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離開星宇府邸(求訂閱)

第658章 離開星宇府邸(求訂閱)

八層。

蘇宇實力正在蛻變,日月合一竅,這才是真正的合一竅!

肉身在強化,意志海也在強化!

此刻,他的視野都出現了變化。

他看向虛空,之前那些渾濁的規則之力,此刻,隱約間呈現出一條條大道。

他又看到了一條長河!

時光長河!

這一次,蘇宇看的無比清晰。

此刻,蘇宇好像看到了天地之間的真諦。

他任由懲罰和獎勵的規則轟擊自己,他獃獃地看著天空,看著另外一個虛空,看著這天地,好像第一次認知到了什麼叫規則!

什麼叫大道!

「什麼規則,什麼大道……什麼網……原來,都是分支!」

蘇宇喃喃一聲,分支。

是的,當他天門開啟的時候,如同多長了一隻眼。

他看到了!

他看到了,那時光長河,好像有無數分支分出來了,如同一棵大樹,正在朝四面八方蔓延。

他知道了,為何開闢時光長河才能證道!

因為,開闢時光長河,代表你接觸了大道。

他知道了,為何有的人時光長河粗大,有的人細小,那是因為你開闢的分支不同!

這一刻,天門合一的蘇宇,真的看到了!

他看到了新世界!

原來,這天地間的大道,都是從時光長河中蔓延出來的!

原來,開自己的道,便是新開闢一條分支!

而別人的道,就是原有的分支。

「時光長河,是道嗎?」

蘇宇喃喃自語,他被驚到了!

在這之前,他一直在想,這些道的源頭在哪,現在他知道了,源頭就在時光長河。

之前,他在想,時光長河好像沒啥用啊?

趕路快一點?

還是如何?

今日,他天門合一,瞬間看透了,看清了。

那是一條貫穿天地的河流!

大河滔滔!

而在這條河流上,無數的分支蔓延了出來,那就是蘇宇之前說的網,大道之網!

「原來如此!」

「原來,這就是規則的真諦!」

一切的一切,都是從時光長河中蔓延出來的。

與此同時,他好像知道了死靈天河大道是什麼!

那也是一條類似於時光長河的主幹,但是死靈天河沒有分支,於是,無數死靈,將自己的道,依託在了死靈天河之上,便是所謂的死靈大道!

「時光長河,死靈天河……死靈大道按照武皇的話說不圓滿,那是不是代表,是後來者,自己想要開天闢地,開一條主道,類似於時光長河的道出來,卻是失敗了……」

「那這人,到底多強大?」

蘇宇在想,開闢死靈界的強者有多強!

這天地,無數道路,原來都是一條主道蔓延出來的。

「其中一些粗大的分支,應該就是一些強大的道了,比如人族的肉身道,仙族的仙皇道,魔族的魔皇道……」

「先開時光長河,從時光長河中開道而出,自己開闢分支……」

「源頭,是在時光長河之中!」

「那上界和萬界……這條河,上界有嗎?」

「……」

一個個念頭閃爍,蘇宇任由無數規則之力,覆蓋自己。

肉身一會破碎,一會修復。

他不在意了!

規則懲罰!

他正在溯源!

蘇宇沿著一條懲罰自己的規則,一直往盡頭溯源,他好像看到了,看到了,在時光長河之上,有一條粗大的大道,那大道之上,誕生一縷縷規則之力,來懲罰他!

蘇宇很快沿著獎勵之力,繼續溯源!

他意志力蔓延,他想看看,人皇的道,什麼樣的?

他一路蔓延,卻是看不到盡頭,找不到人皇大道所在!

蔓延很遠很遠!

這時光長河,好像貫穿了天地,看不到盡頭,看不到兩邊!

他不知道,人皇道在哪。

但是他知道,這是一股力量,而懲罰之力,好像是多股力量,人皇道,應該比這些人強大。

「那時光長河,本身也是一條道嗎?」

「時光師鍛造時光冊,到底是為了萬法合一,還是為了再造一個時光長河?如同死靈天河一般,仿造時光長河,再造一條道?」

一個個想法,在他腦海中浮現。

今日,真的看到了太多東西。

以往都是猜測,今日是蘇宇親眼所見!

