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君王動口不動手(萬更求訂閱)

第665章 君王動口不動手(萬更求訂閱)

死靈界域。

西天王節節敗退!

此刻,西天王已經有些緊張,麻煩來了,這狗太強!

下一刻,他喝道:「北王,今日我若死,下一個就是你!你當知曉後果!」

南王是阻攔了!

但是,北王麾下還有死靈侯,而且數量不少。

比南王稍多,南王站人族,所以麾下死靈侯數量要少一些,北王參戰,哪怕本人被南王阻攔,麾下來個三五尊死靈侯,那還有機會!

否則,真的沒機會了!

北方。

北王虛影投射,陷入了掙扎中,下一刻,他不再猶豫,西王說的對,此刻他不參戰,西王戰死,他也沒好日子過了。

他忌憚西王和西王妃,卻也不希望他們就這麼死了。

打破了平衡,還指望有好日子過?

下一刻,北王暴喝一聲:「隨本王迎敵!」

一瞬間,北王跨越虛空,帶著麾下足足15尊死靈侯朝東王域殺來。

南方。

南王冷著臉,北王還是選擇了參戰!

南王域死靈侯數量要少一些,而且有兩尊人族侯,已經前往參戰,此刻,南王域只有10位侯,比北王域少了5位。

5尊死靈侯,一旦參戰,影響還是極大的!

當然,未必會輸。

嵐山王這邊,小白狗若是可以擋住西天王,嵐山侯和老龜道身足以抵擋。

「殺!」

南王也不廢話,低喝一聲,撕裂虛空,朝東王域飛去!

身後,10尊死靈侯,卻是有些遲疑。

是的,遲疑!

因為,他們都非人族的侯。

此刻,人族又想一統死靈界域,不見得這些死靈侯都樂意,當然,其中也有人族盟友,南王執掌南域多年,也有心腹。

可是,此刻前方飛行的南王,還是心中微微震動。

就怕……待會大戰一起,麾下有死靈侯會叛變!

畢竟都是非人族侯!

可此刻,也顧不得許多了,南王率先一步,喝道:「本王迎戰北王,爾等去助戰!」

其他死靈侯,紛紛朝東王域飛去。

南王則是迅速和北王朝一個區域匯合,他們肯定是要單獨交手的。

隔著老遠,兩位天王隔空一擊,大道震蕩!

死靈大道同時出現,纏繞在上面的兩條大道,瞬間互相撞擊起來!

北王很強!

隱約間,甚至能壓過南王一頭。

可這時候,分出勝負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決勝點不在他們這邊,而是在西王那邊,在界域之外,在西王妃那邊!

無論哪邊佔據了優勢,都會影響接下來的大局!

「嗷嗚!」

就在這一刻,小白狗也惱了,急了,怒了!

好煩!

我還要回去澆花!

它咆哮一聲,這一刻,虛空中,一頭巨大無比的白狗浮現,體型瞬間壯大千萬倍!

不止如此,小白狗口中陡然噴出上百神符!

這些神符和一般神符不同,這些神符,好像每一枚神符,都連接一條大道!

「虛空鎖!」

小白狗咆哮一聲,上百神符瞬間將西王四面八方封鎖!

西王面露駭然之色!

這是什麼?

他瞬間被鎖定在了一個小小的虛空中,而小白狗咆哮道:「老烏龜,那個誰,去幫書靈他們殺人,殺光了再去殺那邊的!」

老烏龜和嵐山侯都是一怔,接著心中震動!

這狗……邪門!

不是邪門,他么的,寶物太多了!

兩人顧不得多說,趁著北王的人還沒來,迅速朝西王麾下殺去!

殺一個算一個!

殺一個少一個!

而西王,劇烈掙扎,轟擊四周那些神符,卻是一時間沒能轟爆!

而小白狗,也是氣急敗壞,下一刻,狗嘴裡再次噴出一些東西,那是一個圓環!

小白狗腦海中浮現出一幕,昔日,小主子丟出圓環,會興奮地喊著,「肥球,去撿回來!」

於是,它就快樂地奔跑著,去撿回那個圓環!

