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都在行動(求訂閱)

第680章 都在行動(求訂閱)

「武皇,別沒完沒了!」

虛空之中,蘇宇呵斥一聲,「真當我奈何不得你?你還沒徹底解封,只是懶得耗費精力對付你罷了,你再沒完沒了,信不信我集合所有力量,先把你給殺了!」

武皇冷哼一聲,一拳破虛空,沒有多少大道之力,他大道之力被封印了,然而,不需要什麼大道之力,單純虛影一拳,就打的筆道震蕩!

「殺我?」

武皇幽幽笑道:「你可以試試!」

「還沒完沒了了是吧?」

蘇宇陡然取出一枚印章,那印章,爆發出璀璨光芒,武皇虛影一滯,蘇宇冷哼一聲:「你再來動手試試?認識這是什麼嗎?」

武皇虛影停下了揮拳,看向蘇宇,看向他手中的那枚大印,許久,冷冷道:「聖化之道?」

蘇宇哼了一聲。

「你認識最好,現在的你,能擋住這個嗎?只是懶得在你身上浪費罷了!別真的以為奈何不得你!」

武皇也是語氣森寒,「是個好東西,可惜,最多也只能讓我受到一些影響,你們打不破我的肉身,打不斷我的大道,大不了多拖延一段時日,讓我破封時間延遲一些!」

說是這麼說,他還是放棄了繼續和蘇宇糾纏的心思。

而蘇宇,也沒理會他,文明志覆蓋天地。

無數斷裂的頭髮,紛紛被他納入文明志中。

武皇臉色很難看,「你在做什麼?」

「廢物利用!」

蘇宇淡淡道:「你該剃頭了,這些斷裂的頭髮,留下來污染地面,幫你清掃一下。」

武皇幽冷無比,看向蘇宇,你當我是傻子嗎?

這孽畜,擊斷了自己的頭髮便罷了,居然還想拿走當煉兵材料嗎?

可恨!

可惡!

如今在武皇眼中,第一該殺的是太山,第二就是蘇宇這傢伙,這傢伙很討厭,不但討厭,還很無恥!

蘇宇不理他,只是暗暗心驚。

這只是武皇的投影,沒有大道之力,虛影只是單純的用了一些竅穴之力,結果居然能和自己打個不分勝負。

蘇宇不敢說自己達到了天王級,可如今,他動用筆道,實力在合道中應該也算是中等偏上的。

非要對比的話,犼皇這個層次應該是有的。

這些老古董半皇,實力都不弱。

第一層次,那是天王級的。

第二層次,老龜、天古、監天侯、大周王、豆包都算是合道巔峰,當然,豆包要稍弱一些。

第三層次,大秦王、大夏王、寂無、魔戟類似。

第四等,那就是犼皇、鳳皇這些了。

第五等,魔躍、天滅這些。

第六等,其實也有,一些剛晉級不久的合道,或者一些死靈侯,都算是第六等。

當然,其中同等,也肯定有偏差,老烏龜就要比豆包強許多,真正接近天王級的存在。

蘇宇驚嘆於武皇只是一道投影,不用大道之力居然就能和自己抗衡,這要是用大道之力,豈不是強大的難以想象?

他的大道之力,能用嗎?

還是說,徹底被封印了?

又或者,一旦用了大道之力,這傢伙會再次被封印到渾渾噩噩的地步,這些,此刻都不好判斷,對方沒用大道之力,蘇宇也無法探查到他大道所在。

心中想著這些,蘇宇不管武皇了,迅速朝正在吸收規則之力的人群看去,這一看,微微一愣。

他身邊,此刻,嵐山侯、河圖、通天侯幾人都迅速趕到。

幾人這時候,其實都看到了武皇的虛影,不再是之前那樣,看不到影子了,都很警惕和凝重,護衛在蘇宇四周。

蘇宇倒是沒說什麼,看向山啟他們,有些意外道:「怎麼做到的?」

他覺得,這一次對戰蒼山冥,無論如何,也要死幾個。

哪怕贏了,也會死人的。

蘇宇做好了準備,死三五個,那是正常的。

死七八個,可以理解。

可是……一個都沒死,又是什麼情況?

是的,好像一個都沒死,儘管27位鎮守,人人帶傷,傷勢還不輕,此刻正在吸收規則之力恢復,可是沒死就是沒死。

傷勢重點不怕。

這怎麼可能!

