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蒼生道開!(萬更求訂閱)

第698章 蒼生道開!(萬更求訂閱)

三瘋子開道!

此刻,蘇宇手持巨石,橫行無忌。

「鎮!」

喝聲不斷。

時代在變,前人不敢,前人不能,不代表我們不能!

前人有藍天這麼變態嗎?

有他這麼多分身隕落嗎?

蘇宇算是看出來了,這條道,難走!

太難!

每一次,隕落的都是真身,是的,真身。

每一個藍天,都是他自己。

不是假的。

若是讓蘇宇來,他也會分身術,可分身沒用,他的分身,只是單純的分身罷了。。。

當今時代,能有希望開這蒼生道的,恐怕只有藍天了。

蘇宇在前,藍天在後,分身不斷隕落。

此刻,藍天卻是喜笑顏開。

「宇哥哥真厲害呢!」

「比天聖哥哥厲害多了,之前一道分身走幾步,現在走好遠了,宇哥哥真厲害!」

「……」

艹!

蘇宇暗罵一聲。

若不是現在在開道,你信不信,你馬上就看不到我了。

我剛誇你幾句,你就飄了!

帶著一些無奈,蘇宇也不管了,很快笑聲爽朗,壓下了藍天的話語。

「府長,看我們誰鎮壓的持久,走的長遠,現在看來,你的人道還不行!」

「你才人道不行!」

萬天聖無語,瞎說什麼玩意。

蘇宇也無語,咋了?

還不服氣!

我說的是大實話,你本來就不行,主要是自己的人主印,鎮壓效果不如這小石頭,當然,這個蘇宇不會說的。

此刻的蘇宇,也是突飛猛進,朝前飛馳。

三人蕩平了時光長河,血路蔓延開來!

藍天的分身還在爆,卻是爆的慢多了。

漸漸地,蘇宇有些支撐不住了。

鎮壓,很爽。

裝十三,也爽。

可是,蕩平時光長河,終究還是要實力的,不但是實力,還有大道感悟。

蘇宇三人,都算是頂級的存在了。

然而,這時候,蘇宇其實已經有些力不從心!

他強撐著,剛說了萬天聖不行,自己豈能不行,堅持住。

只要大道感悟深,沒什麼不可能的。

非但如此,此刻,蘇宇想到了什麼,他沿途而過,有些地方,有支流存在,此刻,一些支流中,一頁書冊浮現,轟隆一聲,陡然爆發,蕩平了支流附近的浪花!

萬天聖看的是目瞪口呆。

這算什麼?

而前方,蘇宇大笑道:「得道者多助!果然,我蘇宇開路,哪怕時光長河,也要為我讓道!」

這一刻,萬天聖卻是無法反駁。

他不明白!

不明白,為何蘇宇還沒鎮壓到那邊,浪花就消散了。

難道說……真的如蘇宇所言?

他開路,哪怕時光長河都要給面子?

你好大的面子!

萬天聖隱隱有些不信,卻是無法判斷,為何前方還沒抵達的地域,浪花會忽然平靜下來。

而蘇宇,也是暗暗鬆了口氣。

偷渡到支流大道中的書頁,此刻倒是發揮了一些作用,借萬道之力,平定主道的大道波動。

雖然一頁書冊,能借力的不多,關鍵是,蘇宇埋的多啊!

1477頁!

一頁打滅一個浪頭,都足夠大家前行一大截距離了。

後方,有的支流有蘇宇埋藏的書頁,有的沒有。

沒有的,蘇宇可以自己鎮壓,有的,書頁可以借力鎮壓。

如此一來,倒也給蘇宇一個緩衝期,不用再那麼接連承受巨大的壓力了。

而這時候,各族大道其實都有些波動。

一些永恆和合道,其實可以隱約感受到。

但是沒用!

因為這一刻,整個諸天大道,其實都有波動,三個瘋子在主幹道開道,血色紋路遍布虛空,傻子都知道,人族不知道是不是在干點什麼。

此刻,大道波動,大家也沒辦法,只能忍著。

……

噗!

