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誰信啊!

第68章 誰信啊!

視野中沒了家長的身影。

熟悉的街道漸漸遠去。

有人傷感,有人興奮。

簡陋的車廂中,座位很小,沒法躺下去,只能筆直地坐著。

坐了一會,有人憋不住了。

前面,周沖扭頭看向陳浩,目光帶著一些挑釁意味,開口道:「陳浩,聽說龍武學府和大夏戰爭學府很近,這次去了大夏府,咱倆以後遇到了,你可別說你和我是同學。」

陳浩抬頭,掃了他一眼,認真道:「肯定的啊!我丟不起那人,你連女生都打不過,你可千萬別說跟我認識。」

「……」

車廂中,響起細微的笑聲。

周沖面色漲紅,惱火道:「誰說我打不過的?我那是不和女生一般計較,好男不和女斗!」

「我不信!」

陳浩搖頭,「除非你現在打給我看看,車上就有女的!」

這下子,幾位女生鄙夷的目光投向這兩人。

兩個傻子!

周沖一臉鬱悶,我說的意思這傢伙懂不懂,我是大夏戰爭學府學員,你是龍武學府的,就不覺得低我一頭嗎?

兩人互懟,車廂中不再沉悶。

氣氛活躍了一些。

蘇宇旁邊,一位嬌小女生忍不住看向蘇宇,小聲道:「蘇宇同學,你開元九重了嗎?」

蘇宇微微點頭,這女孩他不認識,好像在南元學府也沒看到過,可能是南元其他幾所學府的學員。

南元並非只有一個中等學府,只是南元中等學府最大最有名而已。

「開元九重,太厲害了!」

小女生有些羨慕,「聽說你文明和戰爭學府考核都是第一名,為什麼去文明學府啊?」

「我喜歡讀書。」

蘇宇笑了笑,給了個敷衍的答案。

女生倒也沒懷疑,有些遺憾道:「那太可惜了,你開元九重要是去了戰爭學府,肯定很快就能千鈞萬石了,我聽說文明學府那邊根本不重視修鍊的。」

「沒關係,在後方為人族出力也一樣。」

兩人簡單對話了幾句,蘇宇也是其他人一直注意的對象,這時候,右邊一位留著寸頭的男生也開口道:「蘇宇,聽人說,上次在考場,你和大夏府的人對上了,到了大夏府他們不會找你麻煩吧?」

此話一出,不少人都看向蘇宇。

大夏府上次來人,其中幾位天才被蘇宇弄的灰頭土臉的,蘇宇會不會被人報復?

蘇宇笑道:「應該不至於吧,就是口頭上扯了幾句。」

他說的倒是簡單,其他人可都知道那些人當中好幾人都沒被錄取。

眾人借著陳浩和周沖對話的由頭,開始閑聊了起來。

對大夏府,他們都滿是憧憬。

那是大夏府的核心所在,那裡強者如雲,那裡機緣眾多……

蘇宇默默聽著,很少發表言論。

文明學府的學員,大多都是如此,默默聽著,倒是戰爭學府的學員更喜歡聊一些八卦新聞。

……

車隊中,一輛敞篷的卡車上,夏兵摩挲著自己的長刀,警惕地環顧四周。

此刻,車隊已經出城了。

道路還算通暢,不過現在只是剛出城,後面的路可就沒那麼順利了。

南元距離大夏府城大概1500里的路程。

處於大夏府邊緣地帶。

若是道路通暢,一天時間足以趕到大夏府。

可行程不是這麼算的,往往會出現道路中斷,不得不停車修整,甚至棄車步行的情況。

提前幾天出發,便是為了預備防止發生意外的。

夏兵身旁,城衛軍的百夫長有些崇拜地看著夏兵,開口道:「大人,要不您先休息片刻,警戒的事交給我們城衛軍了!」

「不用。」

夏兵環顧四周,輕輕吐氣道:「重點保護好1號車,其他車也要盯緊,不要掉隊!每年這時候,亂子都會發生一些,小心無大錯。」

百夫長鄭重點頭,接著又道:「往年出事,一般也是其他大城,南元這邊倒是少見。」

夏兵沒說話。

其他大城的學員隊伍,往往會被襲擊,南元反而很少,這的確是事實。

因為南元學員弱,價值不高。

其他大城,開元七重以上的不少見,這種學員殺一個價值可能都比南元這邊全軍覆沒強。

不過今年不同,夏兵低沉道:「小心點,今年不一樣!學府上等學員,是萬族教的眼中釘,南元今年就有!」

此話一出,百夫長沉默了。

南元很多年沒出上等學員了,今年出了一位雙上等,的確有些麻煩。

上等學員,哪怕在大夏府也是天才級別的存在。

在大夏府難殺,在南元還不好殺?

