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 往事(萬更求月票)

第642章 往事(萬更求月票)

諸天戰場。

蘇宇走出來了。

此刻的諸天戰場,稍顯死寂,雖然人族千萬大軍殺出人境,關鍵是,萬族的大軍都撤離了。

沒對手!

連平時到處遊盪的散修,現在都沒看到幾個。

昨日才死了一堆人,此刻沒多少人敢出來,當然,也有膽子大的,無敵死的多,有些膽大的,那也是真的膽子大,有危險才有機緣。

死了那麼多無敵,會不會有無敵精血遺落?

能不能撿到承載物?

不行的話,撿個天兵什麼的也行,再不行,撿點無敵屍體碎肉那也可以。

蘇宇看不上,但是對一位騰空凌雲而言,哪怕只是一點無敵屍體碎肉,也是寶物了。

此刻的蘇宇,也沒管那些雜魚。

他迅速穿梭虛空而行。

一邊穿梭,一邊沉入文明志中,探查記憶。

禁天王的。

蘇宇這一次收了許多屍體,合道都有,他也不急著去看,而是主要看禁天王的記憶,對這位,蘇宇也好奇,獄王後裔,到底和文王有多大仇恨?

還是貪婪作祟,是為了文王的大道傳承?

貪婪,倒是好理解。

文王四大傳承,對方也許知道什麼,如此一來,是個人都會惦記。

獄王實力不會弱,四極人王之一,也許真的知道點什麼。

……

蘇宇沉浸在記憶中。

他看到了許多東西。

小時候的禁天王,天賦就很強悍,他出生在第十潮汐,但是,他不是出生在人境的,這讓蘇宇有些意外,禁天王不是在人境出生的,而是在諸天戰場出生的。

諸天戰場封閉期間出生的!

大概在人境通道開啟前20年左右的樣子。

那是一個遺迹,在星辰海中,那地方相當隱秘,關鍵不在於遺迹,蘇宇不感興趣,他感興趣的是,禁天王的父親和母親!

諸天戰場封閉期間,能在諸天戰場生存的人不多,戰場封閉,元氣枯竭,除非像監天侯這些強悍的存在,庇護獵天閣,倒是可以做到。

禁天王的父親是強者,這不用說,他母親也不弱!

在禁天王的記憶中,其實見到他父親和母親的次數都很少,他父親也是雜血,但是母親,禁天王都不清楚情況,見面次數極少,每一次都是見一面,談幾句,接著好幾年就看不到人。

禁天王在諸天戰場的遺迹,生活了20年,20年後人境通道開啟,他父親帶著他潛入了人境。

也是第一批潛入人境的強者!

接著,他父親離開了,去尋找文王墓了。

這是他的使命!

尋找文王墓,奪取文墓碑,擊殺守文侯一脈的人。

再之後,禁天王就不知道他父親的情況了,他和普通人族一樣,在那個動蕩的年代,在人境遊盪,他參與過大戰,結交過一些朋友,但是他知道,他不是純種人族。

他是雜血!

他的祖輩,威名赫赫,獄王,人族四極人王之一,但是他祖輩和文王不和,文王才是人族的精神領袖之一,他祖輩獄王不是。

禁天王從未表現出什麼,他也跟著一群人在戰鬥,在抵禦萬族。

直到有一天,他父親找到了他。

極其匆忙!

告訴他,守文侯一脈還有強者,他打草驚蛇了,交手了一次,居然沒能壓制對方,這也出乎他父親預料,因為在他父親看來,人境封鎖,永恆幾乎全部隕落,守文侯一脈應該沒強者了。

結果,夏辰還活著。

再之後,他父親又來了一次,告訴他,他大概躲不過夏辰的追蹤了,他居然有些不敵夏辰。

但是,文墓碑,他志在必得。

於是,告訴他,他換了一位叫王虎的才俊的血液,一旦他消失了,戰死了,那就不要再暴露身份……

這些,蘇宇其實都猜到了,也看到了。

後面的事情就簡單了,禁天王的父親沒再回來,禁天王也被他父親換了血液,但是他們一脈,是有使命的,斷絕文王傳承!

不允許文王傳承出現!

奪取文墓碑!

因為,他們的祖輩,獄王,曾有過話傳承了下來,不給文王這一脈在萬族出現,不允許,也不能!