蘇宇都覺得不太可能,他看向嵐山侯幾人,你們幾個出手了?

通天侯見蘇宇看來,急忙道:「宇皇,我們可沒出手!你別看,看就是懷疑我們出手了,真沒有,我們還是很聽你命令的,千萬別多想……」

蘇宇皺眉,說重點!

通天侯瞬間閉嘴,這時候,一旁河圖笑了笑,開口道:「和我們關係不大,蒼山冥交戰的時候,出了點問題。」

「問題?」

蘇宇疑惑,什麼問題?

河圖很快道:「不止他,剛剛一瞬間,大家都有些小問題發生,很快就消失了!我們沒戰鬥,所以沒什麼影響,可能是死靈道出現了什麼問題,忽然就感覺眼前一黑……」

眼前一黑?

蘇宇意外無比,怎麼可能!

到了這個地步,還能眼前一黑,黑個毛線啊。

死靈道本就黑的夠厲害了,還有啥玩意讓你們死靈眼前一黑的。

他剛剛進來的匆忙,倒也沒問南王他們情況。

此刻一聽,不由皺眉。

大戰的時候,眼前忽然一黑,什麼情況?

嵐山侯也有些感應,開口道:「是眼前忽然黑了一下,我們大道波動的不厲害,影響可能不是太大,但是蒼山冥正在鏖戰,還受傷不輕,若是和我們一樣,可能會被瞬間屏蔽了六感!具體的,我們也不是太清楚。」

他們不清楚,武皇卻是幽冷笑道:「大道干擾罷了!寄生蟲抓住了時機,暗中侵吞大道之力罷了!」

「寄生蟲?」

蘇宇朝他看去,武皇嘲諷,「做這些事的,不就只有你們這些所謂的文明師嗎?一群無恥之徒,什麼事做不出來?暗中在大道之上,開闢支流,想用支流竊取主流力量,反客為主,這事你們又不是第一次做了!」

蘇宇微微沉吟,眼神微動:「支流……將死靈大道當成時光長河,在大道上開闢支流,竊取力量,想要侵佔這條大道!」

他懂了!

蘇宇眼神閃爍,「墨道?」

「墨道?」

武皇想了想,冷笑一聲,「果然是這條道,我昔年被封印之前,倒是隱約聽過,只是從未見過!我說誰有這能耐,原來是他!墨道……好手段!竊取死靈大道規則之力,想要掌控死靈大道嗎?」

是墨道!

蘇宇大體上確認了,是文王傳承的墨道,墨道連接的居然不是時光長河!

所有的道,除了死靈大道、時光師的時光道,其他大道,都是時光長河開闢的支流。

而這一次,文王把死靈大道當成了時光長河去對待,他居然在死靈大道上,也開闢了一條支流,這樣的支流,強嗎?

肯定不強!

蘇宇心中是這麼想的,但是這條道,有個作用,竊取死靈大道的力量,想要反客為主,最終的目的不是其他,而是奪取死靈大道掌控權!

也就是說,若是靠這條墨道掌握大道,成為規則之主,哪怕成了,也很弱,也許是規則之主中最弱的存在,因為它依託的不是時光長河,而是死靈長河!

死靈大道再強,也是不如時光長河的!

其他的大道,都算是二級分支,那墨道就是三級分支,更類似於時光冊中收集的一些虛擬大道。

這一刻,蘇宇千頭萬緒。

是劉洪融道了?

剛好蒼山冥大道波動的厲害,那傢伙趁機在侵佔死靈大道的規則之力,或者是抽取這些力量,壯大他的支流?

是劉洪嗎?

若是的話,這也太快了!

蘇宇暗暗心驚!

墨道是死靈界的道,可能是唯一的支流道,是這樣嗎?

