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 還是老萬好(求訂閱)

第681章 還是老萬好(求訂閱)

死靈界。

蘇宇把鎮守們送了上去,自己便沒多管,至於岷山侯隕落的事,他自然也無從知曉,哪怕知道了,蘇宇也不會太在意。

大不了感慨幾句。

又不熟!

至於死了……那就死了好了,不是他沒人性,只是覺得上界的那些傢伙,說句難聽點的,蘇宇覺得太複雜,有叛徒,有傻子,有不聽話的,有倚老賣老的。

魚龍混雜,搞不好還會拖後腿!

不是蘇宇去猜想是這樣,而是事實就是如此,尤其是百戰王導致人族潰敗,蘇宇壓根不想多說上界,上百合道都能戰敗,戰死,他還指望什麼?

還不如自己另起爐灶!

別給我添亂就行,他是壓根沒指望上界幫什麼忙。

……

此刻的蘇宇,帶著人進入了東王府。

果然,在一處大殿中,他發現了覆天鏡,倒是和大明府的那個感應鏡有點相似,不過等級要更高。

這玩意,就一個用處,監察天河附近的死靈。

甚至鎮靈域的死靈君主數量,都有標誌。

很好用的寶物!

「有這東西,怎麼不早點說?」

蘇宇看向河圖,河圖輕咳一聲:「之前忘了。」

蘇宇無語,「這是個好東西!監察天河中復甦的死靈用的,上古時代,也算是盡心了,對死靈界域還是相當重視的。永恆階段以上的,都會顯露出來!」

「打仗,情報最重要!」

蘇宇笑道:「只要情報對稱,跟得上,那以弱勝強,突襲,斬首,都能獲得奇效!」

「這東西,好好用,監察好了天河那邊的死靈動靜!」

蘇宇說著,稍顯凝重,「那邊這次死了不少侯,更是死了大量的君主,現在還有一些死靈侯蟄伏在其中!接下來肯定還會復甦一批,另外,北王他們逃到了無規則之地,那邊被稱為歸墟之地?」

身後,南王走進門,開口接話:「歸墟之地很危險,應該封印了一批強者!我也是聽說,昔年一些死靈強者,殺之不盡,和現在一樣,最終,武王他們封印了一批頂級強者在歸墟之地,不讓死靈大道再誕生強者,只留下了四大天王!」

蘇宇點點頭:「原來如此!這麼一說,倒是可以理解,為何南王你們多年下來,實力進步不大了,那邊不好招惹,一旦解封幾位死靈強者出來,麻煩很大。」

「北王帶人逃過去了!」

南王凝重道:「還是很麻煩,一旦他動了什麼心思,解封了封印的強者……」

「沒那麼容易的!」

蘇宇笑道:「真要解封了,那也沒辦法,只能放棄死靈界域!暫時去生靈界域暫避,只要不殺戮,不溢散大量死氣,暫時問題不大。堵住通道,那些死靈想殺出來,也沒那麼簡單!」

說到這,蘇宇又道:「派一些君主,駐紮在歸墟之地邊緣,主要是警戒!再派一批人,鎮守死靈天河。」

說著,蘇宇又道:「還有,天淵界和死靈界壁壘有些薄弱,一些弱小的存在可以貫穿壁壘,派人去駐紮,讓死靈侯帶隊,凡是從那邊進入的,一律擊殺!」

「另外,巡查整個四王域,以防萬族暗中開啟死靈通道,進入界域,將死靈界消息帶回去!」

身後,死靈大將們紛紛記下,迅速安排人去做。

蘇宇又道:「而我接下來,有幾件事要辦,定位各界強者的位置,暗中襲殺他們!」

他看向南王,嵐山侯,很快道:「需要速戰速決,封鎖消息!南王、嵐山侯你們進入生靈小界,實力不會被壓制吧?」

「不會!」

死靈進入界域,也是沒壓制力的,死靈大道太強,對方的大道,壓制不了死靈大道。

蘇宇點頭,「那就好!最好不要擊殺,活捉,這個難度要更高一些!殺了,界域動蕩,諸天異象,就很難隱瞞了!」

「還有,需要封鎖小界動靜,防止對方自爆,這都很考驗大家,稍有差池,就容易被萬族發現!」

現在的實力,不是打不過萬族!

