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定軍侯(求訂閱)

第702章 定軍侯(求訂閱)

大明王負責安營紮寨。

很快,葬魂山中,出現了一塊空地,大明王開始布陣,星宏負責清理那些鑽魂蟲。

作為魚頭怪,他對付這些小蟲子還是有一套的。

而蘇宇,默默觀察此地。

天門開啟,看天!

大周王和藍天,也迅速感應四方,探查信息。

藍天身上,一隻只小蟲子飛出,和鑽魂蟲一樣,一邊分身,一邊叮囑道:「大魚頭,別吃我,知道嗎?」

那邊,星宏無語。。。

你全家才是大魚頭!

這變態,這麼一會,就開始弄鑽魂蟲分身了。

片刻后,大明王從虛空中走出,落地,低聲道:「好了。」

「進去!」

蘇宇邁步朝不遠處的空地走去,一群人迅速跟上,大周王邊走邊布下靜默之陣。

……

進入大陣。

蘇宇一揮手,眾人面前浮現出一副巨大無比的地圖,蘇宇手指柳山兩人,淡漠道:「放開他們,過來,幫我校對地圖!」

藍天笑呵呵地,丟下了兩人。

柳山兩人到此刻,還是心悸無比。

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

又都是什麼實力?

永恆境的,倒是大體上可以看出一些,可是,有幾位卻是無法看出境界,包括眼前這位白髮男子,這白髮青年,好像是這些人的頭。

青年?

他們也不知為何有這樣的感覺,明明覺得此人有些日暮西山,又覺得此人其實很年輕,很矛盾的感覺。

兩人哪怕被放開了,此刻也是心驚膽戰,沒敢掙扎,也沒敢逃跑。

開玩笑!

此地最少有三位合道境!

那個抓他們的藍天,布陣的大明王,還有一頭依舊保持原型的食鐵獸,這三位,都是合道!

至於其他人……其實兩人不敢去想。

合道,也許不止他們三位!

白髮青年,讓他們不要說的那位面帶笑容的中年,還有那位吞噬鑽魂蟲的魚頭怪,可能都是合道!

一想,兩人愈加膽寒。

六位合道境?

而蘇宇,沒管他們怎麼想,指了指地圖,平靜道:「校對地圖,我手上有多版地圖,你們幫我校對看看,我對比一下,哪一版才是最準確的!」

沒多說。

但是柳山和杜兵二人不傻,這是考驗?

亂弄,可能會死!

這些人上來了,可能都是有備而來,校對地圖,也許也只是一種試探。

兩人不敢多說,柳山急忙看向地圖,仔細看了一下,小心翼翼,半晌,指了指一處地方,小聲道:「這裡不是一線峽,這裡是落頭谷。」

蘇宇稍作調整,柳山鬆了口氣,繼續指出一些地圖中的不對之處。

一旁,杜兵也急了,急忙迅速觀察,很快,也指出了一些不對的地方。

過了一個多小時,整個地圖上的不對之處,才被兩人全部調整了過來。

蘇宇一揮手,地圖消失。

而此刻,整個大陣之下,也改了樣子,桌椅板凳都出現了,都是一群強者,用規則之力製造。

蘇宇坐了下來,隨意道:「二位坐!」

「……」

柳山和杜兵此刻真的越來越害怕了,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

有人族,他們確定。

因為其中有些比較弱,他們可以感受的出來。

也有非人族,他們也感應的到。

那眼前這幾位感應不到的,是人族嗎?

柳山和杜兵不敢坐,柳山長相顯得有些憨厚平凡,實際上卻是比杜兵要精明一些,此刻,急忙道:「不敢,大人面前,哪有我們的座位。」

幾位合道都在站著,他哪敢坐下。

蘇宇淡淡道:「讓你坐就坐,聽話,才能活的長久!」

柳山心中一寒,不敢再說,迅速拉著杜兵坐下。

顯然,這地方這位白髮青年為主,說一不二,而這位,感覺……感覺比定軍侯要恐怖,不是實力,實力他不好判斷,而是那種氣質和架勢。

一看就覺得比定軍侯要可怕!

