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離鄉

第67章 離鄉

南元。

轉眼間,時間到了7月28日。

啟程的日子。

入學時間是8月1號,不過還得趕路,所以南元這邊的學員得提前幾天出發。

小半個月時間,蘇宇瘋狂修鍊,不計消耗,實力再次有了顯著進步。

總共開了6竅!

不過其中屬於《戰神訣》的只有5竅,《戰神訣》第一重8個竅穴,有3個和雷元刀第二刀竅穴重合,雷元刀第二刀有一個竅穴是不重合的。

蘇宇在繼續開啟《戰神訣》竅穴還是開啟雷元刀竅穴之間做了選擇,先開啟雷元刀第二刀的竅穴。

反正《戰神訣》短時間內也沒辦法晉級,還不如順便先掌握雷元刀第二刀。

雖然感覺白開啟了一個竅穴,對很多學員而言,此刻掌握強大的武技好像沒啥用,可對蘇宇來說,多點保命的本事總比什麼都不會要強。

元氣液徹底耗空,精血倒是還剩下幾滴。

功勛耗空,現金兩萬多留著報名。

孑然一身!

蘇宇簡單收拾了幾件衣服,帶上幾本意志之文,提著刀便準備出門。

門響了。

蘇宇耳朵顫動一下,上前開門。

門外,陳浩咧著嘴,笑的開心,「阿宇,走了!我爸在樓下,開車來的,送我們去學府。」

聚集地點在南元學府,陳慶和今天沒上班送兒子,顯然也是捨不得。

蘇宇也沒說什麼,提起小行李箱就要出門。

陳浩看他就帶了這麼點東西,忍不住道:「阿宇,你就一個箱子?」

「那還要多少?」

蘇宇搖頭,懶得理會,轉頭看了一眼房子,忽然有些捨不得。

在這生活了十幾年,馬上就要離開了。

這一走……也不知道下次回來是什麼時候了。

打小和父親相依為命,父親幾個月前離開了,而今自己也要離開了,家裡再也沒有昔日的人氣了,此刻顯得寂靜無比。

「阿宇,捨不得?」

陳浩笑呵呵道:「我一點都沒捨不得,巴不得馬上去大夏府,聽說大夏府繁華的不得了!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商鋪,吃的,喝的,穿的,道館……什麼都比南元要多!」