那是祖訓!

禁天王記憶中,有一句話很深刻,不給文王歸來的機會,這是祖訓中說的。

而此刻,蘇宇在記憶中聽到這話,不由陷入了沉思中。

不給文王歸來的機會!

不讓文王的傳承出現!

而在這之前,時光師留下了一些話語,說她和文王在戰鬥,需要人救援,而文王留下的四大傳承,天地硯才小白狗那,其他三大傳承,一個都沒傳承下去!

到底是天才太少,還是有人阻礙?

包括獵天榜,為何會破碎?

真是文王自己弄的?

他既然準備傳承,應該不會這麼做吧?

那到底怎麼破碎的,就有點問題了,監天侯知道嗎?

是否是因為獵天榜破碎了,才導致監天侯無法拿到這個傳承,而監天侯也許知道點什麼,所以一直想要聚齊所有的碎片。

「獄王一脈,不給文王傳承出現……這是斷絕他的後手嗎?」

蘇宇心中想著,那獄王,在時光師和文王失蹤的這件事,扮演了什麼角色?

而雜血,雜的是魔族的一位半皇的血脈!

獄王和魔皇勾結了?

一個個念頭,在蘇宇腦海中浮現,這個禁天王其實也不知道,但是禁天王還知道一件事,他這一脈,還有人,但是不在下界,在上界了!

這一脈,還有人!

而這一脈的目標就一個,阻攔文王傳承出現!

不祥之物!

這是文墓碑的定義!

因為,守文侯一脈,或者說戰王一脈的一支,一直因為這個,被獄王一脈死死盯著,公開的文王傳承,其實就兩處,獵天榜和文墓碑!

獵天榜破碎了,而文墓碑沒有!

所以,這兩脈,其實沒少戰鬥,夏辰帶著文墓碑出現在人境,也是因為沒辦法解開文墓碑的秘密,而人族實力越來越弱,夏辰不得不尋找辦法,想要破解文墓碑的奧秘。

「上界還有人……不知道現在還活著沒?」

蘇宇心中想著,按照禁天王父親小時候對他的教導,若是他父親沒能完成這個任務,禁天王繼續,禁天王若是沒完成,那等待上界開啟,這一脈還會繼續下去。

「獄王!」

蘇宇呢喃一聲,有意思,這傢伙搞不好就和文王他們失蹤有關。

而禁天王的母親去哪了,蘇宇也在思考。

他也在禁天王的記憶中看到過他的母親,很神秘,給蘇宇的感覺,連禁天王的父親,都有些忌憚的樣子,可能實力更強,合道境嗎?

可萬族的合道,都快出來了。

「女合道,靈皇、鳳皇都是,難道是兩位之一?」

或者另有其人?

算了,管她呢!

沒遇到就算了,遇到了照樣幹掉!

說不定早就掛了呢!

禁天王知道的東西並不多,除了一個祖訓之外,幾乎不知道什麼玩意,他這些年其實也沒出手過,只是暗中推波助瀾了一番。

焚海的確是他慫恿的,但是不明顯,只是稍作引導而已。

禁天王倒是控制了幾位日月,但是數量不多,上次焚海暴露,那些日月幾乎都死光了,剩下的幾個,都在他身邊,這個蘇宇不用管,大周王他們自然會處理。

滅殺多神文一系,是禁天王這些年的主要目標。

可惜,葉霸天死後,多神文一系低調的讓人髮指,死活都不出大夏府。

哪怕打壓的厲害,也不動彈。

柳文彥這些人都不出去,南無疆這些人,都失蹤裝死,直到蘇宇入學之後,多神文系才再次搞出了大動靜,等到禁天王想要壓制的時候,已經壓不住了!

「葉霸天……」

蘇宇繼續看記憶,看了一陣,心中微震。

葉霸天!

這個都快從記憶中消失的便宜師祖,按照禁天王的記憶了解,之所以必殺葉霸天,不是單純因為他證道,葉霸天證道,也只能證肉身道。

神文道,太難,幾乎不可能!

其他人覺得,殺葉霸天是因為他要證道了,還真不是,哪怕葉霸天證道,那也只是一位肉身道強者,神文道,太難了!

