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大寶貝!(求訂閱)

第684章 大寶貝!(求訂閱)

(有點卡,慢慢來)

萬界其實安靜了有些時日了,三個多月了,也就蘇宇之前打監天侯冒了點水花。

而實際上,三個多月,擱在以前,也就打個盹的工夫。

可現在,萬族都很滿意。

除了東部戰區的小族很悲慘,其他種族,都巴不得不要搞什麼大動靜出來,永恆死了一大批,合道都死了好多位,這些小族,現在壓根不敢摻和這樣的大戰。

諸天戰場,人氣比以前恢復了一點點。

日子還是要過的。

諸天戰場元氣濃郁,寶物更多,也不能一直在小界坐吃山空。

現在人族主攻東部小界,快把東部徹底蕩平了!

東部這邊,戰亂的同時,也熱鬧了許多。

一些選擇投降的小族,此刻也敢出來了,人族在諸天戰場佔據了優勢,對於投降種族而言,反而還是好事,至於高層被壓制,那是高層的事。

慾海平原。

也可以看到一些種族的身影了。

古城,依舊佇立。

只是換了主人,不過對其他人而言沒區別,實際上也感覺不到,依舊有強者坐鎮,也是永恆,幾段對弱者而言沒意義。

天滅古城。

一直坐落在慾海平原,靠近星辰海邊緣。

此刻,古城也恢復了一點生氣。

人要比之前多一些了,不再是死氣沉沉。

整個古城中,死氣其實比之前少了許多,主要是死靈界域的堵門君主,都消失了。

就在蘇宇聯絡各族強者的第二日。

天滅古城城門口,出現了幾道人影。

三男一女,都是人形生物。

天滅古城,現在由周破龍坐鎮,另外天河城主還在城內,只是現在不太管事了,天滅離開,他也知道,他和周破龍,算是彼此監督,以免誰泄露了風聲。

城門口。

一尊日月大將還在坐鎮城門,和蘇宇相熟的天門將軍。

此刻,天門將軍掃了一眼四人,沒看出什麼異常。

好像都是人族。

如今,人族強者遍布整個諸天戰場,尋找機緣,殺入小界,奪取資源,探索星辰海,古城因為是蘇宇麾下,也沒少有人族過來。

城中,半數都是人族。

來幾個人族,倒是不足為奇。

四個人,感覺都是山海境,實力也不算太起眼。

幾人進門,沒走正門,走的是側門,天門將軍只是掃了一眼,沒多看。

「有點新……」

而就在這一刻,天門將軍耳朵微微顫動了一下,有點新?

說的是古城?

古城其實沒太大變化,建築都維持原樣,唯獨核心的鎮守兵器被更換了,一般人不清楚,天門將軍其實也不太清楚具體情況,但是他守衛城門多年,還是有些感覺的。

現在的古城,感覺上不如之前危險,也沒之前那麼壓抑。

的確缺了點火候的感覺!

當然,這是他守衛了此地數百年,才得到的結論。

天門將軍沒問,也沒管,這是高層的事,也許和蘇宇有關,不該問的別問,這個他還是懂的。

剛剛進城的幾人,其中一人說了一句「有點新」,其他三人都沒接話,只是照舊朝古城中走去。

天門側頭看了一眼,四人走的並不快,好像第一次進古城,又好像不是,那種姿態,有種久別重逢,不太熟悉,但是知道這裡原本什麼樣子的感覺。

天門又多看了幾眼,並未發現什麼異常。

微微皺眉,自己是不是多心了。

隨便說一句罷了。

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情況,何況外人。

他扭頭回去,不再去管,而此刻,身後那幾人,好像感應到了什麼,有人回頭朝天門看了一眼,也沒說話,很快扭回了頭,繼續前行。

城門牆上,天門將軍微微皺眉,對方剛剛在看我?

好敏銳!

