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下界(萬更求訂閱)

第670章 下界(萬更求訂閱)

第一百枚神文是什麼?

筆道的核心是什麼?

蘇宇有些期待!

他看著那橫亘天地的筆落空而來,實際上,只是文墓碑中的神文牽引而出罷了,引起的異象。

此刻,蘇宇的神文戰技,已經化為一支筆。

基點全部填滿!

就在等待最後的融合了!

「是什麼?」

意志海,開始瘋狂震蕩,沸騰。

巨大的光球,已經降臨!

蘇宇看到了,漸漸地,他看清楚了。

他激動,帶著興奮,仔細看去。

下一刻,蘇宇嘴巴張開,咔嚓一聲,好像有些脫臼,這是……啥玩意?

「↑」!

是的,蘇宇看到的就是這玩意。

這不是字!

就是長成這鳥樣的一枚神文,如同筆,你說它是筆也行,說它是箭頭也行,說它是啥都行。

可是……這算字嗎?

蘇宇獃滯!

文王……

文王當年怎麼融筆道的?

難道說,文王當年勾勒神文的時候,就勾勒了個這麼玩意出來?

那這玩意……還真沒人能想到,沒人能勾勒出來。

天才,都這麼玩的嗎?

蘇宇有些恍惚,三觀崩塌的感覺。

他在思考人生!

若是文王當年弱小時期,就勾勒了這樣的神文,四周的人會不會笑瘋!

他的老師,他的朋友,知道了會不會崩潰?

神文……是這樣的?

「大道本質,規則本質……按理說也是後期才能明悟,不可能天生就會,哪怕文王很天才,那他勾勒出這玩意,按理說神文都是明悟而來,他明悟了什麼?」

若是後期自己改造的就算了。

要不是,那就是代表文王弱小時期,就是這神文了。

他感悟了什麼呢?

他經歷了什麼,才會讓他去感悟「↑」出來了?

我算是明白,為何這枚神文一出,天地之間,都好像出現一支筆了,這哪是筆,就是一個箭頭啊!

在這種關鍵時刻,蘇宇居然想笑。

是的,有些憋不住。

在蘇宇想笑的瞬間,那枚「↑」瞬間和神文戰技融合!

99枚神文戰技,和「↑」合一!

大量的規則之力,從神文中被抽取!

開始完善這枚「↑」。

蘇宇齜牙咧嘴的,算了,我不喊箭頭神文了,文王既然說是筆,我就當它是筆吧,對讀書人而言,筆道的確比箭頭道好聽點!

說雨傘吧,頭還沒雨傘那麼大。

也不能喊棍子加個尖尖,想來想去,還是文王有文化,筆道!

這個的確合適!

符合讀書人的氣質!

「還是文王會編!」

蘇宇心中感慨,默默看著神文戰技融合,讀書人腦子就是好使,箭頭道硬生生給編成了筆道,偏偏天下人都覺得就該是筆道,指鹿為馬啊!

「你就叫筆道了!」

蘇宇也不改,知道歸知道,文王花了無數歲月把筆道打出了名氣,自己可不能讓大家喊它箭頭。

否則,日後有史書記載,宇皇融箭頭道,一箭頭戳死誰誰誰……不忍直視。

一筆定乾坤!

這樣的記載,才有味道。

「轟!」

意志海中,99枚神文的規則之力,都在被抽取。

筆道神文,抽取的是屬於它的規則之力,是屬於無屬性的規則之力。

肉眼可見地,其他神文迅速在虛弱。

包括蘇宇剛勾勒的「宇」字神文都在虛弱,然而,這樣的力量還不夠,不足以讓蘇宇融道,需要更多的規則之力,讓筆道神文強大,帶領他走時光長河。

「你族繼續修鍊,還有人要渡劫嗎?一起!」

蘇宇低喝一聲,聲音震蕩!

我需要更多的規則之力!

不夠,現在的力量不夠強。

蘇宇在不斷帶動日月之力攀升,他還是日月,但是他這樣的日月,現在到底多強,蘇宇自己都不清楚,這一箭頭下去,也許真的能戳死當年的大秦王他們。

不,一筆下去!