強忍著的蘇宇,終於忍不住了,一口血液噴出。

後方,藍天的分身,也虛弱了許多。

沒有之前那麼強大了。

走了多遠了?

不知道,反正筆道過了,人道也過了,過了很遠了,血色絲線還在蔓延,卻是遲遲沒有結束的時候。

此刻,萬天聖和蘇宇,都已經突破了自己的極限。

超過了之前走的時光長河。

蘇宇吐血,後方,萬天聖迅速飛來,喝道:「我來,你去恢復!」

蘇宇迅速退後。

後方,藍天笑了,「二位哥哥,都好厲害呢!加油!」

蘇宇兩人不理他。

實際上,藍天消耗比他們還大,分身不說多,炸了有七八千了!

此刻,藍天也是舉步維艱!

獵天榜上的光澤,也漸漸暗淡了。

藍天看著獵天榜,笑了一聲,「這萬法圖錄,有遮天之效,一旦失去了威能,這時光長河會主動排斥我,不會再讓我開道了!我分身若是死盡,或者這圖錄耗儘力量,那此次開道失敗!」

藍天笑呵呵道:「二位,接下來,邊走邊說吧!將我所學,所感,所悟,都給記下來!我若失敗,也希望有後來者,繼承我衣缽!」

藍天分身爆碎,再出一分身,面不改色,繼續道:「我叫藍天,安平歷275年生人……」

「好日子!」

蘇宇喊了一聲,藍天嬌笑一聲,「討厭,等人家說完!」

好吧,蘇宇瞬間閉嘴。

你狠!

「算起來,我今年78歲了,我18歲加入大夏文明學府,那時候,還是五代府長葉霸天執掌學府。」

「我和柳文彥、洪譚他們是一個時代的,比他們稍長几歲。」

「我經歷過五代最輝煌的時期,可惜,還是難逃一死……」

「五代死後,我覺得,學府修鍊,單純的研究員,閉門造車,無法拯救天下,拯救這世界……我也是有崇高理想的。」

藍天笑道:「那時候,天聖想要人打入萬族,打入萬族教,我便在那時候,選擇了出走。那個時期,我深感無力,越是了解萬族,越是絕望,我絕望於這個時代,為何如此卑微!我絕望於,萬族不滅人族,只是因為人族還有利用價值……」

藍天訴說著他的歷史,他的一切,他的過去,他的人生。

甚至包括他的一些轉折點。

為何會如此選擇?

因為他看不到希望!

越是了解萬族,越是絕望。

永恆算什麼?

萬族太多了!

人族那幾十位永恆,不足以拯救人族,於是,他在絕望中,選擇了一條之前想走,卻是不敢走的路。

我要分身千萬!

想打敗萬族,唯有深入了解萬族,我是藍天,我也是萬族。

一開始,他只是為了研究萬族的弱點,卻是始終覺得有些隔閡,哪怕分身,也不能當真的人來用。

「後來,我覺得,這樣不行!」

「於是,我選擇了更進一步,我將自己的分身,進行徹底的改造,我切割了我的意志海,我居然沒死!」

藍天笑的燦爛,聽的蘇宇卻是心寒。

切割意志海!

這都不死?

這傢伙真的怪物!

藍天笑道:「我第一次嘗試切割意志海,好痛,太痛苦了!我以為我要死了,後來發現,我沒死!為何沒死,這個要記錄下來,記錄的清楚,是意志,是精神,是一種執著和認同!」

藍天嚴肅,「認同!我第一次切割意志海,是為了化為魔族,所以那時候,我篤信,我是魔族!我會魔族的一切,我甚至連身體構造都是魔族,我的一切都是魔族,所以,我切割的意志海,就是一尊真正的魔族!」

蘇宇若有所思,前方,萬天聖咳血,「意志、精神是重要,可意志海切割,按理說必然會導致兩份意志海都崩潰,哪怕意志力再強大,也會崩潰,你為何沒崩潰?」

「笨蛋!」

藍天嫵媚一笑:「一切皆有可能!你做不到,不代表我們做不到!宇哥哥可以試試看,切割意志海,切割成了兩半,然後迅速修補試試,只要你有一枚足夠強大的修補性神文,希望很大……」

