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陰險蘇宇!(萬更求訂閱)

第666章 陰險蘇宇!(萬更求訂閱)

開了天門的蘇宇,大道之間的戰鬥,在他眼中毫無秘密。

西王妃覺得隱秘的攻擊,蘇宇卻是看的一清二楚。

你大道如何波動,要往哪邊打,想打誰,是不是虛晃一招,還是準備暗中爆發……

正在大戰的大秦王和大夏王,其實很難感知到。

大道糾纏,彼此動蕩,到處都是氣息爆發,又看不清大道的情況,如何抵擋?

可現在,不需要去思考了。

蘇宇了如指掌!

是,他自己上去,那不行。

你看到了,不代表你可以反應過來,就如他,他現在一拳打一個日月,人家知道是用拳頭打他,蘇宇甚至告訴他,我就要用拳頭打你,可對方依舊擋不住。

然而,大秦王和大夏王也是頂級合道,兩人獨吞了荒天獸的大道,本就強悍。

合道之間,大道之爭不佔上風的話,那隻能看肉身。

肉身……這倆就是肉身道的!

之前在人族也好,現在變成荒天獸也好,都是肉身道。

單看肉身強度,西王妃還未必如他們。

西王妃強在規則!

鎖鏈禁錮,火焰灼燒。

一控一攻!

她走上了兩條道,也許是上古時期的強者,畢竟後期走兩條道的難度很大。

然而,今日這些優勢,在蘇宇這邊沒用。

「混賬,你該死!」

西王妃被打的不斷倒退,她有些抓狂了!

她實力強悍無比,大秦王和大夏王也強,可對規則的領悟沒她高深,在這之前,她是一直壓制這兩人,甚至包括老烏龜本尊的!

眨眼間,她居然被擊退了!

殺蘇宇!

對,殺蘇宇。

不殺了蘇宇,一切攻擊都瞞不過蘇宇,那她可能會敗。

下一刻,虛空裂開,無數條鎖鏈朝蘇宇殺去!

焚天火焰升騰而起!

燒死蘇宇這王八蛋!

而蘇宇,吞了一滴金翅大鵬的血液,此刻,他也看到了金翅大鵬的道,那條道,如同一隻展翅飛翔的鳥,蘇宇頭頂那條大道,有些虛幻,他主要借道時光冊。

和真正借用大道,還隔著一層。

儘管如此,蘇宇此刻也是感悟良多,雙臂化翅,瞬間遊盪於無數鎖鏈之中,聲音幽幽:「秦左三,夏上六……」

兩大強者,不去多想,多思考。

秦槍夏刀,紛紛殺出!

此刻的他們,只關注蘇宇的話,對於西王妃,就當沒這個人了,聽著蘇宇的話,殺就對了!

蘇宇好歹此刻也有合道戰力,西王妃想瞬殺蘇宇,哪有那麼簡單!

幾大天王,也做不到瞬殺合道!

多少需要一點時間,何況蘇宇這樣的存在,看穿大道,殺起來更難了,而且蘇宇手段極多!

秦夏兩大強者,聽著蘇宇的話,不斷出手,都是全力以赴!

不防!

因為有天地硯在,兩人配合默契,天地硯防守,猛攻對方!

轟!

大道震蕩,鎖鏈變少,蘇宇還悄默默地撕裂了幾條,而那些火焰,也被蘇宇一點點吞噬,氣的西王妃真想吐血三升!

此刻,西王妃有些著急了。

退也不是,戰也不是。

退……先不說能不能走,退了,一旦西王這邊還在焦灼,自己一退,西王死了怎麼辦?

畢竟這邊的人可以去援救!

不退,這麼下去,她占不到便宜的!

尤其是蘇宇這個王八蛋,實力不強,卻是給她製造了巨大無比的麻煩!

這樣的戰鬥,對西王妃而言,太過憋屈。

雙道在手,哪怕在上古,她也是封侯中的頂級存在!

和四天王一個級別的存在!

僅次於一些上古時期走肉身道的人王。

然而,此刻的她,卻是被兩位差自己一籌的傢伙給逼到了這個地步!

西王妃臉色陰沉,邊戰邊思考。

她得聯繫到了西王,才能做出是退是戰的決定,至於蘇宇封鎖了四周,大不了付出一些代價,她還是可以打破的。

而這時候,她背後的老烏龜,緩緩睜眼。

道身合一了!