稍有遲疑,天門將軍還是動了動城門令,有些不太妥當,也發現不了哪裡不妥,但是的確不太妥當的樣子。

算了,讓城主去看看。

他給天河傳音了一句,很快不再去管。

……

城主府中。

天河最近日子很瀟洒,天滅走了,新來的周破龍,對他還算客氣,沒天滅那麼霸道,動不動就罵他沒用。

新來的這位鎮守,他也熟悉,周破龍嘛,以前也認識。

不過,資歷太輕,天河也不算太怕他。

現在兩不招惹,挺好的。

沒事喝喝茶,看看書,他現在連證道之心都淡了許多,准無敵境的他,最近修身養性,感覺不證道也沒什麼。

正喝著茶,看著書,他的副城主令震動了一下。

感應了一番,暗罵一聲,天門倒是多事。

屁大點事,都要驚動自己。

這古城,一天到晚的,哪天不來人?

幾個山海罷了!

又不是幾個永恆!

周破龍都沒說啥,你倒是事情多。

想歸想,天河還是意志力瞬間爆發,溢散出城,也沒遮掩,作為城主,定期巡查古城,那是應該的,也是正常的。

城內強者,不少人也感應到了,習以為常。

沒有任何波動。

而古城中,行走的三男一女,也很快感應到了,見四周人沒人有異樣之色,四人也便沒在意這些。

幾人任由意志力掃蕩而過。

等意志力掃蕩而過,其中一人傳音道:「這是此代古城城主?」

「應該是,好像叫天河。」

「日月巔峰境界!」

「現在這些古城城主,倒是勤勞了,居然還定時監察全城。」

「應該是那蘇宇的安排吧。」

「……」

幾人暗暗交流了一番,也沒多說什麼,很快自顧自地繼續遊盪在古城中。

……

城主府內。

天河微微凝眉,沒啥問題啊,天門幹嘛呢!

他掃蕩了一遍,是幾位山海境的人族,沒毛病,這也要報告我?

「神經衰弱的傢伙!」

天河叨咕一聲,本想不再理會,可想了想,算了,再去看看。

閑著也是閑著!

他忽然飛身出城主府,城主府內,後院,周破龍睜眼,皺眉看了一眼,也沒多說,不離開古城就行。

他也懶得管天河如何。

天河和夏龍武有些交情,和蘇宇也熟悉,有些事也不好摻和,他來這,也只是負責鎮守通道,打磨自己的兵器,其他的一概不管。

……

而出了城主府的天河,並未直奔四人而去,而是在城內巡查了一番。

遇到一些強者,都訓勉了一番,這才朝四人那邊走去。

此刻,四人正被一頭鴕鳥般的傢伙糾纏著,問他們買不買寶物。

幾人都有些不耐煩,卻也沒惡言相向,只是不耐煩這傢伙一直推銷它的那些寶物,實際上幾人沒興趣。

「幾位兄台,一看你們就知道來自人族大府,我這有一件人族上古時期的地兵,威力無雙,堪比現在天兵,可是我九死一生才弄到手的……」

那鴕鳥怪,不斷給幾人推銷著它的寶物。

四人中,那女性山海,有些不太耐煩了,又有些想笑,有些不屑一顧道:「上古兵器?地兵?我看你全身上下,也拿不出一件地兵,趁早走開,騙到我們頭上來了?」

「哪敢啊!」

那鴕鳥咧嘴笑著,「真的是上古地兵,有些殘破罷了,真的……」

它掏出了一塊黑乎乎的黑木頭,「你們看,這東西一看就有年頭了,經歷了無數歲月,還能保存的如此完美,也許上古時期還是天兵甚至神兵……」

那女性山海都氣笑了,「神兵?你知道神兵什麼樣嗎?還上古神兵,你怎麼不說上古帝兵?」

鴕鳥怪乾笑道:「帝兵還能比神兵強?帝兵啥玩意,神兵最強,當然要說神兵……」

「無知!」

女性山海哼了一聲,其他三人看了她一眼,她見狀也不再多說。

後方,天河一路走來,朝兩側的一些強者,微微招呼了幾聲,很快,走到幾人跟前,擦肩而過,剛走過去,忽然回頭,問道:「你們幾個,哪個府的?」

四人中,一位年紀看起來稍大的男性走出來,面帶笑容道:「回城主話,我們來自人境大雍府。」

「不是大夏府的?」

天河微微挑眉,很快道:「算了,我看你們氣血旺盛,還以為是大夏府的!夏龍武那孫子,最近一直不敢來我這,欠我的機緣,一直沒給我!」

叨咕一陣,天河沉聲道:「你們要是看到大夏府的人,幫我轉告他們,夏龍武欠我的機緣,趁早還我!別以為他當了什麼征北將軍就了不起,本城主那也是宇皇從龍之臣,可不怕他!」

