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收服南王太簡單(求訂閱)

第675章 收服南王太簡單(求訂閱)

陪老龜走了一趟時光長河,蘇宇消耗倒是不大。

他其實也沒能給老龜什麼指點,也不會讓老龜去換道,這位自己知道自己問題出在哪,那就有辦法,只要不是太衝突,獨享一道,還是要比另開道要舒服的。

懶龜大概率不會去自己開道的!

……

安排好了新鎮守,蘇宇將書靈和茶樹都給留在了鴻蒙古城。

至此,鴻蒙古城匯聚了大量的合道戰力。

大夏王、大秦王、天滅三人,天岳,還有老龜,以及還在外圍研究大陣的大明王,一旦大明王也合道成功,那此地合道就能達到雙手之數了。

誰敢這時候來突襲鴻蒙古城……蘇宇得替他們祈禱一下,最好是規則之主,要不然,四天王來了也得跪。

而蘇宇,帶著石化術還沒解除的27位鎮守,一起進入了死靈界域。

這27位鎮守,實力都不弱,加上都抽走了自己的兵器。

其中永恆九段還有6位,八段14位,剩下的7位才是七段。

這樣的實力,遭遇四五位合道,也能一戰。

四五位合道,按理說可以和天王一戰,按照等式,他們應該可以和天王一戰……不過可惜,這個等式不成立,這些永恆遭遇天王,大概率會被天王幾巴掌拍死一個,很快拍死完了!

……

死靈界域。

蘇宇再次進入死靈界域,天空一如既往的晦暗。

古城下方的通道,現在死靈很少,就算有,大部分也是剛誕生的那種,從死靈天河中被大浪衝下來的,四處遊盪而來。

都很弱,日月都沒幾個。

當然,整個鎮靈域,其實還有一位無敵的君主,星宏古城那邊的通道。

那邊,一如既往,一座古堡佇立。

其他鎮守下方通道的無敵君主都被帶走了,唯獨星月,她不願意走,也沒人去找她,河圖他們都沒去管星月。

他們都知道,星月是蘇宇的轉換君主。

如今的星月,實力其實不夠強了,蘇宇借用死氣,往往借用各城的死氣,可他們之間的死氣通道,依舊沒切斷,蘇宇實際上是可以切斷的。

不過蘇宇沒這麼做,他其實還是想試試復活。

他之前領悟了「生」之神文,但是現在神文力量都被抽取,主要是筆道力量,蘇宇未必可以復活人,畢竟文王都失敗了。

後續再看看情況,先放放。

星月不想去東王府,蘇宇也沒說什麼,坐鎮星宏古城的鎮守,蘇宇安排了周破天去,周家人腦子還是有的,蘇宇也沒多說,別和星月起衝突就行。

「陛下!」

蘇宇剛來不久,遠處,一尊強者迅速趕到,居然是嵐山侯。

蘇宇有些意外,看向嵐山侯,「你怎麼來了?」

「剛好準備來這邊,見一下鎮靈將軍!」

嵐山侯看了一眼蘇宇身後的那些鎮守,有些她也認識,微微點頭,迅速道:「陛下,最近死靈天河稍有動蕩,以往一位君主復甦,都需要很久才會出現一位,最近,光是東王區域,就有10多位死靈君主復甦!」

「有死靈侯嗎?」

蘇宇問了一句。

嵐山侯迅速道:「暫時沒發現,應該是有的!但是死靈侯和死靈君主不一樣,死靈君主復甦,最多保存一成記憶,需要慢慢去恢復,有些呆笨!而死靈侯復甦,一旦復甦,最少會恢復五成記憶,智慧上是遠超死靈君主的。」