他沒看見,若是看見了,多少有些感覺。

武皇可能看見了,因為當時蒼山冥在這大戰的。

蘇宇心中想著,很快冷笑一聲,「反客為主?侵佔力量?無恥之徒?可笑!當今天下,誰不是在竊取時光長河的力量!武皇,有時候你幼稚的可愛!若是時光長河本身也是一條大道,你告訴我,你有沒有竊取力量?還好意思嘲諷這個,嘲諷那個!若是將死靈長河當做時光長河,只能說,墨道是第一條開闢在死靈長河上的大道!」

「當年,死靈之主,開闢死靈界域,難道就是為了讓人全部融入他大道的?難道就不是想著,自己開闢一條時光長河,也和時光長河一樣,無數人在他的大道上開闢支流?」

「他既然有這雄心,那有人開闢大道,反而是對他的認可,你懂什麼!」

蘇宇撇嘴,武皇冷笑:「你看到的,我也能看到!這兩者,可不是一樣的概念!時光長河上的道,只是分支,而這條道,想要反客為主……」

蘇宇都笑了,「真幼稚!我要是能掌控時光長河,我也反客為主!武皇,你沒這想法,只能說你無能,眼界太低!只知道盯著自己一畝三分地,大概最大的想法就是把自己的大道開闢到肉身道那個程度,對吧?」

武皇黑臉,不語。

蘇宇譏嘲道:「大概被我說中了!你這輩子,最大的理想,也許是追上武王,大概率想著,大道和武王一樣就行,再高一點的理想,那大概就是把自己的道,化為和肉身大道一樣寬闊的大道。你這一生,恐怕從未想過要另化一道吧?」

武皇看著蘇宇,許久,笑了,輕聲道:「初生牛犢不怕虎,年少輕狂。年輕時期,都有這個夢想,我初開天門之際,也覺得世間無人能敵!遲早掌控這條時光大道,萬道我為主!」

他也是一代天驕,開天門的,能有幾人?

初次看到那時光長河,看到那分散出的萬道,誰沒想過,我要成為這長河的主人?

可真等你開了道,再去強大大道,你就知道,難度到底有多大!

武皇幽幽笑道:「而今,你只是走了別人的道,蘇宇,等你掌控了這條筆道,再去想,如何壯大,如何吞噬時光長河吧!那時候,你就知道……你今日的想法,何等幼稚,何等的讓人笑話!蚍蜉撼樹,不自量力!」

蘇宇這個輕狂的時期,他也有過。

等蘇宇被毒打了一陣,大概就知道為何自己不再去想這些了。

蘇宇也不辯駁,有些事,的確不好說。

想法很好,夢想很偉大,真等到幾萬年,幾十萬年都不能進一步,再高的心氣,也會被磨平了。

武皇的心氣,顯然是被磨平了!

不過蘇宇倒是知道了一些東西,墨道被掌控了,不是掌控,大概是融道了,劉洪這個奸詐的傢伙,居然抓住了時機,感受到了蒼山冥大道波動,他可能偷著竊取了大道之力!

「奸詐的傢伙,果然一如既往,上次還騙我說,只是取鑰匙,寶貝在星宇府邸九層!」

蘇宇心中暗罵一聲,不過這傢伙,這次竊取力量,倒是無意中幫了這些鎮守一次。

至於這樣會不會影響到鎮守的道心……別鬧,這是意外。

大戰之時,發生意外,雙方都沒料到的,這又不是旁邊有保姆幫你。

這個意外,蘇宇都沒料到。

而蘇宇更加疑惑的是,那墨道,豈不是可以影響很多死靈?

墨道,侵染死靈大道,之前南王說復活和筆墨紙硯大道都有關,此刻蘇宇在想,這墨道,難道真能把死靈強者融合的道給剝離了?

若是如此,劉洪這傢伙,可以被稱之為死靈殺手了!

對付死靈,他絕對有一手!

「不過……這傢伙不知道到底什麼情況,總覺得他有自己的目的。」

蘇宇心中嘀咕了一陣,再看那些還在吸收力量的鎮守,倒是微微鬆了口氣!

很好的結果!

天命在我!

這個關頭,蒼山冥居然被人竊取了一些大道之力,導致六感喪失,生死搏殺,忽然沒了六感,不死都難!

