了!

她和嵐山侯靠的這麼近,就是篤定嵐山侯不敢殺她,要知道,這是東王府。

你不要蟄伏了?

你不想接引人族了?

你居然真對我動手!

這一刻的月冥侯,真的無法相信嵐山侯會對自己出手,真的難以接受。

「你看,你還是這麼愚蠢……」

嵐山侯笑了,月冥侯腳下,雨生掙扎著,忽然感受到月冥侯無力了,抬頭一看,震撼莫名!

他看到了嵐山侯,一掌抓入月冥侯的道身中,抓出了一道死靈印記!

砰地一聲!

捏碎了!

迅速吞噬!

嵐山侯在恢復傷勢,她動作看起來慢,實際上快的不可思議。

她遮擋了月冥侯的身影,背對著眾人,沒人看到她們在聊什麼,做什麼,只看到,嵐山侯好像掏出了什麼,接著,月冥侯之前的怒聲消失了。

而這一刻,雨生他們耳中,傳來了嵐山侯的聲音:「待會,隨我殺出去,去鎮靈域!我們……去見人主!」

此話一出,被壓制的幾位無敵君主,紛紛震動!

人主!

月冥侯腳下,雨生眼神瞬間爆發出璀璨光芒,而嵐山侯聲音在他腦海中傳盪:「馬上吞噬月冥,待會……你隨我一起征戰!」

雨生想大聲喊「諾」!

征戰!

多少年,不曾聽到的聲音。

他生前,是嵐山侯的先鋒將,死後,上古一統,他被嵐山侯找到了,那時候,人族還是上古霸主!

多少歲月了,嵐山侯不曾說過,我們再去征戰了!

雨生哪怕死了,此刻,也想哭。

征戰!

去見人主!

一如當年,追隨嵐山侯,征戰四方,他想吼叫,他忍住了,他迅速吞噬月冥侯的一切,而嵐山侯計算了一下時間。

月冥還沒徹底死,但是快了,一死,動靜就大了!

她扶著越來越虛弱,越來越消散的月冥侯,好像在湊在她耳邊說話……

四處,那些觀戰的強者,都有些古怪。

這倆,在說悄悄話嗎?

而幾位死靈侯,隱約覺得有些不太對勁,此刻,一尊死靈侯聲音響起,笑道:「嵐山,月冥,和氣為重!月冥,放了雨生他們……」

他呼喚了一聲,而月冥侯,卻是沒有聲音。

此刻,不止這位,其他幾位死靈侯也隱約覺得不妥了。

月冥怎麼可能一聲不吭!

而就在這一刻,一尊侯陡然喝道:「雨生,你在做什麼?」

他感受到了雨生氣息在強大,在吞噬什麼。

而就在此刻,天地震蕩了一下!

轟!

「殺!」

嵐山侯一劍殺出,轟!

四周,月冥侯的那些屬下君主,被她一劍斬殺了三尊無敵,而其他幾位她的麾下,也紛紛爆發,轟隆一聲!

巨響聲傳出!

一眨眼,月冥侯麾下的那些君主,還沒來得及反應,紛紛被殺!

死靈印記被奪!

幾位君主,紛紛吞噬死靈印記,而雨生,更是咆哮一聲,氣息大漲,暴吼道:「殺,嵐山軍,隨我衝鋒!」

轟!

就在這一刻,天地中,幾尊侯出手了!

月冥死了!

「放肆!」

「大膽!」

「殺了他們!」

「……」

一瞬間,無數死靈怒喝。

而嵐山侯,帶著一群屬下,瘋狂朝外殺去!

長劍盪諸天!

一劍殺出,蒼穹裂開!

遠處,東王殿中,一尊頭戴皇冠的強者,瞬間浮現,冷冷看向這邊,幽冷道:「嵐山,你好大的膽子!嵐山侯叛變,東王府諸將,殺了他們!」

「諾!」

一位位君主,一位死靈侯,紛紛應承。

殺戮,瞬間爆發!

而嵐山侯他們先下手為強,眨眼間,斬殺了七八尊死靈君主,嵐山侯帶著一群人,迅速朝外殺去,聲震天地:「人族死靈,殺出去!殺出東王府!東王叛變,叛我人族,謀我人族天下,叛逆,當誅!」

此話一出,天地震動!

遠處,那東王臉色微變。

叛逆?

嵐山說他是叛逆!

而嵐山侯吼聲依舊:「東王,我人族冊封你為王,你不感激,反而恩將仇報,背信棄義,你必被天誅!殺!」

吼聲震天!

