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鏖戰到底(求訂閱)

第652章 鏖戰到底(求訂閱)

(實體書又到了一批,搬書一小時,太累了,遲到一小時更新。)

大戰爆發!

東天王的確強悍無比,之前蘇宇動用小白狗的精血,打龍皇也好,靈皇也好,那都是咬住大道不放鬆,連龍皇大道都要避退。

可今日,小白狗的大道,撕咬之下,東天王的道和死靈大道融合,死靈大道太強了!

傳說,死靈界,只有一條大道!

所以,這一界,都是死靈之道。

規則之主,可能只有一位,但是有些頂級的合道,和一些上古人王一樣,可以戰大道境!

按照蘇宇的判斷,可能和沒受損之前,人族的肉身道差不多,甚至更強悍。

蘇宇手段多,然而手段再多,實力差距在這!

小白狗的力量,終究只是借來的!

「鎮!」

人主印爆發,氣運如潮!

東天王身體震蕩,卻是冷笑一聲,大道震蕩,轟隆一聲,氣運之力避退!

文明志覆蓋,東天王隻手遮天,嘎吱一聲,捏碎了那些虛影。

「蘇宇,你只能如此嗎?」

東天王一步步朝蘇宇走來,蘇宇冷哼一聲,神文加持,天門洞開,一滴龍皇精血直接被他滴入天門!

轟!

肉身有些龜裂,蘇宇卻是不在乎,一拳打破虛空,拳頭上,文墓碑化筆,一筆點出!

……

虛空中,武皇意志在看。

此刻,意志力微微顫動一下,他在蘇宇身上,看到了很多熟悉的東西。

不過,他還在思考一個問題。

人主,太弱!

「小蟲子,你如此弱,為何真是人主?太山那些畜生呢?」

蘇宇耳邊,武皇聲音響起。

蘇宇一拳和東天王碰撞,倒退數百米,踩爆了虛空,血液濺射四方,東天王手中出現一柄長劍,一劍朝蘇宇殺來,之前一拳,並未傷到他絲毫。

蘇宇迅速避退,笑道:「太山他們沒了,人族的輝煌早已過去!而今,萬界滅人,人族掙扎求存罷了,前輩要救人族嗎?」

「沒了……」

武皇意志力波動。

太山他們沒了!

不可能!

他不信!

「不可能!太山那畜生,強悍無比,何況,還有那幾個更強的混蛋,人族如何會衰落?」

「前輩不信算了!」

「咳……」

蘇宇說話間,被東王一劍掃蕩,這一劍,甚至作用在了小白狗身上,虛空中,正在撕咬大道的小白狗,被這一劍殺的身上裂開了一些!

蘇宇也是肉身震蕩,咳血不止。

他不再避退,瞬間貼近對方。

逆轉!

是的,元竅逆轉!

這一刻,蘇宇元竅爆發,逆轉生死!

雙手擒拿東天王手臂,逆轉之力爆發,轟!

生死之氣衝突!

東天王手臂上,無數死氣被逆轉成了生氣,生死氣息消磨,東天王手臂破裂了一個口子,有一滴黑金色血液流露出來。

那是他的血液,強悍無比的血液!

東天王臉色微變,倒是有些意外,很快笑道:「有意思,蘇宇,原來如此,你會生死逆轉之法!不過……你能逆轉我多少?」

他右手化拳,瞬間和蘇宇碰撞千百次。

蘇宇神文一枚枚爆發「震」「力」「破」「壓」……

藉助小白狗大道對抗,蘇宇肉身並不弱,元竅已合一,一竅一戰技,各種戰技天賦技手到擒來,蘇宇戰鬥經驗不缺,他這幾年戰鬥的次數,甚至超過一些老古董。

以弱打強,他不是第一次。

然而,實力差距,是難以逾越的鴻溝。

交戰不到20秒,轟隆一聲,大道震蕩,小白狗虛影嘴巴破碎,牙齒掉落,倒飛而出,而蘇宇也是一拳擊穿東天王腹部,卻也被東天王一掌拍穿了蘇宇的胸口。

蘇宇倒退,血流不止。

東天王身上的傷口,卻是迅速在恢復,此刻,東天王看向蘇宇,笑了,「我很好奇,你能堅持多久!一滴精血的力量,這狗……很厲害!可惜,無緣一見!這狗,相當厲害,走出了自己的道……」

他眼力也很好!