「死靈君主復甦,本能驅使他們出死靈天河,而死靈侯,可能會一直在天河中潛伏!」

蘇宇點頭,上次他有些感應,好像有死靈侯復甦,但是沒出來。

果然,這些傢伙智慧不低。

倒是君主級的,復甦了也笨蛋一個,比如夏辰,折騰了許久,才恢復了一些記憶,沒吞噬文王令的話,可能還需要很多年才能恢復記憶。

話說回來,夏辰應該是跟著劉洪一起走了。

劉洪那孫子,真有些能耐,不知道怎麼忽悠走的夏辰,河圖都不知道情況,夏辰就跟著劉洪消失了。

「那你找鴻蒙……」

「想問問他,要不要隨我走一趟死靈天河,判斷一下局勢,以免出現動蕩!」

嵐山侯沉聲道:「死靈侯還好,怕就怕一些古老的存在會復甦!別我們剛打下了死靈界域,就出了頂級天王級強者!死了兩位天王,死靈界,可能會再出天王!」

兩位天王級強者死了,空出了大道一部分,是足以支持一位新天王出現的,甚至兩位都行,畢竟也死了不少死靈侯。

最近,嵐山侯就覺得自己實力提升的相當快。

因為大道空出來了!

一個蘿蔔一個坑,蘇宇這邊幾次下來,也造成了死靈大道動蕩,清除了不少傢伙,殺了不少死靈侯,運氣好,再出三位死靈天王都行了。

蘇宇微微點頭。

是有這個可能。

但是有這個可能,他也不可能說不打了,新出來的死靈侯,甚至天王,也許就是人族呢?

就算不是,也不會比現在更差。

「走吧,先去東王域看看!」

蘇宇笑道:「這事沒辦法,死靈天河存在太久遠了,誰知道裡面埋葬了多少強者,多少妖孽!你最近多修鍊修鍊,上次一戰,那麼多死靈印記,你都給吞噬了,早點晉級為天王。」

嵐山侯訕訕,她吃了,但是實力提升的沒有想象中的快。

這融大道,哪怕死靈大道,還是需要天賦,需要感悟的。

不是狂吞就行的!

很遺憾,她屬於天賦不是那麼頂級妖孽的一批,戰者……都有點這毛病,還是文明師對大道感悟更深。

嵐山侯,上古就是猛將,而非智將。

蘇宇見她不吭聲,也是無奈。

懂了!

比起嵐山侯晉級天王,也許河圖還有希望一點,蘇宇正在思考,要不要讓老龜解除了河圖的封印,老龜希望河圖復生。

可蘇宇覺得,河圖不復生的話,現在可能都是死靈侯了。

這傢伙,腦子還是很活的。

若是河圖是死靈侯,現在再吞噬大量寶物,也許真能晉級天王。

指望復生,得指望到啥時候?

等大戰結束了,河圖可能都沒復生,還是個永恆七段死靈。

蘇宇正想著,耳邊,忽然傳來老龜的嘆息聲:「宇皇,河圖那邊,若是自己有想法,宇皇可以解開他的封印。我想他復生……但是……我其實知道,如水中明月。昔年,文王想復生人,都沒有成功,何況是我。」

蘇宇不得不說,老龜還是很厲害的,這是感應到了自己的心思?

算了,問問河圖自己吧。

實力強大了,復生難度肯定大,這是必然的!

「復生……南王……」

文王來這復生人,南王知道嗎?

那南王知道如何復生嗎?

「河圖生前就接近合道境了,一旦解開封印,也許很快就能踏入合道,若是殺北王期間,再弄點好處,不說成為天王級,也許也能成為頂級的合道戰力……」

蘇宇帶著一些念頭,迅速道:「走,去東王府!」

「諾!」

眾人應聲,嵐山侯也迅速跟上,有些小激動,跟在蘇宇身邊,急忙道:「陛下,東王域現在一切安定,我已經安排人去西王域接收西王域!只是東西相隔,聯繫起來不太方便,除非打通南王域或者北王域才行……」

「南王怎麼說?」

蘇宇問了一句,嵐山侯馬上道:「南王沒說什麼,只是……她大概是想見見陛下,再做決定。」

說到這,嵐山侯傳音道:「南王是偏幫人族的沒錯,但是南王心高氣傲,若是陛下無法讓她折服,那南王只會是盟友,而不會是人族麾下!」

蘇宇微微點頭。

理解。

南王幫人族,但是,只是人族,不是人主!