蘇宇看了一眼那邊的一塊破碎死靈印記,眼神微動,開口道:「山啟諸位將軍,蒼山冥的死靈印記和一些殘留之軀,我可以用來分給死靈嗎?」

正在療傷的山啟,迅速睜眼,沉聲道:「宇皇自行分配便是,若不是宇皇給予吾等機會,蒼山冥早已被殺!」

「那就多謝了!」

蘇宇探手一招,一塊晶瑩剔透的印記出現在他手中,他大手一揮,文明志吸收四方,瞬間,一些黑色血液凝聚,死氣、道身碎片等等東西,全部匯聚到了一起。

片刻后,蘇宇手中的殘渣,匯合成了三滴精血。

一枚印記,三滴精血,都是一位天王級強者的。

而蘇宇,手頭上還有一滴東王血,一滴西王血,總共5滴精血,一枚印記。

他看向河圖和嵐山侯,嵐山侯其實不弱,只是感覺資質真的差了一些,河圖資質不錯,這些東西給河圖吞噬了,河圖可能會更進一步。

哪怕達不到天王級,也許也能進入第三等、第二等層次。

死靈,進步起來要簡單一些。

而此刻的嵐山侯,大體上和蘇宇差不多,比一些死靈侯強大,大致上處於四等偏上,接近三等的地步,她應該比大秦王他們稍弱一些。

給誰?

蘇宇自己也可以留下,但是他其實更希望這兩位更進一步,侵佔一些死靈大道之力,以防北王他們持續強大下去,甚至誕生更強的存在!

稍微遲疑了一下,蘇宇將東西全部給了嵐山侯,「你吸收了,哪怕不如天王,只要感悟死靈之道稍有加深,必然能跨入頂級合道層次!」

餘光,瞥了一眼河圖,河圖倒是沒在意。

嵐山侯其實也不傻,此刻,她沉默了一會,忽然道:「陛下給河圖吧!他資質要比我強,比我進步更快,更有希望成為下一位天王……」

蘇宇淡淡道:「我的話,不要質疑!河圖後期自然有機會,吃了,速度!趁著大道震蕩,最好感悟,迅速吞噬!接下來,還有不少大戰,今天只是開胃菜罷了!」

嵐山侯有些糾結,最終,還是接下了所有精血和印記,遲疑道:「陛下不留下幾滴?」

蘇宇笑道:「不用!」

「那……」

「吸收,修鍊,少廢話!」

「諾!」

嵐山侯盤膝坐下,開始吞噬精血和死靈印記。

河圖也沒說話,蘇宇也沒說什麼,倒是一旁的通天侯,眼珠子轉了轉,笑道:「宇皇英明,這河圖一看就知道心思多,心眼不好,還是嵐山侯心眼好,忠誠!」

「……」

蘇宇看向他,長了嘴巴,你就好好說話,不然信不信讓你沒了嘴巴?

通天侯乾笑,我不是緩和氣氛嗎?

是不是說中了你的心思?

算了,不拆穿這位了,他很快安慰河圖道:「小河圖,沒關係,下次就能輪到你了,你祖宗恭王知道了一定很開心,對了,你祖宗恭王以前最喜歡和我聊天了,一聊就是聊一年,以後宇皇統一了天下,要不咱倆再做鄰居?」

「……」

河圖心累。

我不想理你,你閉嘴行嗎?

我先祖喜歡和你聊天?

那他真的太閑了,太無聊了!

而此刻,那些鎮守當中,有人大道之力震蕩,一股規則之力動蕩而來,片刻后,之前就強大的山啟,傷勢全部恢復,不止如此,頭頂上方,一條大道呈現。

屬於山啟的大道之力,迅速攀延而上。

眨眼間,跨越了一道天塹,一躍而上,氣息變幻,他合道了!

山啟一合道,瞬間退出了光柱,朝蘇宇飛來,躬身道:「鎮靈軍山啟,拜見陛下,我已合道,多謝陛下恩賜!」

蘇宇露出了笑容!

「不用謝我,是你們自己殺了蒼山冥,所以得到的獎勵也多,甚至比天滅他們都多,天滅他們最終也沒能殺一尊天王。」

山啟沒說什麼,那不一樣的。

蘇宇再次朝那邊看了看,問道:「你覺得,有幾人可以合道?」

山啟也看了一眼,開口道:「除了我之外,大概還有5位,之前卡在九段的幾位!其他兄弟,都只是剛晉級九段,想合道,難度很大!」

蘇宇點頭,除了山啟,另外還有地盪、戰穹、宙馳、霜影、荒寂五位鎮守,之前也是九段。

按照山啟的說法,除了他,這五位才有希望晉級合道。

山啟說著,又有些遺憾道:「長平沒來,否則長平和海葬也是九段,其實有希望晉級的!」

離開的五位鎮守,其中兩位也是九段,實力不弱。

來了的話,其他三位不說,這兩位晉級的概率極大。

蘇宇沒說什麼。

人各有志。

晉級合道,是強大了,也代表危險更大了,需要面對的敵人更強。

蘇宇默默等待著。

結果,其實也不出所料。

其他21位鎮守,只是9段的晉級更穩固了,並未晉級,而戰穹五位,卻是都晉級了,一個蒼山冥,早就了6位合道,算是不錯了!

