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低調點,少殺點(求訂閱)

第703章 低調點,少殺點(求訂閱)

「侯爺?」

「父親?」

此刻,白髮老人和定軍侯的女兒,都有些疑惑,怎麼了?

定軍侯不語,卻是迅速起身,眼神有些凝重。

無數次的生死危機,讓他覺得,可能出事了。

不要小看任何一次危機警示!

人族在上界和萬族不同,萬族可以大意,人族不能。

一個大意,就是隕落的下場!

「戒備!」

定軍侯一聲輕喝,聲音傳盪在花盤之中,一瞬間,剛剛打坐的、聊天的、睡覺的、吃飯的,此刻紛紛驚起。

上千人,迅速結隊。

按照平日的組合,老人在外,青壯年在中間,至於一些弱小的孩子,則是收入了兵器空間中。。。

只是,一旦攜帶兵器的強者隕落……那代表其他人全部隕落,再無機會。

這攜帶空間的兵器,具體藏在誰身上,大家不問,不說。

反正不會給侯爺!

因為定軍侯需要戰鬥,一旦空間波動的厲害,很容易震死裡面的人,關鍵是,侯爺也必然是萬族第一針對目標!

眾人沉默,警惕,不安,絕望,也有一些茫然和木然。

逃跑了太多年!

上界,不是那麼美好。

聽起來高大上,實際上,日子過的很苦,尤其是最近6000年,前面還好,哪怕無法霸佔上界,也能和萬族分庭抗禮。

新生代的強者,都沒感受到那種美好,只有一次次的絕望和悲傷。

「又來了!」

人群中,有人嘀咕一聲,帶著一些釋然和解脫。

這樣的警戒,很多次了。

當然,大部分時候,敵人並未到來。

但是,侯爺不放心,所以有些人也沒太當回事,真來了……大不了死戰,死了,也是一種解脫,當初數十萬人,如今就剩下他們了。

定軍侯身邊,幾位永恆巔峰強者迅速匯聚而來。

那白髮老人,也是巔峰境強者。

甚至接近合道的地步,之所以沒合道,不是不能,而是沒機會,一旦合道,動靜極大,容易暴露。

當然,若是大戰爆發,已經暴露了,那合道就沒問題了。

此刻,白髮老人也是全神貫注。

警惕無比。

侯爺感受到危機了嗎?

定軍侯手持長槍,側頭看向女兒,沉聲道:「去那邊!」

沒收起來,不需要。

他定軍侯的女兒,雖然只是日月,可要死,也得戰死,不能死在兵器空間中。

女人沒說什麼,迅速朝千人隊伍中飛去。

一群人,警惕,不安,紛紛看向上空。

有強敵嗎?

……

而此刻,蘇宇意外。

「好像……被發現了!」

蘇宇帶著一些意外,不需要他一個個去找了,他看到了定軍侯所在的花朵,因為此刻,隱約有一些不同的大道呈現。

一般人看不到,卻是攔不住蘇宇。

這時候,幾人行走虛空,那月光照射而來,結果還沒靠近蘇宇他們,就被藍天一臉享受地給吞了。

「好地方,我想煉朵花!」

他笑了笑,他要當一朵花!

既然煉分身,那當然要走這花的大道,蒼生道,兼容性太強。

此刻,這些月光,對他人劇毒,對藍天而言,卻是感悟大道之力的媒介,他恨不得全部給吸收了。

大周王懶得理他,沉聲道:「畢竟是老將了,被人追殺多年,危機感肯定敏銳無比!未必是發現了我們,但是肯定有一些危機感!」

蘇宇點頭。

大周王沉聲道:「那現在怎麼辦,強攻?」

強攻的話,動靜就太大了。

而且這是明月花谷,一旦驚動了這裡的那些花朵,雖然幾人不怕,可少不得也是一場大戰。

因為這些花朵,都不弱。

甚至隱約連成了一體,也許也能爆發合道戰力,險地的危險,就在於這些東西。

蘇宇看了看天色,因為已經抓了一位合道,時間拖久了,恐怕會出問題,沉思片刻,吐氣道:「不行就強攻!反正就一位合道境!當然,能說服對方最好,不能……就拿下他!」

「好!」

拿下定軍侯問題不大,關鍵就在於動靜不能大。

「上!」

一聲令下,一瞬間,一道大陣浮現。

大明王主陣!