老烏龜嚴格來說,比大秦王他們還強,比西王妃要稍弱一些,但是差距不算太大。

之前,他是吃了大虧。

此刻,道身合一的他,已經有些蠢蠢欲動,趁著西王妃還沒注意他,暗搓搓地給西王妃來上一擊!

小白狗也要上來了,自己一擊之後,小白狗再來一擊……這女人,死定了!

今日在場的,都是頂級強者!

天王級是強大無比,可也要看和誰比。

一打五,打五個合道,老龜還能打四個呢!

大秦王大夏王,誰不能打兩個?

而蘇宇,此刻也露出了笑容。

解決了!

比自己想象的快的多,小白狗真的厲害,不用去問,他也知道是小白狗解決了戰鬥,挺好。

西王妃,走不了了!

現在關鍵是……如何悄無聲息地幹掉對方。

殺西王妃,其實存在一個麻煩。

對方是生靈!

是的,強悍無比的生靈,甚至是現在最強生靈,殺了她,諸天一定會有異象。

西王妃一死,那天古這些人一定知道了情況。

到了那時候,這些傢伙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打開上界通道,或者乾脆瘋狂地和人族同歸於盡!

「上界通道開啟還有10年左右,但是規則之力消耗太多,也會導致通道提前開啟……各大種族若是真的想同歸於盡,提前開啟,也有辦法……」

就蘇宇知道的,辦法其實都不少。

第一,各族都有積攢的死氣,打開死靈通道,放任死靈衝擊生靈界域,遭受規則懲罰,當然,那會死很多人,不到萬不得已,萬族不會這麼干。

第二,強行命令一些日月不走三身法,而是別的方法證道,各族應該會,上古畢竟還沒徹底覆滅!

第三,瘋狂在諸天戰場殺戮,殺同族,殺他族,獲得規則獎勵。

這幾種方法,都可以消耗大量規則之力。

只是現在,各族覺得,10年不長,其實可以等等看,所以這才沒有選擇這條損失慘重的路。

然而,西王妃一死,這樣的絕世強者死了,天古他們大概會徹底放下一切,不顧代價,強行打開通道,接引上界強者回歸!

「西王妃……不好殺!甚至是不能殺!」

蘇宇眯著眼,判斷著這些。

是的,西王妃雖然該死,可是,現在還真不好殺,要殺,也得等到蘇宇這邊積攢夠了力量,殺了天古他們,準備好了和上界開戰,那才是殺她的好時候。

想到這,蘇宇傳音老烏龜,他知道老烏龜快恢復了,迅速傳音道:「想辦法拉她進入死靈界域,圍攻她,迅速斬爆她肉身,打爆她的道身,讓她跌境,留她一口氣!」

西王妃,蘇宇現在不想殺了。

現在殺了是爽,那會讓蘇宇的計劃出現大麻煩。

他吃定西王妃了!

是的,吃定了。

這種情況下,一個西王妃能翻天,蘇宇這邊的頂級戰力,都可以不要了。

老龜其實有些憋悶,不殺她?

他還想著迅速幹掉對方呢!

報仇!

這麼多年了,他就沒這麼慘過。

前面九次潮汐,他沒參戰,作為上古鎮守,他不參戰,實力又是頂級的那種,也沒幾個人會閑到找他麻煩!

今日倒好,蘇宇這邊若是沒辦法,他差點就掛了。

儘管憋悶,老龜想了想,還是知道了蘇宇的心思。

殺西王妃,麻煩很大。

拉西王妃進入死靈界……老龜活的久遠,也不傻,辦法其實不少。

下一刻,老龜陡然睜眼,忽然一爪子朝西王妃拍去!

更是直接騰空而去,鎮壓諸天一般,朝她壓去!

實力嘛……大概和沒道身差不多!

給西王妃放開通道!

西王妃今日殺他的目的失敗了,既如此,只能退。

朝哪退?

是耗費力量,花大代價破開防禦,從生靈界域逃,還是想辦法進入死靈界域和西王匯合?

老龜知道,西王妃別無選擇!

最好的辦法,就是現在殺入死靈界域,也許還有機會和西王聯手翻盤。

生靈界域這邊,蘇宇的盟友可不少。

很多合道都沒參戰呢!

果然,隨著老龜撲殺而來,西王妃也陷入了掙扎中。

該死的!

殺鴻蒙的計劃破滅了!

只能放棄!