蘇宇看向他們,問道:「認識趙川他們嗎?」

「認識。」

柳山迅速道:「我們都是定軍衛的,趙川他們還活著?」

「是我問你。」

柳山不敢再說什麼,不過,身旁的杜兵,卻是遲疑了一下,咬著牙道:「敢問大人,是否是下界人族?」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杜兵咬牙道;「不是的話……我們不會說的!」

蘇宇心累,輕嘆一聲,「上界人族,為何都如此白痴?」

一旁,藍天笑道:「是挺白痴的。」

大周王也是尷尬:「可能是見識太少,經歷的太少,畢竟一直被圍殺,只能在一個小圈子中活動,所以大概是笨了點,可情有可原。」

杜兵和柳山有些憤怒!

什麼意思?

大明王也看了兩人一眼,微微皺眉,此刻,其他人有些不懂,有些卻是懂了。

大明王插話,帶著一些冷漠:「好歹也是永恆七段,和我之前實力差不多,智商一點沒有嗎?還問是不是下界人族?若是下界萬族,還需要走這通道?還需要偷摸著上來?真是蠢到家了!上界人族很強嗎?既然不強,萬族上來,還需要避人耳目?若是仙魔,你倆還能活下來?早就從命界通道傳遞消息,在這接應了!」

他冷哼一聲,「在這留守通道,如此重要的任務,哪怕實力不強,那也要腦子夠用,結果,實力不怎麼樣,腦子也不夠用,兩個白痴!」

被鄙視了!

柳山和杜兵一想,也是啊,好像……是這麼個理。

兩人頓時羞愧難當!

丟人了!

其實不止他們,蘇宇這邊的人,也有人沒想到這些,一瞬間,紛紛裝出一副我們早已知曉一切的姿態,丟人,差點就問出,蘇宇為何要罵人了?

合著……是因為這個。

是的,若是非人族,又有多位合道境,那隻能是下界大族,而大族,在上界也是根基雄厚,還能直接通過命族通道去聯繫上界強者,沒必要偷偷摸摸的。

杜兵尷尬,但是還是堅持道:「那大人是人族?既是人族,為何抓我們……」

蘇宇靠在椅子上,懶得理會。

藍天幽幽道:「是人族,為何不能抓你們?上界人族,屢戰屢敗,多少人投靠了萬族,還是個未知數,你們敢說,上界人族一個叛徒都沒?」

兩人瞬間閉嘴。

沒有嗎?

誰知道呢!

岷山侯被殺,會不會是被人出賣了?

還有,這些年一些人族強者,也陸續被人圍殺,有叛徒的原因嗎?

大家平時其實也想過這些問題,可惜,無能為力,只能管好自己那一攤子事,做不到去解決其他人的麻煩。

柳山深吸一口氣,開口道:「幾位大人,既然大人們知道趙川,那應該見過他們,我們知道的不比他們多。若是幾位大人要見侯爺,我們可以回去提前通稟,找機會,和侯爺見一面……」

「見一面?」

藍天幽幽笑道:「好大的架子,好大的口氣!讓定軍侯來朝見宇皇!小小的一尊侯,也敢擺架子!」

「宇皇?」

兩人一震,什麼宇皇?

這些人,口氣一個個大破天了。

這真的是下界之人?

蘇宇笑了笑,掃了一眼藍天,「你這口氣,一聽就是反派,少給我惹麻煩!」

藍天很快不再幽冷,而是妖嬈:「我知道了,只是看這兩位小朋友太可愛了,逗逗他們。」

小朋友?

你才多大!

蘇宇也是無奈,這傢伙,算了,他反正不想和藍天多說什麼。

此刻的蘇宇,正在思考,半晌,開口道:「大周王,你說從哪開始好?是先拿下定軍侯這一系,借這一系力量行事,還是直接單獨行動?」

大周王沉默一會,開口道:「有個老人在,定軍侯知道的肯定比一般人多,甚至可以聯繫其他人族合道,上界突兀地多出一股力量,哪怕偽裝天陽侯麾下……其實還不如李代桃僵,就混在定軍侯這邊,萬族對定軍侯應該了解不少,也不會因為突然多了一股力量而意外。」