而到了這地步,光是鎮守一系,加上老龜,足足有10位合道境了,21位九段!

南王一系,除了南王,還有10位死靈侯。

河圖這些人算嵐山侯這邊的,那外面還誕生了兩尊新晉死靈侯,加上之前三位,河圖和嵐山侯兩位,也有7位死靈侯了。

整個死靈界域,算上南王,18位死靈侯,不,還有個夏辰應該也晉級了,足足19位!

「人族這邊,大周、大夏、大秦、天岳,大明王之前進入,我感覺也差不多了,應該快了,若是晉級,人族有5位合道!」

「雙球、肥球三位、空間古獸、犼族、六月九月、太古巨人,那也是10位。」

「若是大木頭也化靈了,加上通天侯,又是兩位。」

這麼一算下來,生死兩界,不算蘇宇自己,蘇宇麾下戰力,可能達到了44位合道境!

當然,有的不能用,比如通天侯走不了,比如死靈到了生靈界域不好用。

儘管如此,蘇宇還是唏噓無比。

從一尊合道難尋,到現在,自己麾下合道戰力不斷湧現,雖然距離上界還有差距,可是,好歹看到了希望!

鎮守系其他21位,也許也有希望晉級,畢竟還抓捕了一些死靈侯。

另外,五行族那邊雖然沒有合道,可是,兩組組合,也堪比兩位合道了!

蘇宇想著這些,很快道:「還抓捕了幾位死靈侯,雖然抓捕來的,給的獎勵少,但是試試看,不用分散,集中一人,看看能否推動一人達到合道!剛好不耽誤,殺了死靈侯,印記給嵐山侯吞了,不知道有沒有希望讓嵐山侯進入天王境!」

抓了好幾位,蘇宇覺得,殺了,應該還是有希望讓一位晉級的。

當然,這些人之前希望戰鬥中晉級,體悟生死,你們不是體悟了嗎?

現在殺死靈侯,只是給你們補充點規則之力,試試看好了!

很快,蘇宇傳送了出去。

再傳送進來,星宇府邸,都快成他家了,他想來就來,武皇其實不想給他進來,但是蘇宇之前取出了聖化印,讓他稍微有些忌憚,選擇了無視。

蘇宇在這繼續抽取規則之力,給你抽去!

抽的越多,他能動用的力量越強!

……

接下來,又是一番殺戮!

鎮守當中,斗寇負責擊殺,他之前也是八段,後來靠殺君主晉級的九段,此刻,又吸收了不少蒼山冥擊殺后獎勵的規則之力。

接連殺了三尊侯,他都沒能晉級,主要是這些侯都被重傷了,抓捕死靈侯,可抓不到那麼完整的。

直到殺了第四尊侯,斗寇這才晉級合道。

但是明顯有點感覺,要比山啟他們弱小一些。

沒辦法,蘇宇只能放棄繼續抓捕死靈侯的心思,殺的太多,容易製造出死靈強者,關鍵在於,不是靠自己單獨擊殺的,給的獎勵太少。

自己的一些想法,又破滅了,只能後期看他們自己,能否擊殺一些強敵了!

但是,好歹也多了一位合道。

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也有麻煩事,這些傢伙,都破碎了石化之術,那就沒辦法在死靈界域再待下去了,得儘快離開,石化術一破,生靈氣息太重了!

