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攻命界,天古笑了(萬更求訂閱)

第685章 攻命界,天古笑了(萬更求訂閱)

文王故居之外。

蘇宇跑的飛快,不是太忙,而是擔心肥球找他要石頭。

寶貝啊!

蘇宇又不傻,肥球什麼實力?

一爪子下去,石頭屁事沒有,傻子也知道,這是寶貝啊,大寶貝!

為了防止肥球動腦,蘇宇先跑了再說,不然肥球說是文王的寶貝,不給自己了怎麼辦?

雖說是星月埋的,可這不是埋在別人家了嗎?

「星月好端端地跑去文王家埋東西……這說明和文王關係不錯,文王為了復甦她,還特意去死靈界住了一段時間……」

蘇宇心中盤算著這些,啥關係?

「戀人?」

蘇宇齜牙,文王是不是暗地裡不當單身狗了?

算了,不深究這些。

他取出了那小石頭,仔細感應了一下,微微挑眉,到底是啥玩意?

星月自己未必都記得是什麼東西。

「當兵器來用的?」

「砸人?」

「還是其他至寶?」

到了蘇宇這境界,他寶貝多,一般的東西還真未必看得上眼了。

先收著吧,也許以後有發現。

……

蘇宇一路飛行,很快,飛出了人境。

飛出人境,蘇宇迅速遮掩氣息。

天滅城那邊,他現在不想管,已經通知萬天聖,讓萬天聖去盯著,或者藍天分身去盯著,這倆盯梢能力,都不弱。

大事當前,幾個上界來的,那都是小事。

殺了符王,煉化了符王或者深淵侯、天龍侯這幾位,什麼秘密自己不清楚?

等能殺了西王妃,把她幹掉,獄王一脈的秘密,也未必是秘密。

只是現在不適合殺罷了!

以免引起萬族注意,也是防止獄王一脈提前知曉。

「先去命界!」

要是能混進去,那也不錯,混不進去,蘇宇也不強求。

上界通道……命族。

蘇宇其實很奇怪,萬族就這麼這麼放心,把通道交給命界?

雖然對方不弱,可要是自己,早就拿下命界了!

還有人族也是,就說上個潮汐,一開始人族強大,居然沒拿下命族?

怎麼想的?

這可是扼守戰略要道的界域,我就是不打萬族,也得先把命界拿下來啊!

守著通道,我能攻上去,也能扼守要道,不給對方下來。

「命皇那老傢伙,本事不弱,之前可能還有隱藏,一直不聲不響的,倒是得防著點,上次給我通風報信,有兩頭吃的心思。」

「是個聰明人,但是也是個牆頭草……」

蘇宇不斷判斷著命皇的一切,強攻命界,想拿下命界,命皇不配合,其實很難。

命族無敵不少,命皇也是頂級合道,其他族群進入都被壓制,指望人族單獨殺進去,能拿下,損失也不會低。

帶著這些心思,蘇宇收斂了氣息,迅速朝命界趕去。

……

命界。

天命山之巔。

命皇起身,要離開,不遠處,魔盪侯淡淡道:「無名道兄又要回去辦事?」

命皇想了想,開口道:「隱約有些不安,我擔心人族會攻我命界!天淵界已破,死靈通道被斷,若是命界也被破,上下都斷了聯繫,那就任人魚肉了!」

深淵侯冷笑道:「人族強攻命界?那等著倒霉吧!無命,只要你不反水,你我聯手,那周天齊來了,也要栽!真要人族殺進來了,纏住他們,不給他們出界的機會,那就是自尋死路!」

按照目前的實力來看,的確如此。

入界,被堵住了,那就是天大的麻煩,因為蘇宇的盟友們,入界會被壓制。

萬族也是,但是萬族這邊,永恆多,日月多,哪怕被壓制,大家一起被壓制,堆也堆死你!

命皇淡淡道:「反水?深淵侯若是這麼擔心,不如滅了我命族,讓你天淵族進駐好了!就怕,你們沒人來入駐。」

這話,太打臉了!