而此刻,這圓環瞬間化為一個巨大的圈,朝西王覆蓋而去,那哪是圓環,在西王眼中,那是索命的鎖鏈!

他臉色劇變!

該死,誰能告訴我,這狗到底什麼情況?

此刻,那圓環,彷彿就是一條小小的時光長河,化為環形,朝他罩去!

西王還沒打破神符,就一下子被那玩意罩在了頭頂之上。

西王咆哮一聲,大道震蕩,卻是被一隻狗咬的大道不斷崩碎,他咆哮著,死氣撼天,強行攻擊那圓環,他知道,不能被這東西落下來,不然他有大麻煩!

「還挺厲害!」

小白狗也是氣急敗壞,這都沒困住你?

你行!

「再來!」

這一刻,在北王他們都快忘了打架的情況下,小白狗再次從口中噴出一樣東西,那是一條鎖鏈,是的,又是鎖鏈,那是遛狗用的,小主子經常想遛狗,結果被它自己給吞下去了,小主子找了很久都沒找到,氣壞了,準備殺狗取繩!

現在,這條消失的繩子出現了!

不但出現了,一下子化為鎖鏈,朝西王頭頂大道捆去!

西王都快絕望了!

不,這是什麼?

這又是什麼?

他實力撼天,除了當年武王他們殺來,他絕望無比,選擇了投降,其他時候,他沒這麼絕望過!

而小白狗丟出繩子,見西王還在瘋狂掙扎,瘋狂轟擊,更怒了!

你耽誤我時間了,你知道嗎?

「臭傢伙,你死定了!」

小白狗氣急敗壞,一口再次噴出一樣東西,那是一個圓球,好像小女生喜歡用的小花球一般,此刻,小白狗噴出球,那球轟隆一聲砸向西王!

西王絕望無比,怒吼道;「你到底是誰?」

轟!

繩子和小白狗大道在鎮壓他的大道,鋼圈在鎖他,現在圓球在砸他,西王再強,也有些雙拳難敵四手了!

而小白狗,其實也氣喘吁吁。

它也累!

操控這麼多寶物,它很累的。

但是,它就想速戰速決,趕快回家!

眼看著西王還在嗶嗶,小白狗抓狂了,你還有力氣說話?

那殺你豈不是還要很久?

「汪汪汪,你好煩!」

小白狗怒不可遏,好像落入下風的是自己一般,我太趕時間了。

它不再多說,這一次,胃部好像在蠕動。

過了一會,在眾人震撼的眼神下,小白狗喘著氣,吐出了一樣東西!

一樣感覺都快腐朽的東西!

那是一隻鞋!

是的,一隻鞋!

不記得是哪天了,文王要走了,小主子不捨得,不許他走,鬧騰了許久,文王還是堅持要走,小白狗那時候還小,偷摸著,去把文王放在屋外的一隻鞋給吞了。

讓主人找不到鞋子,讓他走不了!

幼稚的想法!

文王的鞋……強者身上的任何東西都不會弱,太弱,撐不住那隻強大的腳,要不然一腳踢出去,鞋子爆了,有辱斯文!

文王還是在乎斯文的,鞋子還是很堅固的,和他的白袍一樣強悍。

沒了鞋,文王壓根懶得去找,因為他知道被誰盜走了,直接跑路,剩下的那隻鞋,被文王帶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又打造了一隻一樣的鞋!

當然,此刻的小白狗才不管這個。

這鞋,它吃了好多年,一直沒消化掉,而且也不敢吐出來,怕被主人知道了,就這麼在胃裡待著吧!

現在主人都不見了,管他呢!

下一刻,那鞋子,好像有人在穿一般,虛空中,陡然浮現一隻腳,一腳朝西王踩去!

這一腳,比任何兵器好像都要強大!

西王絕望,震驚,震撼,恐懼……

「不!」

「不,這……這是什麼……」

那是一隻鞋!

可他,彷彿看到了一個人,一個讓人驚悚,讓人恐懼的人。

大道被鎖,肉身被神符鎖定,他避無可避,西王憤怒,絕望,咆哮!

