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觀天悟道(萬更求訂閱)

第704章 觀天悟道(萬更求訂閱)

遠處,大周王帶著定軍侯走了。

蘇宇沒管他,藍天悄摸摸地跟了過去,那也不是蘇宇考慮的事。

此刻的蘇宇,正在忙自己的事。

觀天!

是的,這兩個字,太有含義了,還有韻味了。

蘇宇上次去文王府,在後門上看到了兩個字——觀天。

那時候,蘇宇不懂。。。

現在,他時常會觀天,這天,真的不一樣。

死靈界的天,有一條死靈大道。

萬界的天,有一條時光長河,外加無數支流。

而上界的天,看不到時光長河,渾濁一片,這裡,好像還是一片凈土,並無人在此設立規則。

「若是時光長河也是一條大道……那代表,有人在萬界開天,開天之後,留下了時光長河,所以,時光長河大道的主人,是開天之人!」

「後來,死靈大道的主人,盜取力量,在死靈界域開天,但是開的天不完整,不強大,所以,有了死靈大道,這道的主人,其實也是開天者!」

「上界,人族原本想打造成自己的地盤,人皇可能也想開天,成為第三個開天者,但是還沒成功,就遇到了麻煩,否則,此地應該也有一條特殊的長河。」

「三位開天者,時光長河的主人最成功,死靈大道的主人借用了時光長河主人的力量,而人皇乾脆沒成功,或者只是剛開始,但是,人皇可能也想盜取時光長河的力量。」

「這裡大道之力明顯,無主的規則之力許多,是不是從時光長河中溢散出來的,或者乾脆人皇也開了個口子,和死靈大道一樣,但是後來沒有續接上自己的道,出現了大道之力溢散?」

「……」

觀天,是一種感悟,一種洞察世界本質的悟道。

今時今日,蘇宇愈加覺得,文王當年所寫觀天,不單單是看看天的意思,也許也有坐井觀天之意。

這世界,強者到底有多少?

時光長河若是有主人,那他的主人在哪?

死靈大道的主人,真的死了嗎?

文王他們又在和誰戰鬥?

看到的越多,知道的越多,越覺得自己渺小。

所謂的規則之主,也只是時光長河大道上的一條支流的主人,和整個時光長河比起來,太過渺小。

時光長河的盡頭在哪?

它到底多長,多強?

死靈大道,蘇宇還看到了一邊的盡頭,另外一邊他沒抵達,但是蘇宇覺得,此生,他還是有希望達到死靈大道主人這個地步的。

可是,時光長河大道的主人呢?

藍天雖然在這條大道上,開闢了一條屬於他自己的血路,可是……那條血路,佔據了整個時光長河的多遠?

十分之一長?

百分之一?

還是萬分之一?

而且,這條血路,能夠蔓延整個時光長河嗎?

藍天的路,也還長,還很遠,只是潛力比其他大道更強一些罷了,藍天想成為規則之主,恐怕沒希望了,他這輩子,只能是融道者!

知道有一天,他把時光長河給佔據了,否則,他就是一輩子的融道者,他的路,沒盡頭。

就如人族肉身道的強者,一些人走到了很遠,堪比規則之主戰力,卻不是規則之主,因為這條道,不屬於他們。

「人族的肉身道,可能是人祖開闢的,也是一條極其強大的大道,我所見之道,時光長河第一,死靈大道第二,第三就是這人族肉身大道……」

「人祖,太古時期……不,開天時期的存在。」

「太古……文王他們其實都屬於太古,只是終結了太古,開闢了上古時代。」

「據說人祖姓周,或者就叫周,人祖那等強者,也死了嗎?」

「鴻蒙說,他存在於開天時期,二十多萬年,是真是假?開天距今,只有二十多萬年嗎?」

「一些合道,都能活十多萬年,何況是規則之主,人祖他們那個境界,若是真的只過去了二十多萬年,不遭遇意外,應該都活著吧?」

「……」

到了上界,蘇宇觀天,感悟的東西更多了。

上界,有一個好處,蘇宇其實感應到了。

在這裡,大道之力混雜,不,或者說,大道之力渾濁!

