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定居混沌山(求訂閱)

第705章 定居混沌山(求訂閱)

上界。

明月花谷。

蘇宇這群人,開始朝混沌山前進,而明月花谷,此刻也陸陸續續來了不少強者。

魔族這邊,斷血侯趕來了,跋掘也回來了。

仙、魔、龍、冥各族都來了強者。

此刻,眾人都在推演發生了什麼事。。。

死了兩尊合道,而且還不知道是誰殺的,這才是極為可怕的一件事,能輕易擊殺合道,對方可能是頂級合道甚至是天王級強者。

當然,在上界,天王也好,准王也好,都算是准王這個領域的。

代表都達到了合道巔峰,朝規則之主這個地步進發。

此刻,一尊身影虛幻的強者,正對著一處低谷探查,回溯時光,找尋殘留印記。

許久,這身影虛幻的強者,輕聲道:「不止一人!對方是先在這擒拿或者擊殺了魔什箕,虛空中有布陣的痕迹,首先肯定一點,對方擅長陣法一道,或者有一位擅長陣法之道的強者!」

眾人點點頭,這位判斷應該不會出錯。

虛幻的人影,繼續道:「另外,對方可能擁有屏蔽天機之能,或者封鎖靜默之能,魔什箕被殺,附近的強者,直到他死去,才感應到了一些動靜,幾乎毫無察覺!」

眾人再次記在心中。

「還有,定軍侯未必是對方一夥的。」

眾人這次露出了意外之色,此刻,斷血侯也沒那麼暴躁了,沉聲道:「尋息侯,你這話什麼意思?」

尋息侯沒多說,而是飛到了原本定軍侯他們所在的區域,感應了一番,開口道:「剛剛我就察覺不太對勁,此地,其實還有一抹微弱的氣息你們沒感受到!定軍侯的槍氣!定軍侯曾出過槍!」

「而魔什箕並非定軍侯所殺,他在外面的峽谷就被擒拿了或者擊殺了,那定軍侯沒必要再出槍!」

「若是如此,定軍侯出槍的目標,另有其人!」

「除了魔什箕,定軍侯還會對誰出手?」

此話一出,眾人眼神異樣。

定軍侯和對方並非一夥的,而是也有可能被擒拿了!

這個推測,和他們之前的想法可不一樣。

他們還以為,是定軍侯配合那神秘人殺了魔什箕的。

斷血侯沉聲道:「你的意思是,定軍侯可能是被擒拿,而非主動配合離開的?」

「是!」

尋息侯微微點頭:「還有,對方擅長空間一道,是通過空間傳送離開的,此地有個空間薄弱點,應該是被撕裂過一次,後來平復了下來。」

「薄弱點很小,說明不是通過強大的實力,強行撕裂的。」

「……」

這位尋息侯,不斷找尋線索,最後,得出結論道:「對方應該不止一人,按照我的推測,可能有四到五人,都具備合道戰力,其中,頂級合道起碼兩位!都是不同的大道之力,各有擅長。定軍侯沒死,那大概率是被抓了……」

斷血侯臉色陰沉:「不同的大道之力?空間、陣法、靜默、封印這些不同的力量?」

「是!」

尋息侯再次點頭:「起碼在我看來,目前便是如此。」

斷血侯陰森道:「這麼說,未必是人族了!人族自從上古破滅,九成九的強者,都是走肉身之道!除了一些上古老傢伙,當年走了不同的道,後來的人族就算晉級合道,幾乎也都是肉身道。」

這一點,是萬界都知的一件事。

人族自從文王他們消失,文明斷開,他道已經無法讓人族晉級,就算有,也極少,一個潮汐能出一個他道強者就算是意外。

這麼多年來,人族都未必出了四五個走他道的強者。

現在,忽然出現這麼多擅長他道的強者,而且定軍侯可能是被抓走的……

那這麼一來,來的是人族,幾乎可以被推翻了。

來的,並非人族。

這伙神秘人,也許是他族強者。

其實,其他人都是這心思。

不是他們沒去想這是人族的援軍,可是……人族哪來的這麼多他道強者?