此刻,才展露出了他的絕世戰力!

小白狗打其他合道無往不利,打他,越打越難!

兩人交戰地,虛空破碎。

其他幾處戰場,也是瘋狂廝殺。

嵐山侯那邊最弱,她道身破碎,戰力跌落合道,對戰一位合道侯,此刻,已經是岌岌可危。

也許蘇宇這邊還沒結束,她那邊就先結束了!

倒是星宏和雲霄,佔據了優勢,卻也一時半會的,難以壓制對方,哪怕那尊侯受傷了。

東天王也在看,看了一會,笑道:「他們這邊,恐怕難以分出勝負了,倒是你我,蘇宇,我若贏了你,看樣子,你們便沒希望了!」

雖然這一次損失慘重,可若是能拿下蘇宇,光是他的那些寶物,東天王都看的眼紅。

很多!

他甚至隱約感受到了道的力量!

蘇宇……也許掌握了一些了不起的東西!

蘇宇沒理會,抬頭,看天,咳血笑道:「武皇前輩,願意幫個忙,幹掉這臭蟲嗎?」

武皇不語。

蘇宇笑了,「也是,換成我,我也不幹!」

被人弄成這鬼樣子,還管你人主不人主的!

屁股朝天,還給你種了花,我復活了,第一個幹掉武王,然後幹掉武王全家才對!

我還幫你們?

所以,蘇宇也沒指望武皇,利用一下而已,利用不了就拉倒!

此刻,也沒時間讓他去和武皇閑聊,換成平日,還能扯幾句,此刻稍有分心,東天王就能抓住機會。

「五分鐘!」

蘇宇心中計算著,眨眼間,快過去一分鐘了。

而他,可能五分鐘都堅持不到。

小白狗力量消失,只能動用龍皇力量,龍皇和金翅大鵬,都是垃圾,遭遇東天王,東天王一個能打四個,絕對沒問題!

所以,壓根別指望他們的力量有用!

只能說,死的更慢一點。

這一次,幸好去找小白狗要了一滴精血,否則,現在蘇宇可能已經無法支撐了!

遠處,雲霄一聲厲喝,忽然頭頂浮現一道劍芒,一劍殺破天地!

「碧血照青天!」

此刻,雲霄渾身光芒大盛,之前灰濛濛的衣袍,瞬間華麗無比。

耀散出刺眼的光芒!

劍氣衝天!

「斬你!」

一聲厲嘯,動蕩天地,一劍斬落!

那是大道之劍!

轟!

對面,受傷的死靈侯,也是凄厲咆哮一聲,大道震蕩,死靈大道浮現,不過他召喚出的大道和東王沒法比,差距相當大!

轟!

巨響聲傳遍天地,七層動蕩,下一刻,又是一劍殺出!

那是星宏!

「萬劍歸我道!」

無數長劍,匯聚成一,一劍殺出,轟隆一聲,斬的那大道之上附著的小道震蕩不斷,有斷裂跡象。

「吼!」

那死靈侯,也是咆哮一聲,死氣覆蓋天地,大道震蕩,轟隆一聲,一掌將星宏一劍拍碎!

與此同時,遠處,嵐山侯那邊,傳來撕拉一聲,神平侯雙手擒拿,撕裂了嵐山侯的一隻手臂,也是冷哼一聲,大道衝擊,震蕩嵐山侯,殺的嵐山侯不斷冒出黑血。

更遠處,天滅瘋狂無比,咆哮連連,化身巨猿,手持一根元氣化成的大棒,瘋狂劈砍那尊死靈侯,打的那尊死靈侯也在避退。

四方戰場,有勝有負。

然而,核心其實在蘇宇這。

蘇宇支撐不下去,四方潰敗!

武皇也好,通天侯也好,都沒吭聲,沒動靜。

死靈通道外,那幾尊死靈君主,早就嚇得逃竄到了遠方,整個戰場上,唯獨河圖沒有出手,不是不出手,是他插手不上。

都是合道之戰!

他插手,幾乎沒太大作用。

此刻,河圖也焦急無比。

可是,他沒辦法。

他才七段實力!