轟隆隆!

一劍殺出,將一尊侯殺退。

而後方,雨生咆哮一聲,「為王先驅,我乃先鋒,大人,我來開道!」

雨生迅速衝到前方,手中出現一柄大斧,一斧劈下!

轟!

前方擋路的強者,被他一斧頭劈死了數位!

而嵐山侯,也是一如當年,一劍盪出,將兩位死靈侯的圍殺擋下,一群人迅速突圍,殺戮四起!

轟隆隆!

這一刻,外圍,近千死靈軍,朝那些沒有準備好的東王府大軍殺去,那是嵐山侯麾下將士,此刻,那領頭的一尊強者,也是女性死靈,聲音震蕩四方:「隨我殺進去,為大人殺穿敵陣!」

「殺殺殺!」

東王域瞬間爆發大戰!

遠處,東王冷著臉,一步步朝嵐山侯這邊走來,而腳下,忽然有死靈君主,突然破空而起,朝他殺去!

那是嵐山侯的人!

「不知所謂!」

東王冷哼一聲,那死靈君主被他直接定在了虛空,東王冷冷道:「叛逆之輩,當誅!」

「你在說你自己嗎?」

那被定住的死靈君主,哈哈大笑一聲,轟隆一聲炸開,吼道:「嵐山軍,護送大人殺出去!我先行一步!」

「將軍!」

凄厲聲傳出,殺戮瞬間四起。

轟隆!

雨生一斧頭劈死一尊無敵君主,餘光看向自爆的那位強者,眼中血紅色死氣爆發,那是他的老戰友了,昔年的同袍。

今日……徹底消失在萬界之中了!

死靈再死,再也沒有機會了!

「去死!」

雨生氣息暴漲,燃燒一切,一斧頭劈的一尊死靈侯飛出,那死靈侯一臉震撼,雨生卻是直接燃燒死靈印記,看向正在浴血廝殺的嵐山侯,咬牙,「大人,走啊!」

「殺!」

斧頭橫掃四方,剛剛吞噬了月冥侯的他,已經直接提升到了永恆九段,這一刻,更是燃燒死靈印記,戰力暴增,一斧頭劈出,將一尊死靈侯再次劈飛!

那邊,嵐山侯也是劍盪天地,劍鳴聲響徹雲霄,邊戰邊突圍!

殺出去,見人主!

轟!

一劍斬殺一尊死靈君主,卻是被一位死靈侯阻攔,那死靈侯還想說幾句,卻是沒有機會,嵐山侯壓根沒心思說什麼,殺便是了!

劍出!

咚!

對方迅速出手,長劍和巨錘碰撞,嵐山侯征戰經驗也是極其豐富,一劍被擋下,瞬間撤回長劍,牽引巨錘,扭轉身軀,再次出劍,噗嗤一聲,擊穿對方頭顱!

此刻的嵐山侯,冷靜無比。

殺,肯定殺不贏的。

8位侯,還有個東王,怎麼可能贏?

唯有突圍!

殺出去!

人主便是這個意思,人主在鎮靈域等他們!

身邊虛空,一道鎖鏈呈現,剛要纏住嵐山侯,嵐山侯身後,一尊君主瞬間跳出,鎖鏈將那君主鎖住,燃燒出黑色火焰,燒的那君主凄厲咆哮。

嵐山侯沒有停步,沒有回頭!

當年,這些人也是為了她,如此戰死在諸天,今日,上古一幕重演罷了!

上古,她突圍失敗了,被殺了。

今日……她不想失敗!

這人族的人主,她想見一面!

噗嗤!

死氣燃燒,一劍將一尊侯殺退,將那死靈侯身後的君主斬殺,嵐山侯不斷突圍,不斷往外殺,很快,和外面的人族死靈將士匯合。

此刻,上千將士,眨眼間只剩下數百。

領頭的女性將領,渾身都是傷口,卻是接到了嵐山侯,大喜過望,凄厲吼道:「殺出去!衝鋒!」

「諾!」

女將大聲嘶吼:「諸天誰為雄?」

「人族稱雄!」

數百將士齊聲吶喊!

「古往今來誰不敗?」

「人族不敗!」

「萬界爭霸,誰與爭鋒?」

「無人敢爭鋒!」

「殺!」

「……」

數百將士,喊聲震天,一時間,震懾四方,殺的四方死靈不斷避退,殺的四方君主臉色變幻,彷彿想到了當初,回憶起了昔年被殺的一幕。

人族!