蘇宇也不想此刻再刺激死靈天河中的死靈,再讓一些死靈復甦。

……

而嵐山侯,吞噬了大量死靈侯印記,吞噬了幾位天王的精血。

幾乎耗空了蘇宇的死靈家當,等待了差不多一天時間,嵐山侯才清醒了過來,消化了不少,氣息明顯提升了一大截。

給蘇宇的感覺,嵐山侯此刻應該不比大秦王他們弱,隱約間,有接近老烏龜的感覺。

可是……還是沒能達到預期。

蘇宇心中其實是有些遺憾的,嵐山侯都吃了這麼多寶物了,這麼下去,想晉級天王級,恐怕還需要不斷去磨了。

死靈晉級,路子不算多。

要不生前強大,要不感悟力超強,要不就靠吞噬強者印記和精血,嵐山侯感悟力一般,生前底蘊也耗空了,想成為天王,只能看後續能否再吞噬一些寶物了。

蘇宇不再逗留,他得帶著鎮守們離開了。

他也沒從元竅傳送離開,出現在星辰海,那太引人側目了。

還是繼續走死靈界,雖然生靈氣息濃郁,可能會刺激一些強者復甦,但是速度夠快的話,也復甦不了幾個。

……

一陣極速穿梭。

蘇宇將所有鎮守,全部送回了鴻蒙古城。

此刻,鴻蒙古城,匯聚了大量的合道戰力。

外圍西王妃布置的大陣,都快被這些合道撐爆了,還是大家克制的原因。

而且大明王不斷地加固!

若不是如此,早就被萬界知曉了,合道氣息太強,這麼多存在,又不是一個兩個,稍微展露一下,都容易引起大道震蕩。

而此刻,誰要是想來突襲老龜,那真是找死了!

來個天王,兩個,三個,都可能會被打死!

……

蘇宇在不斷積累實力。

而萬族,也在加速。

就在蘇宇將鎮守們送回鴻蒙古城的時候,仙界、魔界、神界……各界都悄無聲息地,在絕密之地,讓大量日月去證道!

不在乎你們成功不成功!

無所謂!

消耗大量的規則之力就行!

……

命界。

命皇凝眉,再次踏上天命山,上空那虛幻的通道,越來越清晰了,內部的懲罰之力,在慢慢消耗,也在誕生。

此刻,深淵侯盯著命皇,幽冷道:「無命,此事極為重要,無命你要是沒事,和我一起在這看看吧!」

命皇皺眉。

深淵侯幽幽道:「並非我一人意見,而是神魔仙龍冥鳳各族的意見!命族再強,也要考慮一二,中立……那就好好中立!」

命皇沒說什麼。

他知道,自己不能走了,也不能再干通風報信的事,因為一旦被發現了,自己會有大麻煩!

各族都瘋了!

在暗中消耗各族底蘊,一定是有大量日月證道了,不是一般的證道,這樣的情況,絕對會死大批日月巔峰強者,不是一個兩個!

各族可能損失日月巔峰過百!

這樣的損失,換來一些合道下界,自己一旦給暴露了,萬族不會和自己罷休的。

而此刻,虛空通道中,雷鳴聲不斷!

許久,兩尊強悍的存在,帶著一些傷勢,走下了天空。

一尊魔焰滔天,一尊仙氣繚繞!

魔族和仙族強者!

深淵侯看了一眼,有些心驚,迅速道:「隕星侯,魔盪侯!」

是兩尊上古侯!

他也是上古侯,可仙魔強大,上古時期,他們的合道很多,但是不能都封侯,只能選擇其中強大的存在封侯!

仙魔每個潮汐之變,都會誕生一些合道。

如兵王、符王這些人,可是,比起這些上古侯差距不小。

之前下界的天龍侯,實力也不如這兩位。

這一次,居然是兩大族的上古侯下界!

別看蘇宇在死靈界,殺的仙魔的死靈侯潰敗,可那是死人,活人比死人強大的多,何況還是一直活到現在的。

命皇倒是意外,朝兩位上古侯微微點頭,問道:「神族沒強者下界?」

神族,還真是低調。

現在仙魔都有三尊合道了,神族怎麼想的,居然還是只有寂無在。

兩尊上古侯瞥了他一眼,魔族那位魔盪侯,冷笑一聲:「神族?這些傢伙,等著消耗我們呢!白痴一群!罷了不管他們,下一次下界,必然有他們的人!再不下來人,神族滅了也不用管他們!」

說罷,看向深淵侯,冷聲道:「現在殺去人境?」

「不可!」

深淵侯急忙道:「天古的意思是,二位先在這邊等等,要不不動手,動手,就要雷霆一擊!不能放跑了那些傢伙,最好還是等上界開啟!此刻,大家在這的目的不是為了滅人族,而是防止人族狗急跳牆!一旦出現意外,諸位就是萬族的殺手鐧!」