隱匿大陣!

這是和西王妃學的,西王妃給大明王可是提供了很好的思路,在陣法一道上,進步很大,否則也沒辦法進入合道。

大陣瞬間將那朵閉合的花朵覆蓋。

就在此刻,一桿長槍戳破天際,從花朵中殺出,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帶著決絕之意!

定軍侯怒吼道:「分散逃!」

完了!

當大陣覆蓋的瞬間,他知道,可能要完蛋。

合道大陣!

主陣的就有一位合道,何況其他?

「逃什麼逃?」

一聲輕笑傳出,下一些,四面八方,無數人影浮現,藍天笑呵呵的,一尊強悍無比的藍天浮現,帶著妖嬈,「小定軍,跟我玩嘛!」

定軍侯帶著無限的震動,驚呼道:「准王?」

「不是呀,算天王吧?」

藍天嘻嘻笑著,一掌朝他拍去,與此同時,大周王輕聲道:「定軍侯,自己人,別動手,大家都稍安勿躁,都是一家人,忍耐一會,聽我說。」

定軍侯眼神微微恍惚一下,卻是瞬間擺脫了大道影響!

心中再次駭然!

誰?

又一尊頂級合道!

該死,為了殺自己,到底來了多少頂級強者?

為何我沒見過這些人?

不,第二個人說話,他有些耳熟,卻是記不起來對方是誰了。

他沒什麼事,可是,那千人隊伍,卻是瞬間一個個迷茫,站立,不動,帶著一些痛苦和掙扎之色,明知道發生了什麼,想跑,卻是耳邊傳來大周王的聲音。

別動!

聽他說!

永恆之下,毫無反抗之力,哪怕永恆,也只是能掙扎著走幾步,卻是一度想放下武器,不想作戰了。

不!

他們絕望無比,他們知道,遇到絕世強者來襲了。

還不止一位!

「殺!」

定軍侯再次怒吼,不行,哪怕知道不敵,也不能放棄。

殺!

殺出去,就算殺不出去,也要擊殺一尊合道,甚至借用花谷之力,打破陣法,驚動整個花谷中的花朵,明月花谷的花,也都是強者。

就在他一槍殺出,要擊穿藍天手掌的時候,忽然,一尊白色身影浮現。

「放肆!」

一聲低喝,震動大道,定軍侯眼前一個恍惚,就見一個巨大的石頭,朝自己砸來。

「鎮!」

蘇宇一聲低喝,石頭出手。

他的人主印,未必能鎮壓定軍侯,可是,若是小石頭是上古人皇用的,可能對這些傢伙有些鎮壓之效。

果然,轟隆!

一聲巨響傳出,定軍侯大道震蕩,整個人都有些麻木,一瞬間,被藍天捏在手中,嘎吱一聲,捏的他鎧甲爆碎。

噗!

一口鮮血噴涌而出,定軍侯持槍再殺,然而,他絕望了。

長槍剛出手,忽然眼前一花,長槍被一位白髮男子擒入手中,瞬間被對方奪走。

「大膽,見上不拜,還敢反抗?」

一聲低喝,再次震動定軍侯大道,一瞬間,無數藍天,化為巨網,將他包裹在其中,藍天桀桀笑道:「小小的一尊侯,膽子不小,見宇皇而不拜,還敢反抗?」

「宇皇?」

定軍侯心中一震,什麼?

這些人……好像都是人族!

人族……人族哪來的這些強者?

他還沒來得及去深想,忽然心中大駭,驚濤駭浪升起,忍不住道:「文王大人?」

就在這時候,一支筆浮現。

蘇宇手持巨筆,一瞬間勾勒無數神文,將對方封鎖。

而定軍侯,卻是下意識地收回了一些掙扎之力。

帶著茫然,帶著震撼,帶著不敢置信。

你們是誰?