昔年,那一統天下的人族大軍,再次殺出來了!

嵐山侯身上浮現出一套鎧甲,那是她死後,武王親自送來的!

生前為人侯,死亦為鬼雄!

武王說,人族一統諸天,生死兩界,我之所望,皆為人境!

我看到的,便是我的!

我看到的地方,就是我人境的地盤!

我族,從人境殺出,殺遍諸天,蕩平一切強敵,10萬年罷了,還能再戰一次!

「隨我殺出去!」

嵐山侯咆哮一聲,轟!

三尊侯殺來,嵐山侯勇猛無邊,一劍盪出,無視生死,無懼生死!

三尊侯雖強,此刻卻是氣勢被奪!

這是上古被殺的萬族侯,上古就被人族所殺!

而今,更是彷彿看到了人族再次殺來,一時間,都有些震動!

另一邊,幾尊人族死靈大將,紛紛燃燒死靈印記,拚死一戰!

嵐山侯既要殺出去,那就……為她殺出一條生路!

轟!

劇烈的響聲不斷傳出,大戰爆發,上千將士,眨眼間,衝殺四方,殺出了一條血路,而將士們,已經損失超過七成!

嵐山侯一劍洞穿了一尊死靈侯,卻是被下一位死靈侯一刀劈的後背全是黑色血液,血液濺射,落入地下,腐蝕大地!

更遠處,東天王冷冷看著那邊的大戰,一步步朝這邊走來。

不斷有死靈衝天而起,阻攔他的去路。

被他瞬間斬殺當場!

一群不知所謂的傢伙,簡直就是瘋狂!

居然還有幾尊准無敵死靈來阻攔他,可笑至極!

你們能阻攔我到幾時?

「嵐山,你是自尋死路!」

東天王捏碎了一尊死靈無敵,平靜道:「你蟄伏多年,為何此刻暴起?你好不容易為你人族積累了一些力量,此刻卻是損失殆盡,你圖什麼?」

「之前岐山他們被殺,本王也只是小懲大誡,不曾想,你居然會心存怨念,擊殺了月冥,罪不可赦!」

他手中浮現出一枚印章,平靜道:「我看,你還是留下來吧!」

轟!

那大印,直接朝嵐山侯蓋去!

這是天王印!

死靈天王印!

而就在這一刻,嵐山侯身上,一枚印章浮現,傳出聲音,帶著蔑視和冷漠:「這天,是人族的天,用人族賞你的印,你還敢懲人族?」

轟!

金色大印瞬間璀璨無比,無數氣運之力爆發,轟隆一聲,將對面的黑色死靈印直接擊飛!

這一擊之下,東天王臉色劇變!

而嵐山侯,也沒想到這人主印,此刻居然會爆發一擊之力!

下一刻,想到了什麼,咆哮一聲:「殺出去,人主在鎮靈域等我們!殺出東王域,見人主!」

「見人主!」

剩下的將士,紛紛暴喝,嵐山侯身上的人主印爆發一次,黯然許多,落在了嵐山侯身上,卻也阻擋了規則之力,嵐山侯借勢而起,一劍殺退一尊擋路的侯,帶著人,瘋狂朝鎮靈域殺去!

而後方,東天王臉色卻是變幻不定!

人主!

人族之主?

該死的!

難怪嵐山侯此刻叛變,原來是人族之主,今日抵達死靈界域,徵召嵐山侯!

那人主之印……氣運之力倒是不弱!

居然擋住了他的死靈天王印!

「不許放跑一個!」

東天王冷喝一聲,四方,更多的死靈朝嵐山侯他們追殺而去!

一路上,血戰不斷!

大量的人族死靈戰死,卻是一路護送嵐山侯往前殺!

四周,一尊尊將領,不斷有人留下斷後!

……

漸漸地,人越來越少了!

很快,沒剩下幾位強者了。

雨生一斧頭劈死一尊強者,劇烈喘息著,笑道:「大人,末將不行了!若有來生,還願為大人而戰,為人族而戰……只怕……沒有來生了!」

話落,掉頭朝那些追來的死靈侯殺去!

一斧震天!

以畢生之力,雨生劈出了一斧,吼道:「殺出去,見人主,人族,再平諸天!」

轟!

巨響聲傳出!