「這麼說,你的意思是,先拿下定軍侯?」

蘇宇看向他,大周王點頭:「是,我是這想法!而且我們現在抓了這兩人,定軍侯那邊遲早會發現!與此讓他壞了事,不如先拿下定軍侯!」

旁邊,大明王也道:「宇皇,我覺得也該先拿下定軍侯!不為別的,就一點,他知道通道的事!」

大明王沉聲道:「一旦他有問題,我們又冒了出來,他一旦聯想到我們是從通道出現的,很可能會斷我們後路!當然,前提是,他是叛徒!但是一切皆有可能,所以,拿下定軍侯是極其有必要的!」

蘇宇微微點頭。

在這之前,他的想法是單獨行動。

不過,上來后,倒是有了點想法。

大明王的擔憂很有道理,蘇宇他們不可能憑空出現,那定軍侯知道通道,又派了人下去,一旦真有問題,很可能會判斷出他們從通道上來的,那時候,一旦聯繫萬族斷蘇宇他們後路,就不太好辦了!

此刻,柳山也在聽,一聽這話,有些憤怒,急忙道:「侯爺不可能是叛徒!你們……你們……」

他很焦急!

因為這群人,感覺不像好人。

是的,一點都不像!

和他們想象中的下界之人,一點也不像。

想象中的下界,很凄慘,永恆可能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知道了上界的存在,會把上界當成救命稻草,哪怕上界也很難,但是上界有合道人族!

若是想象中的下界之人,從通道出來,一定是對他們畢恭畢敬,然後祈求他們,帶他們去見定軍侯。

可是……和想象中的一點也不一樣!

這些人很強大,合道很多,其他非合道境,也有大量的永恆高段。

而且很狂!

下界?

給柳山他們的感覺,這明明是比他們更高等的存在一般,提及上界合道,都是一臉蔑視。

這些人,真的是下界人族嗎?

有些不敢相信!

蘇宇沒理會他們,開口道:「定軍侯居於明月花谷,也算是險地之一!我們對那地方不熟,貿然前往,一旦被他逃脫……」

蘇宇摸了摸下巴:「那會很麻煩!」

藍天笑嘻嘻道:「他跑的了嗎?按照那趙川的說法,這位撐死了和隕星侯差不多實力,我和大周王聯手,瞬間制服他!他往哪跑?」

單對單,他也能拿下,就怕出意外。

可是,和大周王聯手,意外都不會有。

蘇宇笑道:「也別小看了上界強者,尤其是人族,逃亡多年,各自佔據險地,別的不說,逃命的本事肯定是有的!」

藍天笑容燦爛:「不是有宇皇在嗎?無論如何,拿下對方,問題不大!」

蘇宇微微點頭:「若是情報準確,肯定沒問題。定軍侯麾下,永恆還有20多位,永恆之下,大概有千人左右,若是沒有別的合道,拿下他,不難。」

永恆不少。

20多位!

之前就派了不少下去,也就是說,一個定軍侯,麾下的永恆就堪比下界人族永恆了。

也正常!

畢竟下界才崛起幾百年,而上界,從上古一直到現在,也沒徹底滅了傳承。

只是弱者越來越少了,第一是經常得換地方逃跑,傳宗接代的事,也耽誤了下來,弱者又容易拖累人,一旦爆發大戰,弱者也是率先死亡的。

多年下來,強者倒是不少,弱者越來越少了。

這麼下去,再過一些年,永恆之下的都死了,人族差不多也要滅了。

指望少數的老傢伙,還能傳承一個種族嗎?

蘇宇敲了敲椅子,笑道:「行,那就先拿下定軍侯!」

柳山急忙插話道:「大人,何須如此!大人們若是真來自人族,我們回去和侯爺一說,侯爺定然會以禮相待,哪會和大人們衝突!」

他都沒想通,既然是人族,幹嘛要拿下侯爺?

這……這明顯是對待敵人的手段。

這些人,真的是人族嗎?

他現在反而不太相信了,有些心驚膽戰,這些人,到底什麼來頭!

宇皇?

大明王?

大周王?

哪來的皇!

蘇宇輕笑道:「先拿下,再談,也免得出岔子。放心,若是沒問題,自然不會對定軍侯前輩如何,只是為了以防萬一,畢竟……知人知面不知心!」

對上界人族,都先當叛徒對待,這就沒問題了。

先拿下,再甄別!