「你們是誰!」

他一聲低吼,你們到底是誰?

三大強者,都比他厲害。

外圍還有一位守大陣的合道,四大強者,從哪冒出來的?

他都不認識!

蘇宇懶得多說,先拿下再說。

一道道封印之力,從筆道中傳出,眨眼間,在藍天先封印的情況下,蘇宇瞬間將他大道封鎖,一旁,大周王不斷默念什麼。

其他人,都被他困住了,一動不能動。

蘇宇筆道之中,一道道封印神文飛出,迅速落入那些人體內,一個個強者,都被鎖定。

很快,蘇宇探手一抓,將那千人抓入自己的巨掌之中!

這些人,都意識清醒,卻是沒辦法反抗,一個個都露出不甘、憤怒、恐懼之色。

這白髮魔王,到底是誰?

他們眼光沒有定軍侯好,只知道,來襲的幾位強者,都強大的可怕。

定軍侯如此強大,卻是被對方瞬間拿下!

定軍侯居然一個都不敵!

這不可能!

定軍侯在合道當中,也不是弱者,按照蘇宇劃分,那也是三等合道,一等天王,二等合道巔峰,三等也是尋常意義上的頂級合道了!

可是,藍天也好,蘇宇也好,都能鎮壓定軍侯。

這時候,所有人都是絕望無比。

而蘇宇,卻是微微皺眉,看向遠處,凝眉道:「不好,動靜有點大了,麻煩!」

說著,瞥了一眼還在獃滯的定軍侯,皺眉,「藍天,擒拿他,帶走!定軍侯,給我消停點!」

說完,忽然一揮手,出現幾道人影。

定軍侯一看,驚呆了,這……

「魔什箕?」

他認識這個傢伙,上個潮汐合道的魔族。

就在他意外中,蘇宇一掌排出,轟!

一聲巨響,那剛呈現的魔族強者,被他一掌拍的四分五裂,連帶著,三尊永恆也是被直接打成了肉泥,蘇宇文明志浮現,魔族頁面還在,此刻直接將四人一切吞噬!

轟!

上空,陡然一朵烏雲呈現,並非規則異象,而是頂級強者隕落導致的規則暴動,大道斷裂。

蘇宇直接將對方給殺了!

殺了一尊合道,三位永恆,吞噬對方一切,蘇宇也是怕麻煩,怕這些傢伙帶著什麼東西,或者血脈之力,被人追蹤到了。

剛上來,低調點。

不用活捉,殺了就行。

殺人,也是為了低調,是的,就是如此。

滅殺了幾人,蘇宇單手握住上千人,瞬間收入自己的文明志中,擠一擠,也能過。

「焚!」

滔天火焰出現,焚天滅地!

整個花谷中,陡然冒出無數火焰,將一些花朵瞬間泯滅。

大周王、藍天也是紛紛出手,將附近所有花朵,全部擊碎,不留痕迹,火焰焚燒,氣息泯滅。

大明王浮現,大陣收縮,迅速道:「快走,好像有人感應到了動靜!」

「不急,把痕迹泯滅,不留任何氣息!」

蘇宇不急,免得忙中出錯。

很快,清理了一切痕迹,將附近花朵全部焚燒,整個明月花谷,瞬間成了死亡之地。

不止如此,大周王笑了笑,玩味道:「老朱,把大陣留下,我們給後來的傢伙留點好東西玩玩,你隱匿大陣氣息。」

大明王齜牙:「大陣要花錢的……」

「少廢話!」

「好吧!」

大明王無奈,只好將大陣迅速呈現,蘇宇見狀,也笑了笑,迅速在大陣中壓縮力量,無數元氣被他壓縮,大量的規則之力被他壓縮。

那邊,藍天笑嘻嘻的,嘿嘿笑道:「我留個分身玩玩,找到最好的機會,炸死他們……」

說著,陡然化為一朵花,焦黑無比,殘缺不全,嘻嘻笑道:「他們肯定要來搜索,一看就剩下一朵殘敗的花朵,一定會來的……嘻嘻,把大陣埋在我分身內!」

幾人不說什麼,迅速開始動手。

眨眼間,大陣化為一個圓球,被藍天那殘敗的花朵分身一口吞下,他的分身,很快埋藏到了地底,嘻嘻笑道:「隱藏的如何?製造點難度,讓他們好一會才能找到我,不然不真實……」

