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 天命之子出現(求訂閱)

第691章 天命之子出現(求訂閱)

定位了四大界域,蘇宇等待麾下強者匯合。

與此同時,也開始清點議員令。

仙戰侯給了他6枚,他擊殺各方強者,金翅大鵬、靈族、天淵這些種族,都為他貢獻了一些議員令,之前一戰,也獲得了一些。

這些東西,戰後清點,議員令都交給了蘇宇,總共有9枚之多。

如此一來,此刻蘇宇足足有15枚。

而食鐵各族的議員令,都在他們自己手中,蘇宇並未去要,若是要來了,再弄了五六枚應該沒問題。。。

夏龍武他們現在在征伐萬族,有些古族可能沒有合道,但是議員令可能還是有的。

不知道能不能弄來一些。

再把四大界給滅了,最少又能多出4枚,有些古族,其實不止一枚,因為當年的99古族,不少都覆滅了,覆滅之後,議員令流落在外。

有些被三大強族奪走了,有些散落在了萬界。

「湊湊的話,最後可能能弄到30枚左右吧!」

蘇宇心中想著,議員令其實不止這麼多,下界應該超過50枚都有可能,當初雲霄違背規則,老龜逼迫萬族用議員令驅散懲罰之力,那一次,就出來40多枚。

仙戰侯還給了6枚,下界必然是超過50枚的。

等待的時候,清點完了議員令,蘇宇則是開始觀摩死靈大道。

他其實可以走死靈大道的!

這是蘇宇自己意外發現的,因為他是半死靈,蘇宇發現,自己也許可以踏入死靈大道看看,他隱約間,對死靈大道有些感悟,有些親近。

這也許是無數歲月,第一位可以做到的人主。

因為,他是唯一一位轉換成半死靈的人主,其實到現在,蘇宇發現,他轉換成半死靈,好處不少,壞處倒是真沒多少。

「生死,陰陽……」

蘇宇心中想著這些,也許,大道就是分生死,死靈界的開道之主,想法是沒錯的。

能開生靈界域,就能開死靈界域。

但是,為何開闢的不完善?

是因為實力不夠?

死靈大道,為何不能開支流,只能走一道?

一個個念頭,在蘇宇心中升起。

「死靈大道,有盡頭嗎?」

「應該是有的!」

畢竟這不是時光長河,也沒時光長河那樣強大。

蘇宇很想進入死靈大道看看,也順便看看,唯一的支流,那條墨道,文王又是如何嫁接上去的!

如今,蘇宇雖然進步飛快,但是也覺得自己實力提升還是太慢。

四等合道,這是蘇宇自己的定位。

合道,被他分成了六七等,四等不算弱,堪比一些老牌合道了,而蘇宇卻是不滿足,太弱,這樣的實力,如何能領袖萬族?

如何能征戰諸天?

如何能匹敵武皇這些人!

上界,三等合道不少,一等二等的也有,甚至准王境的都有。

數量,不是唯一。

質量若是高,來10個天王級,蘇宇這邊,集齊了力量,也未必能斗得過。

他看向死靈大道,此刻,天門開啟,能看到一條巨大的大道,橫跨死靈界域,和時光長河一樣,但是沒有支流存在,力量歸一。

所有的力量,都是從死靈大道中抽離出來的。

想著這些,蘇宇又想到,這封印的強者,到底有多少?

很快,蘇宇開口:「南王前輩,你在此地幫我照看一二,我去大道中看看,若是大周王他們都到了,讓他們先等等!」

南王頓時凝眉:「你要去哪條大道?」

「死靈大道!」

「太危險!」

南王沉聲道:「死靈大道和別的大道不同,時光長河其實危險都沒死靈大道大,因為時光長河包容性強,死靈大道排斥力更大!你畢竟不是死靈,太容易出事了!」

蘇宇笑道:「我也怕出事,可是……修鍊一道,若是戰戰兢兢,瞻前顧後,如何激流勇進?」

蘇宇笑聲爽朗:「修道,不可能一輩子不去探索自己不知道的一切!修鍊,便是上下而求索!開道者,誰不曾經歷這些?若是中道崩阻,那也是氣運、實力不濟,無可奈何!」

蘇宇看向眾人,「我若是一心求穩,上界一開,必敗!」

別看蘇宇自信滿滿,卻是心中有數,他嘆息一聲:「我這邊,能拿出幾位天王?可有人能匹敵規則之主?筆道,畢竟非我之道,我縱然天賦絕頂,五年內,我真的可以掌控筆道?何況,我未必有五年了!」