他不知道,其他人能否看到,可能是看不到的,但是蘇宇能看到,這也許是天門合一的福利,待會問問武皇也許就知道了!

「所以,我融道,便是打開時光長河,開啟分支河流,這叫自我開道!」

「或者選擇融合一條道……」

下一刻,他忽然取出文墓碑!

這一刻,蘇宇看到了一些東西,他看到了文墓碑上,好像有一條絲線連接著時光長河,在長河的某個地方,有一條分支,被人封鎖了,無人可以踏入那條分支!

蘇宇懂了!

文墓碑也好,裡面的神文也好,其實都是一個地圖,一個引子,一個解封的東西!

此刻的蘇宇,帶著文墓碑,踏入時光長河,去找被文王封印的那條道,然後,選擇自己融入其中,這就是融道了!

其他人是找不到的,看不到的,無法融入的,這就是獨掌一道!

這些分支的長短,粗細,都決定了大道的實力強弱!

筆道,應該是又粗又長的!

「99枚神文,勾勒成神文戰技,應該是為了讓我在時光長河中,順利找到那條道,或者乾脆就是鑰匙,開啟封印用的!」

此時此刻,蘇宇徹底明悟!

大道修鍊,這一刻在他眼中無秘密可言!

天門出,聖人出!

自古就有這樣的說法,天門一開,那就是大人物降世。

蘇宇之前還以為說的是星宇府邸的天門開了,大人物才能走那道門出來,原來不是,是因為開了天門,你就洞悉這世間修鍊的本質了!

什麼融道,開道,合道,包括掌控規則一道,在你眼中,你都明悟了!

你的未來,你自己清楚!

你不再迷茫,不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這一刻,蘇宇感悟太多了。

這一刻,蘇宇的道字神文,迅速蛻變,強大起來!

此刻,蘇宇的「道」字神文,乾脆直接浮現了出來,隱約間,好像出現了一條絲線,朝那時光長河連接而去,這是在告訴蘇宇,他感悟了一些修鍊本質。

他若是願意,他可以主修「道」字神文,去開「道」字神文所連接的那條道,或者融合本就存在的道。

「原來如此!」

「神文既規則!」

「不,神文是路,開道也好,融道也好,神文就是一個路引……」

「神文會告訴你,在哪開,能開出道!」

「神文會告訴你,哪裡原本就有一條道,你可以去融合這條道!」

「……」

一個個念頭,在蘇宇腦海中升起。

下一刻,蘇宇忽然抓出了小毛球,這一刻,他天門開啟,如同第三隻眼,他看向害怕的小毛球,小毛球瑟瑟發抖,感覺被香香的看穿了一切!

蘇宇看著它!

毛球,可能是天地之間,最為獨天得厚的一族。

這一族,就是道!

這一族,就是規則!

這一族,可能就是一條分支蔓延而下,它也許不需要去合道融道,而是直接去攀升,或者本身的道出現了問題,去修補這條道!

道上誕生靈,也許是天地為了修補這條道,從而誕生的!

他看向毛球,此刻,他在毛球頭頂上,看到了一條若隱若現的虛線。

很孱弱,但是很堅韌!

蘇宇的意志力,順著這條線蔓延上去,他看到了,看到了一些特殊的東西,這條線,果然往時光長河蔓延,但是,中間有些斷裂。

需要修補!

而他也看到了,毛球可能修補錯了,這條道,分成了好幾個階段,應該對應山海日月之類的境界。

毛球好像修補錯誤了,修補到了一旁,修補到了蘇宇看到的那個斷裂口,都快修出分支來了!

果然,笨笨的毛球,壓根不知道它是什麼道。

它就知道吃!

吃了不知道往哪修補,往哪蔓延,導致修補錯誤,現在吞噬大量的規則之力,都在朝其他道蔓延。

這麼強行吃下去,也許有一天,毛球會走到其他大道上,和別人一樣,成為融道者!