這時候,神族一尊強者輕聲道:「會不會是人族一些躲起來的老傢伙做的?目前所知的人族上古強者,沒剩下幾位了,但是有些老傢伙,可能一直都沒出現過,是否在此刻出現了?」

斷血侯冷笑一聲,「還真巧!早不出,晚不出,現在出來了!」

那神族強者淡淡道:「不是巧,而是這個時代,人族撐不下去了,若是人族的老傢伙知道了,此刻站出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那我問你,上古時期,哪些人族強者,擅長這些大道?」

斷血侯陰冷道:「據我所知,擅長這些大道之力的人族,不是沒有,但是……應該都死了吧!」

這話,倒是不好接了。

神族那位強者也沒再說。

斷血侯陰冷地笑著,「上界,看樣子餘孽真不少!也未必是餘孽,難不成是覺得,勝利在望,準備暗中做點什麼?」

不得不懷疑!

何止斷血侯,在場的,其實都有些想法。

先推翻是人族援軍的可能!

起碼,大概率不可能是人族。

這是其一,第二,這些人強行抓走了定軍侯,也許是混淆視聽,若不是尋息侯探查出了一些微弱波動,大家只會覺得,定軍侯是對方一夥的。

這一刻,眾人都有些想法。

既然不是人族,那會是誰?

一次性出動四五位頂級強者,哪一族有這樣的魄力。

魔族死了兩位合道,是魔族的可能性不高。

就為了混淆視聽,把自家兩位合道弄死了?

不是魔族,要說擅長各種道法的,那就是仙族了,仙族其實也擅長各種道法。

此刻,場中也有仙族強者,其實這位強者見大家都不吭聲,大體上就猜到這些人的一些心思,此刻,也是平靜道:「諸位不要去想我族,我族最近主要在商量對付下界人族之事!隕星侯和兵王相繼隕落,下界人族反而佔據了優勢,這時候仙族不會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他看向斷血侯,平靜道:「可能是有人想要製造混亂,渾水摸魚,斷血侯還是稍微冷靜一些,不要中了計!」

斷血侯冷冷道:「放心,我還沒那麼愚蠢!不過……希望不要被我抓到任何把柄!」

他心中很惱火。

是不是仙族?

他不好判斷,但是他想好了,盯死了仙族!

很快,他看向尋息侯,問道:「尋息侯,可以找到那伙人的行蹤嗎?」

「難!」

尋息侯搖搖頭,「對方很謹慎,幾乎什麼都沒留下,臨走的時候,還清掃了戰場,而且一場爆炸,也摧毀了一切殘留!」

斷血侯皺眉,尋息侯很快笑道:「當然,也不是一點辦法都沒。」

「怎麼辦?」

斷血侯急忙追問,其他人也紛紛看來。

「這夥人神秘,可是,有些人未必神秘!」

尋息侯笑道:「可以主查定軍侯!神秘人是誰,我們不清楚,但是定軍侯是我們的老朋友了,大家都熟悉,他的氣息、大道之力、血脈之力我們都清楚。只是不太好追查罷了,不代表一點查不到。」

斷血侯皺眉:「定軍侯這些人也不好查!」

尋息侯點頭,又輕笑道:「是不太好查,終歸還是有個目標的!另外一點,對方這次擒拿了定軍侯,那他的目的呢?就是單純的為了殺兩位魔族合道?都是初入合道不久的那種,殺了,有意義嗎?」

「人族這邊,除了定軍侯,還有幾位也活著,藏身各大險地之中。有些,我們甚至知道在哪個險地當中,只是不好找尋罷了……」

尋息侯笑道:「諸位覺得,這些人,下一次還會繼續出手嗎?若是出手,是直接對我們動手,還是通過人族,混淆視聽,擒拿人族的同時,也殺一些各族的人,讓我們將目光一直放在人族身上?」

斷血侯微微點頭,不過,很快冷笑一聲:「這話,不該敞開了說,在場的……就怕有人會通風報信!」

其他人都不動聲色。

通風報信?