魔盪侯冷冷道:「天古還是這麼膽小,若是按照本侯的心思,此刻乾脆殺過去,他人族這個潮汐,還有幾人?至於幫襯人族的那些傢伙,只要殺了人族強者,必然潰散!」

一旁,仙族的隕星侯淡笑一聲,「你急什麼!拖就拖會,天古性格沉穩,不急於一時!也好,再拖拖,看看上面能不能把那幾個傢伙給圍剿了!鬧騰了這麼些年,也該把他們都弄死了!」

命皇微微挑眉,這兩位知道的顯然比別人多。

他也不去猜,問道:「二位前輩,人族還有幾位合道沒被剿滅?」

隕星侯笑了笑,倒是和善,微微點頭:「還有幾個餘孽,分散藏在幾個險地,前些天,剛把逃亡多年的岷山侯擊殺了!岷山一脈,徹底覆滅!岷山侯倒是不弱,可惜……還是沒能撐到最後!」

他帶著笑容,笑的有些冷漠。

命皇微微一震,岷山侯死了!

這……

岷山侯,上古人族侯中殘留下來最強的一批存在,實力不弱於鴻蒙,上個潮汐,也是百戰王這邊最大的助力,岷山侯也是逃往上界少數的幾位頂級人侯!

他死了?

命皇心中震動,岷山侯一死,人族在上界就算還有幾位侯殘留,可是,真的還有希望扭轉乾坤嗎?

他想著,深淵侯也是震驚道:「岷山侯被殺了?我怎麼不知道。」

隕星侯淡笑道:「之前擔心消息外泄,讓其他幾位餘孽跑了,所以沒外傳!現在下了界,倒是無所謂了。」

深淵侯沒說什麼,只是依舊震撼:「岷山侯這一死,人族在上界的根,恐怕要斷了,這個潮汐,看樣子……真要再無人族了!」

有些唏噓,「岷山侯,算是上古活下來的頂級存在了,他都死了,人族被滅,早晚的事了。」

魔盪侯冷笑道:「註定的結果!岷山不自量力,逃亡多年,最終也難逃一死!可惜,而今人族沒幾個老傢伙,否則,岷山被殺的消息一傳出,他們自己就亂了!」

說著,冷笑道:「告知天古,他手段不是多嗎?將岷山被殺的消息傳給人族,人族還有老古董知道岷山嗎?」

深淵侯笑道:「大概還有,那個大周王,可能就是!」

「那最好,消息傳出去,就說你知曉的,岷山一死,我看他們還有沒有鬥志!」

「好!」

……

上界下來了兩尊侯。

帶來了一個大消息。

而這個消息,很快,就被人族獲悉了,因為人族現在橫行諸天戰場,仙族那邊很快傳遞了消息,沒做什麼隱瞞,也沒必要!

這是重創人族士氣的時候!

人族在上界的岷山侯,被殺了!

……

人境。

東裂谷。

大周王身體微微一震,力量失控,破碎了手中的茶杯。

岷山侯……隕落了!

四周,一些永恆都有些疑惑,岷山侯是誰?

他們的確不是太清楚。

大周王難掩悲痛之色,他其實不想說,可是,看到大家都看著自己,自己失態之意被看在眼中,許久,大周王艱難道:「岷山侯……上古360人侯之一!武王麾下,第一戰將!」

「統岷山衛,曾征服三十八小界,擊殺合道七尊,也是第一潮汐人主麾下左將軍,統領第一潮汐人族一半軍力……」

「第九潮汐,百戰王麾下第一戰將,頂級合道,曾力壓鴻蒙……」

一瞬間,整個大殿安靜了。

大周王悲痛無比,岷山侯都戰死了。

這人族……蘇宇……真的有希望嗎?

之前的興奮,忽然消散了許多。

之前他還在想,若是上界開啟,蘇宇並非孤獨無依,岷山侯上次沒死,可能還活著,因為一直都沒聽說岷山侯出事。

而今,岷山侯卻是死了!

怎麼死的?

岷山侯實力強大不說,活的久遠,關鍵是他不傻,不會硬拼,第九潮汐一看不敵,就迅速帶人撤離,才保存了一些有生力量。

他這一死,上界根基,可能就葬送了!

這一刻,大周王迷茫了,上界,還有人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0章 都在行動(求訂閱)

6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