但是,它卻是錯過了屬於它自己的那條道!

其他道,若是有主人,毛球終其一生,也只是合道境,不可能跨入規則之主的境界,而若是修補正確,走自己的道,它是有希望自己掌握自己的道,成為規則之主的!

「豆包呢?母球呢?」

豆包有文王幫助,可能正確的找到了自己的道,但是母球……未必!

母球也只知道吞吞吞!

它們都受到了豆包的影響,而豆包,未必知道它自己的情況,可能文王牽引,幫它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道,但是豆包可能也只是順著文王的話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否則,豆包是有希望晉級規則之主境界的!

不至於10萬年了,還是合道!

「香香的……我怕!」

毛球可憐兮兮地喊著,好害怕,附近的規則之力在爆發,好像要把它炸死。

香香的一直盯著它看,看的它心慌慌的!

蘇宇捏了捏它,笑道:「你的路走錯了,自己好好明悟,以後,多讀書,這個世界,還是屬於讀書人的!武夫終究只是武夫……」

說著,想到了武王和武皇,這兩位,開了天門,應該也能看到吧?

他們可是武夫,為何能做到呢?

只能說……靠天吃飯,天賦太強,強行逼迫他們強大,對大道理解,這倆肯定不咋樣,不然,為何不如文王?

武皇更莽,結果連武王都不敵,白瞎開天門了!

「筆道必然有些特殊,所以可以在其他大道上刻畫一些東西,進行限制甚至禁錮!」

「筆道在哪?」

他看向自己的文墓碑,很快,再看自己勾勒的那些神文,此刻,神文戰技融入文墓碑,蘇宇隨手拋出文墓碑,文墓碑朝天飛去,朝那時光長河飛去!

而蘇宇,隨手一撕拉,一條時光長河裂縫出現,也極其寬闊!

大河滔滔!

這一刻,蘇宇踏入了時光長河,而文墓碑,一路牽引蘇宇往前飛,不知是何方,不知是過去還是未來。

蘇宇跟著走,一步踏出,都是長河停滯。

飛著飛著,文墓碑中,那些神文有些耗盡餘力了!

蘇宇前方,文墓碑好像在徘徊,在遲疑,好像找不到路了!

蘇宇笑了!

「力量不夠強大,規則還不圓滿,無法為我牽引到真正的筆道之上!」

「我明白了!」

他瞬間收回了文墓碑,取出了天地硯,此刻,天地硯也微微顫動,但是沒有動彈。

因為蘇宇沒感悟這條道!

這條道,也沒牽引他去尋找屬於荒天獸的那條道!

「這些,都是別人的,那我自己的呢?」

下一刻,蘇宇又取出了文明志!

此刻,文明志也在飛,亂飛!

胡亂飛舞!

一會,朝大河一側飛去,撞擊在河流一側,好像在告訴蘇宇,這裡有條道,咱們開他!

接著,又飛,又撞,好像在說,這裡還有條道,咱們開他!

「我懂了!」

蘇宇苦笑!

我明白了,收回了文明志,這是萬道合流!

文明志,萬道合流,時光冊,萬法歸一……

時光師,這位文王的妹妹,野心蘇宇看出來了,再開一條時光長河!

開個小號的時光長河!

而蘇宇,也在走這條道。

文明志其實是在告訴蘇宇,咱也不知道開哪條道好,隨便開吧,開到最後,咱開個時光長河出來!

「原來如此!」

又過了一會,蘇宇再取出一物!

人主印!

人主印,這一刻也在帶著蘇宇往前飛,飛著飛著,停下來了,無力飛行了。

蘇宇嘆息一聲,「人皇之道,明白了!應該是想帶我走人皇之道,可惜太遠,你太弱,無法帶我走到那個地方,對嗎?」

此刻,人主印顫動,好像在回應蘇宇,就是如此!