蘇宇笑了一聲,點頭,藍天玩這些還是可以的。

輕易找到了,那反而不容易讓人相信,就這樣,製造點小難度,反而更真實。

蘇宇很快擒拿著定軍侯,淡笑道:「別掙扎,別亂動,不然……你會被我當叛徒處決掉!」

此刻,定軍侯被封鎖,但是還能看到,感受到。

他帶著一些驚駭,一些莫名色彩,看著這幾人。

四大強者!

一出現就襲擊他,然後……擊殺了魔族一位合道,現在好像要算計其他人。

都是人族!

宇皇……文王……藍天……

這時候的定軍侯,不知道自己該去想什麼,他很激動,又很疑惑,還有些恐懼。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人族嗎?

是人族,為何要襲擊我!

不是人族,那……那這幾位,明明都是人,除了那個天王級的傢伙,他看不出來之外。

迷茫,不安,不安中又帶著一絲絲希望。

他不敢問,不敢說,只能默默等待。

起碼,目前這幾位沒有要殺自己的心思。

「走了!」

蘇宇喊了一聲,很快,眾人匯合。

大周王神文波動,空間撕裂,蘇宇小石頭浮現,鎮壓空間波動。

笑了一聲,幾人瞬間傳送離開。

一眨眼,出現在千萬里之外,而蘇宇手中的小石頭,發出一陣陣波動,將剛剛傳送的空間波動全部鎮壓。

空間很快癒合!

如此一來,追蹤都沒辦法追蹤。

這裡,集合了人族最精銳的一批力量,哪有那麼簡單被人追上。

……

他們剛消失不久,一道道氣息浮現,很快,七八道身影出現在花谷中。

此刻,花谷已經焦黑一片。

這群人當中,一尊氣息強大的存在,掃了一眼,皺眉,怒道:「該死,魔什箕死了!本座讓他不要打草驚蛇,只要在這盯著就行,混賬!」

他覺得一定是魔什箕打草驚蛇了,被定軍侯發現了!

該死!

混賬東西,如此一來,那些傢伙逃了,再想追,不好追了。

「追!」

「他帶著不少人,就算殺了魔什箕也沒那麼容易逃,也許也受傷了!」

領頭的強者,憤怒無比。

該死!

混賬!

他四處探查,卻是感應不到什麼波動,就這麼一會,人跑了?

不會躲在這附近吧?

他迅速探查四方,微微皺眉,很快,陡然眼神一變,下方好像還有活物。

他一掌拍碎大地,此刻,一朵殘敗的花朵,焦黑一片,呈現在眾人眼前。

這位頂級強者,眼神微動。

還有一朵花!

也許可以回溯時光,看看那傢伙逃到哪去了。

他迅速落地,其他人也急忙跟上,現在不知道定軍侯跑哪去了,到哪追去!

先查查情況。

「大人,這明月花還活著,也許可以回溯出來定軍侯跑哪去了……」

「廢話!」

領頭者憤怒,用你說?

馬後炮!

他一把抓住那花朵,花朵上,漸漸呈現出一雙眼,帶著一些迷茫,一些恐懼。

領頭者懶得去問,耽誤時間。

活著就行!

規則之力波動,回溯時光!

有活物在,對方泯滅此地一切也沒用,定軍侯大概也來不及清掃戰場,沒找到這朵僥倖活下來的花朵。

時光,開始回溯。

而就在這一刻,領頭者忽然心中危機一起,眼神一變,一瞬間,低喝一聲,破開虛空就要逃離。

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響徹天地,整個明月花谷,直接化為黑洞。

轟隆隆!

這一行人,除了領頭的是合道境,其他還有7人,兩位合道,5位永恆。

總共3位合道境,5位永恆境。

伴隨著這一聲驚天巨響,五位永恆,直接被炸的四分五裂,大道破碎!

