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殺個底朝天(求訂閱)

第687章 殺個底朝天(求訂閱)

三尊古侯隕落,天塌地陷。

各族合道瘋狂遁逃!

蘇宇身邊,六月、犼皇幾人都是興奮無比,第一次覺得,打順風仗能爽到這個地步!

不敢置信!

尤其是人族這邊,大秦王和大夏王,戰力極強,讓他們又是興奮,有些后怕。

蘇宇這傢伙,底牌用之不竭!

彷彿永遠都有底牌一般!

誰能想到,大秦王和大夏王都晉級合道了?

一點動靜都沒的!

此刻,蘇宇氣血沸騰,殺了三尊古侯,他掃了一眼四方。

各方都在遁逃。

但是還有人朝人境飛,仔細一看,人不多,就一個傻子,居然是冥皇。

再看,大概明白了。

蘇宇他們不撤離,就擋在了他回歸的路上。

蘇宇撤離,他可以想辦法繞道而行。

「死定了,當他不存在!」

蘇宇看向那邊,沒多看,他不死,天理難容。

萬天聖不說了,人境那邊,還隱藏了7位合道,都是鎮守,當然,萬天聖若是拿不下,他們大概率不會出手,蘇宇下的命令,不到關鍵時刻,絕不出手。

再看神皇寂無,對神族,蘇宇其實相當警惕。

一聲不吭的!

仙魔都有合道隕落,神族就一個神皇合道,卻是到現在沒死,這就不說了,神族永恆死的都不多!

再遠處,天龍侯帶著三尊合道,也在迅速遁逃。

鳳皇、猿皇這些人,蘇宇其實不急。

遲早要死,現在殺了,除了增加一些威懾性,不是好事,容易導致天古魚死網破。

但是,神皇蘇宇其實想幹掉。

不聲不響的傢伙,咬人的狗不叫,感覺比天古都危險。

還有新出來的幾個傢伙,之前還沒太在意,能殺掉那是最好的,這幾族敢參戰,膽子倒是不小。

他看了一眼,迅速回頭:「大周王,傳送大家,截殺天龍侯他們!」

「諾!」

大周王一聲低喝,也是振奮。

他單獨殺隕星侯,還是很難的,可是今日真的太爽,他發動大道之力就行,有幾個強力打手在,殺起來太舒服了!

神文浮現,空間通道開啟,空間神皇也擅長傳送,兩人聯手之下,傳送幾位合道速度更快,位置更精準。

大周王迅速道:「誰必殺?」

「三個新人,天龍侯不急,新人都不在我計劃之中!」

清除計劃之外的人選!

大周王迅速理解,就要發動傳送大陣,一看蘇宇,急忙道:「宇皇你……」

「我去命界!」

「嗯?」

大周王一驚,蘇宇沉聲道:「死了三個合道,可能還得死,我要去看看具體情況,不能疏忽了,要是命皇那老傢伙不是幫我們,而是幫上界開啟通道,那才是麻煩!」

「那太危險了!」

蘇宇一個人去可不行,大周王急忙道:「我陪你一起,我……」

蘇宇冷喝道:「聽令!速度,馬上傳送過去,阻攔他們!」

說罷,他看了一眼遠處正在遁逃的寂無,正在朝神界逃,蘇宇凝眉,下一刻,暴喝道:「噬神、鴻蒙,放棄仙魔,給我截殺寂無!把神界的老古董給我打出來!我不信神界就一尊合道!」

「哇哇哇,我要吃掉天古了……」

豆包大吼,不要啊!

我要吃掉天古了!

我都吃了他一根手指頭了,好香啊。

不想走!

蘇宇喝道:「先殺寂無,天古還有底牌,不好殺!」

當著所有人的面,蘇宇就這麼吼,大道之聲,洞穿諸天。

天古微微變色。

而豆包和炊餅,雖然不太樂意,還是迅速朝神界那邊飛去,遠處,老龜也是果決無比,哪怕力壓三大合道,還是瞬間聽令,朝神界殺去!

天古、魔戟他們都沒阻攔,其實被打懵了,也有些心悸。

都好聽話!