這裡,是天地初開的那種狀態。

沒有太多規矩的地方。

在這裡,其實很有意思,開天也許更簡單。

開道可能更簡單!

甚至是……續接人皇當年想做的事,在這開道,開一條通天之道!

「那為何不可以成為規則之主?」

到了這時候,蘇宇就一個疑惑沒有解開了。

為何不能成為規則之主?

「難道說,真的是因為監天侯,因為他的存在,所以,上古皇庭氣運還在,人皇做的,鎖住了所有人成為規則之主?」

「那他又是如何做到的?」

蘇宇在想,想人皇。

自己若是人皇,他代入角色,想象著,自己知道人族危機要來了,因為文王、武王這些強者都走了,萬族蠢蠢欲動。

此刻,我除了要帶走那些規則之主,我應該還做點什麼,才可以預防萬族翻盤?

傳火者是其一,第二,阻擋所有人成為規則之主嗎?

可若是沒有規則之主,萬族合道更多,如何翻盤呢?

「人族的肉身道……是這樣嗎?」

蘇宇想著,因為都無法成為規則之主的話,那人族的肉身道,就是天下第一道,不,還有個死靈大道,不過死靈大道,有四大天王在,不去管死靈大道的話,死靈大道還封印了一群強者,很難出現比肉身道更強的強者。

「若是如此……人皇的算計,可謂是空前絕後了,他算計到了,人族會出百戰王這樣的強者,蓋壓諸天!唯獨沒算到,這個蓋壓諸天的傢伙,是個蠢貨!」

蘇宇代入人皇的角度去想,真的該做的都做到了。

人族必勝!

艹!

必勝的局面,變成了差點必敗的局面,怎麼做到的?

服了!

「所以,只要不出規則之主,人族就不可能輸!」

「若是人族再次一統諸天,監天侯可能會成為下一個規則之主,和百戰王一起雙雙踏入規則之主境界,再次打破人皇的封鎖,讓人族再出規則之主,萬族也可能會出,但是人族會領先一步,先有兩位規則之主。」

「再加上武皇,若是可以鎮壓收服,也就是說,人族一方,會先出三位規則之主,接下來,倒是可以完成諸天的一統了!」

「……人皇……」

蘇宇越想,越發覺得人皇才是這諸天第一強者,第一算計大師。

厲害!

外界,幾乎不談人皇,但是對蘇宇而言,了解的越多,知曉的越多,愈發覺得這人皇才是真的厲害。

文王隨性的很,想走就走,想留就留。

武王莽撞的很,講義氣,文王走了,他覺得文王有麻煩,馬上就追過去了。

明王可能痴情的很,關於明王的傳說不多,介紹也不多,明王不知是不是和人皇在一起,有這個可能。

獄王……背叛了!

那獄王現在在哪?

和魔皇在一起?

魔皇和獄王有血脈,顯然,這倆有勾搭。

一個個念頭升起,到最後,上古人皇,第一次在蘇宇腦海中壓下了文王,這位,比文王更厲害,這是蘇宇自己的推斷。

別的不說,起碼籌備謀划的更多。

「那這麼說,萬界不出規則之主,其實是人皇做的。」

「而核心,其實在監天侯那邊!」

「滅了監天侯,也許……就能誕生規則之主了,破了人皇的一切算計,是嗎?」

「我若是殺了監天侯……那是否代表,萬族可能會出規則之主?百戰也可能會成……或者不會,因為那代表他的氣運之力消散……也不對,他本身實力在這,還是有希望成為規則之主的,只是氣運不再強大而已。」

「監天侯,如此重要?」

蘇宇笑了。

不會吧!

人皇也好,文王也好,將這個核心,放在了監天侯這裡?