蘇宇打趣道:「還有,那邊沒你爸打你!」

陳浩訕訕,下一刻有些遺憾道:「我爸不打我,就沒獎勵的零花錢了。」

「賤!」

蘇宇只能如此回他,這傢伙看來還挺捨不得這賺錢的機會。

這段時間,陳浩也有進步。

可惜,開元七重還是差了一些,現在是開元六重。

開元階段畢竟只能被動吸收元氣,浪費太多,哪怕蘇宇每次聚集元氣都喊上他,這傢伙也沒來得及開啟第七竅。

再次看了一眼屋子,蘇宇輕輕吐了口氣,轉身,關門,鎖上門。

……

樓下。

陳慶和正在和小區幾位大爺聊著天,看到蘇宇他們下樓,笑道:「小宇,沒多帶幾件衣服?」

「學府會發,帶幾件換洗衣服就行。」

蘇宇說著,和幾位大爺招呼了一聲,問候了幾句。

幾位老大爺,也是一臉唏噓,樓下的王大爺感慨道:「這一眨眼,小宇都要去高等學府了,以前小蘿蔔頭似的,現在也長大了,你爸要是在家,今天指不定要抹淚。」

「肯定的,蘇龍那傢伙,當爹又當娘的,把小宇拉扯大不容易。」

幾位老人感慨著,蘇宇默默笑著,也不接話。

聊了幾句,蘇宇和陳浩上車。

陳慶和啟動車輛,一邊往學府開,一邊叮囑道:「路上你們小心點,野外有些妖獸,別一個人亂跑。」

「爸,你都說多少次了。」

陳浩有些不耐煩,老爹絮叨好多次了。

陳慶和喝道:「少廢話,你是想挨揍了?路上聽小宇的,跟著城衛軍和龍武衛,別亂跑!到了大夏府,也得給我老實點,我過段時間抽個機會去大夏府看你。」

「爸,你去幹嘛啊,多危險!」

陳浩急忙道:「一個人上路很危險的,你還是在家待著,我有時間就回來。」

「少扯淡!」

陳慶和罵道:「你這沒腦子的,往家跑更危險,記住了,每隔三個月,南元這邊會組織城衛軍去接你們一次,那時候想回來才能回家!平時不許亂跑!」

「或者去夏氏商行那邊,看看他們有沒有安排,若是有,跟著夏氏商行回來也行,千萬別一個人動身,知道嗎?」

陳慶和還是不太放心,繼續叮囑著。

這個時代,野外不安全。

哪怕軍團每年都在清剿,依舊不安全。

學員們去了大夏府,想回南元,要不跟著城衛軍回來,要不跟著強大的夏氏商行回來,要不然自己上路那就可能真的要上路了。

當然,你實力強大,那自然不用顧忌這些。

聽著父子倆的對話,蘇宇心中隱約有些羨慕。

自己老爸去了戰場,否則今日老爸肯定也會如此,甚至更絮叨。

陳浩一邊和陳慶和頂著嘴,一邊拉著蘇宇,滿臉歡喜,朝他示意自己手中的長刀。

這也是一柄制式軍刀,蘇宇看了一眼,和自己的差不多,可能是同一序列。

「阿宇,我也有入階的兵器了!」

陳浩歡喜,前面,開車的陳慶和喝道:「兵器是給你平時用的,不是拿來顯擺的!」

陳浩撇撇嘴,顯擺一下怎麼了。

阿宇買了那把刀,平時也沒少顯擺,自己羨慕了這麼多天,好不容易自己也有了,當然得顯擺一下。

蘇宇笑了笑,懶得理會陳浩。

看著窗外的街道,熟悉的環境,有些留念。

很快,車停了。

南元學府到了。

……

學府外,今日車輛很多。

沒有煙氣升騰。

這些車的動力來源都是元氣,並非油類。

些許元氣,就能讓這些車跑很久。

不過哪怕消耗不大,如今買輛車也得好幾十萬,跑起來,一個月也得好幾千的花費。

之前蘇龍並沒有買,蘇龍總說買這玩意,還不如騎只火豚來的暢快,以前蘇宇沒當回事,如今想想,的確,那巨大的火豚獸騎乘起來恐怕的確比乘車霸氣。

當然,更大的可能是老蘇沒錢買。

學府中,不斷有學員帶著行李朝學府廣場匯聚。

家長們都跟在後面,有人抹淚,有人不斷叮囑。

在這個時代,沒有實力,去了大夏府,幾個月能回來一次算是運氣,有的可能幾年都不會回來。

通訊倒是可以聯繫,可如今本城的通訊便宜,一旦出了城,和大夏府聯繫,一分鐘好幾塊錢的費用。

這對一般家庭而言,也是一筆不菲的開銷。

出了城,通訊基站經常會受到妖獸襲擊,干擾,破壞……

所以有時候和外城的通訊根本打不通。

大夏府內部還算好的,出了本府,那幾乎沒辦法聯繫,大片廣袤的荒野,妖獸多,萬族教的人也多,他們很樂於破壞這些基站,斷絕各大府的聯繫。

蘇宇看到了老府長,看到了柳文彥,也看到了其他同學和老師。

柳文彥朝他招招手。

蘇宇和陳慶和道別,急忙朝柳文彥那邊走去。

……

柳文彥目光投向蘇宇,微微點頭,輕笑道:「不錯,開啟了不少竅穴……主要是意志力進步不少,看來這些時日沒有荒廢。」

說著,柳文彥遞了一張紙條過來,笑道:「到了大夏府,若是有麻煩,可以打這個通訊號碼。當然,沒有嚴重的事,不要打!」

「嗯,知道了。」

蘇宇接過紙條,看了一眼,記住了號碼,有些好奇道:「老師,這是誰的號碼?」

「別問,有事報我的名字就行。」

柳文彥也不介紹,介紹啥,難道告訴你小子,這是我的那個誰……那個誰誰誰的號碼?

多不好意思!

「功勛點用完了?」

蘇宇點頭,他現在一點功勛都沒了。

「別看我,看我我也給不了你功勛,我自己都沒得用。」

柳文彥笑道:「沒了,自己想辦法去!拜師的時候,去弄點功勛,這個不難。」

「我知道你不想放棄戰者道的修鍊,我也不會攔你,不過意志力修鍊別耽誤了,文明師和戰者,戰鬥力也許相差不大,可說起神奇、神秘,那顯然是文明師的天下。」

柳文彥輕輕吐氣道:「正面遭遇,文明師和戰者半斤八兩,可若不是正面遭遇,一個騰空文明師,伏殺凌雲境戰者的方法不要太多。戰場上,文明師才是最神秘的。」

蘇宇再次點頭。

柳文彥也陷入了沉默。

旁邊,那些學員和家長依依不捨道別,不過學員有的不舍,有的卻是雀躍。

很多人從未離開過南元,一直聽聞大夏府繁華,這次能去大夏府,學員們也是緊張中帶著期冀,至於不舍,這時候還感覺不到。

恐怕過些時日,這些學員就會真的想念回家的感覺了。

片刻后,夏兵帶領龍武衛其他人出現了。

除了龍武衛,還有一個百人城衛軍隊,110人,護送這次學員去大夏府。

而學員數量,並不算多,大概200人左右。

這是所有戰爭學府、文明學府的人員,至於內務和科研學府的學生,和他們並不一道,而是由另外一支城衛軍護送。

不過那邊沒有龍武衛,待遇並不相同。

這就是現實,文明和戰爭學府是培養強者的,學員安全性比那些人更重要。

而且那邊的學員數量很多,超過千人。

一般情況下,那邊反而要更安全,因為萬族教都看不上這些普通學員,並不會特意去襲擊他們,收穫不大,損失反而不小,不值得。

夏兵邁步走來,這次是由他帶隊,城衛軍協助。

夏兵和老府長交流了幾句,很快走到柳文彥這邊,嚴肅道:「柳執教,我們要啟程了!這段時間,也是最亂的時候,野外亂,各城城中也亂,城衛軍和龍武衛離開,少不得有些宵小動心思,南元這邊柳執教多上心。」