蘇宇輕聲道:「萬族不傻,仙魔神也不蠢,我說五年,他們可能會判斷,三年內,我蘇宇一定會強攻他們!他們覺得三年,那我就不能讓他們猜到我所想,一年!」

蘇宇眼神堅毅:「我要一年內,做到抵禦萬族!馬上便是新宇元年,我希望在元年結束之前,能結束下界的戰鬥,正式完成諸天萬界的統一!」

眾人心驚,一年!

這……是否太短了?

蘇宇如今已經踏入融道境了,走上筆道,可是,合道真的有那麼簡單嗎?掌控筆道,更是難如登天!

嵐山侯此刻崇拜道:「陛下定能完成此偉業!當年,人皇陛下一統諸天,耗費千年時光,如今,陛下再次席捲諸天,一定可以比人皇陛下更快!」

蘇宇失笑:「不一樣,那時候各族都有規則之主,千年能打下諸天,很厲害了。」

「陛下只會更強!」

嵐山侯再次堅定說著,因為蘇宇的確太有天賦了,現在也太年輕了。

加上如今的萬族,畢竟不是當年的萬族了,當然,人族也和當年沒法比,可這樣,也是機會。

蘇宇笑了一聲,「承蒙看得起,這些話就不多說了,那我此刻去死靈大道看一眼,諸位……雖不想說喪氣話,可若是我真出事了,還希望諸位能夠一心抵禦萬族,萬族為了不出現巨大的損失,大概也不敢貿然出擊!一旦分散,必死無疑!」

「陛下……」

蘇宇抬手:「只是一些萬一之語,我信心很足,不會出事!就怕萬一,也免得一句話都沒留下!」

蘇宇笑道:「我原想先拿下四族再說,又擔心實力不夠,拖了後腿!剛好,又有了一些感悟,所以想去看看,諸位,話便是如此,等我一陣,我便回歸!」

話落,天門開啟,蘇宇一步踏入虛空。

下方,南王忽然道:「文王當年也曾踏入過此道,曾說……說,此道雖強,卻也萬變不離其宗,還是沒能脫離大道本質!」

蘇宇腳步一滯,若有所思,轉身道:「還有其他話語嗎?」

南王仔細思考,許久,才道:「大體上就這些,畢竟他是文王,當年來死靈界域,因為我是一方天王,來過我府幾次,才有一些交流。」

蘇宇點頭,不再多說。

撕裂虛空,一步踏入死靈大道中。

下方,南王一聲嘆息,輕聲道:「人族雄主,大多如此,吾實力雖強於他,求道之心,卻是遠遠不如!」

求道!

上下求索!

蘇宇求道之心,比她要強烈的多,不會甘於現狀,稍有發現,便會勇往直前。

這對於南王而言,是極其難得可貴的。

她無數歲月來,見過的活人死了都有不少,但是魄力強如蘇宇的,卻是沒幾人。

嵐山侯看向天空,半晌才道:「所以他們是帥,吾等是將!陛下定能恢復上古榮光,甚至超越!」

超越……眾人不敢去想。

太難了!

上古的輝煌,100多位規則之主,上前封侯,和現在比,這個時代,沒法比擬。

……

與此同時。

蘇宇一步跨入死靈大道,大河滔滔,他好像看到了死靈天河,又或者說死靈天河的大道本質,又或者說是死靈界的時光長河!

就一條筆直的死靈大道,貫穿了天地。

兩側,沒有支流。

死氣規則之水,衝擊兩側,浪花滔天。

當年開闢此道的強者,可怕到了極致。

蘇宇一步踏入,便覺得死氣覆蓋,侵襲,肉身、意志海都在迅速被侵襲。

滔天的死氣,瞬間壓制了蘇宇體內的那些生氣。

好像要徹底將他轉換成死靈!

「固我大道!」

一聲低喝,天門開啟,蘇宇提筆書寫一枚枚文字,天門之上,浮現一道道屏障,阻擋這些死氣侵襲。

固我本心!

