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開門取寶(萬更求訂閱)

第656章 開門取寶(萬更求訂閱)

有些人,炸著炸著就沒了。

有些人,炸著炸著卻是能習慣,痛苦,常伴吾身,習慣就好。

其實,蘇宇隱約明白了一點東西。

周天之法,不可輕傳!

是的,他知道了。

不是氣運的原因,是周天之法,不能輕易傳授,這是一門可怕的功法,或者說完美的功法。

大周天之法,元神合一!

人生來,是不完美的。

開竅,也很難開到圓滿的地步。

當你開到了圓滿的地步,你想把這些圓滿,化為一竅,那就更難了,所以小周天之法難得,大周天之法也難得。

蘇宇甚至在思考一個問題。

720竅運轉之法,真的可以留存在世嗎?

上一次,他給白楓書寫了一份360元竅之法,天地不容,規則摧毀,雷劫降臨。

那720周天之法呢?

所以,這功法,是否只有活人才能口口相傳?

文字記載,不會流傳下來?

包括周天神竅之法,也是書靈傳承給蘇宇的,蘇宇本人並未看到過。

「等我推導出了法門,可以試試看!」

「天地不容這功法出現,所以每次我認為是對的,那就是錯的,是因為規則干擾了我!」

不給你簡單的獲取!

這是蘇宇自己的推斷,但是他覺得應該是正確的。

所以,選擇自己最不喜歡的那個竅試試看?

所以當蘇宇選擇覺得最不該的那個竅穴……再次炸了!

蘇宇笑了!

明白了!

規則就是在干擾你,當你覺得那個不應該的可能就是對的,你又被欺騙了,出現了偏差。

很有意思的規則!

算了,一個個試吧!

蘇宇有準備了,大概最後一次才能成功,這是規則給你的考驗,至於誰定下的……鬼知道!

任何規則,都是人定的。

蘇宇是這麼覺得的!

既然如此,這條規則,可能是一個混蛋定的,可能自己受了苦,就像自己一樣,自己以後若是傳承這種功法,也許也會如此,讓你炸自己玩玩!

一行人繼續走著,蘇宇已經炸了好幾次。

受傷了!

無所謂的事!

人生在世,誰還不受點傷?

不受傷的修者,不是個好修者。

此刻,通天侯忽然有些凝重道:「前面,就是人王領域了!人主,我們恐怕不能再往前走了,雖然按照規則,路過問題不大,可是,現在此地無人,只有規則,真陷入了麻煩,可沒人會解救我們!」

連一尊侯都凝重!

侯,好歹也是四級許可權,按理說,是能進入到議會的,可是通天侯卻是不建議再走了,容易出麻煩。

非但如此,通天侯這次沒杠,而是沉重道:「人主哪怕要走,最好只到三級區域,不要進入二級區域!二級區域只有四座府邸,四極人王府!文王府在南,武王府在北,明王府在東,獄王府在西。」

說罷,又道:「我們現在所在的區域,就是南方!議會便是坐北朝南,議會大門口就是文王府……」

這安排!

不得不說,很有意思。

上古議會大門口就是文王府!

正對議會!

這是壓制議會的意思?

一人鎮議會?

前後門,一個文王,一個武王,都給你堵上了!

雖說有99道門戶,可議會,還是有正門和後門的。

蘇宇笑道:「文王府就在議會大門口?」

「是的!」

通天侯點頭,嘆道:「你不知道,上古時期,議會開會,開完了會,你走大門,十有八九能看到文王在他府邸門口讀書……讀的人……心裡慌慌的!後來才有了99道側門,一族一門,大家很少走正門離開了!」

可以想象!

當議員們剛商量完了,如何對付人族,然後出門了,文王讀著書,對著他們笑……是有些變態了,還有些不寒而慄!

蘇宇都忍不住笑了:「這事,讀書人能幹出來!」

這一刻,蘇宇忽然覺得,哪怕別人不說,他都覺得,自己和文王有些相似了!