而兩位合道境,其中一位合道,肉身瞬間泯滅,怒吼咆哮一聲,忽然,又一身浮現,三身法!

這位,顯然是上古之後的合道,走的乃是三身法。

此刻,倒是救了他的命!

爆炸的威力很大,但是只持續了一會,等到他第二身被炸的粉碎,第三身浮現,爆炸的威力沒了,這被炸的只剩下一身的強者,臉色慘白!

帶著無限的驚懼!

他差點就這麼死了!

而跟他一起來的那位合道,倒霉的很,那位實力比他還強,走的不是三身法,而是融兵法,此刻,直接被炸死了!

果然,有時候還得看運氣,而非實力。

這時候,三身法反而比融兵法保命能力強的多。

而虛空裂開,剛剛逃走的那位頂級強者,臉色難看,忽然,怒吼咆哮:「誰?」

不是定軍侯!

他製造不出這麼強大的爆炸威力,這種強大的爆炸威力,還能瞞過自己的危機感應,一定是有一尊頂級存在做的!

甚至……比自己要強不少。

別看只是一次爆炸,涉及到的東西太多了,隱匿氣息、壓縮規則之力、屏蔽危機感應,還有,那朵花本身就存在一些問題。

這不是定軍侯這個莽夫可以做到的,他也沒那個實力。

此刻,這尊強者又驚又怒!

帶來兩位合道,5位永恆,若是加上之前的魔什箕,一下子,居然死了兩尊合道,8位永恆境!

這樣的損失……太過慘重了!

還有一尊合道,三身直接被炸了兩身。

他怒不可遏,卻是心中駭然。

不能追!

對方,應該比自己強大。

他雖然差不多接近二等合道之力,可是,他知道,對方比自己強大,不然不可能瞞過自己的感應。

不是定軍侯,絕對不是!

他沒有追,而是迅速一揮手,下一刻,一朵巨大的金色煙花在虛空綻放,很快,一道道強悍的意志力迅速朝這邊蔓延。

兩尊合道隕落,外加那巨大的爆炸聲,其實也驚動了附近的強者。

「跋掘,發生了什麼?」

有強者臉龐呈現,朝下方看去,帶著一些意外和古怪,這……明月花谷,據說定軍侯可能藏身其中,跋掘好像準備帶人圍剿,這是……出紕漏了?

來的人,並非魔族,而跋掘,是魔族強者。

對於魔族死了兩尊合道……說不上心疼,本就有競爭關係,死了就死了,他們更在意的是,怎麼會?

跋掘也是上古侯!

戰力極強的存在,他帶著幾位合道,能被定軍侯給算計了?

被那傢伙跑了?

不可能吧!

隨著此人問話,更多的巨大臉龐在上空匯聚,跋掘冷冷看著他們,很快,咬牙道:「出意外了,不是定軍侯,是有強者暗中相助定軍侯!魔什箕被提前擊殺了,對方在此地留下了無數的壓縮規則之力,爆開了!」

眾人瞭然,帶著一些古怪之色。

也就是說,你被人算計了!

這傢伙……真夠倒霉的。

一下子死了兩尊合道,對任何一族而言,也是巨大的損失,很快,又一尊巨大無比的頭像浮現,帶著一些震怒之意:「跋掘,你這混賬東西,定軍侯一伙人呢?」

跋掘臉上露出一抹慍怒,還是壓著火氣,迅速道:「斷血侯,我來的時候,人就沒了……」

「廢物!」

斷血侯!

此刻,其他大臉都帶著一些異樣之色,迅速避開這位。

這位,可是和仙戰侯同等的存在,之前和仙戰侯為了一道規則大道,兩人征戰多年,前些時日,仙戰侯好像打贏了,這位還帶著火氣呢。

今日,魔族又損失了兩位合道,這位沒發飆就算不錯了。

「你還不追!」

斷血侯憤怒無比,「等我真身前來,追你祖宗嗎?」

憤怒!

這廢物東西,雖然和他同為上古侯,斷血侯卻是沒當回事,他真身距離此地太遠,否則,早就本尊殺來了!