說著,又嬌媚道:「天聖真笨,你其實也可以試試,你有複製神文,雖然威力不強,可是,你可以試試切割一半,再複製一半,然後半真半假,嘗試著融合!只要挺過了第一關,等待慢慢融合就行,假的也能變成真的!」

萬天聖心中微動,忽然,笑了:「有道理!」

說罷,他迅速道:「你分身還有多少?」

「一千多。」

萬天聖皺眉,很快道:「沒事,你繼續切割意志海,製造分身,我幫你複製分身試試,若是不行,那就按照你說的,半真半假!」

他怕分身不夠了!

實際上,大概率是不夠的,到現在,完全沒看到開道成功的希望,而藍天的分身,死了七八千了!

後方,蘇宇也是眼神微動:「這樣可行,府長負責負責,增加分身數量!我負責強化他的分身,治癒他的分身!」

說罷,蘇宇低喝一聲,一枚神文爆發,愈!

癒合!

藍天破損的分身,忽然傷勢癒合了一些,蘇宇心中一喜,差點忘了,我們可是文明師!

我會很多神文的!

我會很多大道之力的!

為何非要死扛著?

而萬天聖,也是複製神文爆發,一瞬間,多了一個藍天分身,這個藍天分身,如同真實,不過藍天很快皺眉,開口道:「不行,這樣,你別複製整個人!我分身受傷,你幫我複製胳膊腿什麼的,這樣,可以延緩傷勢,延緩爆炸的時間!」

「也行!」

萬天聖點頭,心情不錯,實際上,蘇宇和萬天聖都知道,飲鴆止渴!

因為,神文爆發,也耗費他們的實力的。

本就阻擋巨浪,阻擋的艱難。

現在還要再去幫藍天恢復分身之力,這樣,只會讓他們更難。

但是大家都沒說這個。

起碼,我們希望能看到一點希望,看到一點開道成功的可能!

這條道,太難了。

……

恢復,複製。

萬天聖撐不著了,咳血不斷。

後方,藍天帶著笑容,他分身爆炸的時間,又縮短了,血色大道,走的越來越長了。

「天聖,你們走吧!」

他笑著,「真的,走吧!我該說的都說了,我想自己試試看,我想看看,這道,能開下去嗎?」

藍天笑容燦爛無比,「你們已經儘力了,從古至今,大概沒人開道的時候,需要兩尊頂級強者為他護道,為他開道,我值了!我這一生,瘋狂過,燦爛過,這個時代的人皇和人道之主,為我親自開道……榮幸之至!」

這一刻,他好像正常了。

萬天聖笑了,血液染紅了衣襟,「你想看,我也想看,這道,到底能不能成功!」

後方,蘇宇騰空而起,揮舞巨石,再次擋在前方,鎮壓巨大的浪花,平靜道:「行了,繼續走吧!還沒到必死的地步!」

「我怕……你們回不去了!」

藍天輕嘆一聲,走的太遠了。

遠到,這兩位不留點餘力,很可能回不去了。

「是我太任性,天聖若是陪我……那就陪我吧,蘇宇,你回去吧!」

藍天說了一句,苦澀道:「他死在這,不影響大局,你若是死在這……那我們之前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毀了!」

蘇宇不能死在這!

萬天聖也沉聲道:「回去吧!」

蘇宇再走下去,沒有餘力回歸,一旦徹底迷失在長河中,哪怕不死,或者被衝擊到哪條支流中,被封印了,也許再也出不來了!

蘇宇冷哼一聲,「小看我?」

話落,蘇宇低喝一聲,「出!」

轟!

就在這一刻,他腦海中,時光冊波動,一股強悍的力量,掃蕩前方,順著前路,一路蕩平了所有河流,蘇宇臉色發白,長發中,多出了一根白絲!

「時光在我,宇宙時空,天地歸一!」

一枚枚神文浮現,我掌時光!

上宇下宙。

天地四方,盡歸我土!