一位騰空帶隊離去,南元這邊少一位騰空,少了一小隊龍武衛和城衛軍,也是城防最弱的時候。

柳文彥點點頭,淡淡道:「他們敢現身最好,老夫最近剛好缺點功勛!」

說罷,柳文彥又道:「你們也要小心,往年這時候,野外很亂,甚至有萬族教的畜生故意製造獸潮,別掉進了坑裡。」

「會的!」

夏兵鄭重,他也是老兵了,這些自然都懂。

兩位騰空交流了一番,門口,十多輛卡車出現。

下一刻,有人高呼道:「學員登車!點到名的,迅速上車,沒來的,過時不候!自己想辦法去大夏府!」

「1號車點名!」

「2號車點名……」

學府執教們負責維持秩序,安排學員登車。

蘇宇很快上了1號車。

陳浩也在這輛車上,還有劉玥,周沖……

都算是熟人,或者說,都是尖子生。

大夏戰爭學府、大夏文明學府、龍武學府、九天學府……

這些排名靠前的學府學員,此刻都在這輛車上。

卡車內部空間不小,不過也有些擁擠。

家長們都在車外站著,有人不舍,有人不斷朝裡面張望,一臉的擔憂。

陳浩倒是沒那麼多不舍,看向劉玥,好奇道:「劉玥,你家不是和夏氏商行有合作嗎?怎麼跟咱們一道,擠成這樣子,還不如跟著夏氏商行一起走,多舒服啊!」

劉玥微微笑了笑,卻是沒回應。

陳浩撓頭,見她不說話,也不再問了。

車上,男女都有。

總共20人左右,男多女少。

大家都沒怎麼說話,除了幾個相熟的竊竊私語,其他人不少人目光投向蘇宇,不過也沒有和蘇宇聊天。

「啟程!」

伴隨著夏兵一聲大喝,車輛啟動。

十多輛卡車駛離學府,城衛軍和龍武衛的車輛也穿插在其中,前後護衛著學員們。

……

學府中。

老府長一臉唏噓,「又一批學員過去了,大夏府……哎!」

南元啊!

一年又一年,每年有大量學員向大夏府進軍。

可最終,有人死了,有人廢了,有人在大夏府定居,有人放棄了修鍊……

真正出頭的,沒幾人。

一批批的學員往大夏府輸送,看著他們或頹廢,或死心,不復離開之時的雄心壯志,老府長看了這些年,儘管有些看開了,還是有些唏噓和無奈。

柳文彥看著車輛離去,平靜道:「這是他們的路,必經的路。在這條路上走的長,走的遠,終究只是少數人,我們這些人……都是失敗者。」

老府長沒接話,轉而問道:「你真的不回大夏文明學府?」

「蘇宇走了,這些年你教導的學生,比蘇宇出色的大概也沒有了,下面幾屆說實話,恐怕還比不上劉玥這幾位,你一個騰空文明師留在這,浪費了。」

「不急,我這肉身還沒重鑄完成,現在去哪都一樣。」

柳文彥這麼一說,老府長好奇道:「你鑄肉身,用的什麼精血?」

柳文彥居然沒找他申請,這傢伙哪來的精血鑄體?

「用什麼精血,靠自己!」

柳文彥瀟洒道:「我輩文明師,豈會用萬族精血鑄體,靠元氣鑄體即可!」

老府長有些狐疑,真的假的?

元氣鑄體,你確定沒騙我?

「老柳,前些時日,有人說看到你家來了一個女的……看著不像南元人……」

「胡說!」

柳文彥怒道:「誰胡說八道?我柳文彥清清白白,堂堂正正,豈會讓女人進門!」

老府長見他發怒,也不再說了。

只是忍不住的好奇,老柳什麼情況,鑄體也不要精血了,不會是……有相好的送精血來了吧?

不是南元人,來找柳文彥的,那十有八九是大夏府來人了。

「老柳,你說,咱們這批學員,最後能騰空的有幾個?」

「難說。」

柳文彥見他不再追問,也鬆了口氣,嘆道:「三五人算是多的,一兩人也算運氣,若是不算蘇宇……一個都難說。」

這麼多年了,一屆又一屆的學員,最終走到騰空的實在太少了!

四十多年前,他來到了南元。

帶出了四十多屆學員,兩百多人進入了大夏文明學府,最終畢業的……不到5個!

大夏文明學府,每年招收接近2000人,畢業大概50人,很少,四十分之一。

實際上,南元畢業率更低,真正騰空的也就3人。

四十多年,三位騰空,其實也不算太少。

不過一人戰死,一人還在軍團中帶隊,最後一人在學府中當了個助教,已經幾十年了,還是騰空的助教,顯然已經走到了盡頭。

南元這小城,這些年真的沒飛出鳳凰。

騰空在南元眼中已經很強很強了,可在大夏府,真的不算什麼。

PS:求推薦票啊……可憐啊……慘兮兮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章 離鄉

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