這時候的蘇宇,走在時光長河中,他也發現了壓力越來越大。

而他走著走著,又發現了一個問題,他走到現在,一側,好像一直都是一條支流,蘇宇仔細看去,許久,喃喃道:「懂了!肉身道,人族的肉身道!」

「因為這肉身道,就在我們踏入時光長河的區域附近,所以如今我們踏入,大家對道感悟不深,都是直接踏入了這條肉身道!」

「不同種族,開啟的長河節點應該不同!」

「每個種族,應該都會開啟不同區域的時光長河,走距離自己最近的那條道,因為他們沒有選擇,只能如此!」

「三身法,是橋樑,所謂過去未來,其實就是召喚長河左右之力,合併現在之力,用承載物,一舉踏入這條支流……」

這時候的時候,洞悉了三身法的本質!

法門,其實都是次要的。

但是規則懲罰,必須要走三身法……蘇宇心中判斷了一下,可能是有至強者,封堵了時光長河一段距離,一些支流制定了規則,讓人無法用其他辦法,貫穿時光長河!

「難怪,小白狗說文王故居是無規則之地,偏偏還能踏入永恆,開道!所謂的無規則之地,只是沒有支流,但是時光長河還在……不,就在時光長河內部!」

蘇宇明白了!

在這內部,外部的支流,就很難干擾到你了,就是所謂的無規則之地了。

文王應該是截取了一段時光長河,作為自己的老巢。

很厲害!

到了現在,蘇宇愈發覺得,文王的厲害和恐怖之處了!

所以,小白狗他們可以自己開道,不受支流影響,不受他人的道影響。

「厲害!小白狗他們,都是自己在開道,重新打出一條支流!」

「那時光長河,是本身就存在的,還是有人開闢的?」

若是有人開闢的……不敢想象,這樣的存在到底有多恐怖!

萬界之道,都在時光長河之上!

但是,也有幾人想要走不一樣的路,時光師,開死靈界的至強者,目前來看,蘇宇就知道這兩位,至於文王幾人,蘇宇不清楚。

但是從他現在的角度來看,若是文王他們,沒有另開大道的打算,那時光師……比文王有天賦,可能比文王更強大!

當然,時光師可能沒成功!

時光師,也許還是一位永恆境,她並非規則之主,因為她的規則,可能還在時光冊中蘊養,還沒真正化為一條時光長河!

「為何我覺得,時光師比文王更牛呢?」

你文王掌握了再多的道,也是建立在時光長河的基礎上,而時光師,卻是想開闢出,第二條類似於時光長河的大道。

這樣的雄心,厲害了!

而這一刻,他腦海中的時光冊,好像感應到了這樣的想法,有些雀躍的樣子!

在微微顫動!

是的,時光師就是牛!

蘇宇笑了,他的意志海中,那文明志也在顫動,好像在告訴蘇宇,我們也要走自己的道,再開一條時光長河!

「太難了!」

也唯有此刻,蘇宇才能明白,到底有多難!

他此刻站在時光長河中,看著那河水滔滔,有些苦澀,再開這樣的長河?

難如登天!

我昔日,居然升起了雄心壯志,打造文明志,這是要我命,自己另開大道,不再依附時光長河,這可能嗎?

「再看吧!」

一聲嘆息,現在,還太遙遠了!

「文王……剝離大道……」

這一瞬間,他又想到了文王,難道說,文王也想自開大道,所以,他剝離了原本屬於他的道,想著重開?

若是如此,那也是可怕至極的存在!

轟!

浪花來襲,蘇宇輕笑一聲,一步踏出時光長河,這地方,他不能久留,現在的他,還沒到開道的地步,但是蘇宇知道。

此刻,他若是願意,他其實可以和其他人一樣了,走一旁的支流,也就是人族的那條肉身道,跨入永恆境!

成為大家口中的無敵!

可是,那條道,太多人去融了,支流還有些破碎,他傻了才會去融,可能會產生排斥!

「只有不懂大道的人,才會走這條破爛的大道吧?」

臨走之前,蘇宇瞥了一眼那條寬闊的支流,很寬闊,他彷彿看到了無數人的印記留下,可能都是人族前輩,但是,那條道,再往前走,也許就是破破爛爛了!