而跋掘侯卻是一直在這等著,等你媽啊!

他惱怒無比!

無外乎怕死罷了,可你一尊上古侯,哪有那麼容易被殺,現在動靜鬧大了,很快會有大量強者趕來,你先去追啊,不然待會還能追到個鬼!

跋掘臉色帶著一些惱火。

外族還在看著!

斷血就直接叱罵自己!

儘管惱火,他還是低沉道:「我馬上去追,只是對方……可能比我強許多!」

「閉嘴,快!」

斷血侯怒喝!

跋掘不再多說,咬著牙,迅速穿梭虛空消失。

追個屁!

自己來的時候,對方就跑了,到哪追去?

算了,隨便找個方向追追看,此刻,跋掘心中也是不斷思考,是誰?

誰在幫助定軍侯?

人族的強者?

人族幾位活著的強者,有那個實力嗎?

最強的岷山侯,已經被殺了,現在剩下的幾位,就算比定軍侯要強,也強的有限,除非聯手行動,否則,哪有這麼強大的實力,瞬殺魔什箕,還能製造出那麼大的爆炸力。

「不是人族的話……難道……」

他一個個念頭浮現,眼中帶著一抹凶氣。

不是人族,那難道是食鐵古族這些強族?

也不對,這明顯有點文明師的味道在其中,食鐵古族這些強族,強者不少,可這麼隱蔽,更大的可能還是文明師做的。

仙族?

仙族最為擅長這些。

帶著無數想法,他四處探查,尋找,半晌,有些無力,找不到了!

哪怕之前有些痕迹,現在也沒了。

至於明月花谷,更是被炸的四分五裂,大概也找不到什麼了。

「該死的……」

心中怒罵一聲,這次麻煩不小。

死了兩尊合道,魔族議會也許會找自己麻煩。

倒霉!

他很快沒再追了,追遠了,斷血侯若是沒追來,他要是被人伏殺了怎麼辦。

這一次出手的強者,也許是巔峰合道,甚至是准王?

他不好判斷,反正不能再追了。

……

同一時間。

葬魂山附近,蘇宇朝遠處看去,此地距離那邊極遠,反而,規則波動,還是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合道大道破碎的樣子,蘇宇都看在眼裡。

蘇宇露出一抹笑容:「這是沒吃過苦頭嗎?居然炸死了一位合道……這些白痴,難道一點防範之心都沒?」

他都意外了。

只是設下一些陷阱,想著炸死一些永恆罷了,居然有意外收穫,把一位合道炸死了!

蘇宇失笑,「這上界的傢伙,很愚蠢的樣子!」

大周王也笑了,「不,只是沒想到,沒料到罷了,人族一直式微,只有逃跑的命,哪敢主動設下陷阱反擊,何況……沒有天王戰力,也難做到這些。」

蘇宇微微點頭:「也是,不過……還是很蠢!」

蘇宇笑了,「開門紅,不錯,弄死了兩位合道,都是魔族的,魔族我就殺了一尊魔盪侯,還有些遺憾,現在還可以了!」

大周王笑道:「下次殺神族的,仙族死了兵王、隕星侯,神族可是一個沒死!」

蘇宇也笑了,也是。

神族……運氣不錯啊。

有那位老皇妃在,也不好殺,對方上次更是沒下來人,更難殺。

幾人聊著天,而被擒拿的定軍侯卻是恍惚無比,喃喃道:「死了……兩位合道?」

什麼時候,合道這麼好殺了?

上界愚蠢……下界的!

這些人,來自下界!

他帶著不敢置信,帶著一些期待,有些緊張,出聲道:「你們……你們來自下界?」

大周王看向他,笑了,「你還沒認出我?」

「你……」

定軍侯看了他一會,陷入了回憶中,許久,駭然道:「你……你是周天生?」

「咳咳,周天齊!」

大周王輕咳一聲,笑了,定軍侯卻是搖頭,「不,你是周天生,我記起來了……是不是?」

「那是上個潮汐的名字,現在周天齊!」

大周王笑道:「名字,代號罷了!」

反正他經常換名字!