「不可能!」

「文王死了!」

他怒吼,整個死靈界域都在震蕩,他不相信這是文王,可那隻腳好像就是文王的,哪怕無數歲月過去了。

他忘不了,那一日文王來到死靈界域,來到西王府。

他低著頭,他只看到了那雙腳!

他甚至不記得文王的樣子了,但是他記得他的雙腳,那般的讓人恐懼,他跪伏在文王面前,低著頭,連句話都不敢說!

「不……不!」

西王徹底絕望了!

這狗,和文王有關係!

「不你個頭!」

小白狗距離喘息,「踩死你!」

轟!

一腳跺下!

無法避開!

轟!

天崩地裂,整個死靈界好像只能看到這隻腳,一腳跺下,西王死氣洶湧而出,傾力一擊,帶著絕望,帶著不甘,帶著後悔!

我不知道,不知道你是文王的人,否則,我不會和你們交戰下去的。

不會的!

我後悔了!

「文王……你死了啊!」

西王近乎崩潰地嚎叫,你死了啊,死了,你還要踩在我臉上嗎?

砰!

一腳跺下,西王的臉四分五裂,整個死靈身,都在崩潰!

太強大了!

這一幕,看的剛接觸的南王和北王都驚呆了,瞪大了眼睛,震撼無邊!

文王!

那是文王一腳!

西王,強大的西王,四大死靈天王之一,就被這一腳跺的四分五裂,道身呈現,那黑金色道身,被這一腳跺下,也是瞬間四分五裂!

空中,那大道之上環繞的天王大道,被小白狗一口咬的斷裂,繩索也將大道環繞,勒緊了那條崩斷的融合之道!

小白狗的金剛圈,更是直接砸落,將死靈印記都給砸的四分五裂!

那小花球,更是一瞬間將殘餘的死氣,打的徹底崩潰裂開!

整個死靈虛空,瞬間都被打爆了!

小白狗趴在虛空中,劇烈喘息,氣呼呼道:「非要我使勁打你,你才肯死!」

驚呆了!

所有區域,大戰瞬間凝固。

老龜和嵐山侯一臉獃滯地看向虛空中那隻狗!

卧槽!

這算什麼?

瘋狂的狗?

文王的狗就了不起嗎?

是的,了不起!

文王的狗,不止,它還是時光師的狗!

它的兩位主人,一個被譽為諸天第二強者,第一是人皇,這是地位上看的。

一個是被譽為諸天排名前五的強者,是的,說的是時光師,時光師其實沒和這些人交手過,交手了也沒人知道,但是強者知道一點,時光師很強大,要誰死,誰就死!

被頂級強者,視為四極天王一個層次!

有這樣兩位主人,一直住在一起,隨便灑點水,小白狗的底蘊,也比現在的這些死靈天王強的多。

皇帝家的一條狗,吃的也比你強!

小白狗吃的都是龍鳳,喝的都是瓊漿!

這一刻,死靈界域劇烈震蕩,西王……死了!

是的,強悍無比的西王就這麼死了,比東王要強,可是,強大的他,死的比東王要凄慘多了,他都沒來得及展現他的強大!

他都沒打的合道頻死!

東王好歹還有贏的希望,好歹打殘了蘇宇麾下不少合道。

可西王,這位主動發起戰爭,覺得必勝的霸主,剛開戰沒多久,就被一條狗用一隻鞋砸死了!

太強了!

強的不是小白狗,它也強,可比起西天王還要差一點,這樣的差距,也許勝負難分,但是殺死對方,還是很難的,纏鬥許久才是正常現象。

兩敗俱傷是最好的結果!

可現在,小白狗用底蘊,活活砸死了西王!

西王死了都不會甘心!

虛空中,小白狗繼續喘氣,累的很,它操控這些東西,也很累的,但是效果不錯,把這個臭死人的傢伙砸死了!

而就在這一刻,戰場崩了!

是的,崩了。

正殺來的北王麾下,足足15尊死靈侯,瞬間朝四面八方飛去,遁逃!

還沒趕到地方!