若是生前,他實力還行,准合道,其實不比天滅差,若是有生前實力,此刻協助雲霄他們,早就斬了那尊受傷的死靈侯。

河圖焦急,然而……無力參戰。

只能伺機等待,看看誰受傷重,過去支撐一二。

河圖眼觀四方,焦急無比。

而就在此刻,一聲轟鳴傳出,遠處,蘇宇胸口對穿,倒飛而出,吐血不止。

「蘇宇!」

河圖低喝一聲,沉重無比。

完了!

蘇宇服用了精血,依舊不敵東王,甚至連抗衡都難!

……

蘇宇劇烈喘息!

強!

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叫合道,什麼叫諸天萬界的巔峰。

是的,之前他感受不明顯。

他殺過合道,甚至有些小覷合道,小白狗的一滴精血,代表一個合道,蘇宇甚至覺得,合道……不過如此!

而現在,東天王告訴他,什麼才叫真正的合道!

別說你蘇宇本身,就是服用了小白狗精血,你也不過如此!

那不是你的道!

這條道的本尊親自前來,東天王也能一戰,勝負難料。

蘇宇嘿嘿一笑,喘息著,而東天王不動如山,踏空而來,大道再次震蕩,以前都是蘇宇克制別人的道,而今,卻是東天王在壓制小白狗的道!

東天王用大道壓制,本尊作戰!

擊潰蘇宇肉身!

「開了天門,那又如何?」

東天王冷漠無比,「蘇宇,你倒是一代人傑,天門開啟,元竅圓滿,神竅圓滿……哪怕上古時期,也沒幾位如你一般!可惜,你太年輕,年輕便是錯!天門,不過如此!」

轟!

他一掌擊穿虛空,蘇宇一腿踢出,時光長河動蕩,環繞虛空,然而,卻是依舊被這一掌拍滅!

長河封鎖!

蘇宇腳掌被擊穿,死氣覆蓋蘇宇,蘇宇迅速逆轉。

東天王的死氣太強!

哪怕蘇宇,都有些無法承受,只能選擇逆轉,死氣化生氣,蘇宇笑了,「多謝,謝謝你為我彌補一些元氣……東王,你倒是不弱,不過……此地畢竟不是你的地盤,不是死靈界域,你有多少死氣消耗?」

這一刻,蘇宇好像找到了辦法!

他瘋狂運轉逆轉之法!

下一刻,和東天王劇烈交戰,不求傷敵,只求逆轉他的死氣,化為生氣!

此地,東天王無死氣補充!

也能削弱他戰力!

眨眼間,無數死氣被逆轉,蘇宇再次被擊飛,渾身浴血,而東天王,卻是平靜無比。

「生靈都是如此無知嗎?」

東天王一步步走向蘇宇,淡漠道:「逆轉生死?很厲害嗎?你所謂的逆轉生死,所謂的死氣化生氣,在我眼中,都是笑話!」

下一刻,他頭頂大道,一條通天大道!

死靈大道!

「這萬界,生死兩界,死靈大道,是最強之道!」

「我掌東王域,融道死靈之道,何其強大,豈是你這無知之輩,能夠理解?」

那條大道貫穿了天地,下一刻,大道之上,無數死氣洶湧而下,瞬間將他之前消耗的死氣全部補充,東天王輕笑:「幼稚!到了我這般境界,你以為,還能靠消耗戰耗死我?」

對面,蘇宇臉色變了!

全部補充了!

他又被上了一課,以前,都是別人打他,他吞噬精血瞬間恢復,而今,東天王卻是告訴他,你打消耗戰,真的是笑話!

蘇宇露出一抹無奈。

很快,化為堅毅。

他很少遭遇失敗,但是,不代表不能接受失敗。

小時候,他被夢境擊殺過無數次,每一次都宛如真實,如同真的被殺,第一次是恐懼到哭,接著是畏懼,害怕,不敢入眠,恐慌無措……

到現在,他其實能接受一切,包括死亡。

當日,化為半死靈的那一刻,他就準備好了,去迎接死亡。

這些時日,他過的很精彩。

只是,有些遺憾。

很多東西,他還沒看透,還沒解開那些奧秘。

文王在哪?

時光師在哪?

少有人提及的人皇,死了沒有?

死靈界域,是否有這些人的身影存在?

一切的一切,都是秘密。

蘇宇站了起來,站直了腰,肉身傷勢,也在迅速恢復,東天王再次殺來,殘影在虛空交戰,蘇宇化風,化火,化劍,化山,化為影子……影子被擊穿,大道被撕裂!