時光冊,微微顫動,蘇宇頭髮絲,出現一根根雪白的長發,這一刻的蘇宇,強悍無比,冷漠無比,「看什麼看,你以為我和你們一樣,屁大點事,一點手段都沒?」

「你……」

萬天聖凝眉,「你不要命了!藍天不值得你這麼做!」

藍天白了他一眼,再看蘇宇,也是苦澀,「他說的不錯,我不值得!」

「愚昧!」

蘇宇冷笑一聲,「二位雖比我年長,卻是愚蠢!三五年後,上界必開!萬壽無疆又如何?我若戰敗,我不會苟活,不會活成老東西,活的沒了志氣,沒了希望!我若是戰敗,那我就死,活他個25年!那又如何?我之一生,誰人能比?」

他在燃燒自己的壽元!

這算什麼?

蘇宇不在乎!

動用時光冊,他現在還差了點,每一次動用,都是在消耗壽元。

沒關係!

就蘇宇這實力,活個10萬年都輕鬆。

上古的老古董,都有不少活著的。

我要不只能活25歲以下,要不……我就擊敗了萬族,成為諸天霸主,那時候,我自然可以慢慢恢復!

未來?

誰知道未來十萬年如何!

我只看現在,不看未來,我只知道,藍天若是成功,人族必多一尊頂級合道,甚至是天王,甚至……更強!

「走!」

蘇宇左手持石頭,右手托著一本若隱若現的時光冊,喝道:「愣著做什麼?」

萬天聖臉色微變,藍天也是嘆息一聲,很快笑道:「藍天……拜謝!」

一步踏出,留下了長長的血路。

此刻的藍天,不再妖嬈,不再噁心,只有堅定,我必能開道!

一尊皇,為他開道。

為他燃燒壽元!

我若不成功,這天地,如何對的起我?

走一段,蘇宇時光冊波動一下,浪花平靜,蘇宇頭上再多出一縷縷白髮。

白衣,白髮。

這一刻的蘇宇,在萬天聖眼中,沒有了往日的稚氣,不再稚嫩,萬天聖苦澀無比,這傢伙……總是讓我出乎預料。

我從來都沒辦法去預料他做什麼!

鎮壓!

不斷的鎮壓。

大浪被鎮壓,支流波動被鎮壓,蘇宇卻是愈加氣息強悍起來,冷漠無比,白髮飄揚,你能燒掉我多少壽元?

能讓我活到25歲嗎?

能,我就不怕!

不能,那再說。

而就在這一刻,一條大道支流,呈現在蘇宇眼中,蘇宇本來沒在意,忽然,那大道支流上,好像出現了一道人影,這麼深遠的地方,居然有一道人影!

那人影,此刻也是駭然無比!

「不……蘇宇……不可能……」

武皇!

蘇宇心中一震。

他迅速看去,那是一條相當強大的大道,若是說筆道寬五六千米,荒天獸大道寬兩三千米,這條道,要比荒天獸的更強!

武皇比荒天獸要強!

起碼接近4000米了的寬度了,從蘇宇的角度去看,便是如此。

這是繼死靈大道,肉身大道,筆道之後,蘇宇目前看到的最強一道,至於五行大道、荒天獸大道,都不如,而萬天聖才開道罷了。

「你們不可能深入這麼遠……」

武皇震撼,這是我的領域!

下一刻,他怒喝道:「你想過,不可能!」

轟!

就在這一刻,一尊大印陡然爆發,轟隆一聲,砸的他虛影瞬間爆碎,那是一枚強悍無比的大印,聖化印!

這是蘇宇第一次,全力動用聖化印!

一擊之下,聖化印上出現了一道裂痕。

而武皇虛影,瞬間爆碎。

蘇宇冷冷看著前方,武皇的聲音消失了。

「聒噪!」

蘇宇一聲冷喝,下一刻,小石頭朝那大道砸去,時光冊更是波動起來,一擊打下,打的那支流暴動,蘇宇怒喝道:「膽敢阻我,武皇,別說你還沒解封,你就是解封了,我也必殺你!不要惹怒我!」

武皇居然想阻道!