「定當轉達!」

中年男性笑了一聲,作揖示意。

「那就好!」

天河走了幾步,忽然看向那頭鴕鳥,呵斥道:「不許忽悠人族,膽子不小,也不怕被砍了腦袋?」

鴕鳥一臉尷尬,「城主,我沒忽悠,我也沒辨別出來是不是上古寶物。」

「算了,下不為例!」

說罷,看向那幾人道:「在這買東西,自己悠著點,被騙了那也是眼力不好,古城中不許動武!」

「多謝城主提醒。」

天河微微點頭,瞥了一眼中年身後的三人,三人都露出了一些笑容,微微躬身,天河點點頭:「人族好苗子越來越多了,也是好事!早點進入日月,證道永恆,遇到麻煩,可以去城主府找我!」

「勞煩城主了!」

中年再次道謝。

天河也不再說什麼,邁步離去,繼續掃蕩兩側,身後四人,看了天河一陣,也沒多說,繼續遊盪在古城中。

……

很快,天河溜達了一圈,回到了城主府。

直奔後院。

後院中,周破龍睜眼。

天河開門見山道:「你周家,知道的多,我問你,知道什麼是上古帝兵嗎?」

「帝兵?」

周破龍微微一怔,半晌才不確定道:「上古有神兵,人王一般用神兵,帝兵……隱約好像有些記載,四極人王和人皇用的吧?」

不是太確定,他也算是家學淵源了,知道的東西不少。

天河若有所思,問道:「你人族,知道帝兵這稱呼的人多嗎?」

「肯定不多。」

周破龍笑道:「連我都是一知半解,只是有些耳聞,看過一些上古文獻,才有一些記憶,正常情況下,除非頂級的存在,可能會關注一二,否則連神兵都沒有,關注那個作甚?」

「那我再問一句,大雍府的人,很閑嗎?四位山海可以隨便遊盪?」

山海不強不弱,的確不太起眼,可也要看是哪裡的。

周破龍想了想道:「那不會,大雍府實力一般,哪怕現在,主要也是軍中出了不少山海和日月,非軍中強者,山海還是可以坐鎮一方的,四位,不算少了……」

他看向天河,天河摸了摸下巴,又道:「正常情況下,我當著你人族,罵一聲夏龍武是孫子,若非大夏府的人,會有什麼反應?」

周破龍笑道:「看立場,之前各大府都有立場,若是當著大周府的人罵,大概是竊笑,被罵活該!若是大明府,那就是關我屁事,你罵你的,若是大秦府,那就是憤怒,夏龍武是軍神……」