無他,真要自己處於文王那個位置,可能也會這麼干。

我就堵在你們門前,你們在裡面商量著怎麼對付人族,等你們出來,我給你們讀書,讀什麼?

讀忠孝禮義信!

給你們讀忠君報國!

給你們讀誅殺叛逆史!

給你們讀嚴刑酷法!

蘇宇心中想著這些,這一定很有感覺,他有些小小的遺憾,可惜,我不在那個年代,否則,我每天也讀給他們聽聽,別謀劃了!

乖乖等死吧!

不然,我天天嚇死你們!

蘇宇正想著,通天侯忍不住道:「人主以後不會也這樣做吧?」

「不會。」

通天侯鬆了口氣,那就好,真怕你們這些人一個樣。

緊接著,就聽蘇宇笑道:「我若有這一天,不聽話的全部殺了,何必留著添堵?文王他們殺不了,殺不了就不要急著一統天下,繼續戰下去好了,戰不下去,那就乖乖退回人境!非要一統諸天,偏偏還得被人轄制!」

蘇宇笑呵呵道:「我看史書,看過不少!這種情況下,面臨的問題太多,很多王朝,要不亡於內訌,要不就是被拖垮了,要不就是最後被鳩佔鵲巢!」

「想融合,大一統,難度太高,非常人能做到!」

「文王他們的選擇,我覺得沒錯,其實想法挺好,做的也不錯,再給他們一點時間,也許萬界徹底一統,熬死了那些一開始的傢伙,後期的傢伙,也許都會受人族教誨,漸漸地被洗腦到只聽人族的!」

「可是……需要的時間太久,精力太大!」

「若是有實力,最好的辦法,還是殺光了老一輩,留下后一代,老一輩有反抗精神,后一輩會漸漸遺忘的,三五代下去,自然就能完成大一統了!」

蘇宇侃侃而談!

他沒說文王他們是錯的,只是大家選擇不一樣,路不同。

蘇宇說的辦法,很難做到,真要能輕易擊殺99議員,大概文王他們早就做了,可惜做不到,沒那麼簡單,所以只能選擇慢慢去融合。

去分化,去拉攏,去解決一些遺留問題。

然而,需要的時間太長了,長到永安歷,真的成為了歷史!

這又不是普通人,熬死一群規則之主……蘇宇都替他們心疼,這得多少年,才能熬死規則之主啊!

規則之主不死,反抗就不會熄滅的!

通天侯選擇閉嘴!

不說話了!

和這位說話,他有點怕。

別看他老,別看他強,真的有點怕,這一代人主,狂妄、囂張、霸道、嗜血……偏偏又不是那種極其莽撞的性子,瘋狂中帶著冷靜。

這種人,其實最可怕。

反正通天侯是真的有點怕蘇宇。

不怕瘋子強大,就怕瘋子還帶點腦子,還有點文化,那才更可怕。

蘇宇笑了笑,沒再說這個,開口道:「你們留下,自己小心搜集一點好東西,我好像看到了鴻蒙將軍府,你們幾個可以去鴻蒙前輩的老巢看看,也許有好東西!我去前面看看!」

「人主……」

嵐山侯遲疑道:「要不我護送人主過去。」

「不用!」

蘇宇笑道:「你們許可權不夠,嵐山侯,這地方有你的府邸嗎?」

「沒有。」

嵐山侯搖頭:「這地方是統一之後才建立的,我那時候已經戰死了……」

她剛說完,通天侯就開口道:「有的!嵐山侯雖然戰死了,可死後封侯,人族的侯,都有府邸在這!只是沒人住而已,不過嵐山侯府,有幾位嵐山衛的老兵,曾在這為嵐山侯打理府邸,後來也都死了。」

嵐山侯意外,意外之下,有些感動,輕聲道:「大人們,還沒忘記我……」

杠精門又杠了:「應該忘了,我覺得是這樣,你們死去的侯,沒俸祿的,真要沒忘,該發俸祿的!」

「……」

壞人情緒!