不得不逃,他們都嚇到了。

西天王那麼強大的存在,居然被一腳踩死了,他們去找死嗎?

不止他們,正在和天滅他們大戰的西天王麾下強者,有死靈侯咆哮道:「跑!快跑!回西王府,等待王妃回歸!」

轟!

死氣燃燒!

這沒法打了,天王還沒顯威,就被人打死了,這還打個屁啊!

跑吧!

一群死靈侯,瘋狂遁逃,想要退出戰爭,可是,現在這時候,嵐山侯他們哪還給他們機會?

虛空中,東王印鎮壓而下!

人主印鎮壓而來!

老龜的道身,也如同大山一般,轟隆一聲,覆蓋虛空,鎮壓而下!

書靈化為一本書,如同大網,無數文字覆蓋,遮天蔽日,將整個東王域都囊括其中,茶樹千枝萬葉地蔓延……

一群強者,都在封鎖整個東王域。

北王的人還沒抵達,跑了就跑了。

你們這群傢伙,就在這邊,還想跑?

沒了西天王抵禦規則之力,抵禦人主印和東王印壓制之力,這些傢伙越境而來,那都是找死!

就在這一刻。

遠處。

北王二話不說,迅速後退,朝北王域飛去,喝道:「全部回歸北王域,開啟北方禁制!快!」

回到北王域,還有一線生機!

他是北天王,在他的領域,他有加持,對方會被削弱!

這是唯一的活命機會!

潰散的15尊死靈侯,只要回歸了,和他一起抵禦,其他人哪怕殺來,也未必能拿下他!

北王當機立斷,不打了,跑!

回歸自己的地盤!

而後方,南王暴喝一聲,一劍殺出,吼道:「那位……那位前輩,還請來助戰,留下他!」

南王喊的是小白狗!

而小白狗,翻著白眼,喘著氣,打不動了好吧!

真以為操控這些東西不費力氣的?

還被蘇宇抽了五滴精血呢!

「打不動了!」

小白狗回應了一句,而北王沒有絲毫要趁機搏殺的心思,別鬧,打不動了,我也不敢去打!

沒法打了!

他只顧著逃了!

不止他,他麾下的那些死靈侯,一個個悶不吭聲,那是鉚足了勁朝北王域逃。

小白狗說自己沒力氣了,你信嗎?

我不信!

信也不敢去東王域了!

南王想追殺,卻是無可奈何,有些憋悶,被北王逃回去了,那不好收拾了。

罷了罷了!

南王身影一閃而逝,瞬間朝一尊死靈侯殺去,那是一位北王域的死靈侯!

而北王這時候,見狀暴吼道:「全部向我靠攏,快!」

至於被攔住的那個,他沒辦法了,不能在這中間區域作戰,否則一旦被纏住了,很可能一個死靈侯都帶不回去!

一瞬間,其他死靈侯,紛紛朝他那邊飛去!

北王也是一條條大道蔓延而出,接引那些死靈侯!

南王冷哼一聲,長劍殺出,殺的被攔截的那尊死靈侯瘋狂咆哮,卻是無濟於事!

天王打合道,東王就打過。

一打五,打的都能贏。

一打一……那就是碾壓!

除非對方有老龜他們的實力,可顯然,這尊侯沒有。

轟隆隆!

大道之力碾壓,在死靈界域,等級之差更明顯,大家都是一條道,遇到等級壓制,大道壓制,幾乎沒辦法翻盤!

等北王接引到了14尊侯,迅速撕裂虛空遁逃離開,一聲凄厲咆哮傳出,那尊被攔截的侯,直接被南王格殺當場!

而南王域的10尊侯,此刻,再也沒有其他心思,一個個心驚膽戰地看著虛空中的小白狗,迅速朝西王域的那些死靈侯殺去!

甭廢話,老大走對了路!

不管之前大家什麼想法,現在不要去想!

殺就對了!

這叫投名狀。

老龜他們鎮壓,這10尊侯參戰,戰力對比幾乎達到了二比一,沒多久,就有西王域死靈侯咆哮一聲,被迅速斬殺當場。

一個,兩個……

眨眼間,西王帶來的13位死靈侯,全部被殺當場!