禁天王之所以想殺葉霸天,是葉霸天這人過於霸道,過於高調,無意中露了底。

「死靈復生!」

蘇宇心中微震!

葉霸天被殺,不是因為他要證道了,而是葉霸天這霸道的瘋子,他在研究死靈有關的事!

或者說,他帶著夏家在研究這事!

接引死靈回歸!

葉霸天知道死靈,他去過古城,和死靈打過交道,葉霸天甚至還暗中進入過死靈界域,不止他在研究,他還帶著夏家研究。

葉霸天想要接引一位死靈強者!

「怎麼會和死靈牽扯上?」

蘇宇意外無比,在禁天王的記憶中,他隱約知道,葉霸天想要接引的是文王一脈的一位學生,所以,為了不給他機會,他才想法設法地弄死了葉霸天。

蘇宇皺著眉頭,禁天王知道的東西不多。

但是知道,不能給葉霸天成功,所以提前下了手。

至於其他的,禁天王記憶中沒有太多的表述。

蘇宇眼神微動,迅速穿梭虛空,往回趕!

夏龍武!

是的,夏龍武好像知道一些東西,他也曾想探查死靈界域,和葉霸天的一些研究好像有關係。

但是夏龍武,可能沒太在意這事。

禁天王的記憶中,倒是對夏龍武多了不少關注,甚至夏龍武證道的時候,他其實想弄死夏龍武,結果沒能成功罷了。

……

蘇宇速度極快。

很快,一處軍營中,蘇宇迅速撕裂虛空出現,而大帳中,夏龍武也迅速出現,看向蘇宇,有些警惕,接著稍微鬆了口氣。

「見過聖主!」

夏龍武倒是客氣,一板一眼的,他還以為強敵來襲。

「府主客氣了!」

蘇宇也不多說,迅速落地,開口道:「進去談!」

「好!」

很快,蘇宇和夏龍武進入軍帳,夏龍武還想彙報一下情況,蘇宇卻是沒興趣聽,直接道:「府主,我問個事,當初你闖過天滅城通道,是嗎?」

夏龍武意外,問這個做什麼?

不過還是點頭道:「闖過一次,不過沒殺幾個死靈,那死靈君主就回來了,重傷了我,我不得不退了出來。」

「夏府主闖蕩死靈界,是為了什麼?」

無緣無故的,闖蕩死靈界域沒意義。

夏龍武解釋道:「就是看看情況,人族局勢不太好,我曾在夏家府庫中看到了一份資料,關於死靈的,當年在文明學府學習的時候,我的老師……就是萬府長,曾經也和葉師伯討論過一些關於死靈的事。我隱約記得,葉師伯提過一次,如今神文傳承斷絕,他想去死靈界域看看,能不能有機會接引一位人族神文道強者回來……」

「接引?」

蘇宇凝眉:「怎麼接引?接引死的還是活的?」

夏龍武疑惑地看著蘇宇,「當然是死靈!」

蘇宇卻是皺眉:「不對,第一,他怎麼知道哪裡有神文道的死靈強者,還是人族的!第二,死靈六親不認,哪怕是人族,也很難接觸,記憶不全!第三……」

夏龍武默默聽著,想了想,開口道:「這個……我還真沒太在意。我當初也就是去看看,我對死靈了解不多,難道死靈君主不會記住同族的情分嗎?」

他還真沒怎麼和死靈君主打過交道。

蘇宇點頭:「那當然,不然河圖這些人族死靈,怎麼會坐視大戰不管,現在幫我們,也只是因為我和他達成了點協議罷了。」

「這樣嗎?」

夏龍武沉思片刻,開口道:「我其實就是想看看,能不能遇到人族死靈,談談,能否獲得一些幫助。在天滅城被擊敗之後,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具體的,我知道的不多,我的老師也許知道一點東西,我隱約記得,葉師伯當年說過,若是接引回來那位人族死靈前輩,局勢會好轉許多。」

蘇宇凝眉,萬天聖沒和自己說過這事。

是沒在意,還是如何?

算了,問問萬天聖,雖然不知道他現在在哪,但是……找人很難嗎?

下一刻,蘇宇聲音震蕩天地:「萬府長!速來見一面,有要事相商,商討如何滅絕萬族!再攻神魔仙各族!」

「……」

夏龍武愣了一下,你這麼找人的?