沒再多說什麼,蘇宇再次看了看天空,輕吐一口氣道:「那就先這樣,人不需要太多,這次也不是為了殺戮去的!星宏前輩,你和九月在這留守,其他人不要出去,大周王,我們過去就行!」

柳山忍不住了,急忙道:「幾位大人,都是人族,一旦起了衝突,很容易出現死傷,既然同為人族,何必自相殘殺?」

他擔心侯爺出問題,也擔心這些人會製造殺戮。

蘇宇沒說什麼,一揮手,兩人聲音消失,蘇宇手中出現一些無形鎖鏈,將兩人大道之力鎖住。

在上界,感覺更容易動用大道之力。

蘇宇眼神古怪,他其實沒看到時光長河!

但是,遠處可能有,說明時光長河的力量蔓延到了上界,但是,上界可能和死靈界域一樣,也許只有一個支點。

偏偏,這些人又能修鍊規則之力。

這上界的道,有點問題。

當然,現在還不是深究的時候。

在上界修鍊,可能更簡單一些,因為時光長河之力不強,反而少了一種壓制之力,開道也好,融道也好,其實都需要抵禦時光長河的壓制力。

在這,反而沒那種感覺。

蘇宇他們其實都覺得輕鬆了不少,有種大道沸騰的感覺,難怪不少人不願意留在下界,而是上來了。

可上來了,真是好事?

蘇宇保持懷疑!

上界的強者,破壞力也許更強大一些,能動用的大道之力更多。

但是,隱約還是能察覺到一些虛浮。

「缺乏了時光長河的壓制和凝練嗎?」

「但是,在這修鍊,的確更簡單一些。」

「對於一些需要突破瓶頸的人,倒是好事。」

「不過也有弊端……」

好處有,弊端也有。

心中想著這些,蘇宇看向那些鎮守:「我沒回來之前,哪怕感覺要突破了,也不要突破,這地方,大道壓制力太弱,一旦突破,動靜極大!」

他算是知道,為何人族沒人突破合道了。

這就和黑暗中,亮起一盞燈一樣,在這合道,動靜一定不小!

大道壓制力太小,突破的異象一定很大。

「諾!」

眾人紛紛應聲。

蘇宇看向大周王幾人,笑道:「那幾位,隨我走一遭!」

「好!」

蘇宇、藍天、大周王、大明王紛紛消失在原地。

帶上大明王,也是為了布陣,預防動靜太大,被他人知曉。

……

明月花谷,上界險地之一。

此地,顧名思義,花很多。

花的海洋!

之所以叫明月花谷,因為這地方,到了晚上,會浮現一些如同明月般的花朵,那些花,會散發光芒,光芒映射,凡是被照耀到的人,都會有中毒跡象。

毒性很濃郁,連合道都容易中招。

上界,其實算是蠻荒未開闢之地,所以險地特別多。

哪怕這麼多年下來,險地也沒有蕩平,因為缺乏規則之主,有些險地中,甚至存在一些強悍的存在,天王都容易栽跟頭!