「雨生!」

嵐山侯厲吼一聲,眼中含淚,下一刻,凄厲吼道:「殺!殺出去!」

「殺出去!」

四周,七八位剩下的將領,紛紛怒吼,下一刻,三尊死靈君主朝後方殺去。

「吾等斷後,紅雲將軍,護送大人離去!」

紅雲,那位帶著將士殺開通道的強者,此刻,渾身都是黑色血液,厲聲吼道:「定當不辱使命!兄弟們,殺!」

轟!

大戰再起,嵐山侯也是果決無比,壓下痛苦,帶著一群人繼續朝前殺!

不斷的殺戮,不斷的受傷,不斷有人隕落……

漸漸地,前方,死靈天河可見了!

而嵐山侯身邊,只剩下一尊無敵了,那位紅雲將軍。

此刻,紅雲將軍咬著牙,氣息波動的厲害,「大人,殺……殺過去!末將為大人斷後……見人主,還望大人……告知人主,我嵐山衛……生死皆能戰!今日大人能走,再建我嵐山衛!」

轟!

紅雲瞬間朝後方殺去!

嵐山侯咬著牙,一聲不吭,破空而去,有死靈侯想要攔截,那紅雲咆哮一聲,死靈印記炸開!

轟隆一聲,一尊死靈侯受傷。

嵐山繼續向前沖,此刻,死靈天河近在眼前了,而下一刻,空間被撕裂,一尊死靈侯喘息著,笑道:「嵐山,此路不通……」

「去死!」

嵐山侯厲吼一聲,下一刻,道身陡然破碎,轟隆一聲巨響!

道身炸裂開!

道身破碎,大道斷裂,這代表著從合道跌落,然而嵐山侯並不在意,道身炸裂的果決無比,對方都沒料到嵐山侯居然這麼果決,說炸就給炸了!

轟隆一聲巨響,這尊剛出現的侯,被她炸的四分五裂,道身呈現!

嵐山侯一劍殺出!

噗嗤一聲,穿透了對方道身,道身炸開!

轟隆!

天地震蕩,第二尊死靈侯被殺!

嵐山侯氣息滑落,渾身浴血,卻是不在乎,直接一頭鑽入死靈天河,河那邊,是人主,我殺來了!

嵐山侯臉上帶著一抹決絕之色!

我殺來了,我組建的嵐山衛,我的那些兄弟姐妹,為了讓我見你,都戰死了,你……能讓我看到希望嗎?

……

河對面。

蘇宇閉目,此刻,他好像看到了什麼,忽然睜眼,眼中露出一抹厲色,「好大的膽子!」

「天滅,星宏,雲霄!」

三大強者見他厲喝,紛紛一震,天滅急忙道:「怎麼了?」

「解封,殺!」

蘇宇冷冷道:「待會,不管有多少強敵,都給我殺!直接解開封印殺!」

三人臉色微變,下一刻,紛紛應諾。

「遵令!」

而蘇宇,手中文墓碑化為長刀,一滴金翅大鵬血入腹,下一刻,再次吞噬一滴精血!

此刻,虛空撕裂!

大鵬鳥,最強的便是速度!

嵐山侯,斬了兩尊侯!

對面,還有7位侯,一位天王!

人主印,震懾了東天王,他未必會追來!

殺他幾尊侯,讓那老東西忍不住!

這時候,死靈天河動蕩,遠處,一位身穿鎧甲,鎧甲破碎的女性死靈,長劍斷裂,披頭散髮,朝蘇宇他們這邊飛來,身後,三尊侯瞬間浮現!

更後方,四位侯也在追趕!

「嵐山,你無路可逃……」

話音剛落,虛空被撕裂,天河之上,一道裂縫開啟,蘇宇好像直接撕開了這天地,瞬間浮現,文明志瞬間浮現出無數虛影,朝三大合道鎮壓而去!

禁錮大陣爆發,人主印瞬間落入蘇宇手中,朝一位死靈侯鎮壓而去!

下一刻,文墓碑化刀,開天一刀斬出!

這一刀,強悍無比,那是金翅大鵬的力量!

刀光映射天地!

彷彿要切斷這死靈天河,蘇宇聲音響徹四方!

「東王老狗,膽子不小,我必殺你!」

轟!

一刀斬下,砰地一聲,一尊死靈侯,直接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刀,斬成兩半,連帶著道身都被斬爆!

而就在這一刻,三大石雕,封印瞬間破碎。

天滅三人,暴吼一聲,也是實力強悍無邊,三人聯手,一起朝剩下的兩尊侯打去!

轟!

巨大的響聲,震蕩整個死靈天河,嵐山侯也是趁機回身一劍,朝一尊侯殺去!