我……我能說什麼?

這膽子,不,蘇宇膽子本來就大,只能說,現在變的很猖狂了。

昨日他剛殺了合道,現在各族還在舔傷口,也不知道這話會不會讓萬族驚懼。

這傢伙,是真的肆無忌憚!

……

而蘇宇的聲音,也迅速震蕩開了。

此刻,一處處大界中,一尊尊強者,迅速浮現。

仙界。

一處古老的大殿中。

此刻,天古端坐大殿中央,下方,是從上界歸來的符王,一群人正說著話,迅速有人來報,惶惶不安道:「報!」

「說!」

天古皺眉,那來報的強者,有些惶恐道:「吾皇,蘇宇在諸天戰場出現,率千萬人族大軍,聲震諸天,尋找萬天聖過去協商強攻各大界域!」

天古微微皺眉,很快,意志力投射天地,下一刻,他意志力附著在界域通道門口,一出去,就聽到了蘇宇的吼聲。

天古冷著臉,看向身邊的符王,符王臉色有些蒼白,咳嗽一聲,「這一潮汐的人主,倒是猖狂!大人,要封鎖界域嗎?」

他喊天古大人,因為天古從第一潮汐開始,就在執掌仙族,的確是他們的前輩,也是他們的領袖,哪怕他們後來也踏入了合道境。

天古凝眉:「人族這邊,有合道戰力的,也就大周王,蘇宇的話,不知他來了仙界,借用別人合道之力,是否會被壓制!我倒是覺得,人族不敢貿然犯境……」

蘇宇敢嗎?

人族這邊,可能只有大周王進入各界,才有合道戰力,大量的人族無敵受傷,此刻入侵各界,就算人族贏了,大概也徹底殘了!

這可不是在界外!

人族突襲天淵族,都差點栽了,何況仙魔神界。

蘇宇是故意嚇唬人?

符王微微點頭:「那大人的意思是,他在故意恫嚇我們?」

「大概是!」

天古淡淡道:「大概率是為了逼迫各族,開啟永恆之下的戰爭!他想為人族練兵……」

說著,冷笑一聲:「滿足他!人族千萬軍士,很多嗎?他能練出多少日月?多少永恆?」

符王微微點頭,下方,玉王、含香仙王、風、雷幾位高段仙王都在。

此刻,含香開口道:「吾皇,那現在各族只能守界嗎?」

稍有不甘!

幾次大戰,仙族損失太大,現在又被逼迫的只能守在仙界之內,要知道,仙界這次還有上界下來的合道境呢。

天古沒說話。

符王倒是開口道:「忍他一時!待到界域規則之力消退,人族必亡!如今只是人族最後的瘋狂。」

含香只好點頭,想了想道:「符王前輩,那上界人族全部滅亡了嗎?」

「差不多了。」

符王笑道:「上一次潮汐之變,百戰王那一次,人族老傢伙,九死一生,底蘊耗空,死的沒剩下多少,這些年不斷圍剿,而今,只剩下少數一些餘孽,被圍困在了一處險地。」

含香點點頭,這倒是不錯的結果。

可惜,居然還沒全部滅掉。

天古也凝眉道:「還有殘存?我若是沒記錯,上次潮汐之變,死的差不多了吧?怎麼還有人活著?」

符王無奈道:「人太少了,跟耗子似的,到處鑽,不好找!剩下的那些人族,分散成幾十股勢力,四處分散,化整為零,這麼多年下來,圍殺了九成九!剩下的不多了,不過……大人也知道,各族到了這時候,自身也有些衝突,最後的一些人族,都在一處險地,各家此刻都不太想冒險……就這麼僵持了下來!」

天古冷哼一聲,「神魔各族……哼!」

「也不單純是他們。」

符王搖頭道:「人族畢竟曾一統諸天,上界,可能還有一些老傢伙,暗中幫助人族,幾次都幫助人族逃脫了圍殺!具體是誰,不好判斷,也好,這次應該會有個結果了!我之前就猜,食鐵族這些種族,可能會依舊支持人族……上界有些老傢伙不信,或是忌憚,不願對他們出手,否則,早就該平定了!」