虛空中,小白狗虛弱無比!

不敵!

不是小白狗不敵,而是,這道,畢竟只是借用而來,隔著千山萬水,不是肥球本尊。

蘇宇咳血!

趁著倒飛的機會,看了一眼四周,大戰……好像要徹底潰敗了!

雲霄他們還是沒能殺了那尊侯!

而嵐山侯,反而有些先撐不住了,她無法匹敵那尊沒受傷的死靈侯。

雲霄凄厲嘶吼!

「星宏,你就是個廢物!殺了他啊!」

她化身為劍,通天之劍橫掃四方,然而,那受傷的死靈侯卻是桀桀冷笑:「殺我……你們……想的簡單……我……畢竟是生前合道,死後合道!」

真以為合道那麼好殺嗎?

做夢!

大戰依舊!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決勝點在蘇宇那邊,蘇宇……潰敗了!

轟!

蘇宇再次倒飛,頭頂王冠,血液消失,長袍飄舞。

東天王擊飛了他,看著他戴上王冠,換了身乾淨長袍,頓時失笑,「你……何必呢!」

蘇宇齜牙笑了笑,「體面一點,我……還是風光了一生的!」

他看向四周,笑道:「你不懂!你一個死靈懂什麼!我從小城崛起,一步步走到今日,我見識到的,看到的,遇到的,太多,太讓我激動,熱血,失望,感激……我也不曾想,有朝一日,我蘇宇,能成為人族之主,萬界霸主,掃蕩諸天……我自認天下第一聰明,算計來算計去……倒是忘了這諸天本質,實力為尊!倒是小覷了一些人,不管如何,走的風光點,萬界不滅,當有我蘇宇一席之地,第十潮汐的人主,也曾殺的諸天膽寒!」

他氣息暴漲,龍皇精血一滴滴被他吞噬,小白狗的虛影漸漸凝固了一些,蘇宇肉身再次龜裂。

腦海中,時光冊運轉。

蘇宇輕笑一聲,「小覷了你們,無妨,殺一個夠本!」

「殺!」

一聲低喝,三十多枚神文爆發,意志力撼動天地。

大道震蕩,時光穿梭。

「逆!」

逆轉時光,時光倒流,一條時光長河貫穿天地,蘇宇踏上時光長河,如絕世刺客,瞬間穿梭過去未來,在這長河之上,他好像看到了東天王的過去!

一尊弱小的死靈!

好吧,是錯覺。

當蘇宇一刀劈出,那弱小的死靈,忽然強大無邊,轟隆一聲,撐爆了蘇宇的時光長河!

蘇宇喋血!

時光長河中,東天王一步步走出,笑道:「你能逆轉我?蘇宇,你……太幼稚!太古時期,我便存在,你能逆轉到太古時期嗎?我弱小之時,還是太古,你若是能逆轉到那個時期,你可以殺我!可是,你能逆轉到了那個地步,何須如此殺我!」

「諸天萬界,也許只有時光師才能做到,而時光師殺我,何須逆轉!」

東天王笑了,蘇宇,還是太弱了。

太小覷他了!

蘇宇笑道:「也是,只是見識一下而已,這時光長河,殺過去未來,我還沒有嘗試過,玩玩嘛!人的一生,總得漲漲見識!」

「那你好好見識一下!」

一條死靈長河懸浮,這一刻,好像死靈界域的長河貫穿而來,長河巨浪滔天,瞬間衝擊蘇宇!

蘇宇身上,死氣泛濫!

一眨眼,好像要化為枯骨,化為死靈。

「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死靈之道!」

東天王倒是挺佩服的,蘇宇這傢伙,戰到了這地步,居然還能不崩潰,心態還不錯。

雙方的差距,有目共睹!

非但如此,蘇宇還在漸漸衰落,而他東天王,卻是沒有太多傷勢,只是大道被稍微震蕩了一下,被那狗咬了幾口罷了。

「切!」

蘇宇耳中,傳來了一聲不屑聲。

「死靈大道?」

「什麼死靈大道,不過是半成品大道罷了!」

「死靈界根本不完整……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蘇宇有些恍惚,武皇在說話?

這傢伙,怎麼開口了?

他沒時間去想,逆轉死氣,枯骨重生!