「爾敢……」

後方,隱約傳來巨大的憤怒聲,那是東王的聲音!

轟!

死靈天河震蕩,一尊侯被蘇宇斬殺當場,天滅幾人聯手,也打的一尊侯瞬間四分五裂,道身剛浮現,又被嵐山侯一劍斬成兩半!

轟隆隆!

天地再次震蕩,第四尊侯,被殺當場!

剩下的那位,還在和文明志交戰,打的虛影破碎無數,可是,一看這情況,頓時受驚,瞬間倒退!

和後方四位侯匯合,更後方,東天王撕裂虛空而來,帶著憤怒之色。

蘇宇冷笑一聲,右手抹了抹喉嚨,下一刻,抓起重傷垂死的嵐山侯朝外飛去:「走!」

一聲低喝,天滅三人迅速跟上!

蘇宇聲音震蕩而出:「叛逆之輩,待我整頓河山,必誅你!」

東王臉色難看!

這就是那人主?

他看了一眼死靈天河,冷冷看著蘇宇幾人,下一刻,低喝道:「追!」

六大強者,瞬間跨越死靈天河,朝蘇宇他們追去!

而東天王,眼神陰冷,朝四處看了一下,感應了一番,天地平和,看來老龜還在鎮壓。

而他擔心老龜搗亂,下一刻,聲震天地:「東王衛,入鎮靈域,緝拿叛逆!」

後方,無數死靈,迅速朝天河這邊趕來!

東王準備讓這些人,纏住老龜和其他鎮守。

讓他們無力支援!

你敢來支援,這些死靈就敢殺出去!

而東王,帶著五大死靈侯,迅速朝蘇宇他們追去,帶著憤怒和痛惜之色,這才一會,居然被殺了四位侯,而且嵐山叛變,之前又被殺了兩尊侯……東王府實力,瞬間下滑一大截!

這簡直無法容忍!

該死的混蛋!

雖然這一次,徹底清理了人族在東王域的勢力,滅殺了嵐山衛,可東王還是憤怒,還是痛惜!

損失太大了!

自己之前大意了,或者說,被那人主印震懾了一下,耽誤了時間,哪曾想,眨眼間就死了這麼多人!

……

前方,嵐山侯咳血,被蘇宇提著,她仰著頭,看向蘇宇,有些恍惚,艱難道:「文王……」

她彷彿看到了文王!

蘇宇冷著臉,「叫我蘇宇,或者人主,宇皇都行!」

再喊文王,我丟下你了啊!

若不是看你傷的不輕,我都不想提著你了!

嵐山侯咳血,忽然露出笑容,大聲道:「嵐山衛,不辱使命……我……殺出來了!」

「嵐山,拜見人主!」

這一聲厲吼,響徹四方!

她殺出來了!

儘管,她的那些弟兄們,都留在了那邊,都死在了那邊,可是,這就是戰爭,不是嗎?

嵐山侯帶著一些凄涼,大聲喊著。

人族,哪怕死了,還可一戰的!

蘇宇臉色沉重,許久,喝道:「免禮!」

「諾!」

「先逃!」

「諾……」

嵐山侯愣了一下,逃?

剛剛還霸道的人主,忽然說出了逃,她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蘇宇不管她,廢話,當然要逃。

東天王很強的!

得引走才行!

不然,東天王一個能打他們全部,哪怕蘇宇吞噬了金翅大鵬血也沒用,吞小白狗的血,在這,都未必能幹的過他!

去傳送通道!

等到了地方,離開了死靈界域,哪怕老周不給力,沒了死氣支持,沒了規則支持,東天王戰力也會受損!

那時候,吞下小白狗的精血,也許可以一戰!

蘇宇帶著幾人,迅速撕裂虛空,朝遠處遁逃而去!

後方,東天王凝眉,這人主,不從通道跑,而是一路朝前跑……前方有陷阱嗎?

可在這死靈界域,哪怕在這,老龜親自來,也不是自己對手。

什麼陷阱可以殺自己?

東天王帶著些許遲疑,皺著眉頭,還追嗎?

不追……不殺了這人主,他不安心!

之前,對方的人主印,居然真的限制了自己的天王印,這可不是好事,對方一旦強大起來,也許可以剋制自己!

帶著一些遲疑,東天王迅速喝道:「快點,追上去!」

他決定,追!

死靈界域,他不信有人可以和自己匹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9章 嵐山之戰!(求訂閱)

6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