與此同時,文明志出現,一瞬間,其他書頁消失,只浮現出一頁,死靈頁!

這一頁書冊,也有天兵等級。

蘇宇吸納了不少死靈,此刻,這張紙上,有些文字,也有些空白,隱約間,可見內部空間,在孕育一條小小的死靈之道。

但是很微弱!

而這時候,蘇宇提筆書寫,書寫一些死靈功法,其實就是元竅逆轉之法,完善這一頁。

死靈頁面上,漸漸多了一些文字。

寫完了元竅逆轉之法,蘇宇迅速提筆臨摹一些東西,臨摹死靈大道,他要將此道,臨摹下來。

同一時間,一枚神文浮現。

「死」!

神文浮現,但是比較虛弱,大量的規則之力,被筆道抽取,此刻,蘇宇的神文沒破碎,但是虛弱無比,這時候,蘇宇居然一咬牙,將這枚「死」字神文,融入了死靈一頁。

和之前將「文明」融入文明志一樣,這時候的蘇宇,直接將「死」字融入其中,不止如此,一根根屬於武皇的頭髮,被他捏碎,也融入了這一頁當中。

之前差點被死靈河水衝擊的要破碎的書頁,眨眼間爆發出璀璨黑光,迅速強化起來!

頁面上,浮現出一道黑影。

那是死靈強者的虛影,蘇宇之前融入的精血。

不過,蘇宇忽然一聲輕哼,一拳將虛影擊碎,下一刻,一滴屬於他自己的精血,被滴入其中,眨眼間,又一道虛影呈現,有些像蘇宇本人。

「融道,開道,開我之道,融我之道,別人的,再強也是別人的!」

蘇宇這些時日,其實感悟很多,他沒再利用他人精血,而是將自己的精血滴入其中,作為虛影呈現的核心。

一滴精血,消耗很大。

精血流失多了,還會傷及根本,不過活著就能補充回來。

當年洪譚他們販賣精血,幾頭大妖數十年都沒掛。

一番操作之下,黑色書頁,溢散出強大的光輝,金紋不斷呈現,從天兵初等,眨眼間化為中等,而虛影,也從日月巔峰,漸漸提升,隱約有準無敵之力。

此刻的蘇宇,還沒能做到,一滴精血化永恆的地步。

「吸!」

蘇宇書頁拋出,頓時瘋狂吸收那些侵襲而來的死氣,書頁內部的虛幻小道,漸漸強化起來。

蘇宇笑了笑,這一頁書頁丟出去,誰撿到了,以後也可以和時光冊一樣,融入一滴死靈精血,開始自動感悟死靈族功法,甚至借用死靈之道,當然,死靈大道很虛幻,不夠強大。

畢竟只是蘇宇自己吸收一些死氣和死靈精血構造的。

可能還沒時光冊強大。

但是時光冊,未來可未必有蘇宇的這文明志強大。

弄完了這些,蘇宇輕鬆多了,沒有之前那種死氣不斷湧入,侵襲的他要化為死靈的感覺了。

蘇宇沿著大道開始往前走,滔滔死靈河水,沖刷而來。

浪花,一道接著一道。

而蘇宇,卻是封閉了天門,默默感悟了一下,逆流而上,漸漸地,蘇宇有些感悟了,他低頭看著滔滔河水,輕聲道:「原來如此!」

他天門一開,再看腳下,不一樣了!

在他腳下,那河水,卻是化為無數人影一般,在河中漂浮,蘇宇喃喃道:「原來,死靈一道,並非開支流,而是融入主流!如此一來,死靈一道,會漸漸強大起來,卻也讓這些死靈,失去了開他道的機會!」

蘇宇搖頭,不好說好壞。

但是,這死靈一道的主人,開道的時候,不知是出了差錯,還是故意如此,導致死靈界域,恐怕無法再出真正的規則之主,只能不斷地去融道,真正的融道一條大道!

「這是強化自己嗎?」

蘇宇心中想著,如此一來,也有個好處,死靈大道的主人,對整個死靈界,有足夠的控制權。

「難道,我也要融道死靈大道?」

蘇宇想了想,搖頭,不,這樣的話,以後想剝離都難!