今年龍武衛騰空境親自護道,和蘇宇其實關係很大,往年,一般都是萬石九重的城衛軍統領護道,而不會出動騰空。

蘇宇此刻還不知道,還以為是正常護送。

實際上,龍武衛負責駐紮南元,負責的是保護南元整個城市,而不是一支學員隊伍,不會輕易離開南元的。

沉默了一會,百夫長輕聲道:「其他大城也有上等學員,我們這邊只有蘇宇一人,大人,萬族教上次在大夏府損失慘重,應該不會再來了吧?」

夏兵低喝道:「不要抱有僥倖心理!不管來不來都要小心,通知兄弟們,一定要注意!將天才學員安全護送到學府,便是我們此次的最大任務,聽令行事!」

「是!」

百夫長連忙應令,通過車上的對講機,通知其他車輛上的人員。

這次護送兩百位學員去大夏府,是他們的主要任務。

不過在這個任務當中,上等學員蘇宇,又是很特別的存在,作為上等學員,蘇宇真遇到了危險,在關鍵時刻,這些城衛軍和龍武衛會執行優先令。

優先保護蘇宇安全撤離,之後才會考慮其他學員。

這就是上等學員的重要性和優待。

南元,很多年沒有出現上等學員了。

「前行400多里,便是另外一座大城天水城所在,到了那邊,我們可以和天水城聯繫,看看能否和他們的學員隊伍一道去大夏府,兩城匯合的話,安全性便有了一定保障。」

夏兵說著,看了一下時間,又道:「順利的話,5小時之內可以趕到天水城區域,這幾個小時,讓兄弟們多注意!」

「是!」

「我去後車看看,你們小心。」

話落,夏兵騰空而起,看的車內眾人滿是羨慕,直到夏兵落入後方一輛車中,眾人這才收回羨慕的目光。

……

荒野外。

一處小山坡上,此刻數道人影閃爍。

「諸位,今年還要行動嗎?」

安靜持續了片刻,很快有人陰森道:「天羿神教已經覆滅,大夏府可是龍潭虎穴!今年哪怕小城南元,聽說都有一位騰空龍武衛護道,各家都怎麼說?」

「我們道主的意思是,放棄今年的襲擊計劃!」

有人接話了,是個婦人,此刻語氣帶笑道:「大夏府這邊已經被惹惱了,諸天戰場之上,大夏府撤回了龍武衛,此刻龍武衛的主力不一定在哪藏著呢,冒險殺幾個嫩崽子不值得。」

道主,類似於府主的稱呼。

某一教派在大夏府的主事人。

小城的主事為堂主,一般騰空擔任,道主,主掌一府教派,實力有強有弱,強的山海,弱的凌雲。

婦人這一教派,顯然放棄了往年的狩獵計劃。

之前開口那人,陰森道:「你雲鼠神教,一直都是這麼膽小!夏龍武閉關,此刻那位豬一樣的夏侯爺主事,你覺得他會安排龍武衛在外埋伏?」

「今年才是機會,夏龍武不在,要是能覆滅28城天才,大夏府未來二十年,起碼少數十位騰空!」

婦人並不在意,笑道:「小心才能活得久,天羿神教倒是強大,也很張揚,在別的府紮根多年,結果才來大夏府……人頭滾滾,神教覆滅!教主都隕落了,連帶著多位神族戰死……我們雲鼠神教可沒他們強大,也沒他們那麼張揚。」

說著,婦人又笑道:「今年的計劃,我們不參與了!你血火教要是想出手,也沒人會阻止你們。」

血火教,之前和天羿神教聯手襲擊南元的教派。

婦人知道,這個教派的人都是瘋子。

很瘋狂的那種!