而定軍侯,卻是震撼無比,也不在乎名字了,「你們……你們來自下界?怎麼可能!」

他不敢置信!

這些人,都是下界來的?

殺兵王,殺隕星侯,殺魔盪侯……

這些人殺了多少合道了?

下界的人,如此強大嗎?

就算這周天齊,是他認識的,不是這個潮汐的人,可下界……什麼時候都出現准王境的強者了?

還有,這白髮青年是誰?

這時候的定軍侯,腦袋一片漿糊!

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人在家中坐,忽然就被抓了,被抓了就算了,忽然死了兩位魔族合道,接著,這些人告訴自己,他們來自下界,自己想象中可能要覆滅的下界!

他要瘋了!

為什麼下界這麼強?

那我們還想著,下界不行,等上界一開,去拯救下界,那豈不是……豈不是個笑話?

蘇宇懶得多說,迅速道:「先回去,搞不好接下來萬族會搜索,強者真多,才死了兩個合道罷了,我看四面八方,合道都出現十多位了……」

蘇宇感慨一聲,「上界的水挺深,不好對付,先回去,從長計議!」

「諾!」

幾人回應,在定軍侯駭然的眼神下,連那尊有些變態的准王,好像都很聽話,沒再廢話,迅速帶著他朝葬魂山深處飛去。

宇皇?

他想到了這些人之前的稱呼,想到了自己看到的那支筆,帶著一些不敢確定,帶著一些激動,忽然道:「這位……是這個潮汐的人主嗎?」

只有如此了!

不然,沒法解釋,為何這些人會聽話。

下界,這個潮汐又誕生了一尊人主?

而且,感覺實力不弱,起碼比自己要稍強一些。

當然,比起前面的人主,好像還弱一些,而且遠不如百戰王。

他剛想著,大周王笑道:「不是人主。」

定軍侯一怔,不是?

「是這個新時代的人皇!」

定軍侯駭然,「你……你胡說什麼,你們……」

大周王笑道:「我是傳火者,一代傳火!你的兒子,還算是我晚輩,我的下屬,不要質疑我,不要和我說太多,明白嗎?」

定軍侯怔神,傳火者!

一代傳火者!

他再仔細看大周王,看了半晌,帶著一些茫然,一些疑惑,這周天生,他上個潮汐見過幾次,但是很低調,只是永恆實力。

可是,對方是一代傳火,顯然,他隱藏了實力。

難道說,這一代人主,是他扶持上去的?

若是如此……那就可以理解了。

人皇?

好大的口氣,難道說,這位傳火者,準備扶持這宇皇,當什麼人皇,幕後操控他?

一瞬間,他浮現了無數的念頭。

而蘇宇,卻是平靜的很。

藍天,則是好像知道對方在想什麼,桀桀笑了一聲,摸了摸定軍侯的腦袋,在定軍侯有些憤怒的眼神下,藍天幽幽笑道:「乖哦!我還沒殺過人族侯,不要成為第一個被我殺的人族侯哦,聽話。」

定軍侯心中一寒!

認真的?

這位,也是他感覺中最強的一位,比傳火者還強。

藍天幽幽笑著,蘇宇微微皺眉道:「別嚇唬前輩,都是人族,前輩為人族征戰多年,還是上古侯,失了禮儀!」

藍天笑嘻嘻道:「宇皇哥哥說的是,不嚇唬他,交給大周王,他搞不定,咱們就嚇唬大周王,那他切了看看。」

大周王心累。

見定軍侯看向自己,帶著一些無奈,不再理會。

別看我,我又不是話事人!

有點眼力勁,老子在這,是他們打壓的對象,打壓的目標,反正有事大周王,沒事就是百戰王的餘孽!

我到哪說理去!

扶持百戰的,又不是我,我只是覺得,百戰實力強大,可以為人族出力罷了。

現在好了,扶持百戰的你們出現了,我算是摘出來了吧?

大周王也懶得管了,定軍侯這邊,識相點,問題不大。

蘇宇也不會無緣無故地殺戮一尊人族上古侯的。

而定軍侯,畢竟活了無數歲月,又東躲西藏無數年,該有的眼力還是有的,此刻一看,心中再次震動,這位傳火者……不是這些人的話事人?