其中幾尊死靈侯想投降,結果,嵐山侯那是壓根沒停手,一個不留!

嵐山侯知道蘇宇的心思,不服的,都殺!

雖然接觸不多,也知道這位人主的性格霸道無雙。

西王府的侯,敢殺來,那就一個別想活!

整個死靈界域,不斷震蕩,如同末日降臨!

昏暗的天空,不斷爆發光明,那是強者被殺,死氣炸裂,炸裂了天地!

東王域,瞬間安靜了下來。

殺完了!

是的,殺完了。

小白狗定鼎之戰,瞬間擊殺西天王,那這一戰,就沒得打了。

老龜的道身,也不廢話,迅速道:「我要回去了,道兄要和我一起去嗎?」

「回去了?」

小白狗有些興奮,當然,我也要回去了!

而就在此刻,南王破空而來,氣息強悍無比,急忙道:「不可,此刻當穩固優勢,趁機殺入北王府,否則一旦北王開啟北王印,聯手其他死靈侯,穩固北王域,再想殺進去,那就難了!」

小白狗回頭看了一眼,眨眨眼道:「可是我家的花還沒澆好!要不下次吧?這次給他跑了算了,下次我再來,還有蘇宇也會來,肯定可以打死他的!」

說著,又道:「還有,我得走了,不走……要出事了!」

南王心中一震!

是的,要出事了!

就在此刻,忽然,遠處的死靈天河震蕩了一下,一道強悍的氣息浮現,下一刻,一尊強大的死靈侯浮現身影,朝這邊看了一眼,迅速消失,鑽入死靈天河中消失不見!

不過,臨走之前,眼中呈現血紅色。

那是被生靈氣息刺激到了!

只是感受到了小白狗氣息強大,不敢靠近而已,此刻潛入死靈天河中,氣息消失,連南王都難以捕捉到。

見此情況,南王臉色微變:「你太強了,血氣太過旺盛!那……那就下一次,我會和嵐山他們,想辦法先圍困北王府,若是有條件,我們會攻下北王府!」

「隨你們……跟我沒關係,你們去問蘇宇……」

小白狗不想摻和這些,它真的很忙的!

而且它的確強悍,氣血沖霄,再不走,刺激的死靈天河中復甦絕世強者,那就不好玩了。

小白狗爪子一抓,抓住書靈和茶樹,迅速朝鎮靈域飛去。

而老龜,也著急自己的本尊情況,迅速道:「天滅你們跟我一起,白狗道兄刺激的死靈天河中沉眠的存在在復甦了,離開此地,生靈都會有危險!」

之前還沒什麼,現在不行!

小白狗快把這些強大的存在,刺激瘋了,天滅他們還停留,不是好事。

天滅眾人也不廢話,迅速撤離。

老龜聲音傳來:「嵐山侯,南王,暫且如此,等待人主安排!」

「人主……」

南王看向幾人,有些異樣,而嵐山侯大聲道:「遵令!煩請鎮靈將軍回去告知人主,一切無恙……」

話落,一枚印章被她拋出,「人主印還在這,人主可能需要,將軍勞煩帶回去交給人主!」

「好!」

老龜也不多說,迅速帶人離開。

遠方,小白狗也開口道:「對對對,蘇宇還在上面要打架,咱們先回去吧!」

一溜煙的功夫,一群人跑完了!

鎮守們平時在這沒事,但是現在死靈天河震蕩,還是迅速離開的好!

等他們都走了,南王沉聲道:「嵐山侯,此代人主,你見過?」

「見過。」

「為人如何?」

「厲害!」

「厲害?」

這算什麼評價?

南王沉聲道:「本王看了一下人主印,此印的主人,實力……恐怕不算太強!」

嵐山侯皺眉,「人主還年輕,進步已經飛快,實力自然很快能提升上來!」

「和上一任百戰王比如何?」

「實力自然是不如的……」

嵐山侯說罷,沉聲道:「南王最好還是不要多想,剛剛你看到了,那位白狗前輩,還有書靈、茶樹、鎮靈將軍,包括其他鎮守,已經全部歸順人主!此代人主,開歷代之先河,從上古覆滅之後,唯一有希望統一萬界的霸主!」

南王一震,評價這麼高?