蘇宇很憤怒,此刻,也在威懾武皇,他還沒解封,還不是規則之主。

信不信,我現在付出代價,讓你大道受損!

此刻,武皇聲音消失,沒有了。

……

星宇府邸。

武皇陡然睜眼,噗嗤一聲,一層,口中鮮血噴涌而出,如同岩漿。

武皇臉色難看,很快化為沉重。

這傢伙,好果決!

不止如此,也好……霸道!

自己只是意外之下,在這看到了他,只是隨意那麼一說,艹,這混蛋直接一印就砸下來了!

連反應的時間都沒給自己!

「這幾個傢伙,居然走到了這裡……」

武皇還是難掩震撼,真的震動。

他好像感受到了一些東西,蘇宇……好像在瘋狂燃燒壽元,頭髮已經全白,那傢伙不要命了?

蘇宇比上次看到的要強大的多!

甚至隱約有朝頂級合道進軍的趨勢。

「只博這一次?」

武皇內心震動無邊,只博這一次機會!

他蘇宇,天賦絕頂,縱橫萬界,他居然不求未來,只願博一次,輸了,一了百了,贏了,我不在乎壽元!

「為什麼?」

武皇喃喃一聲,到底為什麼!

以蘇宇之天賦,哪怕這一次戰敗了,完全可以和百戰一樣,逃跑,或者隱藏,未必會死!

熬他幾百幾千年,蘇宇必能成規則之主!

他到底在想什麼?

這一刻的武皇,忽然不理解了,也無法接受,因為蘇宇,不是小蟲子,他是開天門的絕世天才,武皇現在幾乎不喊蘇宇小蟲子,除非極其憤怒的時候。

因為,在武皇看來,這個時代,唯有蘇宇可以和自己相提並論。

「你追求的到底是什麼?」

武皇囈語一聲,忽然平復了下來,帶著一些思索之色,帶著一些茫然之色,蘇宇追求的是什麼,他不知道。

那我……追求的又是什麼?

報仇?

還是其他?

「三個人,蘇宇在為人護道,另外一人在開道,是那藍天……昔日和我有共鳴之輩,他……在開什麼道?」

武皇心中再次震動。

至於萬天聖,一個能走到自己大道附近的傢伙,不管如何,都是絕世之輩,這個潮汐,居然出了這麼多妖孽。

「大世降臨了嗎?」

上古,就是一次大世!

這個時代,要出文王那樣的人了嗎?

此刻,武皇心情太複雜了。

哪怕被蘇宇一印砸的大道波動,導致他解封難度更高一些,他也沒在意了。

他也沒有再次出現,去攔截他們。

他也想看看……他們到底要去哪!

瘋了!

深入時光長河這麼遠,會死的。

你蘇宇,天賦絕頂,你居然去為人護道,若是死在了這時光長河中,你……對得起這絕世天賦嗎?

……

「剛剛那是誰?」

「武皇?」

此刻,時光長河中,萬天聖也是震動。

蘇宇笑道:「是他!空有天賦,卻是無學識之輩!不懂什麼是道,什麼是追求,什麼是夢想,什麼是自己所想!」

蘇宇鄙夷道:「開天門者,先於文王他們!結果大道之力,只比一尊愚笨的荒天獸之道強一點,這樣的人族,蠻子,武夫!」

萬天聖點頭:「開了天門,結果居然被封印,的確……有點弱了!開天門,在我看來,天賦絕頂,大道一看就會,這樣的存在,不到四極天王那個地步,都是恥辱!」

藍天也感慨道:「是有些可惜了,當初我去過星宇府邸,感覺這位還很強大,如今看來……對比同時代的天才,弱多了!開天門,不說超越文王他們,也不能落後太多吧?」

三人同時搖頭,一起鄙夷:「蠻子,武夫!」

不屑一顧!