關鍵是,逼迫的萬族魚死網破,還是很麻煩的。

能悄無聲息地解決,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最好的結果是,滅了萬族,上界還不知道,那才完美!

蘇宇更希望是自己打上去,而不是上界開啟了,自己被動迎戰!

南王沉吟片刻道:「我們在生靈界域,還是有一些壓制的,而且生靈手段多,死靈大道壓制不明顯,想突襲,哪怕對方比我們弱,你要求太多,恐怕未必有那麼簡單。」

蘇宇點頭,「那南王覺得,還需要什麼?」

「破開界域,多少需要一點時間,而這個時間,足夠讓一位合道想辦法報信或者逃跑了!」

南王思索了一下,開口道:「還有一點,我們修死靈大道,和時光大道不是一條道,力量上壓制,大道上壓制對方,都可以!但是,很難封鎖對方的大道!需要一位生靈來封鎖才行!」

蘇宇想了想,點頭,這倒也是。

不是一條道上的人,不好封鎖。

全指望死靈可不行,起碼需要一位生靈強者,自己倒是可以去做,但是未必能順利完成,最好再來一人幫忙。

想到這,蘇宇開口道:「鴻蒙將軍吧。」

「最好還是人族,鴻蒙會被界域之力壓制!」

南王提議,蘇宇卻是頭疼,大周王其實很合適,還能屏蔽動靜,可是大周王一旦來了這,誰在外面封鎖?

大明王?

大明王能行嗎?

總覺得現在的人族,還差點,不是差強者,是差一位比較陰險,比較萬能的強者,啥事都能幹一點最好。

大周王,其實就很好。

「萬府長……」

蘇宇忽然想到了萬天聖,這位,其實也是一切算計盡在其心……雖然算計來算計去,都被人算計了,可還是跳出了那個圈。

這些年來,能跳出那個圈的,可不多。

萬天聖……

老萬走的道,是什麼道,蘇宇到現在也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老萬不是自己找到了道開闢了,就是準備融別的道。

在看不到大道的情況下,走到這地步,老萬的成就,還是很可怕的。

藍天不用說了,不過藍天不適合硬仗,適合潛伏。

「也許,老萬已經開道了,或者融道了……而且還不弱,不然不可能一開始就能匹敵永恆五六段,找到老萬,帶他走一趟時光長河,也許他能感悟的更多!」

蘇宇想著,萬天聖是妖孽,絕世妖孽,比大家一直稱讚的葉霸天還要妖孽。

在古城,蘇宇就曾聽天門將軍說過,最厲害的不是葉霸天,最有天賦的是萬天聖。

年紀又輕,天賦又強,三身法失敗之後,不再走三身之道,獨走一道,殺戮果斷,那麼多永恆的後裔說殺就給殺了。

自己之前,倒是有些疏忽了,應該找回老萬的,比他自己一個人瞎捉摸要強。

若是老萬在,蘇宇倒是安心一些,也不用一直想著去讓大周王幫忙了。

心中想著這些,蘇宇很快道:「這些我會想辦法解決,那這麼一來,我最好還是去一趟生靈界域,也好引開那些傢伙,試探一下萬族的動靜!順便把定位之物,想辦法置入各界。」

說罷,蘇宇沉聲道:「死靈界域,還得勞煩諸位了!看起來四王域和鎮靈域被我們拿下了,實際上我自己清楚情況,四王域之外,歸墟之地,危險重重!死靈天河,更是麻煩無比!」

蘇宇深吸一口氣,「河圖,你去找夏辰!把劉洪給我喊出來!讓那傢伙來東王域,給我盯著情況,那傢伙陰險狡詐,現在又融了墨道,針對死靈有一手,讓他給我出來幹活!」

說完,又取出一物,文墓碑!

是的,被抽取了「↑」神文的文墓碑,蘇宇沉聲道:「用這個,去感應一下新復甦的一些死靈,包括一些老輩死靈,都感應一下!有波動的,全部記下來!」

河圖接過文墓碑,看向蘇宇,有些疑惑。

「這是文王的學生們打造的!」

南王忽然看向蘇宇,蘇宇笑道:「當年文王還是收了一些學生的,只是可惜,筆道傳承,他們無法傳承下去,後來為了打造此物,都融了自己的神文戰技……可惜了!有些實力可能不強,但是這些人,對神文研究,對大道剖析,還是有一手的!」

蘇宇還是讚揚了一句,相當厲害。

其實就相當於把大道拆分了!