久而久之,這些險地,也成了人人避諱之地,不到萬不得已,一般人不會來。

人族佔據險地,那是因為無路可走。

越是危險,越是去那,可以避免一些強者襲殺他們。

各大種族,圍剿人族多年,人族其實沒殺多少,大部分都是在險地中,驚動了一些恐怖的存在,導致各族損失慘重,不得不退避。

當然,儘管如此,人族也不好受,每一次大規模的圍剿,人族都會損兵折將,多年下來,人族生存的空間越來越小。

此刻,明月花谷中。

無數巨大的花朵,綻放出淡淡的光輝,已是夜晚。

這些花朵,大的嚇人。

有些甚至堪比一座巨山。

有的綻開,有些花朵閉合。

無數的花朵,溢散光輝,虛空中,好像多出了一輪明月,這便是明月花谷。

而就在這無數花朵中,其中有一朵閉合的巨大花朵中,卻是生活著不少人族,這就是定軍侯的藏身地,萬族來攻,首先得先在這無數花朵中,找到他的存在。

找到了,還得小心那些附近的大花朵會襲擊他們。

一旦爆發大戰,又得小心大戰會引出更多的強大花朵吞噬一切強者。

當然,這鬼地方也很危險,為了探索此地,定軍侯耗費了無數時光,死了不少人,自己也幾次受傷,總算找到了一朵適合居住的花朵。

這花朵,可以閉合。

到了晚上,定軍侯可以操控花朵閉合,不讓外面的那輪明月照射進來,也能避免麾下將士被毒死。

花朵中的花盤,也足夠上千人生存了。

定軍侯在這駐紮超過80年了,花盤上甚至建起了一座小鎮模樣的建築。

按照往年慣例,最多百年,必須要換地方生存!

否則,百年時間,足夠萬族摸清楚他們的情況了,一般情況下,最好是50年就要換一次地方,可人族沒辦法,每次換地方,都是一次巨大的損失。

能拖到百年,那是最好的。

此刻,花盤上,小鎮中還有些人往來。

有老有少。

定居此地80年,倒是誕生了一些新生代人族,這讓定軍侯極為歡喜,甚至比麾下出現永恆還值得欣喜。

他麾下,當年第九潮汐剛結束的時候,還有人族數十萬。

然而,數千年下來,就這千餘人了!

現在,最著急的不是沒有強者出現,而是新生代越來越少,少到,最近80年,只誕生了80多位小生命,這才是定軍侯憂心忡忡的地方。

這麼下去,不用萬族圍剿了。

再換幾次地方,他麾下也許就沒人了。

最近,明月花谷好像又有萬族行動的跡象,更是讓他憂心,若是持續下去,他就得想辦法換地方了,派人去下界,也是無力之舉。

希望下界有點動靜,能吸引走萬族的注意力,具體情況如何,定軍侯也不是太清楚。

但是他知道,最近明月花谷的萬族好像撤離了。

他只有一些簡單的消息來源,可能是萬族出了事,下界據說死了不少強者,導致萬族震怒,最近都在商議對付下界人族的事。

外面,已是夜晚。

不過花朵中,還算明亮。

定軍侯身穿戎甲,走在小鎮的街道上,兩側,有些小屋,也不豪華,都是簡單的能住人就行,就為了有個能閉關打坐的地方。

定軍侯身後跟著幾個人,陪同他一起巡查。

巡查,是一項每天都要堅持的事。

第一,安撫軍心。

第二,清點人數。

第三,證明定軍侯還在。

清點人數,是一件極其重要的事,在這,要小心一件事,擔心有些人族,無法忍受,選擇背叛。

這種事,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人族被壓制太久,導致一些人族忍受不住誘惑,選擇逃離,單純的逃離還好,怕就怕,去投了萬族,引來萬族圍剿。

第九潮汐剛結束的那段時間,就因為一些強者沒重視,導致一些人叛逃,引來了萬族,死了不少強者。

前車之鑒,定軍侯也不敢忘。

從街頭到街尾,人就那麼多,一趟走過,人都在,還算不錯。

定軍侯吐了口氣,輕聲道:「也不知下界到底如何了?」

身後,幾位同樣古老的存在,此刻也都是憂心忡忡,聽聞此言,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輕聲道:「侯爺不必憂心,既然萬族商討對付下界的事,顯然,下界還沒徹底淪陷!」

定軍侯微微點頭,朝自己的屋子走去,前方,一座簡陋的大屋,便是他的侯府了。

一邊走著,定軍侯一邊道:「岷山隕落……是我沒料到的,哎,我最擔心的是,岷山隕落之後,我們的一些情報是否暴露了?」

他帶著一些憂愁,「岷山是我們之前聯絡的核心,我們的藏身地,岷山都知道,岷山大概不會暴露我們,怕就怕……他告訴了他麾下一些人,有人背叛,導致我們所有人的地點都會暴露。」

「前些時日,明月花谷忽然來了一批萬族……這才是我擔心的關鍵!」

「不行的話,我們只能撤離了!」

定軍侯帶著無奈,白髮老人也是沉聲道:「侯爺,我們現在撤離,換地方,只能再找一處險地,每一次遷移,都是一次巨大的損失,這千餘人……等到了下一個險地,能活多少?」

換險地,沒那麼簡單的。

若不是如此,早就換地方了。

岷山侯一死,他們就該搬走了。

不搬,也是擔心,再遷移一次,這些人還有幾人能活?