簡單來說,我看在文王的面子上幫你們,但是,你們人主廢物,無能,那我也只是幫幫忙,不會真的為你這人主賣命。

你的命令,我不會聽。

我會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辦事,去幫人族。

蘇宇笑了笑,倒是沒什麼想法,挺好的。

要不然,是個人主就幫,上個潮汐幫百戰王,豈不是要完蛋?

連最後一點底子都沒了?

上個潮汐沒幫百戰王的,這個潮汐才有機會來幫蘇宇,比如老龜他們,若是上個潮汐都幫了百戰王……都得完蛋!

再次在心中羞辱了一下百戰王,還是怨氣深重。

葬送大好河山的亡國之君!

嵐山侯可不知道蘇宇心裡這麼多戲,迅速彙報道:「陛下,還有,北王之前派出了使者,北王的意思是,他只想分割北王域作為他自己的封地,他並無和人族為敵之心,否則早就聯手對付人族了!如今,兩大天王隕落,北王實力其實比之前更強三分,他的意思是,談和!」

「談和?」

蘇宇笑了,「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北王是傻子嗎?還是覺得我是傻子?我會在家門口,留下一個不聽話的天王強者?」

「不理!」

蘇宇說罷又道:「再派使者,直接斬了,告訴北王,沒有緩和之地!要不直接投降,投降后,主動驅散部分大道感悟,降級到死靈侯地步!」

嵐山侯臉色微變。

這幾乎不可能!

那隻能開戰了!

投降,蘇宇都要北王驅散大道之力,這……嵐山侯覺得,有些太過理想了。

「陛下,那北王不可能會投降的。」

蘇宇點頭:「我知道!但是,他若是保持頂級天王戰力,我還需要一位頂級天王一直留意他,比現在都危險,那時候他算自己人,一旦放鬆警惕,他來一個釜底抽薪……那才是真麻煩,還不如直接表明敵我!」

嵐山侯想了想,微微點頭,這倒也是。

一行人迅速前行,而蘇宇,身上溢散出淡淡的光芒,並非生氣,而是一些規則之力。

蘇宇在驅散此地的一些薄弱規則之力,讓人主印的氣運之力,覆蓋一些區域。

如此一來,以後人族或者蘇宇一方強者進入死靈界域作戰,會比現在輕鬆。

「陛下越來越強了!」

嵐山侯感慨一聲,好像比之前厲害了許多,和文王也越來越像了……不,好像又不太像了!

嵐山侯心中想著,很複雜的一種感覺。

之前的蘇宇,其實和文王很像,到現在,更像,然而仔細一感覺,再看,又不像了,氣質上和文王好像產生了一些差別。

比文王多了些霸道,少了些柔和。

蘇宇倒是沒管這些,很快,他已經看到了死靈天河,那死靈天河,橫亘天地,環繞四方,整個死靈界域,被這天河弄出了一個封閉的環形。

但是,不止如此,這死靈天河,並非簡單的將死靈域弄成了「回」字型,蘇宇抬頭看向天空,死靈天河,更像是帳篷!

下方的四邊,才是大家看到的天河,沒看到的,其實覆蓋在整個界域中!

接引四方!

「帳篷……不,更像是一個碗,正放的大碗!」

並非倒扣的那種,而是碗邊朝四方蔓延了出去,覆蓋了整個死靈界域,順帶著接引死去的強者。

蘇宇越看,越是心驚。

如今的他,感悟很多。

這死靈天河的開創者,應該也是死靈大道的開創者,這位,還真的想開一界出來,這樣的強者,會死?

誰能殺他?

人族肉身道那位主人,遇到了這位,大概率也是被幹掉的命吧。

帶著這樣的心思,很快蘇宇踏上了死靈天河。

天河中,無數屍體漂浮,還有大量的沉在河水中,根本無法看到。

蘇宇腳下起金光,四周的死靈,有一些意識的,紛紛避退。

沒意識的,直接被金光消融。

……

同一時間。

北王域。

此刻,北王域上空,一尊大印懸浮,那是北王的北王印,大印爆發幽光,覆蓋了大半個北王域界,界域之外,南王府和東王府的一些強者,在南王的帶領下,正在層層推進!