這些文王的學生,實力如何蘇宇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和白楓的拆分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些人,將文王的99戰技神文,給他拆開了!

一點點地去學!

而此刻,蘇宇想到了一點,筆道如此難,這些人都給拆開了,那其他大道呢?

這些人能否也將其他大道都給拆開,通過神文的形式,去讓人一點點感悟?

若是能,那就厲害了!

蘇宇覺得,是可以的!

無他,筆道都能,沒道理其他大道不能,這是一群學者,可能不擅長戰鬥,但是都是頂級研究者。

蘇宇還尋思著,讓他們復甦,想起過去,幫自己以後重組萬道呢!

是的,蘇宇有這心思。

現在的研究者,不多了。

蘇宇這邊,他現在不太管白楓他們,連提升實力都不帶他們玩,其實也有讓他們一門心思去研究這些東西的心思。

這個世界,終究還是聰明人的。

笨蛋,不配掌握世界。

兩手都要抓!

沒有大家的研究,蘇宇走不到今日這個地步,也無法開啟720竅,開啟天門。

不管是功法推演,還是竅穴定位,以及戰技拆分,前期都給他帶來了許多幫助。

此刻,南王倒是沒說什麼,嵐山侯卻是想到了什麼,開口道:「文王的學生……那我倒是知道一些,那些老學究是吧?好煩!有些比文王年紀都大,實力卻是很弱!他們死了,真的可以化為死靈嗎?」

蘇宇失笑,好煩?

你一個笨蛋,遇到了研究者,煩也是應該的,可能人家都看不上你。

話說回來,據說天滅和他們關係不錯,天滅怎麼做到的?

他想著這些,問道:「文王的那批學生,數量多嗎?」

「不多,七八十人吧!」

蘇宇挑眉:「七八十人,這麼少?我看文墓碑中,神文戰技恐怕幾千上萬……這麼說,這麼點人,一人起碼貢獻了幾十上百的戰技!」

文王這人傲氣,蘇宇自己感受到的。

他應該也有能力拆分戰技,讓人一點點去學,但是沒有,他就留了個大概,大概是覺得,笨蛋不配繼承他的道。

這種傲氣,一般人體會不到的。

文王自己都知道,未必有幾人能繼承他的道。

上次筆道中的虛影出現,就說了,他出現,人族也許都滅了,顯然,那傢伙壓根沒指望短時間內,他的道會被人繼承,被他的那些便宜學生繼承。

不過他的這批學生,倒是真有點本事,可惜實力大概真不咋樣。

貢獻了那麼多戰技之後,可能是解析大道,耗空了精力,沒有餘力再去修鍊了,都死了,

又或者被筆道反噬了!

因為他們在破解這條道!

反正,找回來,若是能恢復記憶,那是最好的。

蘇宇說到這些人,又想到了一人,開口道:「還有葉霸天,也找找看,河圖知道他,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河圖笑道:「葉霸天……說起他,倒是可惜了,此人不死,也許也是合道了!也是他,正式將文王的傳承,昭告了諸天……」

葉霸天,不好去評價他。

但是他臨死的時候,應該是發現了一些大道的奧秘,如今的蘇宇,看穿了大道,倒是對葉霸天有些了解了,當年他神文融合,可能還是發現了大道之秘的。

不過這秘密,現在不值錢了,蘇宇開了天門。

沒有葉霸天,也就沒有了柳文彥蟄伏南元,沒有了蘇宇拜入多神文系,沒有了筆道繼承,沒有了很多東西,那今日,情況可能完全又不一樣。

單純只有時光冊的話,現在的蘇宇,也許還在暗暗潛伏,一天到晚地吸收精血去提升自己。

那過些年,上界一開,可能又是另外一個局面了,人族覆滅!

蘇宇也沒說太多,「能找到就找到吧,找不到就算了,他死了不久,未必復甦了!但是最近天河動蕩,近期死的一些人,可能都會復甦!我看也許可以找到,或者倒霉,還沒復甦就被幹掉了,那也沒辦法!」

河圖點頭,他會去找找看的。

蘇宇將事情安排了一下,也準備出去了。

死靈界域,終究還是有點壓抑。

……

沒在東王府待太久。

片刻后,蘇宇出現在了鎮靈域,想了想,又朝一處古堡飛去。

鎮靈域,現在也就這邊有一座古堡了。

或者說,整個鎮靈域,除了死靈天河,也就這邊有不少死靈和一位死靈君主了。

……

「大統領!」

星月國度。

那些統領,還記得蘇宇,或者說,不能不記得,剛喊了一聲,被蘇宇命名為星大的死靈就很快改口道:「拜見宇皇!」

顯然,這些死靈也知道了情況。

知道現在誰是死靈界域的老大!