「那大雍府呢?」

「大雍府……實力不強,小心謹慎,大概率會避之不及,不敢應話,唯唯諾諾吧。」

天河再次摸下巴,「那我要是說,讓他們轉告夏龍武這孫子,欠我東西不還,對方該是什麼反應?」

周破龍凝眉:「沒反應,訕笑應對,這話還能隨便接?」

夏龍武是頂級強者,而且還是軍神,現在更是蘇宇的嫡系,當然不能隨便接話,哪怕天河也是蘇宇一系。

天河點頭,他不是人族,也不是太清楚人族各府的情況。

此刻一聽,吐氣道:「差點走眼了,天門那傢伙,警惕性還不錯!」

「發生什麼了?」

「城內來了4個人族山海,說是來自大雍府,具體情況就是我剛剛說的那樣,你自己可以猜想到。」

周破龍皺眉:「人族山海?你的意思是,偽裝的?」

「有可能,而且眼力不錯,剛入城門,就有人說,挺新的!」

「挺新的?」

周破龍心中微震,「沒聽錯?」

「沒。」

「這……更換鎮守的事,是機密,除非永恆親自踏入古城,否則是無法感知的,萬族永恆誰敢貿然踏入古城?」

天河點頭:「所以天門覺得有些不妥,告訴了我,我去看了看,我一個準無敵,什麼也沒看出來!」

周破龍眼神凝重:「面對面,你都沒看出來?」

「嗯。」

周破龍深吸一口氣,眼神閃爍一陣,天河低沉道:「什麼情況?你人族被人冒充了?萬族的探子?若是隱藏了實力,難道是永恆?萬族探子,都開始用永恆來了,難道知道了什麼,來探查天滅大人在不在?」

周破龍沒吭聲。

天河挑眉,「還是別的情況?」

說罷,笑道:「算了,不管了,鎮守自己看著辦!」

他嘴上說著不管了,心中卻是微動,很快,副城主令牌微微顫動了一下,直接將消息傳遞給了天滅,甚至是蘇宇本人那邊,蘇宇有城主令的。

周破龍看了他一眼,天河笑呵呵道:「正常彙報,別誤會,我先走了,你可別觀察人家,容易被人反查出你的身份,那就麻煩了!」

「不用你提醒!」

「那隨你!」

天河晃悠著離開,心中想著事情,啥情況?

有些莫名其妙的。

非人族嗎?

萬族捨得用這樣的強者,來探查古城?

要是人族……那感覺不太對勁啊。

古怪的很!

算了,反正我上報了,如何處理,那不是我的事。

……

人境。

蘇宇也是剛忙完,他正準備去一趟文王故居,找一找星月說的埋藏的寶物。

剛要動身,一枚城主令微微顫動了一下。

如今隨著蘇宇實力強大,溝通生死,城主令覆蓋範圍也更大了。

不需要中間轉達什麼。

很快,他看了一眼,是來自天河的,天河可是很少會給自己傳音,蘇宇看了一會,也是疑惑,什麼意思?

幾個人族,有點問題……

山海境,或者偽裝的?

「探子?」

蘇宇疑惑,探子很正常,這麼點小事,用得著告訴我?

不過要是永恆境,去探查鎮守的情況,那的確值得重視一下,可別把我的計劃打亂了。

蘇宇心中想著,派誰去查一查?

剛想著,大周王迅速飛來,看到蘇宇,深吸一口氣道:「宇皇,可能有點小麻煩!」

「什麼?」

蘇宇看了看時間,「邊走邊說,我得去肥球那邊一趟。」

大周王不多說,迅速跟著蘇宇一起踏空。

一邊朝星落山飛,大周王一邊道:「剛剛破龍給我傳遞了一條消息,古城中多了四人。」

「哦,怎麼了?」

大周王遲疑了一下,迅速道:「我不是太確定!那幾人,知道上古帝兵!」

「啥玩意?」

是的,蘇宇不清楚。

他也沒在意這個。

大周王解釋道:「上古帝兵,其實只有一件,人皇印。」

「哦,怎麼了?」

大周王不知道蘇宇真不懂還是假不懂,還是自己解釋道:「除非上古時期的一些高層,否則帝兵之說,應該聽都沒聽過!」

「你怎麼知道呢?」

「我……傳火者是知道帝兵的。」

蘇宇點頭:「那代表什麼?」

「代表這四人,要不從一些古老的典籍中知道的,要不就是上古時期的一些強者,要不就是上古強者的傳承,中間沒斷傳承的那種!」

蘇宇笑道:「古典籍很多,遺迹也不少,知道一個名詞不代表什麼。」

「不是,帝兵之說……」

大周王沉聲道:「就算有記載,也不會多,大多一定會以人皇印記載,而不是用帝兵去記載!周家知道一些,也是我書寫的一些典籍,按理說,當今人族,也許無人會提及帝兵這詞。」