她沒料到會多出大夏王和大秦王這兩個妖孽,也沒料到蘇宇看穿了她的大道,此刻,再戰下去,已經無用。

四周,那兩個大鎖,若隱若現地懸浮。

西王妃想打破封鎖,起碼要消耗幾滴精血,破開封鎖再逃,一旦被追上……那也是危險。

反而是死靈界,哪怕西王沒能拿下老烏龜,也有自保之力。

只能回去了!

去死靈界!

西王妃怨毒地掃了一眼蘇宇,陡然厲吼一聲,一條強悍無比的實物鎖鏈浮現,那是兵器,甚至是神兵,她沒管老烏龜,陡然朝蘇宇一擊打去!

果然,她這一擊強大無比,老烏龜和大夏王他們都變了臉色,紛紛朝蘇宇身前飛去,格擋這一擊!

他們接下來,倒是死不了。

就怕蘇宇出問題!

西王妃一擊全力轟殺之下,三大強者,不得不去救援蘇宇,而西王妃喘著粗氣,幽冷無比道:「蘇宇,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

帶著憤恨,西王妃一頭鑽入死靈通道!

她要走了!

至於對面,哪怕有死靈君主擋路,那也是格殺的命,她沒任何在意。

轟隆隆!

劇烈的響聲,在老龜三人身上傳出,鎖鏈被擋下了。

下一刻,老烏龜迅速回歸原地,轟隆一聲鎮壓而下。

大秦王和大夏王還想追過去,蘇宇喝道:「封鎖通道,堵住通道口,不要讓人上來!」

大秦王和大夏王雖然不知蘇宇意思,卻也沒有猶豫,迅速執行。

很快,力量鎮壓通道。

蘇宇再次喝道:「轟擊力量進入通道,越強越好,不要管其他,打!」

轟!

三大強者,都不多說,迅速轟擊!

……

死靈通道中。

西王妃怨毒憤怒,該死的,失敗了!

混蛋!

沒能殺了老烏龜不說,自己也暴露了。

「先去找西王,看看那邊情況如何……」

她迅速朝通道外飛去,心情很抑鬱。

通道中沒有死靈君主,西王妃也不在意,這邊是河圖坐鎮,河圖走了,沒有也正常。

她已經看到了通道對面的光亮。

而此刻,通道外,小白狗、書靈、茶樹、天滅、天岳、雲霄、星宏七位強者都在,就在剛剛,老烏龜的聲音傳了過來,攔截一個強者!

很強!

大家要攔下對方,一定要小心。

很強?

有多強?

七大強者都帶著好奇,之前老烏龜也說了,本尊差點被殺了,大家還是有些警惕的。

要小心了!

就連小白狗,此刻沒拿出那個鞋子,卻也準備了不少東西,比如花球、狗圈、狗鏈。

很厲害的樣子!

書靈這邊,也是無數文字,化為一張巨大的網,就堵在通道口外,要小心,很強的!

天滅幾人,都做好了全力一擊的準備!

七大合道,還有個白狗,能贏吧?

通道中,此刻,已經有一股強大的氣息靠近,西王妃遁逃,可沒時間去隱藏什麼氣息,她要出來了!

「蘇宇!」

西王妃遁逃過程中,再次回頭,怨毒地看了一眼,憤怒低吼一聲,「本座一定會回來殺了你們的,混蛋!」

下一刻,她飛出了通道。

去找西王了!

剛飛出,她猛地一驚!

就在這一刻,七八柄兵器殺來,都帶著強大無比的氣息。

非但如此,還有大網朝她撲殺而來!

「不……」

西王妃駭然失色!

這是什麼情況?

外面……為何有這麼多合道強者!

不是一個兩個,而是很多。

西王不是帶著一群死靈侯襲擊東王域去了嗎?

為何會如此?

轟隆隆!

巨大的轟鳴聲,響徹死靈界域,轟隆一聲巨響,西王妃肉身直接四分五裂,一道金色道身浮現。

小白狗帶著一些好奇,迷茫,看向其他人,很強嗎?

老烏龜說很強,所以大家都沒留手,都是全力以赴。

可是……感覺對方很傻的樣子啊。

直接就衝出來了!