蘇宇笑了笑,微微點頭,「星月大人呢?」

「在府內!」

蘇宇擺擺手,示意他們退下,朝黑暗的古堡走去,兩邊,倒是有一些黑漆漆的樹木,其實很難看。

不過,死靈界就這樣。

能有這玩意就不錯了,不要苛求太多。

蘇宇邁步走入,空曠的大殿中,星月坐在寶座上,冷冷看著他,她和蘇宇有死氣通道聯繫,早已知道他過來了,冷冷道:「你來作甚?」

「大人說笑了,我這不是來和大人彙報一下,我打下了死靈界域,以後死靈界域就是大人的了嗎?」

星月差點有些崩潰,什麼叫我的?

蘇宇,還是一如既往的胡說八道!

「哼!」

懶得理會蘇宇,蘇宇笑了笑,也不在意,自己找個地坐了下來,看向星月道:「大人,最近有沒有想起一些往事?」

「懶得去想!」

星月不想和他多說,蘇宇笑了,「別啊,我覺得星月大人身份高貴,也許知道一些秘密!或者一些寶藏,要不我替大人去挖來?最近人手不夠用了,寶物也不夠用了,我替大人取來。」

說到這,蘇宇一臉期待道:「大人,你記不記得,人皇有沒有什麼寶物留下?」

「不記得!」

星月冷冷道:「你來我這,就是為了問這些?」

「那倒不是,順帶著問問,主要還是來看望一下大人的。」

蘇宇笑呵呵道:「我大概知道復活是什麼個程序了!不過現在還欠缺不少東西,比如紙道,筆墨硯三道,都有了傳承,紙道,卻是遲遲沒有拿到!而且就算都拿到了,可能還需要一些別的東西……」

蘇宇說了一陣,問道:「星月大人,你對這些有印象嗎?」

若是文王當年真的是為了復活星月,星月那時候可否有記憶?

她是很古老的存在,一直都在這邊待著,弄個城堡在自娛自樂,和別的死靈,真的完全不一樣。

宅到你害怕!

她不是不能走,她能走,可以離開這地方,她卻是在這待了十幾萬年,你不服都不行。

星月的記憶中,存在文王嗎?

蘇宇其實斷定,文王要是復生誰,既然不是南王,那必然是星月了!

星月凝眉,看向蘇宇,半晌才道:「復活了,真的好嗎?有意義嗎?我看你們活人,也是廝殺不斷!永無止境的在戰鬥!戰鬥,到底有什麼好?打的蒼穹破碎,打的萬界伏屍!」

蘇宇笑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活人還是有好處的,好處多了。」

星月嗤笑。

好處多了?

不覺得!

蘇宇也笑了,忽然,手一揮,面前浮現出萬花盛開的場景,星月微微一怔,看向那場景,蘇宇笑道:「大人,這就是活人的好處,看看,花多美?可不是死靈界域的黑花可比的!」

「也不是永無止境的黑暗,黃昏,看起來太無趣了!」

星月看著那些花,微微走神一陣,許久才道:「這是哪?」

「文王老宅。」

「我好像看到過。」

蘇宇眼神一動,果然!

文王故居,真不是誰都可以去的,文王的老巢,能去的,也就那麼一些人了。

星月看了一陣,許久又道:「那有個院子,院子中好像有棵樹,對嗎?」

蘇宇點頭!

星月想了一會,搖頭,「記不起來了!有些事,早就遺忘了!文王……也許我真見過文王吧,時光師……」

蘇宇挑眉,你不會是時光師吧?

時光師在戰鬥!