「所以是假人族?」

「未必!」

蘇宇挑眉,「你就直接說,別試探來試探去,不行的話,你去把人抓了,廢話怎麼這麼多!」

大周王沉默一會,「我懷疑是傳火者!」

「什麼?」

「我懷疑是傳火者!」

大周王沉聲道:「也許是上界下來的傳火者!或者傳火者帶人下界了。」

蘇宇一愣,「下界?」

大周王低沉道:「傳火者,其實掌握了一條上界和下界的通道。」

「嗯?」

蘇宇陡然眼中厲色閃爍,看向他,大周王低著頭,沉聲道:「並非我不說,而是這條通道,已經廢棄了!廢棄很多年了!命界的通道,是最安全的,也是最直接的!傳火者掌握的那條通道,太危險了,昔年為了開闢這條通道,死了許多人,後來傳送,也是十不存一!所以到了第三潮汐,這通道就被廢棄了!」

大周王沉聲道:「之後,就從未開啟過了!」

蘇宇皺眉道:「那你為何懷疑是上界下來的人?」

大周王吐氣道:「帝兵是一點,傳火者喜歡用帝兵這個稱呼,帝王的兵器!而外人,說起這個,只會說人皇印!另外,出現在天滅古城,因為天滅古城最靠近人族,若是上界來的人族,肯定不會先來人境,而是在人境之外,最近的地方觀察。還有,若是萬族的探子,知道了古城的事,也不會先去天滅古城探查,而是選擇靠近他們區域的古城,天滅古城屬於東部戰區,在這安排探子,很容易被發現……」

蘇宇凝眉,「所以你懷疑是傳火者下界了?」

「對。」

「為何不覺得是本來就是在下界的?」

「若是本來就在,那十有八九就在人境內部,而不是在外面。」

蘇宇沒多說什麼,問道:「那條通道在哪?」

「宇皇,那條通道太危險了,我不知道他們怎麼會下來的,如果我猜測要是對的,他們下界,可能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在哪?」

蘇宇看向他,大周王欲言欲止,等看到蘇宇眼神冷厲,只好道:「在無盡虛空!但是我沒說假話,想潛入上界,那做好還沒上去,死傷過半的準備!我不說,也是因為這條通道,廢棄太多年了,從未想過會再次開啟。」

他沉聲道:「而且知情者,應該死的差不多了!據我所知,現在哪怕還有傳火者或者,知道的也不會超過三人。」

「現在出現了四個!」

蘇宇挑眉:「傳火者二代三代?」

「這個我不清楚了。」

蘇宇沉吟一會,「先不管,大體上盯著就行,忙正事要緊!還真是什麼人都往外冒了……我會安排人盯著,你不用管了!」

大周王低聲道:「若是的確是傳火者,冒險下界,也許有重要的任務,說不定是來求援的!」

求援?

蘇宇微微一怔,忽然想到了什麼,「你是說,上界危險,一些傳火者無法等待了,只能派人下來,尋求幫助,讓我們在下界製造一些動靜?」

分散上界的各族注意力。

大周王點頭:「我只能如此推測,否則,那條通道危險無比,不會貿然派人下來的!宇皇,那幾位,未必是壞人,也未必有歹心,可能只是想觀察觀察,看看能否在下界獲得一些支援,還請……不要貿然擊殺他們。」

他也是擔心蘇宇會這麼做。

沒二話,直接給殺了。

蘇宇摸了摸下巴,笑了:「行!若是真的是上界的,我一定好好招待。」

大周王臉色一變。

蘇宇沒好氣道:「幹嘛?我說真的好好招待,我對上界了解的太少,你知道的也是老黃曆,我當然要好好招待一下上界的人,只要跟我客客氣氣的,告訴我一些情報,我當座上賓對待!你以為我見人就殺?看到上界的就給幹掉?我有病嗎?」