嵐山侯冷冷掃了他一眼,討厭的傢伙!

蘇宇懶得理會他們,再次道:「那你們自己轉轉,不要亂動這些府邸,以免引起規則之力動蕩,沒我的人主印鎮壓,此地的規則之力,會更強大!」

話落,蘇宇踏步朝前走去。

很偉岸!

幾人看的都心生佩服,不過很快砰地一聲巨響,蘇宇一個趔趄,幾人瞬間扭頭看向四周,請忽略這一幕,當做沒看見,否則容易讓這位心眼不大的人主記住。

天滅幾人,一直等蘇宇走遠了,天滅這才嘿嘿直笑道:「剛剛沒好意思笑,炸的那叫一個慘!星宏,別說,有點人主范了,說實話,現在這傢伙板著臉,我有點小緊張!」

星宏也笑了:「你會緊張?你會緊張個屁!不過……的確成長起來了!」

星宏也感慨道:「此次功法一成,他可能就要正式開始融道了,不知融什麼道,我看他都是有把握的,也許實力很快會進步一大截,真正意義上成為頂級強者!」

如今的蘇宇,實力不弱,但是還差點。

可等他真正踏入融道境,那就不一樣了。

開大周天之竅!

這底蘊,比所有人都要深厚的多,基礎太強,崛起之後,也許便是下一個人王,至於更高,大家沒去想,起碼現在蘇宇還沒表露出能超越文王他們的潛質。

天滅嘿嘿直笑:「好事!跟著這傢伙,多刺激啊!看看,天天被人打,卻是打不輸!」

雖然被人打的很慘,可是,咱們沒輸過啊!

打誰都能贏!

說著又道:「這次咱們都晉級了,出去后,這傢伙會不會真的先掃諸天,再殺上上界?」

「難!」

星宏嘆道:「蘇宇沒經歷過,不清楚情況,你我都知道,上界強者還是不少的!萬族720侯,死了許多,消失了許多,但是,這幾次潮汐之變,哪一次不下來一二十位?光我記得的,大概就有30尊侯以上!還有新晉的合道,一個潮汐,哪次不新晉一些……」

此話一出,幾人也是沉重了一下。

上界,實力真的不弱!

星宏又道:「還有一點,人族本身!」

星宏沉聲道:「第九潮汐,人族的老古董幾乎都被殺了,但是既然到現在還沒滅,我覺得肯定還是有一批的,蘇宇若是正常的人主,問題不大!可這傢伙,我行我素習慣了,獨霸天下,你覺得那些老古董能樂意?能聽他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的?」

天滅嗤之以鼻,「那些傢伙想操控他?他實力不如就算了,表面奉承著,回頭實力強了,保准一個個秋後算賬!要我說,人族真有老古董還是乖乖聽話算了,別萬族這麼多年沒殺了他們,轉頭被這傢伙幹掉了,那才真的虧!」

兩人說著,杠精門插話道:「他會秋後算賬嗎?」

「當然!」

杠精門一臉悲哀:「那我會不會被算賬?」

星宏乾咳一聲道:「沒事,你不是參戰了嗎?」

說著,星宏笑道:「好了,通天侯,別說這些了,帶我們去老大的地盤看看,有沒有規則之力阻礙,我記得老大的府邸中,有個大池子,專門給老大泡澡的,還是很爽的!都是日月精華,也不知道乾涸了沒有。」

天滅插話道:「老大的府邸,我記得有個大磨盤,是他褪的殼打造的,以前我要他沒給,這次我晉級了,我那大棒不夠厲害了,我得融入點寶物進去,老大的殼就不錯!」

「也是,我這邊也得融點寶物進去……」

他們聊著,雲霄好像想起了什麼,小聲道:「老大的府邸,最厲害的是他那張床,是開天之後,無盡虛空中的天冰石打造的……」

她興奮道:「這個歸我!」

星宏和天滅幾人,卻是瞬間看向她,嵐山侯倒是沒什麼反應,河圖卻是古怪道:「雲霄,你沒事跑老烏龜的房間去看床?」

床這東西,很私密的!