真的空有天賦,不會使用,太讓人悲哀了。

三人繼續前行,至於武皇的事,沒去再說,說他幹嘛,阻道又沒成功,被蘇宇一印砸飛,說多了浪費力氣。

不過,蘇宇也大體上有個數了。

武皇的大道,居然在這。

筆道、人道都在這前面,這麼說,大道,還真不是越深越好,又或者因為武皇還活著,所以他大道,要深遠一些,筆道無人掌控,所以其實大道也會偏移的?

不太明白,算了,不去管這些!

可惜,剛剛自己的文明志沒有書頁了,要不然,趁著武皇被砸的瞬間,也許可以偷渡一頁紙張進去,算了,武皇是活的,可能會發現。

不遺憾!

蘇宇此刻,全身皆白。

白衣,白髮,白眉。

但是,一如既往的年輕,容貌不變,此刻,倒是更多了三分瀟洒俊逸。

時光冊繼續波動,三人繼續前行。

壽元還在燃燒,千年,萬年,兩萬年……

蘇宇覺得自己可以活10萬年!

這才哪到哪!

燒,繼續燒!

後方,那條血路,此刻已經貫穿了諸天。

朝無盡虛空蔓延!

……

時光長河不知歲月。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宇忽然止步,身後,萬天聖氣息孱弱,藍天的分身,又爆了上千個,獵天榜,已經徹底暗淡了下來。

藍天悵然若失,笑了一聲:「這次,回去吧!我已看到我不曾看到之美景!此生無悔了!多位二位道友,為我尋道!」

道友!

同道之友。

這世界,最難尋的便是這同道之友,你我同道,吾道不孤。

三人同行千萬里,穿梭歲月時空。

宇皇為他耗數萬年壽元,聖王為他負傷累累……足夠了。

再走下去,三人都不得回了!

蘇宇也是悵然若失,我……儘力了!

這道,看不到盡頭。

我真的儘力了!

此刻的藍天,若是不開道成功,他也廢了,千萬分身一朝耗盡,無數意志海化為血路,蔓延在這時光長河之中,他哪怕回去了,他也只是個廢人了。

此道難,難如登天!

不成便死!

萬天聖搖搖晃晃,也帶著一些落幕之色,失敗了。

我們,看不到大道盡頭。

「大道盡頭在哪?」

蘇宇一聲厲喝,充滿了不甘!

我們開道千萬里,哪有一條道,證道如此之難!

這條道,有人能證嗎?

兩位絕世合道,動用時光冊、獵天榜、小石頭,為一尊日月護道千萬里,這都看不到盡頭,這天地間,真的有人可以開此道嗎?

規則之主也不行!

他們大道感悟,還未必有三人深厚,專註一道,不是你是規則之主,就可以護道的。

三人何其妖孽,同走萬道,結果,卻是幫不了一人開道!

不甘心!

藍天笑道:「回去吧!我已見聞此道,夕死可矣,足夠了,我不遺憾,我要感謝,這條道,讓我不後悔!」

他不後悔!

只是有些悲傷,我沒看到盡頭,搭上了兩位絕世強者不少壽命,蘇宇付出極大,最終,還是落得個失敗下場。

前方,蘇宇長發飛揚,憤怒,不甘。

最終,化為一聲嘆息,走不下去了!

再走,他要死了。

「抱歉!」

蘇宇一聲嘆息,不敢回頭,我信誓旦旦,信心滿滿,帶上他們踏上此道,三人同來,卻是只能回去兩人。

藍天笑道:「你對我說嗎?你還真是……讓人無言呢!」

「走吧!」

他笑了一聲,「我繼續走走看,我還有三道分身,以三身前行,領略更美的風光!此行,我感悟頗多,感謝二位!」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

任性不得!

蘇宇苦澀無比,我該走了。

萬天聖也默默看著藍天繼續前行,分身漸漸崩潰,眼中,有些失落,有些悲傷。

吾之道友,又少一位了。

來時,信心滿滿,走到此刻,唯有滿心悲傷。

七情六慾,我終究難以倖免。

無悲無傷,那是聖人,我不是,我是萬天聖,不是聖人。

「只願你有來生,我再引你……」

萬天聖喃喃,引你走上此道,我再來送你,我相信,你會走下去的,去領略更美的風光!