「也是,監天侯其實是最難死的,因為他是氣運的代表……」

一條條線索推理,推測到這,蘇宇對上古人皇他們離開的脈絡,有了一條大體上的梳理了!

不是無用的推測,而是極其重要!

重要到,什麼時候去找監天侯一戰,這都需要衡量。

要考慮清楚後果!

殺了監天侯之後,上古時代結束,人皇的封印可能會解除,一切都將重新開始,那代表,萬族可能會出規則之主了!

蘇宇忽然笑了。

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忽然去思考這麼長遠的事了,自己,不是永遠只會思考下一秒如何嗎?

上界之行才開始,蘇宇便覺得,自己有所感悟了。

自己的道,也好像越來越明朗了。

開道!

開一條,屬於自己的道!

蘇宇,你的道,只能屬於自己。

因為,你的前面,可能有很多失敗的案例,人祖、死靈大道主人、人皇,這些人可能都失敗了。

「因為他們其實都沒斷了和時光長河的聯繫!」

「這不對,應該斷開,徹底平行,而非相交!」

蘇宇側頭看向天地盡頭,他好像看到了一個口子,一個貫穿了時光長河的口子,人皇想在上界,開一條屬於他的道嗎?

文王拋棄了筆道這些,難道也這麼想?

那文王現在情況又如何呢?

……

定軍侯以為蘇宇是在看自己,帶著一些驚懼,因為他聽大周王說了一些關於蘇宇的事。

此刻,他見蘇宇朝這邊看,以為蘇宇想殺自己,臉色有些沉重和難看,低沉道:「大周王……百戰王也好,這位新人主也好,都是人族,無論誰勝誰負,對人族有任何好處嗎?不如齊心協力,一起擊敗萬族,何必……如此!」

大周王嘆道:「那我問你,誰為主?終歸是要有個主次的!哪怕上古也不例外,文王那麼出眾,但是,別忘了,上古時代,唯有一尊皇!」

定軍侯欲言又止。

大周王嘆息道:「你覺得呢?」

定軍侯好半晌,這才有些掙扎道:「按照你的說法,這位新人主……很厲害!可現在,他實力……實力距離頂級的強者還有差距!」

定軍侯深吸一口氣道:「我知道,聽你說的那些,如今人族有這一切,都是他打下的。可百戰王,實力是我們需要的,不如二主并行?」

大周王笑了,比起當初,這些人好像也有了些改變。

若是在當初,或者剛戰敗的時候,大概沒人會提這個,現在,定軍侯卻是說,二主并行。

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開端,可是大周王也知道,這不是蘇宇想要聽到的結果。

「你的意思是,只要宇皇比百戰王更強,那你便覺得,宇皇更合適?」

定軍侯沉默一會,微微點頭:「我和他接觸不多,從你所言,我的確覺得,他若是有百戰的實力,一定可以做的更好一些。」

大周王笑了,「我倒是覺得,他很快可以超越百戰王!」

定軍侯遲疑了一下,「我就擔心,前期進步太快,後期……可能會遇到瓶頸,這樣的可能性,不是沒有!你說他,走的不是常規的肉身大道,沒有前路可循……當然,他繼承了文王的筆道,筆道也有前路可循,可是……可是文王的筆道,真的比肉身道更容易掌控嗎?若是不能的話,他成不了規則之主,可能還是不如百戰強。」

定軍侯的心思,其實也很明顯。

蘇宇若是實力比百戰王還強,那沒說的,蘇宇肯定比百戰王合適。

哪怕不如百戰強,差不多實力,蘇宇也更合適當這人主。

關鍵是,現在雙方實力差距還是極大的。

他又道:「我還擔心一點,一旦百戰王解封,之後……這位我看樣子,也不是能屈服的主。而百戰,說實話,性格也較為霸道,到時候,必有一方退讓才行,否則,自己就會鬧騰起來。」