因為你融入了主道,可不是想剝離就剝離的,文王可以剝離筆道,但是他若是走死靈道,想撤離出去,也難。

「復活,復生,大概都需要將這些死靈的道,給剝離出去!」

「那我可否找到星月的道?」

這條河,所有的河水,都是道,可能是一滴水一位死靈,很可怕!

星月的道,自己可以找到嗎?

找到了,也許可以稍微研究一下,如何剝離她的大道出去,筆墨紙硯四道,雖然蘇宇只掌控了一道,但是,有些東西是可以替代的。

比如荒天獸的肉身道,就是生命力的問題,生之道效果應該更好。

紙道,可能有遮掩天機之效,類似的道應該也行。

墨道,倒是可能起到巨大的作用,能壓制一下死靈大道,好趁機剝離。

心中想著,蘇宇不急著找星月的大道,低喝一聲,雙手之上,冒出濃郁的死氣,一把抓向下方的河流,其中,一滴水被他抓在手中,劇烈掙扎!

腐蝕蘇宇!

蘇宇雙手何其強大,然而,此刻也被腐蝕的有些裂開。

蘇宇不管這個,抓住那滴水,意志力侵入,感應一番,下一刻,悶哼一聲,七竅流血,卻是眼神微動,這是一尊死靈君主的道!

應該還活著!

但是,蘇宇不認識,他麾下的死靈君主,雖然長相差不多,可蘇宇其實還是可以認出來的。

「不是我的人……」

話落,蘇宇陡然「生」字神文爆發,大量的生靈之氣,湧入這滴河水之中。

「啊!」

凄厲的慘叫聲忽然在死靈界域中爆發!

此刻,蘇宇隱約能聽到,也能看到這滴河水上,爆發出一陣死氣,生氣死氣衝擊,迅速相融,不是融合,而是融化,抵消!

整個死靈大道,好像都在排斥蘇宇,轟隆隆,大量的河水衝擊蘇宇。

轟隆隆!

蘇宇不斷倒退,血液一滴滴從身上滴落。

砰地一聲,手中那滴河水,忽然爆裂!

生氣和死氣,全部抵消了。

而結果是,這條道,碎了!

不用看了,蘇宇知道結果,死靈界域中,十有八九,一尊死靈君主掛了!

「倒是殺人的好辦法,可惜,不太實用!」

蘇宇吐血,不實用,以他的實力,擊殺一尊死靈君主,不會受傷的。

但是在這,他爆發生氣,融掉了對方的道,對方掛了,但是蘇宇也被整個大道排斥,導致傷勢不輕,這還是君主級的,若是死靈侯級別的,蘇宇自己可能會被反噬的重傷甚至隕落。

「得不償失!」

蘇宇搖頭,也有些隱約的失望,強行復活,死路一條!

當初,他想著自己生氣壓過死氣,那就可能將星月復活,現在一看,不可能,他若是真那麼做,星月必死無疑!

「果然,若是簡單,文王早就把她復活了!」

「有趣的死靈大道……」

此刻,蘇宇忽然發現了一些東西,剛剛爆掉的那滴水,化為死氣,而這些死氣之力,逆流而上,好像被人強行吸收了。

蘇宇微微挑眉,繼續逆流而上。

與此同時,他的死靈頁,也在吸收這破碎的一些死氣,這是死氣規則,蘇宇也在完善自己的死靈頁面。

……

大道之外。

南王這些人,紛紛看向死靈天河,就在剛剛,一尊君主,好像隕落了,無端端地隕落了。

南王掃了一眼,微微凝眉,看向上空,是蘇宇做的嗎?

若是,那蘇宇也許發現了一些東西。

隔空殺人!

這就很可怕了!

……

同一時間。

封印之地。

那些黑色光柱,倒是沒想太多,只知道好像又死了一位融道的君主,蚊子腿也是肉,雖然不是死靈侯,可是,能吸收一點規則之力也是好的。

那名為地支羅的強者,再次傳出聲音,幽幽笑道:「看樣子,人族還在殺戮?殺吧!殺的越多,我們解封的越快,遲早有一天,偉力歸一!」

這一刻,其他光柱中,有人輕聲道:「偉力歸一?地支羅,你是想死嗎?偉力歸一之下,你我恐怕都要死!」

「死便死好了,成全帝尊,若是帝尊能成為大道唯一之主,哪怕上古人皇他們再次出現,也無法匹敵帝尊!」

後方,那最大的光柱,並未說話。

偉力歸一!