「此生便無悔了!」

前方,一尊分身崩潰,藍天第二尊分身浮現,帶著笑容,背對蘇宇他們,「回去吧,待到天驚地變之時,別忘了,在這時光長河深處,還有一位你們的道友!」

蘇宇看著他,一步步超過自己,繼續前行,第二尊分身開始崩潰,不由有些悲哀。

艹!

為什麼不可以?

這道,為何開不了!

難道非要開到長河盡頭?

那不可能!

人皇他們也許就在那盡頭,我怎麼可能會帶著藍天,前往那盡頭!

「這是一條絕路,無人可開之道……」

蘇宇心中嘆息。

下一刻,他看向前方,隱約間,可以看到一些大道,也許是絕世強者的大道,可惜,此刻蘇宇沒興趣了。

前方,隱約看到一些黑暗。

蘇宇看不到盡頭在哪。

他就這麼看著,默默看著,眼睜睜地看著,藍天第二尊分身開始崩潰,第三尊分身浮現,此身崩潰,世間再無藍天。

死氣,從藍天身上溢散出來。

他要死了!

蘇宇有些悲哀,死氣都出來了……

死氣都出來了?

死氣!

轟!

如同五雷轟頂!

死氣?

艹!

這是時光長河,哪來的死氣!

別鬧!

死靈大道和時光長河,不是一道!

哪來的死氣啊!

蘇宇頭皮發麻,想到了之前南王說的話,萬變不離其宗!

死靈大道,接引死去的強者……

此刻,好像在接引藍天。

可是,哪可能在這突然冒出死氣。

不可能!

這一刻,蘇宇咆哮一聲,「等等!我來!」

一聲暴喝,蘇宇迅速往前,萬天聖一驚,藍天也是轉頭,喝道:「不可!」

「白痴,死氣!」

蘇宇咆哮一聲,死氣!

他想到了什麼,瘋狂道:「向死而生!對,向死而生!前方有死靈大道支流,一定有,不,不是支流,是死靈大道!死靈大道,一定在前方,和時光長河有交匯之地!」

一定有!

他知道死靈大道如何開闢的了,死靈大道的主人,他也在竊取時光長河的力量。

這和蘇宇無關!

蘇宇只知道,也許有希望了。

他迅速朝前飛去,時光冊再次波動,喝道:「別怕消耗,我們走死靈大道回去,比來時要省力的多!萬府長,速來!」

「藍天,你有沒有死靈分身?」

「沒有……」

「馬上製造!」

蘇宇喝道:「生死合一,向死而生,萬道你還缺死靈大道!你的道,不圓滿,走下去,走一輩子,你的蒼生道可能都無法開闢!」

缺了點東西!

死靈之道!

藍天恍惚了一下,我的道,還缺!

缺死靈之道!

原來如此!

這一刻,他好像明悟了,而後方,萬天聖也是瘋狂了,大喜過望,「快,快製造死靈分身,去前方,找死靈長河!」

他和蘇宇,都不顧一切,之前還留有餘力,準備回歸。

此刻,卻是不管了。

瘋狂轟擊前方,鎮壓那些巨浪!

大浪滔天!

蘇宇頭髮雪白,死靈大道不遠,一定不遠,否則,藍天身上不可能冒出死氣。

一路強行開闢,下一刻,蘇宇驚喜無比。

他感應到了!

感應到了死靈頁的種子!

他真的感應到了,在這時光長河區域,在這不可能出現死靈大道的地方,他找到了死靈大道,太不可思議了!

蘇宇一路疾行,很快,他看到了!

沒有,空白!

任何人去看,都看不到,蘇宇開了天門,其實都沒看到,但是他感應到了。

死靈大道的主人,太可怕了。

他在哪裡開了死靈大道?

為何我看不到?

但是我可以感應到它的存在!

下一刻,蘇宇眼神雪亮,陡然,一石頭砸入河流中,滔天巨浪翻滾,蘇宇卻是瘋狂無比,大喜過望。

「瘋子,這傢伙也是個瘋子,他在時光長河河底開闢的通道,艹,難怪我看不到!」

支流,都在兩側。

哪有直接在河底開道的!