雲霄臉色一變,冷哼一聲:「我喜歡看,怎麼了?你們這些人,真無恥!」

一群人若有所思,點點頭,差點氣炸了雲霄,一起朝老烏龜的府邸走去。

別的府邸不好動,不熟悉,老烏龜的他們太熟了,去搬點好東西回來,來了一趟,不把老大的家當搬光了,太對不起他了!

……

砰!

伴隨著一聲炸裂聲,蘇宇笑了,第718個竅穴確定了,就剩那個沒連接了,很快便連接上了。

問題不大!

最後兩個了!

第719個,二選一的問題,最多炸自己一次,炸完了,完事,這功法就出來了!

「運氣還行!」

蘇宇自我安慰了一句,雖然都是最後一個才連上,但是,不是才炸了這麼點次數嗎?

天門有點開裂而已!

修補修補就行了!

就這功法一出,也不知道有沒有天地獎勵,或者懲罰之類的。

蘇宇不確定!

所以,待會連接了719個,最後一個看情況再說。

在這引起雷罰,這可是人家議會的老巢,別把我給弄死了。

他繼續走著,三級區域,他看到了很多府邸。

「雲王府!」

「斗王府!」

「……」

「始神府!」

蘇宇看向一座巨大的府邸,比一般的人王府好像都大點,那府邸中央,好像有一條通天大道虛影浮現,連接著遠處的議會一門。

那議會側門,彷彿有一尊遠古巨神坐鎮!

神族!

蘇宇眼神閃爍,這是神族當年那尊皇的府邸!

好地方啊!

一尊規則之主,還是相當強大的那種規則之主的府邸,好東西絕對不少,不過,算了,自己現在擅闖,未必有好下場!

此地規則之力濃郁,可能會對付自己。

而那府邸大門口,彷彿有兩尊巨神佇立,看門神,不過感覺也只是虛影,是規則之力,並非真的神族強者在守門。

蘇宇沒再多看,再次炸裂一聲,無所謂的事,天門再次裂開一點而已。

很快,他選擇了另外一個竅穴,沒得選了,就這個!

搞定!

719個竅穴連接上了,就差最後一個了!

這次不用選了!

前面總共選擇了14次,對了4次,居然才炸了10次,蘇宇欣喜,我運氣真好,居然選對了4個竅……自我安慰了一下自己,雖然4次都是唯一選項!

「武皇傳我,不會也是因為無法全部傳承吧?」

「把人往好處想一點!」

蘇宇想到了武皇,很快撇嘴,算了,上次我都能傳承,雖然有雷劫,武皇就是故意不給的。

「功法成了!」

蘇宇露出笑容,這次進來,最大的目標完成了,順帶著完成了擊殺東天王的目標,這是其次,畢竟自身強大才是關鍵!

他沒連接最後一個,不急。

先去找文王府!

繼續前行,漸漸地,府邸稀少了,再走一段距離,他看到文王府了!

獨立於世!

四極人王的府邸,都是獨自一府存在,沒和其他府邸並立,那是四極人王的體面。

前方,一座巨大的府邸呈現在蘇宇面前。

正門沒看到,正門對應的是議會的正門。

不過,後門看到了,也很大!

隔著老遠,就能看到那巨大的後門上,懸浮兩個大字——觀天!

觀天?

蘇宇隔空看著,不知這兩字何意。

觀察天下?

還是坐井觀天?

又或者和監天閣一個意思,監察天下?

算了,不需要懂。

文王府,距離神皇府不遠,可能就是為了監控神皇的,神皇有文王這個鄰居,也挺倒霉。

不知道其他三方,是不是三大人王,對應魔、仙幾位皇者。

蘇宇朝後門走去,也沒準備非要走大門,大門對應議會,搞不好有陷阱,那才麻煩!