這話,不好接。

那伙人是誰,是哪一族的,現在還不好說呢。

魔族賊喊捉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仙族那位強者,也懶得多說,淡淡道:「起碼有一點還不錯,定軍侯的老巢被抄了,明月花谷被摧毀,這個險地不復存在了!人族在上界的巢穴,又少了一個!」

算是安慰吧。

少了一個人族據點了。

斷血侯嗤笑一聲,也不和他說什麼,你這麼覺得,那就這麼覺得吧。

眾人又說了一陣,很快,斷血侯就道:「其他的廢話不要說了,加快定位其他幾位人族侯的地點,尋找一處據點圍剿,將消息傳開,本侯也想看看,這夥人族的『援軍』會不會去救援!」

他帶著冷笑,意味深長道:「既然是人族援軍,我們圍殺人族強者,不來援助,可不合適!對方實力強大,四五位頂級強者,多少也要意思一下,是吧?」

「目前據我所知,藏身神火山的火雲侯,所在的具體位置,快要被鎖定了!」

斷血侯幽冷笑道:「大概也快了,若是近期確定了具體位置,封鎖了退路,各族聯手,再圍剿一次!若是對方是人族援軍,可能會出現。若是有人暗中搗鬼,倒也能確定一下,是不是和推測的那樣!」

各族強者也沒說什麼,仙族這邊,那仙族侯懶得看他的目光,不是仙族做的,當然,具體是不是,他也不清楚,有些事,也許只有一些頂級存在才知道。

他很快道:「我會上稟仙族議會,仙族應該會參與圍剿!」

「那最好不過!」

眾人都沒再說什麼,也沒查到什麼線索,此刻,紛紛身影消散,離開了此地。

等人走光了,此地只剩下了斷血侯和跋掘,斷血侯臉色陰冷:「十有八九是仙族乾的!四五位頂級合道,哼!」

除了仙族,還有誰能暗中抽調這麼多強者出來?

「神族呢?」

跋掘低沉道:「有沒有可能是神族?神族這些年低調的很,沒太出手……」

「神族……」

斷血侯沉默一會,點頭:「也有可能!總之,這次的事,更大的可能就是他們做的,人族若是有這樣的實力反擊,早就在幾千年前開始反擊了,何必等到現在!」

「四五位頂級合道,不可能是憑空冒出來的!」

斷血侯冷笑一聲:「還什麼沉眠的人族老古董,笑話,真要有,既然一直沒出來,那現在也不會出來,百戰不解封,那些傢伙豈會出現?」

他對這樣的推論,嗤之以鼻,更是不屑道:「說出這話,還不如說是下界上來的,一樣的可笑!」

跋掘也笑了一聲,「下界……下界人族倒也出了幾位強者,不過據說,更多的還是人族出現了一些盟友,食鐵各族,好像正在幫襯人族……」

「算了!」

斷血侯打斷道:「現在不要節外生枝,食鐵各族的事,我們也有些耳聞,但是不要著急,先把人族餘孽清理掉,以免這些傢伙和人族餘孽站在了一起。」

「明白!」

跋掘回了一句,眼神閃爍了一下,很快道:「斷血大人,這次大人可要為我美言幾句。不是我大意了,而是有混蛋,想故意坑我魔族……」

他得為自己甩脫責任才行!