死靈大道的主人……蘇宇服了,太有想法了。

隱秘,安全,無人可以發現。

還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盜取力量!

難怪死靈大道強悍無邊!

這瘋子,給時光長河打了個洞,你不服不行!

隨著蘇宇的瘋狂轟擊,漸漸地,河底,一道洞口呈現了出來。

此刻,藍天和萬天聖也趕來了。

兩人都感受到了死氣的存在,隨著蘇宇擊破了河流,露出了那洞口,兩人都感受的很明顯,藍天身上,死氣陡然溢散出來。

漸漸地,藍天好像明悟了什麼,忽然笑了。

「我……感受到了死靈之道!」

「原來如此……向死而生,原來如此!」

漸漸地,他的最後一道分身,忽然朝死靈轉換,藍天哈哈笑道:「我……看到希望了,看到這新天地了!」

「哈哈哈!」

這一刻,三人都是瘋狂大笑!

天無絕人之路!

在他們最絕望的時候,他們看到了生機,看到了希望。

轟!

藍天這一道分身,瞬間化為了死靈,死氣溢散,衝擊天地。

與此同時,後方的血路,忽然生死交錯!

原本暗淡的血路,忽然閃爍著一道道光芒!

這光芒,映射整個時光長河!

轟隆隆!

無數的規則之力,席捲而來,後方,那血路之上,忽然,一個個藍天呈現。

之前爆開的藍天,一個個出現在血路之上。

蔓延到了長河盡頭!

無數的藍天,都在瘋狂大笑。

「生死……陰陽……萬道……蒼生!」

「蒼生道!」

蒼生豈可無死靈!

是我狹隘了!

這一刻,無數藍天狂笑,「我的死靈寶貝,我愛你們,爸爸愛你們!你們,也是蒼生啊!哈哈哈!」

帶著瘋狂,帶著歡喜,藍天的分身,迅速一個個合併,合攏。

蒼生道,成了!

轟隆隆!

每次一個藍天合併,氣息就強大一分,從入口處一個個開始合併,萬石,騰空,凌雲,山海,日月……

漸漸地,到了永恆!

永恆一段,二段,三段……

那氣息,漸漸強大起來。

無數個藍天開始合一,七段,八段,九段!

等到蘇宇他們看到一尊強大的藍天走來的時候,已經有了合道氣息!

而這,還沒有合併所有分身。

強大的分身,繼續沿著血路前行,再融分身。

氣息,在合道境上繼續強大。

藍天狂笑!

「我的小寶貝們,都回來了!」

「愛死你們了!」

「桀桀,天聖大寶貝,愛死你了!」

「嘻嘻嘻,宇皇小哥哥,以後我喜歡你了,不喜歡天聖小哥哥了……」

轟隆隆!

氣息越來越強大了,等到最後一道死靈分身融合,轟隆一聲巨響,蘇宇和萬天聖都被氣息壓制的倒退幾步!

蘇宇獃滯,萬天聖也是駭然。

下一刻,兩人對視一眼,陡然,瘋狂罵道:「艹!巔峰還是天王?」

不服!

艹!

不該如此,你這孫子好像超過了我們,不服氣!

「哈哈哈!」

「閉嘴!」

「哈哈哈哈哈哈!」

藍天狂笑,笑的天地都在震蕩,我成功了!

太興奮了!

大道成,蒼生之道!

……

這一刻,在這時光長河盡頭,一股滔天巨浪席捲,朝深處席捲!

上一次萬天聖開道,隱約有些波動,出現的那些巨大光柱,這一日,再次浮現,一道虛影陡然看向身後,忽然,震撼道:「艹!」

什麼個情況?

是出規則之主了?

一個規則之主不算什麼,可是……可怕的不是出規則之主,是他么沒出規則之主啊!

這……啥情況?

這一刻,虛影波動,有些不敢置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8章 蒼生道開!(萬更求訂閱)

7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