衝出來了不說,還被他們直接一擊打爆了肉身,血液四濺,道身浮現,都被小白狗一花球砸的裂開,不斷有金色血液溢散出來,規則之力散開,

這……不是太厲害的樣子啊。

雖然七大合道一擊之下,沒打死對方,已經出乎預料。

「我還以為是規則之主呢!」

小白狗嘟噥一聲,嚇我呢。

我真以為是規則之主,老烏龜也不弱啊,咋不說的明白點,嚇死了,還說什麼好厲害,大家小心點……真是無趣!

通道口,西王妃道身殘破不堪,道身也如同真人,瞬間睜眼,帶著一些茫然,一些絕望和不甘。

為什麼?

為什麼這裡有這麼多強者!

不可能!

「西王呢?」

她凄厲咆哮著,西王去哪了?

為什麼會如此!

而就在這一刻,後方,無數刀氣、槍氣轟殺而來,轟隆隆,打的她道身再次裂開,西王妃瞬間氣息下滑一大截,道身不斷滴血,帶著絕望。

內外夾擊!

這是她和西王的目的,目標是老烏龜,這一幕,甚至在他們的想象中,老烏龜就是如此,內外都有強敵,被堵在通道內,被轟殺!

而此刻,目標卻是換成了她。

西王妃帶著一些絕望,再次凄厲道:「西王在哪?」

「死了!」

前方,天滅笑呵呵地回了一句,「死光了,西王域一個沒活,都是來送菜的!你就是他們說的那個西王妃?真厲害,我們七個打你一個,一下子居然沒打死!」

是誇讚嗎?

是的。

還是很厲害的!

我們七個,就在這以逸待勞,還有小白狗在,一下子居然沒打死你,你真厲害啊!

他打架沒贏過,這次算贏了吧?

真爽!

一個頂級強者,被他們圍著打,這還是很少見的。

之前和蘇宇這邊鏖戰,都是以弱打強,今天,卻是反過來了,以強打弱!

以前都是別人人多,圍殺他們,今天是他們人多,圍殺別人!

舒坦!

天滅只覺得,舒服的不行!

真爽啊!

而就在這一刻,蘇宇聲音從通道中傳來,「擒拿她,不要殺她,我要用她來逼迫獄王一脈現身,拿她換獄王一脈的大道傳承寶物……」

是的,蘇宇故意的。

他擔心西王妃絕望自爆了!

別自爆,這樣的強者自爆,其實很難阻攔的。

我只是拿你換寶物,找獄王一脈,你還有生路,你修鍊到現在不容易,千萬別死。

我捨不得你死!

你死了,我怎麼辦?

你死了,諸天異象一定極其驚人,好端端的死了一個絕世強者,我很難辦的。

而西王妃,在聽到西王被殺的時候,的確有了自爆的念頭。

完了!

輸了!

西王死了,前後足足10位合道境,其中還有許多頂級強者,她肉身爆碎,道身殘破,沒有任何希望活下去的!

她是準備自爆了!

哪怕傷不到這些人,殺不死他們,也要讓他們吃個虧。

可就在她準備自爆的瞬間,蘇宇的話語傳來了。

西王妃心中咯噔一跳。

不殺我?

沒人想死,尤其是到了她這個境界,再往上,那就是規則之主了!

不死,那就有翻盤的機會!

這一刻,她心中甚至想狂笑。

蘇宇不殺我!

他居然想用我去換寶物,去找獄王一脈,這蠢貨,難道不知道,我這樣的強者不死,就有無數可能,隨時可能會翻盤嗎?

蘇宇聲音再次傳來:「那個雜種,你若是好好配合我,也許……我還會給你戴罪立功的機會!作為人主,我有海納百川之心!你實力不弱,若是你祖宗死了,也許還有希望掌控大道,殺了你,你這一脈若是還有合道,也許會強大許多,那沒必要……」

「雜種,臣服我,我讓你不死!」

蘇宇的聲音傳盪而來,帶著不可一世的霸道!

然而,西王妃只感受到了愚蠢!

他不殺我!

他居然還想收服我,何其可笑!

這一刻,西王妃只覺得,這種白痴都能開天門,簡直沒天理了!

她本是必死的命了!

下一刻,西王妃笑了,開口道:「你想讓我臣服?沒那麼簡單,蘇宇,你還沒到本座折服的地步!」

好像在說,我是有可能臣服的。

但是,現在還不夠!

欲拒還迎!

西王妃太了解這些人的心思了。

你想讓我臣服,我若是現在就說投降了,蘇宇不信不說,還少了點征服感!

是的,征服欲!

西王妃一瞬間閃過無數念頭,也許……我可以拿下蘇宇!