再次從死靈天河中走出!

而就在此刻,耳邊再次響起武皇的聲音:「小蟲子,人族……真的衰敗了嗎?」

蘇宇沒時間回話。

「什麼東天王……這樣的合道境,居然都能擊殺一尊人主了?這人主,是不是太廢物,太不值錢了?」

武皇的聲音,充滿了諷刺,充滿了不屑。

「太山呢?他那幾個同夥呢?都死了?這就是他們所謂的雄霸諸天?哈哈哈,笑話!到頭來,人主被這死靈給殺了,真是個天大的笑話!」

蘇宇想回幾句,沒時間,下一刻,東天王再次殺來!

轟!

大戰再次爆發,蘇宇比之前虛弱不少,交戰不到百招,再次敗退!

遠處,一聲凄厲咆哮傳出,嵐山侯陡然厲吼一聲,死氣爆發,如同自殺一般,朝那神平侯衝鋒而去!

「諸天誰為雄?」

「人族稱雄!」

「古往今來唯我不敗!」

「殺!」

古老的戰歌響起,不,那是衝鋒的口號!

上古人族,高呼這衝鋒的口號,一次次征戰諸天,唯我不敗!

無數人族戰死在諸天萬界,卻是從不退卻!

總有人會再次殺來!

「嵐山為人主,戰最後一次!」

嵐山侯咆哮,長劍浮現,破碎的鎧甲浮現,她要為這一潮汐的人主,再戰一次!

蘇宇側頭看去,笑了笑。

幼稚!

上古人族,真的太幼稚!

可是……忽然間,有些嚮往那個時代,那個唯我不敗,橫掃諸天的時代!

那個你我皆敢戰,我衝鋒在前,我為你先驅的時代!

那個時代,一定很精彩。

死了也好!

生前為人族征戰,死後還為人族征戰,難怪死的這麼早。

蘇宇腦海中閃爍著一些念頭,下一刻,一張巨掌覆蓋而來,蘇宇想避退,四周虛空彷彿被凝固。

蘇宇暴吼一聲,就在這一刻,腦海中,一張大嘴陡然出現,一口朝那手掌咬去!

啊嗚!

帶著一些稚嫩的聲音,小毛球一直不吭聲,卻是在此刻,一口咬下,嘎嘣一聲,嘴巴破碎,卻是將手掌咬開了一點點口子!

東王有些刺痛,微微皺眉,而蘇宇,趁機一刀斬破虛空,迅速衝出了凝固的虛空。

意志海中,小毛球嘴巴崩碎,死氣泛濫,眼睛中帶著一些委屈,一些痛苦。

「香香的……我……好痛……」

「我只能咬他一口……咬不動……我嘴巴好像不見了……我以後是不是不能吃飯了?」

小毛球委屈聲傳盪而來,它覺得自己的嘴巴沒了。

只有這麼一小口!

而這,是它唯一能做的,它只是一尊日月境的噬神族。

「有趣!」

東天王笑了,真有趣。

「我好像在文王那邊見過這東西,相當厲害,可是……這好像不是那一頭!」

這不是大毛球,若是豆包,這一口,起碼能咬斷他手掌。

……

虛空中。

武皇的意志力凝聚,好像在思考什麼,很快,好像笑了。

「人族……呵!呵呵!」

武皇冷笑一聲,人族!

征戰諸天的戰歌,化為死靈還在為人族征戰……太山這些人,果然會洗腦,會虛偽的去忽悠別人送死!

一群偽君子!

他聽到了嵐山侯的戰歌,他看到了嵐山侯化為死靈,依舊瘋狂無比,道身爆裂之下,和一尊死靈侯廝殺到天變!

「可笑!」

武皇語氣帶著一些憤怒,可笑的傢伙們!

你們知道不知道,這一切,只是那群偽君子的忽悠!

下一刻,他忽然朝一個方向看去,帶著一些意外,帶著一些古怪,喃喃道:「你也會如此愚蠢嗎?」

而就在這一刻,虛空波動,一尊白髮強者浮現。

二話不說,一劍殺向那受傷的侯!

轟!

一聲巨響,那受傷的魔厭侯,倒飛而出,黑血不斷吐出。

白髮強者,有些蒼老,看向遠處的嵐山侯,再看蘇宇,忽然輕笑一聲,下一刻,低聲呢喃一般,衝鋒的戰歌響起!