是沒人了!

深淵侯臉色難看。

而命皇看了一眼三人,平靜道:「幾位,這裡畢竟還是我命族的地界,我難道連離開看看,都需要幾位許可?」

隕星侯笑道:「無命道兄誤會了,魔盪他們都是好意,無命兄自便!」

命皇不語,憑空消失在原地。

他一走,深淵侯沉聲道:「命族……無命這傢伙,心思詭異,誰也不知道他想些什麼!二位,還是要小心一些!」

魔盪侯眼神陰翳道:「天命侯還活著,不好對付!那老傢伙,實力可不弱,我和隕星聯手,也未必能敵他……」

說著,搖頭道:「命族一直搖擺不定,不過多年來,也從未偏袒任何一方。這個潮汐,應該也不會做傻事,真要選擇一方,也不會是人族!上個潮汐,百戰來襲,天命侯親自下界坐鎮,也不給人族讓出通道,深淵,也不用太過擔心。」

「那行吧!」

深淵侯也不再說,再說倒是有挑撥之意了。

……

命界通道口。

此刻,有幾尊無敵坐鎮,包括命族的天才,長河也在其中。

看到命皇來了,長河急忙上前,低聲道:「族長!」

命皇微微點頭,看了一眼四周,眼中有一條長河奔騰,他朝四周看了一陣,許久,忽然看向一棵樹,那樹上,一隻黑色的小鳥正在小憩盤旋。

無聲無息,氣息極弱,正常人一看絕對會忽略過去。

命皇看向那隻鳥,此刻,他眼中的命運長河,映照大道,隱隱約約間,好像看到了一些東西,看到了那鳥頭頂上,無數靈一樣的東西呈現。

命皇看著那隻鳥,而那隻黑鳥,此刻一動不動,好像睡著了。

命皇盯著看了一陣,那鳥的翅膀微微扇動了一下,長河見命皇朝那邊看,也朝那邊看去,笑道:「族長,怎麼了?這隻黑天鴉有特殊的地方?」

命皇輕笑道:「沒事,看好通道口!」

「知道,族長放心吧!」

命皇微微點頭,不多說什麼,邁步走向通道,長河迅速跟上,「族長要出去?」

「不出去!去通道口看看。」

命皇一邊往外走,一邊輕聲道:「族中鎮族之術,窺天之眼,學會了嗎?」

「沒呢。」

長河尷尬道:「還早。」

「多上心,這是極其重要的術道,命族能保存至今,長久不衰,和此術有關!」

「知道了!」

說話間,命皇已經走到了通道口,他就靜靜地站在通道口,命界很高,其他大界,都是和諸天戰場地面齊平,飛出界域通道,抵達地面。

唯獨命界,有些特殊,懸浮在空。

命皇俯瞰天地,輕聲道:「長河,你知道,諸天萬族,任何一個潮汐,都不是命族為尊,為何可以在這星辰之空,建立界域嗎?」

長河沉思一會,開口道:「據說是我族當年的皇,和文王打賭,命族可以看破一切命運,結果是文王輸了,所以我命族贏了這寶地!上接天命,處於大道之源,我族皇者,在此開界……」

「胡說八道!」

命皇輕笑:「什麼打賭?真實情況是,當年人族還沒一統天下,文王入我命界,說我命族大道,很有意思,知進退,曉天機,問我爺爺,今日命族會不會被滅?」

長河還是第一次知道,意外道:「這樣嗎?那皇看到了未來命運?」

「命運?」

命皇笑了,「還用看嗎?不需要,我爺爺說了,命族不會滅!於是,文王大為讚賞,將命界懸空,負責聯通上界,開玩笑說,命族命長,他死了,命族都未必會滅,看個門就挺不錯。」