西王妃迅速清冷道:「我是獄王和魔皇嫡傳,血脈在五代之內,地位崇高!我有天王級實力,掌兩條大道!我掌死靈界域西王域,我在萬萬人之上,你配嗎?」

她在自報家門,告訴蘇宇,我的身份多麼高!

男人,不是就喜歡這種嗎?

我高高在上,血脈尊貴!

什麼雜血,一邊是四極人王,一邊是魔族之皇,這樣的身份,還不夠高嗎?

我在死靈界域,執掌四分之一的天下!

我也是一方君主!

你蘇宇,想征服我嗎?

想,那後續可操控性就大了!

西王妃不想死!

短短几句話,沒說一句臣服蘇宇,投降蘇宇,實際上,卻是將求存的心思表露無遺。

她還在說著,小白狗卻是急切道:「蘇宇,殺不殺啊?殺的話,速度點,我要回去了,我有急事,麻煩大了,我走的時候,還有一半的花沒澆,你就抓我走了……急死我了!」

此話一出,西王妃想死。

而蘇宇,好像也挺著急,「還有一半花沒澆嗎?那快點,那個雜種,你速度點,自己爆了金身,留點意志海,書靈封印,肥球前輩也加點封印,封住她和大道的聯繫,速度解決,那麼好看的花可別死了!」

小白狗這一刻極其受用!

蘇宇懂我!

這個女人好煩啊,話好多,它不想聽她廢話,它就想馬上回家。

好在,蘇宇明白它!

懂我的蘇宇,好可愛!

就比主人和小主人差一點了!

西王妃想死,而下一刻,蘇宇喝道:「快點!別耽誤了肥球前輩回家澆花,10秒,不自爆金身,肥球前輩殺了她,耽誤事!」

「1,3,9……」

轟!

道身自爆!

西王妃差點瘋了,來不及去想,蘇宇是個瘋子,是的,這一刻她感受到了,這些人好像都是瘋子。

他們好像真的好著急!

不是開玩笑的!

他們真的要急著回去澆花,自己不自爆道身,必死無疑!

瘋子啊!

正在收服一位天王強者,你們居然沒給任何承諾,沒說任何好處,就他么說要回去澆花了?

西王妃死了都不甘心啊!

她若是被殺,原因是因為擋住別人回去澆花,這個理由……死了化為死靈,她都不甘心啊!

而書靈,迅速化出無數文字,封鎖對方殘留的意志海!

自己爆了道身,其實西王妃還是留了一手的,道身沒徹底爆,而是殘留了一些,只是大道連接沒那麼明顯了!

若是正常全爆,那大道會斷。

會跌落境界!

西王妃沒有,這樣的話,她就有機會翻盤了,一旦恢復,可以迅速恢復巔峰戰力。

這一刻,蘇宇才從死靈通道中走出。

看了一眼被無數文字封鎖的意志海,笑了。

白痴!

想翻盤?

下界第二次大戰一起,我就弄死你,就你還想翻盤?

他看向小白狗,小白狗也不多說,迅速將那個圈子取了出來,一把套住了那意志海,急忙道:「這是我的玩具,小主人送我的,你別弄丟了,那我要走了……」

話落,它一眨眼消失了!

回家了!

太著急了!

書靈和茶樹也急忙跟上,小白狗卻是喊道:「你們跟蘇宇回去,我先回家,我帶不了你們進去,只能我自己進去!」

茶樹和書靈只好止步。

是的,小白狗只能帶他們出來,回去的話,它只能自己回去。

而蘇宇,看了一眼西王妃的意志海。

就這樣,蘇宇都不放心。

他咧嘴笑了笑,下一刻,取出了一枚大印,不是人主印,而是……聖化印!

文王的東西!

這玩意,要是都鎮不住你,你就是規則之主了!

聖化印鎮壓而下!

將圓圈鎮壓住,接著,蘇宇又將這些收入了文明志。

第一重,書靈封印。

第二重,小白狗圓圈。

第三重,聖化印。

第四重,文明志!

第四重最弱,沒關係,能破前三重,那西王妃大概成了規則之主了,還不是一般的那種。

到了此刻,蘇宇這才鬆了口氣,露出笑容。

而遠處,死靈天河再次震蕩了一下,蘇宇微微皺眉,迅速道:「上去!」

這麼多活人,容易出麻煩。

而他自己,迅速收集了一下西王妃的殘留,包括血肉、道身碎片,這都是好東西。

這次,殺了西天王,鎮壓了西王妃,生死兩界,解決了兩個大麻煩,關鍵在於……沒人知道!