令行禁止!

蘇宇一話出,整個戰場,所有人族聯盟包括人族中的合道,無一不聽令行事。

不顧本界安危,不管人境如何。

不在乎現在的對手,是否被自己壓制,老龜壓制了他們三個,甚至隱約有希望打死猿皇,他都放棄了,直接朝神界殺去。

誰敢攔他?

神界附近。

寂無臉色難看無比,迅速朝神界遁逃,時光長河動蕩,他現在也淡定不了了,三大強者朝他殺來了,他怒喝道:「天古,攔下他們片刻!」

你要看著我被堵在神界之外嗎?

此刻,他們一方實力不弱,然而,軍心潰散了。

一群散兵游勇!

天龍侯帶著三位合道,都成了無頭蒼蠅,驚懼無比,誰還有想法再戰?

並非一族,又不像蘇宇一樣,天天敲打,天天威懾,鎮壓聯盟,天古這些人,完全就是利益上的聯盟,天古大體上能主事,卻是沒辦法鎮壓其他合道。

打順風仗行,一旦逆風仗,蘇宇早就說過,這樣的聯盟,必潰!

沒有一位頂級存在站出來聯合大家,人再多,戰力再強,稍有不慎,就是滿盤皆輸!

顯然,此刻天古他們就感受到了。

神皇眼看著要被堵截,天古看了一眼,凝眉,神皇一旦被殺,那這一次,下界萬族,真要崩了。

可是……神皇……寂無……

他眼神閃爍了一下,寂無這傢伙,太低調了,神界也太低調了。

上界不下來人,本界沒老古董。

比起魔界,神界都要差的多。

神魔仙三大族,實力相當,他仙族都死了兩位合道境了,魔族也死了一位,倒是神族,永恆九段都沒死過。

帶著這些念頭,下一刻,天古喝道:「天龍侯,你們進入龍界,不要亂跑!不要回歸本界,就暫避龍界!」

遙遠的地方,天龍侯也剛想接話,就見金烏騰空而起,消失在原地,傳來聲音:「不可,留在龍界,吾等只是永恆,回歸本界,才是合道!一旦被人族殺入龍界,天龍侯一人豈能抵擋?」

與其躲在他界,還不如回本界安全!

起碼在本界,自己戰力更強,哪怕被圍殺,也有機會翻盤,對方也不敢貿然入界,以防被炒底。

去龍界?

天古想的倒是好,也不想想,他們走了,本界種族怎麼辦?

那是完全放棄了種族了!

就在這一刻,虛空波動,一瞬間,八位強者浮現,刀槍浮天。

「忍!」

「靜!」

大周王一聲暴喝,靜字神文爆發,忍之大道更是瞬間爆發,剛剛離開的金烏,瘋狂咆哮一聲,火焰焚天!

忍耐?

他的確被干擾了,可是他知道,此刻乃是生死存亡的時刻,直接大道劇烈燃燒,驅逐影響。

不能忍!

忍,必死!

而天龍侯這三位,一看金烏被堵住了,沒有任何救援的心思,一瞬間,天龍侯鑽入下方的龍界!

鯤鵬也是瞬間潛入星辰海,三頭魔狼更是瘋狂朝自己本界飛去。

就一個願望!

金烏不要死的太快。

他一旦死的太快,那些人就會追殺其他人。

可是,八大強者聯手,想不死的太快都難?

虛空中,九條大道碰撞!

金烏半皇露出絕望無奈之色,忽然悵然若失,苦笑一聲,「傻傻的蟄伏無數歲月,送死的時候,倒是趕上趟了!」

真的無奈。

看到三侯在命界,他覺得是機會,也是表忠心的時候。

真的蟄伏了無數歲月,結果……送死趕上了,好處沒撈到。

如何不苦澀?

「金烏族,封界!」

金烏半皇咆哮一聲:「以永恆之命,封界!上界不開,永不出界!」

轟!

一聲轟天巨響傳出,八大強者紛紛倒退,大道崩裂,血雨傾盆。

大夏王呸了一聲,「老周,你的烏龜忍道怎麼沒用了?」

居然給人自爆了!