而此刻,遠處,河圖率領那些死靈君主,迅速收攏所有死靈侯留下的印記,死亡之血,包括西王殘留的少許東西,正在打掃戰場。

見南王朝他看來,河圖乾笑道:「南王大人別看,這些戰利品……只有等到人主到來才能分配,南王域立功,那也要等人主嘉賞,我們可沒權利替他分配戰利品!」

南王微微凝眉:「我的人殺的!」

河圖齜牙,黑牙顯露,「是,但是要歸公!這是大戰的戰利品,需要人主來分配!南王……不要在這些小事上,鬧出不愉快!人主來了,必不會吝嗇獎勵!可若是私底下分配,你我都擔待不起!」

「擔待不起?」

南王看向他,河圖這時候倒是淡定,「擔待不起!東王死了,西王死了,萬界那些傢伙遲早要被殺,諸天之上,也遲早要倒霉!南王既然已經站隊了,不要再在這些小事上犯錯,容易誤了自己!」

南王一時間無言。

這位還沒見面的人主,一瞬間引起了南王的興趣。

這……好像讓南王回到了上古時代,人皇一言出,天地都要聽令!

而嵐山侯,也迅速道:「南王大人沒必要糾結這些,人主不會吝嗇的!」

「本王知曉了!」

南王說了一句,沉默一會,很快道:「那我帶人去北王域邊境,封鎖北王域,以防他們逃離!」

「勞煩南王!」

「應該的!」

南王揮手,迅速帶著麾下10位死靈侯消失,而嵐山侯這邊,只有三尊人族侯。

其中兩位,之前還在南王麾下效力。

一開始投奔嵐山侯,大家只是想著,人族艱難,同為人族,才來支援,結果……

此刻,一尊人族侯忍不住道:「嵐山,這一代人主……真的這麼厲害?」

「你看到了!」

嵐山侯知道他們的心思,迅速道:「記住了,下次見到人主的話,大家……還是要有分寸點!之前你們都看到了情況,東王被人主親自斬殺,西王死在那白狗大人手下,而這些人,都是人主麾下力量!」

這一刻,三尊死靈侯,都是若有所思。

這位新人主,看樣子不好惹啊!

嵐山侯說話間都帶著崇拜,那位被任命為行軍總管的永恆境死靈,見了南王,都敢拒絕南王分配戰利品的要求,南王都選擇了放棄!

這在死靈界,很少見的。

不過一想到,鎮靈將軍和那白狗,都是人主麾下,幾人也都明白了。

太強!

「人族……這個潮汐,不是說很弱嗎?」

三大死靈侯,忍不住有人懷疑了。

弱嗎?

別鬧!

四大天王活了無數歲月,前面九次潮汐之變,都沒人能奈何他們,這次倒好,才幾天啊,被殺了兩個了,北王也龜縮回去了,南王直接挑明了旗幟!

他們都懷疑,以前的消息是不是錯誤的!

人族不弱,而且很強!

正在諸天打的萬族不得抬頭!

……

死靈界域之戰,結束的如此之快,這是蘇宇都沒料到的。

他剛到鴻蒙城附近不久,愣了一下。

我的人主印,好像朝這邊靠近!

什麼鬼?

打完了?

還是打到鎮靈域了?

蘇宇挑眉,人主印波動不厲害,好像不是在鎮壓狀態,什麼個情況!

他都不懂,其他人當然更不懂。

老龜都不清楚!

他現在幾乎隔絕了內外!

在鴻蒙古城附近,虛空中,三大強者激烈大戰,老龜一直防守,並未參戰,他本尊傷勢不輕,龜殼都破碎了,此刻參戰,不是好事,反而容易出問題。

一個不慎,若是被這神秘女子殺了,那更是血虧。

此刻,老龜也是震撼和意外。

大秦王和大夏王,怎麼化為古獸了?

那是……荒天獸嗎?