定軍侯苦笑,「之前,我們只是希望活著,百戰是不二人選!現在,多了一個選擇,活下去的希望更大,反而讓我遲疑了,你說,這人……是不是不能太滿足了?」

他苦澀道:「我更希望,出現上古時代那一幕,人皇為主,四王輔助,可人皇陛下能折服四王,我擔心……」

擔心蘇宇折服不了百戰王。

就在他們說著這些的時候,一直看著這邊的蘇宇,氣息微微波動了一下,大周王和定軍侯瞬間朝他看去,都有些意外。

此刻,蘇宇忽然具現出了一枚神文。

那神文,不斷波動。

下一刻,又一枚神文浮現。

「宇宙」

是的,就是這兩枚神文。

上下四方為宇,古往今來為宙。

之前,蘇宇勾勒了這兩枚神文,但是很久都沒什麼動靜了,今日,隨著蘇宇所思所想,以及處於上界,規則渾濁之地,蘇宇忽然有所明悟。

萬界的天,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時光長河!

死靈界域的天,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死靈大道。

可上界的天,還沒有主人!

「所以,我若開道,當選擇在這開道!」

蘇宇明悟了!

上界,其實才是自己開道的最佳選擇。

但是,前提是,他要準備好足夠的力量,規則之力,去開闢填充大道。

「所以,我一定要多竊取一些力量,不和時光長河藕斷絲連!」

「但是那樣一來,我會少一個原始點,死靈大道這些道,都是從時光長河開闢……原始點……文明志!」

就在這一刻,忽然,「宇宙」二字融入書冊。

「宇宙文明!」

蘇宇愣了一下,這是自動融入的,因為隨著他的感悟,他的文明志,這柄他鍛造用來證道的兵器,好像也領悟到了蘇宇的心思。

宇宙文明!

這天地,這古往今來,這天下的文明,都該納入一體!

「那應該有天,有地,有氣,有生,有死,有陰陽,有五行,有一切之道……」

一枚枚神文,都迅速融入了文明志。

都隨著他的一些感悟,融入了文明志中。

到最後,蘇宇恍惚了一下。

他的腦海中,原本的上百神文,忽然消失了,只剩下一枚神文。

「↑」

對,只剩下了筆道!

其他神文,要不破碎了,要不直接融入了文明志中。

文明志的氣息,再次壯大了一些。

……

「他……他在做什麼?」

定軍侯有些震動,他其實看出來了,好像……是在悟道?

我們在這聊天,你在那悟道?

大周王也是眼神異樣,蘇宇來上界,又有什麼感悟了?

最近他發現,蘇宇進步其實超級快,不斷有自己的感悟,這位,剛剛又在想什麼?

大周王隱約有些感覺,蘇宇手中那本書,可能……可能到最後可怕的嚇人。

而這時候,蘇宇收起了自己的書。

他的意志海中,這時候只有一本書,一枚神文,這是他的兩條道。

他把萬道,都融了。

最終,只留下了兩條道。

當「劫」「陰」這些神文,都被他納入宇宙文明志的一刻,蘇宇有了決定,他不會再另開他道了,除了掌握筆道之外,他接下來的一生,可能都會為了這本書去努力。

開闢屬於他自己的道!

「宇宙文明志……算了,還是喊文明志吧。」

蘇宇笑了一聲,宇宙文明志不好聽,文明志即可。

文明,也包含一切。

他還在笑著,遠處,一個小女孩藍天忽然喊道:「宇皇哥哥,這個定軍侯老頭好壞,他說要立二主,讓你和百戰一起當老大!」

下一刻,大陣內部,所有人看向蘇宇,看向定軍侯。

定軍侯臉色微變,看了一眼身邊的小女孩,剛剛……他都沒怎麼在意,差點忽略了這位的存在。

而定軍侯的麾下,此刻都是緊張萬分。

他們其實也大體上知道了點什麼,這時候,忽然都緊張起來。

會死嗎?

星宏、九月這些人,已經氣氛凝重,隱約有動手的意思,蘇宇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出手斬殺這些人。

定軍侯也是臉色越來越沉重了!