是血火魔族傳承下來的路子,瘋狂的很,之前天羿神教覆滅,他們也損失慘重,結果不但沒有害怕,反而調遣了更多的力量進入大夏府。

想趁著夏龍武閉關,找回場子。

婦人可不想和他們一起瘋狂,找死。

夏龍武是閉關了,可大夏府實力在這,低調發展就行,何必這時候挑釁大夏府,那不是自找沒趣嗎?

血火教的人有些不滿,也懶得搭理婦人,雲鼠教實力不強,不是他的目標。

下一刻,這人又道:「說覆滅28城天才,那自然不可能,說說而已。不過萬族神教在大夏府吃了這麼多虧,每年死傷無數,如今連累的其他府城都在質疑我們的實力,新入教的人越來越少。」

「天羿神教覆滅,更是讓萬族神教威嚴掃地!」

「若是不能找回場子,恐怕……萬族神教就要衰落了!」

陰森男子嘆道:「我血火教可不是單純為了報仇,大夏府現在布下了口袋等著我們去鑽,我並非不知!他們定然以為,我們的目標是南元,南元小城今年出了一位天才,戰爭學府考核上等,文明學府考核上上等,神文勾勒完成……」

「這些消息,傳的人盡皆知!」

「雖然沒什麼不妥,可按理說,這樣的天才學員,大夏文明學府應該安排人暗中護送他抵達學府,今年卻是毫無動靜……」

男子陰森笑道:「這是餌!就是讓我們鑽進去的!」

此話一出,有人低沉道:「既然如此,血鱷堂主還準備繼續狩獵計劃?」

「為什麼不?」

男子再次道:「既然他們扔下了餌料,我們為何不上鉤?」

男子陰森道:「我血火教最喜歡做的便是殺戮!沒有殺戮的世界,多無趣!血火教會派人襲擊南元的學員隊伍,不過……我們主要目標不是他們!」

「聲東擊西,誰不會!」

「我們的目標……大夏府第二大城,北風城!」

男子笑的陰戾,「小股教眾襲擊南元,牽引暗中的埋伏力量,我們對北風城下手!他們不會想到,我們敢對北風城出手的!」

「北風城距離大夏府不到500里,起碼5位騰空護送,甚至有一到兩位凌雲暗中跟隨!」

「往年,我們也不會襲擊北風城,北風城小覷我們,無視我們,多年下來,早已懈怠!」

「像南元、天水這些城池,因為不夠強大,往年都被襲擊過,反而更加警惕,很難埋伏,也很難突襲他們……」

男子迅速道:「若是我們突然對北風城發動突襲,必然可以立下大功!北風天才多,僅次於大夏府,上等天才學員接近10人,中等學員上百人,殺一上等學員,最少30貢獻,堪比一位萬石七重!」

「殺一中等學員,那也有5點貢獻,殺兩個便抵得上一位萬石前期……」

男子森然道:「若是剿滅了北風城的學員隊伍,貢獻點起碼破千了,再殺一些護道者,貢獻點甚至超過2000點!」

「而且北風富裕,那些天才會攜帶意志之文,萬族功法神本,入階兵器,元氣液……加在一起,成功了,那起碼有5000點貢獻入賬!」

此話一出,暗中,呼吸聲有些急促起來。

5000點貢獻,萬族神教的貢獻點和功勛點差不多等同。

那就是5000點功勛值!

堪比擊殺50位初入騰空的強者收穫!

殺一位凌雲境,也就500點起步,殺一位山海……差不多5000點了。

可山海境哪有那麼容易殺!

學員隊伍而已,守護力量再強,也遠不如一位山海境強者。

有人呼吸急促,急忙道:「北風實力很強,起碼要準備三位凌雲境,五六位騰空才有把握迅速滅殺他們,可出動這麼多力量,這點收穫……又沒多少了。」

「愚昧!」血火教男子冷笑道:「若是能覆滅北風天才,上面獎勵會少?5000點只是我們應該有的收穫,成功了,上面獎勵最少翻倍,萬點貢獻!」

「下面的人,分個千點便了不得了,剩下的我們這些人分……一人起碼千點左右,你想拿到這麼多貢獻,得等到猴年馬月!」

這話出口,呼吸聲更急促了。

千點貢獻,對他們而言,很多很多了。

有時候騰空執行一次任務,獎勵也就幾十點甚至幾點貢獻,上了百點,那都是要拿命去拼的。

騰空初期,價值就是百點。

這兩者,幾乎可以等同。

相當於殺十個騰空,拚命十次,而現在,是拚命一次!