五行族這邊,天空漸漸亮了。

而此刻的蘇宇,也沒怎麼隱藏,浮土靈震撼之下,也來不及多想,迅速喝道:「五祖,傳令所有開神竅的人來運轉功法,渡劫!」

蘇宇這傢伙,讓他恐懼。

他需要吞噬更多的規則之力!

這一刻,五行族行動了起來,一些老古董,實力也許不是太強,日月之類的,但是卡在這個地步太久遠,之前也開了許多神竅。

這幾日,都把180神竅開了。

只是戰力不強罷了。

現在,運轉功法,渡劫還是可以的。

虛空中,很快就有一朵朵血雲呈現。

而蘇宇的神文戰技,浮現了!

這是第一次展露完善的神文戰技。

一支筆……雖然浮土靈看了一眼,覺得很像一個箭頭,但是天空中,蘇宇喃喃一聲,「我以大道之筆,定天地人倫!」

「……」

好吧,他原來真以為是箭頭的,蘇宇這麼一說,浮土靈覺得還是當筆好了。

沒聽人家都特地說了一句嗎?

蘇宇這人,沒事的話,都懶得多解釋一句。

現在忽然發話,大家知道什麼意思就行。

他說是筆,那一定是筆!

「大道之筆!厲害!」

浮土靈在下面驚嘆一句,倒是沒多說。

而其他五祖,則是沒多想。

好像記起了什麼,有人感慨:「是厲害,大道之筆,我好像在哪本古籍上看到過,有過記載,這是文王成名戰技,蘇……宇皇果然是繼承了文王衣缽!」

這個早有傳聞。

蘇宇繼承了文王的一些東西,或者說時光師的一些東西,很多人覺得時光師和文王其實是一人,所以到底繼承誰的,那不重要了。

此刻,那支筆橫掃虛空。

血雲出現,迅速便會被這支筆點碎,吸收。

「↑」不斷在壯大自己!

……

與此同時。

大量的規則之力,從四面八方湧入五行界。

命界。

其他界域,感受的不明顯,畢竟那些懲罰之力,其他界域平時也很少出現。

而命界,命皇卻是微微皺眉,踏破虛空,浮現在了一座高山之巔。

天命之地!

原本,那虛空是不存在任何東西的。

可現在,好像有不少力量被抽走了,漸漸地,隱約間呈現出一道走廊門戶,是的,這就是上界通道。

萬界,之前是關閉的,留下了一道門和走廊,但是這走廊,充滿了懲罰性的規則之力。

這道門,是誰留下的,大家不是太清楚了。

上界,其實是開闢了諸天戰場后才留下的。

不允許一般人進出。

沒到期限進出,就得受到懲罰,如同上次的兵王和符王,都被重傷了,再來幾個,會導致通道中的懲罰之力更強。

而現在,一部分懲罰之力在消散,在流逝!

「呼!」

命皇輕輕吐氣,誰在抽取懲罰之力?

蘇宇?

可能是他,剛剛他也感應到了一些天地變化,若是蘇宇……這傢伙知道不知道,這麼干,會導致天命之門中的懲罰之力降低,會出現提前開啟的情況。

原本10年開啟,被蘇宇這麼抽下去,也許八九年,七八年就能開啟了!

或者更短一點!

「他難道不懂?」

命皇不清楚,其實也不確定是不是蘇宇做的,若是,那蘇宇這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而此刻,那天門之門對面,好像也有人發現了異常,隱約有聲音傳來:「咦,規則之力少了一些,下界快要開啟了嗎?」

「本來就快了!」

「好像更少了!」

不是一個人,好像有幾個人在。

都感受到了變動!

規則之力,少了。

命皇凝眉,麻煩了!

規則之力弱了,之前下來第三個人,九死一生!

可現在,削弱了。

也許,現在這情況,還能有人下來。

如果一開始第四個人才是必死,那現在可能是第五個,第六個才會必死了!