長河有些恍惚。

命皇笑道:「懂了嗎?」

長河沉聲道:「您的意思是,當年的皇,覺得……文王能滅了命族?」

「你覺得呢?」

長河想了想,不確定道:「我族先皇,很強大吧?」

「當然。」

「在命界,也不敵文王?」

「愚蠢,哪怕我族有界域之力加成,文王又不會受限,你覺得,能匹敵文王嗎?」

「這個……大概不能吧?」

長河不確定,命皇也不和他多說,只是感慨道:「當年的一句玩笑之語,便決定了命族的命運!命族又延續了十幾萬年!而今……我感受到了命運長河的波動,伏屍千萬里,血濺諸天啊!」

「族長,那……」

命皇沒理他,此刻,命皇大道波動,波動的瞬間,天淵侯幾人居然也來了,就在他身後看著他,無命在幹嘛?

倒是隕星侯,想到了什麼,朝命皇看了一眼,微微皺眉:「窺天之眼?」

這話一出,其他兩人也想起了什麼。

都是皺眉!

什麼意思?

深淵侯也知道這術法,沉聲道:「無命……」

隕星侯攔下了他,皺眉沒吭聲,傳音道:「讓他看,窺天之眼一用,元氣大傷,這傢伙這是準備看萬界未來?」

……

命皇沒理他們。

很快,他的額頭上,一隻好像沉睡的眼睛,一點點地睜開。

這隻眼,和天門有些類似。

但是,又不相同。

眼睛,緩緩睜開,命皇的頭髮,原本便是白色,卻是光澤無限,此刻,漸漸地有些乾燥,有些失去了光澤,他的皮膚之前如孩童,此刻,也漸漸地有些乾癟起來。

他努力睜開那隻眼!

這一刻,他第三隻眼中的世界,完全不同了!

這一刻,他看到了很多東西,他先是看向仙界,仙界上空,陡然冒出一道虛影,那是天古,隔著無限距離,天古好像感應到了什麼,朝這邊看來。

命皇沒管他,繼續看仙界。

只看到,仙界上空,黑氣懸浮,血氣溢散,一道道人影墜毀,他彷彿看到了天古,又好像沒看到……

命皇輕輕喘息著,又朝魔界看去。

魔界,此刻也是血氣滔天,無數身影浮現,無數身影墜毀,再看神界,情況差不多,但是稍微好一點。

很快,命皇的眼神有些虛弱了。

他喘息著,挪動頭顱,朝人境看去,還沒看到人境,剛掃到星辰海,他心中劇震!

「鴻蒙城!」

這一刻,他看到了鴻蒙城,只看到鴻蒙城上空海面上,一道道金光閃爍,一條條命運之線,朝人境蔓延。

他心中震動!

那是……什麼?

鴻蒙城的老烏龜是厲害,可是,老烏龜的命運未來,有這麼古怪?

「不止老烏龜,不是一人,那是很多人的命運之線!」

他心中震蕩,迅速轉移視線,一路掃過,看到了一些古城,而那些古城上空,也是黑氣溢散,然而,這黑氣卻是不帶血氣,而是單純的黑氣。

這又意味著什麼?

命皇心中隱約有數了,震動無比,迅速轉移視線,朝人境看去!

這一看,還沒看到人境,心臟劇震!

轟!

第三隻眼破碎,而就在這一刻,第三隻破碎的眼中,看到了一幕,就在他和人境之間,或者說就在他眼前,忽然浮現一人,那人帶著一些古怪之色,忽然一石頭砸的他眼睛破碎!

「噗!」

一口血液噴出!

「族長!」

幾位命族強者,紛紛一震,迅速跑來,長河扶著命皇,一臉擔憂,身後,隕星侯聲音隱約傳來:「無命,你看到了什麼?」

命皇咳血,「不可說……天機不可泄!只是一種術法罷了,不代表什麼。」

隕星侯凝眉,傳音道:「你看到人族的未來了嗎?」

「侯爺高估我了,人族和萬族之未來,豈是我可窺探的!」

命皇喘息道:「只是看到了,諸天血氣沸騰,這是亂世徵兆,第九潮汐我也看了一次,這一次,好像比上一次更濃郁!」

此話一出,三人變色。

比第九潮汐還濃郁?