融合的人多了,大家都在搶這條道中的規則之力,修鍊起來會更難,而且前路可能斷了。

第九潮汐,無數人死了,百戰王侵佔了他們的大道規則。

百戰王若是掛了,那可能導致前路斷裂。

若是活著,也可能堵住了後來人的路。

所以,這條路是沒有前途了!

「大秦王他們走的都是這條道,毫無前途的!」

……

蘇宇踏出了時光長河。

這一刻,天朗氣清。

一切都消失了!

懲罰也好,獎勵也好,都消失了!

而他自己,也感受到了不同。

這個世界,更清晰了!

蘇宇一步步走下虛空,其他人紛紛走來,天滅急躁道:「你證道了?我看你走進時光長河了!你是捕捉三世身了嗎?」

「沒有!」

蘇宇笑道:「三身法,太弱,三身法,我剛剛看透了,其實就是通過兩塊承載物,搭個小踏板,幫助你走上大道!」

「所謂三身,就是過去和未來,兩塊板,載著你朝大道中流淌!」

「而融兵法,只要一塊板就行了,但是這塊板,更強大一些,承載的力量更多一些,可以從時光長河中抽取更多的力量!」

「……」

一群人茫然,不懂!

你在說什麼?

很厲害的樣子,但是我們聽的不是太懂。

不明覺厲就對了!

杠精門倒是好像聽懂了什麼,急忙道:「對對對,踏板……不對不對,不是這個說法!我隱約記得,當年文王曾經在哪說過一次,三身法也好,融兵法也好,還是其他,都是搭橋鋪路,讓你走上大道!而我特殊,我其實不用搭橋鋪路,因為我是門,我把我的門,往河流接點一鋪,我就可以走上去了,所以文王說我很有前途的!」

蘇宇一愣,很快笑了:「是有前途!和我的說法差不多,這麼說吧,我們踏上大道,需要過河,過河踏入支流,承載物也好,融兵法的兵器也好,靈族的本身也好,其實都是用這些東西鋪路!通天侯本體是一道門,本體就有強大的承載之力,所以,你可以抽取更多的規則之力……」

說到這,蘇宇看了他一眼,微微凝眉道:「不過,你融的道,可能比較弱,不然,你本體強大,應該比現在更強,你有點弱了!」

「……」

一群人看著他,通天侯弱嗎?

不弱啊!

在合道中,不算頂級,那也是中等。

蘇宇很猖狂啊!

說通天侯弱!

而通天侯,也急忙點頭:「對對對,文王也這麼說過,他說我融道的時候,有些無知,找到一條道就融,其實是不對的,我應該找一條更強大的去融,或者自己開一個道……」

通天侯震驚道:「人主是文王轉世嗎?為什麼說的差不多!」

蘇宇輕笑一聲:「看透本質,一切本就一個道理,說的自然也就差不多,你去問人皇,人皇也會給你相同的答案!」

杠精門急忙道:「解釋就是掩飾,我懂了……人主居然真是文王復生……」

蘇宇眼神犀利!

杠精門瞬間閉嘴!

我錯了,我不說了。

此刻,卻是多了幾分小心,警惕,又有些害怕,文王?

真的是文王?

他看向蘇宇,仔細觀察了一下,傳音道:「他真的是文王!你們看啊,他額頭上有個小門!還穿著白袍!還和文王說一樣的話!還用筆刀!還有還有,他剛剛去文王家了!還有,他也說他是讀書人,還有……」

他不說就算了,一說,一群人都眼神有些異樣。

蘇宇,真的越來越像文王了!

蘇宇看著他們,看著通天侯,這傢伙,應該又在造謠了!

他懶得多說。

文王也好,人皇也好,其實,真看透了一些東西,氣質上肯定有些類似,至於說話類似……扯淡,任何一個看透大道本質的人來說,都是這話!

你們不懂,光知道瞎咧咧!