死了兩尊合道,還有一位三身被毀兩身,這樣的罪責可不小,他迅速道:「大人,若是我被議會懲處,那魔族一下子就少了4位合道戰力……這恐怕也是幕後之人希望看到的結果!」

死了兩個,重傷一個,他再被懲罰,或者關押,的確是少了四位合道戰力。

斷血侯微微凝眉,很快冷哼一聲,罵道:「你就是個白痴,廢物!被懲罰,那也是應該的!」

罵了一陣,很快又道:「放心,就算懲罰,也只是名義上的,不會對你如何!這個時候,議會不會自損戰力!」

有了這話,跋掘倒是放心了。

斷血侯,也是議會話事人之一,有他的話,這次大概率可以逃過懲罰了。

議會,這也是仿上古建立的。

各族都有自己的議會。

像魔族議會,設議事長和議員兩個層級,一般合道都是議員,而議事長,按照蘇宇的劃分,那就是天王級的存在。

斷血侯,就具備這個層次的力量,所以在魔族議會中話語權不低。

斷血侯也沒再罵,心中還在想著別的事,飛行了一陣,開口道:「這次你畢竟犯了錯,我會爭取讓議會給你戴罪立功的機會,圍剿火雲侯,你要去,立下功勞,這次的事便罷休了!」

跋掘倒是沒意見,只是有些擔心道:「那若是對方出現了……」

「我們自有安排!」

「明白。」

……

這一日,上界各大道場,都有一些議論。

明月花谷被毀,魔族死了兩位合道,定軍侯消失,疑似有四五位頂級合道出現。

這些訊息,都讓一些強者警惕。

這上界,也要開始亂了嗎?

臨近上界之門開啟,難道說,有人想在這時候鬧點事出來?

……

與此同時。

一處小族強者道場中,人倒是不少,一座大城佇立,這座城便是一尊小族合道的道場,此刻還算熱鬧。

寬闊的石頭大道上,一尊頭戴黑斗笠的強者,耳朵微微抖動了一陣。

定軍侯消失,魔族死了兩位合道。

定軍侯……

戴著斗篷的強者,微微凝眉,行走在街道上,卻也無人能看見他。

「定軍侯失蹤了……是被救走了,還是陷阱?」

此人,正是暗影侯。

向來是獨來獨往,不過,和人族其他幾位強者,也有一些聯繫,有時候會為他們提供一些情報。

此刻,心中也是憂慮。

他不知道,這是陷阱還是什麼。

救援,誰會去救援定軍侯?

大家都自顧不暇了,哪有時間和實力去救他。

難道說,是大族的陷阱?

帶著一些憂慮,他繼續前行,很快消失在街道上,岷山一死,人族其他幾位侯的行蹤,可能都要暴露了,現在定軍侯不見了,接下來又是誰?

自己也許可以去暗中調查一下,哪怕是陷阱,也得踩一下,要不然,定軍侯一旦被策反,或者投降,可能會出大事。

……

「好大的山!」

這一刻的蘇宇,可不管別人如何,他正帶人朝混沌山飛,飛了很久,他看到了一座巨大無比的山脈,隔著老遠,就能看到一些輪廓。

看著看著,蘇宇好像有些眼熟,下一刻,意外道:「這山……開天時期的山,都差不多嗎?」

他也曾看到過一座山。

老烏龜的大道上!

好像就是一座山,那是老烏龜的媳婦開的道,攻擊性的大道,據說也是在太古時期,看到了一座山之後,開道而成。

難道便是這混沌山?

還是說,其他類似的山?

總之,隔著老遠,蘇宇都能隱約感受到那大山傳來的壓迫感,以及蠻荒氣息。

此地,大道渾濁。

甚至輻射到了這邊。

若是說,萬界的規則之力是網格,都是有頭有尾的,整整齊齊的。

那上界的規則之力,就是噴涌的水,有些散亂,但是源頭大體上在一個方向。

可這混沌山附近的規則之力,那就有趣了,這就是一個大雜燴,混雜在了一起,各種規則之力都有,又都很渾濁,很雜亂無比。

蘇宇天門開啟,看了一會,雜亂無比的規則之力,讓這地方,彷彿重回了天地初開的時期。

「越往內,越渾濁!」

「也許不是渾濁,而是本身就是如此,未開天的時候,初開天的時候,可能大道就是如此!」

「萬道匯聚,或者就沒有所謂的道,開道,也只是為了理順這團雜亂的毛線頭。」

蘇宇發現,這一次來上界,最大的收穫其實不是殺了誰,救了誰,收服了誰。

而是讓他見識到了更多不曾見識的東西!