西王妃沒死!

生靈界域,沒人知道這樣一位絕世強者,就這麼栽了!

蘇宇嘿嘿直笑,這些蠢貨,居然還突襲老龜。

也幸好,是這個時候。

再早一點,自己沒開天門,大夏王大秦王沒這個實力,哪怕這次能贏,那也是大麻煩,一定會引發強大的戰鬥餘波。

「先回去!」

蘇宇不再多說,朝遠處死靈天河看了一眼,微微皺眉,他感應到了一些強大的氣息好像在升騰。

這次進入的生靈太多,都是強者,恐怕刺激到了一些沉睡的死靈了。

……

片刻后,一群人回來了。

小白狗走了。

而鴻蒙古城中,此刻,足足有9位合道境強者!

受傷最重的是老烏龜,本尊差點被打爆了。

龜殼破碎,古城殘破。

不過此刻道身回歸,倒是傷勢不再惡化,看到蘇宇他們回來了,老龜有些嘆息,開口道:「給人主丟人了。」

他很強,然而這次差一點點就栽了。

蘇宇笑道:「鴻蒙前輩說笑了,這次若不是前輩兩線作戰,這些傢伙也很難對付前輩,是我連累了前輩才是!」

說罷,又道:「結果是好的就行!」

一旁,天滅忍不住道:「怎麼不殺那個女的?難不成還真指望她臣服,我可告訴你,這很危險的……」

蘇宇眯著眼,看著他,天滅訕訕,我又沒說什麼。

蘇宇淡笑道:「現在不能殺。」

不告訴你為啥,自己去想!

很快,他看向一直不太說話的天岳,笑了笑道:「監天侯這邊,正在戰鬥,要去看看嗎?」

天岳露出一抹掙扎之色。

他是監天侯培養出來的,當然,他也是第一潮汐的人族,那時候人族還算強大,那時候,大家還把監天侯當盟友,雖然監天侯那個時期沒參戰,卻是暗中給人族提供了一些幫助。

所以,天岳沒有和後期加入的一些人族一樣,早已忘了人族的輝煌。

然而,監天侯畢竟算是他的老師。

此刻,他也知道,蘇宇這邊底蘊到底有多強,強者很多,自己那老師……恐怕真的要完了。

「大人……」

天岳掙扎道:「也許……也許我可以勸說他……」

蘇宇平靜道:「不需要!一次不忠,死不悔改,你覺得我會放心嗎?這次我不殺你,你說服他投降,下次呢?你覺得,我還會再給他機會嗎?」

「他和萬族不一樣,萬族是被我們征服的,萬族反抗,站在萬族的角度,他們是沒錯的,你懂嗎?」

「而運靈,那是文王一手培養的,不同的!」

這兩者,不一樣!

萬族反抗,蘇宇若不是人族,只會覺得,太應該了!

我幹嘛要給你當小弟?

你都衰落了,我還給你當小弟,我傻啊!

反抗,才是正道!

而運靈,那不同,豆包、運靈、白狗這些靈,都是文王培養出來的,相當於自家人,文王還把監天閣交給了對方,也是唯一一位封侯的家臣,結果對方背叛了!

這才是無法容忍的背叛!

天岳嘆息一聲,輕聲道:「那……請人主……能讓我不用去參與和我師父的戰鬥……我怕我……會猶豫!」

蘇宇點頭:「可以!」

「多謝人主!」

天岳不再說話,也不想說什麼。

蘇宇也不繼續這個,笑道:「那大家裝作沒事人一樣就行,這件事,先壓下去,就當任何事沒發生,別給萬族發現了端倪!」

說罷,他看向書靈和茶樹,「我消失了一會,萬族大概好奇我去哪了?你們倆跟我一起,我們一起去偷襲監天侯,讓萬族誤以為我去找你們幫忙了!」

「好!」

兩人點頭。

蘇宇又看向大秦王他們,「你們先在這修養,鴻蒙前輩受傷了,二位幫著療療傷,我忙完了再過來!」

「諾!」

兩大人族強者,也是興奮的很。

這次殺的痛快!

打的很爽!