大周王尷尬,我真這麼想的。

因為蘇宇,一直表現的對上界強者不太感冒的樣子。

蘇宇笑呵呵道:「別多想,我對上界那些人族強者沒敵意,我只討厭兩種人,第一,叛徒!第二,讓我聽他們話,他們不聽我話的!」

「他們只要不是叛徒,不傻乎乎的非要我聽他們的,那就是朋友!」

蘇宇笑道:「大周王,我的態度還不夠明顯嗎?都這麼明顯了,只要聽話就是一夥的,你到底擔心什麼?」

大周王有些泄氣,無奈:「我只是……」

「以前覺得你算無遺策,最近你怎麼老是跟個老婦人似的,絮絮叨叨,沒完沒了,一直糾纏這些事……」

大周王苦笑,「關心則亂,我擔心你會殺了百戰王。」

「嗯?」

大周王也豁出去了,嘆道:「百戰王沒死!他應該在上界!可能被鎮壓了,但是他沒死是事實!這其實也是我們一些老人的希望,他沒死,就是好事,之前我說拖延幾十年,其實也是想著,百戰王可以捲土重來!他畢竟有接近規則之主的實力!」

大周王今日是豁出去了,直接道:「所以,我們這些人的希望,還是寄托在他身上!最後一戰,他是敗了,可是只要吸取了教訓,以他的實力,還是有希望翻盤的!我們之所以沒絕望,就是因為他還活著!」

大周王看向蘇宇,「宇皇,也許你無法理解!可是,他的確是我們這些老人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在你沒崛起之前,你說,人族能翻盤嗎?」

蘇宇想了想,搖頭:「難!」

「對!」

大周王點頭,「我們都知道難!所以最後一戰,戰敗了之後,我們並未第一時間逃離,而是彼此通過一些特殊手段溝通了一番,等待機會,等待百戰王再次歸來!唯有他,才是希望……畢竟他強大無比!不是我們愚蠢,只是……真的沒有其他希望了!」

大周王嘆息:「我也想過,這個潮汐能否崛起一位他這樣的強者,可前面幾百年,你也看到了,大秦王他們都沒看到這個希望,甚至因為百戰王還活著,合道都沒辦法!我只能打消一切念頭,等待他回來!」

他說著,愈發苦澀,「所以,宇皇突然崛起,而我,將希望寄托在百戰王身上幾千年,上萬年,我一時半會的,的確有些無法……將這種寄託轉移。」

「不止我,上界知道他沒死的那幾位,大概也是這心思,因為我們之前看不到任何希望,只有他,才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蘇宇默默聽著,許久,點點頭:「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有些理解你了!將百戰王當成希望無數歲月,眼看著最後一刻了,忽然冒出一個不確定因素,的確難以一時間接受。」

大周王鬆了口氣:「你能明白就好,不是我們非要如此,只是,幾千年的情感,一時間,的確難以迅速轉換過來。」

把百戰王當成了希望,希望了幾千年,上萬年,現在忽然轉變,難度還是有的。

蘇宇笑了:「那他到底是受傷了,還是被封印了,還是躲藏了起來?」

「被封印了!」

大周王解釋道:「雖然沒看到具體的經過,但是他的確被封印了!封印在哪,我們不知道,但是岷山侯當年曾說過,就算被封印了,下一次上界開啟,大道震蕩,一些封印都會鬆動!每一次的天地震蕩,都是解封的最佳時機!」

蘇宇想了想,點頭:「也是,武皇也準備那個時候解封自己!看來,諸天戰場上界開啟,是一個解封的好時機,若是百戰王那個時期解封,倒是有希望翻盤,你們都是這麼想的,對吧?」

「嗯。」

蘇宇笑了,「那你們沒想過,當年有人能把他封印了,不知道他可能會這個潮汐解封嗎?」

「只能博一次機會!」

大周王沉聲道:「我們別無選擇!」

「行吧,看樣子他解封應該成定局了,但是解封之後,可能更麻煩!管他呢!」

大周王有些牙疼,「那個,若是宇皇幫著解封,也許……也許可以讓百戰王輔助宇皇,他實力還是極其強大的!上界的一些萬族老古董,實力很強!第九潮汐,有些老古董都沒下界。」