這是一個設想,也是一個猜測,當年人族就這麼想過,封印他們,不殺他們,其實也是擔心,一旦殺光了那些強者,會不會出現一位能執掌死靈大道的存在?

那時候,人族甚至想過,培養一位自己的死靈強者,讓對方成為最強的存在,可惜,不是任何一位死靈,都能不斷吸收死靈之力的。

嵐山侯就是代表,實力不弱,都是一尊侯了,結果,吞噬無數死靈,也沒達到天王的地步。

於是,那個時期,封印了這些傢伙,而非擊殺。

……

死靈大道中。

蘇宇走走停停,恢復元氣,消耗極大。

隨著他不斷前行,蘇宇對死靈大道,倒是有了一些了解,感悟更深了。

而走著走著,蘇宇好像發現了一些了不得的東西。

就在前方,居然出現了一個岔道口。

一條小小的支流,呈現在眼前!

「墨道!」

蘇宇意外無比,墨道在這!

挺深的地方了,他迅速上前,天門開啟,朝那條小小的支流看去,一條漆黑的小道,好像被人為開闢了出來,這也是蘇宇看到的唯一一條支流!

此刻,那條支流,也在偷偷汲取一些死靈之力。

而在死靈大道中,蘇宇看到了一些東西,這條支流四周,無數封禁呈現,和文王之前的手筆很像!

蘇宇仔細判斷了一下,一方面是遮掩痕迹,不被大道感應,一方面也是為了穩固這條支流。

蘇宇發現了,這條支流,好像強行在牆壁上打了個洞出去,而四周,死靈大道的那些牆壁,在自動癒合,想要堵住這個洞,卻是被一股力量攔截了!

「文王留下的手段嗎?」

蘇宇吸氣:「了解的越多,越是發現,文王真的強!」

他算是看出來了,當年文王也曾探查過死靈大道,最終,選擇了在這,自己強行開闢一條小道,時光長河開闢支流,是不會癒合的。

可死靈大道,有自愈的功能。

這樣的情況下,想開道,幾乎不可能!

而文王,做到了。

他讓這條道,開啟了,而且還在竊取死靈大道的力量。

「這就是墨道嗎?」

蘇宇看向那支流,靠近了一些,河水不斷衝擊著這條支流,想要將封禁之力衝破,讓大道自愈,這墨道,就跟寄生蟲似的,在寄生。

蘇宇仔細觀摩一番,天門開啟到了極致,隱約間好像看到了,在這支流中,有一道人影留下。

「劉洪?」

蘇宇心中微動,很快笑了,下一刻,探手一抓,一些無人影的河水,被他提取到了手中,蘇宇低喝一聲,死氣爆發,迅速將這些河水化為一行行大字。

緊接著,他低吼一聲,奮力一擲,將那些死氣河水組成的文字,拋入了那支流之中,文王的屏障剛要浮現,蘇宇一筆點出,同源力量爆發,讓這屏障稍微遲緩了一下。

下一刻,那些河水組成的文字,被納入了支流之中。

……

而就在這一刻。

死靈天河邊緣,正偷摸著想獵殺一頭死靈君主的劉洪,忽然眼前一花,有些恍惚,下一刻,腦海中好像浮現出一句話:「劉洪,喊蘇宇爺爺,不然天罰降臨!」

「咳咳咳!」

劉洪瞬間咳嗽起來,劇烈咳嗽,眼睛瞪大,一臉駭然,什麼鬼?

他算是沉得住氣的,此刻,也懵了!

這什麼鬼?

自己怎麼忽然產生這樣的念頭,不,這不是忽然產生,而是大道影響,他好像被大道影響了,大道……讓他喊蘇宇爺爺?

卧槽!

怎麼可能!

這是文王留下的大道,文王都消失了10多萬年了,他怎麼可能在大道中留下什麼?

就算留下什麼,也不可能是這個話!

劉洪驚駭無比,四處張望,蘇宇在附近?