深淵侯不可置通道:「你看錯了吧?」

命皇咳嗽,笑道:「相信便有,不相信便無!」

說罷,笑道:「算了,我自己都不信這些,不過死不少生靈是一定的了!」

這倒是沒錯,肯定會死人的。

隕星侯傳音道:「我看你朝人境看了一眼,窺天之眼破碎,反噬?」

「不是,前面消耗太大了,看神魔萬界,支撐不住了。」

隕星侯沒再問,瞬間消失。

「你們也退下吧!」

命皇笑道:「沒事,都走吧,我再看看!」

其他命族強者,雖然擔憂,也只能離開,長河繼續陪伴在身邊。

命皇再次看向人族方向。

此刻,他閉目沉思,剛剛看到的一幕,是未來,還是現在?

那個砸他的人,好像就是蘇宇!

帶著一些古怪之色,一石頭砸爆了他的眼!

那是命運之線,不是實際上發生的,只能說,他剛剛看人境,被蘇宇和一個石頭阻擋了,蘇宇可能發現了什麼,或者自己的命運之眼不夠強大,被他砸爆了眼睛!

「蘇宇……」

心中呢喃一聲,下一刻,陡然睜眼!

蘇宇,在這條線上!

命界到人境的線上!

他來了!

他真的來了。

不是幻覺,不是未來,就是現在,蘇宇距離他可能不遠,甚至就在前方,只是遮掩了行蹤罷了!

他目視前方,眼神漸漸凝重。

還有,鴻蒙古城的一道道金光,其他古城上空的黑光,那都代表什麼?

「強者,死靈,蘇宇……」

「死靈界域!」

「老烏龜那邊,不止他一人,有其他強者,都在潛伏!」

「不止一個,很多!」

「死靈界域出事了?蘇宇這些天,沒怎麼出現,難道說,在死靈界域中?」

「死靈界域,四大天王級強者,三人敵視人族……」

無數念頭升起,他再次看向遠處,他覺得,蘇宇就在附近。

心中升起念頭,他……要突襲命界嗎?

以他的大膽,未必不可能!

「死靈界域,難道被他蕩平了?不可能!可是……古城好像有異變!」

命皇忽然懊惱,剛剛應該多看一會食鐵界域這些人族聯盟界域的。

此刻,他不能再動用窺天之眼了。

心中帶著一些念頭,忽然,他看向長河:「你和九月、吞天幾人都熟,你發個傳訊,給九月,就說你要證道,想要邀請他來觀摩你來證道!」

長河一愣,「這不好吧!」

「快!」

好吧,長河只好發傳訊,剛發傳訊,忽然面前空間波動,傳訊被切斷了,命皇陡然回頭,後方,深淵侯幽幽道:「加個保險,傳訊就不必了!最近不用和外界聯繫!」

命皇幽幽看向他,「深淵,你在干涉我族內務,你知道後果嗎?」

深淵侯平靜道:「這是各族的意思,並非我的意思,無命,你現在讓長河傳訊給誰?」

「長河要證道了,現在不好出去,我讓他邀請一些好友來觀摩,可有問題?」

「以後吧!」

深淵侯笑道:「不急於一時!」

說罷,人已消失。

命皇微微皺眉,此刻,他也感應到了,命界附近,多了一道屏障,是深淵侯設置的,斷絕了命界和外界的聯繫。

混賬東西!

命皇心中冷哼!

他沒再讓長河傳訊,現在得罪了萬族,也沒必要,他再次朝剛剛看到的人境方向看去,他皺著眉,忽然想到了什麼。

笑了一聲,也許……更有意思!

這一刻,他大道微微波動!

……

與此同時。

距離命界不到百里的地方,一處雲朵中,蘇宇化為一朵小雲彩,潛伏在其中。

他也有些異樣,剛剛,好像命族的老傢伙在偷窺自己,自己反擊了他!