天古微微凝眉,開口道:「之前忘了問了,這麼多年,上面那幾條無主之道,到底有沒有捕捉到?有勝負了嗎?」

「沒有。」

符王搖頭,接著很快道:「不過,仙戰侯大人已經追蹤到了,和魔族的斷血侯正在爭奪。」

天古皺了皺眉頭,「仙戰侯本身走的就不是常規仙族之道,他自己不鑽研自己的道,跑去奪什麼無主之道?浪費時間!元聖侯怎麼不去?上次我就跟他說了,仙皇大道承擔的合道太多,讓他退出,另尋大道,我最近感應一番,他還在,他在做什麼?」

符王有些尷尬,輕咳一聲道:「他在閉關。」

「閉關?」

天古皺眉,冷笑一聲,「怎麼?還要和我奪這仙皇大道?元聖倒是野心不小,也不看看自己的天賦和實力!此次界域開啟,讓他學學人族的那些合道,給我當先鋒和人族死戰!戰死了,倒是讓我省點力氣,沒戰死,就乖乖給我退出此道!」

符王沒說話。

這事,他不好摻和。

天古也相當霸道,非要逼這位侯退出現在的道,哪有那麼簡單。

不過,一條道合道的人多了,的確會分攤太多。

天古和對方又不在一起,對方不理也正常,誰不想成為這仙皇大道的主人?

天古生了一會氣,也不再說什麼,說了,那傢伙也聽不到,他很快又道:「蘇宇,不能給他太多時間成長了!現在距離千年之期,還有十年左右。」

說著,他很快道:「含香,你暗中去一趟命界,和無命說,讓命界幫著消磨一些規則之力!玉王,你暗中聯繫一下各大古族,湊集一些議員令,盡量消磨規則之力,爭取早日讓通道開啟!」

玉王點頭,天古又道:「我給你的那枚議員令,消耗大嗎?消耗大的話,先拿去蘊養一下……」

玉王一臉尷尬,低聲道:「皇,議員令……丟了。」

「嗯?」

天古瞬間冷厲地看向他,「你說什麼?」

「丟了!」

玉王低著頭:「當時噬神族那位要斬殺我,我不得已之下,只好爆了兩身,丟棄了議員令,穿梭通道離開了。」

天古冷冷地看著他,半晌,低沉道:「廢物,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話落,冷厲道:「蘇宇拿走了?還是那噬神族的怪物拿走了?」

「這個……我不是太清楚,我走的時候,看到被噬神族的吞了。」

天古皺眉,那就可能落到了蘇宇手上。

半晌,天古冷聲道:「議員令這一次,恐怕丟了不少!靈族、金翅大鵬族、龍族、天淵族的恐怕都丟了,你也丟了一枚……五枚議員令沒了!」

他忍住了想罵人的衝動!

半晌才道:「如此一來,想湊夠50枚以上就難了!」

說著,再次忍不住罵道:「一些蠢貨,將議員令帶到了上界,遲遲無法湊齊全部議員令,無法操控一些規則大道,否則,哪還有人族的事!」

一旦能操控,當年的議員們的一些規則大道可以動用,哪怕無法佔為己有,也能動用一些規則懲罰!

比如這一次,完全可以懲罰古城鎮守們不守規則!

在原本的基礎上,加大對鎮守們的禁錮,鎮守出手就遭遇規則懲罰,不需要他們動手,就把鎮守逼退了!

可惜,99枚議員令,如今很難湊齊了!

過半都難!

若是能過半,其實也很不錯,雖然無法制定新規則,但是可以驅散一些規則懲罰。

甚至可以驅散不少界域通道的懲罰之力。

全部驅散難,但是現在距離開啟時間不遠,也許可以驅散掉通道內的規則懲罰之力。

天古心中想著,再看玉王,也是惱怒。

丟了一枚!

他給玉王,可不是讓他輕易丟棄的,他以為玉王回來了,議員令也會帶回來呢!