因為蘇宇只是看著他,沒說話,那眼神……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只是這一刻,他活了十多萬年,還曾面見過人皇,居然有些害怕蘇宇的心思。

而蘇宇,其實很平靜,並未在意這些,片刻后,緩緩道:「百戰沒解封之前,為我效力!」

「百戰解封,可以滾蛋,但是,現在,你要為我效力!」

蘇宇平靜道:「因為我救了你,我不殺了那魔族合道,你已被包圍,你很快會死,你麾下全部都要死!我救了你一命,要求不多,效力到上界開啟的時候,你有意見嗎?」

「……沒有!」

定軍侯一臉沉重,低著頭,想了想,還是沉聲道:「老臣並非那種倚老賣老之輩,老臣只是……只是不想看到人族內訌,產生隔閡……」

蘇宇平靜道:「這些事,不是你該管的!你是人族的老前輩,我可以敬重你,但是,不要對我指手畫腳!新朝有新朝的規矩,你若是不習慣,可以在上界開了之後離開!」

「老臣……知曉!」

定軍侯心中一聲長嘆,蘇宇也不繼續,只是看向他那些下屬,很快,指了指白髮老人,「你出來,你可以在外行動,準備晉級合道!其他人,全部進入兵器空間。」

「我也想出來戰鬥……」

忽然,人群中一位少女喊了一聲,蘇宇眼神一冷,冰寒無比,那日月女性,臉色瞬間慘白!

定軍侯心中一驚,急忙道:「宇……宇皇,這是老臣之女,年歲還小,生於明月花谷,從未見識過外界天地,不知天高地厚……」

蘇宇神情微微緩和了一些,可悲的一生。

生於明月花谷,從未見識過外界的天地,這不可悲,什麼才可悲?

之前覺得此女膽子太大,居然在自己下令的時候出聲干擾,現在一想,也不再計較這些,她的天地,只有明月花谷那麼大。

蘇宇想起了當初白楓和自己說的話,你的天地有多大,你的眼界有多高,取決於你看到了什麼,對比與誰。

你若是一輩子留在南元,那你看到的,只有騰空!

是的,南元,你只能看到騰空境!

白楓的這話,對蘇宇影響很大。

所以,他一直想見識更高的天地,看到更高的對手,去參與更強的戰鬥,他的眼界,在不斷提升,在不斷變化。

直到開了天門,蘇宇才真的明白,這天,到底有多高!

若是不開天門,也許蘇宇的眼光,到現在還局限於萬界。

不開天門,他這輩子的追求,也許就是天古這些人的境界,橫掃當世,無敵當世。

心中念頭一閃而逝,蘇宇平靜道:「你和胡顯聖他們一起行動,見識見識外界的天,看看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所謂的上界,也不過是一群籠中鳥自居!上界也好,下界也罷,死靈界也好,當今的天,在下界,那才是最高的天!」

眾人其實沒聽懂。

包括定軍侯,都沒聽懂。

但是,這一刻,定軍侯卻是微微變色,忽然道:「這話……老臣曾……聽人說過。」

蘇宇看向他,定軍侯咽了咽口水,「我記得……很多年前,人皇宴群臣,就在星宇府邸九層,曾看向天空,說過一句話。人皇陛下說:這天下,萬界的天最高,死靈界的天次之,人族想真正崛起,還要開自己的天,作自己的主……那次大宴群臣之後,人族便全力開發上界,結果還沒開發完成,上古便覆滅了!」

蘇宇笑了,點頭:「因為人皇看到了你們不曾看到的一切,感悟到了你們不曾感悟到的一切,很正常,人族想徹底崛起,的確需要開自己的天,作自己的主,這話,便是大道至理!」

說罷,又笑道:「真正能聽懂的,大概也沒幾人了,希望以後,我身邊有人能懂。」

大周王沒說話,藍天吃著棒棒糖,想了想,嘻嘻笑道:「曲高和寡,的確沒幾人能懂,宇皇哥哥放心,我有些懂了,萬界的天是高,但是,再高的天,我也給它紮根針,蓋過它的天!」

「……」

蘇宇笑了,忽然笑的不知所以,許久,暢笑道:「藍天道友,才是吾道之人!若是道友正經一點,我想,我可能更願意和道友暢談一番!」

道友!