被發現了?

反擊對方,蘇宇是有感覺的,他好像感覺對方在看自己,一股特殊的大道之力,朝自己蔓延,蘇宇下意識地給了對方一拳,至於石頭砸他,還真沒有,不過剛剛他收起來的石頭,的確微微震動了一下,蘇宇沒太在意。

「這是被發現了嗎?」

「發現……就發現好了!」

蘇宇心中嘀咕,繼續朝命界看去,他好像看到了遠處的命皇,在和長河說什麼。

「老傢伙,真敏銳啊!」

蘇宇心中感慨一聲,下一刻,眼神忽然古怪起來,此刻,他好像看到了什麼,蘇宇急忙揉了揉眼,很快,天門浮現。

這一刻,他看到了!

看到了,遠處虛空中,一條大道浮現,隱約看見點什麼,距離有點遠,不算太清晰,但是還是能看到。

那大道,有些虛浮。

而大道之上,忽然呈現一個人,仙氣飄飄,好像是仙族。

接著,變化一下,化為一個魔氣滔天的傢伙。

是魔族?

接著,出現了一個黑袍人,那是天淵族?

蘇宇眼神閃爍,什麼意思?

天淵族,仙族,魔族……

而就在這時候,大道又開始變幻,好像一道們,三人一起從門中走出。

蘇宇皺眉,「門……三位強者,天淵族……深淵侯?」

蘇宇挑眉,「深淵侯在後,兩位在前,兩位比深淵侯更強大的侯?」

「一個來自仙族,一個來自魔族,都從上界下來的?」

蘇宇眼神閃爍,命皇是在和自己說嗎?

大道變幻!

當今世界,除了自己,還有誰能看到大道之力的變幻?

古怪!

我開天門,命皇不知道吧?

「三個強者,不是一個……」

蘇宇皺眉,真的假的。

他不確定,是不是命皇在和自己示警。

而就在這時候,命皇大道繼續波動,下一刻,出現一個白髮老人,說他自己?

老人吐血……然後……然後掉頭離開了。

「什麼意思?看圖說話嗎?擦,你真想示警,大道之力化幾個字不就完事了?用得著這樣?還是說,你大道變不了字?」

「老頭吐血,離開了,是說你要走了,受傷了?」

「看我看的?」

蘇宇一個個念頭浮現,此刻,古怪無比。

什麼情況!

……

同一時間。

命皇眼神陰翳,冷冷道:「深淵侯,出來,把屏障解除,否則……」

無人理會他!

命皇皺眉,半晌,冷笑一聲:「罷了!既然萬族不信任老朽,那便罷了!」

說罷,轉身朝界域中走去,淡淡道:「都撤了,讓深淵侯在這守著,他既然不信任我們,那就不在這擋事了,人族也知道深淵侯就在這,你自己看著吧!最好封鎖了命界!」

長河和幾位命族無敵,都不由皺眉,一位命族強者急忙道:「族長,我們把通道讓出來?」

「讓出來!」

命皇冷冷道:「不讓出來,也有人一直盯著!還是讓出來算了,人族一旦來襲,你們也起不到作用,讓深淵侯擋著吧!」

遠處,深淵侯再次浮現,輕笑道:「無命兄誤會了!」

命皇淡漠地看著他,「九個潮汐,命族都沒有作出偏頗,這個潮汐,居然一直被你針對!上個潮汐,百戰王幾次來找我,想要我幫他……我都拒絕了,我族天命侯甚至親自迎戰百戰王……深淵,你也不用太過分,真逼的命族投向人族,你以為萬族會扶持天淵族取代我們,是嗎?」

深淵侯笑道:「誤會!」

「你自己守著吧!」

命皇冷冷道:「我也不想我族子弟,成為你們和人族廝殺的棄子!走!」

一群命族強者,有些不願意,可是,命皇都下令了,他們也沒辦法,只好不甘心地讓出了通道。

而深淵侯也沒阻攔,默默看著他們離去。

很快,隕星侯和魔盪侯出現,兩人都有些異樣,「他走了?放棄了通道口?」

命界,一直是自己人把守通道口的!