大周王面色發白,「你試試連續發動多次,還給你們傳送多次,我看你還有多少餘力?」

真以為我是鐵打的?

大道之力也在消耗的!

接連弄死了幾尊合道,哪還有那麼多力氣,再去控制這些知道必死,絕望反擊的合道!

「算了,你是廢了,你就負責傳送吧!」

大夏王喊了一聲,迅速道:「快,鯤鵬要回本界了!」

大周王掃了一眼,「來不及了,去殺三頭魔狼!」

鯤鵬都到界域門口了,傳送也來不及了。

去攔截三頭魔狼倒是還有機會!

他和空間獸皇,迅速傳送,帶著人追殺三頭魔狼,而三頭魔狼,此刻那是三頭瘋狂咆哮,加速,撕裂虛空,踏入時光長河,不管不顧,燃燒精血!

就一個念頭,回去!

不然必死!

鯤鵬回歸本界了,天龍侯也是,人族想殺入本界,難度還是有的,可在外面,必死無疑!

今天,都死了4位合道了。

他不想成為第五位!

是的,他不想。

……

三頭魔狼不想,冥皇自然也不想。

此刻,冥皇太靠近人境了,其實他已經不想去人境了,可是,他看到戰場上廝殺不斷,人族強者傾巢而出。

就自己這情況,自己真的有希望回歸冥界?

大周王傳送無敵,自己回的去嗎?

這一刻,他看到了一些人,秦鎮、夏龍武、萬天聖、南無疆、雲塵……

冥皇心中微動。

不殺,抓人!

換自己一線生機!

這些,都是蘇宇的一些好友,師長,又是大夏王、大秦王他們的後裔,抓了他們,自己也許還能順利回歸!

是的,抓人!

這是他瞬間閃現的念頭,抓到一個,自己就有很大生存希望。

一群永恆,自己只要付出一些代價,必然可以抓到。

他迅速朝東裂谷飛去!

東裂谷。

萬天聖白衣飄飄,傲立東裂山巔,見狀,嘆息一聲。

我不想出手的!

按照蘇宇的說法,能蟄伏就蟄伏,蟄伏不了,那就萬天聖出手!

盡量不要暴露鎮守的存在,除非實在頂不住了!

可是,冥皇這時候了,還往人境跑幹嘛?

你繞個彎跑就是了,蘇宇他們未必有時間搭理你。

冥皇越來越近了!

很快,跨越了慾海平原,直朝東裂山飛來,萬天聖身後,數十位永恆,暴喝道:「出戰,殺了他!」

永恆多,不怕冥皇!

只是,可能會死幾個,但是能拿下冥皇。

「拱衛界域!」

萬天聖一聲輕喝,蘇宇要的是不死人,不送人頭,寧願放棄此刻殺滅下界合道,豈會這關頭,讓人去送死?

否則,萬界這麼點合道,早就被蘇宇打破了界域,殺光了合道。

不過,真要那樣,少不得要死一批人。

「時光在我!」

一聲輕笑,罷了,我也來試試我的戰力如何。

手指劃過天空,一條時光長河,直奔冥皇而去!

冥皇氣息爆發,想要鎮壓這條長河,萬天聖已經瞬間降臨到了他身邊。

「複製!」

一瞬間,無數個萬天聖出現了。

一個個萬天聖,都駕馭著一條時光長河。

人族這邊,不少人看向藍天,藍天則是嬌笑一聲,雀躍道:「天聖加油,打死他!」

一群永恆,瞬間離開藍天身邊。

萬天聖,這是什麼道?

什麼道?

萬天聖很快告訴他們,他會什麼道。

他什麼都會!

人道,包含萬千,自我開道,人生每一刻都是一種感悟,一種大道,包羅萬象!

他悲天憫人,天哭了。

冥皇忽然感覺悲傷的無可自拔,眼中落淚和萬天聖瞬間交手,下一刻,冥皇怒氣勃發,萬天聖也是怒目相視,「叛逆,當誅!」

冥皇只覺得心中一慌,好像真成了叛逆!