比如,這天地初開的景象。

在下界,一輩子你都看不到,因為下界發展了太多年,早就被理順了。

死靈界域也一樣,也許當年是混沌的,現在也變了樣了。

唯獨上界,他才可以看到這些了。

隨著他們靠近混沌山,大周王他們其實有些不太適應,大周王開口道:「這裡大道之力混亂,對大道有些干擾,不是個修鍊的好地方。」

「錯了!」

蘇宇搖頭:「這地方,是尋源的一個好地方!」

「尋源?」

大周王默默體會著這兩個字的含義,片刻后若有所思道:「也許你是對的,若是誰在這,能一點點剝離出自己修鍊所需的規則之力,對大道之力應該會有更多的感悟。」

蘇宇點頭:「不錯!當然,你們看不清楚,看不明白,修鍊起來的確很難!但是,若是能在千頭萬緒之中,尋到自己的大道之源,對你們悟道的好處很大!」

蘇宇感慨道:「是個好地方,但是,也只適合一些悟性絕佳的人,尋常修者,在這修鍊的話,那得小心了,可能會被衝擊的爆炸。」

藍天笑嘻嘻道:「我為蒼生,蒼生愛我,無道不可修!」

蘇宇也笑道:「蒼生道雖強,但是蒼生道,也是理順了的道,這地方,雜亂的很,你也得一點點地去理順,還是有難度的,別小看了這地方!」

他看的比大家多,知道的也多。

藍天的道是不錯,可想在這理順萬道,難度也很大。

藍天笑嘻嘻道:「那就是機緣,這地方,是機緣地!」

「也不算錯!」

談話間,一群人已經抵達了山脈之前,一靠近,一股蠻荒之氣,撲面而來!

這不是一座山,而是一整條巨大無比的山脈,蔓延到了天地盡頭。

此刻,定軍侯也是深吸一口氣,迅速道:「這混沌山脈,蔓延不知盡頭,不可深入,只能在外圍的一些小山頭開闢一個暫居點!還要避開一些強大的古獸,這些古獸,對我們都有敵意……」

蘇宇笑道:「不是有敵意!是大道之力的影響……」

定軍侯看向蘇宇,你又知道了?

你好像無所不知一樣!

你不是才來這地方嗎?

蘇宇見其他人看來,笑道:「這地方,大道混雜,就是一個污水坑,而我們,大道之力單一,就是一滴清水!當這滴清水進入這個污水坑,或者說墨水坑,那周邊的墨水,可能要來污染你,同化你!」

蘇宇是看到的。

他看到,這地方充斥的那些蠻荒之力,混沌之力,在侵蝕他們。

好像在同化他們!

而大周王這些的人道,其實都是被提純后的,自然也不願意被侵襲,不由自主地去反擊,反抗。

蘇宇笑道:「暫時待一會沒事,但是時間久了,你反抗的厲害,那四周的一些古獸,肯定也能察覺到異常,一定會來觀察一下,到時候,自然會來找你麻煩!」

大周王他們這次倒是都聽懂了,大周王輕聲道:「那你的意思是,不要反抗?」

「不反抗是一個辦法,但是不反抗,你容易被侵蝕大道,導致大道之力不再純粹,不是任何人都能走混沌一道的路子,一旦大道不純粹,你接下來想提升自己,那就沒希望了。」

混沌之力,對蘇宇而言,其實沒太大關係,他想走萬道合一的路子,萬道重開的路子,被腐蝕了也沒什麼,當然,筆道最好不要被腐蝕。

可又不是人人都在走這條路,那就很麻煩了。

這些混沌之力,那就是毒藥!

天門的好處,在這時候,那真是體現的淋漓盡致。

不開天門的人,大概很難察覺到這些東西,只知道,他們不能在這地方待太久,否則必有危險和麻煩。

蘇宇深吸一口氣,天門徹底洞開!