星月有些恍惚,時光師這個名字,其實也是星月之前說的,在這之前,星宏他們都不知道時光師的存在。

不過,星月好像又記起了一些什麼,揉了揉額頭,開口道:「我好像隱約想起了一些什麼,我應該……可能是認識時光師的!文王和時光師他們消失了,人皇也消失了,這一切……可能和時光師有關,她好像發現了什麼秘密……」

星月頭疼了,搖搖頭:「和時光大道可能有關……應該是吧?時光師……她很厲害,也很喜歡亂跑,萬界……也許她知道的秘密比任何人都多……知道的太多,才會消失……」

斷斷續續的,星月說了一些東西,最後頭疼欲裂道:「不說這些,本座想不起來了!下次你若是要來……」

她看向蘇宇,一臉冷漠道:「下次再來,去摘一些這樣的花,獻給本座!」

蘇宇齜牙,有些無奈:「這個……難度有點大,一條狗很看重,肥球,你認識嗎?」

「不認識!」

星月冷哼一聲,「這可能是時光師種的,她和我應該認識,我要她一朵花,一條狗管不著!」

「肥球未必信啊!」

星月皺眉看著他,「無能!一點小事都辦不好!」

話落,想了想道:「時光師的狗嗎?沒記憶,可能我沒見過……不過我隱約記起了一些東西,你給我看的這片花圃,我應該去過!我好像還留下了一些東西在這……」

蘇宇睜大眼睛,啥?

快說,是不是寶物?

星月還真去過,而且居然還留下了什麼寶物,這值得去看看。

星月冷笑一聲,「別想太多,不是什麼寶物,具體什麼,我忘了,但是應該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應該是在後院,如果和記憶中一樣,應該在三朵藍色花朵下方埋著!可能已經腐朽了,畢竟過去無數歲月了!」

蘇宇記下了,他倒是沒太在意有沒有藍色花朵,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埋了啥寶物?

你怎麼跑到文王家埋寶物了?

星月,到底誰啊?

蘇宇的確有些好奇,可惜星月記憶斷斷續續的,可能是實力沒恢復,所以記起來的不多。

星月見蘇宇還不走,有些無語,在這和蘇宇坐著不說話,很無趣,也很無聊,她只好再次道:「你可以走了,還有,我不記得什麼寶物不寶物了!隱約有些印象的是,時光師有本書,書中可能記錄了一些秘密,那書,在你手中吧?」

蘇宇意外,我說過嗎?

這你都知道!

書中還有秘密?

這時光冊,如今蘇宇倒是可以稍微動用一下力量,但是還不能掌控。

不過星月的話,倒是讓他上了心,回頭可以試試看,能不能發掘一些東西出來。

自己起家,靠的可就是這個!

「那行,多謝大人提點了!」

蘇宇起身,笑道:「那我出去給大人繼續征戰天下,大人記起了什麼好事,千萬要喊我。」

「哼!」

星月冷哼一聲,你當我傻?

還給我征戰天下,忽悠誰呢!

蘇宇笑了笑,飄然離去。

等他走了,星月也哼了一聲,心情好像還不錯,很快繼續擺弄起自己的古堡來,這古堡,都打造無數歲月了,以前挺喜歡,現在忽然覺得,的確缺了點色彩。

也許,當生靈,的確更精彩一些。

……

而此刻的蘇宇,直接走原本的星宏古城通道出去的。

當然,現在換成別人的地盤了,是周破天在這坐鎮。

蘇宇一出來,周破天先是緊張,很快鬆了口氣,急忙道:「宇皇,我父親讓我看到宇皇,馬上通知宇皇去人境一趟!最近,有些不太對勁,而且上界有些消息傳了出來,人族這邊,好像損失慘重!」

蘇宇微微點頭,上界的消息?

損失慘重?

那就損失慘重好了。

周破天見他不慌不忙的,不由有些急切,「宇皇,一旦上界防守不住,那上界一開,我們麻煩就大了!」

蘇宇看了他一眼,「你急什麼?跟你爹學學,你爹沉得住氣……」

「他也急了!」

周破天無奈道:「我父親也很著急,因為這次傳遞的消息很不利,據說是上界我人族一位頂樑柱隕落了。」

「這麼多年都沒事,現在隕落了?」

蘇宇想了想,搖頭:「不是叛徒乾的,就是出了內奸!上界的情況,我不是太清楚,但是上次也問了一些情況,據說活下來的不多了,都躲在一些隱秘絕境之地。這麼多年都藏住了,現在死了?果然,上界的叛徒也坐不住了。」

周破天不知蘇宇為何如此篤定,但是也不好多說,他自己其實也不知道情況,岷山侯是誰,他都不清楚。

只是父親傳信來,有些急切,好像很迫切希望蘇宇回歸。

蘇宇是真的不慌不忙,問道:「最近看到萬府長了嗎?」

「沒有。」

「好吧,看到了替我通知他一聲……」

說到這,算了,蘇宇飛出古城,大聲喊道:「萬府長,聽到了回人境一趟,商討強攻萬界之事!」

聲音震蕩諸天!