玉王不敢吭聲。

丟了這東西,天古發怒是正常的,雖然仙族不止一枚,這些年滅絕一些古族,奪了一些,可丟了一枚也是大過。

天古輕輕吐了口氣,沉聲道:「罷了!能聯繫多少算多少,盡量驅散規則之力!蘇宇此人,成長的實在太快,不能再給他時間了!還有,死靈界域……符王,你親自跑一趟!想辦法進入死靈界域,去東王府,死靈界域大概出事了,岐山侯他們可能徹底覆滅了,你去東王府,聯繫一下東王,讓他想辦法解決鴻蒙!」

符王點點頭,開口道:「要不要去找一下魔戟,魔戟這傢伙,之前也去了一次,不知有沒有聯繫一些老傢伙。」

天古沉吟片刻,點頭:「那你去找一趟魔戟,這時候,再看不清局勢,就是白痴了!界域不開,人族反而在合道層面佔據了優勢!監天侯那個白痴,對文王太過懼怕,我看他這次都有些心神不寧,他若是被蘇宇他們解決了,或者再次翻臉投誠了人族……那麻煩更大!」

「我知道了!」

符王點頭,開口道:「監天侯應該不會再投誠人族吧?」

「可能性不大,但是不得不防!蘇宇這一次帶來的兩位合道,可能和文王有些關係,我看監天侯驚懼萬分,蘇宇可能找到了文王的遺迹……從遺迹中帶出了兩位合道!」

「他可能還有些別的收穫,儘快吧,不要再給他時間了!」

天古輕嘆一聲,蘇宇成長的太快了。

從一開始,蘇宇第一次出現在諸天戰場,仙族就有日月高重去殺他,那時候他才騰空,道王的弟子親自去殺他,還有各族十多位日月。

結果,全部死了!

第二次,在星宏古城,先是日月,後來,各族無敵都去殺他了,人族根本無力支援,結果居然又被蘇宇翻盤了,甚至被星宏打的好幾位無敵三身隕落。

然後,就是上一次,星宇府邸之外,第三次,就有多位合道出手了,要殺蘇宇。

好傢夥,又被他弄死了一群無敵。

最後用死靈界域和星宇府邸中的存在,震懾住了諸強。

第四次……不提也罷,死了一群合道。

這讓天古都有些無力了。

上界再不開啟,蘇宇這傢伙,恐怕真的難以壓制了。

符王倒是沒那麼大壓力,而是安慰道:「大人,上個潮汐,百戰王那麼強,最終也敗了,何況蘇宇!他再強,哪怕他之前借用大道,也沒大道百戰王的地步!」

百戰王那才是真的強大。

還不是完蛋了?

天古沒說什麼,百戰王?

百戰王沒蘇宇那麼奸詐,沒蘇宇那麼陰險,也沒蘇宇那麼狠。

是的,沒蘇宇狠。

百戰王殺戮也不少,但是百戰王對人族不夠狠……有些事,天古自然是知道的,百戰王最終戰敗,說實話,和人族自己有關係。

倒是蘇宇……這傢伙才是真的狠。

別看年輕,他就是靠殺人族起家的!

沒騰空,就把人族一群山海日月給陰死了!

蘇宇也警惕的很,除了很熟很熟的人,一般的人族強者靠近他,他都得防著,這個天古也收集了一些資料,疑心病重的嚇人!

偌大的古城中,星宏古城按理說被蘇宇掌控,多少有一些人族才對,也沒少有人族去投奔……結果倒好,蘇宇這傢伙,一個沒留,整個城主府,就留了幾位人族。

百戰王戰敗,不是因為實力不夠強,而是因為防範心不夠重!

被坑殺了,那也是活該。

至於蘇宇,他不把你坑殺了就不錯了。

當然,百戰王那個時期,警惕性不重也正常,人族內訌不大,百戰王又是絕頂的強,一開始就獲得了人族的大力支持。

千年之期一到,上界的老古董都在支持他,甚至為了他更強大,不少合道都當了炮灰,主動死戰到底,戰死了。

百戰王一路都順風順水的,這樣的強者可怕,但是沒蘇宇這種從弱小就爾虞我詐,一路殺上來的傢伙可怕。

蘇宇那是真正的無依無靠,一步步從底層殺出,他殺到諸天戰場的時候,甚至沒一位無敵為他出頭。

最終,卻是統一了人境和古城。

這樣的傢伙,運氣好是一點,自身性格也佔據了極重的因素。

天古,擔心的就是蘇宇這種人。

氣運昌盛,百戰不死,每一次大戰都是為他提供更強大的機會,這種人再不死,可能真要逆天。

符王剛下界,知道的不多,天古可是一直在關注。

一個個念頭,在天古腦海中浮現,很快,天古道:「不說這些了,各位速度去安排,不能光防守,若是有機會,還是要主動出擊,斬殺蘇宇!」

「諾!」

一群仙王,也沒反駁,殺蘇宇,那是大家都想做的事。

……

同一時間。

蘇宇等到了萬天聖,還有個可怕難纏的傢伙,看到藍天,蘇宇頭都疼!