他從白玉大道上走下,沿著小道,朝後門走去。

走著走著,算是跨過了三級區域,此刻,進入了二級區域了,這裡,是蘇宇許可權之外的地方,他可以走,但是蘇宇可以感受到一些壓力存在!

四周,一縷縷規則之力,混亂的規則之力在懸浮,那不是獎勵,也不是懲罰,而是攻擊性質的那種。

你敢逾矩,便會對付你!

人主,顯然還不夠,文王要高於人主,起碼要高於後世的人主。

蘇宇這種,相當於太子。

而太子,地位沒有這位文王高,也沒其他三王高,四極人王地位都高於太子。

蘇宇放輕了腳步,一步步朝前走去,很快,一條小道,直通後門,觀天二字愈加清晰了。

蘇宇感覺自己走在懸崖邊一般,四周空曠,但是他卻是有些涼颼颼的感覺,他看向後門,微微凝眉,這次我喊一聲,會不會再有人應話?

上次,小白狗就回話了!

據說,文王在九層也有府邸,還在人皇宮之中,劉洪上次說的寶藏,好像和九層的府邸有關,而不是八層的。

那限制武皇的辦法,不會在九層吧?

要是,那才麻煩!

九層,老龜都曾提醒蘇宇,千萬別上去!

「弄那麼多府邸幹嘛?」

故居一處,死靈界域一處,這裡一處,九層還有一處,你度假呢,到處蓋房子!

「安平歷,人族之主,蘇宇,前來拜訪上古文王前輩!」

蘇宇喊了一聲,想著是否會有回話。

這一次,他想多了,很安靜,並無任何回話。

不過,就在他喊話結束,頭頂王冠微微閃爍著一些光芒,巨大的後門上方,兩枚文字,觀天二字浮現出一道道光芒,照射在了蘇宇身上!

那光芒,並無任何殺傷之意,蘇宇微微凝眉,想要倒退,卻是沒那光芒速度快,一瞬間,那光芒落在他身上。

而此刻,「觀天」二字浮現出一些光華。

漸漸地,後門無風自動。

下一刻,後門開啟!

寂靜的環境下,傳出一點點吱呀聲,門開了!

自動開的!

映入眼帘的,是一處小院,院中有假山,有水池,有花朵,有綠樹,好像還有鞦韆!

和蘇宇在文王故居看到的有些相似!

這應該是後院!

蘇宇凝眉,看向後院上方的兩個字,這兩個字,是辨別自己身份的?

那辨別的是什麼身份?

傳人?

人主?

還是……妹妹的時光冊?

蘇宇深吸一口氣,文王給他的感覺,其實很神秘,他經常聽說文王,但是越是提及,越是覺得此人神秘無比,他好像無所不能!

好像算無遺策!

然而,他消失了,他好像在征戰,還快要死了,撐不住了。

誰能對付無比強大的文王?

誰能?

時光師的求援,反而讓蘇宇心中寒氣大盛,文王這樣的存在,都會遭遇危險,我呢?

蘇宇不再多想,一步踏入後院。

後門,自動關閉。

院落中,那鞦韆無風自動,居然搖晃了起來,好像有人在盪鞦韆!

這地方,不修鍊的看到了,還以為鬧鬼了!

而就在這一刻,忽然,蘇宇意志海中,一樣東西漂浮而出!

那是文墓碑!

此刻,文墓碑上流淌著一道道光輝。

蘇宇面色凝重!

文墓碑,居然自己動了!

該死!

這代表什麼?

代表文王還能操控此物?

文墓碑中的大道,還被他掌握著?