只是剛進入山脈,他就感受到了無數危機存在。

他開天門,迅速朝四方看去。

前方,有很多小山頭,每一座山頭,看起來相隔不遠,實際上隔著千萬里,只是在這混沌山區域,感覺不太明顯,感覺就在附近一樣。

蘇宇朝外圍的一些小山頭看去,頓時變色。

只見,那虛空中,有一座山,山頂上空,呈現出一尊兇猛的古獸,那不是本尊,而是大道之影,也是渾濁無比,力量混雜,但是卻是極其兇悍!

好像察覺到了有人在觀察它,陡然,那大道巨獸,忽然一口朝蘇宇方向咬來,明明隔著無數距離,蘇宇卻是彷彿被對方一口咬到了眼前,迅速轉移視線,避開了那巨獸。

這邊剛避開這位,又看到了一道大道虛影,那是一頭鱷魚般的巨獸,蘇宇剛看去,一尾巴掃蕩而來!

其實,只是大道虛影的一些本能罷了。

並非說,這些大道虛影的主人,就真的發現了蘇宇的存在。

儘管如此,蘇宇也感受到了強烈的威脅之意。

蘇宇深吸一口氣,繼續看。

外圍山頭無數,但是,很多山頭上都有巨獸之影。

這代表,那些山頭上,可能都有這些古獸存在。

一連掃過數百座山頭,蘇宇眼神微微一亮,陡然看向一處山頭,那座山頭上,不但沒有古獸虛影,而且好像還有一層屏障,擋住了一些渾濁之力的侵襲。

蘇宇眼神微動,迅速道:「定軍侯,你說當年安北侯,在這混沌山生存了上百年?」

「是。」

「知道他駐點在哪嗎?」

「這個……」

定軍侯搖頭:「真不知道,萬族都未必找到了,因為不敢深入,此地山頭太多,哪知道安北侯躲在哪了。」

「安北侯擅長陣法嗎?」

「這個……沒聽說啊。」

定軍侯遲疑道:「不擅長吧,安北侯更擅長肉身戰。」

蘇宇皺眉:「他擅長肉身戰,能在這地方生存百年?」

那自己看到的,那個有陣法屏蔽混沌之力的山頭,難道不是安北侯的據點?

蘇宇心中想著,迅速道:「跟我走,都收斂大道之力,撤回大道之力,先承受一些壓力,問題不大!」

這就和死靈長河中的那些死靈,為了防止被蘇宇發現,撤回自己的大道之力一樣。

不用大道之力,會處於一種日月境,遭遇危機,需要片刻的時間再去連接大道。

正常情況下,到了這混沌山,危險無比,誰會這麼干?

反而會警惕無比,強烈的爆發自己的大道之力,然而越是如此,越容易被發現,被針對。

安北侯和萬族大戰,更是找死。

在這地方,幾位合道大戰,那動靜絕對大,不被發現才怪了,古獸不殺你殺誰?

其他人也沒多說,危險是危險,但是蘇宇說了,他們也都照做。

定軍侯再次看的一愣。

這是……把命交給蘇宇了!

一群合道,收斂了自己的大道之力,包括永恆也是,這樣一來,現在爆發,都需要一個時間。

而蘇宇,可以輕易擊殺他們!

包括大周王也是!

就算蘇宇不殺他們,突然襲來一頭古獸,這些人可能也會被瞬殺的。

蘇宇,到底有什麼魅力,能讓這些合道如此?

蘇宇沒說話,其他人也沒說話。

什麼魅力?

就憑蘇宇百戰百勝,帶著他們,掃平了下界,還沒出現損失,這就足夠讓大家去信任他。

相信蘇宇,才能成功,才能贏。

這一點,大周王都篤信。

和蘇宇作對,反著乾的,現在墳頭都開始長草了。

而蘇宇,不管太多,感應了一下,扭頭,低喝道:「定軍侯,收斂!」

定軍侯一臉無辜:「我……大道被封印了,沒辦法動用。」

「哦!」

蘇宇點點頭,迅速撤回他大道上的一些神文封印。

片刻后,定軍侯實力恢復了。

他一臉無語,我要是不說,你們是真忘了還是假忘了?