他在影響自己?

而遠處,那死靈君主,呆呆傻傻地看著忽然驚叫的劉洪,下一刻,沉入死靈天河,迅速消失。

劉洪想追,卻是很快放棄了這心思,一臉的不安。

啥情況啊?

就在這一刻,忽然,他腦海中再次浮現一句話,「快喊,大聲喊,否則,天罰必降!」

喊你祖宗!

劉洪心中狂罵,一定是蘇宇坑我,他在這附近嗎?

這傢伙,有點可怕啊。

他影響了我的大道?

老子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跑路!

他剛想跑,轟隆一聲,腦海中,雷霆爆發,轟隆隆,滅世之相呈現。

劉洪臉色一白,下一刻,急忙道:「哥,我喊你哥,別玩我了!」

而此刻,卻是沒了動靜。

……

死靈大道中。

蘇宇拋了幾次文字,又拋了一次幻象,被那支流吸納,蘇宇笑了一聲,也不知道劉洪有沒有接收到這些訊息,挺好玩的。

算了,不陪他玩了,消耗太大,沒必要。

不過看到這條大道,倒是讓他多了一些想法。

我,能否也在這開闢一條大道?

「不,我沒能力開闢大道,但是……」

蘇宇拿著那死靈頁面,眼神閃爍:「我可以將這死靈頁面,放入大道中,竊取力量!竊取死靈大道的力量,反正這條大道強的可怕,竊取一些,完全沒感覺!只要不被發現擊毀就行!」

「用虛幻的大道,吸收死靈之力,從而取而代之!」

「文王用的是開闢大道,竊取力量,我完全可以以假亂真,用這條虛幻大道,盜取力量!」

「不,其實最好是寄生在一位強者的大道之中!」

蘇宇心中想著,眼神不斷閃爍,寄生!

對,將自己的死靈頁面,找個強者融入的大道,進行寄生,甚至讓對方主動用自己的虛幻大道,去吸取力量,讓他誤以為自己強大無比,然後,這玩意,自己隨時可以收回來!

「如此一來,倒是可以讓人幫我蘊養死靈頁面了!」

無數的念頭,在蘇宇腦海中誕生。

他繼續前行,想更了解一些死靈大道,這條超級強者的大道,現在對自己開放,蘇宇也想看看,對方是如何做到,脫離時光長河,自成大道的。

「這需要無數的力量,用什麼來維持這些力量不枯竭?」

「文王說,萬變不離其宗,又是什麼意思?」

帶著一個個疑惑,蘇宇繼續前行。

越來越難了!

而蘇宇,在腳底下,好像也看到了更多的蘊含人影的河水,一滴水,一位死靈融入的道。

有些強大無比,有些好像還在蟄伏,有些氣息已經展露。

「死靈界積累無數歲月,強者可真多。」

蘇宇心中感慨,死靈大道的主人也就不在了,否則,瞬間一統死靈界域,將沉眠的存在,都給喚醒,那死靈界域實力可不弱!

「關鍵,是強大我自己!」

他不管這位多強,蘇宇想的,只是讓自己更強。

找人蘊養自己的死靈書頁,這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但是,要無聲無息,不被對方發現,其實難度還是有的。

「也許,其他大道也可以這麼做!」

蘇宇眼神不斷閃爍,自己其實可以將文明志的書頁,都給拆分,去竊取那些大道之力。

讓人幫自己蘊養書頁!

「現在又沒規則之主,時光長河都無法暢遊,他們知道什麼?」

這是機會!

沒有規則之主,沒人開天門,這些人就很難發現這些。

「我甚至可以用假道,代替真道,讓萬族去融假道!」

融我文明志中的假道!

蘇宇自己都吸氣,我太壞了吧?

這是要坑萬族所有修者啊!

這一次,他進入死靈大道,倒是有些無數想法。

一直前行,前行了一陣,蘇宇好像看到了一滴較強的河水,還有人影懸浮在上,那是一尊死靈侯的道。

蘇宇眼神閃爍,死靈侯。

這好像不是自己麾下的,那是……北王麾下的嗎?