他正想著,下一刻,更駭人的一幕出現了,那文墓碑上,漸漸有一道虛影浮現,背對著蘇宇,隱約間可以看到那長袍飛舞,迎風招展。

「你來了!」

虛幻的聲音,在蘇宇耳邊響起。

蘇宇面色凝重,半晌,沉聲道:「文王前輩?」

「我應該不在此間了!」

就在蘇宇開口的時候,背對他的白影,又說了一句,帶著一些莫名色彩,輕聲道:「這是我在筆刀之道上留下的一縷印記。」

「這筆刀,應該被我的學生傳承了,可我知道,我的那些便宜學生,恐怕難以掌控此道!筆刀一道,在筆墨紙硯中,最強,最難掌控!」

「我若顯現,代表你可能傳承了一些,也許有希望掌握這一道,這一道很強!此道,非我開闢,乃是天生之道,只是,我用不上了!我成名之時,用的便是此道!」

「落筆如刀,這天下,誰能擋我一筆之力?」

文王虛影自顧自地說著,一直背對著蘇宇,此刻的蘇宇,忽然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我想走到你前面看看!

他真的做了!

是的,我就想看看你的樣子!

玩神秘,我也會!

可我還是想看看!

下一刻,蘇宇身影一動,出現在背影之前,接著,他愣住了!

因為……還是背影!

蘇宇迅速轉動,環繞背影,一連轉動了數百圈……蘇宇崩潰了!

「我!」

卧槽!

文王,人才啊。

他留下的這印記,就是背影,你從哪個方向看,都是背影,我服了!

這創意,太牛了!

我想學!

這一刻,蘇宇哭笑不得,真的佩服,好傢夥,管你怎麼看,你只能看到我的背影!

這含義,有沒有內涵?

是說明,不管你是誰,你只能看到我的背影,一輩子也追不上不我嗎?

還是說,你不配看我正臉?

而文王背影,好像沒在意這些,或者說,這只是他昔年在這條道上說的一些話,今日在這被激發了而已!

「你既來此府,也許是遇到一些麻煩了?」

「能來八層,能入我府……也許,皇庭已經覆滅了!」

「我知,我離開后,萬族蠢蠢欲動,皇庭可能遭遇危機,然而,我不得不走,我需要去救人!」

「我沒辦法,所以,我留下了四道傳承,得其一道,掌控其道,便可匹敵那些規則之主,匹敵議員,甚至壓制他們!」

「筆刀一道,能文能武,更是犀利,尋常規則之主,也可壓制,甚至斬殺!」

都是文王自己在說,他很強大,然而再強,他也不是本尊在這,只是一縷殘留印記。

蘇宇也懶得接話,他知道沒法接,接了對方也不知道。

「不管是不是遇到了麻煩,是尋求幫助,還是緬懷一下我這位前輩,既然來了,那便是客,也許是下一個時代的開創者?」

「總有些事,還是要交代一二的!」

背影述說著,很快,又自顧自道:「我在萬界,留下了一些後手!我也不知,是否還存在,是否還能用上!也許無數歲月後,這段話才能被人所知,而屬於我的那個時代,早已成為過去和傳說!」

「筆道,唯有人族可以繼承,既然來了,掌握了一些筆刀之道,還進入了我的府邸……你應是人族,無論用不用的上,說說,也免得浪費了!」

「我在此地之府,留下了四個房間,筆墨紙硯,可各開啟一房,當然,你若實力滔天,可自行開啟,不超過我,還是用那些傳承去開!開不了,那是你機緣不夠!」

「四個房間,都有一些東西遺留,是什麼,你自己去看。」

「除此之外,此府並無其他寶物,若是這府邸還在,請為我保存一二,不要破壞,居住了數萬年,還是有些感情的!」

「後來者……最後說一句話,若是看到我妹妹回來了,還請告訴她,我去找她了,她若回來了,在老家等我,不要再亂跑了,別去找我……」

話音落下,虛影漸漸消散,帶著一些笑意,「放心,筆刀之道,只有這一縷印記留下,沒有陷阱。」

蘇宇默默看著虛影消散,下一刻,文墓碑回歸到了手中。

蘇宇拿著文墓碑,仔細觀察了一下,無奈。

算了!