壓縮北王的領域!

而就在此刻,北王府上空,北王浮現,看向遠處,南王也瞬間朝那邊看去。

那邊,一道淡淡的金光浮現。

南王臉色微微有些變幻,這一代人主進來了?

而遠處,北王更是心情複雜,沉聲道:「南王,應該是人族之主來了!我說了,我只有一個要求,繼續當我的北天王!你去告訴人主,想打下北王域,到底有多難!生靈界域,再插手死靈界域之事,很快,整個死靈界域都會動蕩,他就算派人殺了我,也難以掌控死靈域!」

生死相隔,這才是北王的底氣,人主在生靈界域再有勢力,上次那白狗激發了死靈天河,再來一次,蘇宇麻煩會很大!

北王又道:「你我雙方廝殺,再殺下去,我若死了,或者你隕落,很可能會再次誕生幾尊天王,到時候,人主就能保證,那些新晉天王會聽他的?」

南王冷冷道:「人族不會放任你在此地裂地為王的!」

北王也有些憤怒道:「那等人族拿下了諸天再說!本王已經退讓!人族九次潮汐,一次比一次衰落,今日投了人族,一旦生靈界域戰敗……死靈界域又會動蕩!」

南王知道他的心思,北王不想現在投降。

人族能贏嗎?

希望不大。

上界沒開而已。

開了,這一潮汐的人族,實力遠不如上界,如何匹敵?

南王也不和他再說這些,她扭頭看向那邊,人主應該是去東王府那邊了。

自己要去看看嗎?

嵐山侯對他極其推崇,但是南王知道,那位新人主實力不強,若是強大如文王,隨手鎮壓北天王,何必像現在這樣。

在南王眼中,文王這些人,自然比蘇宇強多了。

嵐山侯再推崇,那也不行。

……

東王府。

王府大殿,蘇宇進入大殿,以前的東王殿,此刻,死氣沉沉。

不是沒人,而是人很多。

但是,都是死靈。

跟著他進門的鎮守,都一個個心驚不已。

君主近百,在君主之前,還有三尊侯,人族的侯,加上嵐山侯,足足4位人族侯。

此刻,所有君主,所有死靈侯,紛紛看向蘇宇,但是都沒說話。

而蘇宇,目不斜視,龍行虎步,直接朝大殿上方的寶座走去。

踏上寶座殿台,蘇宇落座,下方,嵐山侯和河圖紛紛高喝:「拜見吾皇!」

一群君主,紛紛跪拜,幾位人族侯,稍微遲疑了一下,也跟著參拜。

這位新人主,他們不熟悉。

但是嵐山侯和河圖,不斷對他們輸送一些理念,新人主很厲害!

此刻,倒也讓這些人族侯,不敢大意。

蘇宇也看向幾尊人族侯,三位,都是男性。

分別是浪雲侯,翻海侯,正陽侯。

都是上古侯。

其中兩位和嵐山侯一樣,死後冊封,正陽侯則是封侯后,在一次大戰中隕落,但是幾位侯,都在上古覆滅前隕落。

人皇消失那個時期,所有的侯和規則之主,幾乎都沒出現過。

蘇宇觀察三尊死靈侯,三人其實也在觀察蘇宇。

這是第一次,有人主要收服死靈界域。

前面九次,大家有心無力,或者沒把死靈界域當核心,反正沒人來收服,百戰王打了東王幾次,也放棄了在這作戰。

畢竟他是生靈,蘇宇算是半死靈。

蘇宇看了三人一會,很快,主動道:「三位人族侯,上次作戰,都出力不菲!河圖,上次大戰繳獲,三位,一人賞一枚死靈侯印記!」

「遵令!」

河圖應聲,三尊侯也紛紛躬身致謝。

蘇宇再次看向三人,問道:「三位既來東王府助戰,可有什麼想問,想說之話?」

幾人沒吭聲,過了一會,正陽侯遲疑道:「人主,生靈界域,人族合道幾人?」

「四位。」

就四位!