定軍侯一臉苦澀,「昔年,我人族何其輝煌!萬族臣服,諸天朝拜,天上地下,生靈死靈,皆我人族為尊!」

「父親,你又說這些了!」

大屋中,一位少女走出,帶著一些無奈,「我們又沒經歷過這些,父親,你下次就別說這些了!每次都說,耳朵都聽出繭子來了,咱們現在被到處圍殺,我都沒出過明月花谷。」

定軍侯眼中露出一抹悲色。

是的,這是他女兒。

出生30年。

為了延續後代,傳承人族,他兒子戰死之後,在明月花谷定居這些年,他又生了一個女兒,因為是他女兒,資質自然不錯。

才30年,如今已經達到了日月巔峰。

可是……沒出過明月花谷。

她的天,只有明月花谷這麼大!

她只是聽說過上古的輝煌,沒有經歷過,沒有看到過,她不知人族昔年到底有多強大!

萬族跪拜!

朝聖之地!

他是上古侯,上古人族的強者,哪怕萬族之皇,見了他定軍侯,也得以禮相待。

「會出去的!」

定軍侯心中想著,臉上笑著,「會的!人族,會再次崛起的!我們延續了十萬年,都不曾滅絕!人皇陛下,文王大人,他們都會回來的!」

說是這麼說,心中,卻是早已絕望。

十萬年了!

要能回來,早就回來了。

他不相信那些強大無比的存在死了,可是……現在不得不信。

不死,十萬年歲月,該回來了!

少女沒當回事,無數年了,自己的父親一直都這麼說,她也是聽一些老人說的,此刻,也沒打破父親的幻想,露出笑容道:「父親,先別說這些了,今晚給我具現一下星辰海看看唄!上次看了一眼,太好看了,大海是那樣的嗎?真美麗!」

這些年,定軍侯也會為她具現一些上古地界,給女兒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

星辰海……

定軍侯笑了笑,點頭:「好!星辰海……那可是個極美的地方!那裡有無數種族,有無數界域入口,還有無數的傳說,無數的神話……當然,少不了明王大人的痴情史。」

身旁,白髮老人失笑,「侯爺,明王大人的事,都說了無數遍了。」

定軍侯笑道:「那提及星辰海,就得提明王大人!那強大無比的力量,一己之力,懸浮星辰海,千萬年不墜落……只為了明王妃紅顏一笑……真的是羨煞旁人!」

一旁,少女這次沒打斷,她喜歡聽這些故事。

打打殺殺的,她厭倦了,30年來,不是沒有戰鬥,每一次,都有人出去,再也回不來了!

之前走了一批人,一批看著她長大的叔伯們,也許……都回不來了。

這樣的日子,太過疲憊。

聽聽父親說一些上古強者們的八卦,倒是她最歡樂的時光。

至於什麼榮耀,輝煌,這些都不重要。

再輝煌,也都過去了。

十萬年歲月,足以掩埋一切。

……

而就在定軍侯為他女兒說起星辰海的這一刻。

明月花谷外,空間微微波動了一下。

蘇宇定睛看去,無數的花朵,密布整個天地,巨大的峽谷中,都是花朵,峽谷上方,還有一輪明月呈現,極其美麗。

但是,也極其危險!

他天門一開,朝峽谷看去,下一刻,微微皺眉:「倒是個比葬魂山更危險的地方!這些花朵,居然都在修鍊,同走一道。」

蘇宇說著,忽然朝四周看去,微微挑眉:「定軍侯被人盯上了!」

話落,三道小門烙印在藍天三人額頭上。

一瞬間,他們也看到了四周,有一些隱約可見的細線。

藍天笑的妖嬈:「的確有幾個小爬蟲!不過只有一尊合道,三位永恆,看來還沒準備動手。」

真動手,一尊合道顯然是不夠的。

但是,既然合道都來了,大概率也是確定了定軍侯的位置,很可能會隨時發起攻擊。

這些人,守在花谷之外,應該為了不給定軍侯撤離的機會。

大明王也是笑道:「這麼說,我們不來,這定軍侯可能要隕落!我們來了,反而是救了他?」

「應該算是吧!」

蘇宇笑了一聲,「先拿下他們,這幾個傢伙不在花谷中,倒是好對付一些,那合道,也只是五等左右的合道!」

垃圾!