蘇宇依舊囂張!

他巴不得現在來點人,突襲自己,鴻蒙古城瞬間便至,此刻,那邊合道一堆,這群孫子若是敢出來,蘇宇倒是省心了!

……

伴隨著蘇宇的話語,一些大界,都有一些虛影投射。

命界。

魔盪侯冷笑一聲,「好囂張的傢伙,這就是此代人主?上一代的百戰,也沒這麼囂張!把諸天戰場當自己的地盤了?」

隕星侯也是輕笑道:「囂張歸囂張,天賦還是很強的,據說,繼承了文王的筆道!」

魔盪侯微微凝眉,「那天賦的確不弱,文王……他的道,能繼承的,都是妖孽!」

他冷漠歸冷漠,倒也沒去否認蘇宇的天賦。

文王的道,還真不是誰都能繼承的。

那需要絕世妖孽!

魔盪侯冷冷道:「難怪天古讓我們下界,這傢伙的確是個威脅!不如趁機斬殺了他,也絕了後患!」

「不可。」

隕星侯搖頭:「此人如此囂張,也許有一些底牌,現在殺他,萬界都在關注,反而不好殺,強殺,那又是一場死戰!再等等吧,等各族再削弱一些通道之力,等更多的道兄下界!」

他們說著話,不遠處命皇正準備離開,隕星侯笑道:「無命,一起坐下聊聊,急著回去作甚?」

命皇瞥了幾人一眼,這是監視我?

麻煩!

他笑了笑道:「回去安排一下,蘇宇這傢伙閑不住,他不出聲就算了,出聲了,也許又有些變故,他也知道上界入口在這,還是小心一點,加強人手防著點,以免被他突襲了!」

深淵侯冷笑:「他敢!」

命皇笑了笑:「為何不敢?天淵族就是這麼滅的,靈淵大概也覺得他不敢,可是……還真敢!」

他刺了深淵侯一句。

為什麼不敢?

你們幾個剛下來,真以為蘇宇是個膽小鬼?

命皇其實還真有些擔心,不是借口,他真擔心蘇宇會帶人突襲命界!

這邊,可是上界的入口!

深淵侯惱怒,倒是隕星侯想了想,點頭道:「那無命你去忙吧,最好不要出界,以免被人族盯上了!」

「當然!」

命皇也不多說,盯上了是其次,是擔心我做點什麼吧?

命皇心中門清。

很快,命皇離去。

他一走,魔盪侯冷漠道:「這個潮汐了,命族還要中立?想的倒是挺美!這個潮汐,命族若是還如此,以後沒了人族,可不存在什麼中立派了!」

中立,那也是建立在人族和萬族能打的份上,打完了,還分不出勝負,大家都擔心讓中立種族偏向於哪邊。

命族相當強悍,尤其是族中一位強者,頂級的合道,也在上界。

可這個潮汐,這一族若是還如此,一旦分出了勝負,秋後算賬也快了。

……

與此同時。

蘇宇的聲音,也傳回了東裂谷。

最近愁眉不展的大周王,聽到蘇宇的聲音,倒是稍微安心了一些,不得不說,蘇宇這傢伙,狂妄歸狂妄,可百戰百勝,打的諸天萬族龜縮,聽到他聲音,還是給人一些安全感的。

「總算是回來了,也不知情況到底如何了?」

大周王心中想著,又是一陣嘆息,最近老秦他們,都不和自己溝通一些訊息了。

這幾個傢伙,自從跑到了鴻蒙城,就沒怎麼管過人族的事。

也不怕人族沒了?

還是太過相信蘇宇了?

覺得蘇宇在,那就一切沒問題?