「你……你是合道?」

「不,你不是合道!」

冥皇震動,開道者,萬天聖開道了!

「你可知罪?」

一聲雷霆之喝,洞徹天地,冥皇咆哮一聲,一爪抓向萬天聖,我認罪你祖宗!

「時光長河走一遭,洗刷你的罪過!」

一聲低喝,時光長河開闢,他和冥皇越戰越遠,好像遠離了這個時空。

萬天聖帶著他,在時光長河中鏖戰,無數浪頭襲來!

大戰激烈無比,冥皇心中其實駭然無比。

此刻,他忽然意識到,人族不是沒防禦,不是真的指望那些永恆鞏固人境,而是因為萬天聖在!

時光長河中,外人已經看不到他們的存在了!

兩人越戰越遠,遠到逆流而上,好像到了時光長河盡頭。

而就在這一刻,萬天聖四處張望了一下,很好,沒人!

下一刻,一聲低喝,他身上走出了一個萬天聖,魔氣滔天。

「我為魔,誅萬物!」

又一個萬天聖浮現,聖光普照,帶著悲天憫人之色,「我為聖,感化蒼生!」

還有一個萬天聖浮現,苦澀無比,「我為苦,蒼生皆苦!」

一個個萬天聖浮現,此刻的萬天聖,才真的像藍天,或者說……藍天像他!

冥皇臉色劇變!

這一個個萬天聖,都很強大,甚至感覺不比本體弱。

而萬天聖的本尊,一臉淡漠,「蒼生有喜怒哀樂,有愛,有恨,有怨,有欲……人道,包羅萬象,大道千萬,情緒主控人性……」

他說著冥皇不懂的東西,下一刻,數十萬天聖,強悍無邊,朝他殺去!

冥皇如同瘋魔,一會哭,一會哈哈大笑。

一會苦澀無比,一會憤怒無邊,一會痛哭懺悔……

如同瘋了!

的確瘋了,那無數種情緒,不斷衝擊著他,讓冥皇有些崩潰。

萬人魔!

萬瘋子!

他走的到底什麼屁道?

而萬天聖,再次四處張望了一下,沒人看到我吧?

我都藏在時光長河大戰了。

上次蘇宇觀摩大道,看的都是他拿著書,蘇宇其實沒細看,什麼書,很多其實都是一種情緒,一書一道。

那時候的萬天聖還算瀟洒,看起來也很正經。

可此刻,就有些妖了!

這個潮汐,妖孽不少,萬天聖算是其中頂級的,藍天喜歡跟他廝混,那不是沒理由的!

各種情緒爆發,各種大道呈現。

冥皇鏖戰片刻,傷痕纍纍,看向萬天聖本尊,氣喘如牛,帶著驚懼:「你……是什麼怪物?」

「怪物?」

萬天聖悲天憫人:「世人皆把自己無法認知的一切,當成怪物!殊不知,在我眼中,你也是怪物!蘇宇冊封我為清污署署長,你太臟,我便先清洗你這污垢!」

這一刻,無數個萬天聖,拿著掃帚,真的開始清掃!

一把把掃帚,朝冥皇掃蕩而去!

遮天蔽日!

清理污垢!

冥皇大道震蕩,此刻,被抽絲剝繭一般,萬天聖笑了笑,一掃帚打去,剝離一絲大道之力,「你不該怒!」

一瞬間,冥皇不憤怒了!

他好像失去了憤怒的資格,沒了憤怒這個情緒。

萬天聖再次一掃帚打去,打的大道顫動,再次有一道微弱的規則之力被剝離。

「不需要悲!」

冥皇不悲傷了!

轟!

無數掃帚齊出,「無悲無喜,無怒無惡,無欲無求……」

一道道規則之力,被他剝離。

打到最後,冥皇好像成了傀儡一般,木然地戰鬥著。

沒了任何情緒,那就是個傀儡!

萬天聖四處張望一番,再次看看有沒有人看到自己,下一刻,不再試驗自己的大道了,他怕被人看到了,當成怪物。

我可不是!

我的道,不給看,蘇宇看到的也只是表象。

有些邪惡!