很快,天滅沒興趣管蘇宇到底是不是文王了,急忙道:「那還搜刮嗎?」

此刻,規則之力好像平復了。

蘇宇看了一眼,天門開啟,如同三眼,看向虛空,虛空中,一道道規則之力,整戈待發,好像準備雷霆一擊!

不同區域的規則之力,濃郁度不同。

蘇宇見狀笑了笑,「繼續,我說撤,咱們就走!」

「好!」

一群人興奮,繼續搜刮那些侯的財產,很快,規則之力再次匯聚,越來越強大了!

隱約間,甚至化為了一把刀,想一刀劈死所有人!

蘇宇見狀,喝道:「停!走人!」

通天侯迅速開門,蘇宇他們紛紛踏入,一瞬間,全部離去!

而就在他們剛走,轟!

一柄規則之刀,一刀劈了下來,劈了個空!

整個八層,規則之力動蕩!

好像沒有懲罰到人,有些不樂意,繼續動蕩,規則震動!

……

七層!

蘇宇他們瞬間浮現。

而虛空中,武皇意志力再次呈現,其實其他人看不到什麼,包括武皇和蘇宇的對話,這些人都聽不到。

此刻,武皇臉龐好像清晰了一點,看向蘇宇。

而蘇宇也抬頭看天。

武皇幽冷聲傳來:「你倒是有點本事,真把天門給開了!」

沒有小蟲子的前綴了!

蘇宇面帶笑容:「還行,多謝武皇贈功!這天門一開,我只覺得,自己便是那井底之蛙!冒昧問一句,武皇開了天門,可否看到了那時光長河之道,這條道,是自古以來便存在,還是有人開闢的?」

武皇淡漠道:「開天之後,便有此道!」

果然!

蘇宇又道:「那再冒昧問一句,死靈天河,是否是一位絕世強者,模仿時光長河開的道,武皇說半成品,難道開闢失敗了?」

「自然!」

武皇聲音依舊漠然,卻是願意和蘇宇交流這些東西了。

人以群分!

這個世界,如今也許只有他和蘇宇,才能看懂一些東西,看透一些東西了!

和其他人說,其他人壓根不懂。

蘇宇感慨道:「那開闢死靈界的強者,一定很強!強的可怕!」

武皇沉默。

蘇宇又道:「那人是活著還是死了?」

「死了!」

武皇淡漠道:「野心太大,哪有那麼簡單!死靈界域,另開一界,生死輪迴,活人修時光長河,死人修他之道,這樣的野心……甚至超過了一統諸天!」

「被人殺了?」

「不知道,我也只是聽說,從未見過此人,我所屬的那個時代,死靈界就存在了,只是在傳說中聽說過,有這樣一位人物,開闢失敗,留下了殘次的死靈界域!」

蘇宇點頭,有些嚮往,「這樣的人物,哪怕死了,無數歲月後,只要有人能明悟大道本質,都知道此人的存在,他的傳說,只會永不熄滅!除非,這個世界,再也不會出現你我這樣的人,只要有,他的傳說不會滅!哪怕千萬年,億萬年!」

說罷,蘇宇笑道:「真沒人能開天門了,沒人能看見了,沒人能感悟了,那樣的弱者,被他們知道了傳說也沒用,我的傳說,只存在於絕世強者和天才圈子中……也別有一番滋味,不是嗎?」

武皇沉默。

蘇宇說的不錯。

哪怕那人死了,千萬年,億萬年,再有人開天門,或者自己明悟大道本質,都能知道死靈天河,知道那人的存在,知道他的傳說和偉岸!