他仔細辨認了一下,儘管死靈都是這鳥樣,還是大體上辨認出來了,也許……真的是北王麾下的一位死靈侯。

「試試看!」

蘇宇探手朝這滴水抓去,而這滴河水,也是強大無比,忽然噴湧出大量死氣,侵蝕蘇宇,一滴水,砸的蘇宇瞬間倒退!

……

就在蘇宇捕捉這位強者大道的同時。

歸墟之地。

北王也在此地,開闢了一處行宮,一處剛開闢的行宮中,忽然,一尊死靈侯陡然睜眼,大道之力爆發。

很快,數位死靈侯殺來,一個個警惕萬分,北王也很快抵達,喝道:「龍血侯,怎麼了?」

龍血侯微微凝眉,盤膝而坐,大道之力還在爆發,沉聲道:「好像有危機,我感受我的大道之力,和其他強者,大道之力碰撞了!」

北王微微一怔,很快沉聲道:「難道是有強者,想隔空用大道之力擊殺你?」

他也迅速震蕩自己的大道之力,橫掃四方,卻是沒發現什麼,微微凝眉道:「是在大道源頭?」

「可能是。」

龍血侯感應了一番,感覺也是這樣。

北王皺眉,半晌才道:「可能是大道碰撞了,有人想提升實力,擠壓你的大道區域,全力抵禦!最近死靈侯和天王都有隕落,一些傢伙都想趁機侵佔更多的大道之力,死了的可以侵佔,活著的,很難!只要你全力抵禦,對方久攻不下,自會放棄!」

龍血侯點頭,「不知是誰?能在死靈大道中侵佔大道區域,難道是一尊天王?南王嗎?」

「有可能!」

北王想了想,又朝深處看了一眼,除了南王,也許還有別人呢。

那些傢伙,也不是省油的燈。

他迅速道:「小心點,只要你還活著,對方想佔據你的大道區域,幾乎不可能!畢竟你能合道,便是已經將一片區域,化為你的!也許還能反噬對方,你別說話了,全力反擊!對方隔空而來,侵佔你的大道,哪怕是天王,也有可能被你反噬!」

龍血侯心中微動,我可以反吞噬對方?

他很快操控大道之力,迅速爆發起來。

……

這時候的蘇宇,卻是在死靈大道中,被打的節節敗退,蘇宇也是齜牙咧嘴,「果然,在這想擊殺一尊侯,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還不如現實中去殺!對方佔據了主動,這裡也是對方的地盤,我只是外來戶!」

蘇宇迅速退避,不好惹,不行的話,換一個君主。

剛想著,大道中,那虛幻的死靈身影,忽然朝他撲擊而來,好像想吞噬蘇宇。

「發現了,開始反擊?」

蘇宇判斷了一下,剛想避開,忽然眼神微動,下一刻,他的死靈書頁上,浮現出一道虛影,那是蘇宇自己的精血所化。

此刻,這死靈蘇宇,手中忽然浮現出一條虛幻的小小的死靈長河!

蘇宇操控死靈書頁,那死靈蘇宇,拿著小小的死靈長河,朝那尊侯殺去,而對方,也是勇猛無比,張大嘴巴,朝蘇宇的虛影吞噬而去!

蘇宇沒怎麼反擊,而是不斷給對方吞噬,他的書頁,虛影,死靈天河虛幻道,都不斷被吞噬!

那位龍血侯的虛影,卻是稍微有些強大起來。

許久,轟隆一聲,整個死靈書頁消失。

蘇宇隱約可以看到,這一頁書頁,呈現在包裹了龍血侯虛影的河水之中。

蘇宇的虛幻道,被對方給吞了!

蘇宇迅速倒退,眼神閃爍,笑了,「自己吞了?可不是什麼東西都能亂吃的!」

而龍血侯的虛影,吞噬了虛影,又盤旋了一陣,好像沒再感應到危機,很快,化為一滴水,落入河流之中。

氣息,卻是越來越強大了。

……

歸墟之地。

龍血侯大道之力爆發了一陣,過了一會,他的氣息忽然強大了一些,漸漸地,開始平靜了下來。

龍血侯心中卻是震動!

反擊成功了!

不但成功了,而且自己還反咬了對方一口,吞噬了對方大量的死靈規則之力!