木然的冥皇,還在繼續攻擊,萬天聖一劍殺出,斬斷大道,轟,冥皇氣息滑落,下一刻,一劍洞穿他的頭顱!

意志海泯滅!

萬天聖一把收起屍體,迅速消失在時光長河之中,走人,大家不知道我怎麼殺的吧?

不知道最好!

……

轟!

因為萬天聖是逆流而上,其實時間過的很慢,好像一會兒工夫。

忽然,天空血雲匯聚,血雨瓢潑。

正在交戰的各方強者,紛紛朝人境看去,只看到萬天聖瀟洒自若,從時光長河中走出,帶著笑容,從虛空中落向東裂山!

見四方看來,微微拱手,朗聲笑道:「宇皇府清污署署長萬天聖,請多指教!冥皇已伏誅,清污署第一單任務順利完成!」

「……」

四方皆寂。

哪怕人族這邊,也是駭然無比。

萬天聖!

獨殺冥皇!

這……

而下方,藍天笑的燦爛,「天聖果然不負我望,天下第一!」

萬天聖沒理會,笑看四方:「人境,看來諸位是來不了了!」

仙界。

天古和符王都是面色凝重到了極致。

獨殺冥皇!

速度快到了極致。

萬天聖!

今日起,諸天萬界,當有這萬天聖一席之地!

今日,第五尊合道,被殺!

與此同時,轟隆一聲巨響,天地之間,一頭巨大無比的三頭魔狼,三頭被斬下,大秦王、大夏王各自斬落一頭,食鐵獸皇一竹子敲爆了另外一頭。

三頭同時隕落!

剛參戰的三頭魔狼戰死!

今日第六尊合道戰死!

更遠處,神界,一聲咆哮,寂無披頭散髮,怒吼一聲,下一刻,神界上空,一隻巨大無比的手掌出現,一把抓住寂無,被老龜一山撞的手臂爆裂,卻是不管不顧,硬生生拉著寂無回歸了神界。

天古眾人,再次朝那邊看去。

只見神界迅速封鎖,一尊強悍的存在,浮現在天地之間,那強悍的存在,居然是一位女性強者,蒼老無比,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上個潮汐的合道,而是一尊古老無比的存在。

那老嫗,看向老龜,喘息道:「小輩無禮,鴻蒙道兄……見諒!老身……應該還可一戰,還請道兄退卻!」

而老烏龜,看了一眼老嫗,半晌,嘴巴張合:「你……還活著……不可思議……」

「苟延殘喘,已出不得此界……道兄見笑了。」

老嫗好像說話都難,而鴻蒙,卻是凝眉,半晌,開口道:「退!」

身旁,豆包怒道:「打進去啊,怕她幹嘛?」

鴻蒙無奈,豆包不認識她?

「神皇的道侶!」

「寂無他媳婦?」

「上古神皇!」

豆包一聽,瞬間伸出手,拉著炊餅就跑。

怕了怕了!

上古神皇的道侶!

居然還活著?

而老龜,也是看了一眼,半晌,嘆道:「原來如此,靠神皇大道維持生機,難怪不願出手!你好自為之,寂無今日不死,遲早也會死!」

老烏龜選擇了退避。

那位未必能出來,但是,可能是可以出來的,出來進行最後一戰,大概就要死。

因為失去了大道維持生機!

可是,一旦必死一戰,這老嫗,也是強悍無邊。

老龜沒說什麼,神界的底牌,被弄出來了。

寂無差點被他們殺了,神界還真留下其他合道,因為沒必要,只要固守本界,這老嫗,起碼有天王級戰力,比老龜可能還要強大一些。

難怪神界上界都不下來人,下來了,可能還會分攤老嫗的規則之力。

老龜迅速退走。

很快,和其他強者匯合。

大周王那邊八位,老龜加上噬神族兩位,11位合道戰力,迅速匯聚在命界之外。

人境那邊,萬天聖一人坐鎮東裂山,帶著笑容,環顧四方。

短短十分鐘不到的戰鬥,6尊合道被打死!