蘇宇又道:「上古人皇,也就是文王時期那位,武皇覺得強大嗎?為何,現在很少有那位的傳聞,連傳承都沒有。」

武皇沉默。

蘇宇笑道:「不能說嗎?」

許久,武皇平靜道:「不是不能說,是不好說,很少看到那位出手,只知道,太山那批人,都聽那位的!那位只管執掌天下,文武之事,都交予他人!我和對方,並未打過交道。」

蘇宇挑眉,真神秘。

他又道:「那不提人皇,武皇現在還想殺我嗎?」

「當然!」

武皇不屑於否認,淡淡道:「太山辱我之仇,大於殺我之仇!羞辱我無數歲月,折辱我,如此對我,此仇此恨,永不忘懷!」

蘇宇沉聲道:「那是你和武王的仇怨,我不管這些,我只希望一點,武皇不要牽扯到他人!」

武皇幽冷道:「當今人族,便是那些人的傳承!一句不要牽扯他人,就能撫我十萬年被羞辱之仇?」

十萬年!

頭顱被折斷,肉身化為府邸,屁股種花……咳咳,總之,武皇的確無法釋懷這樣的羞辱之仇,遠比太山殺他之仇要大的多!

殺了他,一了百了!

沒殺他,卻是如此折辱他,他無法接受!

怨恨,怨毒,滅世之心,那是必然有的!

蘇宇想了想,問道:「也是,這事不好說,那我問一句,武皇覺得現在需要多久,可以脫困?」

武皇冷冷道:「你想阻攔?」

「不是!」

蘇宇笑道:「我想看看,需要多久,過了那麼久,我能否壓制武皇,免得到時候出岔子!」

「笑話!你莫非以為你開了天門,就能和本皇平起平坐?」

「沒有的事,修鍊一道,意外無數,也許武皇脫困,我都死了,我就問問情況!」

蘇宇笑道:「武皇,不介意的話,可以說說看嗎?」

武皇嗤笑一聲,「有意思的傢伙,我若脫困,你自然可以感受到!這諸天萬界,被規則封鎖,待到規則不再封鎖,我身上一切壓制力,都會削弱大半,那時候,便是我脫困之機!」

「就是說,上界開啟,武皇就有希望脫困了?」

「只是有希望……」

此刻,兩人好像朋友一般聊著,武皇淡淡道:「不過,你若是多殺一些人,多斬斷一些大道,萬界封鎖更弱一些,我自會出來的更早一些!那時候,一定很有趣!」

蘇宇笑道:「懂了!是有趣!武皇何不去找武王他們報復?我知道他們沒死!我覺得,武皇可以找到,不行的話,沿著時光長河一直走,你和武王交手過,一定知道他的大道樣子,找就是了,找到了他的大道,他就出現了,要是死了,倒也不用恨了!若是沒死,就沿著大道殺下去,幹掉他好了!」

武皇沉默。

有點道理,可是……很快武皇幽冷道:「他比本皇強,你以為我是白痴,現在會去找他報復?」

「不是,他要是沒死,都和人戰鬥十萬年了,早就成了風中殘燭了,這都怕?那武皇還是放棄吧,換成我,人家都殘了,我都打不過,我不放棄報復還幹嘛?」

武皇再次沉默!

不想和蘇宇多說什麼!

有些扎心!

很快,他想到了什麼,冷笑道:「本皇不會馬上離開,本皇先恢復自身實力,再殺了他們的傳承,滅了他們的希望,再去找他們!」

蘇宇笑了,「行吧,隨你!反正還早!上界開啟,還需要時間!規則之主是強,可是……武皇也別小覷了天下人,希望不會給我找不自在!」

「猖狂!」

武皇有些憤怒,「本皇脫困,第一個去找你!」

「隨便吧!」

蘇宇笑道:「愛找我就找我,我那時候要是還沒死,武皇找我麻煩,我就把武皇打死,也免得麻煩!別動怒,這一生氣,不清醒了,錯過了解封脫困時間!這些年,也就現在清醒一下,不容易,你一動怒,那就麻煩了!」

武皇不吭聲。

很有道理!