蘇宇很少很少用這個詞,去稱呼一個人,今日,卻是喊藍天為道友。

藍天嘻嘻笑道:「宇皇哥哥真壞,我很正經的……」

「……」

去你的吧!

蘇宇失笑,瞥了一眼大周王,見他若有所思,笑道:「大周王,多多感悟吧,否則,過些時日,藍天道友必定甩你一大截!包括萬府長,也必然會超越你!」

「那是幸事!」

大周王也笑道:「我本愚鈍,只是有些機緣,才走到了今日,比起宇皇你們,自然是差之甚遠。」

蘇宇笑了笑,不再多說什麼。

今日的他,沒有說太多關於定軍侯的事,只是讓他隨著自己一起行動罷了,若不是現在不好送到下界,乾脆送走拉倒,只是沒有合適的機會,這才留在了身邊。

隨著他眼界提升,什麼定軍侯,什麼百戰王,說句難聽的,蘇宇的追求不在這。

他一再壓制大周王他們,只是單純的希望,在這個時期,不要有人和他作對。

自己,對得起這個人主的位置!

否則,他才懶得管誰來當這個人主。

所謂地位,所謂權力,都是笑話。

若是這天都是我的,什麼人皇,什麼人主,也是個笑話。

「那便如此吧!」

蘇宇很快道:「換個地方當老巢,葬魂山不合適,這地方,人太多,一旦出事,容易被人發現異常,發現這是下界通道所在。」

這地方,不能久留。

說著,看向定軍侯道:「定軍侯,你是老人了,你覺得,這上界什麼地方適合當我們的老巢?越危險越好,最好是天王進來,都有生命危險的那種!」

說著又笑道:「明月花谷那種險地就算了,對一般的合道有些威脅,對我們而言,沒太多威脅。」

定軍侯苦笑。

這話說的!

那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安身之地,現在被說的一文不值。

儘管如此,他還是很快道:「要說危險……有個地方,的確危險!」

「說!」

「處於上界之西的混沌山!」

定軍侯說著,自己都有些訕訕了,「還是算了,這地方太危險了。」

不止他,大周王也是微微變色。

混沌山!

他瞥了一眼定軍侯,這次沒忍住,低沉道:「信口開河!一把年紀了,你是想把我們葬送在那?」

「混沌山?」

蘇宇倒是沒在意,想了想,記憶中倒是大體上有些印象,這是隕星侯他們的記憶,蘇宇笑了笑道:「傳聞,規則之主都不敢入的混沌山?」

定軍侯尷尬道:「是這個,我就是這麼一說,因為傳說,那邊有很多寶物,也有很多危險,當然,萬族也不敢踏入其中,所以我才說起這個……」

大周王迅速道:「不可!宇皇,混沌山我還真知道一些,這地方,是當年人族清理上界,驅逐一些強大的存在聚集的地方,這些強大的存在,有些就和荒天獸一樣,來自開天時期!後來,不知是不是被殺了,反正沒什麼消息了……」

說著,沉默一會,又道:「此地,是極其危險的地方,當年文王懲罰獄王,就是在這!獄王犯錯,文王便罰他去混沌山,看守地獄之門萬年!」

蘇宇眼神閃爍,這個他沒任何印象,顯然隕星侯他們不知道這事。

定軍侯也是意外:「什麼時候的事?」

大周王沉聲道:「上古末年!獄王其實沒鎮守到萬年,很快便被人皇調了回來,赦免了獄王的罪過……那時候文王已經離開了,所以也沒太大動靜,甚至沒幾人知曉此事,獄王離開了不到千年而已,大家以為獄王在閉關,實際上沒有!」

「獄王回來后,我曾遠遠見過一次……」

大周王深吸一口氣,「恐怖,怨憤,恨!獄王背叛人族,大概就和此事有關!」

「獄王背叛人族?」

定軍侯再次一怔,「什麼背叛?」

大周王不耐煩道:「你什麼都不懂,從上古活到現在,白活了!也正常,你地位太低,實力太弱,上古的侯,活到現在還是這麼弱,你當然不知道!」

定軍侯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

我是上古侯!