一尊強大無比的合道,就這麼被他們壓制了,還是很興奮的。

蘇宇又看向老烏龜,老烏龜有些虛弱,蘇宇也是無奈,「前輩的道,不弱!不過……還是多費點心,在大道之上,我有空帶前輩看看大道!」

老烏龜這麼強,大道之力能用的卻是不多,之前沒感覺,因為遭遇的都是弱者,真遇到了強者,抓瞎了。

老烏龜慚愧無比。

活了這麼久,大道是啥玩意,還真沒怎麼在意過。

蘇宇又道:「死靈天河好像有些異動,幾位也多關注一下,天滅,你們悄悄回歸古城,不要顯擺!尤其是天滅!」

蘇宇著重叮囑道:「現在不要暴露!別給我搗亂!能不付出代價,解決萬族合道,那是最好的,別非要弄到最後死幾個合道,這就是開闢王朝之前,死的最後一位將軍,那將軍死了都不會甘心,你小心別人死了化為死靈找你!」

天滅齜牙,這話說的。

咋就特意叮囑我?

星宏比我還能顯擺好吧!

蘇宇不再多說,看向四周,迅速道:「封鎖大陣,盡量回收,回頭讓大明王來看看,這大陣……很精妙!封鎖之下,數位合道之戰,都沒氣息外露,很強!」

西王妃,還是有一手的。

若是有這個,籠罩一界呢?

滅了一界,都沒人知道!

大明王……大明王若是能掌控,進入界域,暗殺合道,那才是最好的選擇!

此刻,大陣破了個小口子,小白狗乾的,它是真急了。

蘇宇也不再多說。

其實沒耗費多長時間,自己先出去露個臉,免得大家以為我在搞陰謀,我不是那種人,我就是回去喊一下援兵罷了!

很快,蘇宇也是順著時空長河飛了出去。

遮掩氣息,帶著書靈和茶樹朝監天侯他們那邊飛。

……

而這一刻,萬界還在關注無盡虛空的一戰。

兩大絕世強者,打的天崩地裂。

之前蘇宇還出現了一下,現在人不見了,大家也不知道他幹嘛去了。

都很謹慎!

監天侯也是眼觀四路,耳聽八方!

下一刻,監天侯臉色一變,二話不說,瘋狂轟擊大周王,打的大周王倒退,接著迅速遁空而逃,厲吼道:「別逼我一起死!」

而就在這一刻,不遠處,蘇宇忽然現身,身邊多了兩位合道!

蘇宇怒吼道:「大周王,你這廢物,做什麼?追!纏住他!廢物!我讓你纏住他,殺了他,你讓他跑了?該死!」

他很憤怒!

而萬界,那些觀戰的強者,此刻都是鬆了口氣!

猜到了!

就知道你這孫子不是那種忍氣吞聲的人,果然,回去找援兵了,還想暗中突襲對方,可惜監天侯也不弱,一直防著呢!

大周王悶不吭聲,繼續追!

而蘇宇,怒不可遏,喝道:「書靈,茶樹,給我追!殺了這傢伙,殺不了他,也要奪取獵天榜!」

「監天侯!」

蘇宇聲音震蕩天地:「你若是不交出獵天榜,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可以試試!你交出獵天榜,我留你全屍!」

霸道!

交出來,也要殺!

監天侯傻了才會交!

而監天侯,壓根沒回話,迅速遁逃,消失在無盡虛空。

大周王也一直追殺!

書靈和茶樹很快也跟了過去,蘇宇咬牙切齒,很快吼道:「真消失了,就不追了,窮寇勿追,小心這孫子暗害你們!給我全世界找多寶那個孫子,找到了,幹掉他!他比監天侯好殺!」

話落,就在遠處的虛空中,多寶瞬間暴起,不是殺人,而是跑路!

我就是看看!

嗡地一聲,虛空撕裂,他遁逃了!

蘇宇這瘋子,現在誰在諸天戰場他都想殺,得了,找個地方躲躲算了,諸天戰場留給蘇宇稱霸去吧!

……

這一刻。

各大界域,也都暗暗鬆了口氣。

沒事就好!

監天侯和多寶都跑了,蘇宇也清醒了,襲殺監天侯的計劃失敗,他大概不會再追了。

這樣也好,不然真爆發大戰,大家出界而戰,損失一定不會小。

現在,大家都等著開啟上界呢!

上界不開,這些人沒興趣現在出來當這個先鋒,自己的命才是自己的。

仙界。

天古鬆了口氣的同時,也微微皺眉,蘇宇這次爆發的快,收斂的也快,有些瘋狂,實質性的好處一點沒撈到,何必呢!