「蘇宇……自己把自己坑死了!」

命皇心中喃喃一聲,有點愚蠢啊,除非他這麼做,得到的收益很大,否則,很快上界可能會有些變化,會下來一兩位合道,而且總體開啟時間也會縮短!

通道對面,隱約聲再起:「去通報侯爺,通道內懲罰之力少了,也許還能下去一兩位!」

「好!」

「……」

命皇凝眉,果然,大家都不傻。

上界的傢伙,也知道出問題了!

萬界,也許又要多一兩位萬族合道了。

在這關頭,多一個合道,影響還是很大的。

甚至會決定整個戰爭的勝負!

之前死了幾位合道,後來符王下界,填補了一位,還差,現在再來個一兩位……

想到這,命皇微微凝眉,片刻后,做了一個決定。

現在不好決定什麼!

他還想再等等!

但是,可以稍微和人族這邊勾連一下,以第三方的身份,去告訴人族蘇宇,你自己惹下麻煩了,你若是抽取了規則之力,現在可能導致上界要來人了。

一道光芒一閃而逝,迅速朝界域外飛去。

沿著那些被抽取的規則之力,去尋找蘇宇。

「先穩一手,暫且下個小注。」

不至於血虧的那種。

暗暗給蘇宇提個醒,哪怕萬族知道了,自己也能否認,何況,上界要來人的事,很快就會傳開。

……

五行界。

蘇宇還在不斷擊潰那些血雲,吞噬力量。

他知道抽取規則之力,會導致上界提前開啟,他知道的,但是……有什麼比我融道更重要的?

10年縮短成5年,甚至3年,蘇宇也得先把自己融道了再說。

至於融道之後,若是還需要抽取規則之力……那就不能在這抽了,他準備去星宇府邸抽取。

八層那邊,無序的規則之力不少。

但是現在還不用,現在蘇宇未必能吞噬那邊的,倒是五行族的懲罰,不強不弱的,挺好!

回頭還不夠融道的,那就讓死靈出現,侵襲界域。

反正,這規則之力蘇宇抽定了!

他正在強化自己的筆道,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力量,順著抽取的那些規則之力湧來。

蘇宇微微一怔,誰做的?

相當厲害!

他剛要擊潰那股力量,忽然,那股力量好像感知到了蘇宇的存在,片刻后,化為一道光芒,朝蘇宇飛來。

一邊飛來,一邊潰散。

「天命之門懲罰之力削弱,可能會降臨一到兩位合道,繼續消耗規則之力,也許會讓更多合道降臨!天命之門,還能維持8年左右……」

話落,那股力量徹底消失。

不留痕迹!

蘇宇想了想,好像聽過這聲音,片刻後有數了,嗤笑一聲,命皇!

聽出來了!

倒是謹慎!

一點把柄都不留下,力量瞬間潰散,這傢伙……這是做小投資?

又不敢得罪萬族,又不想得罪人族,兩頭討好的那種?

「果然,這些所謂的中立種族,都是個笑話,就是兩邊下注罷了!」

這事,蘇宇自己知道。

不過對方提醒了一下,多少要記一下人情!

「一到兩位合道,少了兩年時間……還行!」

蘇宇自己的打算是,自己融道之後,戰力提升,能對付合道就行!

先打萬界,這需要時間,最多一兩年!

三年左右,他這邊人手足夠了,就去打上界。

還有8年,自己怕什麼?

至於多出一兩位合道,好事,改變不了什麼,而且還能削弱上界實力,否則,上界合道多了還不好打。

蘇宇甚至有些盤算,要不要一直釣魚?

一個個釣下來!

釣到上界不敢再派合道下來送死了!

沒時間去多想,他繼續擊潰那些血雲,人數不少,五行界裝了這麼多年孫子,族中老古董不少,雖然大多不是永恆。

此刻,不斷有規則之力被蘇宇吸收。

過了一陣,轟隆一聲巨響,蘇宇的筆道,好像要破空離去!

蘇宇心中一震!

牽引的力量足夠了?

可以去找筆道了?