無奈!

此刻,他見其他人都看著自己,沒辦法,也只好很快收斂自己大道之力,還有些不太習慣,他習慣性的保持警惕,畢竟警惕了太多年了。

蘇宇見他收斂了,沒再看他,迅速帶著人,朝那邊飛去。

此刻的他,自己都沒用筆道之力,單純的靠肉身朝那邊飛,當然,他也在看,看那些混沌之力,防止被古獸突然襲擊。

有他在,突襲自己很難。

看起來距離很近,實際上,蘇宇飛了好一會,都快有一個小時了,這才抵達了自己之前看到的那地方。

此刻,一座三四千米高的小山頭呈現在眾人眼前。

在這混沌山脈,這真的只能算是小山頭。

很小!

怪石嶙峋,山頭上,都是石頭,有些雜草,這地方的雜草也不簡單,不過帶著渾濁的規則之力,一般人也沒辦法當寶葯來用。

他們沒看到陣法的存在,蘇宇再次細看,這次,看的更清晰了,這地方,的確有一層屏障之力。

未必是陣法,可能是什麼寶物?

反正,這座山頭上的混沌之力,是最弱的。

蘇宇也不多說,帶著人迅速在這山頭四周盤旋。

到處探查。

大家也不知道他在找什麼,過了好一會,蘇宇在山峰中間,看到了一個不大的小洞口,他眼中露出一抹精光,迅速觀察一番,很快,帶著一群人鑽入洞口。

大周王想要提醒一句,太危險了,還沒探查清楚。

還沒等他提醒,眾人都是一愣。

小小的洞口中,卻是別有洞天!

巨大的空洞呈現在眾人眼前,隱約間,還能看到一些活人生存的痕迹,因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溶洞前方洞頂,懸挂著一顆巨大的明珠!

將這黑暗的溶洞,照射的有些明亮。

這地方……有人住過!

定軍侯也是一怔,「這……難道是安北侯當年住過的地方?」

他迅速四處張望,很快,有些恍惚:「可能還真是他住過的地方!」

他指了指溶洞前方,那裡擺設著一座石頭打造的書架,有些怔神道:「我好像看到了安北侯的一些絕版古書,當年戰王說安北侯不愛讀書,沒文化,遲早會被淘汰……安北侯去找文王大人他們借了一些書,裝門面,之後就一直攜帶,昔年還曾炫耀過幾次……」

「在哪住,都會將這些書拿出來,都快成習慣了……這……這應該是他住過的地方!」

他帶著一些震撼,蘇宇這才剛來,就找到了安北侯住的地方!

要知道,對於安北侯能在混沌山生存百年都沒事,萬族好奇,人族也好奇,其實幾次都想來找找看,結果死傷了不少人,這才放棄了。

蘇宇倒好,一來就給發現了!

這……這是什麼情況?

蘇宇懶得說什麼,安北侯能在這住百年,靠的就是山頭外圍的那些屏障之力。

至於這股力量從何而來,目前蘇宇還沒探查到。

不是寶物就是陣法,就這麼簡單。

「大家暫且就在這生存!」

「這地方,現在就是我們的駐點了,在這,展露大道之力也沒太大關係。」

蘇宇叮囑了幾句,此刻的他,也很好奇,恨不得馬上去找找看,要是寶物,那就厲害了,能屏蔽一些混沌之力的干擾和影響,這寶貝,可不會太差。

蘇宇迅速安排著,回頭還得探查一下四周的鄰居們!

小心無大錯,哪怕這裡相對比較安全,也得小心鄰居來串門!

一群人,也是迅速開始清理溶洞,久不住人,也有些髒兮兮的。

大明王也沒閑著,很快到洞口那邊,布置遮掩大陣了。

一群人,在上界總算找到了個安身立命的好地方。

混沌山,與古獸為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5章 定居混沌山(求訂閱)

72.46%