你怎麼來了?

還真是形影不離呢!

蘇宇也不想給藍天開口的機會,直接就道:「府長,那個五代當初說復活死靈的事,你知道嗎?」

「嗯?」

萬天聖想了想道:「知道一點,怎麼了?」

「你之前怎麼沒說這事?」

萬天聖失笑道:「我還以為什麼大事呢,他就是隨口一說……」

「那可難說,府長,你跟我說說看,他準備復活誰,怎麼復活?」

萬天聖見他重視,這才回想起來,半晌才道:「他說準備復活一位文王的學生……也不是,他之前不知道是文王,說的是文墓碑中神文戰技的一位主人!他好像是帶著文墓碑去過一趟死靈界域,感應到了一些東西,可能是神文戰技共鳴……按照他的說法,當年有批人,將自己的神文戰技融入了文墓碑,可以想辦法提取出來,之後找到對方,將神文戰技融入對方意志海……喚醒對方……」

「大體上就是這些!」

萬天聖說著又道:「但是他還沒做,他就死了,後來,我們也想過,但是死靈界域進不去,也就放棄了。」

「那你上次怎麼不跟我說?」

上次萬天聖可是跟著自己去過死靈界域的。

萬天聖無奈道:「上次,那些死靈君主都到了,我看你沒反應,大概是沒感覺到什麼,既然如此,說了也白說,我要是說了,也許你會拿著文墓碑,深入死靈界域尋找……那不是找死嗎?」

說罷又道:「而且,葉霸天只是說出一個設想,未必能成功,你看河圖他們還有多少人性?能復生的話,鴻蒙鎮守能不幫他復生?」

蘇宇點點頭,半晌才道:「算了,我自己想辦法!文墓碑是吧……行,有空我去找找看!」

說到這,蘇宇也沒什麼想問的了,見藍天要開口,迅速道:「我要去各界拜訪合道,府長,你有什麼需要的,和夏府主說,我先走了,藍前輩,滅蠶王正在到處找你,你小心點,我撤了!」

話落,蘇宇瞬間遁空離去。

藍天等他走了,這才鬱悶道:「小蘇宇好像不喜歡我了!」

我想說話,他都不給我機會!

萬天聖頭疼,廢話,誰遇到你不頭疼!

藍天幽怨道:「真是的,還說什麼滅蠶王找我,都過去不少年的事了,王虎這都看不開?」

一旁,夏龍武奇怪道:「什麼事?」

和滅蠶王有什麼關係?

藍天幽幽道:「沒什麼事,有人在盯著我……天聖,走!」

話落,藍天虛影消散。

而此刻,虛空中,滅蠶王破空而來,死死盯著兩人消失的身影,夏龍武抬頭,奇怪道:「滅蠶前輩,怎麼了?你和藍天有衝突?如今人族永恆人人帶傷,藍天竊取鳳族三千鳳凰卵也算是立功不小,前輩何必和他一般見識……」

他想當個勸架的,這倆怎麼起衝突了?

滅蠶王死死看了一眼夏龍武,見他好像真不知道,哼了一聲,破空離去。

剛剛看蘇宇在這,藍天也來了,他就怕蘇宇和藍天聊這個。

藍天一到,他就來了。

還好,自己來的早!

他跑了,夏龍武則是奇怪,這倆有仇?

蘇宇知道,而我不知道?

什麼仇什麼怨,我怎麼不知道?

難道是藍天冒充始魔教主期間,和滅蠶王有什麼衝突?

一時間,夏龍武想了很多,要不找個機會,讓兩人坐下來談談,何必呢,這時候了,人族強者還是不要起衝突最好。

PS:太疲憊,寫的稍微有點亂,老鷹我迅速調整!最後幾個小時,投點月票吧,本月要結束了,謝謝大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2章 往事(萬更求月票)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