而人群中,他女兒也是眼神異樣,自己的父親,一直訴說著上古的輝煌,訴說著他的地位崇高,她也覺得,自己父親這位上古侯地位很高。

畢竟,什麼人皇啊,四極人王啊,上古萬族之皇啊,都和父親打過交道,萬族之皇見了他,也要客客氣氣。

可今日……為何忽然覺得,父親吹牛了?

聽這意思,父親在上古,地位好像不算太高。

什麼都不知道不說,實力……好像也不強大,在場的,一群人都比他強。

偉岸的父親形象,稍微有那麼一點崩塌!

蘇宇則是沒管這些,大周王這傢伙,人皇的文書,知道的東西不少,但是他很少說,可能是覺得沒用,或者沒必要。

關鍵時刻,倒是能挖出點東西。

蘇宇笑道:「地獄之門?」

大周王點頭:「我不知道具體情況,只知道,混沌山中,有一道門,名為地獄之門!在哪,我也不知道,什麼樣的,我也不清楚。」

「但是,和人皇陛下還有文王有點關係……他們開發上界的時候,可能和一些古老的存在,達成了什麼協議,地獄之門,也許是門戶,也許……是一個界限!」

「界限?」

蘇宇微微皺眉,大周王沉聲道:「可能是那些古老的存在,和人族劃出來的一條分割線!地獄之門這邊,是人族的地盤,那邊,是古老存在的地盤!是不是這樣,我不清楚,但是獄王在那看守了千年,可能受過傷,可能經歷過大戰……我不建議去那邊!」

他沉重道:「那邊的寶物,肯定多!這個不用說,但是危險也會多到可怕的地步!不出意外,那邊現在應該也有不少太古時期的巨獸,甚至是開天時期的巨獸蟄伏,沉眠,或者依舊保持渾濁的狀態,壓根沒有清醒過。」

蘇宇笑了,「這上界,還有這麼多好玩的地方!那沒人能進去?」

定軍侯想了想道:「也不是,應該還是能進去的,但是只是在外圍!哪怕是外圍,萬族也不敢貿然進去,3000多年前,我人族其實有一尊強者進去了,是安北侯!安北侯當年帶著人進去避難,避萬族追殺,曾在混沌山生活了上百年,直到他幾次出來,襲殺萬族,被萬族再次圍剿……」

說著,他感慨道:「我提及混沌山,便在於這第二次圍剿,安北侯在混沌山和萬族爆發大戰,那一戰,安北侯隕落了,但是萬族足足隕落了7位合道境!」

定軍侯唏噓,「安北侯其實沒那麼強的實力殺7位合道,而是戰鬥中途,混沌山深處,出來了三四頭太古巨獸,可能是被打擾到了,結果也參戰了,殺的天崩地裂,結果安北侯和萬族7位合道都戰死,太古巨獸也死了兩頭……從那以後,那邊就成了萬族的禁地。」

蘇宇意外,還有這事,我又不知道了。

他笑道:「既然能進去,那為何你們不進去,萬族大概不敢殺進去了吧?」

「是不敢。」

定軍侯點頭,接著,有些尷尬道:「不過,1000多年前,人族雷霄侯,也想到那邊避難,避開萬族追殺,然後……剛進入不到半天,便傳來了他隕落的動靜,萬族都沒追殺進去,他就死了。」

「……」

大周王氣急敗壞道:「那你還慫恿我們進去?你是獄王的人嗎?」

「不是,別誤會……」

定軍侯解釋道:「我只是因為宇皇這麼說,才提議的!因為雷霄侯實力跟我差不多,而你們幾位……實力都很強大,我想著,要說安全,可能就那邊安全了,萬族反正是不敢進去探索的!」

「若是只在外圍活躍……」

他看了看藍天化身的小女孩,沒說話,他覺得,這位在的話,在外圍活動危險不大,而且還能避開萬族的耳目,避開萬族的追蹤。

哪怕知道他們在混沌山,萬族也不敢闖進去!