幾人微微凝眉,好少。

「那上界……」

蘇宇平靜道:「不知道,當他沒有!上界什麼情況,我不是太清楚。」

幾人愈加無奈,不會吧?

嵐山侯說的,人族佔據了很大優勢啊。

正陽侯再道:「那人主的意思是,利用生靈和死靈兩界的力量,對抗上界萬族的強者?」

蘇宇笑道:「不好說!看情況!戰局隨時會變化,哪有什麼固定的策略。」

「人主……什麼實力?」

「融道。」

正陽侯沉默了。

浪雲侯開口道:「人主可曾想過,如今人主大肆擊殺萬族強者,一旦上界開啟,最後的緩和餘地都沒了!前面幾次潮汐,那些人主哪怕佔據優勢,也並未一開始就大開殺戒,那樣,只會讓雙方不死不休……」

「所以他們都敗了!」

蘇宇平靜道:「敗的一塌糊塗!不死不休……就是個笑話,難道一開始不是不死不休?」

浪雲侯沉聲道:「那也不是這麼說,我們若是做的太絕,萬族也會如此絕滅,滅絕人族……」

「一開始就是!」

蘇宇打斷了他,喝道:「明白我的意思嗎?人族不滅,不是他們心軟,是人族強者留下的後手,讓他們無法滅絕人族,而非我們心軟,他們也隨之心軟!這是本質上的錯誤,就是個笑話!」

「幾位都是上古侯,居然還有這樣的想法,可笑!而今不是上古,不需要融合萬族,上古人皇追求的萬族一統,融合萬族,但是他們失敗了!」

「而我們,追求的不是這個,我們追求的是滅絕萬族,不會再有萬族之亂!」

蘇宇冷聲道:「可以質疑我的實力,可以質疑最後的結果,但是,大框架不會因為你們的質疑而改變!生靈界域也好,死靈界域也好,只能按照我的想法來,只有這個要求,其他的,你們罵也好,不樂意也好,我不會聽!」

蘇宇冷聲道:「不要和我談前面九次的情況,他們是失敗者!等我失敗了,若是還有11次潮汐,諸位可以和下一代人主談談,這一代人主蘇宇不聽大家的,獨斷專行,導致人族潰敗!」

三位人族侯都是無奈。

得,別說了。

這位壓根不會聽這些,也不會在意什麼對比,在他眼中,前九次甚至上古,都是失敗者。

正陽侯也不繼續說這些,很快轉移話題道:「那正陽再冒昧問一句,上界開啟后,人族不敵,何去何從?」

蘇宇皺眉:「不敵就不敵,難道現在就能匹敵了?這個你們問百戰王去,為何葬送了上百合道!」

「……」

幾人尷尬,這話說的。

蘇宇凝眉道:「不要問我不敵後怎麼樣!因為沒意義,沒有我,現在就滅了,不要談未來!談未來,那是勝利者才配談的!不敵上界,不是我造成的,這個鍋,我不背!你們可以鞭屍百戰王,但是沒資格來跟我說,因為你蘇宇,導致人族滅絕,那不是我的責任!」

三大人族侯都是乾笑,沒法說了。

這位新人主,的確霸道。

質疑都不行!

也不是質疑,只是有些擔憂,可再一想,也是,不敵就不敵,本就不敵,沒辦法的事,上個潮汐導致的。

蘇宇很快道:「這些未來如何,都毫無意義!你們幾位,問的不在點子上!也對,年紀大了,太久不去生靈界域了,不懂這些!你們現在其實該問的是,如何解決北王!解決北王之後,如何殺出死靈界域,而不是上界的事,那還不是現在考慮的事!」

「……」

好吧,正陽侯順從道:「那人主……想好了如何對付北王嗎?」

「沒。」

「……」

無言了!