在場的,大概就大明王和對方差不多實力。

其他人,都比對方強大的多。

「大明王,你去收拾三大永恆,我們三人,瞬間拿下對方,不要製造出動靜,以免驚到定軍侯,大周王,看你的了!」

大周王笑道:「還要宇皇和我一起聯手,更萬無一失!」

蘇宇,也有蠱惑大道之力。

兩人聯手,對付一位五等合道,幾乎不會有問題。

藍天卻是幽幽笑道:「把我放哪了?走吧,再廢話,我的無數兄弟姐妹,都按耐不住了!」

「……」

無語。

幾人都笑了笑,笑的輕鬆,卻也沒大意。

一切氣息收斂!

初來乍到,還是小心點為妙。

……

花谷之外。

一尊魔族強者,朝遠處看去,微微凝眉,身後,三位永恆強者,看向這合道境,有人低聲道:「大人,有異動?」

「沒事。」

魔神依舊皺眉:「只是剛剛隱約有點空間波動,不知是不是一些規則波動導致……」

幾人都探查了一下,沒察覺到什麼異常。

至於危機感,也是沒有的。

合道境的魔神,倒是稍微感覺到了一些危機感,但是仔細探查一下,又不知道從何而來。

難道被定軍侯發現了?

發現了,他也不敢和自己動手,逃跑更有可能。

魔神深吸一口氣:「一旦定軍侯逃跑,馬上傳訊,圍剿對方!我們的任務不是交戰,而是盯梢,不給他們無聲無息地逃了就行!」

一位合道當眼線,可見,萬族對這些遺留人族還是極其重視的。

「明白!」

三人點頭,他們可不想和這些亡命徒交戰,只要定軍侯敢出來,馬上就能傳訊出去,讓大量強者來圍殺他們!

正說著,四人耳邊,都傳來了一聲笑聲:「幾位,噓!忍一會,別說話,我們聊聊天。」

三大永恆,瞬間著了道。

而那魔神,臉色卻是狂變!

誰?

稍有恍惚,耳邊又傳來一聲嬉笑:「別說話,乖寶寶,我愛你喲!」

「安靜一些,保持安靜,才能活命!」

三大強者,幾乎是同時運轉大道之力,干擾這位五等合道。

外圍,大明王陣法瞬間落下,屏蔽四方。

三大永恆境,早已迷失。

差距太大了!

那魔神,眼神劇烈掙扎,剛掙扎一會,忽然身邊冒出無數個藍天,男男女女都有,化為一張大網,嘻嘻笑道:「乖寶寶,蒼生愛你,你愛蒼生,別亂動哦!」

大周王踏空而出,笑容柔和:「忍住,別說話,別掙扎,我們是來拯救你的!」

魔神心中掙扎,不,不是!

這是敵人!

下一刻,蘇宇出現,手中浮現一支筆,一筆點出,無數文字浮現。

封、鎖、擒、鎮、壓……

無數文字浮現,筆尖點出,一瞬間,肉身爆碎,下一刻,只剩下書封的文明志,上面一頁封印了西王妃,下面一頁,一把將對方四人席捲!

瞬間吞噬了對方!

沒有殺人,以免動靜太大。

聖化印落下,瞬間鎮壓!

一切動靜消散!

幾人對視一眼,都露出了笑容,一位天王,兩位頂級合道,加上布陣的大明王,對付一位五等合道,不要太簡單。

蘇宇笑了一聲,「速度點,拿下定軍侯,免得這些人消失,引起萬族注意!」

幾人點頭,瞬間消失。

既然動手了,那得速戰速決!

免得這幾個人消失,萬族要是聯繫他們,沒聯繫到,容易出紕漏。

……

那巨大的花朵中。

定軍侯忽然有些心悸,朝上空看了一眼,正說著的話,也停了下來,眼神凝重。

剛剛……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2章 定軍侯(求訂閱)

7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