我……要證道了!

是的,他好像要證道了!

蘇宇欣喜,下一刻,聲音傳下:「浮土,派人去通知人族大周王、鴻蒙古城,就說上界可能要下來一兩位合道,讓他們盯緊了,我有要事,可能會耽誤一段時間!」

證道,蘇宇不知道需要多久。

時光長河這東西,你在裡面感覺過了一會,也許就是順流而下,追逐時光去了,時間跑的飛快。

當然,逆流而上,那時間就過的慢了。

你感覺過了很久,外面可能只過了一會,現在還不清楚筆道到底在哪。

「諾!」

浮土靈應了一聲,傳遞個話而已,問題不大。

他更好奇,蘇宇要幹嘛去。

「證道嗎?」

他默默想著,蘇宇愈發強大了,自己雖然繼承了五行老祖的一切,可是,他感覺哪怕自己現在合道了,也未必就能贏蘇宇!

可怕的傢伙!

……

一筆戳破時光長河,蘇宇再次踏入時光長河之中。

此刻,那箭頭逆流而上!

蘇宇微微鬆了口氣,還好,逆流而上,而非順流而下,這麼說,這筆道,按照定義,是存在於過去的,當然,這個過去就是這麼一說。

「但是逆流更難……希望我可以走到那邊!」

蘇宇迅速跟著箭頭,朝上游飛去。

時光長河中,大浪滔天!

好像感受到了什麼,阻礙蘇宇去證道!

轟隆隆!

浪花席捲而來,蘇宇被浪花擊中,不斷倒退,微微凝眉。

幹嘛?

還不給我融道了?

他奮力前行,而此刻,箭頭也是乘風破浪,逆流而上!

都到這地步了,蘇宇豈會放棄?

他要證道!

現在,已經是安平歷352年的尾聲了,即將進入安平歷353年了。

連頭到尾的,蘇宇從進入學府到現在,都有三年了。

希望,明年開始,能改寫紀元。

安平歷,也許要變一變了!

「明年該是元年!」

蘇宇心中想著,改歷,這才是新時代的開始!

今年快到尾聲了,他都沒提這茬。

他希望明年可以改變一下。

轟!

大浪再次席捲而來,朝蘇宇砸來,蘇宇低喝一聲,一拳擊破浪花,巨大的規則之力,無法吸收,而且還很強悍,這些河水都是規則之力,蘇宇其實相當眼饞。

可惜,都是一體的。

很難吸收的!

除非實力滔天,倒是可以抽取一些,蘇宇顯然沒達到那個地步!

蘇宇一把抓住前方的箭頭,那是他的神文戰技,此刻,揮舞箭頭,披荊斬棘,一路前行。

證道!

融道!

一切攔路之物,都要被他粉碎。

……

時光長河中,蘇宇在前行。

諸天萬界。

隨著那筆的消失,之前的不安感,很快也消散了。

沒多久。

鴻蒙古城這邊,有一位五行族強者,偷偷前來報信,上界要來人了!

古城中。

大秦王皺眉:「來人?不如集中力量,先把天命界打下來!這一界,掌握通道,上界來人,也得過這一界,掌握了命界,就掌握了上界第一手情報!」

「不可!」

老龜化身青年,搖頭道:「大秦王小看命界了!也小看命族了!命界執掌天命之門,不是一年兩年了,人族想過奪取,萬族也想過,可命族這邊,實力很強!」

老龜解釋道:「命族的上古侯不多,上古萬族720尊侯,命族只有3位,比起各大強族,那沒法比!神魔仙這些強族,上古侯幾十上百!可命族的三尊侯,都極其強大,接近規則之主的地步,上古消失了兩位,但是還有一尊上古侯存在,另外,命族這10萬年,也誕生了一些合道……命族的實力,不比死靈界域一大王府弱!」

「這是生靈,而非死靈!」

「打命族,容易主動招惹強敵,大家也都是考慮到了這一點,加上命族中立,所以一直不曾有強者對命族下手。」

老龜說了一陣,又道:「下來就下來吧!現在也不用太擔心,下來一兩尊合道,影響不大,畢竟在各族眼中,我們一邊,還少很多合道!」

天滅這4位,大秦王兩位,加上一個九月,以及五行族這邊,其實都不在萬族計算當中。

包括小白狗也是!