幾位死靈侯看向嵐山侯,這位……不太好打交道啊。

嵐山侯只好站了出來,開口道:「陛下,現在生靈強者不好出手,不過這些被恭王石化的鎮守們倒是可以出手,可是……他們好像都沒合道之力。」

蘇宇點頭,「所以我的想法是,先抓捕閑散的死靈君主,不聽話的君主,東王域、西王域不會都是聽話的!還有死靈天河中也是!開星宇府邸,讓鎮守們去殺,殺了,應該多少有些獎勵……最後殺死靈侯去晉級合道……」

嵐山侯沉聲道:「那若是引出了死靈天河中強大的存在……」

「真到了那時候,我會安排生靈界域頂級強者過來!」

蘇宇平靜道:「真到了那時候,破罐子破摔!遲早都要出來,出來和我作對,那就都給引出來,不怕鬧大了!現在只是想把變故控制在最小範圍,而非我們奈何不得北王!」

嵐山侯點頭,不再說這個了,又道:「那陛下要召見南王嗎?」

蘇宇搖頭,「我親自去見一見,嵐山跟著我就行,其他人,河圖,你和山啟他們,正陽侯幾位護道,去死靈天河抓捕一些君主級強者!等我回來了,傳送大家進入星宇府邸,抓多少算多少!」

「諾!」

河圖領命,蘇宇又道:「河圖,你若是想解封,也可以,剛好趁機強大自己,但是復生的希望會降低。」

河圖遲疑了一下。

解封?

復生……

他當然想復生,死靈再好,也沒生靈好。

可是,真的有希望嗎?

一步步看著其他人強大,自己一直在七段停留,其實最近河圖考慮過這些,因為他實力弱,幾位死靈侯其實不太給他面子。

河圖想了想,開口道:「我願解封!我本就接近合道之力,這些年,記憶復甦了許多,我解封后,應該也有接近合道戰力!」

「你考慮好了?」

蘇宇看向他,「你是最有希望復生的!你死,鴻蒙將軍,是讓你吞服了生死果,肉身直接轉換死靈進入死靈界域的!」

河圖凝眉,很快道:「我願意解封!若是陛下有實力復生死靈,那復生七段和合道,只是時間問題!陛下若是合道可以復生永恆,那大不了,我等到陛下成為規則之主,自然就有機會了!」

蘇宇笑了,「你倒是想的開!規則之主……也是,能活到那時候再說。」

話落,他手中浮現一支筆,一筆點向河圖。

幾位死靈侯都是一震!

文王筆!

嵐山侯更是眼神一亮,蘇宇真的繼承了文王的道。

而河圖這邊,只覺得眼前一花,下一刻,他體內一股禁制之力,被這筆一筆點破。

轟!

一股強悍的死氣瞬間爆發,河圖這些年也不是閑著,生前實力也不弱,一解封,瞬間爆發了!

氣息一眨眼,跨入八段,很快,進入九段!

進入九段之後,頭頂浮現死靈大道,蘇宇肉眼可見,河圖自己的小道,環繞著一條大道,還在迅速向上攀登,不過很可惜,阻力越來越大!

漸漸地,河圖有些無力了。

蘇宇隱約可以看到,河圖那小道前方,有道巨浪阻礙了他。

這是合道之坎!

河圖,還是沒能跨入合道,但是算是接近合道境了,這一刻,河圖也有些失望。

解封后,還是沒能一步跨入合道境。

誰讓他生前不是合道,否則,復甦之後,就能保留合道的戰力。

蘇宇看了一會,倒是點頭道:「不錯,運氣好的話,也許很快可以跨入合道境!」

說著,蘇宇笑道:「山啟,你們就在這,先抓捕一些君主,我去見見南王,順利的話,也許很快會發起對北王的戰爭!」

「遵令!」

山啟眾人,紛紛領命。

大殿中,那些死靈君主,不少人還認識這些鎮守,有些死靈君主心情古怪的很,以前大家是敵人,現在都成一夥的了。

世事無常,果然,沒有永遠的敵人。

……

蘇宇只是簡單地在東王府待了一陣,很快,和嵐山侯一起朝北王府邊境飛去。

南王在那邊。

危險還是有的,但是老龜的話,倒是讓蘇宇稍微安心一陣,南王既然是文王的小迷妹,叛變的概率不大。

……

而北王府區域。

南王和北王,其實都看到了那道金光。

北王眼神變化不定,看向遠處的南王,傳音道:「他孤身前來的,只帶了嵐山侯,若是解決了他,死靈界域,你我說了算……」

蘇宇沒帶那條狗,也沒帶老烏龜,北王都覺得,蘇宇太過膽大!