想著這些,又猜測蘇宇找萬天聖做什麼,藍天回了人境,萬天聖最近好像不見了,大周王倒是沒太在意,萬天聖妖孽,那也只有永恆中段的戰力。

在接下來的大戰中,無法起到決定性作用的。

他還在想著,眼神微動,片刻后,虛空裂開。

蘇宇背負雙手,從裂開的虛空中落下,大周王剛想說點什麼,蘇宇就道:「別說誰死了,誰如何,不太想聽!上界消息,必然是萬族故意放出來的,何必傳的沸沸揚揚?動蕩人心!你不蠢,為何要故意表露出擔憂之色?」

大周王心中微震,迅速道:「我不說,萬族也會很快把岷山侯的重要性說出來,從外人那邊得知,添油加醋的話,更容易動蕩人心!還不如我自己說出來,大家起碼有個準備。」

蘇宇微微點頭,「那也不用憂慮。」

「我若是不表現出憂心忡忡,萬族也會懷疑,我們是否有什麼底牌和安排。」

蘇宇再次點頭,「也是!那就這樣吧!」

大周王微微凝眉,還是開口道:「我還是擔心上界真的出了大問題!人族應該還有些合道活著,多了不敢說,可能五六位還是有的!甚至七八位也有可能!無論如何,也是一股不弱的力量了,現在這關頭,我知道宇皇未必在意,可若是真戰死了,那也不值得!」

「那我能如何?」

蘇宇冷漠道:「我現在帶人殺上去?」

大周王深吸一口氣,「我不是這意思,我只是想,要不要在萬界多製造一些動蕩,牽引上界的注意力,一族殺他個10位永恆,上界規則也會動蕩,可以為上界人族減輕一些壓力。」

「再說吧!」

蘇宇平靜道:「以我的計劃為主!我知道你的意思,想要攻打一些界域,擊殺一些永恆,你若是想,帶著你的人自己去做!」

大周王無奈,「宇皇,我也是為了人族,可不是為了私心。」

「我知道!」

蘇宇點頭,笑道:「我知道你是為了人族,但是……你又不是為了我!你貿然行動,上界壓力減輕了,我呢?」

蘇宇嗤笑:「你們這些老古董,就是這情況,不考慮實際!我原以為你聰明,結果遇到了這些事,你還是這樣,在你眼中,人族第一,而這個人族,上界老古董佔比更重!」

「可你要明白,你壞了我的計劃,一旦導致萬族之戰提前爆發,我這邊死個三五合道……你承擔的起這樣的責任嗎?」

「你想讓我用三五合道,去換上界那些人的生存機會?」

蘇宇冷冷道:「在你眼中,那是划算的!在我眼中,我的麾下合道都是我的人,我的鐵杆!用我麾下三五合道,換上界七八個合道,你覺得值得,我覺得不值得!大周王!你自己三思而後行,人族,不是沒了你們就不行的!」

大周王無奈,許久,嘆息一聲,點頭:「我明白了!宇皇放心,我不會亂來的!」

「那最好!」

蘇宇平靜道:「我知道你是聰明人,一直都是,但是你一直跳,讓我很難受!此次,上界變故,你第一想法就是救援上界,連我的計劃都沒完善,就要提前攻打萬界,希望不會有第二次!」

大周王沉聲道:「我明白的!只是……只是希望在力所能及之下,可以幫一下那些人。」

「我能幫,自然會幫!」

蘇宇看了看天色,「等萬府長來了,再說這些!先想辦法把萬族合道釣出來,打一場小規模戰爭!」

大周王點頭,欲言又止,半晌才道:「那死靈界域?」

「還好!又殺了一個天王,天王還真多!」

蘇宇搖頭道:「殺了東王,西王,蒼山冥,打跑了北王,滅了數十死靈侯,殺了幾百君主,還是殺之不盡!這鬼地方,難纏的很!」

大周王一時間無言,我不知道該不該信,算了,我不問了。

遲早會清楚的!

而這一刻,蘇宇笑了,他感應到了老萬的氣息,老萬來了,比起老萬,大周王太不貼心了,還是萬府長好。

這一次,我砸鍋賣鐵,也得把老萬推到合道的地步!

以後專門給我剋制大周王!

不然自己麾下,沒一個人能剋制這大陰王的!

大周王能用,必須要用,但是得找人克制,大秦王他們都是莽夫,大周王算計什麼,這些人根本看不懂。

唯獨老萬,實力到了,也許可以壓一壓大周王。

哪怕不能,也沒那麼容易讓大周王壞了自己的事。

這位,是臣服了沒錯,但是心在人族,而不是在蘇宇,兩者區別還是有的,傳火者,傳承的人族之火,可不是蘇宇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1章 還是老萬好(求訂閱)

7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