在萬族眼中,這些人都只是永恆或者不存在的。

老龜又道:「他們多個一兩位合道,也許還是好事。」

「好事?」

大秦王皺眉,怎麼會是好事?

老龜活的久遠,此刻,笑道:「當然是好事!我們太強,萬族不敢出來,你還真準備殺入界域之中?那樣的話,損失太大了!引誘萬族出來,才是最好的選擇!」

老龜又道:「最好的結果,其實是萬族合道都出來,聚集在一起!有一網打盡的機會,不會放跑了合道,一位合道若是跑了,躲起來了,第一是不好找,第二是一旦偷襲人族大本營……太容易出事!到時候,人族就不是光腳的了,可以放棄本界,那時候就反過來了!」

老龜沉聲道:「我倒是無所謂,你說,一位合道一旦去偷襲食鐵界域,那食鐵一族還敢出手嗎?除非宇皇學百戰王,不管這些,強行抽調合道出來,那就走了百戰王的老路了!」

大秦王點頭,這倒也是!

老龜笑道:「所以,萬族合流其實是好事!讓他們覺得,自己還有機會,最好神魔仙冥各族,都匯聚到一起,甚至主動開始打人族主意,那時候,我們集中力量,全部殲滅!」

「那不管上界來人?」

大秦王想了想道:「不能不管,還是要管的!實則虛之,虛則實之!還得表現的憤怒!遺憾!因為對方多了合道,壞了我們的大事,這樣萬族才會安心!」

現在,倒是人族怕萬族狗急跳牆了!

得讓他們安心!

老龜聞言,笑著點點頭:「這倒是可以!你和大夏王不方便出手,可以讓大周王去試探一下。」

「有道理!」

還是大周王適合干這些事。

人族也就大周王一位合道,這是外界的認知,有事當然是大周王去干。

很快,大秦王傳訊出去。

讓大周王去命界外蹲點!

能殺就殺,不能殺,也得讓萬族知道,我們急了,不給你們的人下來。

很快,大秦王想到了蘇宇,遲疑道:「蘇宇消失,這是去幹嘛了?」

老龜搖頭,許久才道:「我對大道感悟薄弱,不過……大概率是他要證道了!」

「證道?」

大秦王恍惚,才證道嗎?

好像也是啊!

這個可怕的小子,到現在才證道!

……

就在他們商量的時候。

命界。

轟隆聲不斷!

雷霆聲四起!

命皇站在山巔,看向那若隱若現的通道大門,此刻,隱約有兩道影子,互相扶持,朝下界殺來。

一頭巨龍!

另外一位……好像是天淵族的那位深淵侯。

龍族和天淵族!

這兩族的強者,選擇了下界。

轟隆聲不斷!

咆哮聲不斷!

命皇默默看著,也沒阻攔搗亂,他搗亂,那規則之力也會懲罰他。

命族的抉擇其實很重要,雖然下界不能搗亂,可是對方出來了,在界域之中,受傷了,還會受到一定的壓制,哪怕上古侯,待會出來了,也許也只有永恆九段戰力。

不過,命皇知道,等到上界正式開啟,命族這邊,會有各族強者駐紮的。

實際上,其實現在各族就想派人駐紮,命皇拒絕了而已,現在還沒開通道,駐紮什麼玩意?

真當命界是你們家了?

他心中一個個念頭浮現。

片刻后,伴隨著一聲巨大的雷鳴,轟!