是不能輕易動怒,他只是復甦了一點點意志力,這些意志力一旦動怒陷入混亂,那可能會再次沉眠,到時候,還得需要蘇宇來喚醒。

蘇宇又不是白痴,他若是真再次沉眠了,十有八九不會再喊他了。

蘇宇也不管他,此刻,他也看透了武皇。

為了保持清醒,現在就是再喊太山,他也不會找茬的。

就是給他屁股再種花,他都未必會動怒。

「武皇,給我們開個門,走死靈通道出去,走負一層,還得等一段時間才能主動出去!」

「……」

武皇幽冷無比,不理睬。

蘇宇笑道:「武皇,你不開門,我去負一層拔你頭髮了,行,你非要這麼干,那我就去!剛好,我還缺不少承載物,那我多謝武皇了!」

「……」

下一刻,死靈通道封印解開!

滾吧你!

武皇很討厭這個傢伙,偏偏現在他要保持克制,不能讓這傢伙激怒,導致自己再次陷入混亂,錯過上界開啟,規則消散的那天。

要不然,再想脫困,哪怕再次清醒,也得等下一次上界開啟了,又是一個萬年!

蘇宇露出笑容!

這才聽話!

至於負一層,說說罷了,真去拔毛,武皇脫困的第一時間,大概就是和自己不死不休。

雖然現在也差不多!

不過,可能還有轉圜餘地。

不管他了,先走!

外面大好的世界等著自己,在這和一個瘋子聊天沒意義。

該知曉的,我都知道了!

說到這,蘇宇看向杠精門道:「通天侯,你可以離開此地嗎?」

通天侯搖頭:「我得守門!這也是規則的一部分!除非八層沒了,那我就可以走了,但是八層……議會之地,哪怕規則之主來了,也很難覆滅八層!」

蘇宇懂了,朝天看了看,笑道:「武皇,脫困的第一時間,把八層給毀了,或者下次我來毀,把通天侯帶出去,你也不至於和一個看門的為難,對吧?」

武皇懶得回話。

蘇宇笑了笑:「那就不多說了,通天侯,你在這繼續待著,回頭我實力強了,過來滅了八層,或者滅了那些規則,帶你出去玩玩!」

「多謝人主!」

通天侯倒是無所謂,不走就不走唄,看門看習慣了,挺好的!

而蘇宇,看了一眼死靈通道,笑道:「走吧,順便抓些死靈君主,鎮靈域這邊的死靈君主都給抓了,免得給我添亂!」

話落,蘇宇一步踏出,進入死靈通道!

其他幾位,也紛紛進入。

都是歡喜無比!

出去了!

收穫巨大!

來時,一個合道都沒,出去后,合道一堆。

就連嵐山侯,再次進入死靈界,都恍如隔世!

這死靈界,這東王域,就這麼變天了!

而遠處,幾位死靈君主看著他們,警惕無比,瑟瑟發抖,蘇宇一看那邊,笑道:「嵐山侯,去,抓了他們,用東王印鎮壓!帶回去!我正嫌人不夠用呢!」

「諾!」

嵐山侯迅速領命,也不多說,是要抓點死靈君主了,不然東王域不好管控!

遠處,那被稱為拓伐的死靈,迅速掉頭就跑!

後方,河圖此刻倒是抖起來了,喊道:「拓伐,別跑,跟著我們一起干大事,吃香的喝辣的,我們幹掉了那麼多死靈侯,還幹掉了一尊王,你眼瞎嗎?還跑,再跑你就只能被吃了!」

「……」

片刻后,嵐山侯和河圖,帶著6尊死靈君主繼續前行,隊伍再次壯大了!

而蘇宇幾人,極速前行。

先回鎮靈域老龜那邊再說,防止其他三大天王來找麻煩!

此次一統鎮靈域,再壓制東王域動蕩,那就可以解放鎮守了,沒有君主衝擊,隨便安排一個永恆鎮守都行,壓力不會太大。

得把高段的鎮守置換出來!

塞一些不那麼厲害的永恆過去!

再把死靈集合,關鍵時刻還能開啟死靈通道,讓死靈幫著殺戮,這才是蘇宇的打算。

而蘇宇自己,接下來的主要任務便是戰技化神文了!

先融道再說,融道之後,他也許就具備真正的合道戰力了,或者接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8章 離開星宇府邸(求訂閱)

6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