命族也不想將自己的地盤,拱手讓人,哪怕萬族想來駐紮,他們都不給,這次居然讓出來了。

隕星侯皺眉:「難道是看到了危險?剛剛他動用了窺天之眼,是否看到了什麼?」

魔盪侯想了想,笑道:「危險又如何?拿下入口,也是好事!你我下界的消息,並未外泄!你我拿下入口,可是好事,免得被人阻攔,一旦被人族真的突入命界,你我可就危險了,無命若是不插手,或者乾脆在界域入口攔截我們,我們可是被壓制的!現在也好,人族真來了,我們也可以隨時出界迎戰,加上深淵,那老烏龜和大周王聯手,你我三人也不懼之!」

「哪怕人族傾巢而出,稍微堅持一陣,天古他們就會到來,更加安全!」

隕星侯想了想,也是,掌握入口是好事!

命族也許真的看到了什麼危機,但是,這不重要,再危險,對方放棄了入口,給了他們,這反而是限制命族的好事!

「是好事,但是……小心點!」

隕星侯想了想道:「無命的窺天之術不弱,也許看到了一些東西,我們三人都要小心一些!」

「那當然,我們也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魔盪侯和深淵侯都笑了笑,命族走就走吧,這地方,他們接手了,倒是來的簡單,前幾個潮汐,命族可是死守此地,不願意讓開的!

「無命受了傷,大概也不會管了!」

魔盪侯又笑道:「這傢伙也許是故意的,故意把自己弄傷了,不想參與接下來的戰鬥。」

「正常!」

隕星侯倒是不奇怪,把自己弄傷了,也是避開兩邊爭鋒的好事。

三人此刻也不走了,就在這待著。

入口,比上面那個通道口還重要。

掌握了這裡,命族出入,或者溝通消息,都得通過他們,更放心一些。

……

「三大強者,兩個還比深淵侯更強!」

蘇宇判斷了一下,深淵侯畢竟是上古侯,在蘇宇的判斷中,對方應該處於和自己一等。

他把天王定義一等,老龜天古他們二等,大秦王他們三等,自己四等。

深淵侯,不比自己弱,也許還要強一些。

比深淵侯還強,難道兩位都是三等級別的?

那可是要比其他古族之皇,要更強一些的存在。

「又下來了兩個?」

蘇宇眼神閃爍,之前只是想著圍攻命界,隨便打打,吸引一些傢伙出界而已,可既然有三條大魚……我可就想吃下了!

打對方一個出其不意!

對方不知道自己知道他們這邊有三大強者,我真帶著食鐵獸皇他們來了,也許他們還很開心呢!

「我若是天古他們,若是看到我帶著幾位獸皇來襲……第一時間,他們會來救援嗎?未必,他們知道這裡實力強大,一時半會的,我們拿不下!趁著這時候,也許……強攻食鐵古界這些界域,或者人境更好!」

「又能牽制我們回去,又能創傷這幾族,反正我們一時半會的,干不掉三大強者!」

「大周王能攔下一個的話,那想突然殺了剩下的兩個……起碼要準備六七位合道,瞬間擊殺了對方!」

一個個念頭閃爍。

之前他沒準備殺深淵侯,殺一個,意義不大。

而且深淵侯一旦進入界域,他也是命族分支,不受壓制力,其實也難殺,蘇宇也不想入界去殺,可是,那兩位不是命族,他們百分百不願意被限制戰鬥,一定會出界!

不出界,自己帶著大周王殺進去,把他倆幹掉了,那兩位強者,大概能憋屈死!

想到這,蘇宇迅速傳令:「大秦王、大夏王、書靈、茶樹,去和大周王匯合!」

他要大周王迅速傳送而來,這五位強者,聯手之下,瞬間擊殺一尊頂級合道!