「諸天誰為雄?」

「人族稱雄!」

「古往今來誰不敗!」

「人族不敗!」

「……」

那邊,嵐山侯轉頭,帶著意外,帶著驚喜,大聲吼道:「武王麾下,嵐山衛,嵐山!」

「文王麾下,監天閣,天岳!」

是的,天岳!

此刻的天岳,氣息比之前強大許多,露出笑容。

「戰!」

嵐山侯大喝。

「戰!」

天岳也是咆哮,一劍殺出,殺氣沖霄,殺的那魔厭侯不斷倒飛,血流如注!

「人主,還請堅持片刻,監天閣天岳,擊殺強敵,便來護道!」

「殺!」

那邊,雲霄和星宏也是大喜,紛紛暴吼,氣血沖霄!

更遠處,河圖眼神閃爍,嘀咕一聲:「恭王後裔,天河衛,河圖!」

我……也是一方將領呢!

可惜,我早已遺忘。

今日,我好像記起了許多東西!

下一刻,一道死氣貫穿而出,朝那魔厭侯殺去,圍殺,我還是可以的!

殺!

河圖來救駕了!

這一刻,人性,壓下了死靈天性。

原來……我好像還是人族!

殺!

這天地,唯有殺戮。

轟隆隆!

而這一刻,受傷的魔厭侯,再也堅持不住了,天部部長天岳來了!

戰力達到了合道!

本就重傷,又被雲霄他們傷上加傷,這一刻,再遭遇一位完整的合道,哪還有餘力反抗。

片刻后,天岳收手,瞬間消失,朝嵐山侯那邊殺去!

而雲霄瞬間撤回長劍,倒退而出,冷哼一聲,看向星宏,星宏沒有猶豫,一拳打爆了魔厭侯的道身,擊碎了他的死靈印記!

下一刻,一股強大的規則之力,瞬間落下,融入他身。

遠處,天滅大道震蕩,轟隆一聲,也正式踏入合道,一拳打出,打的對面那尊侯倒飛而出,天滅哈哈大笑:「星宏……不,雲霄,我乾死他,你來搶人頭!殺了這孫子!老子,總算晉級合道了!」

他晉級了!

而星宏,也斬殺了一尊合道的侯。

……

「出乎預料……」

東天王一擊撕裂了蘇宇的臂膀,微微凝眉:「你們倒是好魄力,這天岳……倒是好膽魄,本王還真沒發現他,居然主動出來送死!」

他沒發現天岳,天岳好像藏在一處時光長河中,之前他沒在意!

此刻,他發現了。

而對面,蘇宇再次站起,齜牙笑著:「我也意外!你想救他們?不行,先殺了我,再去!」

「救他們?」

東天王淡淡道:「不需要,殺了你們,一切都值得!」

他一掌再次打出,蘇宇吞噬一滴金翅大鵬精血,這也是他最後一滴金翅大鵬精血了,迅速遁空,速度極快,環繞東天王,不斷鏖戰!

砰砰砰!

血液橫飛!

東天王冷冷看著蘇宇,也是不斷出手,微微凝眉。

說是這麼說,死靈侯還是要救的!

不然,他光桿了!

可是,蘇宇如同打不死的小強,怎麼打,這傢伙都站起來了,主要還是小白狗的血液力量,不過,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東天王可以感受到,那股強悍的力量,在消退!

蘇宇,只是勉強在撐著罷了。

沒了這股力量,蘇宇哪怕吞噬金翅大鵬和龍皇精血,也沒太大作用!

「真的想見一見這位!」

東天王淡淡說著,說的是小白狗!

真的很強!

他都不確定了,自己遭遇那狗,真的能贏?

人主借道罷了,居然這麼強大!

而遠處,天岳、星宏、雲霄幾人瘋狂和那尊神平侯戰鬥,至於天滅……沒人理他,你撐著,你那邊的侯,你自己去打!

幾大強者瘋狂圍殺神平侯,至於嵐山……已經跌落在地,被河圖用死氣維持死靈印記不滅,早已無力。

……

同一時間。

夾縫中。

通天侯也在觀戰,此刻,眉頭緊皺。

人主!

這一代的人主,實力不是太強,但是……這韌性,百戰不死!

嵐山侯出戰,天岳出戰,連河圖都為他出戰……他很有魅力嗎?