戰力倒是比一般合道都強,這也是兩人聯手之下,配合上天地硯,能和對方糾纏的原因。

這兩位,也是極強的合道。

而天地硯更是荒天獸的甲打造的,防禦力也是強大無比!

此刻,西王妃皺眉。

該死的!

人族什麼時候出了兩個這樣的傢伙,她看出了對方是人族,甚至認識,雖然沒見過,但是她有自己的情報來源。

大秦王和大夏王!

這兩位,居然合道了,好像是化成了一種古獸血脈合道的!

西王妃隱約覺得不妙!

人族來援了!

而她也隱約聽到了蘇宇的動靜,外界好像也在征戰,人族這是要做什麼?

那蘇宇,居然沒有大張旗鼓地喊人來幫忙,只是派了這兩人前來。

兩人雖強,可想勝過她,那還難!

而就在她想著這些的瞬間,虛空中,忽然浮現出兩把鎖!

是的,兩把鎖,來自文王的鎖。

兩把鎖,瞬間鎖住了虛空!

此刻,虛空中,蘇宇踩在時光長河之上,看向下方的西王妃,微微凝眉,半晌,笑了。

「有趣!」

「禁天王的母親,是你?」

西王妃冷冷看向他,瞬間後腿,蘇宇!

這是蘇宇!

哪怕沒見過本人,她也知道這是這一代人族之主!

她看向虛空,眼神變幻,「你覺得你能殺我?你是在找死,你居然用大道封鎖了此地!」

進出不能!

和她的禁錮大陣,融合到了一起,此刻,蘇宇出不去,她也出不去!

那是強悍無比的封鎖力量!

西王妃心中隱約有些驚悸,那是誰的力量?

文王?

可能是的!

文王的力量封鎖,她恐怕需要不少時間才能打破,畢竟文王不在了。

可是……蘇宇從哪弄來的這東西?

還有,哪怕加上蘇宇,這三人想殺她,也難如登天!

至於老烏龜,根本無力行動,西王一旦殺了他的道身,老烏龜等死吧!

自己和西王打通了內外,擊殺了老烏龜,哪怕進入鎮靈域,其他鎮守也鎮壓不了他們了!

之前不進入鎮靈域殺老龜,就是因為老龜在這可以爆發出天王級戰力!

蘇宇笑了笑,「殺不了你嗎?你倒是讓我意外,居然和死靈界域勾搭上了,這麼說,當年你真進入了死靈界域,這是和西天王勾搭上了?有意思!對了,你兒子禁天王被我殺了,你知道嗎?」

西王妃冷冷道:「我兒子?不,那是廢物的兒子!算下來,他應該叫我姑姑,他父親是我弟弟,也是廢物,殺了便殺了,我這一脈,不缺這些廢物!」

蘇宇一愣,笑了,「你侄子?他喊你母親,怎麼忽然成了你侄子了?你們……我去,你們獄王一脈會玩啊,我懂了,你和你弟弟……嘖嘖,沒想到啊!」

西王妃冷冷看著他,並未否認。

蘇宇吸氣:「厲害!我就隨便一說而已!怪不得呢,我說不對勁,我記憶中看到過,禁天王他爹會獄王一脈的禁錮之道啊,你也會,我還想著,難道這大道,不靠血脈?靠功法?合著……你們為了保證你們的雜血純粹,玩這一套,嘖嘖,厲害!獄王一脈真厲害!」

蘇宇哈哈笑道:「有趣,真有趣!你們這一脈,果然都是一群雜種,什麼事都乾的出來!」

西王妃冷冷看著他,拖延時間?

蘇宇出現,大秦王和大夏王也只是警惕無比地守在蘇宇身前,防止她對蘇宇下殺手,居然沒有之前那麼兇猛了。

這傢伙,實力不強,居然還真收服了這些強者!

這一潮汐,出乎自己預料。

拖延時間……對他有利嗎?

還是說,蘇宇不知死靈界域的情況,可他都說了,自己和西王勾結!

為什麼?