「再說吧!」

蘇宇不想多說什麼,很快,他到了星落山了,看大周王還在,笑道:「行了,事情我知道了!真不行的話,你帶著你的人,和上界的人匯合,自己去救他!然後,你們自己搭夥過日子!我並非不通情理之人,不給我添亂,我懶得理會!但是你帶走的人,拿了我多少好處,給我還回來就行!」

蘇宇笑道:「大周王,在他解封之前,你還是踏踏實實一點,別一天到晚想太多!萬族都沒解決,我還得一天到晚為你們的事情煩惱,再惹惱了我,我先把你給解決了!」

蘇宇帶著笑容:「百戰王的事,到此為止!他真解封了,隨你們的便就是!我不希望再提及他,也不指望他幫我,你們愛如何就如何!那四人的事,你不用管,我會讓人盯著他們!還有,做好分內事,當一天大周王,做一天大周王該做的事!」

「明日,我要出手,你也是,其他不多說!」

大周王點頭:「我不會給宇皇添亂的!」

「那最好!」

蘇宇笑道:「行了,回去吧!百戰王的事,小事罷了!他連萬族都鬥不過,還想跟我斗嗎?你若是真見到了他,自己提醒一句,不然……我這人下手無情!就這樣,我要去找肥球了,你該幹嘛幹嘛去!」

大周王苦笑,只好退步離開。

臨走的時候,想了想道:「我……要是說我更相信你,你……覺得……」

「不需要!」

蘇宇無所謂道:「你愛信不信,你一個老頭子,難道因為你相信我能贏,我就感動了?別鬧!我蘇宇白手起家,底下人都是我自己一手拉攏,一手培養出來的,別說,你這種,我還不太喜歡。」

「……」

無言以對。

大周王苦笑,最後還是道:「百戰王真解封了,我也會站在人族這邊,站在大眾這邊,不會因為他是寄託,我便無原則地投向他!而且,我就算走,周天齊保證,只有我一人,我不會帶走任何人!哪怕我的兒子,也會為宇皇征戰!」

「你兒子太弱,隨便吧!」

又被打擊了!

大周王無奈,「那……我先告辭了!」

大周王離開了。

蘇宇失笑,老傢伙,他其實有些明白大周王的心思,他可能覺得自己比百戰王更好,更合適,可是一些上界的老古董,也許更看好百戰王。

大周王想當這個橋樑……蘇宇懶得多管他。

正常現象,大家又不熟。

見了面,一個21歲的小年輕,老古董們能放心?

蘇宇才不在乎!

大周王自己大概都清楚,自己不在乎這些,又擔心蘇宇真的幹掉了那些老古董,只能想法設法地去中和這種衝突。

「用心良苦,可惜,雙方都未必領情!自找麻煩,裡外不是人。」

蘇宇給了定論。

不再多管,迅速踏入文王故居。

星月到底埋藏了啥寶貝?

……

這一刻,蘇宇好奇,肥球也好奇,毛球也趁機擺脫了大樹,跑到了蘇宇頭頂,它也好奇,可能是假好奇,不想讀書了而已。

後院。

蘇宇看到了三朵藍色的花。

肥球一臉好奇:「有寶貝嗎?我不知道啊,我一直澆花,但是沒鏟花,誰來埋的?要是真有,那可能在我懂事之前了,好早!」

蘇宇也不確定:「不知道是什麼,不知道有沒有,但是看到了三朵藍色花,代表這些花,無數歲月都是一樣的,那可能真的有!」

他看向肥球,「拔了花?」

「……」

肥球一臉掙扎,我不想啊!

這三朵花,很漂亮的。

「能不能不拔?」

蘇宇笑道:「拔了也未必會死,拔了之後,找一找,沒寶貝再埋下去!」

「這個……」

肥球糾結了一會,趴在地上,有些悲傷:「好吧好吧,別死了啊!真是的,幹嘛要埋在花下面,真無聊!」

你問星月去。

蘇宇也是無言,我咋知道星月會在這埋東西。

他的確很好奇,有些迫不及待了。

很快,他把三朵花給拔了出來,迅速開始挖土,這裡的土,不一般,蘇宇也懶得多管,一直朝下挖。

挖了大概幾米深,都快挖到時光長河了,蘇宇眼神一亮!