至此,萬界只剩下天古、符王、魔戟、魔躍、寂無、神皇妃、天龍侯、鳳皇、猿皇、鯤鵬、太古巨人王、監天侯、多寶、命皇這14位還不確定是人族聯盟的強者。

命皇這邊,還不好說,太古巨人王那邊,也是如此。

一戰之下,瞬間的事,被打爆了6尊合道!

而人境,算上蘇宇和萬天聖,此刻有13位合道戰力。

其實遠遠不止!

這一刻,諸天無聲。

大敗!

蘇宇謀划多日,在上一次開戰之後,擊殺5尊合道,今日,再殺6尊合道,斬萬族合道11位!

仙界。

天古面色頹然,看向命界,上界通道……現在消耗規則之力,引上界強者下界,可能是送死,因為會有壓制力,蘇宇他們會殺!

所以,此刻,哪怕想要付出大代價,再鬆動通道之力,也要三思。

上界一旦沒準備,貿然下界四五位合道,都是送死!

添油罷了!

人族,拿下了命界這樣的戰略要地,一下子,讓天古這些人投鼠忌器,除非能保證,直接開了通道,上界合道可以全部下來。

否則,來個三五位,都是送死來的!

「千萬不要下來人!」

天古心中想著,希望上界的傢伙不要犯傻,此刻不能下界,哪怕死了不少合道,通道之力可能鬆動了,也不要下界!

蘇宇進入命界了!

無命……大概率投靠人族了。

兩位合道坐鎮,大周王他們就在外面,一旦大周王也進入其中,三大合道坐鎮,不下來幾位天王級強者都不行,壓制力會壓制他們的!

「丟了命界,死了6位合道!」

天古從沒有哪一刻,比現在更頹然。

完了!

下界,再也掀不起風浪了!

從今以後,徹底改寫下界歷史,人族在下界大勝!

哪怕現在,殘餘的合道還是不少。

可是,都嚇破膽了!

上界不開,誰還敢再出界再戰?

他正想著,遠處,鳳界陡然傳出一聲轟鳴,鳳皇一聲不吭,直接以大代價,封死了界域通道。

她不少第一個!

下一刻,龍界、猿界、鯤鵬界紛紛如此,都傳出了巨響聲,那是在用大代價,封閉界域,也是下定了決心,上界不開,不再開界,不再作戰!

而大周王這些人,都是變色。

不是和天古一樣頹然,而是……詭異。

封界!

這……這是找死啊!

一旦被蘇宇定位到了他們小界對應的死靈界域位置,這是……把自己逃跑的後路都給斷了啊!

這樣的封界,哪怕合道強攻,打破也需要時間的。

大周王眼神詭異。

這沒法說,此刻,封界也許是最好的手段,可是,你把界域封了,蘇宇知道了,大概能笑死。

還就怕你們跑了呢!

現在好了,不但跑不掉了,界域封閉,戰鬥起來,一時半會的,外界都未必知道。

「天命在蘇宇啊!」

大周王心中感慨,真的天命在蘇宇。

他都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拿下了命界,逼迫的各族封界,斬了6尊合道。

前後打了10分鐘,這樣的戰果,超越人族無數年的積累和付出。

大周王心中感慨,其他人,也是一個個感慨萬千。

一尊尊強者,懸浮在空,氣息爆發,覆蓋諸天!

無數小界,顫抖,戰慄。

人族,贏了!

雖然還沒有擊殺三族主要強者,可是,神魔仙三族,在下界,再也無力和人族爭鋒了!

勉強自保!

人族又拿下了命界,扼守上界通道,除非上界開啟,否則,再也無法一戰了!