正想著,地方到了。

一瞬間,定軍侯看到了更多的人,還有一些熟人。

比如星宏,他認識。

這些鎮守,他都認識,見過!

畢竟這些人鎮壓通道多年,他見過好多次。

「宇皇!」

「陛下!」

眾人紛紛出聲,帶著一些歡喜,那姿態,讓定軍侯再次微微震動,這些人,都沒管那位準王,也沒管這傳火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白髮青年身上。

這……不是傀儡人主可以做到的!

要知道,在這,這位宇皇的實力,是不如那兩位的!

為什麼會如此?

定軍侯這時候有無數問題想問,但是卻是問不出來。

而定軍侯,沒看到那邊的柳山和杜兵,已經瞪大了眼睛,驚掉了下巴。

侯爺……被抓來了!

卧槽!

才多久啊?

真被抓來了!

這些人,太恐怖了吧!

此刻,兩位永恆,都快嚇破膽了,侯爺藏身險地,就這麼被抓來了,那……那些侯爺的下屬呢?

自己的朋友呢?

家人呢?

死了還是被抓了?

而蘇宇,面帶笑容,隨意道:「沒事,別都看著我,定軍侯抓來了,順道殺了兩尊魔族合道,消停幾天,這幾天上界也許會四處找我們!」

星宏笑呵呵道:「找就找,還怕了他們不成?就知道這次出去,肯定有斬獲,宇皇,咱們什麼時候做大的?」

蘇宇失笑,「急什麼!才上來,情況還不了解,再說!」

說著,看向定軍侯,隨手一拋,上千人浮現,「先看押著,有些事,我不想多說什麼,大周王,你和他們有話題,多聊聊,回頭帶定軍侯來見我!」

「諾!」

大周王應話,看向定軍侯,露出一抹笑容。

而此刻,定軍侯漸漸平復了下來。

他很凝重,也想知道,下界到底發生了什麼,此刻,他也想和這位傳火者聊聊。

至於他麾下那些人,這時候一個被鎮壓的無法動彈,一個個都帶著一些恐懼之色,因為他們身邊,每個人身邊,都有一個人。

正在上下打量他們,嚇得他們不敢喘息。

「好多好可愛的小寶貝!」

數千藍天,都在笑,都在說,同樣的話語,不同的語氣,不同的聲音,聽的人心裡發寒。

「真想憐惜一下小寶貝們!」

藍天繼續開口,他附近,大明王他們都避開了他。

和這傢伙在一起,真的有壓力。

而定軍侯,心中也很沉重,沉聲道:「大家……都不要亂動,稍安勿躁!」

他感受到了,下界的人族,對他們……好像並無太多的尊重之心。

除了這位傳火者,好像還有些善意,其他人,看他們的眼神,和看陌生人,不相干的人,毫無差別。

那種眼神,叫疏離!

是的,疏離。

因為大家都知道,蘇宇,對上古人族不感冒,對上界的人族也不感冒,大周王因為這事,在下界沒少被打壓,他們可不敢和這些傢伙有什麼牽扯。

定軍侯還看到一尊食鐵族合道,此刻也是低調無比,離的他們遠遠的,好像怕沾染上他們,好像是個大麻煩一樣。

要知道,上界的食鐵族,和他們關係還不錯的。

為什麼會如此?

定軍侯心中無數念頭再次浮現。

而他看向九月,九月被他看的有些心慌慌的,忽然道:「別看我,我和你不熟啊,宇皇,我族只和你熟悉,這傢伙,我可不認識,他故意看我!」

「……」

定軍侯茫然,這……我看一眼而已,用得著這樣嗎?

不遠處,蘇宇失笑,「給他看好了,又不少塊肉。」

「那……那行吧!」

九月倍感壓力,看我幹嘛,我真不熟!

真是的!

他挪了挪屁股,挪到了夏龍武他們那邊,你看吧,看我,我也不搭理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3章 低調點,少殺點(求訂閱)

7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