何止北王,此刻,陪同蘇宇的嵐山侯,也傳音道:「陛下,我們真的就這麼過去?太過危險了!這邊是北王的地盤,南王……還不確定情況……就算確定了,陛下……你言語中,能不能……不那麼……那麼……」

她沒好意思說,蘇宇懟人太不客氣了。

之前三尊人族侯,被他懟的無話可說。

當然,之前沒事,三尊侯就算不滿,有嵐山侯在,加上那麼多鎮守,問題不大。

可現在,蘇宇可不能那樣了!

一旦把南王得罪了,還在這邊,蘇宇可能會面對兩位天王,數十死靈侯。

蘇宇笑了笑,傳音道:「放心!」

不放心!

嵐山侯很無奈,怎麼放心啊!

一點也不放心!

這位人主,反正她見面認識以來,一直都霸道無雙,從不低頭妥協,軟話都不說的。

能讓人放心嗎?

而南王,畢竟是一方霸主,嵐山侯真擔心待會雙方見面,會鬧的不愉快。

……

很快,蘇宇到了地方了。

隔空就看到了遠處那尊強悍的存在,在嵐山侯擔憂的眼神下,隔著老遠,蘇宇笑道:「南王前輩,晚輩蘇宇,文王弟子,見過南王師娘!」

「……」

獃滯。

嵐山侯懵了。

前方,南王一愣,眼神變幻不定,這一刻,南王也懵了。

剛剛,她在遲疑,要不要去迎接蘇宇。

見了面,說什麼?

若是不認可這位,該怎麼做?

可她沒想到,沒料到,忽然來了這麼一句話,師娘?

南王大腦都渾濁了!

師娘?

文王弟子?

她整個人都是懵的,我……我該如何回復?

我該怎麼辦?

我……我要不要應?

我……我好難!

文王的弟子,她還在發懵中,蘇宇忽然取出一支筆,迅速在虛空中書寫著什麼,眨眼間,匯聚成了一本金冊,蘇宇人主印取出,蓋上大印,那金冊朝南王飛去。

而南王沒在意這個,而是看著那支筆,陷入了迷茫中。

文王筆!

他……會文王筆!

南王獃獃地看著蘇宇,那金冊已經落入手中,蘇宇笑道:「前輩,師娘?這是我寫的冊封之印,上古畢竟已經消失,我再為前輩加持人族氣運,冊封前輩為南天王!」

南王還是茫然,茫然中,收起了金冊,半晌,微微躬身:「謝……謝!」

她有些稀里糊塗的,我要謝謝嗎?

我本就是南王!

我接下這個,有用嗎?

也許有吧!

不管有沒有,這是文王筆寫出來的,我拿著吧。

……

嵐山侯下巴都要掉了。

半晌,腦海中浮現兩個字,卧槽!

這也行?

這也行!

就這麼完事了?

就這麼收服南王了?

別鬧!

南王……真就接了蘇宇的冊封金冊,這……這不是自己預想中的那樣啊!

天啊!

嵐山侯心態都崩了,這不是文王,一點也不像,她再也不覺得這一代人主像文王了,這人主,就是個滾刀肉!

心態崩了!

嵐山侯一臉獃滯,和南王一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些什麼。

而蘇宇,一臉笑容,熱情無比,已經站在了那群死靈侯中央,笑道:「南王師娘,北王這叛逆,背叛了人族,背叛了文王,我遲早弄死他!」

南王木然點頭,任由蘇宇站在了自己這方前面,還有些沒回神,師娘……這……不好吧?

要不自己提醒一下新人主,這不合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5章 收服南王太簡單(求訂閱)

6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