一尊巨龍本尊浮現,傷痕纍纍,卻是氣息強悍無比,「本座下來了!」

「恭喜天龍侯!」

命皇道賀一聲,看向另外一邊,一尊黑袍強者浮現,也是傷痕纍纍,命皇又笑道:「恭喜深淵侯!」

巨龍化為人身,是一位金髮壯漢,身上帶著一些傷勢,看向命皇,眼神凶戾,很快恢復了正常。

「無命,久違了!」

命皇笑道:「的確很多年不見了!算起來……快6000年了!」

天龍侯吐了口氣,其實他很不爽,上次被這傢伙威脅了,天淵侯也是。

當然,此刻不是發怒的時候。

天龍侯迅速道:「我族現在如何了?」

「還好!」

命皇輕聲道:「龍界已經被封鎖,幾位永恆龍族,動用了壁封之法,封閉了龍界。」

天龍侯眼中露出一抹憤怒之色。

那是需要生命為代價的!

「上次到底發生了什麼?兵王符王都下界了,為何還是慘敗?」

命皇依舊輕聲道:「人族這邊,大周王晉級合道,另外犼族、食鐵族、空間古獸族、太古巨人族、噬神族多位合道助戰,這才導致潰敗!」

「一群廢物!」

深淵侯冷冷說了一句,「天古這些傢伙,坐鎮下界無數歲月,居然放任人族做大,簡直就是白痴!」

命皇不予評價。

你族好不到哪去!

天淵族,也是第一個被滅族的種族。

深淵侯也想到了這個,低沉道:「那我界情況如何?」

「被封鎖了。」

命皇開口道:「大概率覆滅了!深淵侯下界,我還是勸你不要回天淵界了,現在那邊恐怕沒有任何天淵強者了,一旦你回了天淵界,人族再殺進去……逃都沒地方逃!」

深淵侯臉色鐵青!

滅了!

該死的!

儘管早有預料,此刻,還是憤怒無比。

一聽這話,天龍侯倒是安心了一些,很快道:「無命,上界很快就要徹底開啟了!此次我和深淵侯下界,也不是為了滅殺人族,只是為了告訴大家,人族現在再強,也只是落日餘暉!」

他看向無命,意思其實很明確。

你命族,可別學其他幾族犯傻!

這一次,他倆下界的確不是為了馬上開戰的,只是為了固守防線,尤其是龍族,還沒被滅呢,龍族的強者還是有的。

天龍侯不下界,龍族大概也沒興趣開界作戰。

命皇笑道:「這個我知道,不需要二位提醒!二位也不用擔心我命族的立場,命族中立了10萬年,不會在這個關頭,作出什麼不利的選擇!」

「那最好!」

天淵侯冷冷說了一句,龍族還忌憚一二,他不怕無命,無他,他沒壓制力!

是的,在這,他沒壓制力。

天淵族,其實就是命族一支!

只是後期叛變了出去,但是這也有個好處,在這,沒有大道壓制他,他依舊有合道戰力,天淵族,其實也是上界克制命界的一個手段。

果然,深淵侯很快幽幽道:「既然天淵族沒了,那我……就在命界借住一二!」

命皇冷冷看著他!

深淵侯也幽冷道:「這不止是我的意思,也是上界諸強的意思!無命,你再不樂意,也希望你能考慮一下,上界通道要開啟了,駐紮命界,這是遲早的事!」

他族群都沒了,這次下界,其實就是上界一些強者的考慮,以防萬一的考慮。

讓他駐紮命界!

以免其他族強者在這被壓制,命界再動了心思,那就麻煩了。

命皇沉默了一會,許久,淡漠道:「也行!但是,你不得出天命之山!深淵侯,希望你能做到!這……畢竟是命族!這也是命族的地盤,我不希望在其他地方看到你!」

「自然!」

深淵侯幽冷笑道:「我豈會擅闖!」

命皇也不多說,很快道:「那其他的不用多問了,天龍侯回去了,自然就知道情況了!」

命皇沒說,他好像感應到了空間波動。

大周王……來了?

在命界之外?

關我屁事!

這倆態度不好,他都懶得提醒的!

愛死不死!

天龍侯也不久留,很快道:「深淵,那你在這邊,我先回龍界一趟!」

他大大咧咧的就飛走了!

命皇都懶得說什麼,還以為是當初呢?