能單獨對抗大周王,不代表能對付五位頂級強者。

而蘇宇,他盯上了深淵侯,剩下的幾位,六月他們,也聯手對付一位!

瞬殺對方!

如此一來,大秦王和大夏王會暴露,暴露就暴露好了,殺個一兩尊強者再說!

頂級的那種,殺起來很爽的!

「九月可以守住食鐵界,犼族和空間古獸,倒是要找強者去守著,以防萬一!」

對方能打過去的概率不大,自己這邊一發動,天古他們未必有機會去打,但是也得防著,以免出事,盟友出事,容易讓人擔心。

若是沒打過去,那最好,不用暴露。

打過去了,那就暴露一兩位好了。

「天滅,你暗中去犼族那邊!」

「星宏、雲霄,你們二位,暗中去空間古獸界,沒有合道襲擊,不要出手,不許出手!」

將明面上的合道調集出來,暗中的合道繼續潛伏,不到最後不暴露。

哪怕對方真的放任三位合道死了,命界丟了,而不管,那也沒用,你想打其他幾界,壓根不可能打下來。

人族那邊,萬天聖防守。

不過可能不夠,想到這,蘇宇也怕對方集中全力,去打人族,很快,繼續傳訊:「山啟,你們去人境!」

傳訊了一陣,蘇宇默默等待起來。

等待天明!

明天天一亮,發動突襲!

……

而此刻,鴻蒙古城。

大夏王和大秦王都是微微皺眉,大夏王沉聲道:「不是說要隱藏我們嗎?現在我和你跟著老周的話,這是準備暴露我們?」

他還想當殺手鐧呢!

結果蘇宇這意思……不給他們當殺手鐧了?

大秦王沉聲道:「可能是有變故吧!之前他集齊了不少合道,意思是能殺就殺,深淵侯一旦躲起來了,那就破界為主,現在卻是有殺人之心……難道有了變化?」

他也不是太清楚,蘇宇沒說的太清楚。

「不管了,能殺就殺好了。」

大秦王看了一眼老龜,開口道:「我們這麼多人,回人境,稍有不慎容易被發現,這外圍的大陣,現在可以挪動了嗎?」

遠處,大明王滿臉興奮,點頭:「可以挪動,不過別給弄壞了,我還得繼續觀摩!」

老龜一聽,笑道:「那我挪移古城,送你們去東裂谷!」

「不用!」

大秦王開口道:「去噬神古界入口,那邊有條通道,噬神族可以開啟,我們走那邊進人境,以免被撞到!」

「行!」

很快,古城挪移。

一瞬間,不少人注意到了這邊,紛紛看向鴻蒙古城,而古城,卻是停留在了噬神界那邊,一些強者掃了一眼,意志力還沒探查過去,兩張大嘴嗷嗷待哺一般,開始等著他們送吃的了。

一瞬間,大家放棄了這心思。

算了。

不知道老烏龜找這倆傢伙幹嘛!

找就找吧,也不可能不給人族聯盟的合道說話,也許老烏龜就是去找倆傢伙聊聊人生呢。

很快,大秦王他們全部離開,進入人境。

鴻蒙古城,也很快消失,回歸到了原地。

一來一去的時間也不長,其他人也懶得在意了。

老烏龜還在城內就行!