……

同一時間。

命界。

天命山之巔,蘇宇看向虛空,不遠處,命皇則是看著蘇宇。

他覺得,蘇宇膽子太大了。

「宇皇……不怕我……」

蘇宇看向他,平靜道:「怕什麼?還是命皇覺得,我一人到來,你可以吃定我了?」

蘇宇笑道:「總有人喜歡遺忘,沒多久的事,也喜歡遺忘!」

命皇微微凝眉:「宇皇誤會了,只是覺得太過信任命族……」

「不,我不信任你,不信任一個陌生人!」

蘇宇不藏著,笑道:「我只信任我自己!你若是出手,今日,下界再無命族,信嗎?」

命皇凝重無比,許久,點頭:「信!死靈界域……有劇變,命族,也可開死靈通道!」

「我喜歡聰明人!」

蘇宇笑了,「我既然來了此地,你若是出手,今日我便覆滅你命族!」

命皇嘆息,不再說什麼。

蘇宇……還真是沒話說,警惕無比,他來這,不是因為賭命族真的臣服,而是確定,哪怕命族傾巢而出,他也能對付命族!

蘇宇沒再理會他,而是瞬間化為道王模樣,氣息衰落,滿臉悲痛,一瞬間,氣息大變!

下一刻,上空,上界之門劇烈震動!

有宏大聲傳來,怒聲傳來:「可有人在?出了什麼事!」

蘇宇迅速吼道:「下界動蕩,人族伏擊隕星侯、魔盪侯、深淵侯……鴻蒙聯手大周王,以及噬神族強者,斬殺三大至強!敢問上界可是我仙族老祖?」

通道劇烈震蕩!

隱約間,可以看到一尊強悍無比的存在,在通道對面浮現,帶著震怒,「命族呢?」

命皇眼神閃爍,平靜道:「命族不管這些,仙戰侯,這是你們和人族的事。」

「混賬!」

那老古董怒喝一聲,「好大的膽子,命族……莫非以為天命侯活著,就肆無忌憚?」

命皇無語道:「我又沒參戰,外界打的再厲害,和我命族無關,仙戰侯何必遷怒與我?」

說罷,又道:「下界被殺不少合道,仙戰侯此刻最好還是不要下界!以免被人族圍殺!」

「人族?」

上空,仙戰侯冷冷道:「人族豈有能力殺我?鴻蒙……好大的膽子!」

此刻,他帶著無邊震怒,很快,喝道:「你是何人?」

「晚輩仙族道衡,主管道王域,負責駐紮命界……大人,命族……命族不允許我族合道駐紮,暗中可能偏幫人族,大人,我懷疑是他出賣了我族隕星侯情報……」

「混賬!」

命皇怒喝一聲,「膽敢造謠,信不信本皇斃了你?」

「你才好大的膽子!」

虛空中,一張大臉浮現,雷霆閃爍,仙戰侯帶著無邊憤怒,隔空具現面孔,怒道:「你敢殺他試試?」

大臉呵斥一聲,迅速看向蘇宇,沉聲道:「此刻,能否下界?」

蘇宇迅速道:「不可!大人,命界之外,此刻有數位人族強者在,天古大人他們已經撤離諸天戰場,回歸本界,此刻不可再戰……」

仙戰侯嘆息一聲,「本座已經有所猜測,天古這廢物……此刻,我勉強可以下界,可是……沒必要了!你繼續駐紮此地,無命,他要是死了,你命族……咱們走著瞧!不要覺得人族在下界佔據一點點優勢,就能翻天!」

說到這,雷霆之力更加強大了,仙戰侯,隔著一界,再次看向蘇宇,沉聲道:「你告訴天古,蟄伏!想辦法,繼續削弱界門規則之力,不要再愚蠢無比,一次次去送合道去死!混賬東西,死了多少合道了?下界如此好的基礎,被你們弄成這樣,廢物,一群廢物!」

他憤怒的很,都是廢物。

下界局勢太好了!

第九潮汐結束,若不是戰場封鎖了,人族都徹底滅了,幾乎沒任何強者留下,居然混成了這鬼樣子!

他都想不通!

氣炸了!