他想了想,看向符王,問道:「你感覺有什麼不妥嗎?」

符王想了想,遲疑道:「不妥……大人的意思是……蘇宇殺監天侯,有陷阱?還是說,監天侯……叛變了?」

他臉色一變,「大人的意思是,他們演戲給我們看,一旦我們出戰,可能會被圍殺,只是這麼久,他們見我們不出手,所以選擇了放棄?」

天古之前還沒這麼想,這下子,一下子被帶歪了!

之前,他只是覺得不對勁,可此刻一聽,愣了一下,這……不至於吧?

可是……可能性不是沒有啊!

監天侯不會和大周王他們在演戲吧?

想釣他們出手!

可惜,大家都忍住,沒出手,想看監天侯到最後一刻撐不住了才出手,真要那樣,監天侯和大周王就得死戰到底!

這……天古臉色微變。

別說,真的存在這個可能!

演戲!

若是如此,倒是可以解釋,蘇宇為何突然爆發,突然收斂,大戰來的如此突兀了!

他看向符王,微微點頭,沉聲道:「存在這樣的可能,通知下去,讓永恆之下去各界交流,告知他們,小心監天侯!」

符王也急忙點頭,我果然猜中了!

大人也和我一樣的心思!

監天侯,畢竟是文王的屬下,也許真的叛變了,這樣的話,接下來就得小心一下監天侯了!

……

與此同時。

其他各界,也有類似的聲音傳出。

魔界。

魔躍凝眉道:「父皇,不會是演戲吧?監天侯……會出問題嗎?」

魔戟沉聲道:「不好說,防著點!提醒一下其他各界,這次出手,蘇宇沒撈到任何好處,毫無意義,這樣的戰鬥爆發,沒有必要,還丟了一片碎片。」

「明白了!」

魔界,也開始防著了。

監天侯也許有問題!

……

神界。

寂無陷入了沉思,許久,開口道:「小心監天侯,上次天淵之死就存在一些問題,現在倒是知道一些了,他想收集所有碎片,也許……和他有關!這次,也許又是在演戲!」

按照大家的想法,蘇宇這傢伙,雖然魯莽,卻也精明。

哪次大戰不佔便宜?

這次沒佔到便宜不說,還把「錄」字碎片丟了,被監天侯收回去了。

蘇宇居然吃虧了!

笑話!

他居然吃虧了?

你說,我們能信嗎?

監天侯這混蛋,也許真的暗中投誠了。

……

何止他們。

此刻,遁逃到了無盡虛空的監天侯,拿著那「錄」字碎片,都忍不住皺眉頭。

什麼鬼?

打了一場,我雖然沒佔到什麼大便宜,卻也沒吃虧,雖然計劃被看破了,可拿回來了一枚碎片,那也不錯。

「不太對勁……」

監天侯想了想,臉色陡然一變,有問題!

他忽然想到了自己!

自己這算是第一個在蘇宇這邊佔到便宜的存在?

那……萬族如何看自己?

下一刻,有人驗證了他的猜測,遠處,多寶將軍隔空觀望,聲音幽幽:「你若是投靠了人族,和我說一聲,別自己一個人干啊……這讓我很被動的!監天侯,我先走了,你我……還是稍微遠離一點!」

話落,多寶瞬間消失。

危險!

監天侯可能投靠人族了,他和監天侯,可是有合作的,現在卻是擔心了。

這混蛋,也許拋下了自己,單獨和人族溝通了。

麻煩!

自己怎麼辦?

而監天侯,臉色一變,果然,多寶都開始懷疑自己了!

原來,這就是蘇宇的目的!

「蘇宇!」

監天侯咬著牙,有些惱火!

離間計!

怪不得呢!

原來蘇宇這一切都是為了算計自己,離間自己和萬族的關係。

「好算計啊!」

監天侯無奈,這事,有些有口難辯,自己沒吃一點虧,還撿了便宜,你再怎麼解釋,萬族信嗎?

誰在蘇宇身上撿過便宜?

「真是好算計!」

監天侯嘆息一聲,罷了罷了,再看吧,大家遲早知道,這是計謀,蘇宇那混蛋,故意坑我!

PS:下午一更可能要到六點多,我下午要出去辦點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6章 陰險蘇宇!(萬更求訂閱)

6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