男子再次低喝道:「做還是不做!若是成功了,也許天羿神族也會有獎賞賜下!我們為他們出了口氣,為了重建天羿神教,天羿神族絕不會小氣,若是有人有想法……甚至可以主導重建天羿神教,再立一派!」

「血鱷,你是不是有此想法?」

血鱷不以為意道:「誰不想高升!為血火魔族賣命,還是為天羿神族賣命,有區別嗎?呵呵,我們這些人,註定不容與人族,既然如此,為誰賣命……看他們開價多少!」

「若是能主導天羿神教重建,必然能獲得大量支持,也許我很快可以突破至山海,甚至更強!」

血鱷並不掩飾自己的野心,眼中露出一抹期待和渴望,「諸位,那時候教派重建,必然會有大量扶持,若是有人願意來投……開派之人,獲得的好處不是後來者可比的!」

「血鱷,你就不怕血火教找你麻煩……」

血鱷冷笑道:「怕什麼,爛命一條,我若是成功了,那就是一派之主!血火教也不敢對我如何!若是失敗了,我好歹也是凌雲境,難道血火教不需要我們這些人賣命了?說說而已,我又沒有真的背叛,難道還要殺了我不成?」

「這可不是血火魔族的魔界,是人境,為了殺我……值得嗎?還不如繼續留下我,為他們賣命,不是嗎?」

血鱷說著,有些不耐煩道:「諸位自己考慮,不過……這幾日大家不要離開了,有事可以讓我手底下的人幫你們處理,哪怕不參與,也不許離開!」

眾人沒有反駁,這幾日留在這是規矩,以防消息泄露。

「血鱷,伏擊北風城倒是可以,不過襲擊南元這些城市的血火教眾實力要夠強,否則……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棄子,那時候我們可就危險了,你這邊能做到嗎?」

「自然可以!」

血鱷陰森笑道:「天水堂主和我不和,騰空六重境,他帶隊如何?南元只有一位騰空初期的龍武衛,可是送給他的功勞,他能不要?」

「諸位若是有什麼對頭,儘管往各城扔,襲擊南元一處,未必能引起重視,多處的話,那就算有陷阱也都要暴露了,那時候我們才能更安全!」

眾人無聲。

在這樣的環境中,誰還沒幾個對頭。

平時不好下手,若是能藉機剷除他們,也不是不行。

「襲擊北風城,最少千點貢獻……」

「甚至可以成為天羿神教的開派教主!」

有人心思泛動,血鱷並沒有誆騙他們,天羿神族現在急需要代言人,可惜之前教派被剿滅,現在根本搭不起框架,他們這些人一旦投靠過去,必然會受到重用。

北風城安穩多年,這次南元那邊出了個天才,弄的人盡皆知,可能真的是餌。

襲擊南元的危險性,可能比襲擊北風城更大。

按照常理,他們是不敢襲擊北風城的,可是……誰規定一定要按照常理來。

這一刻,各大教派在這的主事人都心動了。

而血鱷則是森森發笑,他知道,這些人會答應的。

收穫足夠大!

大到他們都會貪心的,不貪心,何必加入萬族教。

「南元……餌料……」

血鱷目光投向南方,嘿嘿直笑,一個天才吃起來哪有多個天才吃的香,大夏府也太小看自己的胃口了。

「上上等天才……神文勾勒……」

血鱷嗤笑一聲,指不定忽悠誰呢。

就南元那破地方,還出上上等,搞不好就是故意傳出來的風聲,誰信啊!

上上等,殺一個就是百點功勛,堪比騰空了!

說低了,他們這些強者不感興趣,所以這才故意弄個上上等出來?

「你們也太小看我了!」

血鱷有些驕傲,你要說天水城,我就信了,偏偏說什麼南元城,這大夏府的人是不是把萬族教都當傻子了?

不過可惜,萬族教的確有傻子,真有人信。

血鱷心中鄙夷了一陣,有些智商上的優越感,南元出上上等學員,為什麼真有人當真了,萬族教想和各府爭鋒,看來任重道遠,這些傻子死了才能更好地發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章 誰信啊!

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