蘇宇急忙點頭,卻是悲觀道:「大人,人族出了一個蘇宇,繼承了文王的筆道!也正因為如此,食鐵各族都投靠了他,他繼承了文王衣缽,氣運如虹!而今不是吾等不敵人族,只是這蘇宇,氣運太強,我族無法壓制,還請大人賜鎮壓之法!」

「文王傳承?」

仙戰侯遲疑了一下,下一刻,不再怒吼,傳音蘇宇道:「文王氣運確實強悍,他的傳人……那氣運之力,也不是天古可比!唯有上古議會可壓制!你告訴天古,現在最好的辦法,是收集議員令!我這邊,還有6塊議員令,你轉交給天古,無論如何,儘快收集50塊以上,迅速壓制此地規則之力!」

「你在此地不要走,我會繼續收集議員令,我本尊無法下界,但是可以趁規則之力鬆動,傳送一些議員令下界,議員令強悍,不會被毀……」

蘇宇也急忙傳音道:「不可,大人,命族態度不明,此刻傳送議員令,一旦被命皇截留,那……」

仙戰侯倒是笑了,「道衡,你倒是不錯!本侯其實知道你的名字……罷了,上個潮汐,你還小,不提也罷!命族不敢截留……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將議員令置入我的戰龍棒中,我傳你開啟之法,其他人不會開啟之法,貿然奪取,只會自取其辱,等我下界,我再收回!」

「大人,您的兵器,我豈能拿走,那……」

「無妨,上界之患,已經快要平定!」

下一刻,一道道意志力傳入蘇宇腦海中,是那戰龍棒的控制之法。

很快,仙戰侯迅速道:「不能再耽誤了,你告訴天古,記住了,不要再戰了,損兵折將,憑空消耗實力,趁早集齊50枚議員令!」

說罷,轟隆一聲巨響,那上空的門戶中,一根強悍無比的大棒,抵禦無數雷霆,朝下方爆射而來!

一道道金紋閃現!

擊破雷霆,強悍無比,很快,被雷霆打的有些暗淡,卻是衝破了懲罰之力,轟隆一聲,擊破虛空,從天而落。

「規則懲罰之力又恢復了……本座要走了,道衡,保管好我的兵器!」

「遵令!」

「無命,本座,不希望他出任何事!」

一聲冷哼,下一刻,大臉破碎,虛空平靜了下來。

而蘇宇,探手一招,那強大的戰龍棒,落在了他手中。

命皇張了張嘴!

艹!

這就騙來了?

這也行?

我的天!

仙戰侯,連自己的兵器都給送下來了,這……這算什麼?

他有些木然地看著蘇宇,蘇宇倒是見怪不怪,隨意道:「上界的人知道什麼?都是一群白痴!消息閉塞,除了下界彙報,他們還知道什麼?知道誰死了,誰活著,撐死了如此!命族還保持中立,誰相信我在命皇面前冒充仙族,命皇何必如此看我?倒是多謝命皇配合了!」

蘇宇笑了笑,6枚!

議員令,很不錯。

算一算,他其實不少了,回頭自己整合一下,看看自己這邊,到底多少枚了,反正不少。

仙戰侯,倒是弄了不少,也真敢給!

蘇宇只是隨便套路一下,想問問,上界有沒有什麼厲害的玩意,可以鎮壓自己的,結果……送來了議員令,還有仙戰侯的兵器。

半晌,命皇苦澀道:「我……算是沒有其他選擇了,仙戰侯極其強大,仙族在上界排名前五的頂級強者,現在兵器都給丟了……」

蘇宇笑道:「不止,還有6枚議員令。可能比兵器更重要!」

命皇徹底變色!

得了,無路可走了,唯有徹底投靠人族,否則,他會被仙族打死,一定會,天命侯來了都不行。

6塊議員令!

他都想狂罵了!

白痴嗎?

蘇宇說什麼,你就信什麼?

艹!

你居然把議員令都給了,還一給就是6枚,瘋了吧!

這要是知道落到了蘇宇手中,仙戰侯第一個打死蘇宇,第二個就是他無命,因為他在,仙戰侯反而沒起疑心。

誰會在命皇面前,冒充仙族的?

何況,命皇一直中立,中立無數歲月了!

這一刻,命皇徹底無言了,而蘇宇,笑了笑道:「不是大事,命皇其實本就無路可走,這地方,我要控制,除非……命皇要和我開戰!」

命皇無聲,許久,嘆息一聲,不再說什麼。

算了,選擇了,別後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7章 殺個底朝天(求訂閱)

7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