老烏龜要是走了,那才不妥。

……

天,漸漸開始變亮。

此刻,一群強者,開始準備動手。

食鐵界域,六月獸皇深吸一口氣,拿著大竹子,齜牙,看向九月道:「我走了,你看好家門,小心點,不出界的話,天古入界,也鬥不過你!」

「我知道了!」

……

犼界。

犼皇就站在通道口,忽然面色一變。

「我,別吭聲,蘇宇……皇,咳咳,宇皇說你擔心你走了,出事,是吧?我來幫你鎮守!」

犼皇內心震動,傳音:「天滅?」

「是你爺爺……咳咳,算了,說習慣了,是我。」

「你……合道了?」

「廢話,打你一二三,閉嘴吧你,要不是為了隱藏老子晉級的事,哪能輪得到你出手?老子一棒子敲死深淵侯!」

犼皇震動,震動之餘,也是激動:「多謝宇皇照顧!我的確有些擔憂,現在……倒是不擔心了!那其他各界?」

「放心,咱們底牌多著,對方打哪,都是死路一條!要不是為了不死人,早就端了他們老巢了,宇皇是不想死人,集中力量打上界,下界算個屁!」

犼皇不說話了,心中激動。

他的確擔心自己走了,界域出事,沒想到蘇宇居然考慮到了,這一刻,忽然心中憂愁消失一空,蘇宇,果然有人皇之相!

……

不止他,這一刻,空間獸皇也是內心震動。

他這邊來了兩位,星宏和雲霄。

空間獸皇傳音道:「二位……此次受累了,二位先入界,只要對方不殺入界域,不需要暴露身份!至於界域之外,破壞一點沒太大關係!」

一瞬間,空間獸皇心中也是狂喜,各家古族,都暗中有合道鎮守。

這代表,蘇宇這邊,合道的數量超乎想象!

畢竟,人族還要鎮守呢。

也許那邊更多!

到底有多少人晉級了合道?

……

這一刻,各族都在交換合道。

蘇宇甚至做好了準備,真要那些傢伙,傻傻的去分開對付各界,那就趁機吃了他們!

當然,若是聯手,那就算了。

防守為主!

……

天,漸漸亮了。

越來越亮!

命界入口,三大強者,此刻,隕星侯隱約有些不安,命皇跑了,他感覺不安,難道……真要出事?

不至於這麼快吧?

他深吸一口氣,起身道:「魔盪,你我往界域外走一點,免得被人堵住了入口,那我們會很危險,就在界域通道口待著,也能隨時出界!」

魔盪點頭,他早就想去入口了,在那更有安全感一點!

兩人很快到了入口處,深淵侯倒是沒來,他反正在哪都一樣。

而就在這一刻,天,正式亮了。

整個諸天戰場,從剛剛的昏暗,變成了星光閃耀,諸天戰場的白天,便是如此,也相當光亮,帶著一些柔和的星光,瞬間照射在命界。

同一時間,四處,一道道光影,速度快的無邊,瞬間朝命界殺來!

出奇的快!

快到了極致!

同時,人境那邊,大周王神文發動,虛空震蕩,也是瞬間帶著人朝命界傳送過去!

同一時間,分毫不差!

攻打命界!

幾尊獸皇,都是激情熱血,許多年不曾這麼激動了,絲毫不怕,因為他們有後路,無後顧之憂!

本界有強者坐鎮!

而這一瞬間,噬神古族兩位,直奔仙界而去,老烏龜直奔魔界而去,先壓制天古他們,他們打出來再說,打不出來,那就攔截!

讓冥、鳳、猿這些強族強者去救援!

仙界。

氣息波動,天古先是一震,等感受到所有氣息朝命界飛去,忽然鬆了口氣。

嚇死我了!

還以為打龍界,那就麻煩大了,沒想到蘇宇選擇打命界。

「算你倒霉!」

天古笑了,命界啊,哪怕無命不插手,三大頂級合道,蘇宇這邊的人手,還要攔截自己等人,這可不夠!

「隕星侯他們可是不弱!」

天古笑了一聲,但是還是要去救援,別給人族真的圍攻成功了。

「符王,出手!」

天古帶著符王,瞬間朝噬神族的兩個傢伙殺去!

膽子倒是不小,可惜註定失敗。

就是擔心,隕星侯他們暴露了,危險倒是沒有多大,但是暴露了這兩位的存在,也不好。

「算了,真暴露了,那就暴露吧!」

天古無奈,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蘇宇他們膽子太大。

也幸好自己明智,提前準備,兩大頂級合道下界了,不然這次還真不好收場。

果然,自己的想法沒錯,蘇宇是不甘於寂寞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5章 攻命界,天古笑了(萬更求訂閱)

7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