還有,那鴻蒙老龜,也投靠此人了嗎?

否則,鎮靈軍的幾位,如何會出戰?

自己帶著通天門消失,是否……惹下了什麼麻煩?

這一刻,通天侯陷入了沉思中。

死靈!

東天王!

這人主,顯然是想圍殺東天王的,借用那人之力,可惜,那位好像也清醒了,並未被他利用,功虧一簣!

「哎,不好辦……」

通天侯皺著眉頭,他的本職是守門戶。

可是……這門戶,是人族的門戶。

好糾結!

此刻,我該如何抉擇?

現在開啟門戶也沒用了,因為那位清醒了,其實,就算之前開了,沒有武皇的混亂意識,開啟了門戶也沒什麼用,東天王可以殺到八層,無人能敵!

掙扎瞬間,看到各方還在廝殺,蘇宇還在不斷站起,那小白狗的力量,好像漸漸在消散……

通天侯一臉抑鬱,我此刻參戰,是否……有些愚蠢?

可是,可是這東天王殺了人主,強闖八層怎麼辦?

我可不敵他!

「小白狗……肥球嗎?」

通天侯想到了什麼,抑鬱無比,肥球不好惹啊,文王啊……這是文王的傳承啊!

「完了完了,死了死了……罷了罷了!」

下一刻,正在大戰神平侯的天岳幾人,微微一怔,就在此刻,一道巨大的門戶,陡然將他們全部籠罩!

「我鎮壓他,迅速殺他!」

一瞬間,巨大的門戶,籠罩四方!

神平侯瞬間感覺力量被鎮壓,咆哮一聲,卻是來不及了,一眨眼,三柄長劍殺來,將他殺的四分五裂!

轟!

大道斷裂,神平侯不甘聲響起:「通天侯……你瘋了,他們要輸了,要敗了,你此刻參戰……你這瘋子!」

門戶中,傳來通天侯聲音,帶著唏噓:「生死有別,死靈終歸是死靈……東天王太強,我怕他強行闖我八層門戶……」

遠處,東天王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

「混賬!」

這通天侯,居然這一刻選擇了參戰!

艹!

這些人,不知道我快殺死蘇宇了嗎?

怎麼想的!

而這群人,並未管他,下一刻,所有人朝天滅那邊殺去!

而天滅交戰的那尊侯,臉色狂變,二話不說,瘋狂遁逃!

瘋了!

此刻,加上天滅,足足三尊合道境存在,還有雲霄和星宏這倆接近合道的存在,他又不是東天王,還打什麼玩意!

跑啊!

然而,天滅也不是好惹的,一瞬間,化為巨大無比的巨猿,虛空,一根大棒出現,那是幻影,大道幻影,一棒子砸下!

轟!

砸的那位死靈侯停滯,而一道門戶,瞬間將對方包裹在內!

眨眼間,天岳幾人殺來,天崩地裂!

一瞬間,天崩了!

規則之力出現,落在雲霄身上!

與此同時……蘇宇倒飛而出。

頭頂上方,小白狗消失!

肥球的力量,徹底耗盡了!

而下一刻,幾尊強者,環繞四方,面色都很凝重,天岳一把將蘇宇拉出,看向被圍的東天王!

天岳、通天侯、天滅、雲霄、星宏,三位合道,兩位準合道。

然而,大家沒把握!

是的,沒把握擊殺東天王!

這是一尊強悍的有些不可思議的存在,這諸天萬界,能匹敵的有多少?

小白狗?

反正老龜不敵他!

而東天王,臉色難看的嚇人,冷冷道:「好大的陣仗!蘇宇……人主……人族早已破滅,真的值得你們如此做?此地,有幾位人族?」

他不理解!

人族破滅了啊!

這人主,自己馬上就要擊殺了,為何此刻,通天侯還要選擇參戰呢!

他看向那道門,通天之門,門內許勇浮現,通天侯一臉糾結,「我也不想的,我……我還得守門戶,可是……你殺了人主,你會上八層嗎?」

「不會!」

「說不會的都是會去的!」

通天侯無奈,「你看,我都猜到了!」

東天王這一刻,隱約想要吐血。

老子說了不會!

艹!

你這鐵門成道的傢伙,果然愚笨!

比死靈都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2章 鏖戰到底(求訂閱)

6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