你大大咧咧的就敢帶著傷離開?

不死也得脫層皮!

他看了看深淵侯,笑了笑,也很快消失,聲音傳盪而來:「別亂跑,萬界可不是之前的萬界了!」

深淵侯瞥了他離去的方向一眼,沒搭理。

而很快,他就臉色一變。

外界,轟隆一聲巨響傳來!

……

界域之外。

大周王也是意外,不是一兩個嗎?

也是,一個也是一兩個。

關鍵是,這位好大的膽子,下來了,傷勢都不恢復,就這麼直接大大咧咧的往外飛,當我不存在嗎?

轟!

有「靜」道和「忍」道,大周王躲在界域之外,除了命皇感應到了點空間波動,這位天龍侯都沒感覺到他的存在。

一下子被他突襲成功!

巨大的龍身,直接被切斷了一半!

天龍侯大驚失色,咆哮一聲,想都不想,後半截龍身直接炸裂!

轟隆一聲巨響,他大道波動,瞬間離開原地,朝龍界飛去!

大周王剛想追,界域通道中,深淵侯瞬間浮現,氣息爆發,威懾大周王,臉色凝重,喝道:「你是何人?周天齊?」

人族唯一的一位合道?

大周王?

居然被突襲了!

可不能剛下來,就被人打死了。

他看到天龍侯已經瞬間遁逃,這才安心一二,剛想著,大周王忽然傳送出現在他面前,一掌拍出,無數神文交織!

你以為你躲在通道門口,我不敢打你?

你以為我有壓制力?

想什麼呢!

轟!

這一掌拍出,深淵侯迅速迎擊,轟隆一聲巨響,他畢竟剛下來,哪怕是上古侯,也帶著一些傷勢,瞬間被傷!

就在大周王要乘勝追擊的瞬間,一股強大氣息,朝人境上空飛去。

大周王微微變色,瞬間離開!

傳送消失!

不久后,仙界上空,天古聲音傳盪:「大周王,還是回人境好了,何必到處惹是生非!」

是的,是天古威逼人族,讓大周王不得不退回。

大周王迅速傳送到了東裂谷,看向仙界,幽幽笑道:「也是,不過天古,你一而再地搗亂,小心……死無全屍!活了這麼久,別栽在了這個潮汐!」

「不勞大周王費心!」

天古不理會他,也不多說,瞬間消失。

而此刻,其他各界,也有強者浮現,一些人,都露出喜色。

上界來人了!

天龍侯和深淵侯!

雖然很倒霉,天龍侯剛下界,就被大周王突襲成功,斬斷了半身,可回歸了龍界,恢復起來應該也快。

東裂谷。

大周王默默看著,笑了笑。

好事!

受傷的天龍侯,會打開龍界壁壘的,龍族的那些永恆,算是白死了!

不打開壁壘,下次要攻打龍界,還得費點工夫。

現在好了,對方主動打開了。

果然,很快,龍界上空,巨龍盤旋,天龍侯迅速開啟了被封印的龍界!

沒多久!

也就兩個月不到,上次封印的幾位龍族永恆,算是白死了。

因為後期,蘇宇壓根沒帶人去攻打各界。

天龍侯才不管這些,不回龍界,他擔心被人圍殺了,此刻,自然是龍界更安全點。

而龍界,也顧不得許多了。

很快,歡呼聲響徹龍界。

老祖宗回來了!

雖然受傷了,可老祖宗回來了,龍界諸強也安心多了。

總算又有合道坐鎮了!

他們歡呼,犼族這些古族,倒是多了一些擔憂,多了兩位合道……這就很麻煩了!

而且上界通道鬆動,也許很快還有合道下界!

這才是大家更擔心的地方!

「蘇宇在哪?」

犼皇和食鐵獸皇都在思考,這次怎麼一點沒阻攔,就一個大周王去突襲了一下。

要不然,也許可以留下一尊合道的!

PS:今天就兩更了,狀態不太好,休息一晚上,調整一下,為第二次萬族之戰構思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0章 下界(萬更求訂閱)

6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