人家就算留下了什麼後手,你也沒辦法,這道,就是他掌控的,後來剝離了而已。

筆墨紙硯,四道,四個房間,給了四樣東西。

一個傳承開一個房間!

蘇宇有筆,有硯,有半張紙,沒有墨。

那我可以開啟兩個房間?

第三個不一定能開,第四個肯定開不了,對嗎?

房間……

蘇宇沿著小院往前走,很快,他看到了文王說的房間了!

那的確是四個房間,佇立在院落小道兩側,相當顯眼,因為造型獨特。

一個高聳的房子,好像是筆。

一間如書本般的房子,應該是紙。

四個房間,造型不一樣,倒也不用擔心找錯了。

蘇宇還在想一個問題,這話,是只有筆道中有,還是說,其他三大傳承都有,那為何天地硯沒看到虛影?

「四個房間……」

蘇宇朝高聳的那個筆房看去,邁步朝那邊走去,其中會有關於武皇的記載嗎?

文王說,他留下的都是一些後手。

那武皇,到底算不算他的後手?

算的話,就應該有一些記載,不算的話,那肯定沒有,有的話,筆房概率更大一點,因為這筆道,是他留給自己學生傳承的,也唯有人族可走這一道。

硯台,是來自一尊上古妖獸的,外族也可走,武皇若是後手,不會留給硯台的,這是蘇宇的判斷!

墨道,不好說。

紙道,他留給了監天侯,監天侯可不是人族,那武皇這位人族,文王應該也不會留給外族去掌控,那可是真正的規則之主!

「所以若是武皇算他的後手,必然會在筆房!」

蘇宇迅速推斷一切,帶著一些期待,只要找到了武皇的一些東西,其他三個房間開不開都無所謂!

……

很快,他走到了筆房門前。

門上,還上了一把鎖。

鑰匙好像是筆的樣子!

蘇宇迅速將文墓碑化為筆,對著鎖眼插了下去,扭動一下,那鎖自然開啟,沉甸甸的大鎖,就要落地,蘇宇接到手中,剛要進門,微微一怔!

忽然舉起這鎖,看了一眼!

這……規則!

一種規則之力!

「這……將規則之力具現,鎖住了房間,這是一條大道!」

不是鎖是道,而是文王掌控了一條大道,和鎖有關,禁錮用的,或者鎮壓用的!

蘇宇吸氣,你咋什麼古怪的大道都掌控了!

就這一把鎖,蘇宇覺得,自己吸收了其中的規則之力,也許可以勾勒出一枚神文,而且有很大希望,踏入這條鎖道!

「厲害!」

蘇宇感慨一聲,很快,將鎖收到了意志海,我的了!

這玩意,寶物啊!

哪怕自己不感悟,接下來強化神文也是好的。

推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個小方桌,桌上擺放著一個盒子!

蘇宇進門,直接拿起小盒子,吸氣:「賺了!這盒子,也是一種規則之力,這是封鎖時光用的嗎?不讓盒子中的東西腐朽!」

他眼光不錯,一眼就判斷出了這盒子的作用!

文王厲害!

人家還在用物質鍛造寶物,你都開始用規則之力做這些東西了,真夠奢侈的!

以後,我有錢了,掌控大道了,我也要這麼玩!

讓人一看就覺得,厲害啊,和一般人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

打開盒子,裡面放著一張金色的紙,一枚小小的印章。

紙上,寫著一些字。

沒有什麼陷阱,沒有再做什麼考驗,沒那個必要,文王對自己極其自信,若是府邸和房間都被破了,他留下什麼後手都沒用。

蘇宇先拿起紙張看了一眼,這一看,蘇宇露出喜色!

果然,我的猜測是對的!

和武皇有關!

武皇果然是故意不殺的,而不是殺不了!