此刻,他隱約間甚至感覺到,自己……好像觸及到了一些不可思議的東西。

他的腦海中,隱約浮現出一條小小的河流。

「這是什麼?」

龍血侯心中震動,我是不是獲得了什麼機緣?

他仔細感悟一下,忽然無數念頭在腦海中浮現,許久,他隱約知道了這是什麼。

「不可思議,這……這是死靈大道的種子!」

龍血侯知道了,心中震撼無邊,他好像在剛剛的戰鬥中,獲得了天大的機緣,他觸及到了一些死靈大道的本質!

按照他的感悟,他腦海中的這條虛幻河流,好像是死靈大道的種子,或者說的乾脆一點,這是死靈大道的兒子,死靈小道!

掌控了這個,強化自己的大道之力,自己有朝一日,也許可以成為死靈之主!

整個死靈界的主人!

龍血侯震撼無比,這……剛剛自己到底吞噬了什麼?

誰來侵犯自己,被自己幹掉了,或者擊退了,連這玩意都給自己剝奪來了!

不可思議!

而這時候,北王他們看他恢復了平靜,北王迅速道:「如何了?」

龍血侯壓下心中的震動,迅速道:「已經擊退了對方,對方已經撤離,哪怕不死,我覺得應該也受到了重創,我還吞噬了一點對方的死靈規則之力,反而強大了一些!」

北王聞言笑了笑:「正常,大道之戰,最為兇險!對方居然侵佔活著的死靈侯大道區域,除非對方是規則之主,否則,很難全身而退!所以,在死靈界域,最好不要進行大道之戰,大家都是一條道,很難出現道則壓制!」

龍血侯點點頭,笑道:「可能是死靈天河中剛復甦的強者吧,腦子不是太清醒。」

此話一出,其他人倒是贊同。

有人笑道:「龍血侯運氣不錯,還佔了便宜,下次有剛復甦的蠢貨,也來吞噬一下我,我也試試大道反噬!」

眾人都笑了。

而龍血侯也笑了笑,心中卻是依舊震撼莫名,我……好像成了死靈界的界域之子,死靈大道留下了種子,這是等著我去繼承嗎?

「我要不斷吞噬別人的大道之力才行!」

龍血侯心中想著,忽然,有些壓抑不住的衝動,真想幹掉這些傢伙,來圓滿我的死靈小道,也許我可以很快成為天王級強者,甚至是准王,甚至是……規則之主!

「天賜機緣,不,我知道了!」

龍血侯心中再次震動,我有些明白了,可能是隨著人境再次入侵,死靈大道要反擊了,所以,這個界域,誕生了界域之子,天命所歸!

「大道有靈,死靈大道其實是在培養可以匹敵蘇宇的存在,是嗎?」

一個個念頭冒出,龍血侯這一刻,只有激動。

我,好像被選定成了死靈大道的代言人!

天王,規則之主,一個個念頭不斷浮現,他餘光瞥了一眼其他人,見他們都沒在意,心中暗暗盤算,找個機會,出去擊殺一些強者,吞噬對方大道之力。

也許,我很快就可以成長起來!

「還有封印之地,那麼多強者,若是都被我吞噬了……再吞噬這些傢伙,偉力歸於我一人!」

野心,忽然間就膨脹到了極致!

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他頭頂大道,那大道中,一條小河流若隱若現,河流中,隱約浮現一道人影,盤坐在小河流之中。

不斷念叨著:「吞噬一切,我為天命!一統諸天,萬族獨尊!」

潛移默化地影響!

這也是蘇宇想要的結果,他想做一次嘗試看看。

試試看,能否借雞下蛋,讓這尊吞了他死靈書頁的傢伙去不斷暗殺其他人,吞噬其他人,最終為自己做嫁衣!

若是成功了,蘇宇就可以照葫蘆畫瓢,對其他書頁也做一些安排。

這比他自己不斷去強化,要省時省力的多!

……

這一刻,死靈大道中,蘇宇受傷不輕,有心想繼續前行看看,考慮了一下,還是選擇了放棄。

先回去!

他也想看看,這位奪取了他書頁的傢伙,會不會接下來有些動靜。

而且,蘇宇也由此想到了更多的東西。

很可怕的猜想,他不敢去深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1章 天命之子出現(求訂閱)

7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