而蘇宇,眼神閃爍了一會,笑了笑,「行,那就去那邊看看!放心,我沒找死的興趣,在外圍找個地方,安營紮寨!混沌山……上界別的沒什麼,原生態保持的很好,在萬界,看不到這種原生態的險地了,所謂的險地,也只是後來一些人為製造的險地。」

簡單來說,上界太過蠻荒了。

這鬼地方,擱在上古,就是個邊緣之地,也就現在,因為下界規矩森嚴,這才成了大家口中的上界。

原生態的東西,蘇宇喜歡。

對自己感悟大道,必然有幫助的。

不見識一下這些開天後留下的蠻荒之地,如何自己重開天地大道?

至於危險……上界處處都是危險。

「宇皇……」

大周王還想再勸,蘇宇笑道:「行了,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也不想找死,但是這地方,的確適合我們!去看看,若是太危險了,那就換地方!若是可以應對,就留下!老巢找好了,才好乾正事!」

正事?

大周王其實想說,正事是什麼,你自己知道嗎?

有個屁的正事!

這次上來,就是看看情況,見機行事罷了。

有便宜就占,沒便宜就走。

「走了,藍天,清理此地殘留的一切,留下一道分身在這就行!」

「其他人先進兵器空間,藍天,交給你的分身,別給弄丟了,弄丟了,可就不好找了。」

「大周王,屏蔽我們氣息,屏蔽外界感應……」

蘇宇下達了一條條命令,很快,一群人清理了葬魂山的一切,迅速朝混沌山那邊趕去。

而路上,定軍侯其實幾次想說,把我解封了……

好吧,大家可能是忘了,或者故意的。

反正沒人提及!

定軍侯無奈,這些下界來的傢伙,都對他很疏離,唯一能聊幾句的大周王,因為他建議來混沌山,現在也不搭理他了。

他這位之前的一方之主,現在在這,就是當小弟的命,壓根沒有任何話語權。

「也好……」

定軍侯心中嘀咕,太累了,逃了六千年,戰戰兢兢,日日夜夜地都不敢入眠,都快堅持不住了。

此刻,在這給人當小弟……好像也不錯。

總算不需要再那麼擔心了!

不需要再考慮,下一刻萬族殺來了,我該躲去哪了。

帶著一些自嘲之色,見被允許出來行走的女兒,偷偷地看蘇宇,頓時頭大如牛,看什麼看!

別看!

這種人,咱們招惹不起。

沒看到這些合道強者,一個個的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嗎?

儘管對蘇宇不算太熟,此刻,定軍侯也明白一個道理,能在下界把天古這些人,壓的跟孫子似的逆天之人,他是沒辦法招惹的。

天古、寂無、魔戟這些人,誰不是妖孽,結果,現在一個個封界等救援,這消息傳出去,上界都得震動一番。

古犼、食鐵、空間、命族也紛紛為他效力,還有那些鎮守也是,讓定軍侯更是多了幾分想法。

百戰王,好像除了實力強點,手段真的不如這位許多。

定軍侯甚至都在擔心,這位實力要是強大了起來,百戰王會不會被他玩死?

「算了,我就一衝鋒之將,不管這些了……」

他不再去想,這些事,交給其他幾位人族侯去頭疼吧。

PS:好像該出月票了,更新60萬字了,大家都投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4章 觀天悟道(萬更求訂閱)

7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