西王妃心中不安,迅速意志海動蕩,想要聯繫西天王,問問情況,她和西天王自然是可以聯繫的,就是難度有點大。

而蘇宇,此刻看到了一幕,看到了她腳下出現一個小小的死靈旋渦。

有意思!

這傢伙,居然可以用這種手段,聯繫死靈界。

這位,好像和自己一樣,也有點半死靈的味道。

但是,沒自己那麼濃郁,好像只是少部分化為死靈,大部分還是生靈。

這是什麼特殊功法?

還是特殊狀態?

帶著這些心思,蘇宇笑了一聲,下一刻,西王妃剛打開的一個小口子,瞬間癒合!

蘇宇身上死氣溢散,輕笑道:「玩什麼呢?在我面前開死靈通道?」

話落,蘇宇迅速道:「殺!」

轟!

大秦王和大夏王瞬間出手,而比他們還快的,是西王妃,只見虛空中,一條鎖鏈,在他們幾乎沒發現的情況下,朝蘇宇席捲而去!

那是大道規則之力!

蘇宇笑了,不算太強的大道規則之力,畢竟要對付兩位強者,還要防著老烏龜。

對付一般的永恆,那還是可以的。

可蘇宇,是一般的永恆嗎?

何況,他能看得見啊!

這無形的規則之力,對大秦王他們而言,都看不見,只能感應,而蘇宇,那是直接可以看見的!

蘇宇不閃不避,任由那一條鎖鏈朝他捆來,蘇宇等鎖鏈靠近了自己,忽然,一拳轟出!

轟!

直接正中鎖鏈中心,一把擒拿而出,將斷裂的鎖鏈擒拿!

下一刻,數十枚神文浮現,瘋狂吞噬這些規則之力!

蘇宇一邊吞噬,一邊感悟著什麼,一邊感慨道:「真濃郁的規則之力,我喜歡,我的神文太餓了,謝謝你了,也謝謝你,將這禁錮之道,送到我面前讓我感悟……」

蘇宇默默感悟著,片刻后,忽然一枚小小的神文蹦了出來,那是「禁」字。

蘇宇歡喜,「91了!謝謝你!來,再用大火燒一下我,我看看和五行火有什麼區別!你這蠢女人,居然在我面前玩弄規則……你老祖宗獄王那廢物,沒告訴你,天門一開,你所謂的規則偷襲,都是笑話嗎?」

「……」

西王妃臉色變了!

這是第一次變色,她暗中偷襲蘇宇的一招,連三大頂級強者都沒發現,居然被蘇宇發現了,還被蘇宇瞬間擊斷了規則鎖鏈!

該死!

他還趁機領悟了一枚神文,這……西王妃都無法理解!

而上空,蘇宇輕笑道:「愚蠢的女人啊,雜種嘛,也正常!腦子不太聰明!我眼中的天,和你眼中的天,不一樣的!」

蘇宇幽幽笑著,這一刻,那是真的如同欺行霸市的惡霸!

大秦王和大夏王都是打手!

西王妃如同受到屈辱的良家婦女!

蘇宇笑眯眯的,他沒參戰,不急,他感應到了,自己的人主印,好像到了老龜底下了,而老龜,此刻忽然微微顫動了一下。

蘇宇好像知道了什麼,死靈界域,勝了!

既然如此,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有這麼多打手,他還插手幹什麼?

浴血奮戰嗎?

哪有君王干這事的,我手下大將多,夠用了!

這一刻,蘇宇笑了,閒情逸緻的很,笑道:「大秦王,左邊一點,她要鎖你!」

轟!

大秦王一槍掃出,他沒看到什麼,卻是一槍掃的西王妃大道顫動!

「夏王,右邊有火……」

「秦,上方……」

「夏,後面……」

轟隆隆!

之前還被壓制的兩位的合道,眨眼間爆發出強大無比的力量,招招擊中大道,西王妃噗嗤一聲,大道不斷震蕩之下,一口血液噴涌而出!

她帶著震撼和滔天之怒看向蘇宇,為什麼!

天門?

傳說中的天門!

該死的!

他開天門了!

PS:寫不動了,明天繼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5章 君王動口不動手(萬更求訂閱)

6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