看著看著,蘇宇皺眉。

文王沒有故弄玄虛什麼玩意,他簡單述說了一下情況,武皇算是他布下的後手,卻也不完全是!

按照文王的說法,武皇暴虐,征伐期間,殺了許多人,濫殺無辜也做過,所以武王去對付他,他沒有阻攔,哪怕他知道,那被殺的幾位強者,不是武皇殺的!

後來,建立星宇府邸,用武皇肉身打造府邸,也是特意這麼做的,原因許多,文王沒有細說。

紙張上,留下了一些方法,對付武皇的方法。

武皇一定不會甘心成為打手、棋子,很正常,實力太弱,操控武皇,那是找死!

文王留下了一枚印章,其實作用不是太大,這印章,唯一的作用就是在武皇暴虐的時候,用印章可以鎮壓他的暴虐天性,但是印章殘留力量有限,簡單來說,這印章和蘇宇一枚神文很相似!

聖!

可以感悟武皇幾次,讓他恢復冷靜,不再暴虐,持續時間不長。

而真正可以收服武皇的手段,按照文王的話說,得掌握了筆刀!

完全掌控了這條大道!

這樣,就可以按照文王的說法,找到武皇的大道,在他大道上用筆刀,刻畫一些東西,限制武皇,當然,要防止反噬,這是無法避免的。

蘇宇看了一陣,齜牙。

這……不好辦啊!

我真掌握了一條大道,還用得著武皇嗎?

也許……用得著吧,好歹也是一尊規則之主!

而印章的作用,感覺不是太大,但是蘇宇心思閃爍,那也難說,能讓武皇被感悟的印章,其實還是相當有用的,比如說,下次再引來敵人,或者武皇脫困了,自己用這個,其實就是極其好的保命手段!

或者,乾脆就是擊殺武皇的一種手段!

你不聽話,我就用印章把你弄的聽話,然後弄死你……

「倒也不錯!」

蘇宇心中想著,只是,沒能達到自己的預期。

不是完全掌控武皇的手段!

當然,文王留下的筆刀烙印,讓蘇宇心中微動,居然可以控制武皇大道,這筆刀一道,比想象的可能要更強大一些!

連武皇都能被操控!

之前蘇宇還想著,一條大道是不錯,可文王留下了四條,多了感覺也就那樣。

現在再想,這筆刀一道,可能比武皇的道還強!

而就在此刻,那紙張上的文字,一個個消散,只能看一次,顯然是不想被其他人意外看到。

蘇宇眼神閃爍,收起了印章,再把盒子和紙張都給收了起來!

好東西!

他剛要離開,想了想,把放盒子的桌子也給收走了,好東西,能當承載物了!

考慮了一下,蘇宇又把房間中的唯一一把椅子收走了,好東西,也能當承載物了!

現在很缺!

文王真有錢!

「聖化印!」

蘇宇心中想著剛剛那枚印章的名字,齜牙,文王勾勒的神文,掌握的大道,不是一般的多,關鍵在於,和我想法不謀而合,我也勾勒了一枚聖字呢!

這印章,哪怕不拿來對付武皇,蘇宇覺得,可能也有大用!

「武皇都能被轄制,那合道呢?」

蘇宇齜牙咧嘴的,我這印章一出,是不是合道直接磕頭喊爹了!

被我感悟了?

可怕的玩意!

能感化規則之主,對付合道還不簡單?

而且還能用好幾次……我的天,蘇宇都不太想用這個對付武皇了,我還不如拿去對付合道,這玩意可能比小白狗的咬道更強!

「天古、三大死靈天王、監天侯……」

這一瞬間,蘇宇想到了幾位頂級合道,我若是對付他們,是不是也可以?

這幾位很難纏的!

「發財了!」

蘇宇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真的發財了,而且還有個天地硯房間給自己開寶呢!

蘇宇滿懷期待,很快朝另外一個房間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6章 開門取寶(萬更求訂閱)

6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