毛球和肥球也是探著頭朝下方看去。

蘇宇急忙拿起一個被埋藏的盒子,一臉激動道:「還真有,星月真在這埋藏了寶貝!肥球,你覺得會不會是至寶?」

肥球無語:「至寶就埋在這嗎?」

不太信!

「也許是鞋子?」

肥球猜測:「或者髮夾?毽子?頭繩?」

「那也是寶物了!」

蘇宇咧嘴笑道:「上古到現在都沒爛掉,肯定是寶物!光這盒子,我就覺得不一般!算是寶貝了。」

他拿著盒子,走了上來,迅速開始填土,笑道:「打開看看,也許是丹藥?」

這盒子,密封的。

蘇宇帶著好奇,迅速和肥球它們走到了前院,將盒子擺在石桌上,此刻,連旁邊的大木頭,都露出了一張臉,好像也很好奇!

到底是啥寶貝?

下一刻,蘇宇迫不及待了,急忙打開了盒子!

沒有霞光四射,沒有天崩地裂,啥都沒有,安靜無比,盒子中,就這麼安安靜靜地躺著一塊小石頭。

蘇宇和肥球幾位,全部獃滯。

啥意思?

就一個小石頭?

逗我們呢!

蘇宇看向肥球,肥球看向蘇宇,搖頭,「別看我,就一個石頭,我也不知道的,你自己挖的,我可沒換!」

蘇宇嘴角抽搐,星月……你逗我玩呢!

我去!

他拿起石頭,倒是不輕,可是左看右看,就一個石頭啊!

無語!

蘇宇掂量了一下,捏了一下,微微凝眉:「咦,倒是挺硬,還沒捏碎,肥球,你來捏捏看!」

肥球爪子伸出,划拉了一下,小石頭一點痕迹都沒留下。

肥球也微微一怔:「好堅固!」

蘇宇有些意外,難道還是寶物?

不管是不是,肥球都沒留下痕迹,肯定不簡單,當天兵用都行了!

蘇宇又仔細觀察了一下,搗鼓了一陣,還是沒變化,只好道:「算了,回頭問問星月,那我先走了。」

「嗯!」

肥球喊道:「要幫忙就喊我!」

「行!」

蘇宇拿著盒子,帶著石頭離開了文王故居,小毛球想偷走,被蘇宇又丟給了肥球,多學學再說,感覺毛球最近進步不錯!

別亂跑!

毛球委屈無比,蘇宇也不管這些,拿著東西迅速走人。

他明天還有事要忙,在這待不了太久。

至於那個石頭,到底是啥玩意,暫且就當石頭對待了。

……

而就在蘇宇離開不久,文王故居。

忽然劇烈顫動了一下!

肥球迅速爆發強大的氣血,鎮壓動蕩,大樹也是無數枝葉伸展!

穩固故居地盤!

過了一會,才勉強穩定了下來,肥球眨了眨眼,帶著一些茫然,半晌,忽然哭喪著狗臉:「不好,那個……那個好像是穩固屋子的地基!」

它一直覺得,這地方穩固無數歲月,是文王的屋子強悍。

可現在,那東西被挖走了,居然導致故居動蕩了!

這代表,蘇宇帶走的那石頭,比整個文王故居都要重要!

肥球哭喪著臉,完了完了,我還能拿回來嗎?

那東西居然是穩固時光長河的寶物!

肥球一臉的悲催,到了蘇宇手中,它還能拿回來?

它陡然看向小毛球,忽然齜牙道:「不許說,下次見了他,我去要回來,就說沒啥用,讓他還我……」

毛球眼睛眨了眨,點頭。

才不!

一定要偷偷告訴香香的,撿到大寶貝了!

好像那石頭,比整個文王故居中的寶物都要重要,賺大了!

告訴香香的,他肯定就會帶自己走了。

而肥球,狗臉上滿是絕望,完了完了,我看家不利,無意間把家裡最珍貴的寶貝給弄丟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4章 大寶貝!(求訂閱)

7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